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76章 民国旧影(6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76章 民国旧影(6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8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76章 民国旧影(6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民国旧影63

    送走杏子两口子, 时间还早。林雨桐并没有两人吃饭,杏子也自觉, 说完话拉着陈实就走了。林雨桐这才将杏子之前说的事告诉的四爷, “依你看,她的话可信吗?”

    四爷看了看林雨桐, “这个人的路数有点浑, 还真不敢轻易下结论。不过咱们之前商量的处置办法就不行了。她明晃晃的交代出了邮局的人,这事咱们能怎么办?能悄悄处置她,难道还能悄悄的处置这些人。反正如今两党也撕破脸了,邮局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yi直也是yi块顽疾, 如今又出了这样的纰漏,咱们就不能瞒着了。得把这事报上去。报上去之后,本咱们就没关系了。人家是相信杏子还是不相信杏子,咱们都无权干涉了。调查是肯定的, 但是有没有问题, 会不会派人暗中看着杏子,咱们就更无权知道。总之yi句话, 这个麻烦暂时是麻烦不到咱们身上了,但是这个地雷却埋下了。以后真有事,咱们受到的牵连有限, 就是槐子但要是于晓曼能安然的功成身退,有她的这yi层庇护,其实槐子也没事。但是杨子就不好说了。”

    他考虑的都是二十多年后的事情了。林雨桐眼睛yi闪,“如今这世道, 谁还能想这么远?就这么着吧,先把眼下的麻烦解决了再说。”

    于是四爷果断的去找结巴了。

    结巴两天后又过来了,“这个消息很及时再晚yi步这邮局的人趁着过年就都悄悄撤离了这次不光将人给摁住了还将他们搜集到了两箱子情报全都挖出来了还牵扯出保小的美术老师和yi位女干部”

    那就太好了。

    四爷笑道:“有话直说,不用吞吞吐吐的。”

    结巴看了yi眼林雨桐,这才道:“我们不会无缘无故怀疑谁但有些人有些行为却叫我们不得不谨慎”

    这有些人指的应该是杏子。杏子进入了这些人的视线,林雨桐反倒松了yi口气。之后会不会被牵连这个已经顾不上了,只要不放纵她造成更大的损失就行了。还是那句话,个人的荣辱得失比之国家利益,算的了什么?

    四爷点头:“我们明白,告诉你之前我们就想到这种可能。这个不需要又任何顾忌。不光我们这么表态,也可以代替林雨槐和林杨表态。”

    “好!”结巴起身,“我会给首长转达你们的意思。”但心里对这兄弟姐妹的名字还是有点好奇。只看名字,怎么看都像是旧式家庭的嫡庶差别。但这话却不能问。

    但这件事,在四爷和林雨桐这里,就算是告yi段落了。

    两人没有精力关注别的事情,林雨桐每天都有是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在手术台上,而四爷偶尔会出去两天,具体去哪里,这个需要保密,剩下的也就没有闲着的人了,全都投入了开荒中。

    过完年,就真是进入了青黄不接的时候了。地里连个野草都没冒出来,粮食的配额减了yi半,油也不再供应了。就连津贴暂时也取消了。林雨桐在食堂吃饭,但基本都是吃不饱的。常胜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瘦了下来。林雨桐就算是给孩子吃小灶,也得等晚上偷摸的才行啊。晚上现在都是不吃饭的,但林雨桐会开火,说是给孩子做饭,其实也是跟四爷yi起偷偷的吃点。常胜还不到懂事的时候,但又会说话了,还有点担心这小子不知道轻重会说出去。可林雨桐和四爷悄悄的观察了几天,就发现这小子贼精,不管谁问他吃了没,他都说没。yi说没,大家都心疼,藏下点吃的都会挤出来yi点喂他。所以,哪怕刚吃完饭,你问他,他都非常坚决的告诉你他没吃。如果你戳穿他,你明明刚吃了饭怎么说没呢?他立马会委屈的告诉你,没吃饱。

    这个真没谁教他,四爷说大概是饿怕了。

    等天稍微暖和yi点,冰雪都消融了,警卫班的人总是会空出两个人来,去言河边挖泥鳅,这东西吐两天泥,搁在锅里熬汤,虽然没什么肉,但味道也还行。

    过了农历的二月初二龙抬头,紧跟着,就是召开表彰劳动模范大会,评选了几十位劳动英雄。接着又是照看动员大会,提出了新的生产任务。因为后方供给不上,前方作战部队撤出两万人来组织生产。

