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81章 民国旧影(6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81章 民国旧影(6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8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81章 民国旧影(6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68

    yi声声闷雷滚滚而来, 大雨倾盆而下。

    正是抢收麦子的时候,这样的雨尤其烦人。正是吃晚饭的时候, 不少人急匆匆的从场院上将晾晒的庄稼往回搬。林雨桐下了手术台正准备回家, 可看着雨的架势,估计四爷也跟着收粮食去了。她弯下腰, 将裤腿往起卷了卷,看着很多人将脚上的鞋都脱了准备光脚走的时候,林雨桐看了看脚上的鞋, 还是决定不脱了。这光脚在泥地上走路, 滑的很。将裤腿卷到膝盖上,露出白皙纤细修长的小腿,就听身后有声音道:“林院长还是把裤腿放下吧, 这样影响不好。”

    林雨桐扭头yi看, 是李红。

    她对这个人没有太大的反感,见她提醒,倒也从善如流, 又将裤腿放下来了。李红这个时候凑过来,八成是有事, 她将裤腿挽到脚踝位置, 就直起身来,看向李红:“还没去吃饭?听说今儿食堂吃面条, 再不去可就晚了。”

    “我叫人帮我打饭了。”李红笑了笑,脸上的神情紧跟着就严肃起来,“林院长, 我其实是想避开人跟你谈谈工作上的事情。”

    林雨桐挑眉,她不去办公室,就不想叫工作组的其他人知道她跟自己在接触。到底是什么事情她要避开人呢?林雨桐左右看看,见没人关注她们,这才道:“李红同志有话就直说,没有关系。”

    李红见林雨桐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就低声道:“我们最近收到了很多检举揭发的材料,但大多都是子虚乌有的。只是对你我们接到了yi份材料,说是你曾经的学生在南京,是某高官的夫人”

    学生?

    这说的是谁?

    林雨桐神色不变,脸上还带着几分迷茫,但自己在京城的时候,本就跟不少当局的人士过从甚密,比如宋校长他们,难道因为这样就有了疑点。再说了,自己所有接触过的人,都是跟白坤报备过的。没有丝毫的问题。她看向李红,笑了笑:“既然接到举报,那就查吧。不过我的问题,你们是无权过问了。但是你们有向你们上级汇报的权力。从私人角度,我很感谢你的信任,你相信我没有问题,才将这样的消息告诉我。但从公事的角度,我就要批评你了,不要义气用事,也不要将私人情感带到工作中来。不光要相信自己的同志,还要相信组织,真金不怕火炼,相信组织不会冤枉任何yi个自己的同志。”说着,她就指了指外面,“我得去帮忙收麦子了,你赶紧去吃饭吧。面条坨了就不好吃了。”

    李红看着林雨桐冲进了雨幕,还朝自己摆手,这才转身回到了最边角的窑洞里,里面三个人都在等着她。

    “怎么样?”刘永福站起来,“消息告诉她,她有什么反应?”

    李红深深的看了yi眼刘永福,“告诉了。她yi直对我还算有好感,我相信她不会觉得我是在执行组长你的命令。您问我她的反应,那还真是叫您失望了,她批评了我,觉得我不该将私人感情带到工作中来,说是真金不怕火炼,她相信组织。”

    “就这些?”刘永福狐疑的看向李红。

    李红嘴角yi撇,点点头,“就这些。”

    “没打听点什么?”刘永福又问了yi声。

    “没有!”李红肯定的道,“她根本就不记得她有过哪个学生,也不知道我们说的是哪个?组长,我觉得您根据这个查人家真的很荒谬”

    刘永福摆摆手,看向杏子:“林杏同志,我相信你的觉悟,接下来你警醒yi些,看看你姐姐有没有有意无意的从你嘴里探听消息。”

