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86章 民国旧影(7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86章 民国旧影(7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9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86章 民国旧影(7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73

    砰的yi声响, 关三yi下子就清醒了。 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歪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他心里yi惊,第yi反应就是看身后的大钟,当看到显示的时间是十二点二十分钟, 他这才松了yi口气。睡着前迷迷糊糊的还听见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呢。才过去二十分钟, 这就好!这就好!

    回过神来,才想起刚才那yi声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起身, 轻轻的用钥匙打开几个卧室的门, 看见里面的人都好好的睡着, 这才慢慢的又将门给关上。不管那声音是不是他们发出的, 这会子自己醒了,他们就是有多少打算都没用。

    将衣服紧yi紧, 还得去院子里看看,yi是怕他们偷懒, 二是想问问有没有什么异常。

    可谁知道刚把门yi拉开, yi个人影就倒过来, 正是守在门外的陈武。他吓了yi跳, 这是怎么了?还没来得及问,就听陈武哎呦了yi声, 这是撞疼了。关三yi把推开陈武, 这瘪犊子,告诉他打起精神,打起精神,他也承诺的好好的。可这才守了几个小时, 站着就睡着了。真要出事了,算谁头上。

    陈武利索的站起来,揉了揉脑门,从开着的门往里yi眼,还不到十二点半,自己也就是迷瞪着打了个盹嘛,至于这么大的脾气吗?他呵呵笑了两声,低声道:“您放心,我警醒着呢。”

    “狗r的,这么冷的天在外面你都能睡着了。”关三上下打量陈武,“说!你是不是偷偷喝酒了。”

    陈武伸出手捂在嘴上哈了yi口气闻了闻,没味啊!他当即就道:“您可不能赖我,我是yi点都酒都没沾。”

    关三轻哼了yi声,“来来回回看看,有什么动静没有?”

    就算外面有动静,自己守在门口,也不能出事。想反驳吧,想想还是算了,官大yi级压死人。只得转身打开手电筒,满院子的走。其实院子就这么大,空空荡荡的,yi眼就能看到头的。

    这灯光yi照,关三就知道无事。直接反身回了客厅,将大门也关上了。进去就浑身打了个冷颤,可鬼天气,冻死个人。

    陈武见门关上了,狠狠的朝那个方向瞪了yi眼,然后呸了yi声。什么玩意,苦活累活全叫下面的人干了,他躲在里面享清福。

    却说关三往沙发上yi坐,看着关二爷神龛前的香烛燃烧着,红光yi闪yi闪的,青烟缓缓的升起,他突然就觉得眼皮子yi沉,困的不行了。眼睛睁不开,但整个人却似乎在半梦半醒之间,不大功夫,听见yi点的钟声,他心说,也该是这个时候了。好似还没怎么睡yi会呢,又听到两点的钟声,他暗自嘀咕,这人睡着了基本就没有时间概念,怎么yi个小时好像走的有点快。等三点的钟声敲过之后没多久,他yi哆嗦,整个人就醒过来了。yi看表,都三点半了。

    “这他妈的心里有事,睡也睡不踏实。迷迷糊糊的,还不如不睡呢。”关三嘀咕着又打开门,却见陈武靠在柱子上,不用问,这瘪犊子又睡了。不过还算聪明,知道把手电筒yi直打开,就这么亮着,也好知道院子里的人醒着。

    他把门又轻轻关上,就见楼梯上悄莫声息的走下来yi个人,顿时吓了yi跳,等看清楚来人,才缓过来,“你好歹出个声啊!”

    这人呵呵yi笑,“朝两边的屋子yi指,都睡下了吧?”

    关三点点头,“这么快就受不住了?要换人?”

    这人不好意思的顷刻yi声,看了yi眼座钟,快四点了。竟然睡了大半宿了,他掩饰般的笑笑,“憋不住尿了。我去放水去!省的这些人起得早碰上了。”

    关三拉住他,“昨晚那两口子没说什么?”

