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790.民国旧影(7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790.民国旧影(7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89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790.民国旧影(7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yi秒记住 .60355,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民国旧影77

    林雨桐没有拦着于晓曼, 而是等于晓曼出去了,才故意压低了声音道:“刘副官可真是好谋算。”

    于晓曼隐约听到了这么yi句话, 脚步微微yi顿,就继续朝外走。林雨桐的话其实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今儿自己只要yi告状,刘副官就算是赢了。自己被委派来,yi方面是监视下面的yi举yi动, 另yi方面,也在于替上面维持跟下面的关系。不管为了什么, 不管谁是谁非,没有处理好跟下面的关系,这本身就是自己的不对。哪怕是自己占理,那么就能讨到便宜吗?即便上面再气,也不会为了yi个小小的侍从室秘书, 而损了yi方大员的颜面。这个轻重根本就不用衡量。说到底, 自己不行, 再换yi个就是了, 能有多大的事?可自己呢?自己身上肩负的潜伏的任务又该怎么办?刘副官可算是步步都算到了,能揭穿自己自然是好, 即便不能揭穿自己, 也得将自己这个身上有重大嫌疑的人yi脚踢开。要不然出了事, 那可就是大事。从他的角度看, 他这么做完全是合情合理的。哪怕怀疑自己有问题, 可自己这个在他眼里疑似坏了的蛋只要别坏了他锅里的汤, 那至于会坏了谁的汤, 他就管不着了。

    林雨桐刚才那话,就是提醒自己,千万别冲动行事。既然要想办法搬开刘副官,那么忍yi时之气,又能如何。

    这个气可以忍,但今天这个门自己还是得出的。虚虚实实,只要叫刘副官认定自己出去是告状去的,叫他知道自己可能在这里呆不长了,他才能放松对自己的警惕。因此,她直接下了楼,哪怕是晚上,也开车冲了出去。

    刘副官听着楼外汽车发动的声音,嘴角就翘起了。他松了松领口,瞟了yi眼林雨桐:“可惜啊可惜!林大夫的yi番美意就被于主任这么给辜负了。”

    林雨桐摆摆手:“谈不上辜负!真的!我倒是免费看了yi场好戏。原来贵党对我方是如此的忌惮。哎呀呀我这心里不由的有点高兴了。忌惮的原因是什么呢?那是从心底蔓延上来的惧怕。”

    “林大夫!”刘副官高声叫了yi声,“林大夫,您想多了,时间不早了,该歇着了。”

    “晚安!”林雨桐朝躺在床上的龙三看了yi眼,这才施施然走了出去。

    听着靴子踩在地板上轻快的声音,刘副官想起林雨桐的yi撇,也回身朝龙三看去,就见龙三的眼皮不停的动着,眼珠子在眼皮子底下滴溜溜乱转。td!这混账竟然装死。

    他yi个箭步窜过去,揪住龙三的衣领,“你忘了是谁从赌坊把你这小子赎出来的!要不是老子,你早就被人给抽死了。你说你这点事都办不好,能干什么?”

    林雨桐关门的手yi顿,原来龙山的伤大部分是在赌坊受的。就说了,要用人家,何必动这么大的刑。他也只是将计就计的将这样的龙三推出来,这可是个能反复使用的诱饵啊。连自己都差点被绕进去,以为那真是自己的同志呢。

    她将门关好,明儿就是第三天了。明儿晚上就该回去了。她躺在床上,根本就睡不着,心里还记挂着于晓曼,不知道她明白了自己的提醒没有。

    于晓曼此时坐在另yi个女人面前,这个女人三十多了,yi身军装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看见于晓曼就示意她也坐,“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关姐。”于晓曼没急着坐,也过去倒了yi杯红酒,这才摇了摇道:“我是来求助的。”

    被叫做关姐的女人叫关洁,她挑眉笑道:“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有人要将我赶回重青。”于晓曼往沙发上yi靠,“你说怎么办?”

    “就这?”关洁摆摆手,“我当多大的事呢。想怎么赶你?是诬陷你是工党,还是诬陷你的倭国的间谍。”

    “关姐!”于晓曼不满的叫了yi声,抿了yi口酒,“这还不是大事?”

    “这算什么大事?”关洁毫不在意,“还有人说我有工党嫌隙呢。现在跟工党沾边,都成了排除异己的万金油了。他要斗赢了你,那你不是工党也得是工党,铁板钉钉的。虽然人家工党不认,你就是死了,那也是冤死的,还能指望人家给你报个烈士?但反过来,要是你赢了妹子!那他就是工党!那种工党不给算烈士的工党。你的明白?”

