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奇爸怪妈(22)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奇爸怪妈(22)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4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奇爸怪妈(22))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22)

    “最后怎么着了?”朱珠一边问林雨桐, 一边用叉子叉了蜜瓜给林雨桐,“真要离婚啊?”

    “这个当时倒是没说。”林雨桐接过来咬了一口, “不过听那意思她是不会出国的,倒是说叫那位陈老先生回国, 落叶归根。离婚的事情估计也是迟早的事。”

    “谁过了这么些年憋屈的日子,都会忍不下去。”朱珠哼笑一声,收起大长腿盘腿坐在沙发上,“这也就是儿子争气, 要不然只怕一时还不会从江河脱身。不过男人还真是贱皮子,你在乎他吧,他不在乎你。你不在乎他了吧,他这边却也放不下了。就是欠收拾。我跟你说闺女, 这男人跟孩子是一样的,就不能太惯着。”

    “跟孩子说的都是些什么?”林博从书房出来, 一点都不想提江家的事,反倒转脸问起了朱珠, “我叫人订了大年初二一早的飞机去之春。”

    大年初二回娘家, 林雨桐一愣,本来她还想说舅舅那边可能会过来过年, 反正京城朱家也有房子的。可转念一想,估计外公还真不会过来。这婚事是两家的事没错,但朱家这些年在当地那真是没少被人家笑话。作为姑爷其实早该陪着朱珠回去的。朱家在当地那也是七大姑八大姨的人可不少。林博去了,才算是正经的道理。

    “我给舅妈打个电话说一声。”林雨桐得提前说的,要是朱家真不到京城来, 初二舅妈也可能回娘家的。

    包美仪女士在电话里哼笑一声,“这才像话嘛。回来多住几天,咱们家这边的亲戚多,都见见。”很有些扬眉吐气的意思。

    林雨桐一一都应了,又说起了朱广斌的事,“……说好的今晚上回来住,现在还没见人,估计跟朋友在外面聚会呢。过会要是还不回来我就司机去接他。”

    “别管那臭小子。”包美仪气哼哼的,“回来了也不说直接回家。你跟他说,叫他麻溜的滚回来,要不然他那狗屁倒灶的学也甭上了,回来要么跟你外公杀猪,要么跟着他外公去羊肉馆宰羊去。”

    林雨桐实在喜欢舅妈这脾性,说笑了几句就挂了。

    这边刚挂了电话,门铃就响了,小福的声音传来,“……门卫说有访客,要不要放进来。”

    哎呦!忘了,这别墅区没有主人允许是不能进来的。

    “叫韩大哥出去接一下。”林雨桐说完就跟着起身。

    朱珠一拍大腿:“这小子回来了?”

    朱广斌进来身上还带着酒气,上来就抱着朱珠不撒手,“姑姑……姑姑……我可相死你了……”

    林博咳嗽了一声,故作威严的道:“这是在哪喝酒了?还是学生喝的什么酒?”

    朱广斌这才放开朱珠,“是姑父啊!姑父……你可不地道……就不说姑姑,你不知道桐桐有多可怜,人家都有爸爸就她没有,从小到大都被人叫野孩子。在学校被人欺负……也没人跟她玩……多可怜啊……那些孩子都是欠揍……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可这不懂他妈的最是伤人……”说着又一把拉住林雨桐抱着就哭,“现在没人骂你了吧?要是还有人欺负你你告诉表哥。表哥揍他……”

    林雨桐赶紧扶他去客房,“怎么喝醉了?就这还敢开车?车钥匙呢,没收了啊!”

    “别别别!”朱广斌也不知道是真醉了还是假醉了,“叫代驾了,是代驾送我回来的。不信你问刚才那位大哥去。”

    看来还没醉糊涂。

    进了房间林雨桐把他扔床上,“故意的吧?”

    朱广斌从床上坐起来,“死丫头我这是为了谁。忘了小时候被欺负的不敢上学的事了。”

    林雨桐坐在床边的沙发上,“都过去了。”

    “总得有人提醒提醒。”朱广斌不以为意,然后才跟泄了气一样往后一躺,“再不出去喝酒了,这帮孙子,一晚上宰了我好几千。”

    “去酒吧了?”林雨桐皱眉道,“你可小心点,有些酒吧可不干净。”

    “知道。”朱广斌哀嚎一声,“你给我妈打电话了?刚才在路上接到我妈的电话,叫我赶紧回去。想出来自在几天也不行。”

    “剧组现在是筹备阶段,要开拍得过了大年初七吧。”林雨桐哼笑一声,“半年了,外公也想你了。我给你订机票?”