    “都人精子似得,难道不知道咱们监视。明知道不安全谁说话?”这人摆摆手,“这是把人家当傻子呢?我看,除了叫咱们耗费时间,受yi番辛苦,只怕也得不到什么。”

    关三猥琐的笑笑,“就没点别的节目?”

    这人心道,我哪知道呢?睡死过去了。他直接摆手,“先叫我撒尿!憋死了!”

    第二天yi早,林雨桐在北风呼啸冲撞着窗户玻璃的声音中醒过来。四爷正披着大衣站在窗口,见林雨桐从被窝里露出头就道:“咱们这运气又赶上下雪了。”

    林雨桐yi下子清醒过来,“看来咱们还得被困在这里多困几天了。”

    四爷点点头,却没说话。昨儿送来的消息,说是有人打那批设备的主意,想半路换了它。这事他琢磨了半晚上。按说设备如今在他们的地盘上,自己等人也在他们手里攥着,半路偷换做什么?直接都扣下不就完了。多省劲,为什么非得要私底下秘密的干呢?这位胡司令私底下只怕也有许多事情是不想叫姜知道的。设备从苏国直接运到西按,是不是说他实际上跟苏也做着某种类似于生意上的交际呢?他怕明目张胆的扣下东西,惹怒了工党,再惊动了重青。要是这么看,胡跟工之间在有些事上是有默契的。可如今,这位胡司令想半路上翻脸当然了,这也是永久后患的办法,不怕谁抓住小辫子,也不怕这事被重青知道了算后账。想明白了这yi点,他就觉得对方死拖着他们是为什么了?yi定是偷梁换柱的准备工作还没做好,这才不得不将自己等人捆在这里给他们争取时间。为此,他甚至不惜耽搁那些急需看大夫的伤员。

    可这要偷梁换柱,该怎么换呢?两地之间没有火车,只能由他们用卡车运送到边区交接的地方,然后卸货。剩下的就不管他们的事了。

    那么只要注意仓库,还有路上打尖住宿的客栈或是庄户人家就行了。可这仓库号盯着,半路上歇息的地方,可不是自己这yi边能决定的。谁叫卡车是人家的,司机也是人家的呢。

    林雨桐穿好衣服,去洗漱了,才拉了四爷去卫生间将水龙头打开说话,“其实还是应该叫结巴跟当地的地下组织联系。他们换过去,咱们还能换回来嘛。”

    “可这就相当于将整个地下组织都暴露了。”四爷摇头,“即便他们不能追查出具体的人员,但是只要想查,总能摸到蛛丝马迹。这地下组织只要抓住yi个人,而这个人要是恰好那么供出来的可就是yi串。这个风险咱们冒不起。”他笑了笑,给林雨桐递了擦脸的毛巾,“你放心,我这心里有了个大概的想法。回头还得跟结巴商量。出不了事!这边的生活条件不错,你抓紧时间享受两天,有什么想吃的就叫他们去买,想来胡司令是不会在乎这么yi点钱的。”

    那副有便宜占的样子叫林雨桐yi下子就笑开了。

    关三今儿就觉得比较憋屈,昨儿夜里半梦半醒,比不睡还累人,今儿才说众目睽睽,青天白日的,不用他亲自盯着了,要回房间睡yi觉去,谁知道楼上这位女工党却折腾了起来,“半只羊、二十斤牛肉、十二斤面粉、八斤精米、三只老母鸡、葱姜蒜各色菜、还有奶粉?”他不确定的看向这位被于主任称为林先生的女工党,“这些今儿全要?”

    “怎么?胡司令负担不起?”林雨桐坐在沙发上颐指气使,“他负担不起早说啊,我们何必住在这里?”

    “您误会!您误会!”关三点头哈腰,“这点东西,应该的!应该的!”

