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80章 民国旧影(6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80章 民国旧影(6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86.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80章 民国旧影(6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67

    方云的第三次婚礼办的十分仓促, 就怕节外生枝。屋子里没有什么装饰, 只在窗户上贴了两张剪出来的大红喜字, 新房就算是拾掇出来了。

    铜锤帮着将院子里给清扫出来, 因为钱妮几乎是黏在他身上的视线,叫他浑身都不得劲了起来。走路都恨不能同手同脚。

    钱妮不由的噗嗤yi声给笑了出来,“又不是大姑娘还不敢叫人看了?行了,你忙你的, 我不瞧你了。瞧把你羞的。”

    铜锤手里拿着扫把, 头上的汗都下来了,什么样的姑娘都见过,就是没见过这种, 大胆放肆的这般理直气壮的。

    常胜正跟安安在院子里玩, 看见铜锤马上要扫到苦楝树下了,忙跑过去:“别扫!别扫!这是药。”

    什么药?

    铜锤抬头看了看, 院子里yi株胳膊粗细的苦楝树长的歪七扭八的只有两三米高的样子,树冠倒是不小,细细的叶片, 开着粉紫色的yi串串花,花朵儿细细的小小的, 香味有点刺鼻,并不是很好闻的味道。这大概是没建院子之前就野生的树, 没有人正儿八经的管过。如今圈在院子里,倒是烦人的很,树叶花瓣总有落的时候, 也许是昨夜的风大,今儿这地上密密匝匝的铺了yi层。他看向yi本正经的常胜,这孩子长了yi张和槐子及其相似的脸,就叫他有yi瞬间的恍惚,“你说的是这个”他指了指地上,“你还认识药材?”他停下来逗这小子说话。

    那边安安已经提着小篮子过来了,“捡起来给林姨,这能治病。”

    “嗯!”常胜蹲下来,看铜锤,“我妈说能治病。”

    钱妮就笑,这小子记性可真好。前几天这苦楝树开花了,味道飘到自家那边,常胜不喜欢闻着味道,林姐就说告诉他苦楝树浑身都是宝,没想到他还记着呢。她蹲下来帮孩子,“治什么病还记得吗?”

    “杀虫!”常胜答了yi声,头也不抬的捡着叶子,似乎对于这么小的花瓣要怎么捡起来有些发愁。

    铜锤看钱妮,似乎在询问她这小子说的对不对。钱妮摸了摸常胜的头,还没说话,就听见门外的人道:“这龙生龙凤生凤,医生的儿子会看病。”

    进来的是安来,她笑眯眯的看常胜,“苦楝树的花、叶、根和树皮都能作为中药使用。苦楝皮用于清热、杀虫。常用于治疗蛔虫、蛲虫、风疹、疥癣。楝叶用于止痛、杀虫。常用于治疗蛔虫、疝气、跌打肿痛、皮肤湿疹。楝花用于杀虫虱。可记住了?”

    常胜胡乱的点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记住了。

    钱妮笑着打招呼:“安来老师怎么来了?”

    安来朝钱妮笑笑,却转脸去看铜锤:“听说他是跟林连长yi起长大的?想来问他点事?”

    钱妮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林连长的事情她知道的比别人要多yi些,但有些事情却是不能随便打听的。她心里有些不高兴,假意嗔道:“你也真是的!难道林姐还会骗你?有什么事情不能问林姐的?”

    安来笑了笑,“就是想问又觉得不是很好意思”她脸yi红,头微微的低下来,瞟了yi眼铜锤,“怎么是你俩人在呢?”说着,就下巴点了点铜锤,对钱妮眨眼低声道:“你两这是什么情况?”

    钱妮十分大方的yi笑:“你这人真是,都看出来还问什么?怪难为情的。”

    铜锤本来找了个小簸箕帮孩子收拾苦楝树落下来的花,听了钱妮这话差点把簸箕给撂了。叫你yi声姑奶奶,能不能把话往明白里说。这怎么听怎么暧昧!

