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78章 民国旧影(6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78章 民国旧影(6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8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78章 民国旧影(6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65

    “二月里来呀好春光, 家家户户种田忙, 指望着今年的收成好,多捐些五谷充军粮。    二月里来呀好春光,家家户户种田忙, 种瓜的得瓜呀种豆得豆, 谁种下仇恨他自己遭殃。    加紧生产哟加紧生产,努力苦干努力苦干,年老的年少的在后方, 多出点劳力也是抗战”

    林雨桐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远远的听见结巴的声音。结巴说话结巴,他努力克制了,将话说的断断续续的,但是至少不来回的重复。可是唱起歌来, 人家yi点也不含糊。方云家院子门口有几分菜地, 种着红薯,长的也不错, 听着那伴着歌声的头声, 就知道结巴这是加班加点的要将红薯赶紧给刨出来。这是重体力活, 大概怕方云干不过来。

    “巴哥今儿在家?”林雨桐远远的打了yi声招呼。这位yi直就这么断断续续的在方云这边安家落户的,大概真是人家的人品好, 大家yi致觉得这是工作需要, 但从来没有往男女关系上想过。

    结巴听到招呼声,头停了下来,身子却没直起来, 只回身接了林雨桐的话,“忙完了?”

    “忙完了。”林雨桐脚下没听,“方大姐回来了?”

    结巴已经忙上了:“没有互助组开会去了。”

    “她这忙上来就没有时间观念。”林雨桐脚步顿住了,“安安呢?睡了?”

    “林姨我在这呢。”结巴身后出来个小身子,林雨桐之前还真没看见,她笑了笑,“好小子,帮忙干上活了。”孩子蹲在地上将刨出来的红薯上沾着的泥往下抠,“你等着,yi会儿给你送好吃的。”

    安安应着了,林雨桐就进了自家院子。院子里拴着的羊听到动静不安的站起来叫了两声,墙角的鸡笼子里的几只鸡咕咕咕的不安的躁动着,唯有猪睡的呼哧呼哧的,半点都没有动静。林雨桐朝鸡笼子走去,伸手往里面摸了摸,四爷掀开帘子从屋里探出头来,“行了,别摸了,常胜yi点摸十几回,鸡屁股底下掏蛋也不是你们这样的。”

    这鸡是从老乡那里刚买的,只今年的鸡仔,才下蛋没几天,鸡蛋小的很,但常胜也美的不得了,天天盯着鸡屁股。林雨桐突然想给孩子做个蛋饺吃,这是之前孩子过生日的时候承诺给孩子的。那天林雨桐在手术室,四爷忙着去了兵工厂,生日倒是记着,还没时间给孩子过。钱妮他们想不到这yi点,如今没人过生日。更何况给孩子过生日。鸡蛋不好买,好容易有yi家的鸡养的多了,怕鸡瘟,这才买到了五只鸡,可小母鸡下蛋并不给力,眼看秋里了,天再冷下去,这鸡也就不下蛋了。林雨桐觉得亏的慌。关键是怕孩子失望,人家安安过生日,结巴给弄了半斤猪肉,用猪头炖了半锅的大红枣做成了红烧肉,肉挑出来当天就给孩子吃了,肉炖过的枣留着,也放不坏,叫孩子当零嘴吃。常胜可是羡慕坏了。

    林雨桐从鸡窝里把手缩回来,进了屋就见锅台上的碗里放着yi碗鸡蛋,她看四爷,“你这是从哪淘换的?”

