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奇爸怪妈(9)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奇爸怪妈(9)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2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奇爸怪妈(9))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9)

    林雨桐本来以为这次的事情,叫这些人心里多少对自己有点敬畏, 甚至不知道背后有多少人说自己是仗势欺人呢。可是事实却完全相反。人缘一下子就好了起来, 不管是本班的,还是音乐系的, 都开始朝林雨桐释放善意。以前是那种敬而远之,现在好似愿意接触了。这事谁也没闹着去找老师来, 毕竟钱找到了,捉赃也没抓住人家的手。海丽又再三对着文娟道歉,说是真看到有人翻看方琴的床铺,她瞥了一眼,认错了也不一定。那这事就到这里为止了。虽然很多人都若有若无的戒备海丽, 但好歹没撕破脸面。

    林雨桐跟苗苗打听那个出来仗义执言的黑瘦女孩叫什么, 苗苗指了指门边的位置,“叫葛函。”

    林雨桐特地跟葛函去道谢, 这姑娘倒是有些又足无措, “我又没做什么……”

    不是!敢仗义执言说实话的人越来越少了。

    “……咱们学的就是新闻,大部分同学以后从事的应该都是相关的工作,不管是记者, 还是新闻编导, 面对公众, 媒体要是不敢说真话,那……”可就太可悲了。林雨桐笑了笑,“我觉得你能做一个有良心的新闻人。”

    葛函一愣,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子热血来, 本来被同学夸赞,可却总有一种错觉,觉得她的这个评价对自己真的很重要,面对她的认同,她竟然诡异的生出一种自豪感来。

    这种正儿八经的说话,像是领导鼓励后辈好吧。这叫人怎么说话。

    苗苗见对方怔愣无言,赶紧道:“反正一个班的,以后有的是时间接触,没事去就我们宿舍玩。”

    葛函这才恢复正常,“好啊!你们四人间肯定比我们八人间舒服。”

    等苗苗拉着林雨桐走了,阮玲才拍了拍葛函的肩膀,“没想到能得了那位大小姐的喜欢。以海纳的分量,你的路只怕要好走很多。”尤其是海纳旗下还有几家媒体网站,就是这些网站,每年传媒大学毕业的学生想挤进去都挤破了头。

    葛函对阮玲的话不是很舒服,她不习惯这种世故,她就是做了该做的,说了该说的。有人认同自己,自己当然喊高兴。但非要说自己攀上了大人物,这就犯不上了。她还是喜欢林雨桐一些,以前总有人说自己这样是傻,唯有她觉得自己身上的那股子傻劲,才是最宝贵的东西。

    有良心的新闻人吗?

    葛函嘴角翘起,这个说法听起来真好,一股责任感使命感油然而生。

    军训刚开始的时候是枯燥的。光是一遍又一遍的叠被子打背包,就能把人给难死。开颜是真哭了,“我才学会叠被子没多久。”还是暑假以前妈妈突击教的。她在家里从来就没叠过被子。基础的还不是很顺手呢,就要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排长站在她边上一遍又一遍的指导,还是弄的手忙脚乱。

    林雨桐是真会叠被子,这被子不叠好,是不好打包的。这也算是长带来的技能吧。一进军营,她其实浑身都自在了。被子该怎么叠,枕头该怎么放,甚至牙刷牙膏脸盆毛巾该怎么放置,都不由自主的按照习惯拜访好了。

    “你们高中军训这么严格?”把人都训练的这么熟悉了。

    林雨桐笑笑没说话,确实几个同学做的不错,这肯定是高中训练过的,不算是新手。

    还有人过来叫林雨桐帮着指导的时候偷偷问:“是不是被家里人送去军营秘密训练过?”

    林雨桐更不解这孩子的脑回路。

    边上的人就解释,“她是小说看多了。小说上不都写了吗?那些豪门有多么多么的不容易,长成豪门的继承人要经历千难万险,什么绑架啊,刺杀啊,车祸啊,迷……”说到这里好似觉得不妥,赶紧把要说出口的‘奸’字给咽回去,“反正就是不容易。所以为了顺利长大,为了顺利的继承家业,就会送到什么秘密部队,什么雇佣兵团训练,顺便再跟兵王啊战神的来一场生死爱恋……”

    林雨桐嘴角抽了抽,拍了拍这孩子的肩膀:“你们……其实能当编剧……”狗血剧的编剧!

