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奇爸怪妈(4)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奇爸怪妈(4)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1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奇爸怪妈(4))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4)

    林雨桐也没管那不靠谱的两人吵到几点才睡的, 反正她早早的去了客房, 洗洗就睡了。没睡衣就找了崭新的浴巾围着,临睡前跟四爷通了电话,闲话了两句就挂了。原本以后换个地方会睡不踏实, 谁想到一挨着枕头就着了。

    早上是被鸟雀的叫声给惊醒的。

    打开手机一看,才五点。夏天五点差不多天就亮了。她干脆就起身。结果一坐起来,才发现床登上放着明显是衣服袋子的东西。她爬过去翻看了一下,好几套,里里外外都有。门口还放着鞋盒子, 应该鞋子吧。

    昨晚叫人送到城外的?

    林雨桐挑眉, 看着衣服品牌不是栖凰的, 就知道安排的人是林博。

    角色进入的还挺快,安排的这么细致。

    也对, 自己恐怕得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避避风头了。

    梳洗完换了衣服出门,却见楼里静悄悄的。应该还都没起呢。林雨桐没有钥匙,也不好出去锻炼。在一楼转了转, 才发现楼梯后面有一扇小门,有这门一般都是有后院的。

    门打开, 山里清凉的空气就吹了进来。一脚踏出去, 她舒服的深吸一口气。后院只有两分大小, 种着豆角茄子辣椒韭菜各色的菜, 每样都不多。林雨桐怀疑这是林家老两口常住的地方。至少在这里避暑就不错。

    她还想着这里有没有楼盘出售,二手的也行,买一个没事的时候跟四爷住过来。

    活动了活动, 摘了几样菜回去准备做早饭,就见朱珠已经在厨房翻腾了。见林雨桐拿着菜从后面过来还吓了一跳:“你也起了?起这么早干什么?你去睡,早饭还得一小会……”孩子不吃早饭肯定是不行的。要不然谁费劲自己弄呢。

    林雨桐看她把各种米面都找出来了,还从冰箱里翻出鸡蛋干蘑菇干木耳这些东西,还没做饭呢,厨房就乱了,“还是我来吧。”她从一边的墙上将挂着的围裙取下来系上。

    “主要是没有烤箱……”朱珠搓着手,觉得挫败的不行。昨晚定了闹钟起来给孩子做早饭的,结果呢,触犯里什么都没有。

    林雨桐理解,她十六岁就去了国外,会做饭大概也就是会烤面包牛排,然后冲个麦片做个汉堡。这玩意自己还真是吃不惯。看她那样子,都有些不忍心,“你择菜,我去和面,包包子肯定是来不及了,做蒸饺再包点馄饨。”一会儿就得了。

    听起来好麻烦的样子。但是择菜自己会啊!以前跟着自家嫂子在厨房打下手就干的是这个,她回头看林雨桐和面干的顺手,心里不是滋味,“跟你舅妈常进厨房?”

    “没有!”林雨桐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就笑道,“就是择菜洗菜,后来看的多就学会了。”

    “你比我聪明,我就怎么看都学不会。”两人说起了老家的事情,倒也能相互搭上话。这一早上做饭的功夫说的话,比这几年说的话都多。

    林博迷迷糊糊的,能还是能听见外面刻意压低了声音的说笑声。

    谁啊?

    愣了半分钟,这才想起昨天的事来。

    嗬!这母女俩真是心大。

    梳洗完打开房门,去厨房找水喝。可站在客厅里就能看见厨房里情形,他一下子就顿住了。女土匪脸上的笑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他总觉得安宁的笑柔的像羽毛划过心房,但这女人脸上的笑仿佛能叫人的心融化了一样。她头发随意的披散着,素面朝天没有了精致的妆容,反倒叫她看起来亲和许多。再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就见自家那大姑娘就跟变魔术似得,手指翻飞,一个个跟花朵似得馄饨就包出来飞到汤锅里去了。他心里压抑着的所有烦躁,在这一刻都得到了安抚,这种安宁好像才是真的安宁。

    朱珠一扭头见林博傻愣傻愣的站在客厅,马上眉毛一耸,“起来就过来坐,还等着人请你吃饭呢?”

    “哦!”林博随口应了,“不用这么麻烦的,叫人送餐就行。”看那又是火又是蒸汽的,烫着可怎么好?

    朱珠刚想怼两句,门铃就响了。

    两人面色一变,不约而同的问对方道:“谁来了?”