    钱妮瞥见铜锤的异样,心里笑了yi声,这人真是不知好歹,不转移话题,难道叫安来问不该问的。林连长结婚的事肯定是真的。但是铜锤却不知道,人家问了,你说没有,那不是找事吗?挑逗的这姑娘已经快死了心蠢蠢欲动怎么办?不知好人心。

    心里这般想着,yi双手却砸住安来的胳膊,“走走走!我真想招人说点知心话呢。”

    “我这有事呢!”安来抻着不去。可哪里有钱妮的劲大,只拉的两个踉跄出了门。钱妮心说,就是知道有事要问才拉你走的,她不有分说,头也不回的拉着人就走,出了门才叮嘱俩孩子,“都在院子里呆着,别出门。”

    常胜叹了yi声,抬眼看铜锤:“锤子舅舅她想给你当媳妇。”

    铜锤失笑:“你小子什么都懂了!”

    “都不把我当回事了。”稚嫩的声音带着几分怅然,听的人想笑,“肯定是不喜欢我,喜欢你了。女人都是喜新厌旧的。”

    铜锤笑的恨不能打跌,“熊孩子!都是听警卫班那伙子不靠谱的嘀咕的吧。少听他们胡说,叫你爸听见了该揍你了。”

    常胜不以为意,边上yi直没言语的安安却道:“女人都是喜新厌旧的,所以我妈妈就总给我换爸爸?”

    这话yi出口,铜锤的表情yi下子就僵住了。大人的世界复杂的很,不是yi两句话能给孩子解释的清楚的。但是换爸爸这事,还是在孩子的心里留下了印记了。他张了张嘴,半天才道:“换爸爸不是因为你妈妈喜新厌旧,是因为”

    孩子纯净的眼睛叫他编不出瞎话来,可是真话孩子又怎么听得懂?

    这边正不知道怎么继续往下说,常胜插话道:“换爸爸是因为原来的不好用了,换个更好用的。”他指了指靠在墙角的扫帚,“你看,那个旧了,不好用了”他又指了指躺在铜锤脚边的今年新换的扫把,“这不是就新换了yi个嘛。”

    “那你们家怎么不换爸爸?”安安转脸问道。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难,就见铜锤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常胜眨巴了半天的眼睛,嘟着嘴道:“我爸爸耐用!”这话yi出口,好似yi下子就顺畅了起来,他越发的理直气壮,“我妈妈选得好,选了个耐用不坏的。你妈妈没选好,不过没事,坏了就换。”

    说的好有道理。

    站在门口提着半袋子红薯干就要进门的四爷和扛着接来的桌子的结巴都愣在门口。

    耐用这话,怎么听着有点那个呢。

    铜锤看见了门口的两人,憋笑憋的肚子疼。结巴尴尬的不行,自己到底属不属于耐用型的呢?还是四爷脸皮厚,面无异色的进门,跟常胜打招呼,“儿子,玩的好吗?”

    常胜回头,马上站起来叫了yi声爸爸,才有垂头丧气的道:“我忙的跟什么似得,哪里还顾得上玩。”

    四爷yi脸的遗憾:“是吗?忙什么呢?我还说接你回家呢?”

    “药材不收就可惜了。”常胜说的煞有其事,“等我忙完了,我自己回去。就在对门,我丢不了。”

    四爷心里笑,这话满满的都是他妈妈的腔调。“那行,你忙着。我把东西放下帮你。”

    “不用。”常胜脸皱成yi团:“你的事情更要紧”说着,就跑过去忙了,“钱姨也是,就知道玩,半点都指望不上”

    还数落上了。

    铜锤将簸箕放下,过去接过四爷手里的东西,“这小子都快成精了。”

    故作老成的孩子叫四爷很无奈,孩子的成长完全没有什么轨迹可寻,好似两天功夫,他就变了样子,却又完全没有定性。谁知道过两天他又长了什么本事。

    院子中间摆上两个方桌,桌子上放上地瓜干,就是婚礼待客用的。

    四爷耐心的等着常胜忙完,才带着他回家,“今儿你辛苦了,想吃什么,叫你妈做好吃的给你。”

    常胜立马双眼yi亮:“红烧肉!”

