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82章 民国旧影(6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82章 民国旧影(6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8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82章 民国旧影(6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69

    “说起来这事也有些奇怪。≈ap;ap; {”刘永福端着杯子, 斟酌着这话该怎么说,“举报信出现的很突然。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人在什么时间送上来的。但因为信上举报的是你, 我想你是院长, 这医院的人可能心里有顾虑,不能实名举报也算是情有可原。这些疑问在我心里压了压, 也就没多想。可更叫我疑惑的是,我把医院里所有的人员包括病人和职工的字迹进行了比对,没有yi个是符合举报信上的字迹的。这也就是说。直接举报人很可能并不是医院里的人。我就想着, 他即便不是医院里的人, 但这人在医院里yi定有熟识的人。我其实更倾向于医院的医护人员和职工的家属,这种事托给外人毕竟也不合适。就在我想要把这些家属排查yi遍的时候,我又收到了第二封信, 信封里只有yi个名字, 叫韩春沐。再没有其他的信息。不过,这字迹却跟第yi封如出yi辙。那么这意思就十分明显了,肯定是说要想知道具体情况, 就找这个韩春沐。可这上哪找韩春沐去?大海捞针嘛。可没等我们找人,人家就自己上门了, 他不是组织内部的人员, 只是yi个小商人。不是往秦北运货,反而是把秦北的大枣小米往出运的商人, 他卸货的时候被倒下来的装着麻袋的货物给砸伤了脚,这才到医院来看诊了。”

    可看诊的病人多了,怎么偏偏就被你们给撞上了。

    林雨桐越发的觉得蹊跷:“是谁将这个韩春沐带到你跟前的?”

    刘永福尴尬了yi瞬, “这也就是我如今想起来觉得后悔的地方,哪里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当时我去上厕所,就听到有人叫了yi声韩春沐,我这yi激灵,赶紧扭头,可是人来人往的,我都没看清是谁叫的这yi声,而且也没发现有人有奇怪的举动。我已经是人家已经进了门诊部,马上追了进去找护士查yi查看诊的信息,有没有yi个叫韩春沐的,还真给找见了。他正在走廊里排队呢。我静静的等着,等他从门诊里出来,这才将他叫到办公室说话。”

    “那也不对。”林雨桐皱眉:“这人进来了没出去,门卫上的记录就该有这个信息啊。如今门卫那边说没有这yi类人,这怎么解释。难道他进来就没登记?”这么想着,就翻看警卫送来的昨天的登记记录,却在上面做找到了出去的记录,“上面显示,他在医院呆了yi小时十五分钟之后就离开了。”

    刘永福的脸yi下子涨的通红:“这个事我可以解释。当时我将他叫到办公室,询问他关于你的事情,但是这人是装傻充愣,说他就是yi个本分的商人,根本就不认识你。这不是瞎说八道吗?他要是不认识你,人家能好端端的写他的名字。看他这么推搡,我就以为他是你的”说到这里,他就停了下来,小心的看了yi眼林雨桐,然后掩饰般的将杯子端起来喝了yi口水。

    “你以为他是我的同党?”林雨桐明白了他的意思,按照自己是有罪的这yi点往下推论,得到这个结果并不奇怪,“然后呢?”她脸上不见异色,言语平静,不见半点恼怒之色。

    刘永福心里yi松:“没错,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见他非常顽固,我就知道这不是yi时半会能审讯出结果的。于是我自己带了口罩,换了对方的衣服,从办公室出去,在门口的时候登记了yi下,出了医院去附近的公共厕所里将长袍脱下来。我里面穿着汗衫,又将裤腿卷起来,衣服yi下子就不yi样了。出了厕所,就等着医院运水的车,十几分钟yi辆毛驴车,我跟着运水车进去了,大家都是熟人,也没人觉得奇怪。警卫室的以为我找运水的职工了解情况,运水的也没主意警卫室有没有记了我的名字。就这么的,钻了yi个空子。当然了,我也不是怕什么,就是不想打草惊蛇。”想到自己原本不想惊了的蛇如今就坐在对面,他还是多了几分尴尬,又喝了yi口水才道:“记录的事就是这么yi回事。我回来以后,又继续审讯了那个韩春沐,yi审就审讯了半天,但对方也没有松口。他越是表现的沉稳,越是不焦躁,我就越是觉得这个人有问题。于是,就拍板决定将人留在办公室yi宿,明天再问。当时下班了,我们要是加班熬夜,大家就会知道我们在忙什么,而且站在你家的二层窑洞门口,能看见我们办公室的窗户。我怕引起你的警觉,决定装作没事yi样,按时下班。将人给锁在里面。”

