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801章 民国旧影(8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801章 民国旧影(8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1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801章 民国旧影(8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民国旧影(88)

    林德海猛地睁开眼睛,一下子就惊醒了。他梦见什么了?好似梦见那败家的娘们了。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到底还是不放心她办下面的事。这么想着,心里一时有些懊恼, 应该换个办法的, 就不该指望那个女人。

    刘寡妇手里拿着鞋底子,靠在边上正在做鞋,看见林德海醒了,却又魂不守舍, 就骂道:“怎么?歇够了又想出去?你的年纪可不小了,别叫那些小妖精给吸干了。”

    林德海心里正不得劲了, 马上就瞪眼过去,“少啰嗦,给老子弄的吃的去。”

    刘寡妇只能愤愤的,自己也确实是没办法,但凡有点办法, 谁愿意跟这老东西过一辈子。锅里热着馒头, 酸菜汆白肉炖了大半天正入味呢。

    林德海下了炕,才用热帕子抹了一把脸, 外面的大门就被拍响了, “叔!叔!在家吗?”

    这是猴子的声音。这小子当年被槐子安排在铁路局当差,也就是混口饭吃。这两年倒是对家里多有照顾,每个月按时送钱过来,虽说这钱是槐子临走前存好的, 但差不多十年没断过,日子再艰难没把这钱给昧下了。这小子就难得的很。如今不光是林德海熟悉猴子,就是刘寡妇也熟悉。一听声音忙扬起笑脸,“在呢?在!这就来了。你这孩子来的真是时候,汆白肉正入味。”她一径说着,一径往外走开门去。

    林德海心里却有些不妙的预感,他僵在屋里没动,果然听见开门的声音之后,猴子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刘婶子,我叔呢?”

    “屋里呢?”刘寡妇朝屋里指了指,“什么事,急成这样?”

    猴子摆摆手,这事能跟她说吗?三两步窜到屋里,林德海已经调整过来,坐在桌子边若无其事的喝茶,见猴子进来,还笑呵呵的招呼,“你小子不当差,跑过来做什么?”

    “叔!您赶紧跟我走吧,我婶子怕是不成了。”猴子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急忙去拉林德海。

    刘寡妇跟进来听了这么一句,不由的问道:“你哪个婶子不成了?”话说完这才醒悟过来猴子说的是谁。她急忙朝林德海看去,就见林德海抓着茶杯的手都开始颤抖了,她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果然这夫妻还是原配的好。两人的关系闹成这样,临了了,这心里还是放不下。

    “怎么就不成了?”好半天林德海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他不是又跟着人跑了吗?”

    “哎呦,叔,赶紧走吧。如今人在医院里,再不去,连最后一面都见不着了。”猴子扶着林德海起身,“您好歹去听听,看身子对槐子有什么交代没有。”

    林德海只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坐上车颠簸起来,还有些不真实。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就不成了?自己真没想着把这败家娘们给折进去。她就是再不好,也是槐子和桐桐的娘。倒不是他心疼那女人,实在是怕在孩子那里落下埋怨。

    医院里,小桃拉着冯队长的胳膊,埋怨道:“陈继仁怎么就这么死了,那方子怎么办呢?”

    方子方子就知道方子。她怎么不想想,这假的陈继仁被揭出来给他带来的影响。这件事肯定会闹大的,闹的人尽皆知。自己跟这么个人相交多年,却从没发现不妥当,那自己成什么人了?识人不明,有眼无珠,这是要葬送自己前程的。

    小桃见对方不说话,马上道:“看那婆子醒了没有,要是醒了就去问问,看她知道不知道方子在什么地方。就算没有药方,那卤肉的方子也得要到。”要不然自己不是白忙活了吗?

    这个蠢女人,没看见警察署跟过来十几个人吗?为的什么?还不就是防着自己的。

    这婆子还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十年不见人影,这人缘半点也不见淡了。

    林德海到医院的时候,就见急诊室门口,站着十几个穿着蓝黑制服的人,都是熟脸,见了他就叫叔。

    猴子带着林德海进了急诊室里面,等林德海抬起头,看见躺在病床上,头上满是血的女人,只觉得半个身子都凉了,她的脸苍白的没有人色,看着是不成了。

    可能是知道谁来了,林母睁开了眼睛,看向林德海的眼神有些复杂,但到底挣扎着伸出手,好似在等着什么。

    林德海一步一步走过去,佝偻着身子吃力的半跪着,拉着林母的手,“槐子额娘,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林母张了张嘴,好半天才吃力的道:“叫……叫槐子……桐桐别……怨恨我……”