    杏子赶紧应了yi声,又看了李红yi眼,就垂头不语了。

    郭永固和李红隐晦的交换了视线,两人的眼里都闪过yi丝无奈。

    林雨桐打了热水给四爷端进去,四爷跟常胜已经搬了两个小板凳面对面坐着,这是爷俩又打算yi起洗脚了。

    “妈妈也来。”常胜将他的yi双小脚丫子踩在他爸的脚背上,让出自认为不小的地方给林雨桐。林雨桐将父子俩湿透的鞋子拿出去靠在灶膛边上烤着,也把自己脚上的脱下来放在yi边,光着脚又走回卧室,听见常胜的话,林雨桐抬起刚刚踩脏的脚底板,“你们先洗,妈妈的脚脏,最后洗。”说着话,从yi边的储物架子最下面,抽出干净的鞋来,给父子俩放在边上,洗完脚好穿。

    四爷yi边给常胜擦脚,yi边问林雨桐:“是说你的学生?”

    “嗯!”林雨桐哼笑yi声,“不管她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话柄绝对不能留下,我就说了,叫他们查就是了。yi开口打听,准坏事。”

    四爷就笑:“那就查吧。要是因为同事和学生的关系被查,那这该查的人可就多了。周还曾是黄浦的老师呢?那岂不是跟姜是同事,黄浦的学生多了,还都是当局的干将,也都是周的学生,难道这也有问题?像是这样的背景的人物多了,往上数哪个领导跟当局的人物没有过交往?这就是没事找事。”

    谁说不是这个道理呢。林雨桐当时就觉得很荒诞。

    “不过知道咱们过去的,还是那么些人。”四爷摇头,“若不是咱们熟悉的人出了问题,就是你当真被什么人给盯上了。”

    林雨桐轻笑yi声:“除了个倭国的奸细,好运道的田芳,还能有谁?当年她被韩春林给带回了金陵,估计yi直就蛰伏着。韩春林本就是汪系,如今汪又投靠了倭国人做了汉奸,那么韩春林就算是知道田芳的身份,也只会更看重。你没听说吗?说是田芳成了某高官的夫人。既然是夫人,就正室。娶yi个倭国女人,对韩春林的前途是有好处的。这个汉奸当的妥妥的。田芳对芳子的感情非同yi般,后来又跟丁帆有了情愫。但芳子和丁帆都因为咱们而死,她盯上我,不仅是因为任务,大概还夹杂着私仇吧。只能说,医院里应该有汪系的特务,她这是想借刀杀人呢。”

    还真就是这么yi码事。

    “我马上叫白元去请廖凯,这事得好好查查。”四爷将常胜抱到炕上,就趿着鞋出去了。

    林雨桐这才坐过去洗脚,脚放在盆子里yi抬头,就见常胜眨巴着眼睛看过来。

    “怎么了?”她问道,“饿了?”

    常胜愣了愣:“饿了吧?饿了!”说着,声音就低下来,“妈妈,你跟爸爸在屋里说的话我不跟别人说,谁也不说。”说完,就马上伸手将嘴捂上,越发显得yi双眼睛活泛。

    鬼机灵!

    林雨桐知道他不是真饿了,只是没办法拒绝吃的,“要不,给你切个瓜。”

    今年四爷新开了yi片荒地,种了两行西瓜。这瓜伺候的不错,又有林雨桐的特殊照顾,瓜长的个顶个的大,甜的很。早早地熟了,摘了yi茬,第二茬又坐下果了,估计到中秋之前能成熟。这瓜下来,林雨桐和四爷就没少用它送人情。反正是自家开荒额外种的。如今这水果绝对算是稀罕的玩意,虽说大家都种地了,蔬菜也不缺了,但水果少。yi到西红柿成熟的季节,yi筐子yi筐子的西红柿往会摘,大家都把这玩意当水果吃。钱妮怀孕了,吃什么都吐,这段时间就靠这西瓜和西红柿过日子呢。

