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83.民国旧影(7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83.民国旧影(7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9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83.民国旧影(7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p;t;strong≈ap;gt;民国旧影70

    脸色有些颓败的刘永福深吸yi口气, “不管你们信不信, 我都没想到他们会干出这样的事情来。要是知道他们是什么来历,要做什么, 我就是死yi万次也不会配合他们的。”

    林雨桐尽量叫自己的神情缓和了起来,“我信!我相信你并不是完全之情的。”

    廖凯垂下眼睑,刘永福当然不可能完全知情, 人家也不可能告诉他。但这话还是奇迹般的叫刘永福鲜活了起来。他的态度明显变的积极了起来。

    “这个女人”他指了指桌子上的画像, “我所知道的是, 她叫方田, 我认识她也也是偶然的机会。那是我在工作组工作后的第三天, 在医院里撞上了yi个老瞧病的女人, 年纪不大,二十来岁的样子, 穿着老百姓的衣服。但说话的口音却不像是当地人。这我就觉得奇怪了,不由的盘问了几句。这才知道,她是跟着他的表哥从家里出来的,她说她的父亲要将她许给老鳏夫做小老婆,她不干,就偷偷的跟着他表哥从家里跑出来了。他表哥是个来回走货的小生意人, 从家里出来她就没打算回去。她告诉我,她表哥的意思也是yi样, 找个老实本分的人安安分分的过日子, 不拘在哪里都行”说到这里, 他就顿了yi下, 好似有些尴尬,不知道这话该怎么往下说。

    “我理解。”林雨桐道:“这姑娘看起来很单纯,你心里存了好感。”

    “是!”刘永福艰难的点点头,“没几句话,就把老底子都倒出来给人看,我觉得这姑娘没那么些歪心思。我年纪不小了,心里有了些念头,这才问的仔细了些。第yi次见面也就是有了点大概的印象,后来我们又接触了几次,觉得这姑娘挺适合我的。前些天,韩春沐托人请我,说是商量婚事,我就去了。当时气氛很好,我多喝了两杯,结果酒后乱性韩春沐喊打喊杀,要去告我强奸,还是方田拦住了韩春沐”想起那yi幕,他至今都觉得羞愤难当。

    醒来后跟方田坦诚相见,两人相拥着身体交缠在yi起,发生了什么yi幕了然。可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门就被从外面推开了。韩春沐铁青着脸从外面进来,“好啊你,还是工党的干部呢?来谈婚事你就谈到我妹妹的床上去了,我才出去多大功夫,你就这么急不可耐。你把我妹妹当成什么人了?我告诉你,我妹妹可是好人家的姑娘,不能由你这么糟蹋,我要找你们首长去你们那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可是天天的唱,那句怎么说的,不许欺负妇女们!我看你就没做到。你欺负了我妹妹,你就得枪毙”

    “表哥!”方田将被子拉起来,遮住白皙娇美的身子,“不怪他,是我自愿的”

    “什么自愿的?”韩春沐瞪眼道:“你忘了你是怎么被未婚夫抛弃的!这些读书人全都是道貌岸然,以前我还以为他是个例外,如今yi看,蛇鼠yi窝,yi样的狗东西。”

    “不要提他!”方田像是受不了刺激yi样尖叫yi声,用手捂住耳朵。

    “为什么不能提他?”韩春沐冷笑yi声,“那天你不是去了医院吗?那个抢了你男人的女人如今过的不知道有多好。在这里她的名声可是赫赫,谁不卖几分面子。人家两口子如胶似漆,还添了个儿子。她现在的yi切都是从你这里抢来的!你真就这么甘心了?妹子,听哥yi句话,在同yi个地方不能摔倒两次,这个人跟你未婚夫没有两样”

    “不yi样的!不yi样的!”方田连连摇头,却也不说哪里不yi样,只是整个人浑身都瑟瑟发抖。

    刘永福闭上眼睛,那时候自己是怎么想的?想着他们所说的这个人为什么这么熟悉。在医院里,符合他们说的标准的,只有林雨桐yi人而已。之前的不满在看到自己的女人瑟瑟发抖的时候达到了顶风,“你们说的那个女人可是林阎王?”他当时只这么问的。韩春沐是怎么说的,他说是啊,就是那个林阎王。抢了别人的未婚夫,在京城的时候该跟国党的那些人牵扯不清。

    “我帮她!”他当时主动提出要帮方田出气的。韩春沐到医院,也只是将真药换成假药,事成之后,则有自己出面将这事给捅破。贪污、以次充好,不会要了林雨桐的命只会叫她身败名裂而已。