    林雨桐都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那是个大活人,不是个物件,你叫他老实呆着,他就呆着。你怎么没想着人家叫两声弄出个什么动静来?这么明显的问题你们竟然理所当然的忽视了。就把这么yi个人仍在办公室,连行踪都帮着隐藏了。办公室的那种门,能锁住人吗?还不是凭人家想进就进,想出就出。今儿早上出事了,不想着说明情况,还在自己查自己内部的问题。差点弄出yi场关于钥匙的冤假错案来。这就不说了,即便真怀疑这个人有问题,他也不是咱们内部的人员,你们凭什么将人家羁押了起来,要不是你们不按照章程办事,这事从头到尾就不会发生。”

    “是是是!”刘永福连连点头,“可不就是这么yi回事。如今我也想明白了,这封信可能从yi开始就是诱饵,目的还是通过我们给他们提供见面的机会。”

    那倒未必。

    林雨桐摇头:“不是那么yi回事,如果只是想不动声色的见面,yi个在医院工作,yi个在医院瞧病,两人有的是机会说话。而且半点都不引人怀疑。做什么要半夜三更偷偷摸摸的联系呢。”

    是啊!

    刘永福眨了眨眼睛,“好像还真是这么yi码事。”

    林雨桐心里就不由的叹气,就这水平还敢查别人,叫他经手的案子,只怕全都是冤假错案。正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门就被敲响了,林雨桐抬起头,高声应了yi声:“进来。”

    门推开了,进来的是廖凯。

    林雨桐上前跟他握了握手,然后就指向刘永福:“还是叫刘组长把前因后果再说yi遍吧。”说着话,她起身就要避出去。

    廖凯忙道:“不用不用”

    林雨桐却很坚决:“我yi会儿就回来,也该到查病房的时间了。”

    她得防着刘永福是不是有什么不好对自己说的话。

    廖凯跟刘永福没怎么寒暄,开门见山,刘永福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yi遍,最后才道:“有些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有话就讲嘛。”廖凯心道怪道林雨桐要避开,看来这个刘永福确实是有些顾虑,他起身给对方倒水,“有什么讲什么,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的yi些隐瞒,可能会增加我们工作的负担。”

    刘永福又喝了yi口水,头上的汗就下来了,“其实我怀疑yi个人,但是这个人的身份又有些特殊。”

    “你怀疑谁?”廖凯的神情yi下子就郑重起来,坐直了身子双眼盯着刘永福,似乎是想看看他有没有在说实话。

    这叫刘永福yi瞬间就有了压力,“我怀疑的是林杏”话yi落下,他忙解释道:“我这么说是有根据的,并不是因为她想要诬陷我,我才要报复他的。”

    “这话我信。”廖凯笑了笑,威压yi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说说,有什么怀疑的根据。”

    刘永福心yi下子就回到肚子里,“其实我有怀疑过小组内部的人员,因为只有他们知道我的yi些想法。我对林院长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是有yi些不满情绪的。好几次都差点起了冲突。当然这只是工作上的冲突。她的这种不配合呢,我不光是不满,我还觉得,她是不是想隐藏什么呢,是不是怕我们审查呢。于是,她越是不配合,我越是想好好的查yi查。那天我们四个开了碰头会,我当时在会上就说,不要怕权威,我们要干预挑战权威。结果第二天yi早,我就发现收上来的举报揭发材料里掺杂了yi封信,是揭发林院长的。那天开会,我就怕在办公室里会不合适,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叫人家听去只言片语,再传到林院长耳朵里,我们相互之间这关系岂不是得更恶化了。所以,我留了个心眼,将人直接叫到开荒的地里去,yi边参加劳动,yi边开会。我们在割红薯藤,那yi片十几亩地,种的都是红薯,这种贴着地面长的作物,遮挡不住人。所以我们说话很安全。绝对不会有人偷听到。可是就是这么巧,我才说想要挑战权威,转天就送来yi封信。当时我直觉得兴奋,觉得我的预感是正确的,林院长肯定是有问题,她怕我们查。可是现在回过头yi想,这么巧合的事情,本身就很蹊跷。我们这四个人里,只怕是有内鬼的。可这内鬼是谁,我不敢想。就在今儿早上的时候,我心里还闪过这yi丝疑虑。毕竟林杏是林院长的妹妹,虽说两人关系不睦,但也没有妹妹整治姐姐的道理,谁的心能狠成这样。但是林杏这个给我印象极好的女同志,今儿是生生的给我上了yi堂别开生面的课。印象深刻啊!她这样的心性,愚蠢又奸诈,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了。”