    常胜yi听要吃习惯,蹭yi下就站起来,下炕穿了鞋,“我去找我爸爸切瓜。”

    可四爷哄了他先去书房描红写字,等廖凯和闻风来了,才叫白元挑了个西瓜切了,几个人边吃边说话。

    这边提供的这条线索也是至关重要,廖凯不敢大意,“这事肯定有医院里的人插手,就是不知道这个人插手插的有多深。是她自己写的检举信呢?还是替什么投的,或者说,是她自己的信件被别人在他不知情的时候给替换了。因此,能查到什么程度,现在我也说不好。”

    这种事不到揭底的时候,谁也说不好。

    四爷理解的点点头,不再说这事,只让他们吃瓜:“走的时候带两个回去,大家伙分着吃吧。”

    闻风在廖凯推辞之前赶紧道:“别跟尹兄客气了。又不是外人。其实,我在路上都想好了,怎么跟你们讨要西瓜。”

    廖凯点了点他:“又是去讨好对象的吧。”

    四爷就笑:“是为了讨媳妇,那你早说啊,早说我叫白元给你们送过去。”

    闻风不好意思了yi瞬,随即道:“以前人家姑娘对我是爱答不理,可yi见吃的呢,见了我那叫yi个亲。你说我也是大好青年yi表人才,不敢说博古通今学贯东西吧,但也还算是有几分才学的。可是就这,在人家眼里,比不上yi个白面的馒头。”

    说说笑笑的,等雨小点了,两人就赶紧出发了,走的时候yi人背着yi个筐子,筐子里放着两个十斤以上的西瓜,天黑路滑,两人也半点不含糊背上就走。

    白元收拾西瓜皮:“明儿还能炒yi顿菜。”这么好的东西是不舍得给猪和养吃的。

    林雨桐笑着应了,起身又打了yi盆水,又得给常胜洗yi洗了。常胜光着上身,只穿着小裤衩,刚才吃西瓜的时候吃的有点急,西瓜汁顺嘴留下来然后yi路朝下,顺着下巴颏往下流,直到肚子上,小裤衩也失了,牛牛上还挂着两点西瓜汁。这东西沾在身上黏黏的,不给洗yi遍怎么行?

    晚上吃西瓜就这点不好,半夜总起夜。尤其是常胜,yi会儿yi哼唧,yi会儿撒yi泡,折腾的人也睡不安稳。半夜里电闪雷鸣的又是yi场大雨,伴着雨声,林雨桐才算睡了个安稳觉。

    可yi大早,外面却喧哗起来了,因为昨晚上雷劈死人了。

    林雨桐蹭yi下坐起来,她恍惚听着是哪个护士的声音,说是人是在医院被劈死的。

    “别急。”四爷给她将衬衫递过去,“慢慢处理。按说医院也就那么几棵树,怎么还有人半夜在树底下呢?”

    谁知道呢?

    林雨桐起来梳洗,“你把孩子看住了,别叫他出去跑了。”

    出了门听见钱妮在上面说话,她忙道:“你别下来,老实在上面待着”下来的斜坡又陡又滑,平时没什么,只这孕妇跌yi跤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什么,叫钟山他们给你拿。”

    钱妮在上面是站在高处,不仅能把自家院子看个清楚,还能将医院和学校的广场看个清楚。她站在上面就是等着林雨桐的,“林姐,你上来yi下,我觉得肚子坠坠的疼。”

    疼?那声音还这么洪亮。

    林雨桐抬头,就看见钱妮在上面挤眉弄眼,这是有事吧。她应了yi声,边走边埋怨,“早就你抻着点,你就是不听。肯定是昨儿急着收麦子,动了胎气了。我告诉你,你最近就老实在家呆着,哪里也别去。”

    说着话,就顺着边上的斜坡上去了,“过两天叫钟山他们搭把手,把这斜坡改成阶梯。你上下也方便点。”边上再用木头桩子订上栏杆,手能扶着,就更不用操心了。要不然这下雨下雪的,真是遭罪了。上厕所都不方便。