    刘永福喃喃的叙述着,“我要是知道他们会这么害人,我是死活都不会答应的。”

    林雨桐呵了yi声:“yi个倭国的特务,指责我抢了她的未婚夫,还有比这更荒诞的事情吗?你说的方田,真名田芳。关于她,廖科长知道的都非常清楚。她是怎么潜伏到我们身边的,我们之间都发生过什么,组织上都有记录。可这么yi个拙劣的谎话都能把你指使的团团转。说到底,yi是你怕死,二是你贪色。两者占全了,干净了半辈子的人就这么陷到泥里了。”说着,就站起身,“你是在哪里跟方田见面的?”

    “韩记货站。”刘永福低着头,yi瞬间仿佛都苍老了。

    廖凯朝外看了yi眼,随即闻风就带着人去了。他陪着林雨桐从屋里出来,“可惜了!”

    是啊!可惜了!

    林雨桐回头看了yi眼刘永福,“美人,尤其是柔弱身世可怜的女人,最是容易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得引以为戒啊。”

    田芳还真是个了不得的人,保卫处用了yi个星期的时间,才把她从yi个废弃的窑洞中找到。在关押室里,她闭嘴不言:“我得见我的老师,否则你们休想从我嘴里得到yi句话。”

    林雨桐就是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才站在她的面前的。

    “林先生,别来无恙。”田芳展颜yi笑,像是老友重逢。

    林雨桐打量了yi下狼狈的田芳:“你这是又是何必呢?”

    “先生,对你我可是日思夜想”田芳咯咯咯的笑起来,“今儿总算是见到了。”

    “是很不得吃我的肉喝我的血吧。”林雨桐坐下来,“我知道你恨我,可是田芳,你既然叫我yi声先生,我觉得我还是该对你说几句。我和你之间,按道理只有国仇,没有私恨”

    “没有私恨?”田芳瞬间就激动了起来,要不是有两个女战士押着,她就想站起来咬林雨桐yi口,“芳子小姐被谁暗算了?丁帆是怎么死的?”

    “家里进了耗子,我打死了它,难道是我错了。错就错在,你们为什么不在你们的地盘上缩着,跑到我家来,难道还不许我还手了。你这恨实在是莫名其妙。”林雨桐说着,神色就缓和了下来,“当然了,你和丁帆之间,要是咱们敌对的关系,我非常同情你们之间的爱情。他死了,但他希望你活着。可是你呢,偏偏往死路上走。那就对不住了。”

    她起身,正要转身往出走,突然瞥见田芳的眼里闪过yi丝快意,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见yi道寒光yi闪,带着呼哨声就朝自己的咽喉而来,她身子倾斜,险险的避过去。

    “针她嘴里有暗器卸了她的下巴”不知道谁喊了yi句。

    等林雨桐转身看过去的时候,田芳的嘴角已经流出黑血了,她恨恨的看向林雨桐,“没杀了你没报仇可你也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话没说话,就闭上眼睛。

    林雨桐要上前查看,廖凯拦住了,“这女人诡计多端,还是小心为上。”

    看押的女战士摸了摸田芳的脖子,“死了!”

    林雨桐深吸yi口气,“她可真是比很多男人都强。”不是谁都有赴死的勇气的。

    这件事之后,林雨桐的心也没彻底放下,跟田芳yi起的除了韩春沐还有没有别人,这个如今已经成了未知数了。所以,孩子的安全,依然是不能放松。

    刘永福出事了,杏子被调到基层,进了烧炭队的食堂。那里离言安有些远,又在秦北唯yiyi片原始的林子里,周围没有人烟。只有烧炭队在那里,每年给边区各个机关提供几十万斤的木炭,生产任务非常重。林杏是这个队里唯yiyi个女人,只负责做饭但也算不上是轻松的活计。

    “她的行为详细记入档案,往后”四爷犹豫了yi下,“要是没出差错的话,yi辈子大概也就那样了。”

    没有升迁的机会,她也就折腾不起来。因为没有折腾的必要了。

    林雨桐揉了揉额头,“将来怎么跟大哥和杨子说?”

    实话实说!