    廖凯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你说的情况很重要,我们会重视,也会yiyi去查证的。现在,你能不能将你先后收到的两份检举信拿出来交给我们,也许上面还有什么线索也不yi定。”

    “好的!我这就去拿。”刘永福起身,抬腿就要走。

    “等等,我叫人跟着你yi起,省的再发生什么意外。”廖凯说着,就先去开门,叫了两个战士跟着刘永福。等目送他们离开这才转脸看向不远处已经等了半天的林雨桐,“进来说话吧。我这是鸠占鹊巢,倒叫你不能办公了。”

    林雨桐这才笑着走过去,“怎么样?我们这位刘组长给你提供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了?”

    廖凯就笑,对林雨桐组织上是有结论的。她不管是在沪上,还是在京城,都是在内部的同志领导下工作的。做过什么,接触过什么人,为什么跟这些人接触,接触他们都做了些什么,都有详细的备案。每yi个环节都是经得起查证的。所以,她这yi问,没叫他觉得是打探消息,他像是回答正常工作问话yi般的道:“他有怀疑的人。”

    “林杏。”林雨桐半点没有意外,直接报了这个名字。

    廖凯笑了笑:“你觉得是吗?”

    “说不清楚。”林雨桐实事求是的道,“其实我不觉得她又这样的胆子。她是个不纯粹的革命者,她是不是入党了,什么时候入党的,这些我都不知道。她变化很大,我有时候觉得,她是个生存主义者,其实说起来,没有什么信仰。”虽然是受了白坤的yi些影响,觉得革命是件了不起的大事。但革命并不是yi个美妙的过程。这中间伴随着痛苦和牺牲,这些都不是她能承受的。事实上,打从她留在言安,林雨桐就知道,她求的就是个生存。在乱世好好的活下去。要是能活的更好,活的有尊严,那就更好了。什么牺牲奉献,她不可能有。只要威胁到她,她永远都是将她自身的生存放在第yi位的。你可以骂她、鄙视她、瞧不起她,但却不能因此就断定这个人就是个奸细,是特务。这是鲁莽的,也是不负责任的。

    林雨桐的话叫廖凯的神色郑重起来,“你说的,我们也会好好的考虑的。可要不是林杏,那么这剩下的三个人就有yi个有问题。你觉得是谁?”

    这可就有些不好说了。

    林雨桐摇摇头:“你还真是问住我了。”她看向廖凯,“也别因为我的话就将林杏给排除了。那只是我的感觉,还是要用事实说话的。”

    廖凯正要说话,门外就响起脚步声,他果断的将话咽下去,等着门外的人进来。进来的果然是刘永福,“信在这里呢。我怕信件被人”他不好意思的看向林雨桐,“反正就是藏的严实”

    林雨桐就像是没看见他的神色yi般,只垂着眼睑静静的坐着。

    廖凯将信拆开看了,然后才皱眉看向林雨桐,“你看yi看。这信我怎么感觉不是近期写的。”

    林雨桐将信接过来只扫了yi眼就蹭了下站了起来:“这字迹我认识。”

    廖凯惊疑不定,“谁?”按说不会用熟悉的人写信才对。

    林雨桐轻笑yi声:“还真是够有恃无恐的。这封信写的时间肯定很长了,因为她本人并不在言安,而在金陵。”她又翻看了yi遍,“这人你也应该有个耳闻,要是你看过我的档案,就该知道yi个人”她说着,就瞟了yi眼刘永福。

    刘永福这才恍然:“你们聊,你们聊!我在外面等着,有事叫叫我。”

    直到等他出去了,林雨桐才道:“田芳!还记得这个人吗?”

    廖凯随即恍然:“原来是她!”

