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75章 民国旧影(6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75章 民国旧影(6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8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75章 民国旧影(6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62

    这yi声响, 结巴将手里的东西放下,三两步到了门口打开屋门, 月光惨白惨白的照在院子里, 抬起头看向对面,还能看见对面在二层窑洞门口的走廊上背着枪来回走动的警卫, 但看样子, 他们并没有发现什么。他们站的位置高,这边这院子完全在他们的视野之内,但是他们什么也没发现。也就是说,这院子里是不可能混进人的。他谨慎的又看了看, 确实没有别人混进来的迹象。而自家的窑洞跟对面的窑洞还不yi样,对面的窑洞是在山脚下,窑洞是顺着山势,建了yi个二层。但自家这边不是, 自家这边是个土崖, 几乎接近就是度垂直的坡度,在这个土崖下掏出yi面窑洞出来, 而这土崖的上方离窗户接近二十米,这怎么扔也不可能扔到窗户上吧。他抬头往上看了看,土崖悬空长着yi片酸枣树, 并没有人从上面下来的痕迹。他重新蹲下,从地上捡起yi个拳头大的土块,院子里自己今儿清扫过了,绝对没有这样的东西。而且这土块解释, 绝对不是土崖上掉下来的。土崖上的土要真是松动了,不可能干净利落的只掉下这yi块。周围连yi点散落的灰尘都没有。

    还真是奇了怪了。他拿着手电,在院里看了又看,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说的什么小脚印。

    正在查看,听到脚步声响起,yi抬头,见栅栏门外站着钟山和两个战士。这肯定是在对面看到自己了在院子里徘徊,才过来问情况的。他走过去,把手里的土块叫钟山等人看了看,“怎么样?没发现别的?”

    钟山面色yi变,“没有!yi直静悄悄的,没有什么动静。”这学校医院的窑洞盯上,都已经埋伏好人了,可并没有消息传过来,说是看到什么目标了。所以,这个土块的出现,就更加的蹊跷起来。

    结巴若有所思的拿着土块掂量:“你们守着去警醒点”

    “是!”钟山应了yi声,才带着人重新回到自己的岗位去了。

    结巴却在院子里转圈圈,怎么也想不明白。

    方云披着衣服出来拉他:“想不明白就慢慢想,回去!外面冻死了。”

    结巴挣脱不得,yi步yi步被方云拽着回了屋子,灶台上放着烤的焦黑的红薯和土豆显然是刚从灶膛里扒拉出来的。

    方云指了指,“都熟了。赶紧吃吧。天不早了,今晚闹过了,估计就不闹了。吃了早早歇着,想不明白的,明儿再想。”

    结巴心不在焉的应了yi句,屋里就静下来了。

    第二天见到拿着土块的结巴,林雨桐都愣住了,“还真跑到对面去闹了。看来咱们加紧巡逻,增加人手是对了,至少没人我们这边没什么动静。”

    四爷的神色却更严肃了,“只怕更危险了。”

    林雨桐还没反应过来,结巴就点头:“没错这是土块要是换成手榴弹呢?”

    那从窗户扔进去,里面的人可就真完蛋了。

    结巴皱眉:“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办到的但是知道危险就足够了”

    所以呢?

    四爷沉吟了yi瞬:“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叫我们避开,可这也不行吧。对方能准确的找到我们这里,可见对我们的行踪还是了若指掌的。而且,我们素来见人不曾避开,这有多少人不认识”他指了指林雨桐,“她名声在外,又义诊,又给人瞧病,不认识她的人真不多。搬到哪去都躲不了的。所以我并不赞成躲起来。”说着,就看向抱着牵着常胜的林雨桐,“你说呢?”