    四爷压根没往心里去,拿了常胜写的大字叫林雨桐看,“你瞧瞧,看是不是长进了。”

    常胜小手背后,紧张兮兮的看着,直到林雨桐点头,他才笑了:“妈妈总忙,都没给我做好吃的。”

    “那行,今儿就给你做好吃的。”林雨桐点了点他的鼻子,想着怎么才能给孩子搭配出两样像样的菜来。

    天慢慢的凉了,眼看就是中秋节了。今年的中秋街上终于有卖月饼的了。四爷从新建的炼钢厂回来,提了好几包。

    “都什么馅的?”林雨桐拿了yi个掰开,yi半给了常胜,yi半塞到嘴里尝了尝,“这味道红薯馅的?”

    常胜点头:“嗯!可甜了。”

    那是因为放了糖精。

    四爷有些失望:“你再尝尝其他的,看有枣泥的五仁的没有。”

    “是yi个价吗?”林雨桐yi边掰着,yi边问道。

    “嗯,yi个价。”四爷回头看了yi眼,“我也是糊涂了,yi个价当然不会是其他馅的。”红薯遍地都是,可红枣却是能卖上好价钱的。

    林雨桐挨个尝了yi遍,“这个很甜这个yi般的甜这个是原味的”

    三种馅的其实就是红薯放的糖精分量不同而已。她只把原味的留下了,剩下的拿出去叫大家给分了。

    常胜眼巴巴的看着,敢怒不敢言。可糖精这东西敢给你多吃吗?

    正要给他说道理,就听外面有人道:“哎呦,这就吃上月饼了。来来来,分yi口,共产了!”

    四爷就迎了出去,林雨桐也不知道这人是谁,在里面听了半天,才知道人家是来通知他们积极报名,yi周后要开运动会了。

    “开运动会?”林雨桐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时候开运动会?”

    四爷点头:“前方打的轰轰烈烈,后方精神饱满热情昂扬,这心态乐观,信心充沛,这是好事啊。”

    好事是好事,但是对自己而言也是麻烦事。“以前不觉得饿,如今方大姐的事情没有结论,繁杂的事情没有人处理了,我的麻烦事就多了。医院和学校,这运动队谁负责?难道叫我带队?”

    她找到郭永固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方大姐的问题,是不是能优先考虑解决?或者是在监督下有限的工作。”

    郭永固就犯愁:“这个什么才算是有限?”

    “其实啊”林雨桐看向两人,斟酌了半天才道:“其实我觉得方云大姐的问题可以推倒重来,为什么呢?因为刘永福出事了。他之前带领工作组做出的yi些决定,是不是就有点经不起推敲了呢。将之前的工作否定了,也是应有之义。咱们从头开始审查,或许更为客观yi点。”

    李红就笑,这位林院长还真是会找机会。

    林雨桐叹气:“方大姐的工作真是特别重要,她yi天没有恢复工作,我这边呢就觉得束手束脚。借医疗器械的事情,得跟其他医院协调。医院的杂事,都得她来处理,可以说这么大的医院和学校,所有人的吃喝拉撒,都得她负责。这么yi摊子事,我要是都管了,哪里还有时间治病救人。所以,我才想请两位,考虑yi下我们的具体困难。”

    李红看了郭永固yi眼,“我看,就按林院长说的做吧。方大姐挺不容易的的。刘组长刘永福跟方大姐比起来,就显得太经不住诱惑了。”

    这两人的经历,在某种程度上是有些共同之处的。想到这里,郭永固也沉默了,好半天才道:“审查干部,归根结底也是保护我们的干部。林院长,我们会认真考虑你的建议了。”

    于是隔了两天,对于方云的审查结束了,她被圈在院子里半年,也算是自由了。“虽然闷了yi点,但是这个机会也算是难得了。有时间跟孩子相处”

    你闲着,我却差点累死。她利索的将乱七八糟的事情全往方云面前yi推,“还是你来吧,你这活yi般人还真拿不动。琐碎死了。”

    对于体育项目,林雨桐yi个也没报,可四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悄莫声息的报了yi个跳水也游泳。

    “跳水?游泳?”林雨桐愕然的看他:“在哪跳啊?哪里有游泳池?”没有什么防护措施,你这可真是大胆。

    四爷愣了yi下,也摇头:“不知道。列出来比赛项目,这肯定就是有场地吧?”

    呵呵!你的心可真大!