    “自相残杀?”于晓曼坐正了身子,“这不好吧。”

    “傻丫头!”关洁yi口将杯子里的红酒给闷了,“你知道那位刘副官为什么盯你盯的那么死吗?你出身军通局,是戴老板的兵。而那姓刘的,出身中通局。这俩局之间,什么时候和平共处过?你是你死,就是我亡。以前在金陵是这样,后来在重青哈市这样。到了地方上行,难道就能免俗了。有时候,注意力不光得顾着外面的敌人,还得看看咱们自己的身后。军通的家规可严的很。你要是被中通的人给抓住了把柄,别指望有人会捞你。”

    “我怎么听着这话,你是撺掇着我收拾那姓刘的。”于晓曼盯着关洁的眼睛,“我的亲姐,你可别害我。”

    “我害你干嘛!”关洁难得的正色起来,“你别忘了你的任务。侍从室派你来,是叫你做什么的。你只要记住你的任务,努力的完成你的任务。凡是阻挡了你完成任务的人和事,都是障碍,清除掉就是。从上面空降下来,光是当好人可不行,该立威的时候还是要立威的。亮出yi的爪牙来。你的后盾强悍的很,你怕什么?”

    于晓曼yi边听着这话,yi边在心里完善着自己的计划。她将酒杯里的酒yi口喝了,“你说的对!从来没有只被追着喊打喊杀,却不敢还手的!”

    “这才对嘛!”关洁给于晓曼又倒了yi杯,“嗳这yi打岔我差点给忘了,这姓刘的为什么认定你有问题。”

    于晓曼心里咯噔yi下,面上却神色不动,只翻了yi个白眼,“为了什么?还能为了什么?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林先生。”

    “之前的任务对象?”关洁哈哈yi笑,“谁叫你倒霉呢?你说说,你奉命保护的人撇下你投工党,不怀疑你怀疑谁。”

    “还笑?”于晓曼将酒杯放下,“你再笑我可就恼了。”

    关洁马上摆摆手:“行了!不笑了!不笑了还不行吗?”说着,语气yi顿,“对了!这次就你来了。何医生没跟着yi起过来?”

    于晓曼yi愣,朝关洁看了yi眼,“这是什么意思?怎么问起何卫华来了。我说关姐,你不是真的看上他了吧。”

    “怎么?不合适?”关洁似笑非笑的看向于晓曼,“还是说,你想跟我抢人?”

    “别逗了!”于晓曼眼神闪了yi下,你们根本就不是yi样的人,他跟你这样的女人牵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但嘴上却道:“我多大?二十来岁的鲜花yi朵!可他呢?大叔了!”说着,就将杯子里的酒都喝干净了,“行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该回去了。”

    关洁笑了笑,目送她离开。脸上的笑意这才yi点yi点的收起来,转脸看向墙上的镜子,镜子里的女人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是啊!二十来岁鲜花yi样的年纪。我呢?”她伸手摸了摸面颊,镜子中的女人跟着摸了摸面颊,“没有爱情,没有婚姻,只有这该死的像是在地下的耗子yi般的日子,见不得光明。就这么老了吗?好不甘心怎么办呢?”猛地,她看向茶几上于晓曼用过的空杯子,yi把抓起来朝镜子上扔过去。镜子中的人脸在这yi瞬变得支离破碎,他的心绪才算平复了几分。

    她起身,妖娆的笑了笑,然后打开衣柜,换了衣服,直接就出了门。

    车从院子里冲出去,门口暗影里的于晓曼才闪身出来,这么晚了,关洁会去哪里?

    她的心焦灼了起来。其实,在走出关洁家的那yi瞬,许多事情就连贯了起来。比如,龙三的出现。刘副官为什么会恰巧找到龙三?这yi切都是早早就安排好了的。可刘副官却yi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监视自己,可同样的,也将他自己暴露在了自己的面前。这是yi把双刃剑。

    于晓曼不认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刘副官能将这边的事情安排的这么井然有序。可偏偏的,刘副官做的很多事恰恰就是自己没想到,更没有察觉的。还有那楼里楼外的人,是yi个刘副官能够调动的吗?之前,他怀疑是胡长官参与其中。可等到关洁说刘副官是中通局出身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是不对的。胡长官根本犯不上牵扯到军通和中通的内斗中。所以,这个人yi定不是胡长官。可不是他,还能是谁呢。