    还以为你又说说累了yi天了,没胃口的话。四爷摩挲着小子的脑袋:“行,yi会叫白元叔叔割肉去。”

    去年几乎家家户户,每个连队都养猪了,所以今年伙食水平基本又回来了。市场上总能买到肉的。只是价格贵了些。

    林雨桐回家的时候,就见院子里摆着yi筐子树叶,yi筐子细碎的小花瓣,拿起来yi闻就明白了,这真是够会过日子的,真将树叶落花给弄回来了。这世上可入药的多了,却没有谁特意将这玩意往yi块搜罗的。

    “妈,是我弄的。”门帘撩开yi个缝隙,小脑袋从缝隙里探出来,yi双眼睛明亮带着期盼。林雨桐的心软成了yi汪水,“真的吗?我儿子太能干了。你真是帮了妈妈大忙了。这药材能顶大用。”

    常胜绽开了笑脸从屋里窜出来,林雨桐yi把将人抱住,叫他坐在臂弯上,“又重了,儿子!”

    “营养不均衡,多吃肉就瘦了。”常胜抱住林雨桐的脖子,说的理直气壮。

    林雨桐失笑:行!儿子,为了吃肉你也是够拼了。这理念真是够新鲜的,你妈活了几辈子了,从来没听说过。

    可晚上这红烧肉还是没吃成,因为白元拿回来的肉太肥了。肥膘上只带了yi小溜瘦肉,这可怎么吃。最后给做了粉蒸肉,半斤肉只做了yi小碗,这孩子从来没吃过这玩意,yi开吃就刹不住,yi个人将yi碗肉给干掉了。吓的林雨桐给喂了消食片,就这晚上也不敢睡踏实,就怕半夜孩子闹肚子。尤其是这穷肚子,猛地见油,yi般都撑不住。

    两人守着孩子面面相觑,孩子吃的太香了,看的人都不忍心阻止。

    不过这孩子到底比别人家孩子更皮实些,到了凌晨两天,林雨桐摸了摸脉,见没有大碍,两人才睡了。

    等外面喧闹起来的时候,林雨桐还没睡饱呢。真是浑身都累。可今儿是方云跟结巴的婚礼,她还有的忙呢。

    到方云办公室的时候,方云还睡没起呢,看见林雨桐有些纳闷:“怎么这么早就上班了?有手术?”

    林雨桐yi愣,这才想起,她告诉过对方结巴回来了,却应该没人告诉方云她今儿要跟结巴结婚。结婚申请是结巴仿照方云的笔迹写的,批准的时候,自己和安老爷子谁都没想着问yi声方云。安老爷子肯定以为这两人早有默契了,毕竟yi个门里住着呢。

    她有些发愣,怎么就出了这么yi个纰漏呢。

    林雨桐尴尬的笑笑:“那什么方大姐,今儿是你跟巴哥结婚的日子,我这不是过来帮你拾掇拾掇。”

    方云躺在床上愣了半天,“谁跟谁结婚?”

    林雨桐抿嘴笑,她知道她肯定是听见了,如今这么问,只不过是不敢相信。

    这表情叫方云面色yi变,立马坐了起来:“开什么玩笑?不行!不能结婚!你们没有征求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怎么能批准结婚呢?我现在的情况特殊,自己身上的问题都没说清楚呢,连累他做什么?这事我坚决不答应。”

    不是对结巴有意见,而是怕连累对方,这恰恰说明,方云对结巴是有感情的。

    林雨桐坐过去:“急着办婚事,就是因为他能够庇护你。他身上都是机密,等闲没人能问到他身上去。工作组的事情在你结婚后,也算是不了了之了。再说了,他的结婚报告,只要首长批的。要是首长认为你们结合是不合适的,就不会批下来。这其实就是对你变相的保护了。”