    问完两人又是同时一愣,然后出口又同步了:“我怎么知道?”

    这个默契劲!

    林雨桐一边把杏仁菠菜和辣椒碎拌好的蒸茄子往桌子上放,一边道:“先开门再说。刚赶上吃早饭。”

    林博对朱珠摆摆手,叫她稍安勿躁别紧张,然后才转身去开门。

    林雨桐正在将锅里的馄饨往出盛,就听见林博的声音:“妈!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朱珠一下子拽住林雨桐的衣摆,“怎么来了?”

    林雨桐低声道:“怕什么?”她一边说着,一边将三碗馄饨分成四碗,撒上香菜沫子点上香油提示朱珠,“端饭啊。”

    朱珠深吸一口气,端了两碗往餐桌上放,还扬声柔声问道:“林博,谁来了?饭好了,叫客人一起吃点。”

    林雨桐心里呵呵,这个装模作样哟!

    林博被朱珠这声音和语调给刺激的好半天找不到自己的声音,半天才在母上大人的严肃脸下朝厨房指了指,“……那个饭好了,先吃早饭吧。”

    林老太太被叫老太太其实是不合适的。作为女强人的林老太太,大家对她的官方称呼是苏媛女士。六十的人了,不算小了,可人家老了也老的很优雅。当然了,只是看起来如此。她这会子点了点这个叫人操不完心的小儿子,没心没肺的,这么大的事情,还能吃的下去?

    朱珠等了半天外面也没有反应,她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睡了人家的儿子确实是有些理亏的。她拉了拉林雨桐的衣襟,朝外指了指,“怎么办?”

    问起我来了?

    林雨桐只得递了筷子勺子给她叫她摆桌,然后自己边往外走,边喊道:“爸……我妈叫你跟客人吃饭呢。”

    爸?

    叫我呢?

    林博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好像是烟花乍然绽放,又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他忙应了一声:“嗳……来了!这就来了……”

    苏媛女士手捂在胸口,被这一声给刺激的有点受不了。太突然了。这顺着声音看过去,一看走出来的人,她的火气一下子就没了。这张脸还有这气度,一看就是受过良好的教养的。

    林雨桐一看对方这神情,就笑道:“您来了,刚好饭好了,先吃饭吧。”

    “你知道我是谁?”苏媛女士嘴角抿着但眼里的光却柔和了。

    “咱们应该找个镜子站在镜子前面瞧瞧。”林雨桐指了指三张脸,“血缘这东西,没道理可讲。”

    苏媛脸上的表情就复杂起来了,“是啊!血缘这东西没道理可讲。”

    林雨桐过去扶她:“我看见后院有不好菜,是您种的吧。我蒸了豆角馅的蒸饺,韭菜鸡蛋馅的馄饨,还拔了您的菠菜,您尝尝是您的菜种的好,还是我的手艺好。”

    “那一定是你的手艺好。”任谁对这么一个打眼一看就是自家后辈的孩子发不出脾气来。何况这孩子说话无一处不熨帖,说话办事又大大方方的。她不由的道:“主要是那菜啊,是你爷爷那老东西种的。”

    朱珠松了一口气,没暴怒就好啊。这一声‘爷爷’就算是认下桐桐的身份了。见人进了厨房,她忙笑着浅浅的鞠了一躬,“都是我们不懂事,叫您跟着悬心了。一大早过来,恐怕是一晚上没睡吧。千错万错都是我们小辈的错。您先吃饭,吃了饭睡会去。孩子都这么大了,林博也该担事,叫他去处理吧。”

    苏媛又打量了几眼,瞧着干干净净,长的也很体面。据说有自己的事业,还干的不错。真要说起来,她的资产也不比小二少,人家也不图自家的钱。至少比那女明星强太多了。急着催婚急着抱孙子的苏媛女士心里的天平马上就偏了,“闺女,坐吧。你的事我也是昨晚听老大说了只言片语。但只这一点,我也知道你不容易。女人在外面做事本来就比男人更难。你能白手起家做到现在,肯定是吃了不少苦的。这个我懂!”

    朱珠心道:事业干不成就没法回来,最大的原因就是林博的母亲。她一手创建了万海集团,她找媳妇的标准,其实就是照着她自己找的。这一点看来还真是赌对了。

    她眼圈一红,“也就您能理解我。”

    林博目瞪口呆有木有!这剧本不对!