    钱妮伸手拉着林雨桐:“昨晚上您叫白元送了几牙西瓜上来,我吃了半夜就更爱起夜了。我嫌弃尿盆放在屋里有味,用了就端出来倒了。”往旁边yi倒,又是下雨天,yi冲什么都没了,“我倒完尿盆,刚准备掀帘子回屋,就看见医院那边有亮光闪了三下。当时我以为是闪电呢。也没在意,就朝屋里去了,可是我躺下半天,都没听见雷声。这先闪电后打雷,只闪电不见雷声,我还觉得奇怪。刚说出去查看查看,接过外面就电闪雷鸣。我还心说这道雷来的够迟的。谁知道今儿yi起来,听说雷劈死了人,我这心里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你说那开始那三下亮光,是不是有人拿着手电筒在晃悠?可也不对啊,医院的警卫是干什么的?这么明显他们没发现?”

    钱妮的这个考虑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知道了。”林雨桐顺手给她号了脉,“你别操心,好好养着。这事我去处理。”

    钱妮嘿嘿就笑:“能帮上忙就行,这段时间我是什么也不干,就这么养着我都不好意思了。”

    可你也没闲着。鞋底yi天yi双,就这还纺出好几两的线来。

    林雨桐怕她不安,就低声道:“刚成立了yi家薪华书店,我想安排你过去。你识字,能写会算,这也就够了。在书店相对清闲,你先去过度yi段时间,以后再说。”

    钱妮嘿嘿就笑:“真的?我能去书店?那太好了,我也去熏陶熏陶,学上两年,我就是化人了。”

    美得你!

    林雨桐没跟她絮叨,就直接下来去了医院。医院门口,警卫还在站岗,林雨桐过去问道:“知道出事的是谁吗?”

    这小伙子摇头,“整个人都成了黑的,看不清楚长相。”

    “那昨晚是谁值班的?”林雨桐皱眉,“不可能这么yi个人站在哪里没人看见吧。”

    这小伙子往里面yi指:“是米河值班的。他正跟安院长说话。”

    林雨桐扭脸yi看,可不是正是安老爷子跟yi个矮个子的小伙子说话嘛。她快步走了过去,就听这小伙子yi口川话:“没看见啥子人进来,值班过程中倒是离开过yi小会几点也记不清楚了,反正听见那边”他朝医院门口的方向指了指,“听见有动静,我们就去看了看。不光我们听见了,林院长家门口的两个值班的同志也听见了,他们yi个人留守,另yi个人跟我们往学校门口的方向又追了追,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情况,等我们回来的时候,还问过林院长门口留守的那个三娃,他说没人进医院。再后来就没有什么异常了。”

    林雨桐随便叫了yi个路过的护士,“你去我家门口,对值班的警卫说,叫三娃来yi趟。”

    安泰看见林雨桐过来了,就点点头,然后朝被用木棍等东西围起来的现场指了指,“人还没动,已经叫了保卫处的人。这人不是医院的职工,也不是病人。人数我已经叫人清点过了。这要不是半夜想办法溜进来的人,那就只能说是提前藏在医院的。”

    可这也不容易。探视病人要登记的,而且要有探视的时间。进出都有人盯着,非常严格。yi旦过了探视时间,就会被礼送出去,每天六点之后,除了医院工作的,剩下的就是病人。每间病房都有两名护士检查,而且里面根本就藏不住人。所有的公共区域,比如厕所食堂,警卫班也会在六点之后清查yi番。要是真提前有人进来了,那能藏在什么地方?宿舍?人多口杂,根本就不可能。领导办公室?方云的办公室空着,她最近不能出她们家的院子,所以这间办公室倒是可以利用。再就是自己的和安泰的,自己这边基本也不可能,因为有空床位,值班的护士晚上会换着在床上打个盹伸个懒腰,所以基本不离人。安老爷子那边也不可能,他的助手yi直在他办公室住着。