    “嗯!”林雨桐失笑,“这个人是个非常感情用事的人。她找上我,恐怕不是什么任务不任务,大部分原因是私仇。她是芳子的忠实追随者,但芳子却因我而跟死了也差不多了。以前她不知道芳子已经出事了,还以为她安全的回倭国了。现在汪投敌了,她的身份不需要隐瞒了,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还有她的爱人,yi个为了她差点死了的小伙子丁帆,也是因我们而死。这个仇有点大。可能真是叫她心心念念的都忘不了。还有那个被雷劈死的叫韩春沐,刚才也没觉得有什么,现在yi看这信,我就明白了。田芳现在的丈夫叫韩春林。”

    韩春林韩春沐听着跟哥俩似得。

    廖凯突然问林雨桐:“你觉得这封信上透漏的内容比如说信上写的你的学生是某高官的夫人这yi点,是真的吗?”

    林雨桐嘶了yi声:“你怀疑这信上的内容也不完全是真的,那么你是想说这个田芳可能混到言安来了?”

    廖凯点点头:“本来就是为了借刘永福的刀杀你,信的内容真假田芳曾是韩春林的姨太太这是真的,有了这个前提,你是不是就不会怀疑她成为韩春林夫人这件事。那么咱们是不是先入为主,认为这个写信的人压根就不再言安呢。”

    如此yi来,她才能更好的隐蔽起来。

    不得不说,廖凯的话很有道理。不管她的计划失败也好成功也好,自己就算是警觉,但也不会想着她就在言安什么地方藏混着呢。

    林雨桐敲着桌面:“也许你还真是抓到了事情的根本了。要真是这样,咱们不动声色的将她找出来,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廖凯笑了:“你有田芳的照片吗?哪怕是合影。”

    还真没有。

    林雨桐摇头,随即道:“我会素描,我可以画她的画像。”

    “太好了。”廖凯深吸yi口气,“行!你先回去画像,我还跌带人再查yi查。”

    林雨桐将信纸放下,回去的脚步有点沉重,这要是附近悄莫声息的藏个人,打上yi黑枪,那可真是后悔都晚了。自己和四爷没什么,可常胜在家里呢。你说不能叫孩子不出屋子吧。田芳是为了复仇而来的,所以她的顾忌就少,目标很可能对准孩子。

    yi到家,看见四爷带着孩子在书房,父子俩yi个画图,yi个写字,林雨桐这才松了yi口气。

    四爷见她脸色不好,就皱眉:“怎么了?棘手?”

    林雨桐yi把抱住常胜,觉得手都在颤抖,低声将事情跟四爷说了yi遍,“只怕最近得叫孩子在屋里待着了。那个女人疯狂起来,真是什么事都敢干。关键是她的脑子不是那种精明的,这个傻干的人,咱们根本就无从猜测她的逻辑。”

    四爷按着她的肩膀叫她坐在椅子上:“别慌!想找个人也没那么难。你刚才说工作组中间可能存在问题。但是你觉得杏子和刘永福可以排除,但是那天晚上郭永固不在,李红有人证,这两人从根子上说可能性更低。那么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还得从杏子和刘永福身上下功夫。叫像你说的,杏子自私卑鄙,但是她的目的单纯,就是活着,活的好,活的叫人看得起”

    “你怀疑刘永福?”林雨桐愕然的睁大眼睛,“为什么会怀疑他呢?”

    四爷笑了笑:“你看啊,事情是这个样子的,要是刘永福没有丢了钥匙,要是杏子没有自作聪明先玩了yi把陷害,那么刘永福和杏子的可疑性是yi样的。就因为杏子的画蛇添足,叫刘永福成了受害的yi方。人的潜意识里,就先会把这个人排除在外。而紧随其后,他主动交代了,工作组中有内奸,玩了yi把贼喊捉贼的把戏。”

    可这都是猜测,完全没有依据。

    林雨桐的表情,四爷yi眼就读懂了,他摇头:“我再问你,那封信莫名其妙的出现,这事是谁发现的?”

    刘永福!

    “收了谁的信收了几封,这些都是李红林杏郭永固他们的工作。他们交上去的时候,至少要数yi数数目对不对才能交割。而且,医院内部的检举材料,谁会用信封?信封是要花钱的!谁舍得呢?如今是天天要写材料,汇报思想自我批评,都要往上交的,那岂不是天天得买信封?你去问问,又几个是用了信封的。即便有,也绝对是少数人。yi个带着信封的信,混在yi堆信件中,是十分抢眼的。这三个人得怎么眼瞎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交割出去”

    没错!这是个极大的漏洞。

    护士们交材料的时候她见过,都是将纸折叠yi次,然后递过去就完了。而刘永福今天拿信过来的时候是带着信封的,信封上是带着土的。想来他是藏在什么缝隙里,当然了,也有可能这信封是他为了保护信自己套上去的,但是这信纸跟言安用的纸是不yi样的。大家都用黄纸,那封信的纸却干净白亮,及时字迹旧了,但是也不影响信纸的透亮度。夹在yi起也同样扎眼。

    四爷将常胜从她的怀里解救出来,“要是没猜错,刘永福大概就没跟其他几人看过这封信。只是传达了信上的内容。借口嘛,当然是牵扯甚大,怕打草惊蛇,怕有人毁了至关重要的证据。”

    严丝合缝。

    林雨桐屁股抬了抬,半蹲着yi口亲在四爷的下巴上,“离了你我可怎么办?”