    到了比赛的时候,才知道场地设在清凉山山脚下的yi段言河里。这里的河床很宽,水深yi米以上,适合游泳比赛。最叫林雨桐愕然的是,河边搭了yi个架子,架子上的宽木板伸到河上放,这就是跳台了。

    白元跟林雨桐解释:“就跳台那yi片,水最深,有四米多,不对有事的。”

    这可真是有创意!林雨桐嘴角不自在的翘了翘,想起昨天的开幕式,有不少比赛的运动队,都设计了独特的衣服。比如用白床单剪出个窟窿,将脑袋往里yi塞,床单就挂在身上了,然后在前胸的位置画上雄鹰展翅的图案,看起来也颇为别致。当然了,这是较为奢侈的服饰了。还有的用秸秆编制出草裙再染上颜色,这相对来说较为经济实惠。但还有更会节省的,用报纸糊衣服,然后也能做出各式各样的奇装异服来。她在心里嘀咕,谁能想到将来有yi天会举办世界性的运动盛会?不敢想啊!

    她的思绪飘了回来,坐在山坡上抱着孩子,远远的看着四爷招手叫白元,原来比赛快开始了,大家都得将外罩脱了。泳衣这玩意是绝对没有的,所以每个人都穿着大裤衩。这个景象还真是辣眼睛的很,土黄色的四角短裤,有个裤裆还补着补丁,衣服yi脱,其实真没什么好看的,什么八块腹肌啊,这都是不用想了。yi个个的肋骨yi排排的,哪里有什么美感可言。看四爷也脱了,林雨桐心里就觉得吃亏。他的身材可是不错的,八块腹肌是没有的,不过四块还是隐隐有些形状的。浑身肌肉紧绷,线条流畅,跟其他人比起来,那真算是好身材了。

    现在的姑娘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矜持,尤其是搞艺术的女学生,不知道谁起头的,看是尖叫着喊着助威。

    林雨桐心道。还好还好,他那短裤都快到膝盖位置了,其实也就是当众光个膀子。

    河岸边不是那么规整,所以这比赛,也就难求绝对的公正。有的位置靠前yi些,有些位置靠后yi些,大家嘻嘻哈哈的,也没谁计较这个。哨子yi响,动作不yi的往水里跳。好些战士都是南方人,长在水乡,从小就是在水里泡着的,所以这个yi个小小的河段哪里能困得住他们。yi到水里,就窜了出去,四爷那点水平就不够看了。

    常胜站起来,拍着手掌,“加油!加油!爸爸加油。”

    林雨桐都被带动起来了,跟着呼喊。可结果“不是倒数第yi”白元抱着四爷的衣服,朝这边喊了yi嗓子。

    四爷刚上岸,险些没被这yi嗓子给惊的跌下水去。

    不是倒数第yi,是倒数第二。比yi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的小鬼快了yi臂长。

    “不是倒数第yi很厉害吗?”常胜扭头问道。

    林雨桐亏心的道:“对!很厉害!”

    秋天已经有些冷了,即便这会子太阳不错,可是从水里出来,又因为在野外被风yi吹,能不冷吗?就这,他还兴致勃勃的跳了yi次水,从三米的高台上跳下去,看的林雨桐的心差点没跳出来。

    最后可能是因为照顾他的面子,主席台给了四爷yi个鼓励奖。只有奖状,没有奖品。

    回家林雨桐又是叫他泡热水澡,又是给他吃药,唠叨了他半天,可他兴致不减。有空就抱着常胜去看比赛,篮球赛,排球赛,投弹塞,足球赛。也是这次的运动会,几十个项目,yi千多人参加,声势浩大,喇叭上不时的能听见播报比赛情况的声音,勾的人老想过去瞧瞧。

    也是平时窝在小院子里寂寞的很了,以前不是很爱热闹的人这次破天荒的凑齐了热闹。

    今年的情况不错,大家基本又能吃饱饭了。所以活动也就多了起来。运动会刚过,又有音乐系的学生过来,去学校和医院,教大家学唱歌。什么国际歌之类的,不参加都行,学生代表会不耐其烦的做大家的工作。

    冬天就在这种衣食足娱乐生活丰富的氛围中来到了。天yi冷,不是非必要,很少有人在户外活动。当然了,每天早上的训练还是不能马虎的,除了这个,yi整天基本都在屋里猫着。这天林雨桐回来,发现四爷不知道从哪弄了yi套木匠的工具回来,“这是干嘛?”

    “有些零件,光画图他们也未必看的明白,我得弄成模型。”四爷说着,就摆弄着手里的木板。

    林雨桐愣了半天,“这模型你做不了吧!”越是精密的玩意,越是需要好的手艺。

    “木匠明天才来”四爷笑了笑,“我给孩子做个玩意。”

    结果费了半天的劲,做了个克郎球来。

    林雨桐看着眼前这个奇怪的东西,yi副方型木制支架上托着正方形的球盘,盘面画着格子,四个角上有圆形的孔,孔下面是方形的盒子。“这就是克郎球?”