    “我叫秘书给订。”门推开了,朱珠端着一杯冰水进来,“臭小子起来,把这喝了。”

    一看杯子里的东西吓的林雨桐赶紧拦了,这一冷一热一激还了得,“小福……热一杯牛奶来……”

    朱广斌却不领情,口干舌燥的喝冰水最舒服,“你现在越来越啰嗦的。”他喝完还朝外面偷摸的看了一眼,问朱珠道:“我姑父现在对你好吗?”

    朱珠伸手将朱广斌打理的不错的头发全都揉搓乱糟糟的,“心眼还不少。那是桐桐的亲爸,还能亏待了她。”

    晚上林博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朱珠被他吵的不行,抬脚就踹了两下,“你倒是消停一会啊。”

    林博揉了揉腰,敢怒不敢言,半晌才嘟囔了一句:“欠你们的……我是这辈子都还不起了……”

    朱珠的眼睛一下就睁开了,她翻了个身面对着林博,然后猛地伸出胳膊抱着他的头捂在胸前,“……你不欠我……你现在做的很好了……”爱是一件快乐的事,不应该背负枷锁。要不然时间长了会累了,会厌倦的。“所以……别胡思乱想了……赶紧睡吧……”

    林博猛地被朱珠袭击犟着身子不敢动弹,等听到她说了什么的时候,身子才放松了下来,这女人难得的说这样的软话,叫他的心不由的跟着颤了颤,好半天才觉得现在这姿势实在是不体面,跟孩子似得被女人搂在怀里……“快放开,你是要憋死我吧。”

    脸贴在波澜壮阔的胸口,这姿势实在是羞耻。

    朱珠眼睛没睁开,嘴角却挑起来了,他越是挣扎她胳膊越是勒的紧。林博垂死挣扎了几分钟,实在抗不过,只得认命的就这么睡了。

    林雨桐将今儿写成的剧本改了两遍,这才把笔记本合上,准备睡觉了。

    睡前习惯的给四爷去了一个电话,“……怎么样了?没闹起来吧。”问金河和江天回去以后的事。

    四爷看着坐在沙发上相互对峙的两人,低声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早点睡。明天给你电话。”

    林雨桐看了看电话,估摸着那边还闹着呢。她摇摇头,上床关灯。外面的风吹的呼呼的,屋里却温暖如春,窝在香软的床里,这种幸福得珍惜啊。

    另一边金沙伸了伸懒腰,看了儿子一眼,“是那姑娘打来的电话吧?叫人家看了笑话了。”说着,就看向江天,“算了,还准备拖到什么时候。儿子还要结婚了,再说了,你不是也放不下江桥吗?你也别整天盯着我了,有这功夫你盯着你大儿子什么时候成家不必盯着我强?离了吧,该是我的,我都给思烨了。一分一文都没用到我身上。这个你可以放心。”省的怀疑我把东西没传给儿子再倒贴了哪个小白脸。

    江天不安的在沙发上动了动,这才看向四爷:“你去睡吧,我跟你妈有话说。”

    四爷看了金河一样,“有事叫我。”

    看着儿子上了二楼,江天这才过去挤在金河的身边:“小河……四十多年了……就是离了,你就放下了。不管是多恨我,可这四十年的时间做不得假。说句实在话,就是父母陪伴的时间也没有咱们两人之间相互陪伴的时间多吧。就是你在国外,不在一起生活的这些年,你就真的放下了……”

    金河一把拍开江天伸过来的手,“……说人话,别把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翻出来嚼吧……”

    “我不离!”江天蹭一下站起来,“他姓陈的四十年前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依旧不是我的对手。你也死了这份心吧。”

    “不离是吧?”金河冷笑,“那我可上法院起诉了……”

    “起诉去吧。”江天笑了笑,“公司现在可是思烨的,等咱们闹上法庭,是看外面会怎么说?”

    “你这个老无赖。”金河骂了一句,随即无所谓的一笑,“不离是吧,不离也行。你不怕戴绿帽子你就别离。我告诉你,我不光要跟陈飞云约会,我还要跟他去酒店开房,我看你这老脸到时候能怎么着?”

    江天被金河这彪悍的一句话刺激的半天都反应不过来,好半天才指着金河,“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金河直接起身,将睡衣带着重新整理了一下,“咱俩看谁能耗过谁。”

    “你敢跟……开房?”江天在屋里转了两圈,“开房是吧……开房有什么了不起……”他转着就停顿下来,“开房都白搭,都多大年纪了,他还好使吗?”