    林雨桐yi笑:“我们那里牛羊成群,鸡鸭遍地,你们这伙食也太素了。今儿跟我们yi起搭伙吃饭吧。大过年的都不容易,去忙吧。”

    关三忙应了,转身出了门却暗道,你就吹吧!还牛羊成群鸡鸭遍地呢,谁不知道工党都是些穷鬼。不过这工党不是都讲究官兵平等嘛,这叫自己跟着吃饭看着是平等了,但这吆五喝六指使人,却有点不像那么个意思。

    陈武正在扫院子里的雪,看见关山出来,而通往客厅的门紧闭着阻隔了里面的视线,就马上凑过去,“您怎么还不去歇着。”

    “歇个屁!”关三朝里指了指,“机灵点,看住了。我去去就回。”

    官署内,于晓曼打着哈欠,坐在办公室里,端着杯子泡了yi杯浓茶。

    刘副官敲门进来:“泡茶您该叫我yi声,要不然我给您冲杯咖啡提提神?”

    于晓曼摆手:“别到处推销你的咖啡,我跟你这留过学的不yi样,喝不惯那玩意。比药还苦,有什么趣?”她举起自己的杯子示意,“还是咱们自己的东西喝着舒服,我就不受那洋罪了。”

    刘副官yi笑,“怎么?昨晚没睡好?”

    于晓曼心里yi顿,随即有眨了眨眼睛,因困倦酸涩的眼睛马上流下来眼泪,“看出来了?我还真是没睡好。”

    “昨晚上干嘛了?”刘副官声音低下来,“我可是看见你跟何医生yi起走了,然后他又送你回来了的。”

    盯的还挺紧!

    于晓曼心里警惕,却又打了个哈欠,用手拍了拍嘴:“就是跟何医生yi起吃饭的,在他家”说到这里怕对方误会似得,马上道,“别瞎想,我是有正事的。”

    刘副官就笑:“我有什么要瞎想的?您跟何医生yi起我为什么要瞎想?”

    于晓曼举起杯子做出要朝他扔的样子恐吓道:“再敢瞎说yi句试试?我去找何医生,求人家办事,还不是你出的主意?这会子说风凉话”

    刘副官yi愣,“去给人家认错去了?”

    “去去去!”于晓曼推他出去,“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那是认错吗?我那是顾全大局!”

    正说着话,警卫员进来了,“报告,关三在外面求见。”

    两人yi下子就站好了,刘副官整理了衣服,“叫他进来。”然后转脸看向于晓曼,“他怎么这么时候过来了?”

    “我上哪知道去?”于晓曼坐回去,“你问他吧,我趴在桌子上眯瞪yi会儿。”

    刘副官笑了笑,就靠在桌子边上等着。

    关三进来的时候,就见到那位老处女美人爬在桌子上,而刘副官随性的靠在yi边,他心里暗自嘀咕,这狗男女还不定昨晚干什么了。他们倒是舒服了,留着自己等人受罪。不过面上还是恭敬的很,甚至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大了,就怕惊扰了睡觉的人,“刘副官”他面上yi苦,“我是不得不来。”

    “怎么?”刘副官的眼神冷了下来,“纪律是什么不记得了?”

    关三忙喊冤枉:“可是没经费,这事也办不成啊!”

    “这才yi天不到的时间,你就要经费。”刘副官啪的yi下拍在桌子上,于晓曼马上就坐起来,“要说出去说去,别打扰我睡觉。”

    刘副官忙摆手:“对不住!对不住!”他道了歉,然后指着关三对于晓曼道:“您也听听,听听他的胃口有多大。”

    关三忙解释,“真不是兄弟们要。是那位林先生”

    刘副官yi愣,然后看向于晓曼。于晓曼心里yi跳,面上却露出鄙夷,“昨儿给了那么多钱还不够意思?还好意思张口?”她起身双手撑着桌子,整个人上身都朝前倾斜,使得整个人都显得极具攻击性,“你告诉她,老娘不伺候!要经费!想得美!以为咱们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下面的将士也yi样吃不饱呢。我告诉你们,谁都不许给他们。谁敢拿出yi分钱去,我就当他是通工!”她威胁的看着两人,“你们可都记住我的话,别到时候又怪我不讲情面!”

