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796章 民国旧影(8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796章 民国旧影(8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0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796章 民国旧影(8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民国旧影(83)

    林雨桐从养内腔里隔了些肉下来, 如此不影响烤全羊的美观。这些肉,在加上内脏,足够这些孩子吃的。钱妮背着虎妞, 过来帮忙, 林雨桐看她起来蹲下的,叫孩子怪不舒服的,就让她弄些菜去, “烤土豆, 烤茄子,烤韭菜,烤辣椒,还有窝窝头, 馒头片,没有什么不能烤的。你去准备这些就行了。叫钟山他们用砖头垒出一个能放木炭的槽子就行。”

    这些东西简单易学,也容易烤熟, 熟了之后先用盘子端过去给客人尝尝, 剩下的就都成了孩子们的了。大点的孩子自己就能烤, 比如安安,他烤出来的不仅够他自己吃,连常胜都能照顾到, 但林雨桐到底不放心, 打发了钱妮和钟山看着,别叫他们把半生不熟的也给吃到肚子里去。

    她原以为吃了那么多烤串,这肚子八成就该饱了。可她还真小看这些孩子对美食的执着, 都过了十点了,还一个个的坐在一边抱着肚子等着。

    常胜守在四爷的边上,偶尔还用英语跟外国人说几句话,倒是大大方方的,有一点也不胆怯。事实上很多孩子,都会一点外语,日语、俄语都有。坦因还跟林雨桐私下里说,言安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封闭。相反,处处都透着一股子自由。

    烤全羊的味道能征服所有的人,林雨桐自己都吃了不少大腿上的肉和排骨上的肉,常胜那边有四爷看着,不敢给他多吃。尝了几口就哄着他先回去睡觉了。

    可外面的聚会到了凌晨三点才散。

    等天冷起来,早上出门一哈气就一团白雾的时候,参观团终于离开了。

    可随着参观团的离开,国工双方的关系并没有得到丝毫的好转。紧跟着,美国派来了总统的私人助理,对华的政策发生了改变,以前支持联合抗倭,现在变为扶姜反工。

    倭国在正面战场上接连失利,而河楠中原等地包括南方不少区域,属于工党从倭国人手里收复的失地,根据地的扩张,需要许多干部去充实到第一线去。所以,言安几乎是每天都在送人离开。大批的干部甚至都没有从学校毕业就先一步分配开始工作。

    下雪的这天,杨子来了,是来辞行的。

    “部队又要开拔了?”林雨桐递了热茶过去,看向清瘦的杨子。这孩子一直也忙着没时间过来,只是在自己和四爷不在的那段时间里,常抽空看看常胜,等农活开始了,就忙的分身乏术了。如今天冷了,地里也没什么活了,他有空过来了,可部队要开拔了。“去哪儿?”

    “跟着南下的支队走,具体去哪,这个还真不知道。”杨子笑了笑,“说不定还能遇见大哥呢。说不准的事。”

    这倒也是。要走了,林雨桐本想叮嘱点什么,可一张嘴,才发现,没什么可叮嘱的了。上战场嘛,每次说的话都差不多,该说的都说过了。他也不是当初那个孩子了,也是上过战场的人了。尤其是现在已经是连长了,指挥官了!自己能叮嘱什么呢?“除了安全还是安全!”

    “我知道。”杨子笑了笑,“也不知道这仗还要打几年,这要去南边,以后要是回来,估计也是回来学习的。想再见面……”

    “要不了几年了。”四爷拍了拍杨子的肩膀,“倭国的战线拉的太长了,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等战争结束了,你的婚事也该考虑了。你小子……千万得活着回来。”

    “得活着呢。”杨子一把把常胜举起来,“不活着回来,哪里能看见咱们常胜娶媳妇,是吧?”

    “不娶媳妇,我长大了要去打仗。”常胜掏出他的弹弓,“我现在瞄的可准了。”

    杨子脸上的笑一收,用额头顶着常胜的额头,“傻小子,这仗不会等到你们长大了还有。要不然,爸爸妈妈和舅舅们,就真得羞愧死了。”

    如今这么拼命,可不就是为了孩子们将来能有个清平盛世吗?