    “你以为人家跟你一样。”金河撇嘴说了一句,转身就回房间了。

    这一句可算是捅到江天的腰眼上了,“金河……你什么意思……你可别忘了,你儿子可快要结婚了,要是叫人家林家知道你这么大年纪了还为老不尊在外面胡来,你看人家愿意不愿意把闺女嫁到咱们家。”

    于是,半梦半醒的林雨桐接到一条四爷发过来的短信:年过六旬老娘要出墙。

    她顺手就回了一句。四爷愕然的看着手机,上面有这么一句话:早干什么去了?

    这是说出墙要趁早的意思吧。

    第二天林雨桐清醒过来才想起自己都说了什么,她赶紧给四爷回了电话过去,“这么说是不好离了?”

    “离不离的都随他们吧。”四爷的声音带着几分笑意,“她这些年生活的太压抑了,叫她折腾吧。至少有股子鲜活气了。六十耳顺七十从心所欲。他们都六十多的人了,离从心所欲也不远了。离不离的也就是个形式,能怎么着?”

    也就是说四爷觉得有人追求有人抢夺,叫金河重新焕发了活力。

    这倒也是好事。

    挂了电话,林雨桐收拾了收拾就送朱广斌去机场。

    昨晚跟林博还不对付的朱广斌,如今看着有点狗腿,上了车林雨桐才知道,林博答应送给朱广斌一辆兰博基尼。

    “姑父办事就是敞亮。”朱广斌啧啧两声,“我爸就舍不得给我买好车……”

    “代步而已。”林雨桐皱眉,“再说了,你在学校开那么好的车干什么?”

    朱广斌一噎,“你们学校就没有开好车的?”

    这个还真没怎么注意。

    “世人都一样,先敬衣裳后敬人。”朱广斌脸上的笑意敛了敛,就不再言语了。

    两人一路无话,进了机场,朱广斌叫林雨桐回去,“不用盯着我,我还能跑了?”

    “那你到了给我打个电话。”林雨桐叮嘱了两声,又给舅妈发了航班的班次,“你想跑而已跑不了。要是没按时到,舅妈那一关可不好过。”

    “叛徒!”朱广斌点了点林雨桐的额头。

    两人正闹着,就听到边上又人打招呼,“广斌,你也要回去?”

    朱广斌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没了,林雨桐扭头一看竟是试镜时候的见过的黄衣服女孩,不过今儿不是黄衣,而是白色的羽绒服,看着清雅的很。

    “原来林小姐也在。”她朝林雨桐客气的点头,“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您。您还记得我妈?我叫黄依然。”

    林雨桐点点头,“记得!张导大概很满意吧。”

    “剧组已经通知我了,原本我以为今年回不去了,没想到过完年才开拍,正好回家偷懒几天。”她说着,就吐吐舌头,十分娇俏可爱的样子。然后偷摸的看了一眼朱广斌,“我也是之春人,不过是之春下面的一个县城的。说起来,也是老乡。是吧?广斌。”

    还以为是旧识,原来只是到大学才认识的老乡。怪不得不知道朱家的家底。

    朱广斌没应声,只拍了拍林雨桐,“赶紧回去吧。”

    林雨桐朝黄依然点点头,这才起身离开。

    黄依然见林雨桐说走就走,这才挪到朱广斌身边,“还生气呢?那都是误会,我没收别人什么东西。真的!”

    朱广斌这才抬起头,“不用解释,你知道怎么回事,我也知道怎么回事,别叫我撕破脸皮,大家都闹的不好看了。”

    黄依然抿着嘴半天没说话,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僵了半天才一个人拉着行先走了一步。

    朱广斌嘲讽的笑笑,还真是会演戏,眼泪说来就来。

    林雨桐没去管年轻人的爱情,初恋也没几个能成的。更何况那姑娘进了圈子,这圈子本来诱惑就多,有几个能守得住本心的?很正常的事情。

    时间一晃几天,她正忙着带着家里的保姆择菜呢。今儿电视台要过来拍摄。苏媛女士十分重视,不光把林渊叫回来了,为了麻痹林渊还把林博和朱珠也招回来了。

    林渊看着厨房里堆的满满的,自家侄女正在小萝卜皮,他皱眉道:“不行叫两个厨子过来帮忙吧。这得忙到什么时候去。妈也真是的,把咱们都叫回来干什么?”

    朱珠和林博刚从楼下换了家居服下来,两人自然不敢说实话。朱珠笑了笑,“大概妈觉得这样热闹。”她挽着袖子去了厨房,问自家闺女,“我能干点什么?”

    “一会儿要炸丸子,帮我把肉绞了。”林雨桐指了指一边的五花肉,又扬声对外面喊,“爸,过来帮忙弄豆腐了。一会儿我给你炸豆腐丸子吃。”

    “啊?”林博刚坐下翘起二郎腿,就被闺女指使着干活去了,“哦……来了!”话说豆腐丸子用的豆腐要用剁吗?