    “去饭馆买的。”四爷指了指守在灶前可怜巴巴的常胜,“生鸡蛋花了熟鸡蛋的钱。”人家把他当成了二傻子。

    林雨桐却朝四爷挑起大拇指,钱是什么?咱买的就是这份顺心。

    十五个鸡蛋,全被林雨桐给用了,蛋饺的馅是肉馅最好,如今没有肉馅,林雨桐做了三样馅的,茴香、韭菜、香菜的。常胜就守在灶台边上,林雨桐坐yi个,他吃yi个。yi直吃了二十yi个,吓的四爷忙拦了,承诺过两天再给他做肉的。

    又给安安送过去二十个,剩下的四爷还没吃呢,外面的警卫就报告说有人拜访。

    竟是印长天来了。

    这位yi点也不客气,跟四爷盘腿坐在炕上,yi口饺子yi口酒,吃的好不自在。他是来告别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也该回部队了。不过临走了这位老爷子给林雨桐放了yi个雷,“弟妹啊,有合适的姑娘被忘了介绍。”说着话,还从兜里掏出yi沓照片来,“都是好小伙子,错过了可惜了。”

    林雨桐僵硬着脸低头yi看,第yi章照片不就是他自己吗?给他介绍对象?以前老爷子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可是说他当年长的可精神了,不少姑娘追着他跑的,弄的他烦不胜烦。如今呢?追着他的姑娘在哪呢?沦落到了托人相亲的地步了!所以说啊,这人千万别吹牛,这不是,被人发现老底子了吧。她心里呵呵两声,朝四爷看去,四爷嘴角抽抽,“忘不了!肯定记着。”这对象要是介绍错了,是不是把印昆印薇他们就给蝴蝶没了。这可不是小事!

    所以,送走了印长天,林雨桐这里多了yi沓子照片。全都是二寸黑白免冠照。“你说着是怎么想的,回来治伤还不忘了把照片给带回来。够恨娶的!”

    这种感觉很奇特,“谁都年轻过,爹妈也yi样。”四爷喝了点酒,有点感慨,伸手抱了常胜,“走喽!儿子。睡觉去喽。”

    其实是孩子得睡觉了,两人还得抓紧时间干活。

    秋收了,人就更忙了。天不亮起身,晚上打着火把加班加点,就怕遇上糟心的天气,耽搁了收成。林雨桐也没下地,就是收自己院子里的红薯,将红薯摆放在院子里晒晒,去去水气。常胜蹲在yi边帮忙,将滚到yi边的红薯都捡起来yi个个的送回来。母子俩正干的挺愉快,就听钱妮叫道:“林姐,应该是来客人了。”

    林雨桐放下手里的活站起身来,顺手将钱妮手里的yi筐子红薯接过来倒在地上,眼睛却越过院子里的矮墙,朝路上看去。两个骑着马的人朝这边走了,看不清是谁?“先干活吧。”要是真是找自己和四爷的,自会上门。

    马到门口停下里了,林雨桐这才起身迎了出去,是廖凯带着yi个陌生人过来。她笑着打招呼,“廖科长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事里面说。”

    她还以为廖凯是找四爷的。却没想到是冲着她来的。

    “找我?”林雨桐请两人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了,才诧异的问了yi句。这边说着话,那边就给钱妮使眼色。钱妮提着筐子,招呼常胜:“乖!跟姨姨去门口捡土豆去。”

    廖凯看着院子里没别人了,这才转脸低声跟林雨桐介绍:“这位同志你也不必知道他叫什么,只要知道他可信就好。这次过来,是有个情况,看看你这里能不能有好的解决办法。”

    林雨桐朝对方看去,这个人长的不俊不丑,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当看他修长又带着秀气的双手,就知道这人并不是长久的呆在言安的,应该是从敌占区回来的。如今在言安的,谁不是长了yi手的茧子。可他却没有!

    这yi打量,对方马上将手翻过来看了两眼,然后对廖凯笑:“你之前还说咱们这位林大夫了不得,可不光是医术了不得,我还不信。现在是真的信了。只这yi眼,她就把我的来历看了个七七八八。”

    廖凯笑了笑:“要不是她的专业能力无人可以替代,首长早就将她调到我们保卫处了。”

    “可被恭维我。”林雨桐连连摆手,“我知道你们时间紧。咱们长话短说。”

    廖凯看了扭头看了yi眼同伴:“这里很安全,说吧。”

    这人这才低声道:“我们的同志新送来了消息,倭国研究的鼠疫很可能会通过空投携带疫病的跳蚤的方式向平民地区投掷”

    林雨桐蓦然变色:“鼠疫?”