    被子叠好,晚上很多人是不敢拆开被子盖的。从背包里把外套拿出来盖在身上,然后蜷缩起来凑活一宿得了。苗苗见林雨桐睡前把衣服一件一件叠好放在枕头边上,忙跟着照做了,“我就发现是对军营这一套熟悉的很。提前打听过?”

    “算是吧。”林雨桐躺下,周围全是小姑娘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说吧,闹吧,新鲜吧。总有笑不出来的时候。看明儿晚上还能不能笑出来。

    起床哨子一吹,林雨桐马上起来穿衣服,叠被子,可整个宿舍还在来回翻身以及各种不愿意起床的哼唧声中。她还得认命的一个个的叫起床。

    整个宿舍就跟被炮轰了似得乱糟糟的。

    说是给十五分钟得集合完毕,可半个小时,还有人磨磨蹭蹭的没出来呢。男生到底是利索点,至少不用一遍一遍的抹防晒霜。自家班的女生还罢了,至少林雨桐一叫就都起了。是这些音乐系的,起的本来就玩,一个个的还都花了妆出来。所以等人集合起来了,人家都跑了两圈了。所以跑不取消了,大家一起站军姿吧。站到什么时候,站到别人把早饭都吃完了,再解散吧。

    因此来这里的第一顿早饭,就是冷粥凉馒头还有菜底子。

    “这叫人怎么吃啊?”开颜摔了筷子,脸子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林雨桐一口馒头一口粥,兀自吃自己的。最后连碗底的几粒小米都扒拉干净了。

    方琴本来在玩手机,这一转脸看见林雨桐的样子,就一连拍了好几张。然后突然想到什么似得,给发到了微博上。配图上面还写了一行字:见过如此朴素到如此境界的白富美吗?

    她本来就是个微博上的小达人,发一发美照,谈一谈时尚,很是圈了不少宅男粉。这照片一发,立马就被人扒拉出这是哪位富二代。

    网友开始在林雨桐的微博下面留言。

    “林大小姐,求问你在哪里,我这里有菜,给你送去……”

    “楼上的滚边……林大小姐……小的这里有肉……”

    “楼上的……说!你是不是打着跟我一样的见不得人的主意……”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发现林大小姐吃完饭的碗根本不用洗嘛!”

    “同发现!”

    “爱惜粮食,从我做起!顶起!”

    “艰苦朴素,厉行节约,反对浪费,人人有责!”

    “正能量!”

    “正能量+1”

    “羞愧!我这就回去添碗去!”

    “林大小姐的幼儿园老师教的不错!颁发奖状一个!”

    “楼上的不解?”

    “同问!”

    “楼上的楼上的楼上是说: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是幼儿园老师教的。林大小姐刻到骨头里了。另外,我回去蹲墙角反省!我错了!”

    “我还以为是海纳要倒闭了,林大小姐连饭都吃不起了!”

    “楼上的滚粗!”

    而林博和朱珠正在吃早饭呢,两人的手机就响个不停。网友跑到这两人的微博下面喊话去了。

    “大boss,你家孩子吃不上饭了。”

    两人看着好心的网友转发的照片,再看下面的品论,还有人是不是他家要倒闭了,穷的已经吃不起饭了。

    朱珠拿着照片拍了家里的饭菜然后发在微博上:粗茶淡饭。

    网友这次又开始一惊一乍了。

    “说好的豪门盛宴呢?四菜一粥一窝头……你们家那么多钱舍不得吃饭留着下崽呢。”

    “还不如我家的丰盛……”顺便配图,半桌子各色饭菜。

    林博将网友的评论都看了一遍,这才转发了朱珠的微博,然后又对着其中的一盘拍了一张,并署上文字:菜根香。

    这菜根香是用西蓝花根,芹菜根,紫甘蓝根还有胡萝卜腌制的。是林雨桐开学之前自己做的。林博发文介绍了这菜的材料还有制造方法。

    紧跟着林渊又转发了林博的微博,因为他的微博,甚至包括集团的官微,都被网友攻陷了。他看了那些照片,从照片的角度不难看出,拍照的就是学生。这事要追究就有点小题大做了。而且也杜绝不了,只得叫宣传部门密切关注,然后这才转发了林博的微博,并配上一行字:咬得菜根者,则百事可做。

    “理解了半天,这就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意思吧。”

    “你们不觉得豪门培养孩子的方式跟普通人不一样吗?”

    “晚上就给我家小子准备一碗菜根去!”

    “同去!”

    “豪门的孩子好可怜,还以为山珍海味吃喝不尽呢。”

    “越有钱越抠!”