    方云的手攥紧被子,“小林,我结过婚,还两次。我跟他不合适。”

    “他觉得合适就合适。”林雨桐拍了拍她的手,“人家拿你当宝,你怎么还把自己当草呢?起来吧!什么也别说了,yi会子工作组的李红得陪在你身边的,被说漏了嘴。为了叫刘长福答应你结婚的事,我都跟家人硬顶上了”

    正说着话,门就敲响了,“我能进来吗?”是李红的声音。

    林雨桐就看向方云:“安安在家盼着你回家呢。别犟着!”然后这才高声道,“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李红笑着走了进来,“方大姐,恭喜了!”

    方云尴尬的笑了笑,“谢谢你。”

    新娘子也没什么要收拾的,洗脸梳头比平时更仔细些就是了。方云的手不停的摸着头上的头发,yi下又yi下,她这是紧张了。

    林雨桐拉着她出门:“这就走吧。”东西昨儿都收拾齐整了。

    方云深吸yi口气,“那就走吧。”踏出这yi步,等待自己的又是什么呢?对婚姻她都已经不敢有任何期待了。

    结巴yi晚上都没睡,将窑洞里重新粉刷了yi遍,原来是土墙,现在粉刷了石灰,看起来亮堂多了。锅碗瓢盆洗涮干净,连灶膛和炕洞了的灰,都掏干净了。

    安安yi睁眼,先是把家里打量了yi遍,然后才看向结巴,问道:“以后我得叫你爸爸了吧。”

    结巴yi愣,这孩子的脑子里对原野应该还是有记忆的,还没等他说话,安安又道:“以前还有个人说是我爸爸,去学校看我。老师也说是我爸爸。”

    这说的应该是他的亲生父亲,大概也是放不下孩子,抽空去学校看yi眼。

    “是!”结巴过去给安安穿衣服,“他们都是爸爸。都爱你你记住他们别忘了”

    “他们不好,妈妈就换了他们。”安安拉着结巴的手,“我不想再换爸爸了,你要耐用点,别坏了。”

    结巴这才笑了:“好不坏再不换了”

    安安这才抿嘴笑。

    等方云撩开帘子进来,看见这男人和孩子相处的甚美。

    婚礼热热闹闹,结巴还提早定了豆腐,今儿吃的是流水席,yi盆白菜炖豆腐,yi人吃两口就算是喜宴了。这也是少有的奢侈婚礼了。

    今儿是钱妮主厨,铜锤和白元帮着招呼客人。铜锤刚把空盆子端回去要再盛菜,胳膊就被人拉住了,“铜锤哥,真是你!”

    “杏子?”铜锤愣了yi下,“早听说你也到言安了,没想到这么快就碰上了。”他上下打量了杏子,“行啊,看着出息了。都成了干部了,再不是见了人就害羞的低头的小丫头了。你大哥看见你这样不知道得多高兴。”

    杏子抿嘴yi笑:“咱们这算不算是他乡遇故知?”

    “怎么不算。”铜锤笑了笑,“人生四大喜总算占了yi条。”他朝婚礼那边指了指,“人家的洞房花烛。”

    杏子捂嘴就笑:“铜锤哥哪里用羡慕别人,要是也想洞房花烛,不知道有多少姑娘乐意呢。以前我娘个佟婶还说咱俩”说到yi半,她脸上yi红,好似有些失言,“看我,yi高兴就胡说八道。”

    铜锤也有点尴尬,自己跟杏子的婚事,还真是不少人都提起过。很多人都觉得大概这是yi门好亲事。不过这个时候提出来,就叫他不知道该怎么应答了。

    钱妮出来抱柴火,见两人说话,她就退回去躲在门帘后面听了半天,这会子听着杏子的话怎么听都觉得别扭。她心里yi恼,掀了帘子拉着脸就出来了,“锤子哥,干嘛呢?这老半天了,我还当是有什么事给绊住了呢?原来是竹马遇见了青梅了!怎么?叙旧呢?叙吧!”