    这个生产主要还是开荒,不出yi个月,大军就开拔去yi片溪谷,在言安东南大约四十五公里的地方。

    四爷点了点地图,林雨桐恍然大悟,“这该不是南泥弯吧。”

    应该就是到处是荒山沼泽而得名的南泥弯。

    “那就好!那就好。”林雨桐摸了摸肚子,“只要扛过这半年,夏粮下来了,日子就好过了。”

    这段时间,野菜冒出芽儿了,差不多天天都靠着这玩意填饱肚子。医院里的护士不轮班的,都早晚去挖野菜,要不然只靠着食堂那么点人怎么够?林雨桐要在食堂吃饭,都是要交yi定量的的野菜的。当然了,这都是由钱妮负责的。

    要是敢在四爷忙的时候,钱妮就更辛苦了,带着常胜在附近挖野菜,成了她的主要工作。因为她不在林雨桐身边守着,结巴还专门派了两个警卫,林雨桐yi进手术室,这两人就跟门神似得守在外面,雷打不动,拒绝任何陌生人靠近。

    窑洞被炸了yi次,大家也都知道林雨桐的重要性,因此没人提出异议,但是林雨桐能接触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当然了,这也是在给四爷做掩护。人人都以为重要的是自己,却都忽略了四爷。

    因此,林雨桐也由着结巴这么安排。

    吃饭的时候,钱妮才带着常胜回来。常胜能跑能跳,yi进来就把满是泥的爪子给伸过来,“妈妈蛋鸟蛋”他轻轻的拍了拍他的小口袋,林雨桐将东西掏出来,还真是三个鸟蛋。她牵着常胜去洗手,“yi会给你煮了吃。”

    常胜却朝外指了指:“烤雀儿”

    什么烤雀儿?

    林雨桐扭脸去看钱妮,眼带询问。钱妮不自在了yi瞬,“那什么就是逮住了yi串麻雀,yi会给常胜吃。”

    谁还有闲工夫逮麻雀?

    林雨桐给常胜把手洗了,“晚了放着油条,去吃吧。”

    “爸爸买的?”常胜坐在小板凳上,拿了yi半,“剩下的给安安。”

    林雨桐挑眉,“你还知道安安了?要叫哥哥知道吗?”然后问钱妮,“方大姐把安安接回来了?”

    钱妮正在灶膛钱生火,“是巴哥接回来的。安安病了yi段时间,现在好点了,看着瘦的很。巴哥说是顺道给接回来了。今儿常胜跟安安在yi块玩了半天。”

    才半天就舍得给人家吃的了。林雨桐心里yi松,“做的好。”之前还害怕把他养的小气了。“你跟钱阿姨在家,妈妈去看看安安,好不好?”既然知道孩子病了yi段时间,总得去瞧瞧。

    常胜把碗里的油条递给林雨桐,“给安安送去。”

    林雨桐摸了摸他的头:“好!回头叫爸爸再给你买。”

    说着话,yi掀开帘子,就见门口放着yi大串的麻雀,十几只的样子。她这才想起钱妮的话说了yi半就被打岔开了,不由的回头追问,“谁抓的?”如今的日子都不好过,这玩意弄来也不容易,吃了人家的总得记着点人情吧。

    “没谁”这是杏子的声音。

    “小左!”这是常胜的声音。

    两人异口同声,谁说了瞎话?常胜只在吃饭这事上撒谎,在别的地方还没发现这样的端倪。而且孩子没有撒这样的谎的必要。

    林雨桐顿住脚步,回头看钱妮:“小左?”孩子是听了大人的叫法才跟着叫的,能被称为小左的,“是佐藤君?”

    钱妮的脸yi下子就白了:“林姐,我不想跟他接触的。是他自己凑过来,又是给常胜掏鸟蛋,又是套麻雀的。”说着,声音就低下来了,“我实在是躲不开。”

    躲不开就躲不开,干嘛说谎?钱妮可从来没有这样过。

    她看向钱妮:“妮子,不管什么事,我都希望比坦诚yi些。你知道的,咱们出不得yi点纰漏。”

    钱妮猛地抬起头:“我知道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同甘共苦好几年,你比杏子跟我都亲,不是妹子也胜似妹子了,有什么话不好说的?”林雨桐干脆进了屋子,坐在钱妮对面,想跟她谈谈。

    这边钱妮还没说话,常胜就插嘴道:“就是!亲的!”嘴里嚼着油条,说的含含混混的,钱妮不由的就笑,然后才肃了脸道:“他这段时间yi直这样,给我送野菜,缠着我说话,像是要跟我搞对象。”

    啊哦!?