    杨子走了没几天,这天晚上吃了饭,林雨桐正在灯下给常胜做棉鞋。这孩子大冬天的也坚持出去放哨站岗,脸上耳朵都生了冻疮。帽子围巾也不好好戴,说是影响他的视觉和听觉。反正才没多长时间,即便林雨桐给擦了药,这冻疮还是有了。没办法,这棉鞋,手套,耳套这些东西,都得重新准备一套。尽量做的轻便一些。

    她这边正忙着,突然就听见一声拍桌子的声音,然后是四爷的笑声。

    林雨桐手里的针一下子就扎在手指上了。

    四爷忙伸手拉过去,将林雨桐的手指放在他嘴里吸了吸。针扎了一下,能有什么事?林雨桐将手拿回来,“你笑什么呢?”

    “汪死了!”四爷说着,就将报纸递过来指给林雨桐看。

    明知道这家伙这个时候会死,但是真的等到他死了,心里还是抑制不住的觉得解气,“该!七月的时候,还下令强征妇女往倭国的慰安所里送呢。早就该死了。”

    四爷点点报纸,“你再看看,他的这位夫人还是很活跃的。”

    林雨桐耻笑一声:“难怪国党的人都说,汪离了他的夫人干不成大事,但也坏不了事。这夫妻俩,可真是……绝配!”一个老奸巨猾,可办起事来瞻前顾后,缺乏魄力,柔韧有余,刚猛不足。另一个却是炮仗脾气,勇决智断。“但离了汪,她什么都不是。”

    跟许多历史上的女性一样,参与政治先决条件,是她们是某某某的妻子。

    这件事可以说是相当的大快人心,一晚上的时间,蔓延的人人都知道了。要不是秉承节约这一原则,大家都恨不能放鞭炮表示庆祝。做到人人都恨这一步,也真是不容易。

    不能流芳千古,但至少做到了遗臭万年吧。

    因为这事的影响,林雨桐连续几天都心情很好。这天一出门,就见白元抱着虎妞在院子里,“把孩子抱去屋里吧。外面能冻掉耳朵。”

    白元掂了掂小胖妞,“这孩子野的很,在屋里待不住。”

    钟山从一边过来,从兜里抓了一把钱就出来塞给虎妞,“去吧,去屋里撕着玩吧。”

    哪里有叫孩子撕钱玩的?

    林雨桐刚要伸手拿,一看塞给孩子的都是法币,她就笑:“早就你们别攒钱,非不听。吃亏了吧。这玩意连废纸现在都不如。”

    钟山哭的心都有,“我辛辛苦苦的攒着,结果呢,攒了这么些年,一大包钱,连一盒火柴都买不来。这也就是咱们有配给,生活不成问题。这要是边区以外的百姓,这日子该怎么过?”

    是啊!这物价一天一个价,昨天一捆钱还能买一个鸡蛋,今儿两捆未必能换来一个。边区做的其实挺好的,法币除了自己收藏的,其他的早在年初的时候能花出去的都花出去了。边区币价值相对来说比较稳定。而且‘公家人’吃的用的,都按时发放,用钱的时候反而不多。可以说,林雨桐基本就没觉得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她手里的法币,除了作为收藏的一部分保留了下来之外,根本就没存下来。要不然也想钟山一样,扣扣索索的攒着,最后连一盒火柴也买不来。除了叫孩子撕着玩,都不知道能做什么。

    倒是钱妮过来,一把从孩子手里夺过去,“撕了多可惜,还能引火呢。败家的!”

    这话叫钟山更憋气。

    林雨桐笑着去了医院,刚到医院,外面就送来不少伤员,看衣裳,又不像是自己这一方的人,她不由的问送人来的战士,“这是哪一部分的?”

    这战士叹了一声,“也是咱们倒霉,出去巡逻碰上十几个冻僵了的**逃兵。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逃过来的。军医说只有带过来,您或许能救下他们。这些人手脚都冻伤了,要叫军医治疗,他说得截肢。但他又做不了截肢手术,所以……只能送来了。”

    “冻伤的?”林雨桐皱眉,“这玩意最麻烦,关键是药不好配。尤其是这种程度的冻伤。”嘴上虽是抱怨,但手脚却也麻利,马上安排护士先将他们的衣服都剪开,然后叫人拿雪给他们擦拭身子。

    安老爷子对冻伤治疗很有一套,林雨桐叫人将他请来,两人一起想办法处理。安老爷子年纪大了,手脚是不如林雨桐麻利了,他一边忙着,一边跟林雨桐念叨,“你说着物价涨的那么厉害,这粮饷他们跟的上吗?”