    四爷教她玩:“克郎球是二十四个如象棋大小的用树木枝做成的棋子,打子比棋子大而结实,用来击打盘中堆叠或散布的棋子。可两人对打,也可四人对拼,将棋子打入属于自己窝中最少的输者下课,由排班轮着的另外两人上岗,依此类推,人人有份,争夺激烈,乐趣无穷。”兴奋的像是新得了玩具的孩子。

    可林雨桐天生就对这种属于男性的游戏不是很感兴趣,陪着他玩了两局,三两下局被下课,实在是没趣的很。于是四爷开始找白元钟山,结巴好容易回来yi次,也被他邀请来陪他玩两局。

    常胜在边上看的直着急,可他的年龄是真玩不了这个,他急的跟林雨桐告状,“爸爸说给我做的?”

    那是你爸的借口。但不能跟你说实话,“你爸给你准备的。再过三五年你就能玩了。”

    “那早就被他们玩坏了。”常胜委屈的不要不要的,对着手指,“收起来等我长大了”

    这段时间是难得的清闲的时间。可紧跟着,冬季的生产任务就下来了。

    方云跟林雨桐商量,“医院肯定是不能抽出多少人手的,但是学校我想咱们努力努力,还是能不拖后腿的。我想办个缝纫厂和制鞋厂。”

    “缝纫厂没机器干不来,咱们也别贪多嚼不烂,就办个制鞋厂吧。”林雨桐刚才yi听就头大,学生刚改成全天上课,如今又得加大生产量了。还缝纫了,还是制鞋吧。这个纳鞋底的活,可以yi边坐在教室里听课,yi般纳鞋底。

    想想着yi幕,林雨桐都想皱眉,回头得叫安来想想办法,学校得跟印刷厂联系了,讲义印出来没人yi份就省的做笔记了。

    制鞋其实是个复杂的事,有许多工序。得收集破布烂麻片,糊鞋底。yi层yi层的糊起来,然后贴在木板上,大冬天的不好干,就放在炕上烤。然后再有专人做成大小号码不yi的鞋底子出来。纳鞋底林雨桐也能干,为了以身作则,天天晚上熬到半夜纳鞋底。四爷陪着他,在家里帮她搓麻绳。搓麻省是用yi个陀螺吊起来的转动,yi匝yi匝的麻绳就这么搓出来了。可是这种陀螺是有数的,不可能叫林雨桐带回家里来。四爷叫找了个长的匀称的大土豆,给上面插上yi根如筷子粗细的棍棍,瞧他转的也很顺手。两人合作,yi晚上得纳yi双鞋底才算是完成任务。纳鞋底这活,可是半点都不可能偷工减料的,检查的非常严格。

    军鞋是有严格的标准的:yi只鞋底沿边纳两圈,里面纳yi百yi十行,每行三十针每只鞋底要纳够八百七十针码到九百六十针码。到底多少针,这得看鞋子的尺寸。军鞋如今只分了三个码,分别是八寸、七寸七分、七寸四分。按照对应的码数看对应的针数,要抽查的。yi旦不合格,坚决不进入队伍,就成了废品。连负责人都要被严肃批评,次数多了,是要被记入档案的。

    比起衣服,鞋算是最费的了。所以林雨桐也没想偷懒,做的认认真真的。

    初雪下来的那yi天,来人请四爷和林雨桐,说是从京城来了几位故人,要见他们。

    两人面面相觑,实在想不出这人是谁。

    林雨桐将孩子托付给白元:“别出屋子,就在家里玩。我们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你照看好他。”

    白元应了,也就自己能留下看孩子了。

    四爷摸了摸常胜的头:“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将大衣穿好,帽子戴上,林雨桐给四爷将衣服领子扶起来当风,她自己则围了围脖。两人相互搀扶着,跟着往出走。

    原来是来了yi个考察团,从京城而来,里面有个两人都熟悉的人,宋怀民宋校长。

    这yi碰面,心里都不由的感慨。

    宋怀民主动伸出手,“yi别经年,还好安然无恙。”

    四爷伸出手:“实在不敢想这种时候见到了故人。”

    两人握着手没松开,就又相互拥抱了yi下。这才分开,宋怀民伸手跟林雨桐握住,“小林啊,想不到!实在是想不到。当年气质卓然yi派新女性气息的林先生,如今”他上下打量yi番穿着灰色旧军装的林雨桐,“还是yi样精神。但却有了不yi样的气质。”

    林雨桐就笑:“这些年您过的还好吗?夫人她可还康健。”

    “国都沦陷,倭寇横行,活着也不过是个亡国奴。”宋怀民带着几番感慨,“工党在正面战场上表现不俗,武器自造却也不输倭寇,我就知道是老弟之功。”他不由的想起黄涛飞当日为这个事情几度斡旋,最后却“你们大概不知道,涛飞不幸阵亡了。”

    啊?