    这全不在林雨桐的预料范围之内。佐藤是倭国人,是被俘虏之后,经过yi段时间的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加入了反战联盟才被分过来的。这个人是个十分温和的人,时间长了,医院的护士对他也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了。跟大家相处的很愉快,这是林雨桐对这个人的认知。他个子不高,斯斯的,但林雨桐从来没想过他会想着在这里找yi个妻子。而且会追求钱妮。

    钱妮年龄不算小了,二十多了。之前还壮壮的,如今吃不饱饭,倒是瘦的很。因为林雨桐的卫生习惯好,钱妮也十分注意,也收拾的整整齐齐的。除了皮肤黑yi点,也没其他的不好。五官端正,身材高挑健美。这几年也学了不少东西,读书看报能写能算,算是拜托了盲了。

    可因为是自己和四爷身边的人,这个婚姻就得格外的慎重。这个佐藤的身份,肯定是不行。只怕钱妮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半点都不敢过线。

    但是真的没有动心吗?

    不动心她躲什么?

    林雨桐有点挠头,她笑着安抚:“那什么你先把外面的麻雀都处理了熬粥吧。晚上给安安送yi点过去。肉粥养人。”说着就起身,“至于佐藤的事情,你容我想想。”

    “不必了。”钱妮yi把拉住林雨桐,她摇头,“就是组织同意,我也不能同意。他这个人看起来不坏,大家都叫他小左,有时候我都忘了他是个倭国人了。但是倭国人就是倭国人,是我们的死敌,我心里过不去这个坎。算了!林姐,我知道怎么处理。我不会跟他再接触的。”

    但这事不能这么办。

    佐藤是大夫,没在战场上杀过人,到了医院以后,又救了很多人,做工作从来都yi丝不苟。如今用这样的理由,怎么想都觉得不地道。

    对于钱妮的话,林雨桐还是点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还是让我想想吧。也跟方大姐商量商量。”

    钱妮拽住林雨桐的胳膊:“林姐,你不用为难,就说我发誓了,抗战不胜利,不考虑个人问题。”

    用这个大道理将人给挡回去。

    但也同样的耽搁了你的青春。

    林雨桐拍了拍钱妮的肩膀,这个时候的跨国婚姻啊,也不是没有。但是那也得是d这样的吧。像是佐藤的情况,她并不乐观。

    对了对门,方云也才回来,倒是结巴在家里将安安架在脖子上,锅里咕嘟嘟的冒着热气,想来饭也差不多要好了。

    “我来看看安安。”林雨桐将油条递过去,“这是常胜给你的,拿着。”

    安安腼腆的很,只看着方云,等方云点头了,安安才伸手接过来。看那样子,对结巴都比对方云亲。

    方云笑了笑:“他是经常路过宝育院,只要路过就去看看,给买吃的。孩子可不就给喂熟了。”

    那也得是人家肯这么喂。

    林雨桐笑着搭了安安的脉,然后皱眉道:“将孩子在家里多留yi段时间,这是有点营养不良了。”

    可留在家里就有吃的了?还不如宝育院呢。

    方云苦笑了yi下,结巴却说话了,“就留下我管以后跟常胜作伴小林有常胜yi口吃的就有我们安安yi口”

    这是赖上我了?

    不过结巴这人yi开玩笑林雨桐还觉得挺稀奇,她笑着接话,“对!留下来。反正yi只羊也是赶,两只羊也是放”说着话,看着方云用勺子搅动锅里的粥,就忙道,“别给安安吃这个”yi大半都是野菜,散落着零星几点米,“我那边熬着麻雀粥,好歹是肉,yi会就叫钱妮给安安端来。”

    yi说麻雀,方云就把勺子放下了,拉着林雨桐坐在炕沿上:“你那边的麻雀是小左弄的吧?”

    林雨桐冲着方云挑起大拇指,“要么说你眼睛亮,群众工作做的好呢。这周围,就没有你不知道的事。”

    “术业有专攻。”方云眉头yi扬,“在这方面我从不谦虚。”说完见林雨桐yi脸认同的点头,她都觉得没意思,忙言归正传,“你那边的事情我本来就更关注yi些,就怕人事上出问题。这小左呢,看上钱妮也不是yi天二天了,我原想着,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即便看中了,也不会挑明,等钱妮结婚了,这事就糊里糊涂的过去了。可是如今看着,好似还真不能干看着。我跟你说,小左跟钱妮不合适。要是小左看上了其他姑娘,那都是可以考虑的。但是钱妮不行。小林啊,我跟原野的事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林雨桐yi把压住方云的手:“还说这些干什么?都过去了。”她小心的看了yi眼结巴,给方云使眼色,干嘛当着人家的面说这些不愉快的过往。

    方云却没说话,无奈的笑了笑。

    林雨桐看着架势,也没办法说话了,起身告辞,然后逗安安,“你不送阿姨出门吗?”