    她想起龙三。自己跟龙三的那点过往,知道的人不多。关洁就是其中之yi。早在金陵的时候,自己就跟关洁认识并且交好。在西北这地界,要说了解自己过往的,关洁算是yi个。她到现在都不管保证,关洁是不是远远的看见过槐子。

    要是从这个角度想,关洁是有嫌疑的。至于原因,也许是因为何卫华,更可能是因为关洁不仅有军通的背景,也有中通的背景。这两家相互给对方内部埋钉子根本就不是什么新奇的事。

    所以,鬼使神差的,她出门开着车离开,将车停在歌舞厅门口,她自己又快速的跑回来蹲在这里守着了。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发现什么,但就是觉得该守在这里。

    车子离开的方向,只有yi家酒店。何卫华就住在那里。她从另yi条巷子里穿过去,想跟过去看看,自己猜测的究竟对不对。

    何卫华打开房门,看见关洁愣了yi下,“你怎么过来了?这大晚上的。在哪儿喝的酒?快进来,外面多冷啊!”

    关洁进了里面,貂皮的大衣从身上滑下来,里面贴身的黑色旗袍还是夏装,是半袖的。

    何卫华扔了yi件外套递过去,“喝糊涂了?怎么就这么出来了?也不怕冻着。”说着,就转给倒水,“要我给你拿点感冒药”

    话还没说话,腰就被人抱住了。女人的胳膊犹如两条绵软冰冷的蛇,缠的人心里直发毛。他胳膊放下不是,举着也不是,想将她从身上拽开,偏偏这女人的胳膊光溜溜的,不好动手。他僵着身子,“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快放开,叫人看见了像什么样子。”

    “这个点了谁来?”关洁的胳膊又紧了紧,“再说了,你希望谁来?”

    “关洁!”何卫华挣扎了yi下,对方死活不撒手,他只得不小心把杯子掉下来,然后开水溅在了身上。

    “哎呦!”关洁的脚往后yi挪,手自然松开了。

    何卫华赶紧道:“烫到没有?你说你,我倒杯水你捣什么乱?”

    关洁愣了yi声,转床上yi坐,看着何卫华在yi边忙,就似笑非笑的道:“我从来没见过坐怀不乱的男人。你是唯yiyi个。我本该庆幸的,但是却更难受了。你这个坐怀不乱,是因为你压根就看不上我。是不是?”

    何卫华将杯子的碎片都收拾了,这才道:“我怎么看不上你了?别这么无赖人!我是高攀不上!跟你这样的女人在yi起,我有压力。”

    “我这样的女人?”关洁笑了yi下,媚眼如丝,“那你说说,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叫人又爱又怕的女人。”何卫华笑着回了yi句,就坐在关洁的对面,“说说,今儿到底怎么了?几个意思?”

    关洁往床上yi躺,露出妖娆的曲线,“你说这是几个意思?”

    何卫华眼睛微微眯了眯,被这女人呢缠上还真不好打发。拒绝的太狠,这就成了仇人了。可要是不拒绝,谁敢沾染这个毒罂粟?

    正在想着如何脱身呢,门被敲响了。

    何卫华赶紧起身,“你将衣服穿好,我去开门。”

    关洁脸上的怒色yi闪,“小曼真是的,怎么这个时间还来找你?”

    于晓曼?

    何卫华开门的手yi顿,回头说了关洁yi句,“你怎么知道是于晓曼?她要是过来,准时有急事。”

    关洁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跟着站起身,看着门的方向。

    门被缓缓的打开了。外面站着的并不是于晓曼,何卫华心里yi松,这才看向陌生的女人,“你”

    这女人眨了眨眼睛,“等急了吧。接到电话,人家好好的梳洗打扮了才过来的。”说着,白嫩嫩的手就搭在何卫华的肩膀上,那长长的指甲染成艳红色,带昏暗的灯光下,有yi种别样的美感。何卫华闻着女人身上劣质的香水味,还有那眉眼之间的风尘味,就知道,这是有人给自己叫了yi个出堂子的窑姐过来。不管这个人是谁,都算是解了自己眼前的困局了。他没有否认这人不是他叫的,反而低声道:“你先回去,改天再来。今儿这里不方便。”说着,就从兜里摸出yi叠钱来塞过去,“快走吧。”

    “哎呀!”这女人跺跺脚,“不嘛!人家想陪你。”

    “乖啊!”何卫华回头朝铁青了脸的关洁尴尬的笑了笑,这才回头耐心的哄这女人,“你先回去,改天给你买好东西。金链子,金表,行不行?”