    “没!孩子没恨过你。”林德海摆手,“我儿子闺女都是干大事的。心里啥装不下,孩子没恨过……我知道……”

    林母喘了一口气,“杨子……杏子……我放心不下……”

    林德海闭了闭眼睛:“……他娘啊,放心……这俩孩子我今年就给他们入族谱……他们是林家的孩子……是我林德海的孩子……还有他们的亲爹陈继仁……他的身后事我会好好办……等孩子回来我带他们去认认坟……他被害死了,但生前也是救人无数的大夫,是好人……我得叫杨子记住……四时八节的得给他亲爹祭奠……”

    林母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呜呜的也不知道心里想的是什么。

    林德海拍了拍林母的手:“……你没对不起我,是我先对不起你的。是我混蛋,是我误了你一辈子。你是个好的,杨子的亲爹也是个好的,不好的是我,要是当年早和离了,你就少受多少罪。”

    林母笑了,临死了,这男人把脏名声全揽到他自己身上,叫自己走的干干净净的。可做了就是做了,哪里真能干净。

    可林德海不这么想,如今都在追求什么自由,反对封建婚姻,反抗压迫,所以,在很多人看来,这不是伤风败俗,这是敢于冲破旧的牢笼。早二十年前,这是丢人的事情。可在如今,甚至在以后,真要说起来,没那么丢人。说到底,她是为孩子把命搭上的,那就叫她走的干净些。

    自己本来就是个混蛋,承认是混蛋也没什么了不起。护住了槐子娘的名声,就算是护住了孩子的名声。

    他凑过去附在林母的耳边,低声道:“槐子和杨子都在工党那边,拼了命换了不小的官。还有桐桐和姑爷,那也是体面人。咱们俩这回,不亏!”

    林母的眼睛唰一下就亮了,她点点头,没叫汉奸的名声毁了孩子拿命拼来的前程,搭上命也没什么了不得的。她低声道:“我想……入林家……祖坟……”

    “好!”林德海马上应下,“你当然得入林家的祖坟……”

    林母这才对林德海笑了,笑着笑着,神情就僵住了。林德海只觉得手里那只手耷拉了下去,他马上明白,她确实是走了。

    眼泪还是流了下来,他颤巍巍的起身,拉着猴子的手,“孩子,还得麻烦你帮我,料理你婶子的身后事。”

    这场丧事,轰动了整个京城。为什么呢?因为这事奇葩啊。林德海不仅给为他戴了绿帽子的老婆办了葬礼,同时还给她老婆的相好办了葬礼。就连墓地,都选在离林家的祖坟不远的地方。

    但随着这奇葩事传扬出去的,就是这一对苦命的鸳鸯如何被汉奸残害而死。还有林母,倒是不少人觉得她最后杀了汉奸,是为刚烈之举。

    跟预想的一样,私德即便有亏,但在大义的前面,没人会刻意的去在乎。

    林母成了一个受害者,一个敢于反抗压迫的典范,还有不少报纸大肆的报道,赞扬声一片。而杨子的亲爹,也成了一个救人无数的大夫,又被汉奸残害的无辜人。不仅不是汉奸,还成了最可怜的被汉奸压迫的受苦受难的人。

    林德海站在林母的坟前,将头七纸给烧了,然后才起身去了十几步以外的两座孤坟前。这里面埋的一个是那个乞丐,一个是杨子的亲爹陈继仁。他看了看乞丐的坟,“我也不知道你姓甚名谁,但谁叫咱们有缘呢。你帮我解了这一次的难,我帮你安葬了,没叫你暴尸荒野。咱们俩算是两清了。”之后,他又看向陈继仁的墓,“想来想去,我还是想办法把你这混账东西从乱葬岗子弄来好好的葬了。说实话,老子恨不能你叫野狗给吃了。但是再一琢磨,老子这干的事情,能瞒住大家,但却瞒不住几个孩子。杨子这小子机灵……你倒也是好运气,碰上个好儿子。为了孩子将来心里没疙瘩,老子把你葬了。就葬在这里,将来老子死了,也在这一片。老子倒要看看,杨子那崽子,是祭拜你还是祭拜我。你抢了老子的媳妇,老子就抢了你儿子,还有你孙子,以后子子孙孙,都只知道老子,却没人知道你个王八蛋。这么一想,好像咱俩也两清了。抓紧投胎去吧,别人能投的人胎,你这老狗当了汉奸,也就只能入了畜生道了。想起来就叫老子觉得解气……”