    这顿饭吃的挺好,当婆婆觉得看到了年轻时候的影子,想当人家媳妇的又贼会做戏,于是两个女人很有共同语言。

    “我听一些老太太说了你这个栖凰的品牌。”苏媛女士胃口挺好,一个人干掉了一笼蒸饺,“说你们的婴幼童装做的很好,很让人放心。这很好。”

    “什么东西都能凑活,就是孩子小的时候不能凑活。”朱珠的声音有些艰涩,“桐桐小的时候,我没那个能力,给孩子买的都是那种……”话没说话,就说不下去了。

    前面多少话都能是做戏,只这一句绝对不是。

    朱珠深吸一口气,“所以啊,做婴幼儿这一块,虽然利润不是最多的,但是用的心却是最多的。我说,这一件产品,都得用我对桐桐的心去做……”

    “是小二的错。你这孩子……挺好!”苏媛放下筷子,“我性子强硬,他又是次子……到底是少了些担当。”

    林博将嘴里的馄饨咽下去,闺女的手艺再好,也挡不住这会子的心塞塞。

    真是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有文化也不可怕,就怕流氓又演技啊。

    分分钟啊,就把精明的老太太给糊弄住了。

    “你们也不能叫孩子一直这样吧。”苏媛女士一拍桌子,“我看,什么时候把事办了……”

    “咳咳……”林博吓的差一点被噎死。

    朱珠对着老太太露出一个苦笑之色,“您没过来骂我……我真是感激不尽。可是……”她看了林博一眼,“可是十七年都过去了,他也有自己的感情生活。我们在一起……不合适。再说了,我也不是当初的我了。现在我的心思都在事业上,也做不好一个妻子了……不过,不管我跟林博将来怎么样,您都是我的长辈,以后生意上有拿不定的事,还得跟您请教。以后有空了,咱们一起吃吃饭,喝喝茶,一起去美容院。带着桐桐一起,咱们娘儿们一起,也挺好。”

    好一个以退为进!

    林雨桐给老太太又盛了一碗汤,“咱们该吃吃,该喝喝。我看的挺开的!”

    老太太一肚子的话被堵住了,还能强摁在一起?她也听明白了,不是朱珠对自家儿子没意思,重点是那句‘他也有他的感情生活’。在商场上打滚了半辈子,这个朱珠的精明她哪里看不出来。可精明不等于心术不正。要是没有点手腕,她也走不到今天。要是老二能有这么个厉害的媳妇管着,好像也不错。

    老太太没多呆,只说过了这几天,叫林博将桐桐带回家去,就直接出门上车走了。

    关了门,林博扭脸去看朱珠,只见朱珠大爷似得往沙发上一瘫,指使道:“洗碗去!”

    洗碗?

    “我?”林博瞪眼,“你……”

    “我怎么了?”朱珠耻笑一声,伸出保养的十分精致的手,“叫我去?还是叫你闺女去?”

    “我……”林博看着朱珠,慢慢挽起袖子。

    “怎么?”朱珠一看他那动作,就更不屑了,“想打架啊?”她直接站起来,凑到林博跟前压低声音道:“当年能压的你翻不了身,现在也能!想翻天啊?不嫌在你闺女面前丢人,你就尽管来。”

    “谁……谁要打人?”林博手一顿,指挥不了这女人,舍不得自家闺女,能怎么办?他直接转身,“我洗碗去。”

    怂样!

    在外面人五人六的,看回来我扳不顺你?

    “你跟我妈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林博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到底打什么主意,你给我说清楚。咱们昨晚不是都说好了吗?孩子跟你住一星期跟我住一星期,我把公司百分之六十的股份放在桐桐的名下。今儿你又出的什么妖蛾子!”

    “我啊?”朱珠往沙发上一躺,“我为什么?我闺女不能叫人说闲话,她从小到大……孩子叫你一声爸,你就真是爸爸了?给了财产就是爸爸了?你差的远了!光是我闺女从小到大受的那些白眼和闲话,你多少钱都赔不起。我不光有闺女,我还有爸爸哥哥嫂子侄儿。他们因为我受了多少别人的唾沫星子,你根本你不会想到。我得给他们一个交代!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算怎么回事?”

    林博放下碗,站在厨房门口看神色莫名的朱珠,好半天才转回去擦碗,“要不……我陪你回去?”

    “哧……”朱珠痞气的一笑,“陪我回去?想陪我回去的男人多了……这根本就不重要。”

    那点莫名其妙的感觉又被冲散了,“那你想干嘛?”

