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84.民国旧影(7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84.民国旧影(7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9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84.民国旧影(7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ap;t;strong≈ap;gt;民国旧影7yi

    林雨桐慢调斯的掰着手里的烧饼, 掰的细细碎碎的, “叫我说, 姜这却是大可不必。 药嘛,本就是治病救人的。只要救的是国人, 这个不分姓国还是姓工。对方只要提供足够的原材料,多少药咱们都能及时的投放到前线去。至于说药方不是我舍不得。而是我怕怕这药厂跟当初和涛飞兄谈成的机械厂yi样。谁能保证他们做出来的不是假药, 我可听说了,如今物价飞涨十倍不止,还在以想不到的速度往上飞涨,法币又被废, 如今边区涌进来大量的法币。但是跟边区票兑换的价格也是yi路走低,以前yi元换yi元,现在呢,十元换不了yi元了。要是我,收购了药材, 哪怕多囤积yi天,就能巨额的利润。可是那么多环节, 你多囤积yi天, 他多囤积yi天,前线的伤员非得被这么给拖死。更不要提这里面以次充好的, 以假当真的, 但凡yi味药出了问题, 你该知道后果。我怕到时候, 他们yi推六二五, 非说是咱们给的方子是假的。这个锅我可不背。这骂名我也背不起啊!”

    宋怀民yi时还真没话说了,林雨桐说的这些,谁都不敢担保不会发生。

    四爷就笑:“我可听说了,他们可是连军粮也敢高价倒卖出去。他们占有的资源少吗?西药他们是不缺的,不能运到前线,不是数量不够”

    “我明白。”宋怀民摆摆手,“不说这个了。说起来就叫人觉得丧气。”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三人制谈论各地的风俗人情,不再涉及其他。这yi顿饭吃的也还算不错,吃完饭出来,外面的雪已经很厚了。两人亲自将宋怀民给送回去,这才返回。

    四爷拉了林雨桐又先去了饭点,买了yi条羊腿和yi副羊杂,“回去炖汤”临走了,又想起什么,回头买了yi个肉夹馍,夹的羊肉。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给常胜买的,怕这孩子等不到生肉变成熟肉就馋的受不了。

    走回去得yi个多小时,馍早就凉透了。其实在路上林雨桐想放到空间里的,但四爷拦住了,“家里人多,这么长的时间还热着,谁不怀疑?”

    所以进了门第yi件事是先把肉夹馍给孩子放在炉子上烤,常胜就蹲在炉子边上,跟等着喂肉骨头的小狗似得,可怜兮兮的。

    白元笑道:“念叨了这半天了,为了等好吃的,晌午都没吃饭。得把肚子空着。”

    林雨桐洗了手,身上暖和了,才叫钟山他们挑水进来,炖羊肉。这边肉和料刚下锅,外面就传来惊呼声:“林姐林姐钱妮要生了”

    要生了?

    “才八个月!”林雨桐边往出跑边解围裙,“怎么就生了?”

    林雨桐yi路跑上去,钟山正在窑洞门口等着呢,“下了这么大的雪,今儿她还去上班了。后半天觉得肚子不舒服就回来了。yi直在屋里躺着,要不是我进去告诉她先别睡,yi会吃羊肉,我都不知道她这是”

    钱妮摇头:“不到生的时候,生不了!”

    林雨桐气的想扇她,“你怎么知道生不了?”她号了脉,就赶紧道,“你们去方大姐那边,用她家的锅灶烧水送过来,再去医院喊个护士过来帮忙”

    钱妮深吸yi口气,就是没喊,“生孩子是这样的?我不知道”

    “你这是累的很了。”林雨桐皱眉,“你怎么回事,在书店也是坐着办公的,怎么把你累成这样了?”

    钱妮咬着嘴唇,“我这不是没想到怀个孩子这么娇气吗?也是这两年跟着大姐静享福了,没干过什么苦活累活。人家也是怀孩子,生的前yi天还挑水呢。我就想着没事,我皮糙肉厚的帮着搬了几趟书,谁知道就扛不住了”

    就这还自己坚持走回来?

    八个多月的孩子,小了很多。生起来倒是容易的很,yi锅羊肉炖出来了,孩子也生下来了。

    “还有那什么工作组,非得要我坦白,坦白自己有没有反革命的思想和言论,我说没有,结果天天被找谈话,yi站就是大半天我就跟他们硬扛着,谁知道自己的身体这么不济事”

    这不是逼供吗?

    林雨桐怒道:“你怎么不早说?”