    我当然是无所谓。可是她低头看了看围着自己大转的孩子,yi时间就漏出几分迟疑来,忽的想到了什么,然后点点头,“你说的对,躲也躲不掉的。我们在哪里,鱼饵就在哪里。”

    结巴看向孩子:“要不先送走”

    四爷直接接过话,“这个我们再商量。”

    结巴就不好勉强,这么大点的孩子,又yi惯没离开过大人,这猛yi离开,还不知道是多久,是不好安置。他理解的点点头,才跟四爷告辞。这事还得追查。

    送走了人,四爷和林雨桐才面面相觑,真有人这么费尽周折就是想要自家的性命。

    “你说着刺杀也罢,别的也好,你偷摸的扔了炸弹跑了不就完事了,这么大的动静不是打草惊蛇吧。”林雨桐想不明白这些人的思路。

    四爷却笑:“只杀了咱们,哪里及得上顺带的给言安制造恐慌来的划算。反正搂草打兔子。”

    这怎么是搂草打兔子呢?

    “人家先是藏兵器,被人撞破了,这才想要装神弄鬼的做掩饰。又为了夜间行动不被发现,于是就更加将这神鬼之事给坐实了。已经闹到了这yi步了,干脆就直接将计就计,前天晚上估计是来侦查地形的,至于什么时候会行动,这就说不好了。”四爷低声道,“给常胜做个安全点的襁褓。”

    光给常胜准备怎么行?林雨桐准备将家里的被子拆了,里面加yi层结实的特殊材料。

    所以,林雨桐出不了院子,只在家里折腾。医院去不了,学校也去不了。最多就是准备讲义,然后叫人给安来送去。

    可这天之后,却再没有消息了。钱妮每天都出去转,也没再听到说哪个村子里又闹鬼。yi下子就安静了起来。要不是知道结巴还忙着查呢,林雨桐都以为这事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故去了。

    十天没等来,二十天没等来,yi个月了也不见丝毫的动静。林雨桐能等,医院那边都等不了了。

    结巴隔两天来yi次,跟四爷嘀嘀咕咕的。林雨桐带着孩子,心里都有点焦躁了。以前是忙,忙的人恨不能歇在炕上yi两月都不动弹。可现在歇了,心里却跟长了草yi样,都慌了。

    “快了。”晚上躺在,四爷将常胜给安置好,“稍安勿躁,你看着天,是越来越冷了。连着两天都阴沉沉的,今儿又起风了,这雪眼看就下来了。所以,他们等不得了。再等下去,就得等来年开春了。”

    雪yi下来,不管什么东西都会留下明显的痕迹。而且秦北太冷,yi场大雪下来,那山上的雪没人清扫,这yi个冬天就都在,这些人想悄无声息的动作,留下痕迹怎么行呢?他们会加紧行动的。

    林雨桐当然不会害怕,反倒有了yi种终于另yi只靴子也要掉下来的解脱感。在耗下去,那些人没憋疯了,她先疯了。

    她翻了个身问四爷:“你说,那土块是怎么准确无误的打过来的?用弹弓?拳头大小的土块,即便用大弹弓,可土块不是石块,多少会留下点痕迹下来。这种痕迹是不是弹弓留下来的,应该很容易看出来才对。你们都没说,显然是排除了这个可能了。那能是什么呢?”

    这也就是叫人想不通的地方了。

    在街上散步谣言的人已经抓起来了,也已经审问了,他们半夜打完牌,确实是看到有人在墓地里鬼鬼祟祟的,当时他们以为是盗墓的,也没声张。后来越闹越厉害,说什么脚印之类的,他们就明白了,这是那些盗墓的想掩盖他们干下的事。既然知道不是真的闹鬼,两人也就不怕了,还想趁机捞上yi笔。只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闹鬼的事,巫神才有用武之地。遇上男人来求呢,少不得贪点财。遇上女人来求,少的占点便宜。那天遇上林雨桐和四爷,他们说的来劲,是因为四爷和林雨桐连带着钱妮和白元都没穿军装,他们见四爷买东西大方,舍得掏钱。而林雨桐站在人群里,明显跟别的女人不yi样,先是干干净净这yi点,很少有女人能做到。至少头发蓬蓬松松的,不像是大多数人,头发都油腻的成了yi股yi股了。心里动了坏心眼,所以说的危言耸听的。却没想到碰见了最不怕鬼的了。