    你以后就知道了。

    朱珠从沙发上弹跳起来,往楼上跑,“对了!昨晚说叫孩子跟你住一段时间的事,我做不了主,你得跟她说去。还有那股份……”她停下脚步,恶劣的一笑,“开玩笑的,别当真。你闺女真未必稀罕。”

    林博面色一变:“你个女骗子!”你做不了主,你逗了我半晚上。当年为什么不干脆的被混混给抢了算了,非作死的往猪圈里跳。混混倒是躲过去,他妈的惹了土匪回来,这辈子估计也甩不掉的土匪!

    朱珠和林雨桐躲风头,只能在这边先呆着。林博得出去处理后续的事情,临走的时候在楼下喊:“要叫个保姆过来吗?”

    “不用,我们娘俩挺好的。”朱珠抱着电脑趴在二楼的栏杆上往下看。

    林博站在下面刚好能看到她睡裙下面黑色的内内,他不自在的撇开眼睛,“那你自己做饭,别指使孩子。”

    朱珠斜了他一眼,没言语,反而踢踢哒哒的往林雨桐的房间跑:“桐桐,你什么时候开学,我看你们这论坛上新生开始自行找舍友了。你赶紧看看……”

    还能自选舍友了?

    这么盲选能选出什么来。矛盾这种东西,只要相处都会有,父母和子女之间都避免不免矛盾。这种选出来的,相处起来就一定没矛盾吗?

    她不是很热衷,但是对方这么热心,她只能笑纳了。两人也没管林博什么时候走的,窝在床上看论坛上发的帖子。

    “这要找,也不一定非得找家境一样的,关键是得脾气相投。还有生活习惯……”朱珠衣服过来人的样子,“我们以前合租房子,本来是四个人的,但是那个实在是叫人受不了。她太邋遢了。也不是人不好,人挺好的。但是她就是觉得房间乱着更舒服……我看你的生活习惯很好,得找爱干净整洁的……”

    结果选了半天,不是这个不合这一项条件,就是那个不合另一项条件,朱珠猛地把笔记本合上,“要不给你找个单间。”

    这不合适!再说学校不是你开的。

    林雨桐赶紧拦了,“我本来就容易惹眼,这么干更惹眼了。”

    刚安抚住这个,那个晚上回来的找到了完美的办法,林博走的时候听了一耳朵,结果晚上回来的时候直接给了林雨桐几个本本和一把钥匙,“大学就大一第一学期管的严一些,之后就不怎么管了。住着不习惯就出来住。房子在你们学校对面的小区。中档的小区,安全上不用担心。精装修的房子,新的!回头你看着买自己喜欢的家具。”然后林雨桐的手机叮叮咚咚的响,是转账提示,再看见那么多零,她已经麻木了。

    朱珠撇撇嘴:“一个人住外面,还不如在学校安全呢。”

    “我有空我陪着过去住,你有空你过去陪着住。”林博顶了一句嘴,“要不然怎么办?人家学校没有什么所谓的单人间。”他专门打电话问过了。要是非要一个宿舍只安排一个人,勉强能算是单间,但那样看着空荡荡的床铺就舒服了?

    “你是谁啊?”朱珠轻哼一声,“他们学校那些音乐系、播音主持系、编导系、媒体管理专业、大部分专业的学生都希望你们海纳传媒接纳……这点面子能没有?”

    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事,林博转向林雨桐,耐心的道:“爸爸跟你说,这不是爸爸不愿意动用关系,而是为了你好。倒不是说叫你学怎么跟人相处,当然了,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在。但重要的是,闺女,你是我的闺女,你是海纳的大小姐,也将是海纳最大的股东。这个圈子就是在人的注视下活的。别看事不大,但叫那些媒体宣扬出去,不大的事就会被无限放大。而你那学校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干传媒的,但凡有几个随便嘴歪一下,这将来都是事。我说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林雨桐揉了揉额头,指了指沙发,“都坐,我有话说。”这日子这么过下去,自己就得先崩溃。这要自己真是个普通的孩子,非得叫这两人玩坏了不可。如今光是自己卡里的钱,足以宠坏任何一个孩子。

    林博和朱珠对视一眼,两人坐在茶几两侧的沙发上,林雨桐坐在了主位。

    “爱之深,则为之长远计。钱这东西,多少是个够啊!从小到大物质上我缺吗?没缺过。”林雨桐想起原主记忆里舅舅舅妈,“没人亏待过我。”这是这孩子心里的实话。

    话一说出口,她的胸口突然就闷了起来,这种情况她以前遇到过,原主的潜意识还在。所以,她得替她把原本想说的话说出来,“我不想要那么些钱,我就是想要一个正常的家庭。你们知道,我小时候最羡慕表哥什么吗?就羡慕他回家能叫一声爸爸妈妈。我从来不跟表哥一起进家门,为什么?我害怕看见那一幕……”

    林雨桐只觉得眼泪根本不由自己控制的掉了下来,好半天,她僵硬的身体才像是松了下来,背上都好像轻快了,好似什么沉重的包袱一下子就放下了。

    这种感觉才叫林雨桐觉得真实。这才是完整的她!