    “难道就我一个人从林大boss的话里听出了对侄女满意的意思吗?”

    “百事可做!不会是真打算叫林大小姐继承万海吧。林大小姐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楼上的别傻了,林大boss自己要是结婚有孩子呢?”

    “吓呆!脑补出二十年后一出豪门争产的大戏!”

    方琴发了微博就没管,结果只一顿饭的功夫,这微博的转发量成几何倍数增长。后来更是看到惊动了好几个大boss。她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林雨桐,然后低头继续刷微博,正好看到万海的大boss的微博下面网友的回复,开始还挺正常的,说着说着就歪楼了,说到继承权上去了。她差一点把嘴里的凉粥都喷了。这绝不是她发这个微博之前能预料到的结果。

    吃完饭林雨桐接到好几个电话,她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还真有点适应不了这样的生活,不就是吃了饭,真是屁大的事都成事了。

    林渊还特意打电话,“别去找拍照片的同学说什么,这种事冷处理最好。你以后少不了面对这些,只要没有恶意,还在咱们的控制范围之内就不要去管了。”

    也就是在外面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注意的意思呗。

    林雨桐应了一声,“我明白。”

    挂了电话,苏媛女士的电话就跟着来了,“……虽然奢侈不好,但这也太简朴了些。要不要我找人去说说……你爷爷跟谁谁谁的关系可好了。你现在又还在长身体……”

    “不用,偶尔一顿没事,再说了,外面有卖小吃的。我带钱了。”好说歹说,没叫老太太打电话给谁谁谁打招呼去。

    而且,林雨桐说的是实话。训练场外围是金属围栏,从围栏缝隙里,能伸出手去买东西的。那些小贩把摊位都摆在这一块,不过是饭卖的特别贵就是了。就连矿泉水都是十块钱一瓶。训练热了,训练营只提供热水,很少有人去喝,都是花钱去买水。林雨桐没去买,关键是她身上带着作弊利器,渴了就偷的喝两口,根本就不渴。于是接了一杯热水慢慢喝着。远远的就又觉得有人再拍照了。

    走了两小时的正步,都在树荫下休息。圆饼老师拿着矿泉水递过来,“不用这么可怜吧。叫你爸看见了,又该……吼我了!”

    林雨桐没起身,接过水拍了拍边上的位置,“您坐。”

    圆饼顺势坐下,“怎么样,还吃的消吗?要是吃不消,晚上我带你出去去外面吃去。”

    “您看我像是吃不消吗?”林雨桐拧开水喝了一口,失笑道。不管是走还是站,这才多长时间,以前一台手术接一台手术,没听说过手术过程中能坐下的。现在对于她来说,算是恢复性训练,这军训下来,体能就算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圆饼又打脸了这丫头一眼,还真不像。她的动作像是演练过千百遍。如今即便是放松的坐着,那脊背也是挺的笔直。刚才负责军训的团长还跟他指着林雨桐说,那姑娘天生的好兵坯子。

    可是再好的兵坯子,那也是没用的。林家什么没有,舍得这宝贝疙瘩去吃那份苦头?然他觉得这孩子说不得根本就不以为苦。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圆饼老师起作用了,下午的时候,林雨桐基本是坐在阴凉处没动。因为教官一个一个矫正动作,谁过关谁去歇着,不过关就一直练着吧。

    林雨桐没事的时候,也会躲着人群做的稍微远一点,看看这个时代人们拍出来的电视剧都说是什么样的。凡是口碑好的电视剧,她都会大略的跳着看一点。可这看电视即便带着耳机叫人看见了也不好,没辙了,只好就叫林博给她发了几个海纳曾经用过的剧本,她得用军训的空闲时间好好的揣摩这些剧本。隔行如隔山,再好的故事,没有好的布局,没有凝练的语言,也表达不出想表达的东西。她是一句一句的推敲,一集的剧本查不到反复看了一个下午,苗苗走到跟前都没发现。

    “看什么呢?”她喘着粗气问道。

    林雨桐没法说自己在写剧本,只得道,“学者看剧本呢。”

    “也对!投资影视就是这样,有了好故事,拍出来想砸也难。”苗苗点点头,“咱们学校也有编剧专业,没事你去听听课。我跟你说,你去他们肯定欢迎你。他们手里的本子也想变成票票嘛!不过写剧本的也挺好,属于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一类。”