    安安忙往结巴怀里yi躲,结巴却抱着安安出门,替孩子道:“送!”

    林雨桐愣了yi下,她真的只是逗孩子说话。等出了门,她不知怎么的,就多了yi句嘴,“巴哥,你跟方大姐就这么下去?”

    结巴拍了拍安安的背,“她心里不得劲时机不对。”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话说到这份上,林雨桐就不好说话了。她也不明白人家两人之间的时机是什么时机。

    晚上吃粥的时候,四爷端着碗对着林雨桐不停的笑,笑个毛线?没肉吃吃点麻雀怎么了?

    等睡下了,四爷才低声调笑:“我还当你有多不满呢?”

    林雨桐这才反应过来,这麻雀粥有壮阳的作用。她眉头yi挑,“不满了,行不行?”

    四爷的手伸过来,林雨桐刚想喊,四爷yi把捂住她的嘴,朝外指了指。被人从窗户里扔了炸弹之后,窗户跟下开始有人站岗了。窗户又是纸糊的,所以,两人说话办事,都只能耳语了。她咬在四爷的肩膀上,不敢发出yi点声音。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第二天起床,林雨桐神清气爽,偷情的感觉从另yi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挺刺激的。

    可吃完早饭,她的心情马上就晴转多云了,杏子又上门了。

    “大姐,我这次来是公事。”杏子看上去气势十足,后面跟着两个两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这两个也是我们厂的。”

    厂?什么厂?

    林雨桐客气的请两人在院子里坐了,“什么公事?有公事你该出医院谈。是体检的事还是设立医务所的事?”

    杏子忙摆手:“都不是。我是接了yi个新任务,立了军令状了,yi定得完成的。大家都在开荒种地,这是生产,但是光农业生产还不行,还得有工业生产。”她说着,很有气势的yi挥手,“我见慢慢的有了造纸厂,洋火厂,纺织厂,炼油厂我就申请了,要尽快的建起咱们自己的酱菜厂,卤菜厂。大姐,我的卤菜的手艺是跟你学的,在家里的时候,咱们自家也做酱菜,泡菜,我觉得我能行。但这如今野菜能不能做,我这心里还是没底。也想过来请教大姐。”

    可我只教给你卤肉,没教给你卤菜。那所谓的卤菜,是在卤肉之后的汤汁里过yi遍,这样的卤菜能长久的存放吗?又不能真空包装,肯定是行不通的。

    至于说酱菜泡菜,这都是很久远的手艺了。她如今过来,是想要自己手里的酱菜方子?酱菜自己确实是做过,但她当时觉得,这玩意家家都做,要买也都去老字号,所以也没教给杏子和林母,只教给她们卤肉。这会子杏子提出来,肯定是觉得之前自家做的酱菜味道好了?可这以前学卤肉的时候还不好意思,这会子要起方子来,却理直气壮的。

    什么请教?说到底还是她做不出那个味道。

    按说这是福利大家的好事,拿出来也无所谓。但是给他人做嫁衣裳?她是会吃这样亏的人吗?人敬我yi尺,我敬人yi丈。不管心里怎么样,林雨桐还是笑道:“这个啊,你这猛地yi说,我还真给难住了。你叫我想想想好了之后再说。再说了,即便是我心里有数,但这整理出来,也是需要时间的。我这边还忙,改天我叫人给你们送过去。你们看这样行吗?”她说着话,还朝跟着杏子的两人笑了笑。

    杏子以为林雨桐说找人送过去,是说的钱妮。钱妮不就是给大姐跑腿的吗?

    可林雨桐转脸就将方子郑重其事的上交给组织领导了。yi方面是不想惯杏子的毛病,另yi方面是不想跟杏子之间有什么直接的牵扯,尤其是这种白纸黑字的形式。自己给的是方子,可要是杏子真有问题,自己还说的清楚吗?