    四爷脸上露出几分怅然了,“谁能想到当日yi别,就是永别。”

    三个人叹了yi番,宋怀民就道:“马革裹尸,也是军人的归宿。不说这个,我这次来,也就是个跟着凑个热闹。不过带来了yi批图书,希望对你们有用。”

    那就再好不过了。穷日子过的,边区就没有不缺的东西。

    在接待处说了半天的话,宋怀民提出要出去转转,“每个人眼里的言安都好似不太yi样,我既然来了,就想到处看看,真实的言安是什么样的。其他人也都有人陪着出去了,我呢,就专门请了你们来,yi是他乡遇故知。二是找你们做导游,我听到的yi定都是实话。我这可没叫你们为难吧。是你们的首长说的,言安没有不可见人的地方。”

    四爷摆手,“要是不畏风雪,那就到处走走。”

    三人说说笑笑,就往街上而去。即便下雪,街上的店铺也开着门,该做生意的还在做生意。宋怀民左右看看,“这街上的商店是不是边区政府经营?”

    这个还真不是。政府经营的只有yi个光华饭点和合作社。剩下的都不是。

    四爷实事求是的道:“商人,普通百姓,都是私人性质的,政府不干涉。”

    “哦?”宋怀民好似很诧异,“资本多少?政府是否从里面抽取了营业税?”

    这个林雨桐还真不知道。

    四爷倒是清楚的很:“几十万到几十元,成本不yi。但肯定没有从里面抽取过任何营业税。”

    宋怀民倒吸yi口气:“那田地呢?百姓的田地有没有被没收的?”

    土改分田肯定是有,但分田也没分到政府身上。

    四爷摇头,“自主经营,没有干涉。新开垦的田地也是如此。”

    “农业税总得收吧?”宋怀民站住脚,似乎都要怀疑四爷粉饰太平去骗他yi样。

    四爷笑了笑:“要是收入低于四百斤,那是不收取的。要是高于四百斤,多出来的部分每yi百斤收yi斤的粮食。”

    那岂不是说收五百斤的粮食,只收取yi斤的赋税。

    四爷想了想又补充道:“我记得每户最多不能超过七斤半这个量。”

    “此话当真?”宋怀民的神色郑重了起来。

    四爷指了指来来去去的人,“这是大家都知道的,随便问谁,都能说个差不多。”

    “再没有其他的税收?”宋怀民掰着手指算,“比如房租地租糖盐布等,不管是买还是卖,这都是要收税的吧?”

    那是真没有。

    四爷明白宋怀民的心思,“不着急,你多走走,多看看,自己就有答案了。”

    虽然跟宋怀民的关系亲近,但是四爷和林雨桐还是没有贸然将人往家里带,这是不合适的。宋怀民也是个知道轻重的人,逛了半天,最后在光华饭店吃的饭。也没要别的,就是羊肉泡馍,管饱。

    宋怀民哈哈大笑,“我们途径西按,也没吃上地道的羊肉泡。如今倒是想尝尝。”

    林雨桐就笑:“秦北的羊肉不错,膻味不重。您尝尝,保管您爱上这味道。”说着,就在yi边给两人剥蒜。配着蒜吃,滋味更妙。

    宋怀民左右看看,拉了四爷的袖子低声道:“你们还是谨慎yi些的好,这次来的人里面,很有几个专家,可能会提出去参观药厂这样的地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还要谨慎应对才好。”

    四爷yi愣,“多谢了。”转脸却问道,“好好的,怎么就打起这个主意了。”

    宋怀民点了点四爷:“你还给我装糊涂,你们不是拿你们的中药,跟阎老西还有换西药,换物资兵可是他们的底气,能救人的都是好东西。有人往上告了那几位yi状,这不,姜拿这些手握重兵的没办法自然就有人替姜出谋划策,这主意可不就打过来了。”

    四爷看了林雨桐yi眼,“你觉得呢?”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83.民国旧影(7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