    钱妮摇头:“都yi样,我怎么能搞特殊再说了,我就不信抗不过他们”

    愚蠢!

    “就扛成这德行了?”林雨桐给她解衣服,“觉得怎么样?哪里还难受?”

    “没事,我好着呢。还能喝两碗羊汤。”钱妮喘着粗气,由着护士给她拾掇。方大姐在yi边给她将屋子弄热乎了,听了直笑,“没心没肺的!”

    钱妮扭脸看孩子:“生了个闺女”

    “不兴重男轻女!”方大姐回头呵斥了yi声,“你这思想要不得。”

    “方大姐”钱妮疲惫的笑,“我不是重男轻女,我是我俩这长相,生了个闺女,将来这长大了,这孩子得长成什么模样啊?我是愁她嫁不出去”

    越说越没谱了!

    这孩子生下来突然,连个奶羊也没准备下。林雨桐偷偷地给这孩子喂了泉水,虽说早产的孩子生下来就弱yi些,但好好养着也没什么大碍。可孩子这种情况,钱妮就不能再跑去上班来。

    从里面出来,方云家拉了林雨桐,“要不将她先抽调到学校,组建个图书室。”

    这也不失为yi个办法。

    反正方便照顾孩子。

    至于学校的图书馆什么时间开始工作,这全由自己说了算。开窑洞,整修,这些活至少得等到开春才能干。到那时候,孩子都四五个月大了,也能带出去了。

    “行,就这么着吧。”林雨桐也假公济私yi回。

    两人说话,里面自然能听个大概。小护士边给孩子裹尿布,边道:“林院长对你可比对亲妹子都好。”

    钱妮咧嘴笑笑,她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也不会犟着来,孩子早产了,不管自己还是孩子,都需要养着,“我的思想觉悟有待提高,还拖累了林姐,怪不好意思的”

    因为钱妮这突然生产,林雨桐每天忙完了,还得上去照顾钱妮母女俩。没出三天,四爷就打发人把之前在家里帮忙的翠婶给请了回来。

    “你什么时候干过老妈子的活计?”孩子的尿布钟山他们帮着洗,可钱妮yi个女同志,也不能叫这些小伙子帮忙吧。还不是可着林雨桐用。四爷哪里舍得,“翠婶晚上跟她们母女yi个屋子里歇着。白天yi半帮咱们干点家务,yi半照顾那母女,你也好腾出手来。”

    只能这样了。替换钱妮的人yi直没送来,因为这边频繁出来,这人选当然是得慎之又慎。如今又正好是审查干部时期,比别的时候都要严格。

    林雨桐皱眉:“如今其他地方的审查可有些过了,听说每天基本工作都停滞了,就会写什么思想汇报,要坦白自己的行为”

    “闹吧,闹的过了,自然有人纠正。”四爷摇头,“这事你别出去就放炮”

    我能连这点轻重都没有?

    yi场大雪过后,还不见晴,阳历新年就到了。

    新年的头yi天,廖凯来了。跟他yi起来的,还有宋凯和结巴。

    “你们yi来,我就知道没好事。”林雨桐请人里面做了,将凳子都放在炉子边上,大家围着炉子也好取暖。

    廖凯就笑:“访问团要参观药厂,我们来征求你的意见。”

    “药厂嘛,也没说是哪个。想看就看吧。”林雨桐看向宋凯,“那边正产跳蚤药老鼠药的厂子,叫他们随便看。其他地方休想。要成品药可以,拿药材跟咱们换。”林雨桐低声问宋凯,“咱们之前囤积的药材,这两年的消耗的差不多了。即便是阎老西和胡综南跟咱们换购了yi部分,但这缺额也是巨大的。没有原材料,咱们自己也抓瞎。所以,不是咱们小气,是实在没辙啊!”

    宋凯就笑:“你当人家专家是吃素的,看不出这里面的猫腻来?”

    “看出来又怎样?”林雨桐就笑:“反正这事底线。其实就算叫他们看,他们也看不出什么,咱们的每yi个工序,都是各种独立的。即便是厂里的老师傅,也复制不出来。可是我就怕他们偷学不了,却又想着破坏。那就干脆绝了他们的心思。他们要看药厂,咱们给他们看。至于看出什么跳蚤药?兴许他们是看错了呢。”

    廖凯看向结巴:“你呢?什么意见?”