    而此时,廖凯带人叫林杏将宿舍门打开:“我们就是进去看看。”

    林杏的手紧了紧,摸出钥匙将门打开:“我yi个人住,里面有点乱,你们别笑话。”

    其实里面收拾的很干净。

    陈设简单,这大家都是如此。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yi眼就能将里面东西看个彻底。廖凯不好动女同志的被褥,“你将被子拿起来抖yi抖”

    “那个”林杏头上的汗都下来了,“那个我的被子里有女人穿的小衣服,你们先出去,我收拾yi下你们再看。”

    廖凯朝外喊了yi声:“随便找个女同志来。”

    林杏死死的拽住衣服角,“不要!不要!我自己来。”她喘着粗气,将被子打开,从里面掉出yi个手电筒来。

    廖凯眼睛yi眯:“这是你的?”

    “是!”林杏说完,抬眼飞快的看了yi眼廖凯,“不是不是是我捡的。”

    “捡的?”廖凯轻笑yi声,“从哪捡的?”

    林杏朝外指了指:“门口在房间门口捡的。我今儿早上天不亮的时候想上厕所,yi打开门,就被yi个东西绊了yi跤。捡起来yi看才知道是手电筒。本来想等今儿早上上班以后找失主的,可是yi早上就七事八事的,我就把这事给忘了。你们yi说检查,我就害怕你们以为这是我偷的。我知道今儿早上我对刘组长做的事不对,但我真不是小偷。就是捡的没来得及归还。”说着,她就哭起来,“我真不是想昧下东西。我家里不缺钱,我也不是眼皮子浅的人不信你去问我姐姐去”

    廖凯都替林雨桐头疼,怎么就摊上这么个妹子呢?他没有应答,只看向林杏的床下,床下放着yi个鞋底半干的鞋子,这是昨晚上换下的吧。又转身看了看她脚上的鞋,基本是干的。那也就是说她没撒谎,她并没有去外面捡手电筒。

    心里有了这样的判断,但这并不意味着由着林杏这么下去,他朝跟在后面的战士道:“先把这位林杏同志带回去。”

    “不要!”林杏的脸都白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要坐牢。我要见我大姐,你们不能这么对我。”

    廖凯皱眉:“你想叫大家都来看看你怎么被带走吗?别给你大姐丢人了,老老实实的而走,不过是配合调查,你紧张什么。”

    “配合调查吗?”林杏擦了yi把脸上的泪,“好!我知道了,我配合!我配合!我yi定配合。”说着,就整理衣服,然后大大方方的笑笑,“走吧,我能走了。不用收拾什么。”

    等人走了,廖凯才拿着手电筒走了出来,心里yi笑,被雷劈中的手电筒怎么可能这么完好无损呢?很明显这是被人给嫁祸了。

    可这嫁祸的人是谁呢?

    他站在门口左右看看,正好看见刘永福手里拿着饭盒朝食堂去,不由自主的将视线放在他的鞋上,鞋帮子乃至鞋面的yi点都是湿皱的,他皱皱眉,走了过去,在刘永福的宿舍门口站了下来,他的窗台上晾着yi双鞋,是洗涮过后的,看那样子,应该是昨晚洗刷晾在外面的。他的手yi下子就攥紧了,昨天泥湿了的鞋在睡前就已经洗涮干净晾在外面了,那他昨晚要是没出门没起夜,鞋是怎么湿的。看那留下的痕迹,也不像是白天刚留下的。秦北的地根本就存不住水,下过雨天yi晴,地面马上就没那么湿了。除非踩到水坑里。他回身看了医院的广场,很平坦,没什么水坑,他没出医院,能上哪踩?

    这个结论还真是叫人心里不是滋味。

    这是为老同志了!怎么出问题的会是他!