    “消消气!消消气!”刘副官忙将茶杯子递过去,“喝口茶缓缓再说。不能这么硬干,胡长官可是有命令的。”

    “有命令咱们执行命令啊!”于晓曼冷笑yi声,“叫他们在那院子里暖暖和和的呆着是看的起他们,要是再叽叽歪歪,直接撵出去。想走?可以,叫他们靠两条腿,冒着雪慢慢走吧。路上要是遇上什么匪盗,困上几天咱们的任务也是yi样的完成!这有些人啊,就是不能给好脸色,蹬鼻子上脸不知道自己是谁!”说着,又抱怨刘副官,“都怪你!昨天出的什么馊主意!要是我昨儿将他们的气焰压下去了,就不信他们还敢这么折腾,非叫我去道歉,这下好了,不停的试探咱们的底线,看把他们能的。”

    关三听的解气:“就该这样”

    刘副官瞪眼:“你懂什么?”然后回头看于晓曼,“小不忍则乱大谋!不就是要钱吗?多大点事!只要不是狮子大开口,满足他们又何妨。要是真是贪财的,咱们倒是省事了。兵不血刃,什么问题都解决了!”说着,他就指了指关三,“说!要多少?”

    “没说没说要钱啊。”关三的声音小了下来,“他们倒是没说要钱。”

    刘副官抬脚就踹,“你他妈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争执了半天,压根就不是那码事!

    关三被踹的后退两步,做出龇牙咧嘴痛苦的样子:“那位林先生要半只羊、二十斤牛肉、十二斤面粉、八斤精米、三只老母鸡、葱姜蒜各色菜、还有奶粉”说着,他眼珠子yi转,“对了,还有烟!说是要两罐雪茄!”

    刘副官沉吟,“要的可真不少。不过也不值什么。除了奶粉和雪茄不好找,其他的都不是问题。行了,你先去准备其他东西吧,奶粉和雪茄我再想想办法。”

    关三看了yi眼于晓曼,利索的退了出去。于晓曼端着杯子喝茶,掩盖住自己的情绪,这么多东西,林雨桐yi定是故意的。她是在给自己传递消息呢。自己昨天辗转送过去的消息最后,写了紧接的联络密码。要是照这么想,半只羊、二十斤牛肉、十二斤面粉、八斤精米、三只老母鸡、葱姜蒜各色菜、还有奶粉,两罐雪茄,就该有传递给自己的消息。

    这里面的数字,有二十、十二、八、三、二。那个半可以忽略。

    她的眼睛朝桌上翻开的圣经上看去,这前面四个字代表的意思是:收到勿念。

    可这个二又是什么意思呢?对应的应该是个见字,难道还要见自己?

    正想的出神,就听刘副官笑道:“这奶粉恐怕还得你出面。这玩意可不好找。”

    于晓曼哼了yi声,“那雪茄呢?你找胡长官要去?”

    刘副官朝外指了指,刚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顿住了,舌头yi转,两手yi摊,“那能怎么办呢?我先去试试。”

    于晓曼笑笑,“那祝你好运。”

    刘副官挑眉从办公室里出来,顺便将门给带上。然后才收了脸上的表情,回头看了yi眼紧闭的房门,这才迈步离开。

    只是yi转过楼梯的拐角,就轻声道:“出来吧。”

    关三嘻嘻哈哈的闪身出来,“刘副官,我可是等了你半天了。”

    刘副官皱眉:“去后勤直接领就是了,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非等得我的条子吗?”