    他兀自嘀嘀咕咕的正说着呢,就听到不远处有脚步声传来,这一扭头,就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子,身后跟着俩孩子,一个**岁大,一个六七岁大。穿着衣服破破烂烂,也蓬头垢面的看不清楚这俩小点的孩子是男是女。不过这大点的小子,林德海见过。就是在药铺门口吐了林母一脸唾沫的小子。

    三个孩子见这里有人,都愣了愣。然后这大点的小子就牵着两个小的,到了林母的坟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就听他道:“之前是我不对大娘,我不知道你跟我们一样也是被那老狗害了的。我还骂你,唾你。是我不对!我娘死了,被那老狗害死了。你杀了那老狗,给我们报仇了。我待着弟弟妹妹给您磕头。您放心,以后只要有我娘的供奉,就有您的,我杨宝禄发誓……”

    林德海复杂的看了一眼林母的坟,心道:听到这孩子的这番话,你受她的礼,心里不愧的慌吗?要是有心,就千万保佑这几个孩子无病无灾的长大。

    想起之前的打算,如今心里更加坚定了这个念头,“孩子……我儿子闺女都不在身边,你要是愿意,认我当干爹。以后我养着你们……”

    杨宝禄愕然的看向林德海:“不行,我们……”

    “不认干爹也行,我家里正缺个端茶倒水扫院子的。”林德海退了一步,“你把这些干好了,我管你们兄妹三个的饭食。一季还有两身新衣服。你这弟弟妹妹到了上学的年纪,我供他们念书……”

    杨宝禄一愣,他原本是防着这人将他们卖了,如今再看,这人完全就是想补贴他们。他起身牵着弟弟妹妹到林德海面前,噗通就跪下,“您是好心人,我领您的情。”说完就结结实实的磕了个头,叫了一声‘干爹’。

    对于京城的事情,林雨桐是丝毫也不知道。

    从京城回来,忙着接受耽搁的工作,然后又是过年,作为抗战胜利之后的第一个新年,自然是怎么热烈怎么过。各个单位都要出节目,演出一场接着一场。

    等过了年,这局势越发的不明朗起来。但整个秦北,斗志都是高昂的。干部一批一批的往出派,军工厂那边加了一套这次从京城弄回来的设备,好似都赶不上扩军的速度。而这设备安装调试到生产,都要四爷盯着。因此自从过了年,他就去了兵工厂,估摸着没有半年是回不来的。这次他离开,不光是自己走了,连带着常胜也一并给带走了。家里就剩下自己,林雨桐一天三晌,医院、学校、药厂连轴的跑。得空了还得顾着家里开出来的菜地。警卫被四爷带走了一半,家里剩下的警卫的活就更重了。这几年连续开荒,几十亩的地要春耕,要播种,要想办法挑水灌溉,一个个的都累的脱了一层皮。直到六月底,天气正热的时候,这爷俩才回来了。父子俩晒的黑溜溜的,四爷一笑就露出大白牙。而常胜没有大白牙可露了,这小子开始换牙了。咧嘴一笑,那豁口上露出一点米粒大小的白点。

    林雨桐拍了他的屁股,“瞧这样,是吃不成肉了吧。”

    常胜赶紧合上嘴巴,“吃西瓜咬一口都露个尖尖……”

    安顿了孩子,林雨桐才有空问四爷:“我原本想着你们怎么也得到□□月才能回来。”

    四爷一叹:“开战了……所以战前这武器装备都是加班加点提前完成的。”

    原来如此!

    该来的还是来了。前方的战事一开,林雨桐基本就不怎么着家了。伤员源源不断的往后方转移,一天能睡四五个小时就不错了。

    这天,林雨桐正在准备下一台手术,方云急匆匆的闯进来,“先暂停,所有人员,进入窑洞,不得在外面逗留。”

    林雨桐一愣:“防空?”

    方云严肃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并没有回答。林雨桐马上懂了,这消息只能是潜伏人员秘密送来的。根本就不适合公开。方云见林雨桐明白了,就赶紧道:“你回家吧。趁机好好歇歇。”

    有这么歇息的吗?上面轰炸,我搁在屋里睡觉?