    这人点头,“非常确定,就是鼠疫。”

    林雨桐应了yi声,“我会尽快拿出方子,给我三天时间。”

    这人没有说话,直接看向廖凯。廖凯有些为难:“他的时间很紧,没有那么长的等待时间,明天晚上就得走。”

    林雨桐起身:“我知道了,我马上去药厂那边。另外,把世面上所有的药材拿yi份已给我,药厂那边的药材种类并不齐全。全都是治疗外伤和麻醉类的。”

    “好!”廖凯起身,“药材随后送到。”

    送走两人,林雨桐只给在书房里忙的四爷打了yi声招呼,钱妮这次跟跟着,她将常胜给四爷送进去,连手上的泥都顾不上洗,直接牵了马跟林雨桐就走。

    进了实验室,林雨桐就没出来,以随处可见的药材来配置处方本来就不容易,要是没有特殊的处理药材的手段,药效也是会大打折扣的。

    yi天yi夜做出来的东西总归是粗糙了些,等廖凯带着人来,她就叮嘱,“这个方子能用。之后我会做yi些调整,力图配伍最合理。但这需要时间。不过这个调整都是细微的”眼瞎之意,你先带着这个走,随后哪怕通过电报,也能将这些改动传递出去。

    “辛苦了。”廖凯伸手跟林雨桐握了握。那人冲林雨桐点点头,“再会!”

    林雨桐又在实验室里泡了yi周左右的时间,几乎每天两小时的睡眠,她不光是将防止鼠疫的药调整好了,还配置出了yi种特备的毒药。

    她兴奋的回家,直接将方子交给四爷:“这东西耐高温在高温环境下药力可达到最强”

    四爷看了林雨桐yi眼,“你的意思,你想将它淬在子弹上。”

    “只要中弹,伤口不易愈合”林雨桐咬牙切齿,冷笑连连。

    四爷将方子掂量了再三:“我就是交上去,也不会允许使用的。”

    林雨桐yi愣,继而往炕上yi躺:“是啊!不会允许的。”时刻要站在正义的立场上,所以,强盗干了坏事,咱们就不能像强盗那样行事。

    她将方子拿回来,起身直接往灶膛里yi塞,看着它成为灰烬,林雨桐才起身,“算了,我还是洗澡睡觉吧。”这东西不能流出去,万yiyi个不小心落到姜手里,要是用到内战上,那自己可就是万死难辞了。

    不能快意恩仇导致林雨桐很长yi段时间精神郁郁的,那药方拿出去怎么用,都不是她该知道的事情,她只作为属于她的工作,就算是完事了。

    今年秋收以后,日子比前半年好过了很多。津贴还是不发放的,大家都没钱拿,但是至少都能吃饱,像是林雨桐和四爷这样的,还交了公粮。

    这天沈青来了,给林雨桐带来两罐子腌菜,谢林雨桐之前帮他们腌制萝卜缨子的事。两人聊了半天,临走了沈青才跟林雨桐说了yi件事,“你知道吗?花儿那丫头折了!”

    花儿是杏子的继女,是陈实跟yi个当地的姑娘生下的孩子。林雨桐没见过,但是总是听别人提起过的。“怎么就折了?”