    结巴摇头:“我只管执行命令,不管其他。”

    廖凯就有些挠头,看着林雨桐欲言又止,好半天才道:“林院长,要是能确保对方真的看不出什么,,是不是可以考虑大气yi点,毕竟是yi家人吗?如今又是这么yi个时期,还是不要制造摩擦的好。”

    那就是领导更倾向于放开叫人家参观。

    林雨桐摸摸鼻子,“那就这么着吧。安全的事有巴哥呢,我就不出面了。另外,我会安排下去叫人做出点假动作来,不会叫他们觉得咱们隐瞒了什么,这样可以吗?”

    廖凯这才笑了:“林院长”他竖起大拇指,“还是您能领会首长的意图。”

    “学吧!”林雨桐哼笑yi声,“我就是当着他们的面做yi遍,我敢保证,他们还是学不会。真要看两眼就什么都明白了”我就该找块豆腐撞死了。

    当天晚上,林雨桐就去了厂子,紧急调配了其他的药来,替代了关键的yi步,又将这药粉加入其他的药粉中,不是特别老道的行家,是分辨不出来的。

    第二天就那么大大方方的叫人去参观了。

    对方显然对于言安的坦诚还是满意的,这里面有许多都是民主人士,由宋凯出面接待的。

    参观完,晚上的时候,结巴就来了。

    “对方也做了不少小动作咱们的人盯着每yi步都有人碰过咱们的药粉跟你交代的yi样他们并不是只看看”结巴叹了yi声,“还真是防不胜防”谁能想到,用湿帕子擦手,手湿了,yi碰药粉就粘在手上了,然后再拿帕子擦手,看似净手,其实药粉全都粘在帕子上了。还用有指甲勾起来看的,这藏药的功力也是见长。

    林雨桐挑眉:“你们就没挑破了?”

    “哪里会不挑破?”结巴笑了起来,“凯兄也是老辣,竟是最后给他们送了咱们的药粉包成小包”当时他是怎么说的?

    他说:“各位用湿帕子收集的,还有指甲缝隙里的量都太少了,工党人做事向来大度,想要研究这是好事,如今这药送给你们,你们可以和你们自己取的样本比对,看我们有没有藏私。”

    林雨桐就笑:“这事做的好!有大道不走偏走小道。不过咱们也是没办法,人家那是家大业大,可咱们没有了原材料就意味着断顿了,是要牺牲更多人的。”

    结巴笑了笑,随即神色就郑重起来,“我是考虑着,咱们的药厂要不要搬迁?”

    “搬迁?”林雨桐皱眉,“你还是不放心?”

    “谨慎yi些总是没错的。”结巴点了yi支烟,“我习惯留后手”

    林雨桐叹了yi声,“也好!要搬就搬吧。只是这地方”

    “这事我跟凯兄商量”结巴站起来,跟四爷打了招呼,就急匆匆的又出去了。

    这事过了半个月,眼看就过年了,结果半夜yi声爆炸声响起,林雨桐yi下子就睁开眼,先把已经醒了的常胜抱在怀里,“别怕!”

    “我不怕!”常胜摇摇头,又拍了拍林雨桐的胳膊,“妈妈也别怕”

    四爷披着衣服出去,扬声问外面:“哪个方向出事了?”

    钟山在外面应了yi声:“看着像是药厂的方向。”

    “还真叫结巴给料到了。”四爷进来就钻进被窝,拉着林雨桐赶紧睡,“人员和东西都撤离了。那药厂里白天也就是yi个班的战士扮成职工来来去去的。晚上他们都在厂区外围,肯定出不了事。”

    林雨桐抱着孩子将被子拉了拉,“这么大张旗鼓的去药厂,藏的再压实也暴露了。他们倒是拍拍屁股走了,汪系和倭国特务倒是跟着他们嗅出了味道。”

    四爷这才道:“所以,如今这场运动也是及时的,虽说矫枉过正,但是隐藏在内部的人破坏力确实不可小觑,宁肯现在自己人受点委屈”

    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

    光是这yi年里,据说是抓到了yi千多个特务,当然了,这里面肯定有被冤枉的,但也肯定不是全都是冤枉的。

    过年了,年三十的这yi天,杨子回来了。

    挺突然的。

    “大姐!”警卫认得杨子,利索的放他进来了。

    林雨桐正在喂猪,回头yi瞧,手里的盆子差点扔出去,“杨子?”这个胡子拉碴的小伙子是杨子?

    杨子嘿嘿yi笑,挠了挠头:“没办法,人家笑话我小白脸。”

    “快进屋!”林雨桐拉着杨子往里面走,“你这怎么从前线回来了?”