    杏子收了脸上的笑意看向钱妮:“我们yi起长大的,说说话不妨碍你吧?”

    钱妮冷笑yi声,三两步走到铜锤的跟前,轻轻的推了他yi把:“我叫你在这儿说你还真就停下了?听不懂正反话还是怎么的?”说着,伸手在铜锤腰上yi扭,“干活去!杵在这里干什么,没看见大家都等着上菜呢。”

    铜锤浑身都僵住了,又被她掐的半边身子酥酥麻麻的,偏又不敢看着虎妞,于是马上转身,利索的干活去了。

    钱妮眼里就有些笑意,这才转身好整以暇的看向杏子:“yi起长大的又怎么了?离别人的男人远点。”

    杏子看了钱妮yi眼,冷冷的道:“有病!”然后转身就走,手却攥的紧紧的。自从离开家,好似什么都不是自己的。所有的熟悉的人和事全都变了。锤子哥以前不是这样的,看在大哥的面子上,她也不会yi句话不交代转身就走。

    钱妮看着杏子走远了,才走了进去,铜锤正在灶前添柴呢,锅里的老豆腐被煮的咕嘟嘟直响,看见钱妮进来他有些不自在。

    “起开!”钱妮推开铜锤,“别觉得我说话不好听,人都是会变的,这林杏”

    “我知道,我又不傻。”铜锤在yi边给她递柴火,“我来这两天,桐桐那边是半句都没提杏子。以前在家的时候,桐桐这当大姐的对杏子那是正经的不错。现在为什么不说呢?是忘了?肯定是不好说。他们两口子是有涵养的人,说不出自家人不好的话来。我明白。今儿yi见杏子,就知道她离桐桐很近。这么近便这当姐姐的偏偏yi句都没提,我心里能没谱吗?”

    钱妮看了yi眼铜锤:“原来不傻!”

    铜锤白了这虎妞yi眼,当年在京城三教九流,自己这样的也是风云人物。谁敢说佟爷傻了?到底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钱妮往边上蹭了蹭,然后用肩膀怼了铜锤yi些,看起来有些亲密的样子,“我问你个事?”

    “啥事?”铜锤明知故问,脸上越发的云淡风轻。

    钱妮眼里闪过yi丝不自在,但还是道:“你觉得我咋样?”

    铜锤点头:“跟在桐桐身边这么久了,傻子也能熏陶出两份聪明气”

    钱妮的脸yi下子就拉下来了,用肩膀更狠的怼了对方,看着蹲着的铜锤摇摇晃晃的半天才稳住,她哼笑道:“怎么说话呢?嫌弃我傻呗。两口子有yi个聪明的就行了,你要是觉得比我聪明,那你就娶我呗。”

    饶是铜锤有心里准备,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求婚刺激的心肝直颤,指着钱妮的手只哆嗦,“你你”

    “你什么你!”钱妮紧张的浑身都冒汗,但话都说出来了,她就豁出去了,“你要是答应,咱俩马上写结婚报告,就借着今天这空挡,咱俩把婚结了。婚房都是现成的,在林姐的那边二层最边上,我yi个人住yi面窑洞。我不跟你去单位,还住这里,你抽空回来,我在家等你,咋样?”她攥着拳头说完,看着铜锤的眼神就有些忐忑,“行不行你说句话!不行就拉倒,行的话今晚就洞房”

    yi听洞房这两字,铜锤浑身就跟火烧了yi样,他狠狠的将手里的柴火往下yi扔,揪着钱妮的衣服领子将她的脸转过来,凑上去狠狠的亲了yi口,“成!洞房就洞房!”

    然后林雨桐正跟来贺喜的人寒暄,钱妮就凑过来了,拿着yi张纸递过来yi支笔,“签字!签字!赶紧帮我签字!”

    签什么字?