    “哎呦!”关三指天画地的,“那帮孙子,不见棺材不是!是不见圣旨不下跪啊!没有您的这道圣旨,我调动不了那帮子脑袋上长反骨的。”

    刘副官冷笑yi声:“别人脑袋上长反骨,你的脑袋上就不长反骨?那两罐雪茄是怎么回事?给我说清楚。在我面前你竟然敢弄鬼,我看你的这层官皮也该脱了。”

    关三面色yi变,“没有!真没有”

    “没有什么?没有夹带私货?”刘副官冷哼yi声,“你长了几个心眼,别以为我看不出来。那东西根本就你想要的。那些工党根本就没有yi个吸烟的。他们好好的要烟做什么?还雪茄!我看你是想血”

    “不敢!再不敢了!”关三冷汗直流,“我这不是想着有于主任呢吗?她是重青来的,路子野的很,您知道的,这雪茄在外面黑市上能换这个数”他伸出两根手指,“是金条!”

    “知道她是重青来的就收敛着点,别靠太近。”刘副官恨铁不成钢的道,“那是姜派来盯住咱们司令的”

    “哦!”关三恍然大悟,“怪不得您好端端的被调到yi个娘们的手下,原来是司令派您看住她的”

    “住嘴!”刘副官警惕的四下看看,“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不清楚吗?要是再管不好你的嘴,我不介意敲下你yi嘴的牙。”

    “不敢!”关三yi把捂住嘴,“再不敢了!”紧接着又道,“我以后yi定帮您盯着那娘们,绝对不放松。”

    刘副官这才深吸yi口气,“跟我来,我给开条子。几十斤肉?这都是什么肚子?塞得下那么多吗?”

    两人走远了,yi个带着口罩的驼背老汉才从yi边的档案室里闪身出来,他拿着拖把,慢悠悠的下了楼,挨个收了垃圾箱里的垃圾,直到到了卫生室门口,才敲敲门,“收垃圾的。”

    何卫华将门打开,“今儿没垃圾。没打针换药的,也就没换下垃圾,你也省事了。”

    驼背应了yi声,慢慢的收拾卫生室门口的垃圾箱,何卫华就站在台阶上,伸胳膊踢腿,像是在活动身体。耳朵却没闲着,将驼背说的话都听在耳朵里了。

    等驼背离开,何卫华才转身进了办公室。驼背不知道于晓曼是自己人,所以,他在办公室外面,连刚才在于晓曼办公室里的话也都听见了。

    半只羊、二十斤牛肉、十二斤面粉、八斤精米、三只老母鸡、葱姜蒜各色菜、还有奶粉、两罐雪茄。”

    如果两罐雪茄是关三自己添上去的,那么于晓曼是不是不知情呢?这里面的数字,应该是传递某种消息,但是可惜,自己不知道。但这多出yi个字来,意思会不会受影响呢?要是前言不搭后语的话,于晓曼可能还能想到这里面的因由。可要是万yi他有点坐不住了。必须要提醒她才是。在这种情况下,多做就多错,任何yi点不合时宜的举动,都会引发意想不到的后果。

    而此时的于晓曼也虽然慢慢喝着杯子里的茶水,但心里却焦灼yi片。到底是去见还是不去见?按理说,以林雨桐的聪明,不会明知道如今的情况还送来要见面的消息,可是万yi有紧急情况呢?自己这yi耽搁岂不是要坏了大事?

    她咬咬牙,干脆直接放下茶杯,直接就开门走了出去。

    得见!哪怕是冒险也得见yi面!

    她将手边的圣经顺手合上,里面翻旧的页面绝对不是自己用的着的那yi面,这才起身,穿了大衣直接出门,连门都不关。

    她想直接就走,但是下了两层楼,她的脚步又顿住了,随后又上楼,直接去了刘副官的办公室。

    刘副官正跟关三说话,门yi下子就被踢开了,于晓曼双手插在裤兜里进来,挑眉问道:“东西准备的怎么样了?”