    可也正是这两人这yi闹,逼着这背后的不将计就计都不成了。

    四爷跟林雨桐絮絮叨叨的解释,“这些都好理解,即便没有审问的结果,咱们也都能猜出个七七八八的。但是我心里yi直不得劲的是,这些人找咱们找的也未免太轻松了。认识你的人很多,但几乎大家都知道你是个厉害的大夫,至于你的重要性,医院里的护士都未必清楚。知道这些的都是极为个别的人。而你之前在京城那边,并没有露出医术,也就是说,别人的档案里,并没有你是大夫的信息。而咱们来了秦北,之前的档案全都封存了。有几个人能说出咱们的底细来。他们是怎么把两个完全不yi样的人拼接成yi个人的?是药厂那边走漏了消息?这也不会!结巴插手了药厂的保卫工作,那边要是有异动他不会yi点都没有察觉。”

    林雨桐脑子里有些乱,反应的不如四爷快,但大概意思她是听明白了。沪上那边知道自己是大夫,但知道的除了自己人,就是已经死了的徐丽华了。徐丽华死了之后,京城那边自己有了新的档案,跟沪上那边切割的非常成功。不管是欧阳yiyi,还是那位芳子,甚至是于晓曼都没有发现自己曾经在沪上的身份。从这里可以判断,沪上那yi段,已经随着徐丽华的死亡而划伤了yi个句号。在京城,为了不叫人产生多余的联想,防止跟沪上又扯上关系,自己非常小心。除了救林母和白元那次,几乎就没怎么露头。当时还在三十八号的监视之下,不也没露馅吗?所以,三十八号掌握的情报中,yi定不包括自己是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这yi条。而自己来了言安,档案被列为绝密。即便有yi张义诊的照片见报,但是根据于晓曼的消息,这事根本就没有进入档案。郑东将这事给拦下了,放走这么yi个人三十八号不想担罪责。这前后yi联系,京城里记录的自己是不会医术的,而如今的自己事会医术的。那个时候,自己是作为四爷的妻子的身份存在的,没有别的更多的信息。那么这潜伏进来的间谍肯定不认识自己,只根据档案,怎么将自己这个大夫跟以前的身份联系起来的?照片?好似也不对,如今这样子跟之前精心装扮过的人简直是判若两人。而四爷基本是很少露面,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这院子里的,又有多少人能记得四爷的长相呢。可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和四爷被人家准确无误的找见了。这是不是说,有相对较为亲近的人,也就是说知道自己底细的人有意或是无意的走漏了消息呢?之前方云怀疑原野,估计她就是考虑到自己个四爷的身份轻易不会有人知道。四爷对外还有yi层身份,是学校的教员。很多人对四爷都是这么yi个认知。所以她才会心有不安,觉得可能她被原野催眠后透漏了消息,如今又被原野的同党给盯上了。方云能想到这yi点,那么四爷又在怀疑谁呢?

    她扭脸问四爷:“你觉得是谁?”

    “不要轻易下结论。”四爷摇头,“我绝对不相信有人会故意害咱们。”

    那就是无心之失了。

    林雨桐谁也不想怀疑,在这里知道根底的,要么是身份不yi般,资历很深的人,要么就是曾经的故人。能怀疑谁呢,“睡吧!睡吧!想把咱们俩如何如何,这世上还真难找见这样的人,当然了,如果美国扔过来yi个的话,那是谁也别想逃了。”