    林雨桐拿着申请书以为自己看错了,“你要跟铜锤结婚?”

    钱妮呵呵傻笑,然后看向方云:“借方大姐的地方和宴席办婚礼,行不?”

    方云大笑:“行!怎么不行?没想到咱们这妮子又两下子,这都没两天,就把人给攥在手里了。”

    林雨桐苦笑不得,抬手就签字,“行,我这就给你布置新房去。”

    她也真是福气了。有这么临时觉得结婚的吗?赶场子似得。

    围在yi起的女人大多数都是医院的护士,yi个个的都伸着脑袋看临时决定娶钱妮的好汉是谁?

    “去去去!”钱妮挡住她们的视线,“别人的男人不能惦记。”

    女人这边轰然大笑,叫男人那边不由的侧目。作为新郎官的结巴,苦逼的拿着铜锤的结婚申请书签字,“你可是抢了我的风头”

    铜锤也跟着笑,挤眉弄眼的,大家都懂是什么意思。急着洞房呗!

    热热闹闹的yi整天,忙了两场婚礼。可婚礼yi过,刘永福就找林雨桐要人:“说好的,婚礼结束”

    林雨桐打断他:“当初是说话的,但是如今情况又不yi样了。要调查方云,只有我和安院长批准是不行的。你得先找巴哥的领导说话。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你的工作组,并没有这个权限。”

    刘永福马上明白,人家当初根本就没打算叫方云再回来。他蹭yi下就站起来,“林院长,你这样做可就是不支持我们的工作了。”

    “怎么?要我写检查吗?”林雨桐有恃无恐,“行啊,我写检查,深刻的检讨。”

    放屁!自己敢叫她写检查吗?她这里yi耽搁,分分钟都是人命。真要是因为工作组的原因耽搁了伤员的救治,这个责任自己背不起。

    林雨桐见他神色变幻不停,这才道:“刘组长,配合你的工作,是我们应该做的。但是也希望你能我们的工作。比如这两天,你天天叫护士集合学习这个学习那个,要自纠自查,要相互揭发行!这是你们的工作。但是你们的工作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伤员的康复了。没有护士,谁给他们按时打针,按时换药?是!你可以说换着来。可以说叫医护人员少休息yi会儿,可你知道吗?精力要是不集中,稍微yi点点医疗事故,都是要死人的。别的地方怎么搞,我都不发表意见,但是在医院,你们这yi套绝对不行。送回来的伤员都是在前线浴血奋战九死yi生保住的半条命,不能说他们没被敌人的枪炮打死,却在后方的医院因为延误或者人为事故而送了命。这yi点,我坚决不允许。这是我的底线。要是做不到这yi点,对不起,医院还真不欢迎你们。这就是我的态度!”

    刘永福被林雨桐的话给将在了当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答应,那么万yi出事了,自己担不起这个责任。答应了,自己的工作就无法开展。这个工作组就没有存在的意义。

    郭永固看看寸步不让的林雨桐,又看看左右为难的刘永福,出声道:“你们看这么办行不行。”他伸手扶了扶眼睛,“该学习的还是要学习的。不过我们把组织学习变为自主学习。我们把学习材料放在办公室,大家可以随意的抽自己的时间去阅读,然后每周大家把自己的学习体会交上来。我们会审阅。要是觉得不够深刻,再单独谈话。当然了,尽量不占用医院的工作时间。同时,我们还是主张相互揭发,这有利于发现隐藏在咱们内部的敌特份子。当然了,这也是采取自愿的原则。我们会谨慎对待。林院长,你看这么办行吗?”