    必然是跟不上的。就算是粮饷前一天涨了,可后一天这物价就能涨一倍出去。更何况粮饷本来就发不全,那点钱真的是什么都不够的。

    林雨桐跟着忧虑了起来,经济上的崩盘意味着人心涣散,而人心涣散了,这军心就涣散了。何况如今的重青政府有多股军政势力,各自都有各自的盘算,人心军心涣散至此,哪里还有战力。这逃兵都能往秦北逃,可见往其他地方逃跑的数量只怕更多。

    果不其然,紧跟着在倭国推出的一号作战计划中,**在南方多省大溃败。

    “前方打仗,后方一小撮人却大发国难财。”四爷拿着报纸,“你看看,军粮根本运不到前线就被人给卖了。饿着肚子打仗,谁能赢?”

    尽管早就知道这事,但亲身经历一次,还是遏止不住的气愤。

    他扔下报纸叹了一声:“今年这一败,可真是惨痛。经济危机比之军事危机更可怕。而且……”两党之间的争端,**内部的争端,这都属于华夏内部军队之间的争端。内部的不合,导致正面战场上失利。

    林雨桐低声道:“我跟那些逃兵了解了一些情况,**那边已经大批量的开始吃空饷了。”

    “当然得吃空饷了。”四爷轻哼一声,“不吃空饷,别说是普通的兵卒,就是军官,只怕连自己也养活不了。更不要提跟着的家眷,只怕是更养活不了。吃空饷,是必然的。号称三十万的人马,只怕连二十万也不到吧。”

    林雨桐‘嗯’了一声,“这几年河楠等地旱灾不断,粮食更是征收不上来……”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这些事情,当然了,零散的很,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常胜在躺在被窝里,眨巴着眼睛听着,也不知道能不能听懂,能听懂又能听懂多少。

    林雨桐本来也没在意,却听常胜猛地道:“姜需要美国的支持,所以,姜会对美国妥协。那么苏国呢?美苏的对抗,是不是会直接影响国党和咱们的关系?”

    四爷眼睛一亮,愣愣的看向常胜。没想到孩子能看到这一点,这就是各个国家利益的一个投射,这么想是没错的。

    他赞许的看了常胜一眼,“以后也可以自己看报纸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

    “那我能当外交官吗?”常胜一下子从被窝里坐起来,“就跟那天一样,和外国人说话……”

    “外交可不只是说话。”林雨桐一把将他摁进被窝里,“多冷啊,进去。在被窝里一样说。”

    可这天之后,四爷对常胜的教育就有点不一样了。世界地图挂在墙上,常胜开始慢慢的在背诵国家的名字,这些国家的首都以及城市的名字,然后是这些国家的气候,位置,矿产,文化,习俗等等。在家里也常常和孩子用英语对话。另外还有德语,已经在慢慢的交给孩子了。

    等过了年,他还专门去找了医院的倭国大夫,请他做常胜的老师。还去求了以为朝显籍的同志,也是作为常胜的外语老师。再加上这孩子在家里跟林雨桐一起学习俄语,时间上肯定就不够了。四爷跟常胜认真的谈了一次,才说服这孩子暂时从童子军中退役,开始系统的学习。

    方云叫安安跟着学了一段时间,这孩子的语言天赋并不是太好,没多久就有些跟不上了,倒是跟着白元学起了机械常识,显得还有些兴趣。方云也不勉强,能学什么是什么吧。她还好奇,“你们怎么不想着叫孩子继承你们专业呢?不管是你的医术,还是小尹的技术,这将来对孩子的前途都是又好处的。”反正她现在是看不出学这么多外语究竟有什么用处。

    林雨桐还真都没这么想过,“还是得看孩子吧。看孩子的兴趣在哪里。”既然孩子觉得他想做外交官,那么作为父母就得给他提供这样的条件。再过几年,一个精通数门外语,对世界各国都有一定了解的孩子,绝对算的上是人才了。这会叫他以后的路更好走一些。

    方云显然对林雨桐现在的想法不以为意,“孩子嘛,一天一个想法,今天想这个,明天想那个,哪里有个准。还得看父母怎么安排。”

    林雨桐也不辩驳,只是笑笑。就算是他将来改主意了,这也无所谓。技多不压身,总能用的到的。再说了,就像是四爷说的,以这孩子的年龄,到了g,可是刚刚到坎子上。弄不好,就把一生最好的几年全给耽搁在里面了。但是外交却又不一样,相对来说,算是影响最小的一部分了。