    林博这心里跟着一揪一揪的,家里人都说他没心没肺,可这跟着揪心的感觉是打哪来的?

    朱珠这一刻是慌乱的,自己辛辛苦苦挣钱了,可是孩子却不稀罕了。我把我想认为最好的想给你,可是你却不要。可是,我还能给你什么呢?她后开始茫然失措了。

    可这话说完了,林雨桐才恍然,这话固然是那孩子想说的,但这想法还是太孩子。想要正常的家?这对现在眼前这两人而言,何其困难?捆在一起,还不得乱了。自己本来想解决问题的,可这一个不受控制,叫局面更不可控了吧?

    她赶紧补救,“当然了,这是我小时候的想法。现在大了,该明白的都明白了,你们也都有自己的生活……”

    “别说了,闺女。”林博起身,“别说了,我都明白。”孩子都这么委屈了,还替他们想呢。自己这当爸口口声声补偿孩子,怎么补偿?就这么补偿吗?他快步进了卧室,将门关上。

    林雨桐愕然,然后扭头看朱珠,就见朱珠捂着嘴哭着跑上楼,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对不起!对不起!’。

    你们倒是叫我把话说完啊!

    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愣了半晌,今儿这话是说不下去了,找机会吧,找机会把话说清楚。自己都十六了,自己有四爷,自己不该是他们生活的重心。朱珠不必为了自己不成为私生女委屈自己,完全可以寻找自己的幸福。林博也不用为了年少不更事所发生的意外,毁了现在所有的生活。大家各自好好生活,不也挺好的。

    这两天她心里一直就是这么打算的。而且几辈子了,她跟父母也都是这么相处的。

    挺简单的事嘛,说开了就行了。

    谁知道第二天一早起来,没见那两人,在楼下忙着的是小福。

    “我妈人呢?”林雨桐坐到餐桌边,端起豆浆喝了一口。

    “朱总说午饭就回来,不知道出去干什么了。”小福嘻嘻笑着凑过来,“林总真是你爸爸?”

    林雨桐拍了他一下,“一边忙去,别瞎打听。”

    早饭草草的吃了,出去走了一圈,却不知道该干什么。忙习惯的人,一闲下来,自己就先受不了了。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四爷归期还不定,自己总不能就这么晃悠吧?

    在淘宝上买了不少医学资料,都是一些新研究。她还专门买了一些关于整容医学的相关专业书籍。

    这才在网上随便逛逛,看看新闻。

    谁知道这一刷新,娱乐头条就出来,“海纳董事长林博与栖凰董事长朱珠海外结婚十七年后,双双现身民政局,补录婚姻登记……”

    林雨桐瞬间睁大眼睛,“跑去结婚登记了?”

    疯了这是!

    她赶紧拿出手机,拨给朱珠,结果电话通着呢,就是没人接听。然后她拨打林博的电话,响了三声,那边倒是接了,却是助理,“是大小姐?老板有事,一会儿给您回过去?”

    林雨桐直接把电话给挂了,“幼稚!”

    三十多的人了,一点也不成熟!当年是冲动,现在就不是冲动了?

    她是一个头两个大,原本以为能相安无事的各过各的,现在人家为了自己都做到这份上了,自己是想撕扯也撕扯不开了。

    真是要了老命了!

    这是爹妈吗?养孩子都比他们省劲。

    网上都炸开锅了,吃瓜群众怎么会这么多。林雨桐一条往下翻,差点被逗乐了。

    “我没文化不要骗我,三十三岁结婚十七年?小编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呵呵……数学不好……算了半天没算明白……”

    “十六岁结婚生子……嚯嚯嚯……不良少年少女们注意了……你们有了两个成功的榜样……”

    “十六岁结婚……童婚?骗谁呢?……偷尝禁果就偷尝禁果……不要不承认……”

    “楼上的,你见识少就见识少,能不出来丢人吗?美国有些州男的只要满十四岁,女的只要满十二岁,如今父母同意他们结婚,是可以结婚的……其他国家就不说了……”

    “长见识了……”

    “长见识+1……”

    “撒花……真爱走过十七年……历久愈香醇……祝福……”

    “谁说初恋没有结局……从今天起我又相信爱情了……”

    “难道没人骂安宁是第三者吗?”