    林雨桐诧异的看了yi眼郭永固,这个人可比刘永福精明多了。办事的手段相对来说也圆滑,看起来斯斯的,还以为是个意气的书生,没想到他倒是精明的很。这么想着,她脸上就有了笑意,“你看看,这就是要多沟通嘛。咱们彼此坐下来好好的谈yi谈,相互协调处理,问题不就解决了吗?医院有医院的特殊性,不管什么事情,都得为生命让路,是不是这个道理。”她笑语嫣嫣的看刘永福,“刘组长,刚才是我太急躁了。您呢,是宽宏大量的大丈夫,就不要跟我这小女子yi般见识了。”

    刘永福都被气笑了,寸步不让据理力争差点拍桌子骂娘的是你,转脸做低伏小顾全大局的还是你,什么话都叫你说了,我还说个屁。再跟你这个小女子计较我就该不是大丈夫了。“行!真是巾帼不让须眉。”他伸手点了点林雨桐,“林院长,林阎王,我今儿才算是真的见识了。”

    林雨桐好像听不懂话里的潜台词yi般,呵呵笑着打哈哈,直到把两人送走,她才收了笑意,事情能处理成这样已经算是不错了。横竖也不能真的讲人家给撵走。再说了,这里面也不是只有特别极端的人。像是郭永固和李红,他们是真的想做思想统yi的工作。在这个大前提下,林雨桐是不能阻拦的。能叫医院正常运转,就已经比其他单位好多了。

    学校那边就没那么幸运,学校这些地方是最容易混进来yi些身份来历历史有问题的人的。对于那边的清查,林雨桐没有插手。

    随后,医院进入了相对来说稍微宽松的yi个阶段。

    铜锤结了婚,但是并没有在家里多呆多久,婚后第三天,天不亮就跟结巴yi起离开了。兵工厂那边不能离开太久。

    人yi走,钱妮就蔫吧了。连着好几天,四爷都不叫钱妮做饭。

    “不是多放了盐,就是没味道。”四爷跟林雨桐抱怨,“这结了婚,钱妮得换个工作了,这样不行。”

    “那晌午给我送过来的饭,是谁做的?”林雨桐看向四爷,“你做的?”

    开水煮野菜,出来放点猪油,多大点事,我连这个都做不好?

    四爷的神色认真了起来:“说真的呢。要是真为钱妮好,你就得给她提前安排。像她yi样参加革命这么多年的,级别早就上去了。她这还拿着警卫员的津贴,这有了孩子怎么办?再耽搁下来,以后就是要生怨言的。”

    这还真是这么个事。就像是给领导当秘书yi样,还能叫人家当yi辈子秘书?

    可这怎么安置还真把林雨桐给难住了。

    “她没什么化,这几年学了点,也就是脱离了盲,又没做过领导工作。”林雨桐yi样yi样掰着指头算着,然后猛地想起来,“还有白元呢?白元你怎么打算的?”

    “白元跟钱妮不yi样。”四爷叹气道,“白元那边你别管,你只想着安置钱妮就行。你看看杏子,再看看钱妮,钱妮在游击队的时候,杏子在哪呢?结果现在呢?不能为属下考虑的领导就不是好领导。”

    这么yi说,安置钱妮成了林雨桐的yi个心事。

    可这还没想好怎么安置她呢,这事就不得不往后推了,因为钱妮怀孕了。这yi怀孕,在哪里干工作都不如留在自己身边来的松快。有了孩子之后,要想照顾孩子,也没有比留在自己身边更方便。但是钱妮却主动提出要换工作:“我这怀孕,林家你的安全就成了问题。虽然是有警卫员跟着,但是有些场合,没有女警卫员是不行的。”比如上厕所。“你没听说吗?yi查就查出好些个特务,如今啊,更是得小心再小心。我这yi怀孕,过上yi段时间肚子就大起来了,连个毛贼我都追不上了,还能保护您的安全?这肯定不行。等有了孩子,我这就更不行了。您的安全更要紧,我觉得我还是需要向上汇报,尽量找个合适的警卫过来。我知道您是我好,但是不能因为要照顾我的特殊情况,就放任您身边的安全漏洞不管。这点我绝对不答应。”

    语气竟是十分的坚持。

    林雨桐皱眉:“那你别急,叫我想想,该怎么安置你”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80章 民国旧影(6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