    夜里的风很大,常胜白天没睡午觉,夜里睡的很踏实。为了不在大冷天里半夜给孩子把尿,如今也都给穿上纸尿裤了。

    下半夜的时候,风更大了,林雨桐将脸往被子里埋了埋,窗户纸糊的窗户就是这样,根本当不住风。

    四爷却悄悄的起身,他想出去看看今儿刮的是什么风。谁知道刚要下炕穿鞋,砰的yi声窗户就响了起来。四爷回头,吓了yi跳,就见冒着火星子的东西从窗户外撞了进来掉在炕上。林雨桐反应还算迅速,蹭yi下起来将这玩意抓在手里拉开窗户就扔了出去,“外面的人都闪开”她怕警卫冲上来刚好撞上。钟山yi把拦住要上前的人,都趴下捂住耳朵。四爷已经yi把将常胜抱在怀里了,用林雨桐新作的小褥子让孩子头脸上yi盖,刚做完这些,外面发出yi声轰然巨响。火光yi闪照的屋里有那么yi瞬明亮的吓人。

    常胜哇的yi声就哭了起来,挡住了剧烈的震荡,但还是将孩子吓了yi跳。窑洞上扑嗽嗽的往下落土,显然是震的不轻。

    林雨桐穿上大衣,跟在四爷后面赶紧出去。外面已经灯火通明了。火把都点了起来,院子正中央yi个炸出yi个足有两米深的坑来。结巴正指挥人四下了追踪去了。

    四爷yi手抱着孩子,突然想起什么似得,yi把拉住林雨桐朝外跑,yi边喊道:“都趴下!”

    话音yi落,又是yi声巨响传来。林雨桐只觉得身子被yi股子巨大的浪几乎掀翻了,不由自主的朝前扑去。她倒下那yi刻,yi扭头,就看见四爷身子yi转,整个人后背着地,将常胜稳稳的托了起来。

    林雨桐yi把摸向四爷的手腕,确认他没事之后才麻利的起身,她得去看看其他人怎么样了。

    好在其他人都事见惯了炮火的,四爷yi喊,大家都有了准备,这会子都抖了抖身上的土,站了起来。院子里只有常胜受了点惊吓的哭声。

    刚才的爆炸是从卧室发出来的。之前自家是住在四爷的书房,没道理书房扔了炸弹,卧室却漏掉了。只是为什么书房的先爆炸而卧室的后爆炸呢?

    “外面有风,加速了引线的燃烧”四爷抱着孩子走到林雨桐身边,解释了yi句。

    林雨桐将常胜接过来,“应该叫钱妮带着孩子借住在方大姐家的。”

    四爷却不以为然,“以后要是好飞机轰炸,你能把他藏在哪?不就是爆炸吗?听着听着就习惯了。”生在什么环境下,就得适应什么环境的生活,不是当爹妈的心狠,实在是这世道你要是适应不了,你就活不下去。

    林雨桐yi边拍着孩子哄,yi边看着自家的屋子可惜,全都炸毁了。

    这边刚把孩子哄的不大哭,开始小声的抽噎了,不远处又是两声枪响,常胜愣了yi愣,哇yi声又开始了。

    四爷将林雨桐和孩子藏在身后,朝枪响的地方看去。结巴面色都变了,那个方向正是方云家窑洞的土崖上方。

    这么高这么远的距离,是怎么投掷成功的?

    钟山却带着人回来了,他指了指方云家的土崖顶:“上面有脚印,是两个人的脚印,都是男人的。保卫处已经去追了。”

    四爷忙问:“有没有其他的奇怪的痕迹。”他对这种投掷工具十分感兴趣。投掷的远这个不难,难的是这个工具必然是携带便利。这就十分难得了。

    钟山摇头,表示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的痕迹。

    结巴却不给四爷继续追问的机会,“我派人送你们你们先去城里呆几天,等我将这边的屋子收拾好了再接你们回来。”

    也只能这样了。

    四爷将常胜绑在身上翻身上马,林雨桐自己yi匹马,被几十个人护送着,去哪里两人事先也不知道。医院和学校所有人都聚集在广场上,都知道爆炸的是谁家。但纪律就是纪律,静悄悄的没有人说话也没人多问。

    等天快亮的时候,雪呼啦啦的下来了。孩子的襁褓上,两人的头上身上,都落了yi层。风刮进人的骨头里,林雨桐暗骂yi声,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要自家性命的人是谁。

    马停在yi个四面高墙的地方,林雨桐先从马上下来,才去接四爷怀里睡的正香的孩子。见四爷下马了,她才低声问:“这是哪?”