    “这还差不多。”这女人yi边说说,yi边凑过来在何卫华的脸上亲了yi下,留下了yi个鲜红的口红印。并且在何卫华看不见的角度,狠狠的朝关洁瞪了两眼。

    何卫华好容易压下擦脸的冲动,拉着那女人往yi边挪了挪,避开关洁的视线范围,这才凑在这女人耳边道:“这是我家里的母夜叉,她爸爸是司令,上yi个勾搭我的女人已经被卖到南洋了,你要是还要命,连夜就离开。”要不然抓住了,少不得就暴露了那个打电话叫妓女为自己解围的人了。

    关洁赶出来,就正好看到何卫华贴着这女人的耳边说什么,很有些耳鬓厮磨的样子。何卫华推了那女人yi把,“还不走!”

    这女人脚下带着风,转眼就下了楼。

    何卫华尴尬的很,他朝关洁做了yi个请的姿势,“你听我解释。”

    关洁看了何卫华yi眼,到底是跟了进去,“不就是yi个不干不净的窑姐,我还不至于放在心上。男人嘛,总是有些生理需要的。”

    何卫华没有否认,只道:“我不知道你今儿会来”言下之意,要是知道你要来,我就不找那样的女人了。

    “这话的意思是今晚要留下我吗?”关洁靠近两步,问道。

    何卫华挑眉,“要是今晚留下你,那才是真混蛋。这是把你当什么了?”

    关洁这才笑了:“这还差不多。这话的意思,是不是你其实没有那么那么抗拒我。”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抗拒你了?”何卫华给她把衣服披上,“不过说实话,你猛地来这yi出,我吓了yi跳,你说我要是趁着你喝醉了占便宜,明儿yi早你反悔了,我还有命在吗?以后可别这样了,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来说。别弄这yi出”

    关洁心里的气好似是撒了yi样,在屋里走了两步才道:“你难道不是看上于晓曼那丫头了?”

    “这都什么跟什么?”何卫华连连摆手,“她就是我yi小妹妹。”

    “小妹妹也有长大的时候。”关洁点了点何卫华,“你不老实。”

    何卫华皱眉:“我怎么解释你也不信但话说回来,你来我这里,跟于晓曼有什么干系”

    “我是提醒你。”关洁的神色郑重起来,“我是提醒你,最好离她远yi点。否则惹祸上身,可别怪我不念旧情”

    何卫华笑了yi下,“旧情?”他yi副忍俊不禁的样子,“行!我记住了!不靠近于晓曼,不靠近任何yi个雌性,这个总可以了吧。”

    关洁看了何卫华半天,突然就笑了,“记住你说的话!就算你惦记她,她也未必就惦记你。她心里有人”

    何卫华的心跳的很剧烈,却只摆手:“你又来。少女怀春,女人惦记男人,好像多稀奇似得。行了,不早了,你的酒劲也过来。赶紧回去睡吧。我也得休息了!yi天yi夜的手术差点累死我,白天睡了半天哪里够?晚上休息好了,明儿还得过去,检查术后情况,那专家可是人家的,还得还回去呢。剩下的事情得我来干。要是出了岔子,我可没多余的命来偿还。”

    关洁拿起大衣穿上,“你也别有压力,后续的事情,我另外找人,不叫你为难。”

    何卫华马上双手合十作揖,“谢谢!谢谢!真是救苦救难的菩萨。”

    两人耍了几句花腔,就yi起出了门。

    “不用下去了。”关洁推了何卫华yi把,“下面有人等我。”

    何卫华也不强求,“注意安全。”

    等送走了这个女人,他就出了门,并没有下楼,而是用yi根铁丝将隔壁房间的门给打开闪身走了进去。

    黑暗的房间里没人,他没有打开灯,只是走到窗户边上,轻轻的撩开帘子往下面望去。

    就见已经走到楼下的关洁正抬头往楼上看。他知道,关洁是在看自己有没有在楼下偷窥她的行踪。

    窗户里透着亮光,并没有人影在窗户边晃动。关洁心里松了yi口气。

    刘副官从车里探出头来,“关参谋,可以走了吗?”

    关洁回了yi个冷眼:“谁叫你出头的?怕别人不知道你跟我在yi起?”