    “楼上的你是不是傻……安宁是干什么的的……一个艺人没有曝光率行吗……你也不看她一起是哪家的艺人……海纳……而是她之后为什么不签约了……好好想想……”

    “细思极恐……”

    ……

    接下来的评论林雨桐没再看,这显然是有心人在引导舆论。

    十一点的时候,两人一前一后回来了,然后把红本本往林雨桐面前一放,期盼的看着她。好像在说,我们一家人以后就能快快乐乐幸幸福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可是林雨桐只预见了鸡飞狗跳。而操蛋的是,她想逃还逃不掉了。

    一家三口相互对视着,个人有个人的心思,这苦乐也只有自己知道的。

    林雨桐被气的够呛,有气无力的道:“然后呢?然后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林博松了松领带:“接下来搬家,你们娘俩住我那边,我那边的房子大。然后回去见你爷爷奶奶大伯,再然后去之春,见你外公舅舅舅妈。再然后……没有了……”

    还真好好想了。

    “那你们可想好了,这结婚可不是儿戏,结起来简单,离起来可就难了。”林雨桐看两人,“从今以后,这不是你们两人的事,而变成了两家的事。以我对两家老人的了解,你们要是敢再想十七年前一样不负责任,他们真会打断你们的腿的。所以,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她问林博,“以后,你就是个有家室的男人。得跟所有跟你没有亲缘关系的异性保持距离,跟朋友聚会不能再通宵达旦,见什么人做什么事,你的另一半都有权知道。她会随时随地以任何她愿意的方式,渗透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话没说完,林博的脸白了。

    她又扭头看朱珠,“以后,你就是个有家室的女人。得跟所有跟你没有亲缘关系的异性保持距离,跟朋友聚会不能再通宵达旦,见什么人做什么事,你的另一半都有权知道。他会随时随地以任何他愿意的方式,渗透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朱珠不自在了一瞬,没有得到的才是最好的。林博也许就是她的一个执念呢?她不由的看向林博,“你说……怎么办?”

    林博看向那红本本,“还能离是怎么的?凑活着过呗。”

    朱珠还没说话,林雨桐却笑了,“要是这么着的话,你们倒是可以试试了。这世上十之**的夫妻可不就是这么凑活的过呢吗?”

    两人对视一眼:“……”这一通说的,她到底是闺女还是妈?

    说完,林雨桐就起身回房间了,可进来才坐下,朱珠就跟着近来了,“闺女啊……是不是觉得你妈我冲动了……”

    林雨桐就笑:“你是真心想跟他结婚的?”

    朱珠挑眉一笑:“你猜呢?”说着,伸手揉了揉林雨桐的头,“别操心!你妈不傻!你爸那只兔子,放任他蹦跶了十七年,不是还没蹦跶远吗?再给他一个十七年,两个十七年,三个十七年……他也就那点出息了。闺女啊,妈跟你说,这男人你要是看上了,就别撒手。手快有手慢无,这肉吃到嘴里了,才是自己的。那些矜持啊,娇羞啊,不好意思啊,全是扯淡!那句话是怎么说的,脸皮厚吃个够,脸皮薄吃不着。别整那些清风明月……”她的声音低下来,“就跟那安宁似得,勾着人跟她谈星星谈月亮,谈人生谈理想,但是结果呢?她处心积虑浪费了好几年的青春,起什么作用了?这咬了第一口就跟打上标记似得,只要一招手……是吧!这道理你该懂的。以后在大学里,见到合适的,该下手就要下手,咱们家也不指着姑爷的钱,只要他这个人能招你喜欢就行……”

    正说的起劲,门一下子被推开了,林博咬牙切齿,“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

    “你怎么偷听人说话?”朱珠眼睛一瞪,就要撸袖子。

    林博条件反射的朝后一退,灵机一动的道:“你是个有家室的女人……见什么人做什么事,你的另一半都有权知道。他会随时随地以任何他愿意的方式,渗透到你生活的方方面面……”

    朱珠:“……”我居然无言以对!

    林博:“……”我闺女的话果然是尚方宝剑!”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第一更在下午,具体几点现在还不能确定,但下午会更一更。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奇爸怪妈(4))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