    “以前县衙的监狱。”四爷低声说了yi句,“也对,如今就这里最安全。”

    前头带头的笑了笑:“多谢理解。如今这里住着的都是需要重点保护的人。”真不是yi般人想进就能进的。很多人甚至都说,这里面秘密关着的是重刑犯。这全是扯淡。

    进去以后,过了三道围墙。每yi道就把手严密。但屋子却不错,烧的暖意融融的,炕上铺着红白格子的粗布床单,被褥也整洁的很。桌子上还放着暖水瓶,炉子烧的红彤彤的,屋里不大,十来个平米的样子,但却够住了。

    四爷跟人家交涉完,回来将林雨桐还在摆弄孩子,就将手搓热,伸出去给林雨桐搓脸搓耳朵,“冻坏了吧。”

    连个帽子围巾都没带,大雪天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下,顶风冒雪的骑马狂奔,可不冻死人了。林雨桐见孩子睡的还算是安稳,也伸手给四爷来回的搓。之后才偷偷拿出自家的盆子洗漱了yi番,补觉去了。

    两人轮换着睡,另yi个人得看着孩子,陌生的环境叫常胜有点不适应。吃的食堂的饭,对孩子也各位照顾。大家都吃粗粮,但常胜却是细粮,鸡蛋,大米粥,面条,给孩子总是能单独做yi份的。唯yi的不好,就是不自由。纸墨笔砚只要需要就提供,但是不能来回的走动。跟高级监狱也查不多。

    “你说咱们能耐得住这份寂寞不出门,但其他人呢?”林雨桐朝窗户外看了看,院子里yi个人都没有。要不是yi到饭点,就能听到院子里传来很多的敲门声,她都怀疑这院子里是不是有别人居住了。

    四爷点了点林雨桐,“你的好奇心怎么到现在还这么重。”他的声音低下来,说了两个字,“密码!”

    林雨桐恍然yi惊,就不再问了。情报部门有许多别人不知道的密码,也需要解密敌人的密码,这都需要有专门的人来做它。她觉得发现了了不得的事,连在窗户缝隙里窥探的都没有了。

    原本以为三五天就能回去,接过这yi住进来,差不多就是yi个月。每天在屋里教孩子背唐诗,孩子几乎是天天急的想出屋子,但是没办法啊,就是出不去。可能是该抓的人还没有抓完,就这么无限期yi般的给住了下来。

    等出去的时候,都已经过了阳历年了。两人都没有来得及问结巴这件事的结果到底怎么样,就在新建的窑洞里看到了yi沓子发现来的件和边区报纸,最上面的yi份还带着油墨香,上面的内容叫两人yi叹皖楠事变爆发了。

    这两年摩擦不断,各种冲突不断升级,但这次算是撕破脸来了。

    结巴来的时候,四爷让了让位置,“坐吧。”

    林雨桐将孩子交给钱妮,叫她带着孩子在堂屋里玩,这才给结巴倒了水过去。

    结巴喝了半碗热水,在炉子边烤着火,这才道:“投掷的工具你最感兴趣”他奇怪的笑了笑,然后从腰里拿出yi个东西来,yi根不长的木棍上面帮着yi更绳子,这个绳子应该很长,缠在木棍上,应该是五颜六色的布条拼接而成的。

    “这是什么?”林雨桐接过来看了看,然后皱眉,“为怎么闻见还有yi股子膻味。”

    结巴就笑:“撂鞭绳。”

    做什么用的?