    “换防了。”杨子深吸yi口气,“南泥弯那边抽调离开,又将我们调回来修整。边劳动边修整。”

    四爷从书房出来,“如此也好,省的你姐跟着你们悬心。”

    杨子刚叫了yi声姐夫,就被溜达着出来的常胜吸引了,“我的大外甥常胜!我上次走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呢。现在都这么大了?跟大哥长的也太像了。”

    常胜嘻嘻笑:“二舅!”

    “哎呦!小子,怎么认出我的?”杨子伸手将常胜举起来。

    “我的名字是二舅取的。”常胜不认生,“二舅你打胜仗了没?”

    “打了呀,怎么会不打胜仗呢?”杨子稀罕的不得了,扭脸跟四爷说,“这怎么跟变戏法似得,大变活人啊!yi眨眼这才几年,就小大人似得会跟人寒暄着说话而来。”还挺会找话题聊的。

    四爷叫杨子坐下,林雨桐那边提了热帕子过来叫他擦脸,“虽然还是瘦,但看着健壮了。”

    杨子接过帕子随便擦了擦,“能不瘦吗?后方自给自足还好点,前线吧,基本是吃不饱的。要是能有缴获,日子还好过点,要是没有,那可真是遭罪了。”

    后方的粮食很难按时按量的送往前线,到处都是封锁,所以前线的状况,是很不艰难。

    林雨桐二话不说,转身就将灶火捅开,“我给你下点挂面。”

    几年不见细粮的样子yi个人干掉了三斤,“从来不知道面条也这么香。”

    常胜看的眼泪汪汪的,把他的柿饼拿出来塞给杨子,“二舅你吃吧。”

    杨子的心瞬间就化成了水了。

    四爷把杨子留下来,“晚上住下吧。有些事也要跟你说yi声的。”

    是杏子的事。

    林雨桐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杨子却没多想,到钟山他们宿舍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衣服,晚上等常胜睡了,三个大人才盘腿坐在炕上。

    林雨桐就把杏子的事,yi五yi十的说给杨子听,“这事,我也有责任,作为大姐,我没看护好她”

    杨子的脸都白了,“不是!大姐!你别这么说。这跟你无关。”他身子往后yi靠,靠在被子上,“我二姐这人,我知道。她胆小,自卑,这种性子弄不好就会走向另yi个极端。她当初离家出走,就是脑子yi热的结果,可这导致的后果却不是她能承受的可她怎么就这里留下了,也不想想她的那个孩子离了她怎么过日子?还有那个花儿无辜的孩子要是叫大哥知道二姐干的这事我都不敢想”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咱们去睡吧,叫杨子也早早的歇着。”

    是想给杨子单独的空间,这事搁在谁身上,都不是yi时之间能接受的。

    可等林雨桐睡下了,才想起还没跟杨子说槐子的事情。第二天yi早,杨子就要告辞,“我请了半天假,今儿说什么也得赶回去。不过如今离的近了,我得空了,就回来看看。”

    林雨桐简单的说了槐子的事,却把槐子跟于晓曼的婚事隐瞒了。yi边说着,yi边杨子收拾东西,“大哥如今也不知道在哪呢?总这么阴差阳错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聚齐。”她给杨子收拾了棉衣干粮,“另外,你要是有空还是去看看杏子吧。哪怕远远的看yi眼”

    杨子yi愣,半晌都没说话。隔了好长时间,他才道:“大姐你别多想二姐做的那些事不说也罢。至于去看看再说吧!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林雨桐拍了拍他的肩膀,理解的点点头。是啊,两人是双胞胎,yi个娘肚子出来的,生在yi起长在yi起,情分是不yi样的。即便她再可恶,可要是真看见她吃苦受罪,他真的能无动于衷吗?与其心里煎熬,还不如不见。

    杨子朝外看了看,“只要她还活着,也就行了。我知道她活着,就足够了。在战场上见多了死亡能活着就是运气,还指望什么呢?即便是吃点苦,那也是她自己该得的。她不杀伯仁,伯仁因她而死,这也是事实。我去看了,又能怎样?”

    送走杨子,林雨桐有些遗憾:“还以为他会留下过年呢。”

    四爷叹气:“你也别多想,杨子不是那种心里没数的人。他说的都是实话”

    “我知道。”林雨桐哼笑了yi声,“遇上这样的事情,他这个年也是够闹心的。”

    她这话的余音还在耳边,却不想转天廖凯来了,“有个十万火急的新任务”

    得!这个年是过不成了。

    四爷将廖凯带进书房:“什么要紧事,叫你这么急匆匆的跑来。”

    廖凯低声道:“从苏国运来了yi批设备,如今已经到西按了。可是你们也知道,这设备咱们花费了多大的代价。但是偏偏咱们没人懂这玩意。这交割的时候”

    四爷就明白了,“什么设备?”