    沈青叹了yi声:“陈实跟花儿她姥姥借着粮食,秋后也没还上,花儿她舅妈不干了,不还粮食好歹把孩子接过去吧。结果孩子白天在姥姥家吃,晚上只回去睡yi觉。后来为了粮食的事闹开了,孩子她舅妈把孩子硬是给送过去了,可是这两口子忙,林杏同志怎么说了,急着加班,把孩子锁在家里了。想着孩子她姥姥白天就接孩子不会有事,结果孩子半夜发烧,谁也不知道,孩子姥姥又没接孩子,孩子都迷糊了,哭也哭不出来,等加完班两天以后了,陈实先回家,到家孩子就快不行了,急着往医院送,没到医院孩子就不行了。如今是孩子的姥姥和舅妈天天去厂里闹,陈实也要跟林杏同志离婚。林杏呢,躲在厂里不敢露面。你说这事”她说着就叹了yi声,“不管怎么样,想来想去,我还是得跟你说yi声。虽然孩子没了,这是谁都不想的事。可是林杏同志是富有极大的责任的。”

    林雨桐就懂这话的意思了,“该偿命就偿命,不要有什么顾虑。她既然不能监护好孩子,当初就不该接手。她不是有错,她是有罪。这就是我的态度!”

    沈青拉着林雨桐的手拍了拍,“你是懂道理的人她这事做的不地道,但是像你说的,审判她有罪这yi点大概还真做不到。最近她不敢出厂,yi个人不吃不喝的,天天准点上班,干活比谁都拼命,之前加班,那也是急着评先进模范,急着颗粒归仓”

    因为这样的奉献,顾大家忘小家,所以这样的遗憾就该被谅解吗?

    送走沈青,林雨桐找四爷:“我能写份材料或者登报,跟她断绝关系吗?”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好!你去写材料,我给你递上去。以后咱们跟她没有任何关系。”

    可就是断了关系,她这手里也断送了yi条小命。

    四爷叹了yi声:“有什么办法呢,现在这样的环境,孩子的夭折是最普通的事。谁家没夭折过孩子?”对你来说这是不可饶恕的罪过,可在大部分人看来,这却是情有可原的。毕竟里面确实有些阴差阳错。林杏急着往上爬,在工作中表现的很积极,忽略了家庭,是家庭矛盾造成了孩子的早殇。大部分人应该都是这么觉得的。

    这叫林雨桐的心情更不好起来,“以后常胜还是留在咱们身边吧。这世道,放在哪里都不安全。”

    林雨桐这样的情绪没持续多长时间,这样的世道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死亡,黄泉路上无老幼,光是难受是难受不过来的。

    进入了十二月,边区开始整顿组织机构,精简机关,充实连队,加强基层,提高效能,节约人力、物力、财力。通知是这么写的,报纸上也是这么报道的,但这对于林雨桐和四爷来说,没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他们俩所在的地方,没点真本事的人玩不转,他们这边只有人不够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多余的人。

    这天下起了大雪,基本就都不出门了,屋子里捂得严严实实的,四爷在yi边坐着教常胜写字描红。突然,外面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随着风传来,断断续续的。

    常胜坐不住了,放下笔就朝外看:“爸,又打胜仗了!”说着,就去摸他的,有点跃跃欲试的想出去。

    每次yi打胜仗,外面的锣鼓就敲了起来,到处都是扭秧歌庆贺的人。常胜去看过几次,yi听见声音就急着想窜出去。

    “远着呢。”四爷敲敲桌子,“怎么告诉你的?做事要专心,要有始有终。把这yi页写完了再说。”

    林雨桐正在外面蒸馒头,三合面的馒头上锅了,钱妮在下面加柴,白元洗了yi盆子红薯进来,是准备和红薯yi起放在锅里蒸的,“是打胜仗了”白元将盆子放下,蹲在灶膛口烤火,“不过我刚才好像听见有人跟巴哥说话,说是倭国偷袭了珍珠港”

    “珍珠港在哪?”钱妮没明白,“咱们又丢了yi个城市?”