    四爷恍然,接过来看了看,不由的失笑:“放羊用的吧。”只是比普通的放羊用的鞭绳长了很多而已。这还真是有能人,用这玩意卷起yi斤左右的东西,只要力道拿捏的巧,这还真是能扔出很远去。“用这东西用的好,肯定是当地人。”赶羊赶出境界了。

    白元进来给炉子里添柴火,知道结巴不愿意多说话,就代替他解释,“还真就是个当地人,是个智商不怎么健全的人。从小就放羊,没事就用鞭绳卷了土块打鸟完,三十年了,连的准头不错。可就是脑子不好使,被人家当枪使唤了。刚开始给他的都是土块,他见扔到人家窗户也没事,还有人给他饭吃,就越发的到处撒野,晚上yi个人溜溜达达的扔土坷垃玩。对这yi带他又熟悉,所以,他把这事就没当事。最后人家给他的是两个小的炸药包,他还当时大炮仗。本来都被他们跑了,后来走访的时候,意外的听说yi个放羊的傻子意外的消失了yi个月又回来了,这才引起了巴哥的警觉。这消失的yi个月,不是刚好没闹鬼的那yi个月吗?后来连哄带蒙,才从傻子嘴里套了话出来,知道他嘴里的大哥给他饭吃,叫他在哪里的破窑洞里守着,反正是给抓住了。这伙子人以前就是土匪,应该说是晚上是土匪白天是村民,他们被人家yi千块大洋给收买了”

    “收买了,怎么能顺利的找到咱们?”林雨桐更加的莫名其妙。这在非专业人士手里吃了这么大yi个亏,想想都觉得憋屈。

    白元看了结巴yi眼,然后嘿嘿两声,“那什么我去烧炕去。yi会常胜该睡午觉了。”

    这是不好说还是不知道。

    结巴接过话茬:“这是但对方应该已经出了边区了这案子也就成了无头公案而且因为走漏消息的人跟你们亲近所以你们要小心谨慎些要是有怀疑的人及时告诉我别隐瞒”

    这话就更加证实了林雨桐和四爷之前的猜测。

    两人都没言语,沉默了良久,四爷才转移话题,“这次是哪yi方要我们的命?”

    “汪!”结巴说的斩钉截铁。

    倭国人没得手,差点叫汪的人得手了。果然堡垒还是要从内部攻破的,自己人总是最了解自己人。

    送走结巴,林雨桐才打量这窑洞。窑洞比之前的窑洞建的好,里面青砖铺地,墙上也粉刷的雪白。窗户纸糊的很好,还贴着几个大红的剪纸。

    但林雨桐却没有心情欢喜,她的心yi跳yi跳的,害怕自己的猜测成为真的。

    白天到处喧闹,林雨桐yi点都不敢表现出来,只等晚上将孩子哄睡了,两人才敢在被窝里说点私房话。

    “会是她吗?”林雨桐谨慎的问了yi句。

    四爷叹了yi声:“过了这段时间,找个机会试探试探。”

    林雨桐的眉头紧的能夹死蚊子,“万yi要是的话,举报吗?”

    四爷却沉默了。他抚着林雨桐的背:“要是她是从根子上就是对方的人,悄悄的叫她没了吧。要是只是无意的行为,先这么放yi次过去,只当不知道吧。”真要是摆在明面上,不光自家会有麻烦,就是槐子和杨子也将面临无穷无尽的麻烦。每yi次思想运动,家里出了倭伪间谍的人家都别想落好。别说是至亲,就是沾亲带故的,也得被牵连。所以,永远不要试图是挑破它。要是真站在了对立面,直接出手就是了。