    作为父母,总是恨不能给他把一辈子的事情都想到了。别说什么私心不私心,有私心很正常,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如今做的也不过是尽量的去叫孩子规避风险。再说了,这也是这孩子希望做的事情。林雨桐和四爷有什么理由不成全呢。

    可是想成为外交官,光是有这些东西还是不够的。所以,四爷每次去汇报工作,也会刻意的带上常胜,叫他跟更多上层的人接触,不是为了留下什么印象,而是叫他知道怎么跟这样的人相处,怎么跟这样的人说话,这些东西不是哪个老师能教导的。身上的气度全都是要靠环境来影响的。

    一开春,就开动员会,开始了对倭军的春季攻势。而林雨桐也跟着忙起来了。她这一忙起来,没白天没黑夜的。有时候想想,对这个孩子,她远远没有四爷投入的时间和精力多。

    当然了,这种工作态度,在开春的选举中,林雨桐意外的获得了‘好人’的称号。

    没错,就是好人。选举可以推选出他们心目中的认为的好人。

    林雨桐懵了一瞬,回头问方云道:“你说我之前怎么就没被选上好人呢?”

    方云就笑:“这话可别出去说,什么觉悟?这选举嘛,之前大家都不是很理解,有的热还觉得耽搁农活,不愿意来。来了的,又不知道叫他们来选举是为了什么?不是有句话叫枪打出头鸟吗?好些人都觉得这出头不是好事,反而不敢将真正的好人给选出来,偏选一些骚贱猴来。这两年才好点,你又不知道救了多少人的命,选你当好人不是应该的吗?”

    呵呵!原来真有发好人帖这事呢。

    林雨桐看着手里的年度好人奖状,真的有点想笑。

    但这确实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很多村子里的人,都是天不亮就出门,赶了大半天的路,饿着肚子来选举,这是真把这当成神圣的事情在办。还有很多大爷大娘目不识丁,不会写选举票,怎么办呢?用豆子,觉得选谁合适,就把豆子放在代表这个人的碗里,最后数豆子,谁的豆子多,谁就获胜。林雨桐这个好人,就是通过这样的渠道给选举出来的。

    这当了好人了,这个好人就必须好好的当下去,于是林雨桐就更忙了。

    四爷笑林雨桐:“这是被人给架上去下不来了。”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以前能拒绝的事情,都不好拒绝了,谁叫你是好人呢。

    等天气慢慢热起来了,一换夏天的单衣,林雨桐吓了一跳,去年还合身的衣服,今年穿到身上直晃悠,这是瘦了多少?

    四爷看的直皱眉,“歇歇吧,好人也不是这么当的。”

    于是为了叫林雨桐休息,四爷难得的买了票,请林雨桐去看歌剧白毛女。

    舞台很简陋,演员的服装,包括道具都原始的很。但是台下乌泱泱的一片人。常胜人小,在人群里根本就看不到。这小子直接去找安安,两人爬到树上,骑在树杈上看。林雨桐和四爷想往前挤一点也不行了,不能放心把孩子扔在这里。白元机灵的搬了砖过来摞起来,“站上面看。站在上面看的清楚。”

    其实站上去也就是刚能看见而已。这人山人海的,树上,屋顶上,窑洞上,能挤人的地方都挤满了。林雨桐拉着四爷的手,低声问道:“还记得咱俩那次看电影吗?”演的还是白毛女。

    怎么会不记得?

    四爷攥着林雨桐的手紧了紧,这就像是老片子,但是有时候往往叫人不知道这片子是在前进还是在后退。

    “人家的闺女有花儿戴,你爹我钱少不能买。扯上了二尺红头绳,我给我喜儿扎起来。哎,扎起来……”

    打从看了白毛女,连常胜都能哼上几声。孩子们对这歌剧的热情十分高涨,只要有演出,成群结队的就跟着去了。常胜看了五回,后来想跟着安安一起去,但想到还有功课要做,到底放弃了。还一脸遗憾的样子。

    林雨桐心说,孩子,将来要是想看,咱们买碟慢慢看。要是想听,咱们买磁带,咱们下载。瞧把孩子可怜的,想听个戏,还得跟着演员一起赶场子。

    四爷倒是想着办法鼓励孩子,“只要学的认真,每周带你去看一次电影。”