    刘副官只得缩回脑袋,关洁这才打开后面的车门直接做了进去。

    可刘副官这yi伸yi缩,还是叫何卫华看了yi个正着。他皱皱眉,从隔壁屋里出来,迅速回来自己的卧室,这才抚了抚跳动的猛烈的心。这次甚是凶险了!

    怎么连关洁都凑了进来。这可是特派署的人!

    车里,关洁揉了揉太阳穴,“你出来的时候,于晓曼回去了吗?”

    “没有!”刘副官摇头,“不过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借酒店的电话用了yi下,打电话给关三,他说我走了不大功夫,于晓曼就回去了。还喝了不少酒。”

    关洁点点头,“先不去仓库!先去电话局查查看何卫华住的房间有没有电话打出去,打到哪里。然后再查查,出堂子的窑子里哪家有电话?哪家接了何卫华的生意?”

    刘副官yi愣,嘴角轻轻的yi撇,“关参谋,这事调查起来,是需要时间的。而且这大晚上的,叫人家配合调查,声势未免太大。要不,我下去打个电话,叫下面的人先查查看。毕竟,仓库那边的事情,耽搁不得。明儿晚上,可就是看货的日期了,咱们再不能这么拖着了。”

    关洁烦躁的嗯了yi声,“就这么办吧。”

    刘副官只得在yi家咖啡店门口停下车来,进去打了yi个电话。

    客厅的电话响了起来,关三接起电话,认真的听着刘副官说话,“好的哦知道了您放心马上安排出不了差错”

    “你警醒着些”刘副官叮咛道,“别着了别人的道。”

    关三态度端正的应了两声,“您放心,您不在,我yi定把家给看好了。”

    等电话挂了,关三才想起,电话那边伴着说话声的还有好听的音乐声,他轻哼yi声,“不知道到哪寻欢作乐去了。”但还是利索的找人去办刘副官安排好的事。

    林雨桐下楼找梅姨:“有夜宵吗?”

    梅姨马上去端了,“有蛋糕果汁,行吗?”

    “行!”林雨桐坐在餐桌上,问起了王春,“人呢?刚做完手术,伤员不能没人管吧。出了事我可不负责。”

    梅姨犹豫了yi瞬,“那我去叫她?”

    林雨桐没言语,yi副叫不叫随意的架势。

    王春脸色苍白,捂着肚子进来,“林大夫我实在是不能照看能不能麻烦你”

    林雨桐转脸yi瞧,“怎么?来事了?月经不调,得慢慢调养要不我给你扎两针,先止住疼?”

    王春不愿意,“我也是学医的。封闭神经止疼,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谁告诉你我这是封闭神经的?

    林雨桐也不解释,她当然不会给她好好治,事实上,她的例假提前,也是自己的功劳。自己没用药,谁也休想抓住把柄。总不能姑娘家提前来事也赖在自己头上吧。心里满意这效果,嘴却撇了撇,“你们借人,真是不用狠了不甘心。好似吃了多大的亏似得。再说了,我照顾你们的伤员,你们能放心吗?”

    王春咬牙道:“您稍等,我去给何医生打电话。”

    “何医生来了,更用不到我了。”她将果汁yi喝,“你们看着安排吧。我睡去了。”

    听着王春打电话的声音,林雨桐心里yi松,刘副官不在,自己跟于晓曼不能交流,何医生既能跟自己商量伤员的事,又跟于晓曼是熟人,做中间来回传话的桥梁,是最合适的人选。

    而此时,城外的仓库外面,四爷跟结巴带着两个人yi直在守着。

    “咱们的人没看错吧。”四爷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十二点了。”

    “没错。”结巴肯定的道:“那个姓刘的副官,十点从那个别墅区里出来,咱们的人看的清清楚楚不过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四爷正要说话,远远的有汽车的灯光照了过来,四人往暗处挪了挪。

    汽车开了过来,从车上下来的,除了刘副官还有yi个陌生的女人。

    刘副官左右看了看,就拿着手电筒左右照了照,“yi号仓库里面的东西是工党寄存的。二号仓库的东西才是胡长官的。关参谋,这两套,您只能吃进去yi套。别叫我为难,你总得叫我能给胡长官交差才行吧。”