    她十分谨慎,只说是听说要办酱菜厂,所以,将方子乃至步骤都yiyi的列出来了。当然了,她身上又挂了yi个酱菜厂的顾问头衔。如今又发不出津贴,多了个头衔多了差事,其他的什么也没多。

    非要说多了什么,就是多了yi份组织给的证明,证明自己捐赠了什么。她把这些东西放在之前的匣子里,这里面全都是这yi类的证明。

    没人的时候,林雨桐把这些东西都拿出来低声跟四爷念叨:“你说着将来要是用金钱估量咱们的给出去的东西,这得值多少钱啊?”

    四爷yi页yi页翻看:“给常胜留着。不过咱们还得努力,叫常胜将来拿着这些证明都足以开展览的时候,就差不多了。”

    要是这样好似还任重而道远啊。

    “回头我就换个大箱子。”林雨桐笑,“等箱子装满了,也就差不多了。”

    那这就是留给儿孙最好的遗产。

    酱菜厂的厂长换人了,不是杏子,换成了yi个年近四十的老大姐沈青。杏子成了什么主任,林雨桐也没细打听。可以是因为没有将方子直接给她,她恼了,yi直也没露面。首先找林雨桐的却是这位沈青。

    沈青见了林雨桐笑眯眯的,“那么好的方子,就这么拿出来了。所以我说,我必须要亲自跑这yi趟,表示感谢。”

    林雨桐笑了笑,方子肯定是小量的实验过了,味道还算令人满意,决定要用了,这才找来。她请人坐了,跟着客气了几句。

    沈青跟林雨桐说她们的生产计划:“如今除了野菜,别的菜也都没下来。怎么办呢?先不生产?我觉得不合适。我们想从其他的单位个人收购野菜,当然了,没钱支付的。我们现在是将菜收上来处理,可以先记账欠着,等到冬天了,拿着欠条过来换咸菜。当然了,yi斤野菜换yi进咸菜我们得亏死了。十斤野菜换半斤咸菜,你觉得这买卖划算吗?”

    十斤野菜又是土又是烂叶子,清洗干净了十斤能剩下八斤就算是好的了。这还有水分,人工,连带着最重要的盐,这买卖的价格定的算是很厚道了。

    林雨桐点头肯定:“沈大姐这个办法好,冬天菜不丰盛这是事实。我看,这yi年四节都能收野菜,哪怕弄成菜干呢,这什么东西填到肚子里不占地方?”

    两人说的很愉快,沈青走的时候越发笑的见牙不见眼,“以后医院和学校的小咸菜,我们优先给。”

    这算是对自己工作的支持吧。

    林雨桐道谢了就把人送了出去,结果沈青到门口了,突然道:“林院长,你是化人,对我这个大老粗,没什么意见吧。”

    这话说的?林雨桐摇头:“大老粗不见得没见识。大姐妄自菲薄”说着,见对方迷茫了yi瞬,忙道:“这做咸菜又不是造飞机大炮,就得大姐这样的人才行,你可被抬太谦虚。”

    沈青马上拉住林雨桐的手:“大妹子,有你这话,大姐就放手干了。我就说嘛,大妹子这么有化的人,不能小心眼吧。还真叫我说着了。这人啊,还是不能听别人怎么说,还是得亲自看看才知道真假。”

    这话就意有所指了。

    林雨桐秒懂,马上道:“公是公,私是私,yi码归yi码。我对大姐没什么个人成见,对大姐做这个厂长,yi万个支持。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这句话。”

    两人第yi次见面,觉得挺合眼缘,说的挺愉快的。

    等林雨桐把人送走回了院子,钱妮在yi边整理菜地,yi边问道:“是不是杏子又在酱菜厂说什么了?不能当厂长,心里不服气吧。”

    林雨桐笑了笑没说话,不过这杏子还真是有几分本事。用那样的方式留在了言安,然后通过婚姻迅速跳槽,这才几天,又借着东风提议建酱菜厂,如今算起来,好歹也是主任了。这么yi个yi心往上爬着想当官的人,反倒不像是间谍了。

    她没回答钱妮的话,只朝屋里指了指,“安安和常胜还没睡醒?”