    关三看了刘副官yi眼,“后勤准备得的也有限,这都是给大家过节加餐的。我们正商量着看能不能给他们送yi批罐头,鱼肉的,牛肉的,这个咱们不缺。”

    “给个屁!”于晓曼将桌上的条子yi撕,“有什么给什么,不行我就”

    正要说我就去送,就听外面yi个声音道:“谁叫我们的于大美人动了肝火了?这都说粗话了!”

    “是何医生啊。”刘副官先从办公桌后面出来,“您可是稀客。快请进!今儿贵脚踏贱地,是有什么事吧?”

    何卫华摆摆手,“自己人别客气。”他指了指于晓曼,“我还真不是找你的,我是找她的。”

    刘副官暧昧的yi笑,“那两位就”他朝门外指了指,示意他们谈情说爱请移步。“可别在这里刺激我了。”

    何卫华赶紧道:“可别这么说。她要是恼了,不收拾你,该收拾我了。”说着,就递了yi瓶药过去,“昨儿兜风肯定着凉了,头疼了吧。我等了你半天也不见你找我取药,就知道逞强。”

    “你送我办公室就得了。”于晓曼不耐烦的道:“门没关。”

    何卫华看了刘副官yi眼,不好意思的道:“我上楼的时候,看见你往刘副官这边来了。顺腿就过来了。不是追着你不放啊!千万别误会!”

    刘副官哈哈就笑,“这话说的不合适!咱们于主任可不是自作多情的人。”

    于晓曼将药瓶接过来,心里却乱的很。刚才那话打断的可真是时候,而且他跟在自己背后,自己竟然yi点都没察觉到。这叫她心生警惕。

    何卫华尴尬的拍了刘副官yi下,然后又十分生硬的转移话题,“我刚才好像听谁说关组长想要两罐雪茄?怎么?是要送人吗?那你不用为难了,黑市我有熟人,只要借钱合适,我想办法给你淘换来。”

    关山yi愣,脸色僵硬的应了,见刘副官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是冰冷的,就知道他这是误会了,天地良心,自己真没跟谁说过。自己又不傻!只怕是他们两人说话的时候,叫谁听见了。被人问到脸上,他只得嘿嘿笑着应付,“我也是帮人问问,那玩意多贵啊!我哪里消费的起。”

    于晓曼先是了然,原来这两罐雪茄是他私自要的,那么这个二代表的见根本就不存在。好悬啊!可随即心里又yi跳,这何卫华出现的时机也未免太及时,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要是无意的,也还罢了。要是有意的,这可是在帮自己。他为什么要帮自己?对自己的身份他知道了多少?心里乱成yi团麻,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她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冷着yi张脸看着关三,yi副对他的所作所为十分生气的样子,“那些吃的才多少钱?要不是为了那两罐子雪茄我至于发那么大的火气吗?闹了半天,是你弄鬼呢。幸好我没找过去,这真要是找过去兴师问罪,咱们的脸,胡长官的脸,可都丢到姥姥家了。”她指着关三,对刘副官道:“这yi笔给他记着,叫他戴罪立功。要是这次的差事干不好,两罪并罚。”

    关山苦着脸,缩成yi团。刘副官赶紧应了,女人生气的时候千万被犟着来,只能顺毛捋,“这个混账我收拾,您先回办公室”

    “我回过什么办公室?”于晓曼拂开刘副官伸过来的手,又摇了摇手里的药瓶,“没听医生说嘛,我感冒了!我头疼!办什么公?我要回宿舍,我要睡觉!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叫我起来!”

    说完,转身就走,脚上的靴子踩在地板上,咚咚作响。短促而有力,证明她确实是生气了。

    何卫华朝门口的方向指了指,“这脾气在她手下,也是难为你们了。”

    刘副官无奈的耸耸肩,“别跟女人讲道理,根本就讲不通的。”他不怀好意的笑笑,“我们在她手下,也就忍yi时之气。可你这样子是打算要忍yi辈子的气吧?”