    林雨桐以为遇上这事,她一准睡不着,却没想到还真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猛地就惊醒了。四爷一手揽着常胜,一手拍着她,“睡吧,窑洞里安全的很。而且防空是几年前就布下的,出不了事。”

    那轰鸣爆炸声就在头顶,不一时,窑洞里好似震了一下,紧跟着顶上的尘土就纷纷落了下来。常胜从四爷怀里探出头去,“这是炮弹落在咱们窑洞盯上了吧……”

    四爷还没答话,又是一声爆|炸。这一声非常清晰,震的人耳朵都疼。

    常胜带着耳罩能好点,他朝外指了指,“应该是落在院子里了。”

    这林雨桐哪里睡的着,她坐起来跟四爷一人一边护着孩子,“这孩子是天生傻大胆,还是练出来了。”上次就碰上被人扔炸|弹,炸的家都给毁了。这回有赶上了飞机扔炸弹。

    四爷摸了摸常胜的头:“没有什么是天生的?不习惯也没办法了。”

    常胜却读不懂父母眼里的疼惜,他还一个劲的兴奋:“爸爸,能把飞机打下来吗?”

    四爷朝外看看,“要是白天应该可以。这晚上,飞机能无差别的轰炸,但是地面防空没有雷达是做不到定位的。”

    等轰炸结束,警报解除。这一从屋里出来,门口就有一个两米深的大坑。家里菜园子的菜全都给毁了。还有窑洞顶上,有两个一两米深的坑。警卫班开出来的庄稼地,零零碎碎的加起来,毁了好几亩。

    人家还商量着看这坑之类的怎么处理,安安和常胜已经跟他们的小战友一起,开始拿着小篮子开始捡散落的弹片了。

    四爷没顾上家里的事,早被请去不知道干什么了。回来只说是损失统计出来了,“除了城里的一些房子坍塌了,人员没有损失。只伤了一只羊,死了一只鸡。”

    林雨桐心里一松,这秦北真是可不错的地方,窑洞简直就天然的防空洞。这么密集的轰炸,造成的损失可以说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即便损毁了房屋,但是光那么些炮弹的碎片,这可是完全可以重复利用的材料,完全可以抵消这损失。

    等把轰炸之后的一切‘创伤’都处理完了,天气越来越冷了。报纸上热闹的人,美国以低价卖给姜军|火,可以说是将战争剩余的军|火几乎全部卖给了姜,据说是价值五六个亿,还得是美元。美国用飞机帮**运输兵员,好似才几个月的功夫,美军已经参与到这场战争之中了。

    林雨桐没功夫看报纸,但是在家里有四爷,在医院有方云,什么消息她都能第一时间听到。

    “你说着前几天说美军在沪上打死了车夫,昨儿又说是两个美军士兵在京城强|暴了京城大学的女学生,这不管怎么样,咱们自家人关起门来解决自己的事情,美国跟着掺和什么。”方云愤愤的将报纸放下,“这么掺和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

    林雨桐没说话,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利益的关系。苏国从辽东撤军的时候,将倭国在辽东的工业设备都该搬空了,价值还在二十亿美元以上呢。

    不过美国的手确实是太长了,以前国工是三人军事小组谈判,现在成了五人小组,加了马歇儿和司徒雷等。这样根本就不均衡的谈判组,注定是没有什么结果的。反正是该谈的还在谈,该打的还在继续打。

    这种不满的情绪一直到九月中旬,传来消息说美国三十多个城市集会□□,反对政府掺和到华夏的事务当中,要求美军撤回去。

    “但这有效果吗?”林雨桐对此表示怀疑。

    结果效果还真是又一些的,谈判小组谈判改成三人组和五人组并列存在。

    这有个毛用啊!

    很快,林雨桐几乎就没时间去关注这些大事了,因为医院里的几个倭国俘虏,要被遣返了。也就是说又要缺少医生了。

    这些人走的时候,只能穿一身衣服,然后什么都不能携带,不管是钱财还是武器。

    林雨桐觉得以前和佐藤偶尔还能说几句话,可自从倭国战败,这几个倭国大夫,几乎是一天到晚,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几乎是不怎么开口的。这种心理,林雨桐理解不了。没有欢送,甚至知道的人都不多,反正就是等人们想起来的时候,这几个人都已经不在了。不管在这里他们得到过什么优待,走的时候也都丝毫没有留恋。当然了,真要是留恋了,才真的有鬼了。

    本来事情到这里,林雨桐以为就结束了。可等廖凯跟着方云进来,她就知道,可能还有点麻烦,“是那个原野的事情?”