    这倒也是。谁也不能保证每一部作品都被认可。

    可是课程未必安排的开。而且海纳有创作团队,里面有些很不错的老师。

    苗苗见林雨桐没说话,就朝四周看了一眼,“有件事,我还正想跟你商量一下,想叫你替我拿拿主意。”

    林雨桐一愣:“你说,我听着。遇上事了。”

    “也不是!”苗苗嘴撇了撇,“我们家的事……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呗……我不替我自己打算也是没办法。再说了挣钱要趁早,今儿那谁说了一句话,倒是给我灵感,想到个生意,一时心里没底。”

    林雨桐也没深问,“你说,我听着。”

    “我就会想,我不是有套房子嘛,就在咱们学校对面的小区。”

    “这个还真是巧了。”林雨桐一笑,“我在那边也有一套,还想着学校管的不严的时候过去住住。”

    “那是挺巧的。我的是两居室。”苗苗眼睛一亮,“你的肯定大。”

    “三居室。”林雨桐摇摇头,“肯定不在一个楼上了。”

    两人报了具体的楼号单元号,才发现紧挨着的楼。十分近便。

    苗苗就笑,“我那楼刚好靠着街边,就在二楼。”说着额,她不好意思的一笑,“当时买的时候,靠街道的便宜一点。我后妈不乐意叫我爸多掏钱,我又想着,这靠路边有靠路边的好处,就答应了。你想,我要是在窗户上打上照片,这不是现成的工作室地点嘛。”

    “工作室,什么工作室。”林雨桐跳过后妈那个话题,这样的事情不用猜也都知道她家里大概是个什么情况。因此她直接问起了正事,省的人家尴尬。

    “形象包装工作室。”苗苗有些自嘲的一笑,“我除了会打扮其实也不会别的。本来想做直播,但这得在周末。总不能在宿舍吧。还有你们呢,大家需要**的空间。后来我一想,形象包装也行啊。咱们可以提供当季的衣服,那些要外出约会的,要出去找工作的,甚至去个其他的正式场合的,都可以过来。价钱又不贵,做的就是包装加租赁。”

    还别说,这还真是个思路。女孩子约会,天天穿一样的衣服也美不起来,要买衣服,便宜的不上眼,贵的又没几个人买的起,花几十块钱租一套衣服,这生意还真能做。

    林雨桐点点头,“我举得行,别的我帮不上你,我从栖凰的高残次中挑些出来给你送过去,就当时我赞助你的。”

    “真的!”苗苗顿时就乐了,“行!我给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不用!”这也整不了几个钱,一学期下来能挣几万就算是做的好的。

    “你还是拿着吧。”苗苗低声道,“我不白给你,以后还想要你们家的衣服,好歹拿的理直气壮啊。”

    即便有小心思也坦荡的说的明明白白,这性格挺好的。

    军训了一周,还是齐步走跑步走,立正左右转原地踏步,叠被子整理内务,再没有别的。每天大部分人累的要死,偏偏每个人只有五分钟的洗澡时间。每天回来得把身上的汗湿的衣服洗了晾起来,要不然全都是汗臭味。

    这些都是能忍受的,最不能忍受的就是手机开始没电了。不是每个人都跟林雨桐这样拿一堆充电宝的。没电了怎么办呢?外面的小卖部可以给充电宝充电,但是给充两个小时就是十块钱。

    林雨桐的充电宝即便拿的多,也禁不住用的人多,再加上得闲了她就捧着手机,电耗的贼快呢。轮换着给充电宝充电,林雨桐都把几百块钱花出去了。

    这天林雨桐跟文娟一起出来,取了充电宝往宿舍去,就见训练营的大门打开了,紧跟着一辆不知道拉着什么的小卡车进来了,然后后面跟着一辆小车。那个什么团长带着人正往门口走。

    林雨桐也没在意,上楼的时候倒是听其他人议论,说是来了个什么人带着东西拥军来了。

    怎么拥军拥到训练营了。

    林雨桐心里的纳闷一闪而过,也没往心里去,到了宿舍看到大家还在学着打包,就过去帮着排长教她们。

    连两句话都没说完,就有个教官跑上来,在楼道里喊了一声:“林雨桐!”

    林雨桐马上扔下东西习惯性的快速冲了出去站定:“到!”

    这教官眼里闪过一丝满意:“跑步前进,目标:团长办公室。执行命令!”

    带着一肚子疑问,她还是干净利索的喊了一声:“是!”

    一边往楼下跑,一边想着,这不会是林博又做了什么吧。难道是那拥军是……

    等到了办公室门口,林雨桐刚要喊报告,就看到里面除了团长,还有一个让她想不到的人——剑眉星目国字脸的……四爷!