    而另yi边林雨桐画画像画了yi半,似乎想起什么似得停住笔,“可这也不对啊!”

    “怎么又不对了?”四爷看林雨桐,“想到了什么?”

    “要是这个人是刘永福,他们半夜在办公室里说话不就完了,为什么跑出去之后,还发了信号呢?”林雨桐看四爷,“有什么话不能在办公室里谈呢?”

    四爷莫名其名的看林雨桐:“这肯定不是有话要说的。再说了,那发信号就是叫人下来见面?这未免太蠢。原来你们是这么想的!你们这个想法根本不成立。应该是这个韩春沐在医院里干了yi件刘永福干不了的事。那三下信号,应该传递某种信息。比如说,遇到麻烦了或者说这件事干到什么程度了,都有可能。而对方下来查看,应该是他的信号没发完,就被劈死了。”

    也对!先找理由将人给留在医院,然后由这人完成刘永福干不了的事。干成了再给刘永福发信号通知这件事。要不是这yi道雷,对方可能已经回到办公室了。第二天刘永福再将人给送出去,这人还能作为指正自己的证人使用。

    是这样吗?

    好像这才解释的通。

    可这人到底是在医院藏了什么呢?

    四爷点了点桌子,“你画你的,我去找廖凯。这医院从里到外都得好好的查yi遍了。”

    谁知四爷刚进医院,就见刘永福给押着往出走。医院里好些人都看着,廖凯站在广场中央,跟郭永固和李红说话。

    “我们没看见那封检举信”这是李红的声音。

    “那是重要物证,刘组长说这里是医院,是林院长的地盘,不安全,所以小心没大错”郭永固深吸yi口气,“也是我们放松了警惕,没想到出问题的会是他”

    廖凯安抚了几句,“先去工作吧。不要受干扰。”

    等两人走了,四爷才上前,“这么快找到了?”

    廖凯深吸yi口气:“这是yi位老同志了”

    四爷拍了拍他的肩膀:“医院还得查,这个被劈死的不会无缘无故到医院来,总得有目的吧。既然目的不是见面,还要亲自去做的,究竟是什么呢?”

    廖凯点点头:“我这就去找安院长,这医院内部有什么没有什么,没有比他们这些医院的人更熟悉的了。还是内部的人员开始查看开始。”

    四爷赞赏的看了廖凯yi眼,“要伤害大,还要体积小,易于携带。能是什么呢?好好查吧。肯定不是炸药什么的。”

    廖凯认可四爷的看法,急匆匆的朝院长办公室跑去。

    四爷回来的时候,林雨桐这幅素描基本已经成型了,听他转述了医院发生的事,也不由的为廖凯竖起大拇指,“很能干。”等听到四爷说的体积小易于携带伤害大的东西,她的眉头都开始跳了,yi下子站起来,撒丫子就往出跑。

    “想到什么了?”四爷问道。

    林雨桐脚步顿了yi下,“我怕有人在绷带纱布这些东西上做手脚,玩意放上类似于某种传染性毒素怎么办?”

    四爷悚然而惊,“你小心点。”

    林雨桐yi进医院,疯了yi样喊着所有人停止yi切治疗活动,要检查!

    众人被林雨桐这架势吓了yi跳,按着她的指挥将所有的手术器械医疗用品都拿出来,林雨桐yiyi看过去,细细的查看分辨,头上的汗都下来了,绷带纱布手术刀上,都沾染了病毒。“今天早上,都有哪些伤员是换了药的,快拿记录。”

    医院yi下子就忙碌了起来,林雨桐自己做了药丸,给所有的在医院的病患和接触过的医护人员用了之后,才算放心。但同时,损失也是惨重的,连手术刀都没有了。医院的工作差yi点都停滞下来。

    林雨桐真是恨毒了这背后的人,她拿着田芳的画像拍在刘永福的面前:“看看!认识这个女人吗?你是个老同志了!根底清白,也就是说,你是近期才变节的。是什么让你变节了?跟这个女人有关吗?你知道吗?因为你差yi点,就差yi点点,我们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伤员就成了病毒的携带体。紧接着这携带人群会越来越大,死的人越来越多,你就这么眼看着你的同志朋友这样丧命?”

    刘永福愕然的看向林雨桐:“你说他干的是投毒的事?”

    林雨桐点点头:“是传染源,比投毒更可恶。”

    刘永福看看照片,照片上的姑娘长相甜美,可是他闭了闭眼睛:“是她”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82章 民国旧影(6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