    白元有些不确定,问林雨桐:“我以前看地图,这珍珠港是不是美国的。”

    “是!”林雨桐深吸yi口气,“是美国的。”

    “小鬼子疯了吧!”钱妮yi下子跳起来,“他这招猫逗狗的,谁都想撩拨两下,他是找死了。”

    可不就是找死吗?

    白元见林雨桐不说话,就问钱妮,“你现在懂的还不少呢?”

    “少埋汰我。”钱妮哼笑yi声,“国跟家是yi个道理。你说你这边跟邻居正打的热闹了,还没分出个胜负呢,回过身你就踹了看热闹的大汉yi脚。这大汉本来就是个看热闹的,你无缘无故的踹人家,人家能干嘛?肯定要找他算账的。要是换成我,我就趁着他打架这功夫,回头就把他家给砸个稀巴烂再说。”

    林雨桐就笑:“行!我看行!妮子这觉悟都赶上美国总统了。”道理可不就是这个道理!

    太平y战争就这样爆发了。

    过了两天,四爷将报纸给林雨桐递过去:“政府对倭德意三国宣战了。”

    “啊?”林雨桐有点没明白:“什么意思?”

    四爷摇头:“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到现在,政府才正式朝倭宣战了。”

    从yi九三yi到yi九四yi,十yi年了才对倭正式宣战。

    林雨桐不由的爆了yi句粗口!

    新的yi年就在这样的气氛就来到了。很多人都国际上的事情知道的不多,消息相对来说闭塞的人。林雨桐在医院,闲着的时候总有护士问林雨桐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珍珠港在美国的什么地方,德意志又是个什么样的国家等等不yi而足。林雨桐能说的也都是些浅显的东西,就这在很多人眼里都是有见识的表现。其实言安留过洋的人很多,外国人也不少。但彼此的生活圈子都是固定的。护士们跟佐藤他们也聊天,但是却很少聊倭国的事情,免得彼此尴尬。

    这天林雨桐又跟护士们在yi起胡侃,门就被猛地撞开了,yi个小护士跑进来,对着林雨桐喊道:“林院长你快去看看,来了yi伙人要带方政委走,说什么间谍家属,有重大嫌疑!”

    放屁!

    林雨桐蹭yi下站了起来,就朝外面跑去。她身后跟着yi群人,人人都知道方云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赶到的时候,安泰老爷子正拦住这些人的去路,“你们要都走人,也得叫我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保安处的。”对方的语气很强横,四十多岁的男人脸上全是严肃。

    安泰是知道原野的事情的,但这不是方云的错,相反,方云在逮捕审讯原野的过程中是立过大功的,怎么就有嫌疑了?

    “同志,你们听我说。”安泰扶了扶眼睛,“你们是弄错了,这个情况我”

    林雨桐yi听就觉得要糟,这事千万别说你清楚,要不然yi个出不了连另yi个都得搭进去。她赶紧插话,“这个情况我得说明yi下。”她拦住了安泰的话头,插了句嘴,“你们要带人,肯定不行。”她说着就看向yi边面色惨白的方云道,“你们不管要了解什么情况,从医院带走人都是不行的。”

    “怎么?”带头的皱眉,“你们医院不是组织的领导之下。”

    “这位同志误会了。”林雨桐指了指方云,“她不光是医院的领导,还是我的病人,是可能患了绝症的病人。”她说着,就走了过去,扶住方云,手却放在方云的背后,yi针就扎了下去。方云只觉得喉咙腥甜,然后猛地yi口血就这么喷了出来。溅了带头的人yi前胸的血。

    “啊!”周围的人yi片惊呼之声。

    林雨桐看那样狼狈的擦拭身上的血迹,脸上就带上了歉意,“你看她yi直在带病坚持工作,我早说了,不能叫你们带我保证,你们这么带走,可能活不过两天去。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到医院来问,可以在医护人员的陪护下问嘛。你们这么把人带走,要是出了事,算你们的还是算我们的?”

    这男人看向安泰,然后再看林雨桐:“你们确定她病的很重?”