    廖凯低声说了几个字。四爷的面色yi正,“需要我过去?”

    “还有林院长。”廖凯看向林雨桐,“药厂到现在都是全手工制作,这次花费了大精力弄来了设备,但还是那句话,咱们懂这个基本没有。”

    “我们去倒是没有问题。”四爷没有推辞,“只是这怎么运过来?”

    廖凯转脸看林雨桐:“这也是我要说的第二件事,也是我非要林院长去的另yi个重要原因。只要咱们给他们救治几个重伤员,他们答应给咱们开个口子放设备进边区。”

    林雨桐挑眉:“这个买卖划算。”

    廖凯点头:“这批设备对咱们的重要性,两位都专家,想来也非常明白。所以,这任务只能由你们来完成。”

    “什么时候出发?”四爷直接问了yi声。

    “马上!”廖凯有些歉意的道:“实在是害怕夜长梦多。”

    四爷看向林雨桐,林雨桐看向在外面玩着的常胜,两人对视了yi眼,还是四爷走出去,抱了常胜,“我跟妈妈出去几天,你跟白元叔叔在家可以吗?”

    常胜看看四爷又看看林雨桐,眼睛马上就湿了,这孩子从来就没离开过父母,“不能带我?”

    “不能!”四爷看着常胜的眼睛,“爸爸妈妈也要上战场了,所以,你得守好大后方。”

    常胜瘪了瘪嘴,到底没哭出来,“能叫安安哥哥跟我住吗?”

    “怎么不好?”外面传来结巴的声音,“伯伯把人给你送来了。”

    廖凯轻声道:“巴哥也去。你们的安全交给他了。”

    结巴笑了笑:“方云晚上过来陪孩子。白天就叫白元带着,家里还有翠婶做饭,yi院子的警卫,出不了事。”

    林雨桐抱过孩子亲了亲,“你乖乖的。要不了多久,我们就回来了。”

    常胜嘴yi瘪yi瘪的,“我不哭,你们去吧。我给你们断后”

    “好儿子!”四爷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就将他接过去塞给白元,转身拉着林雨桐就往外走。好似再看yi眼孩子就走不了了。

    等两人出了院子,突然就听见常胜压抑的哭声。两人脚步yi顿,四爷还是拉着林雨桐的手扶她上马,“走吧!”

    林雨桐骑在马上,脑子从来就没有这么乱过,满耳朵都是孩子的哭声。四爷嘴角抿的紧紧的,不时的看林雨桐yi眼。

    到了交际处,四爷低声道:“别这样,跟其他的孩子比起来,他算是幸运的。”

    “知道。”林雨桐点头,“我知道,我都知道。”她深吸yi口气,跟着大家的脚步进了里面。

    房间里有洗浴的热水,炕上放着崭新的衣服。梳洗过后,重新换上旗袍大衣高跟鞋,淡淡的花了妆,她yi时之间还有些不习惯。回过头,见四爷已经穿好了,西装呢子大衣皮鞋。两人相互看了看,这yi瞬间好似像是隔了yi个世纪。

    跟随的人都换着衣服,长袍短褂的看似小商人。外面停着yi辆军用卡车,四爷和林雨桐坐在驾驶楼里。廖凯拿了两把过来,“留着防身。”

    结巴带着人上了后面的车厢,廖凯摆摆手,车就动了。

    车厢里冷的很,林雨桐塞给了四爷yi个小吊坠,他贴身放了,身子yi会子就暖和了起来。

    司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这段路好走,你们抓紧时间休息,等到了不好的地段,就是想睡也睡不不着了。”

    还真是,到了晚上,就颠簸了起来。路本来就不宽,还下了雪,又湿又滑。林雨桐坐在车上那真是心惊胆颤。

    路上不停的换司机,趁着换司机的空挡,该方便的方便,其他时候车是不停的。在路上吃的就是窝窝头,喝的就是凉水。

    在路上晃悠了两天,才到了渭楠。这个边卡设置的特别严密,结巴上前去交涉,不大功夫就有专人过来跟结巴说话,可能是事先打过招呼,对方并没有为难,车顺利的开过边卡,继续往前走。

    往前走了几十里,停下来换司机的时候,结巴跟四爷商量,“我看咱们还是在渭楠休整yi番。”

    四爷看向结巴,“怎么了?”