    不是说得半个月之后才能回来吗?这才一周啊!小惊喜有没有!

    林雨桐原地一蹦,两三步的窜过去就挂在四爷身上。

    四爷赶紧兜住,一扭头就见那团长已经尴尬的出去了,顺便还带上了门。

    三十多岁还没娶媳妇的团长的心情是不怎么明媚的。看看自己,再看看别人,自己的的老丈人还不知道在哪呢,有些人这个年纪上已经快当老丈人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前还觉得三十三岁,男人的黄金年龄嘛。现在再看……还看个屁!越看越心塞!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林雨桐抱着四爷就啃,可是想坏了。

    “那边的事处理完了就回来了。”他在那边也待不住,不管原身有多习惯,他总是习惯不了。吃穿住行,没一样顺心的。“我不能多呆,有话等以后再说。我就是来看看。”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这里是军营,其他地方她可能适应不了,这里却跟到自己家一样,自己进来都觉得呼吸都顺畅了,想来她也一样。“我把你对面的房子买下了,以后就住那边……”见面很方便。

    对面的房子,不是高价人家肯定不卖的。

    “能不能给墙上掏个门出来?”林雨桐觉得这办法或许可行。两家边一家,地方做够大了。

    “你那边天天都有保姆打扫。”四爷已经观察过地形了,“你能保证那边除了你没人住?”

    这个还真不能。只要自己住过去,林博和朱珠肯定会常过去的。这两人朱珠倒是不用担心,推着自己到四爷屋里睡的可能性都有。可林博……就有点麻烦了。

    两人正说话,门外就响起脚步声,林雨桐赶紧从四爷身上下来,门就被人推开了。

    圆饼老师愕然的看向眼前的两人:“你们怎么凑在一起了?”

    一个是江桥的弟弟,一个是林博的闺女。

    等等!他有点混乱了。这关系他得好好的捋一捋。

    林雨桐闭了闭眼睛,怎么把这个眼线给忘了。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你先回去,我跟袁哥聊聊!”

    都是认识的人!

    这个世界怎么就这么小。

    “回头我给你电话。”四爷给了林雨桐一个眼色,告诉她别担心,这个人他解决。

    林雨桐这才对圆饼灿烂的笑了笑,转身走了。

    四爷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袁哥,都不是外人,坐吧!就别这么见外了。”

    “我说……你小子可别打歪主意。”圆饼气哼哼的坐过去,“人家那孩子才十六……”

    “朱总和林总十六岁都等爹妈了。”四爷拿着两个榜样说事,“不过我不会……”

    圆饼这才松了一口气:“这还差不……”

    可话还没说完,就听四爷补充道:“怎么也得等到她满十八岁。”

    “嗯?”圆饼瞪眼,“十八岁?你怎么敢?我跟你说,林博可不是你大哥那孬货,就算是林博不行,上面还有林渊呢。这姑娘可不是林家什么私生女,你还真就未必娶的到手。”

    “这个是我的事。”四爷手指有节奏的敲着大腿,“躲仇家躲到学校来了,以为就万事大吉了?”

    圆饼蹭一下站起来,惊恐的道:“你……你怎么知道?”

    四爷看了这人一眼,自己有什么不知道。不调查好会贸然行动吗?这家伙其实就是国内第一狗仔,网名就是个圆圈。大家戏称圆圈君。他本来是传媒大学新闻专业毕业的,可惜相貌不好,没能进什么好单位,处处碰壁之后,又回去念研究生了。研究生毕业之后,林博找了关系叫他留校做了老师,可这家伙不是可老实的,停职留薪谁也不知道他都忙什么,随后往上就多了一个谁的料都敢往出爆的圆圈君。靠这个牟利,一年动辄数千万,做高校老师一辈子也没有他一单生意挣的多。可同样的,这也特别得罪人。毁人前程跟杀人父母,有时候还真就分不出来哪个更重些。那些人可是没少宣扬着要他好看。前半年爆料了个富豪跟女明星之间的事,引得豪门为了争产大打出手。人家扬言要收拾他,紧跟着,他还真的遇了几次险。比如新车的刹车突然失灵,走在路上被人头顶有花盆砸下来,下个楼梯扶手突然都断了。虽然他好运的躲过了,只受了点小伤,但到底是害怕了。网上的消息说这家伙躲出国了,其实是回归本来的身份,躲到学校里来了。就是再大能量的人,都不敢在校园里轻易出手,一旦学生有个闪失,这就是大事。

    圆饼面色数变:“你说这些到底是几个意思。”

    “你跟我大哥是多年的好友了,又一直护着桐桐,这份恩情我记着。”四爷一笑,“但要是你不想叫我记恩……”

    那是不是就得把我的仇人都找来了?