    看电影在言安可是稀罕事,苏国在言安有个联络组,而他们的飞机半年来言安一次。每次除了来回带一些来往的人员之外,就是带一些片子。比如夏伯阳,列宁在十月这样的片子。到了言安这么长时间,林雨桐还没功夫去看过电影呢。来来回回其实就是那么几部片子,其实对林雨桐和四爷来说,半点都没有吸引力。但是就跟当年看少林寺一样,都是孩子喜欢。说起来,常胜还没看过电影呢。

    这天好容易回来的早,才半下午。回家的时候,四爷和常胜都洗了澡出来了,在院子里呆着。常胜还背了了小包,鼓鼓囊囊的,里面应该是放着吃的。专门等着林雨桐一起去看电影。

    这可真是要了老命了。放映电影的广场离这里十几里路,“走着去?”她不确定的问道。

    四爷就笑:“难道骑马?”

    这肯定不行。警卫班得有人跟着,不能自家两人带着孩子骑马,叫大家跟在身后跑。当然了,这些警卫班的小伙子只要能出门,跑着也是乐意的。这任务将他们圈在这一片,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早就闷了。上次去看歌剧跟了好几个人,回来之后可把剩下看家的人给羡慕坏了。这次换成看电影,上次没去的人这次肯定要跟着的。四爷可能也是为了体恤大家。所以最近外出确实是频繁了些。

    一行人走了十多里路,敢在天黑以前到了放映的广场。已经又很多人在了。但是始终有一个宗旨,那就是百姓坐在前面,当兵的坐在后面,这个规矩谁都不能打破。林雨桐走了十多里路,还有走了三四十里路就为了赶来看一场电影的。大家都比较自觉,盘腿坐在地上,也不胡乱拥挤。但相熟的人在一处,低声说着话,还有那高声呼喊着,呼朋引伴的,寻找认识的人的声音充斥在耳边,好不热闹。常胜到底人小,走了十几里已经是极限了。到了地方往地上一坐,就往林雨桐身上一靠不想动弹了。林雨桐见他不停的添嘴唇,就知道这是渴了。如今可没卖水的,也没地方找水喝。林雨桐把手伸进衣服兜里,实际上是从空间里摸了个西红柿出来,塞给常胜,“吃吧。今儿菜园子里有熟了的。”

    “我怎么没看见呢?”常胜赶紧啃了一口,又放在四爷嘴边叫四爷也吃一口,“要是看见我早摘了。”等四爷咬了一口,又叫林雨桐咬。

    林雨桐又不缺水喝,“你吃吧,妈妈不渴。”

    常胜举着西红柿‘嗯嗯嗯’了半天,示意林雨桐咬一口。林雨桐无奈的用嘴碰了碰,他才心满意足的把手收回来开吃。

    等天黑了,发电机才开始发电。这发电机一响,就跟拉上了开关一样,顿时就没人说话了。静悄悄的等着电影开演。

    片子可能放的次数太多了,断片断的太厉害,放映五分钟就得等十分钟续片。但是这等待的功夫,秩序也并不乱。这看电影的观众,有好些学校的学生,这些学生又都聚集在一起,开始拉歌。你放唱罢我登场,剩下的人就负责听和鼓掌。等电影的片子给续上了,歌声就戈然而止,大家又都静默的去看电影。如此往复。

    这样的景象却是林雨桐从来没见过的。

    一场电影,看了五六个小时,最难受的就是憋尿。等电影散场了,常胜都等不到离开广场,见周围的人都走了,赶紧掏出小牛牛,先尿一泡再说。

    “这个丢人啊!”林雨桐摸了摸这小子的脑袋,“还外交官呢?谁家外交官没出息成这个样子。”

    钟山就跟着调笑:“这要是正跟外国人谈判呢,这被一泡尿憋的,可咋整?”

    常胜也不在意,嘿嘿就笑:“我憋了也不说我憋着了,我得客气的请人家休息十分钟,给人家上厕所的时间,顺道我也上了厕所撒泡尿。”

    “看把你能的。”钟山一把将常胜拎起来扛在肩膀上,“走了,别的外交官也不给咱扛,就你吧。”

    常胜咯咯咯就笑,从这个的肩膀上换到那个肩膀上,这么玩习惯了,也不害怕。

    林雨桐拽着四爷的手,刚要说话,就听见不知道哪个山梁上飘来的歌声:“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格英英的彩,生下一个兰花花,实实的爱死人……五谷里那个田苗子,数上高粱高,一十三省的女儿呦,就数那个兰花花好……我见到我的情哥哥有说不完的话,咱们俩死活呦长在一搭。”

    夜风吹着,伴着歌声和孩子的笑声,林雨桐不由的拽紧了四爷的手。

    “怎么了?”四爷扭头,借着月光看林雨桐的脸色,“累了?”