    “不可胡说。”何卫华端正脸色,“我还想多活两年呢。花虽漂亮,可是是朵带刺的。”

    口是心非!

    两人闲扯了几句,何卫华就告辞。他的目的也达到了,心yi下子就放下了。至于于晓曼会怎么想,如今也顾不上了。

    于晓曼回到宿舍,将门yi关,整个人就靠着门滑下去,坐在地上重重的喘气。差yi点,今儿真是太悬了。她可不敢低估那位刘副官的嗅觉,他盯自己盯得紧,是怕自己给重青打小报告。虽然还不知道自己的另yi层身份,但是自己只要稍微有点差错,他就跟闻见腥味的猫yi样,不管那鱼干裹了几层,都能给闻出味来。

    还有何卫华,要是没有猜错,他八成跟自己的来历是yi样的。今儿是给自己送消息的,也就是说自己昨天冒险做的yi切,都被他察觉了。那么也就是说,自己昨儿摸到的那个圆形的东西,可能就是他要传递过去的情报。可即便是这样,她的心也揪在了yi起。要是知道他是自己人,昨儿就不该想借着他的手来完成自己的任务。万yi出了事,将他牵扯进来可怎么办?

    她狠狠的拍了yi下额头,没来由的心里就有些焦灼。有yi种想找他问问的冲动,但是理智却告诉她,不能轻举妄动。她慢慢的站起来,将门反锁了,然后慢慢的将身上的外衣脱了,躺在床上盖上被子,努力平稳自己的心态。组织是有纪律的,两人之间不能有交集。所以,即便猜到了,这层窗户纸也不能捅破。这是为了彼此的安全。

    可也许知道身边还有这么yi个人,不!也许根本就不止yi个人。只要想到还有跟自己yi样的人这样坚守在这里,彼此为伴,她的心突然踏实了起来。慢慢的,眼皮变得重了。临睡前还在想,这几年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快的入睡过。

    关三看着装了整个车厢后座的东西,yiyi清点了yi遍,见数目都对,这才对刘副官摆手,“您回吧,那边我盯着呢。”

    刘副官左右看看,招手道:“昨儿晚上,于主任去了那院子,都干了什么?”

    关三愣了愣,“没干什么”他认真的想了想,“是没干什么,就是跟我说话,交代yi些细节”

    “没离开过你的视线?”刘副官眯着眼郑重的道,“你好好想想。”

    关三还是摇摇头,“我确定!她yi进来只跟哪些人介绍了何医生,然后就跟我说话。何医生上楼,不过胖妈守着呢。那药方”他说着,才想起来,摸了摸衣服兜,从里面取出来递过去,“就是这个!那林先生的脾气可真大,当着胖妈的面就给撕了,摆明了不给于小姐面子。这俩女人,以前是不是有过节啊!这次于主任也很奇怪,脾气变得暴躁的很。好像是yi点也忍不了那位林先生。”

    “你也觉得这次于主任有些奇怪?”刘副官挑眉,“那这就不是我的错觉了。”

    关三点头:“不过听说于主任去重青之前,是在京城的。那位林先生的口音,听着也是京城的。这两人yi见面就满是火药味,怕是之前两人就有点不愉快吧。”

    刘副官哈了yi声,不置可否,“行了!忙你的去吧。记得把你的差事干好。还有”他的声音低下来,“我今儿单独问你的话,你最好全都烂在肚子里,否则”

    “懂!”关三擦了头上瞬间下来的冷汗,“我都懂!”

    “滚!”刘副官吐了这么yi个字,就背过身去,抬头看着于晓曼宿舍的窗户,呢喃道,“你的这张美人皮究竟是什么颜色呢?”

    赤色的?还是白色的?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86章 民国旧影(7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