    林雨桐脑子过了yi遍,三娃就来了,“肯定没有人进来。我当时站在路中央,谁想过去都得从我眼前过。”

    这孩子不会撒谎,也非常可信。要是他出了问题,自己和四爷早就被暗算了。所以,他说的话是可信的。

    林雨桐叫他回去:“我知道了,就是了解yi下情况。你赶紧回去睡吧。记得睡前把姜汤喝了。”

    三娃笑嘻嘻的应了,转身就跑。

    米河就皱眉:“其他的我就真不知道了。”

    那要是没错,这调虎离山,就是为了配合某些人接头的,那三道手电筒的亮光,就是信号。

    林雨桐朝那黑焦的尸体走去,来回看了yi遍,就低声问安老爷子,“您来得早,可看到有谁从尸体边上捡走了手电筒?”

    手电筒?

    安泰摇头:“没有!发现尸体的是换班的警卫,他们知道规矩,不会随便动这些东西。”

    那这手电筒就应该是被那个来接头的人给拿走了。按照这个逻辑分析,是不是可以说两人还没来得及碰面,这人就被雷给劈死了。

    她这么跟安老爷子说,他皱眉:“这话怎么说”

    “这要是碰面了,交接手电筒干什么,难道里面塞着什么要传递的东西?可既然真是传递东西,怎么传递都行,没必要碰面,这危险系数明显太高了。所以,他们yi定是有什么话要当面说。那么,将手电筒交给对方就不合理。这yi条不成立。可要是没碰面,这边发了信号,对方还没来得及出来,这yi道雷就下来了,人直接给劈死了。那么这个来接头的,yi看这情况,会怎么办?当然是将手电藏在yi个叫人找不见的地方。等发现尸体了,只能当这是yi场意外。咱们如今这条件,有手电筒的也买不到电池,谁会舍得用这么宝贝的东西?对方这是在遮掩,想叫咱们把这当成是yi场意外。可这越是遮掩,越是说明yi个问题,这个人进入医院yi定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的。要不然就不对了。再是意外也不可能劈死yi个混进医院的来历不清的人吧。”林雨桐像是想起什么,“工作组呢?他们那边查了吗?他们的人都在不在?有没有留了什么人在医院过夜?”

    安泰恍然:“从我来,就没看见工作组的人!”

    那这就不对了。

    雷劈死了人这么大的事,他们连个面都不漏?说不过去吧。

    两人对视了yi眼,直觉这人出现在医院,yi定跟工作组有关。

    此时工作组办公室,刘永福神情憔悴:“大家都说说,怎么办?他是来检举问题的,咱们留下他来也是应该的,可是现在人莫名其妙的从办公室里出去了,还被劈死了,这怎么解释?办公室的锁子不是医院原来给咱们的,是我新买的,钥匙咱们四个人yi人yi把,你们说,这锁的好好的门,是怎么被打开的。人怎么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跑出去了?”

    李红举手:“我说两句,我现在跟医院的还是住在宿舍,yi个宿舍十二个人,她们都给我做人证。从吃晚饭到今天早上,我的所有行踪包括上厕所,都不是yi个人,yi直有人陪同。我有人证,这事跟我没有丝毫关系。”当时就是因为不喜欢杏子,觉得这个人太阴,所以她不想跟她住yi个房间,跑到护士宿舍借宿去了。却没想到,当初那边决定,叫她清洗掉了身上的嫌疑。

    杏子放在腿上的手微微的紧了紧,“我yi个人住但我真的没出过门”

    可这话并不能取信于人。

    郭永固跟着举手:“我爱人发烧了,昨晚上下班的时候我请过假了,去给我爱人替工去了。她是报社的,做的是校对,我替了她yi晚上,她的同事能作证,我没离开过报社大院。所以,跟我也无关。我的钥匙在这呢。”他将钥匙拿出来放在桌上。他是凌晨四点半从报社离开的,路上走了yi个多小时,到医院的时候不到六点,天阴沉着亮的晚,反正他进医院的时候,天是雾蒙蒙的,根本看不远。自己的住处不在死人的地方,他没发现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李红跟着将钥匙也放在桌子上,“我的也在。我是挂在脖子上的,所以不存在被人偷盗了的可能性。”

    说着,她就看向刘永福和林杏,“你们的钥匙呢?”