    方云抿着嘴没有说话。

    廖凯道:“对方要求治疗眼睛。”

    “没门!”林雨桐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又觉得语气有些生硬,这才低声道:“不是我不给治疗,实在是时间久了,经脉不通了。若是想治疗,也不是不行,想要治愈,也许得五六年,或许七八年,十来年也没准,这我都不敢打包票。他要是愿意继续留下来治疗,我当然是没问题的。”

    廖凯呵呵笑了两声,这不跟直接拒绝了是一样吗?

    林雨桐对这个还好奇呢,“这战俘要被遣送,这间谍应该不用吧。”

    “这个人在名单里。”廖凯只解释了这么一句,就不再多言。

    林雨桐就不再说话了,这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而且这里面许是有自己不知道的内情也不一定。

    等送走了廖凯,林雨桐才去看方云,“怎么?心里还是不舒服?”

    方云摆摆手:“他要求见我,我没答应。这个人……”她摇摇头,“以后我都不想再提了。”

    林雨桐适时地转移话题,说起了调配医生的事情。这事实在是难办的很,

    方云却不以为意,“以前又战俘,现在也一样有战俘。那些刚俘虏的**军医,我看可以调过来用用。这些人跟去前线不合适,思想不合格。但是在后方却不一样,一边接受思想改造,一边发挥他们专业的长处,这事你别管了,我这次一定多要写些手过来。这些人可比倭国大夫叫人放心,至少都是华夏人。”

    多调人手当然是林雨桐求之不得的。这么熬下去,铁打的人都扛不住。

    回家后,还没进屋就听见常胜给四爷读报纸的声音,“……两国国民均可在对方全境经营工商、金融、科技、宗教及慈善事业,购建房屋,租土地,雇职工,并享国民待遇和最惠国待遇……两国国民、法人、团体在对方均可取得或处理动产和不动产的权利,互给最惠国待遇。他们在对方的财产,非经合法手续并偿付公平的外汇,不得征取……两国输出入商品的关税、内地税和他们在对方设厂制造的商品的纳税,互给国民待遇和最惠国待遇。……两国一切船舶,均可进入对方开放的口岸、地方及领水,沿途起卸货物时交纳吨税或港税与对方船舶相同;船舶及载货待遇按最惠国办理……两国一方如将采矿权、内河航行权或沿海贸易权给予他国,对方按最惠国待遇……”

    林雨桐悄悄的听了半天,“这是什么?”

    常胜扭头叫了林雨桐一声才道:“这是华美商约。”然后就转过去问四爷:“爸爸,这条约的意思是说咱们华夏全境无限制地向美国开放,是不是?”

    四爷诧异的挑眉,这小子居然看懂了,他点点头,“是!基本就是这个意思。”

    “那美国也会全境无限制的对咱们开放吗?”常胜皱眉问道。

    当然不!

    四爷摇头:“我跟你说过,两国的经济实力悬殊……”

    常胜一副恍然的样子:“也就是只是表面上规定双方对等,而实际上享受不到对等的待遇,也享受不到对方给予第三国的优惠,因此,该约实际上仍然是一种片面最惠国待遇。依旧是不平等的条约。”

    四爷摸了摸这小子的头,这孩子在这方面还真行。

    这个条约是秘密签订的,但随后言安就得到消息。边|区政|府将这个条约签订日定为国耻日。紧随其后,广播里整天都是各个城市反美的报道。

    林雨桐这一年尤其的忙,忙的真是忽略了孩子的成长。好似一眨眼之间,他就懂了很多东西。等孩子睡下了,林雨桐却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我真是有些失职了。”

    四爷却不以为意,“特殊情况,他跟其他的孩子比起来,已经算是幸运的了。你看安安,如今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家。再说了,你忙你的,我不是看着他呢吗?”

    林雨桐就不言语了。四爷对常胜的教育可以说是手把手的。甚至为了叫孩子不做井底之蛙,他还申请了一个戏匣子叫孩子听电台广播,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用的。尤其是在间谍密布的情况下。有时候还真能收到有些电台,什么大山呼叫长河,大山呼叫长河,家里的二舅母去探亲了,请注意接送。诸如此类,这肯定是秘密联络用的。为了孩子的教育,他都不避嫌了。差不多每天都要跟常胜一起,听一听外面的消息。

    但孩子的成长,离开父母任何一方对孩子而言,都是有缺憾的。

    林雨桐就盼着,盼着方云尽快找几个俘虏军医来。可千盼万盼,直到进入了十二月,人员才到位。可林雨桐一点没嫌弃来的晚了。因为在这一次方云就要来了十八位。

    在欢迎会上,林雨桐笑的腮帮子都疼。这可真是解决了大麻烦了。而这些俘虏基本也没有什么抵抗的情绪。很容易就融合在一起了。至少在工作上没有什么磕绊。

    方云为欢迎这些人还特意叫杀了一头猪,办了一次欢迎聚餐。一人一碗土豆炖肉,两个二合面的馒头,就算是聚餐了。

    林雨桐边上一个三十多岁带着眼睛的男人,叫什么林雨桐还没记住,就见他不停的朝她看过来,林雨桐还有些奇怪:“我脸上脏了?”