    钱妮点头:“您忙去吧,没事,我在家里看着呢。”

    林雨桐收拾了就直接去了医院。

    今儿医院开会,安泰老爷子主持,“有个情况,得引起咱们的足够重视。”他带着缺了yi条腿的眼睛,将麻纸裁成小片装订起来的小本子举起来,就着窗口的光线看了看,这才眯着眼睛道:“上yi年,我将咱们接诊的患者情况作了yi个汇总,竟然发现,yi年里咱们接诊了五百三十二起柳拐病”

    林雨桐面色yi变。这个情况她还真不知道。她的情况就是非死不医,其他的病症,从来没有送到她眼前来。

    而这个柳拐病,就是大骨节病。多发生于儿童、青少年,以关节软骨、骺软骨和骺软骨板变性坏死为基本病变的地方性骨病。表现为关节疼痛、增粗变形,肌肉萎缩,运动障碍。

    但这个病的病因在后世都没有yi个准确的说法。不过通过动物实验证明,发病大概与营养不良和谷物中的致病霉菌有关。

    安泰老爷子yi提出这个问题,大家就都默然,这病怎么治?这不是大夫能办到的。

    林雨桐深吸yi口气,“吃粮、改水、讲卫生。做到这三点,能有效的防治。”

    可是光吃粮这yi条,就能难为死人。粮食不够吃能怎么办?不吃发霉病变的吃食难不成得饿死?

    开完会,别人都走了,走在最后的是怅然的林雨桐和安泰老爷子。

    “怪不得古人说,上医医国。”安老爷子跟林雨桐感叹,“咱们不说那些大道理,只从医家的视角讲,这话也是有道理的。大家都有饭吃了,吃的起饭了。吃的合适了,合宜了,这百病自然就消了。”

    如今这柳拐病都成了地方病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没饭吃。大夫再高明,也开不了这个方子。

    出去后就见方云在yi边等着,她对这些东西不太懂,但也大概听明白了这病的厉害之处,尤其是孩子是高发人群以后,这位当妈的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家安安之前在宝育院吃的是什么她压根就不知道。孩子yi撇yi年多连问都没空问。

    “小林啊,安安你帮我细细的检查检查。”方云的手抖的厉害,越是想就越是害怕,这万yi把孩子耽搁了可怎么办?

    林雨桐心说这是关心则乱。宝育院里都是领导的子女和烈士遗孤,苦了谁也不会苦了孩子。细粮未必有,担粗粮yi定是有的。像是这么大的孩子,营养不良属于普遍现象,没肉没蛋没奶没菜没水果,只有粗粮吃个七分饱。这至少说明营养是不均衡的。但在宝育院,已经比在外面好过多了。方云能把孩子送进去,本身就证明她的能力突出资历深厚。

    她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yi脸声的应着,“你放心,我看着呢。保准健健康康的。”

    两人回去的时候,安安和常胜在院子里玩,孩子没什么玩具,用的都是木头雕出来的。四爷给常胜雕的惟妙惟肖,他还遗憾的觉得没用黑漆染了。本来想着用墨水染yi遍的,想了想还是算了,yi见水全都晕染开了,孩子再用手抓,还不得脏死了。

    但就是这没着色的小,也叫常胜爱不释手。昨儿安安想玩,他还不乐意给。可今儿安安再来的时候,腰里就也别了yi个小木头枪,看上去做的yi点也不比四爷给常胜做的差。肯定是结巴熬了yi晚上给安安做的。yi点都不输阵,跟四爷叫上板了。林雨桐还跟四爷调笑:“你是亲爹,人家这准后爹也不差。”

    如今看着俩孩子拿着枪对着值班的警卫射击,嘴里哒哒哒自带配音效果。四爷还笑:“不许对着自己的战友开枪。”

    林雨桐进去将常胜给拎起来,对四爷抱怨:“你看孩子就是这么看的?”浑身都是土。

    常胜不乐意有人这么说他爸,“我们不怕脏不怕苦匍匐前进”

    说不清楚还急着说话,都快赶上结巴了。

    方云yi边给安安拍身上的土,yi边跟林雨桐道:“你还别说,在宝育院别的不说,就说着孩子的衣服,我就没怎么糟心过。你看他身上穿的,手感还不错。”

    像是服装厂出来的。

    “是哪里给捐赠的吧。”林雨桐看了yi眼,就收回视线。以前好似听说s庆玲女士yi直在想办法给言安捐赠物资,尤其是给孩子的物资,yi直提供的很充分。去年冬天,还有好些新来的女学生穿的是改良过后的童装。没有棉衣,只能将捐赠来的童装改大,给这些女学生穿。

    方云点头,“如今捐赠也运不进来了,今年要是年成不好,明年真的有人光着屁股跑了,连补衣服的布也没了。”说着话,就将安安塞过来,“你再给瞧瞧,确定没什么不好我这心才能放下。”

    “我没好!”安安将手往后yi背,“妈我没好,还得在家里住着”

    方云yi愣,眼泪yi下子就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76章 民国旧影(6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