    刘永福yi愣,还没反应过来。杏子却上下的摸自己的衣服兜,终于从裤兜里将钥匙给掏出来了,“这不!在呢!”说着,啪yi声就往桌子上yi放,好似是对刚才他们对她不信任的事有些不满。

    李红就笑:“你钥匙在,也不能说明什么。毕竟你的行踪无人可以证明。”

    而另yi边的刘永福将衣服兜都翻出来了,可就是找不见钥匙,“哪去了?”

    杏子起身:“再找找,看是不是丢在什么地方了?”

    刘永福脸都白了,难道是因为自己的失误才造成现在这局面的?

    李红眼睛yi闪,朝林杏的凳子下面yi指:“那是什么?”

    几双眼睛同时看过去,可不正是钥匙。四把钥匙凑齐了,这把遗落在办公室了!

    如今有嫌疑的只有刘永福和杏子,两人相互看着对方,都似乎想从对方的身上找到蛛丝马迹。

    杏子先发制人:“组长,你怎么解释?你的钥匙在办公室,看似你没有任何嫌弃,看叫我看,你的嫌疑最大。你只要事先将钥匙给对方,剩下的事情,你连出面都不用。你看咱们那办公室的门,锁上之后也能拉开yi匝长的缝隙,里面的人拿着钥匙,手探出去就能将门给打开,然后他再将钥匙给扔到办公室里,就什么都掩盖过去了。大家都会认为是有要钥匙的人拿着钥匙帮他开门,却忽略了有了钥匙人家在里面也yi样可以开门。所以,我们三个的钥匙都在,只有你的不在。你怎么解释?”

    李红和郭永固都看向杏子,不得不说,他的话很有道理。

    刘永福眉头yi皱:“当然了,你这个怀疑是成立的。可是我记得,咱们yi起出门,是我锁的门。最后拔了要是没有你们应该看见了吧?”

    李红点头:“拔了!我看见了。”

    刘永福yi摊手,“你看,这钥匙是不是被谁偷走了,然后早早的趁乱从门缝里给塞到里面的”

    “就算有这个人,但也不能排除你的嫌疑。”杏子打断刘永福的话,噼里啪啦的就yi股脑的给倒出来,“你没有人证,而且,这钥匙真的很蹊跷。”

    刘永福张了张嘴,顿时有些百口莫辩。

    门外听了半天的林雨桐诧异的挑起眉头,杏子的长进可不是yi星半点。但她并不认为刘永福有这个嫌疑。她伸手推门,门在里面插着,根本推不开。

    “谁?”李红站起来问了yi声。

    林雨桐没应答,但却提着yi扇子门直接提了起来。如今的门都是两扇,门板都是桐木板做的,其实这种门根本没有什么安全性,直接提起门板,往旁边yi放,门就打开了。七八岁的孩子都能办到。所以没有钥匙,这门也关不住人。

    这门被这么yi打开,里面的四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林雨桐从最边上的门缝里进去,指了指这四人,再指了指门,“看明白了吧。根本就不需要钥匙。可偏偏的,刘组长的锁门拔了的钥匙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室内,为什么?”

    李红面上yi喜:“刘组长没有嫌疑,他是被人给陷害了。”

    没错!

    安排了yi把钥匙,将嫌疑人推到了刘永福的身上。可也正是这个安排,将刘永福彻底排除在外了。

    想通了这yi点,所有人就都朝杏子看去。

    杏子有些慌乱,“不是我!真不是我!”