    “我叫简繁,您肯定是不记得我了。”简繁笑了笑,“还记得吗?沪上,在阵地上给十九军……”

    “你原来是博爱医院的大夫还是红十字会的大夫?”林雨桐想起来了,那时候她一个人在最靠近阵地的地方,重伤患都送过去,然后转移到博爱医院或是红十字医院。这个人说见过自己,那他肯定是这两个医院的医护人员。

    “想起来了?”简繁朝林雨桐竖了个大拇指,“您是这个。当时就是看您在阵地上救人,我才从军的。这都多少年了。”那时候年轻啊!

    林雨桐没想到两人还真有这么一层渊源,她也不由的热切起来,“从沪上离开,已经很多年没听到那边的消息了。”

    “我也离开很多年了。”简繁眼里带着回忆,“后来,我听说您跟租界的一所孤儿院有关系,后来我去找过您,希望跟您学学针灸。去打听的时候,却都说没有这个人,我还失落了很长时间。后来,还在那个孤儿院做了一段时间义工,帮忙给孩子们检查身体。后来就参军了。那时候才二十岁,如今……不过,在这里见到您真的是没想到。”

    提起孤儿院,林雨桐的心不由的飘摇起来,“也不知道这些年战乱,那里怎么样了,能不能办下去……”

    简繁的眼里闪过一丝忧虑,“估计也艰难。如今这世面上基本是买不到米了。听说前不久,好几万市民冲击沪上的粮店,开抢了!反正乱着呢。”

    “市政不管?”林雨桐不由的追问了一声。这事她还真没听过。

    “管?谁管?”简繁哼笑一声,“那位姜公子想伸手管,可宋家能答应吗?两边斗的不亦乐乎。别说这么大的事了,就说一件小事吧。就是我被俘以前听说的。说是沪上一居民楼着火了,找消防队灭火,您猜怎么着,伸手先要金条美元,没有就不救。好容易凑了点钱先给了定钱,叫他们救火,结果呢,进去之后没急着救火,倒是在人家家里翻检,把值钱的东西都给抢了。这还倒罢了,反正一点钱。更可憎的是灭了火之后他们不出去也不给外面的人开门,把在屋里被困住的女人都给糟|蹋了。”

    啊?!

    简繁冷笑了一声:“**是完了!不打都要完了的。”所以,他成了俘虏其实是庆幸的。又不是成了倭国的俘虏,这没什么可丢人的。

    林雨桐回去的时候,跟四爷说这事:“都说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这话真对。”

    从根子上烂了,只要有点外力,就摧枯拉朽一般的倒了。

    四爷刚要说话,外面就传来钟山的声音:“……有客人来访。”

    有客人?

    还没通报性命,这是什么客人。

    四爷起身迎了出去,林雨桐将屋里的东西赶紧归置了一下,还没出去呢,就听四爷在外面叫了,“桐桐,你先出来一下。”

    “哦!”林雨桐应着,心里却嘀咕,难道是找自己的。

    这掀开帘子一出去,就见方云身后跟着一个女战士,这战士牵着一个小姑娘,七八岁大小的样子。她有些不解,朝四爷看去,“这是?”

    “杏子的女儿。”四爷低声道。

    杏子的女儿带过来是几个意思?她人呢?

    方云将林雨桐拉到一边:“这位同志是过来学习的,顺便将孩子带过来。林杏她……”

    林雨桐面色一变:“牺牲了?”

    方云摇摇头:“战场上失踪了,只能按照牺牲处理了。”

    林雨桐眼睛眨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这战场上失踪是怎么一个失踪。当然了,上了战场什么情况都可能遇到,战场上失踪的杏子绝对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是这么糊里糊涂的送个孩子过来……她朝那小姑娘看去,见这孩子胆怯的往那战士身后缩了缩,她的心就不由的先软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801章 民国旧影(8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