    “不是!”林雨桐摇摇头,低声道:“咱们俩死活要长在一搭。”

    四爷一愣,伸出胳膊揽住林雨桐,轻轻的嗯了一声,“死活也要长在一搭。”

    夏天在一声炸雷中来到了,雨点噼里啪啦的落了下来。秦北这地方很少又雨多的时候,这雨也是,来得快,却的也快。等雨过来,地上半点水也没积下,全都渗下去了。

    跟着雨一起来的是接连而来的好消息,先是说希特勒死了,后又是德国纳粹投降了。七月的时候听说是美国的□□爆炸成功了,可谁也没想到,这刚一成功,美国就拿倭国做了一次实验,直接给广岛投下一颗□□。这个□□的威力还没让大家消化了,隔了三天以后,又给长崎扔了一颗。

    林雨桐听着广播里传来的消息,坐在灶膛前笑着笑着就哭了。

    院子里是那些警卫班的小伙子的欢呼声:“小鬼子完蛋了!小鬼子完了……”

    常胜正围着四爷,“爸爸,什么是□□。”

    林雨桐笑了,是啊!世人第一次知道了□□的威力,可有几个人能解释什么是□□。在四爷给孩子的解释声中,林雨桐叫白元,“去!买肉!……”说完又叫住白元,“不买肉了,将猪圈里的猪宰了,咱们庆祝庆祝。”

    “啊!”白元愣愣的,那可是三头大肥猪呢。

    “啊什么啊?”林雨桐催他,“去!赶紧的。”

    这一扭头,就见常胜眼睛不住的往这边看,但嘴上却没闲着,他问四爷,“那咱们会有□□吗?”

    “会!会的。”四爷摸了摸常胜的头,“用不了多久,咱们也会有的。”

    “等咱们有了,谁也不敢再欺负咱们了。”常胜展颜笑了,“他们都会怕咱们的。”

    孩子的道理永远都这么朴素。

    这天晚上,医院,学校,凡是打这里经过的,都能混到一口肉吃。

    林雨桐笑着进了医院,却被告知,几个倭国的大夫,今儿一直在宿舍里呆着,没有出门。她面色一变,急忙问道:“怎么回事?”

    这护士也说不清楚,只道:“毕竟他们是倭国人。”

    林雨桐皱眉,“我去看看。”

    等到了宿舍外面,就听到佐藤的哭声,一边哭还一边叫‘妈妈’。

    林雨桐要推开门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不用问也知道,佐藤的家人大概在这次的事件中丧生了。在门口愣了半晌,她还是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佐藤抬起头,双眼通红,“林院长……林大姐……”

    “你还好吗?”林雨桐没有上前,而是站在门口问了一声。

    “我妈妈……我姐姐……”佐藤捂住胸口,“我的家……都没有了……”

    “是啊!”林雨桐叹了一声,“都没有了。怪谁呢?这言安的很多人,都已经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家。这可恶的战争……叫我们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家。”

    佐藤哇一声哭出来,“我妈妈是个特别好的人……真的!她是个善良的女人。她希望我学好医术,希望我成为受人尊敬的大夫……”

    “你的医术很好,在这里你是个受人尊敬的大夫。”林雨桐看着他的眼睛这么说。

    “可是……”佐藤站起来,面对着林雨桐,深深的鞠了一躬,“但是……我还是想回去。看看我的妈妈,看看我的家乡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我想回去看看……林院长……”他又鞠了一躬,“林大姐……我拜托了……这里再好,也不是我的家……”

    但林雨桐能这么轻易承诺什么吗?

    这些年了,跟佐藤这些人,多多少少都相处出了一点感情,即便没有感情,也是熟悉的人,但林雨桐还真什么都不能承诺他,“佐藤君,你是战俘。只有等你们的天皇投降之后,等到双方谈判,就战犯,战俘问题有了最终的结论,才能决定你的去留。而我,其实什么也做不了。这段时间,你好好休息吧。对于你母亲的事情……还请节哀。”

    佐藤的眼泪又下来,“我能祭拜我的母亲吗?”

    “当然。”林雨桐出去的脚步顿了一顿,“肉割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知道疼了。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

    八月十五日,倭国宣布无条件投降…………………………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796章 民国旧影(8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