    林雨桐闭了闭眼睛,淡淡的嗯了yi声。

    心里搁着这事,但林雨桐yi直都没动,yi直到过年的时候,杏子带着陈实过来拜年,林雨桐自然而然的接触到了杏子。

    她上次因为受了惊吓来看诊,时机可真是恰巧了。

    林雨桐的眸子暗了暗,就笑着请两人进来。陈实十分抱歉的样子:“早该来看看的,知道这里被当做敌人的目标爆炸过yi次,就该来看看你们好着没有。只是最近工作忙,皖楠事变之后,宣传工作更紧张了。所以现在才抽出空,真是不好意思。”他四下打量这个新建的窑洞,猜到了被毁的应该是这里。

    杏子的手指来回的搅动着衣角,显得很紧张,“大姐,你和姐夫没事吧?孩子呢?孩子没事吧。”她的声音打颤,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吓的。

    林雨桐露出后怕的样子,“差yi点就被炸成碎片。孩子吓的”她顿了yi下,“算了!不说也罢。反正也过去了。”

    杏子的脸yi下子就白了。陈实就拍她,“过去了,别自己吓自己。”

    “嗯。”杏子心不在焉的应了yi声,只站在yi边愣愣的也不说话。

    林雨桐心里反倒是松了yi口气,这样子至少证明她不是成心的。她跟四爷交换了yi下眼神,就转身道:“今儿别走了,留下来吃饭吧。”她边说着,边拿围裙系上,又挽起袖子准备做饭。

    杏子yi把拉住林雨桐,“大姐,去屋里,我想跟你说会话。饭就不吃了。”

    不由分说拉着林雨桐就走,然后重重的将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陈实对四爷尴尬的笑笑:“年纪小,不懂事”

    四爷不在意的摆手,给对方添了热水,有yi搭没yi搭的聊了起来。

    卧室里面,杏子按着林雨桐坐在炕沿上,然后噗通yi声就跪下了,“大姐,我知道你不认我,你不乐意认我。我知道我怂,心里想着伸手能奔天,但其实呢,又没有半点的那份本事。我没能耐,但我不会没良心,大姐,我对不起你。我不是故意的”

    林雨桐肩膀yi松:“人家从你的嘴里知道了消息?是什么人?”

    杏子摇头:“我不知道是什么人,但我想,应该是邮局的人。”

    “你私自给家里去信了?”林雨桐蹭了下就站起来,“你是不是疯了?”

    “我放心不下咱娘,也放心不下辽东的孩子。”杏子呜呜的哭了起来,“听说外面的物价也涨的厉害,大哥和杨子都在这边,娘那边怎么办?我叫陈实从花儿的外租家赊欠了粮食,分成两份,yi份给娘寄去,yi份给辽东收养我的妮儿的那户人家寄去。我信上没写大哥和大姐杨子的事,就只给娘报了yi声平安。我记得邮局的人看我往出寄粮食,就怀疑粮食来路不正,我顺嘴就说了我大姐是林阎王,我姐夫以前还是兵工厂请都请不来的专家呢。我就是想告诉他们,我不是偷的抢的。可等我回去了,我才反应过来,我大概说了不该说的了。我不敢跟你时候,那时候你正不待见我。可我心里到底放不下,天天晚上做噩梦都梦见你和我姐夫出事了。后来刚好赶上闹鬼的事,我不知道是真的有鬼还是我心里有鬼,反正是吃不好睡不着闭上眼睛就做噩梦。我急着想知道大姐到底怎么样了,所以逼着陈实带我过来,具体原因我又不敢跟他说等过来看见大姐和姐夫没事,我心里放心了yi点,但跟着心又揪起来了,那天,我看见很多警卫在院子里来来去去,我就知道出事了。那天人多,找不到机会跟大姐说话,可刚想跟大姐说的时候,又消停了,没听见再闹鬼,我以为这事过去了,以为是自己吓唬自己呢,谁知道这突然就炸了,要是你们出事了,我真是十条命都不够赔的”

    林雨桐恨铁不成钢,却只能慢慢的闭上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dytt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75章 民国旧影(6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