    这是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想要我做什么?”圆饼的脸上也沉凝起来,还别说,他还真不想叫人打搅他现在的生活。住在单人宿舍,跟同事吹牛打屁,再跟年轻的学生们一起感受一下年轻,这种生活挺好的。这几年钱赚了不好啊,房产铺子也都有,靠着这些,收入就不算少了。他还真不用这么再拼命下去了。所以,这冷不丁的威胁,他还真就有些惹不起,不得不妥协啊。

    四爷一笑,“别这么严肃!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我跟桐桐见面这事……”

    “就这?”圆饼暗骂一声,都他妈神经病,可吓死老子了,年轻人谈恋爱有什么了不得的嘛!“行行行!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行了吧。”

    “不行!”四爷正儿八经的回道:“你最好两只眼睛都闭上。”

    他|妈|的!

    圆饼哈了一声,“明白,就是她爸还有你哥知道,是吧?放心了!只要你们被鼓捣出孩子叫我没法交代,你们随便,我不是古板的人。林博那边我应付!”

    心里对林博这王八蛋没有半点歉疚,又不是把你卖给别人了,只是卖给你家姑爷而已。算什么大事。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有原则的好人。

    四爷起身拍了拍这家伙的肩膀:“你放心,我不会亏待你。只要保密到能说的时候,你那些麻烦我给你解决。”

    这个承诺可比林博那小子的承诺有价值多了!

    做生意嘛,有诚意的,价高者得!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自己的老板换人了。至于什么老同学啊老兄弟啊,兄弟不就是为了出卖的嘛!他呵呵直笑:“行!我给你们兜的妥妥的。”说完又补充道,“我每天给你发桐桐在学校的消息。”

    懂事!

    然后半个小时之后,林雨桐收到四爷的一个短信:“ok!”

    妥当了!

    四爷回来叫她一直保持好的心情,到第二天这种兴奋劲还在。可等午饭的时候,在食堂,林雨桐被人叫住,她的好心情一下子消失殆尽了。

    “怎么?没想到是我吧。”江桥上下打量林雨桐,“咱们可真是有缘啊。我跟你爸,那可是铁的穿一条裤子的兄弟,还不叫一声叔叔听听。”

    林雨桐这才心里一松,看来不知道自己跟四爷的事啊。她不确定的朝边上的圆饼看去,圆饼微微摇头,林雨桐心里有底了,这才笑道:“你这么年轻,叫叔叔都把你叫老了。你看我的这些同学都偷偷看你呢,要叫她们知道我把他们心目中的男神叫老了,我的日子该不好过了。咱们个论个的,我还是叫你一声哥吧,江大哥!”

    江大哥?

    江桥起初听了一串夸耀的话心里还很高兴,正笑眯眯的接受赞扬了,她这么喊了一句。听着倒是也还行,可总觉得哪里别扭。他挠了挠头,然后扭脸问圆饼,“我怎么觉得我平白矮了一辈呢?”

    蠢货!你就是矮了一辈。

    林博成了你亲侄儿的外公,你可不正好比林博矮了一辈。照眼前的形势看,你将来的孩子恐怕还没人家林博的外孙年纪大。这下有乐子瞧了。

    一想到一个胖娃娃管林博叫姥爷,管江桥叫大伯,他就忍不住想笑。我看你们哥俩将来怎么称呼?

    这世界啊,真是处处都有惊喜的!

    这是食堂,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说什么,林雨桐趁着两人说话的时候就溜了。

    等江桥回过神来,已经不见林雨桐了,“这丫头,跑的还挺快。”然后拉着圆饼找了个角落,“我找你有事。”

    我自然知道你有事。要不然能追到这里来?

    江桥恨恨的道:“我那个倒霉弟弟回来了。听说一回来就奔着这里来了,也不知道为的什么……”

    这事我知道的比你早。

    江桥没有读心术,看不出来圆饼丰富的内心活动,只低声问道:“你见到了吗?他来都干了些什么?”

    这个我真不能跟你说!

    圆饼一脸诚实又懵懂的摇了摇头:“……这我……上哪知道去?”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尽量两更吧。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奇爸怪妈(9))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