    结巴低声道:“我需要给咱们的同志传递消息。”

    原来是要办事。

    四爷点头,“找家客栈,包下来吧。”

    过年期间,客栈哪里有什么生意。随便找了yi家干净的,就包了下来。这边刚安顿好,结巴就进来了,“胡综南打发代表过来慰问了。”

    要自己救人,人没救之前,态度当然是客气的。

    四爷点头,“有请。”

    进来的人吓了林雨桐yi跳于晓曼。

    她穿着yi身的军装,靴子踩在地上,发出响亮的声音。那yi头长发盘在脑后,眼里闪过yi丝诧异,紧跟着就带上了几分高傲,“真是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林先生说起来,咱们可是故人”

    这话是说给别人听的。她不是yi个人来的,身后还真是好几个副官。

    林雨桐也笑:“是啊,yi别经年,于小姐yi切可还安好?”

    这话听起来很真诚,于晓曼也知道这问候是真诚的。

    她的眼睛微微的湿了,转瞬就收敛心神,“我yi切都好,有劳林先生挂念。”

    林雨桐请她坐下,“没想到于小姐从军了,巾帼英雄,着实让人佩服。”

    于晓曼哈哈yi笑,好似带着几分别有用心:“林先生难道没有从军?只是这军”她比划了yi个八,“您是姓这个的吧。”

    就见于晓曼身后的副官嘴角微微翘起,好似对于于晓曼这样的试探十分满意yi般。

    林雨桐陪着于晓曼做戏,“我就是yi个大夫,只要是国人我都救。跟我是什么,姓什么,无关!”

    于晓曼呵呵yi笑:“医者仁心,在林先生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说着,话语yi顿,“您瞧我,见到您只顾着高兴了,险些连正事都给忘了。我们胡长官可是说了,要我招待好林大夫,还有诸位。”说着,就yi招手,外面来了几个背着枪,端着托盘的战士进来,“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yi个盆子里放着金条,其他盘子里放着纸币。

    林雨桐看了四爷yi眼,四爷微微点头,林雨桐这才道:“如此盛情,倒叫人却之不恭了。替我们谢谢胡长官。这每yi分每yi,必然都会花在在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士身上,这yi点请胡长官放心。”

    于晓曼眼里的笑意yi闪而过,面上却露出几分不喜来,“林大夫还真是视金钱如粪土。也罢!就这样吧。诸位yi路劳顿,这住宿嘛也未免太简陋,地方我们已经准备妥当,还请诸位移步”

    换个地方,肯定是在人家的监控之下。但这也是别人的地盘,对方摆明车马了,不走都不行。

    结巴点点头,林雨桐明白他的意思,就起身道:“那就叨扰了。”

    林雨桐和四爷坐的是于晓曼的车。司机开车,于晓曼坐在副驾驶座上,四爷和林雨桐坐在后面。于晓曼正襟危坐,脸微微仰着,眼睛yi眨yi眨的。

    林雨桐坐在后面,刚好看见镜子里的于晓曼。她频繁的眨眼,叫林雨桐愣了yi下,然后手心里就感觉到四爷的手在跳动。四爷快快慢慢的不停的点着,跟于晓曼的频率是yi样的。她细细的体会,脑子里灵光yi闪,才明白这根本就是用密码发报的模式在传递信息。

    她想说的是:小心有诈!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yi眼,然后轻咳yi声,再又咳嗽了几声。

    于晓曼就低下了头,那咳嗽声传递的信息只有yi个字知!

    可这到底是知道有诈呢?还是知道了自己传递的消息是什么意思?可恨身边的人多,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跟他们交流。

    渭楠是个小城,城不大。坐上车十几分钟时间,就到了对方给安排好的地方。yi个小院子,里面是二层的小楼。住他们这些人足够了。

    渭楠是个小城,城不大。坐上车十几分钟时间,就到了对方给安排好的地方。yi个小院子,里面是二层的小楼。住他们这些人足够了。

    “咱们进去看看。”于晓曼做了个请的姿势,“看里面的条件诸位可还满意。若是还有什么需要,请千万别见外,直言就好。”

    林雨桐跟着四爷往里面走,从看门的,到扫院子的,都是人家的眼线。她得找机会跟于晓曼谈谈才行。心里这么思量着,脸上却笑盈盈的,看向于晓曼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84.民国旧影(7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