    “年轻轻的都吐血了还不重?”不知道谁在yi边喊了yi声,众人的议论声就更大了。

    这男人这才点头,“那将她安置在办公室里,我们的人必须守着,要隔离审查。”

    “可以。”林雨桐yi口应下来了。亲自扶着方云往办公室里去。办公室里面放着yi张窄床,林雨桐扶着方云躺下,“你常说要相信组织,那么你现在就得相信组织。问题总能说清楚的。你这样是做什么?你常说,血里火里你趟过好几回了,没什么你抗不过去了。怎么?认怂了?打起精神,想想安安。”

    方云yi把握住林雨桐的手,“胸口没那么闷了。”那yi针下去,将猛地堵在心口的石头yi下子给搬开了,“谢谢你。”她是真的感激,yi针下去,将自己留在了医院,将问题放在了yi个可以控制的范围内,还将自己气的气血翻腾的淤血yi口给吐出来了。这这是救了自己的命了,“我还得麻烦你”

    “我知道,安安跟常胜在yi起,我叫人不错眼的盯着。出不了事。我保证!”林雨桐低声道:“你躺着,要是有人问你,你就悄悄的给嘴里塞yi丸”她说着,就塞了yi个小瓷瓶给她,“这药吃了就昏睡,雷打不醒的。”

    “好!”方云攥住给塞到墙角,朝林雨桐点点头。

    林雨桐出去,就见安泰老爷子正跟那领头不知道交涉什么,见她出来了就招手,明知故问的问道:“小方怎么样了?能接受问询吗?”

    “等醒了再说吧。”林雨桐朝里面yi指,“情况并不乐观。”

    安泰马上朝对方yi摊手:“这就没办法了嘛!你们先等等,不能着急是不是。”

    林雨桐急着朝结巴,没有在医院停留,急匆匆就往家里去。谁知道刚到门口,就见到几个人要进门却被警卫拦着。两方好像还在争执。

    钟山见林雨桐回来了,就使了个眼色,“林院长,这几个人没有首长的批示,就要进去。”

    林雨桐看着这几个人yi眼,“按照保密条例办事,凡是没有得到准许强行想要进入的,按照窃取机密罪,你们有开枪的权力。”说着,就直接往院子里去。

    钟山yi摆手,枪马上就上膛了,“请你们迅速离开。”

    “我们是接到举报信,所以才来了解情况的。”想要进来的人说着这么yi句。

    钟山寸步不让:“你们现在的行为,已经算是窥伺机密了。”

    林雨桐进了屋子,再没听见外面的声音,知道那些人大概已经走了。

    四爷在翻书,常胜和安安在yi边写字。林雨桐找yi边yi坐,看了安安yi眼才道:“方出事了。原野的事又被提起来了。”

    “我已经叫人去通知巴哥了。”四爷朝外看了yi眼,“你也注意点。不过要是真有人问你什么,你有不回答任何人问题的权力。另外,该写的材料还是要写的,该交代的问题还是要交代的,态度要端正嘛。毕竟错误只是少数部分,积极意义还是更大的,你这样yi开始就持有抵触情绪,就有点不合适了。”

    还教育上了。

    但林雨桐秒懂:“知道!积极配合,灵活规避!”

    第二天,医院就来了工作组。工作组由四个人组成,yi个是昨儿被喷了yi腔子血的人,林雨桐现在才知道他是组长,叫刘长福。副组长是yi个叫郭永固的眼睛男,斯斯的。可能是医院的女同志多,工作做配备了两个女同志。yi个叫李红,yi个叫林杏。

    林雨桐看向杏子,神色半点都不变。像是第yi次见面yi样,跟她握手。虽然她也闹不清楚她这yi转眼是怎么进入的工作组。

    “刘组长。”林雨桐跟刘长福寒暄,“我们医院对于你们的到来是欢迎的,喜欢你们能指导我们做到zhengfeng工作。你放心,我们yi定积极配合。我还有yi台手术,就失陪了。你们要了解什么情况,就找安院长。”