    关洁冷笑了yi声:“你知道这yi套设备值多少钱吗?工党的东西见不得日头,胡长官的东西就能见日头了?于晓曼的汇报都被我拦下来了,要不是如此,重青能yi点消息都不知道?我要是你,就被那么较真!东西丢了,胡长官能兴师动众的找吗?不能!那东西哪去了?自然是被工党给顺手牵羊了!yi推六二五,有工党背这个黑锅,你怕什么?美钞存在瑞士银行的户头上,那才是最实在的。”

    “可工党也不是吃素的。”刘副官深吸yi口气,“我就怕到时候两厢yi对证,掉进坑里的是我。那可真是有钱也没命花了。再说了,胡长官对我不薄,我做不来背信弃义的事。我之所以跟你合作,是因为你告诉我,于晓曼有重大的通工嫌疑。我不能将这么yi个人留下胡长官的身边。可现在,你并不能证明于晓曼就是工党,也没有做到将于晓曼调离西北这yi点。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说,我们之间,是关参谋更没有诚意呢。”

    关洁眼里的冷意yi闪,随即就笑了,“也罢!我替胡长官向重青隐瞒他此次私下引进设备的事。作为交换,工党的设备,就是我这次帮忙的薪资。”

    刘副官这才笑了:“这样多好,大家各取所需。”

    关洁指了指yi号仓库:“打开,我要验货!”

    刘副官笑了笑:“请跟我来。”

    看着两人进了仓库,不大功夫又走了出来,然后驱车离开。

    四爷和槐子这才闪身出来,四爷看了看四周,巡逻的离这里还远,他指了指二号仓库,“过去个人看看,仓库里是什么情况。”

    身后两个小伙子悄悄的潜了过去,yi刻钟就回来了,“仓库是空的!”

    四爷皱眉:“果然!”

    结巴看了四爷yi眼,“那yi号”

    “先回去再说。”四爷四下里看看,“赶紧的,再不走估计就来不及了。”

    四人刚离开仓库的范围,远远的就看见汽车yi个接yi个的朝仓库这边而来。

    “这是?”结巴急的冒火,“连这个他们也要运走?那拿什么叫咱们检查”

    “有两箱子真东西就行了。”四爷低声道,“咱们还能挨个检查yi遍?”他说着,就伸手点了点二号仓库,“咱们的目标是它!”

    “你知道二号仓库的东西在哪?”结巴拉住四爷问了yi声。

    四爷神秘的笑了笑,“先回去再说。”

    别墅里,yi点钟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三楼突然就传来巨大的响动。

    “快点叫林大夫,病人的情况好像恶化了。”不知道谁喊了yi声。

    楼里yi下子就喧闹了起来,于晓曼披着衣服出来,正看到抱着暖水壶的王春,就呵斥道:“你是负责伤员的,如今出事了,你还在这里慢吞吞的。”

    王春不敢辩解,肚子疼的要死要活,坠涨的要命,腰都直不起来,裤子弄脏了好几条,量多的很,yi起来就头晕眼花,天旋地转的。

    林雨桐出来,看了于晓曼yi眼,两人目光yi碰,彼此会意。

    林雨桐先去了病房,病房里,何卫华正在处理,“病人清醒过来之后,开始打摆子。那两个警卫也是蠢的,竟然大力的压着伤患而不是马上叫我过来。两下里yi使劲,导致伤口二次撕裂”

    “出去!”林雨桐怒视那两个罪魁祸首,“简直跟刽子手没区别!”

    王春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yi幕,她朝这两人使了眼色,“都出去吧。我在!”我在这里监视着。

    等两人出去了,林雨桐的脸色才好些,叫何卫华让开,“我来!”

    王春要过来搭把手,林雨桐嫌弃的推开她,“你去卫生间”

    她往王春的裤子上看了yi眼,就不再说话。

    王春面色爆红,麻利的转身进去了。

    等了两分钟,林雨桐才进去看了yi眼,王春坐在马桶上晕过去了。

    她顺手带上门出来,何卫华已经将伤员处理好了,“我长话短说,于晓曼有危险。她被关洁给盯上了。至于为什么被关洁给盯上了,这个我暂时还不知道。但这个女人相当不简单,她是特派署的负责人,权力说大也大,说不大也不大,但能混的风生水起,也确实有她的独到之处。此人身上倒是没有什么对权力的野心所以,我发现她盯着于晓曼,还有些吃惊。刘副官就是跟关洁合作的。但我感觉,关洁占了主导。因此,我建议,为了于晓曼的安全,还是安排她尽快撤离比较好”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790.民国旧影(7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