    林雨桐没有言语,只看着她。杏子顿时眼泪就下来了,“大姐,真不是我。那钥匙那钥匙那钥匙是我刚才偷偷扔下的。真的!”她急切的想要证明自己,“昨晚上下班后,我们去食堂打饭,就我跟刘组长两个人。李红先回了宿舍,郭永固直接去了报社,只有我跟着刘组长。他在我前面走着,被人撞了yi下,手里的筷子就掉了。他弯腰捡筷子的时候,钥匙掉了下来,他没注意,捡了筷子就走。我弯腰将钥匙捡起来,可刘组长已经跑远了”

    林雨桐点头,下雨呢,跑着去食堂才是常态。

    杏子yi看林雨桐的神情,马上接着道:“我站在走廊里刚要走,就碰上闫春。她也去打饭,还问我刚才捡什么,是不是捡到金元宝了,我说没有,钥匙掉了。然后我俩yi起去打饭的。你们可以去问她。”

    “那你怎么不归还钥匙?”李红皱眉问道。

    “我们到食堂的时候,已经不见刘组长了。我想着今儿再还他也就是了。”杏子的脸上闪过yi丝尴尬,“可是谁知道yi早就出了大事。人从办公室跑了。李红和郭永固都没有嫌疑了,就只有我和组长两个人说不清楚。可组长是组长啊,怀疑谁都不可能怀疑他。我怕我自己说不清楚,就拿了钥匙出来,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手yi松,钥匙就掉地上了。然后我能拿出yi把钥匙,拿不住钥匙的就只有组长。我没有嫌疑了,有嫌疑的自然就是组长。”她说着,声音越来越小。

    可这个明哲保证不惜陷害的做法,还是把刘永福气的yi个倒仰。他啪的yi声拍在桌子上,“林杏同志,我yi直以为你是个原则性强的同志,却从来没有想到你是这个yi个不择手段的人。”

    “对不起!我错了。”林杏对着刘永福鞠躬,“对不起!请原谅我。我当时实在是太害怕了。”

    害怕你就诬陷人?

    刘永福指着林杏手不停的颤抖,嘴唇止不住的哆嗦。差yi点点!只差yi点点自己就说不清楚了。要不是林雨桐,今儿他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这是什么罪过,这是特务罪啊。yi旦有了怀疑,yi旦找不到证据,自己就会被特殊关照,自己的政治前途就算是完蛋了,甚至都能把命搭上。这是yi句错了就能过去的事吗?

    “简直混蛋!”刘永福浑身湿透了,颓然的坐下,看向林雨桐:“林院长,不管怎么说,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被雷劈死的人,他的所有资料我都有。咱么换个地方说话。”

    林雨桐点点头,其实挺简单的yi件事,这四个人转圈的把自己给绕进去了。还险些弄出yi个冤假错案来。

    难怪四爷总说,这世上没有多少复杂的事情,看上去复杂,只是因为横生的枝节多。言犹在耳,自己就碰上了yi例。

    林雨桐没管杏子,不过这件事之后,杏子非得被打回原形不可。她这行为已经触及底线了。看着杏子求救的眼神,林雨桐没有半点动容,起身抬步就往外走。

    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她主动给刘永福倒了yi杯水,“先喝口水,压压惊。”

    确实是吓着了。

    刘永福咕咚咕咚的yi口气将yi大杯子水灌下去,才觉得好了点,“林院长”他放下杯子,“这件事我得先跟你道歉。要不是我秘密的调查你,也不会引来这个yi件事。这事是我不对,我得跟你道歉,之后,我会跟组织写书面检讨”

    这都不是我现在关心的。

    “这个被雷劈死的,跟举报我有关?”林雨桐起身又给刘永福续了yi杯水。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81章 民国旧影(6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