    “好的。”刘长福对林雨桐也很客气。他知道昨晚有人想找她谈话,但被警卫直接用枪指着给喝退了。当然了,这不能说林雨桐跋扈,只能说这工作组的同志工作不符合程序,没有得到批准,不该去的地方就不能去嘛。他笑了笑,“对林院长我还是了解的。咱们林杏同志的胞姐”他指了指林杏,“你们姐妹不聊聊?”

    “不合适。”林雨桐笑容不变,“其实我想提议,还是换个人,你都是我们是姐妹,不怕她包庇我?”

    “林院长真是爱开玩笑。”刘长福指了指林杏,“别人我可以不信,但是林杏同志的觉悟我是信的。你可能还不知道,是她抛开私情,第yi个检举她的丈夫陈实的。陈实的前妻如今是当局某高官的夫人,他的儿子又跟着他的前妻yi起生活,这中间有没有什么联系呢?要不是林杏同志举报,咱们不可能迅速的掌握这个情况。”

    林雨桐寒毛都竖起来了,她看向杏子,杏子穿的干净利落,朝林雨桐笑了笑,“姐”

    还没喊完,林雨桐yi个巴掌就呼过去了。啪的yi声响,众人都愣住了。

    杏子捂住脸,难以置信的看林雨桐:“大姐,你怎么打我?长这么大,大哥都没打过我yi下”

    “打你?”林雨桐猛地yi笑,然后问道:“你叫我大姐,是吧?”

    “是!你是我大姐。”杏子捂住脸,满脸都是不解,我出息了,我挣扎出来了,为什么你反而越来越看不上我了。

    “既然叫我yi声大姐,那我就得教给你做人的道理。”林雨桐说着,左右扭头,看了看愣住的刘长福等人,手却又抬起来,yi个巴掌甩在了杏子的另yi边脸上,“我问你,花儿是怎么折了的?你有没有责任?别跟我说你的理由,要是大哥像你yi样处处找不得已的理由,你早死八百回了。大哥辛苦抚养你长大,你却没从大哥身上学会责任二字。对家庭对亲人你都推卸责任,那么对国家你又能有多少责任心呢?你说我打你了,我还觉得打你打的晚了。早在你赖在言安不想上前线,我就该狠狠打你两巴掌,叫你清醒清醒。做人得厚道!你这自私凉薄的性子,到底随了谁?大哥身上的重情跟宽厚你是yi点也没学会。”

    杏子的脸yi下子就白了,这番话说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像是将她的衣服给扒了yi样,耳边yi直回荡着林雨桐的那句话,你这自私凉薄的性子到底随了谁?

    其实她想说自己不像大哥,而是像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吧。

    说到底,她还是看不上自己的出身,还是觉得自己是野种吧。

    杏子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yi样,浑身都冷了起来。

    刘长福挡在杏子面前:“林院长,你们随是姐妹,但是如今办的公事。还请你自重,对待自己的同志,这般动手却是不应该的。”

    林雨桐笑了yi声,“公事啊?刚才刘组长说叫我们姐妹叙旧,我还以为你给我们时间说私事呢。”

    刘长福yi噎,这女人说话好生厉害。她刚才发难,其实是觉得杏子举报自己的丈夫的行为凉薄吧。但因为陈实的问题没有结论,她不好直接开言,却也拐弯抹角的将该说的话都说了。还牵扯到陈实夭折的女儿。人家的女儿因为你的不尽责夭折了,转脸你就举报了人家。不说yi日夫妻百日恩的话,就只这yi件事,就能说明这林杏的性情如何。如今被她这么yi顶,自己还真就无话可说。只能干笑两声,“即便是私事,也不能像是封建家长那样”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78章 民国旧影(6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