    “不用剁。”林雨桐给递了一双一次性手套,“捏碎压碎,怎么碎怎么来。”

    林渊就看见自家那倒霉弟弟握着拳头一副跟谁有深仇大恨的样子往豆腐上锤去,他嫌弃的撇嘴,“都溅出来了。你倒是轻点……”

    有本事你来!

    林博瘪了瘪嘴,这玩意捏在手里怎么会是这种感觉。

    苏媛带着人进来的时候,见到家里的样子就比较满意了。

    周潇愣了愣,“原来两位林总都在呢?”

    林渊回过身一看,就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他朝周潇点点头,“欢迎,快请进。”

    林博跟朱珠一去出去招呼客人,周潇却看着朱珠笑了,“朱珠,还真在这里碰上你了。”

    朱珠一愣,就朝周潇的脸上看去,然后愣了半天才道:“你是……是……”她伸出手在眼睛上比划了一下,“是那个小四眼啊。”

    周潇哈哈就笑:“怎么样?认不出来了吧。”

    “真认不出来了。”朱珠拉着周潇上下的看,“你读完高一就转学了。还真以为就见不到了。没想到……”

    苏媛两边看看,“你们认识?”

    朱珠忙介绍:“妈,她跟我是中学同学,而且还做了两年同桌。”

    “是!”周潇补充,“我爸妈那时候在之春工作,我在之春上了五年学。跟朱珠就做了四年的同学。不过好些年不联系了。再有朱珠的消息的时候,人家都是大集团公司的老总了。我还是个小主持人。”

    “别的不好比……但还真有一点是你比不上的。”朱珠招手叫林雨桐过来,“瞧瞧,我闺女都这么大了,你也该抓紧了。”

    苏媛给了朱珠一个赞赏的眼神,可算是说到正题了。

    林雨桐出去问了一声好,“您先带着两个摄像的师傅喝杯茶歇歇,咱们有一天的时间呢。可以慢慢来。”

    周潇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匣子,“知道你放假肯定在家,特意给你带的。”

    是个精致的水晶发卡。

    上门准备这么齐全,不管是看在朱珠的面子上还是别的,至少她做了功课了看来跟林渊这事还是有戏的。

    因为有朱珠在中间搭话,林渊还真不好博人家的面子,林雨桐听着,四个人在外面说的也挺热闹的。

    苏媛和林伯渠跟林雨桐在厨房已经忙上了,摄像的师傅已经拉开架势开始录制了。

    林雨桐炸出丸子,叫老两口尝了,有用筷子夹了喂俩个摄像的师傅。这人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没见过这样的。小姑娘手举着,两人长着嘴吃了,然后对着林雨桐挑起大拇指。

    苏媛捡了一盘子塞给林雨桐,“送到外面……听听谈的怎么样了。”

    俩摄像的师傅从来不知道以前高不可攀的苏媛女士原来是这个样子,跟家里的老母亲也没什么区别。两人边忙,边聊起了周潇。这可算是投其所好了,厨房里弄的不像是录制节目,倒像是到朋友加串门来了。

    林雨桐无奈的端着盆子没进客厅就听周潇的声音:“……不瞒林总说,我可是暗恋林总很多年了……”

    林雨桐被惊的差点平地摔了。

    林渊朝林雨桐这边看过来,“过来吧,别站在外面了。”

    林雨桐面不改色的进去,老实巴交的道:“大伯,奶奶叫我看你们谈的怎么样了。”

    林渊瞪眼:“坏丫头。去一边玩去。别跟着闹啊,再闹压岁钱没有了。”

    林雨桐笑笑,也不以为意,临走却叫了朱珠和林博,“爸,帮我再把肉馅剁一下,绞肉机出来的到底没有剁出来的好。”然后又拉朱珠,“端果盘去。”

    看着走了的一家三口,林渊才无奈的笑笑,“说实话……我虽然不是不婚主义者,但至少现在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周潇眼睛一亮,“那是不是可以说,你现在还没碰上觉得一个叫你甘心走进婚姻殿堂的女人。”

    林渊皱眉,“那倒也不是。对初恋女朋友绝对是真心的。那时候是真想天长地久,也相信一定会天长地久。但你知道的,那时候年轻……”

    “试着处处吧。”周潇干脆道,“我这边没有合适的对象,你那边也没有能应付苏阿姨的办法。我是实在不耐烦家里再催了,哪怕为了自由,我觉得咱们俩都值得试试的。”

    林渊一愣,“你认真的?”

    “认真的。”周潇轻笑一声,“我也不是那种非婚姻不可的女人。喜欢了就在一起,不喜欢了散了也就是了。不过,我刚才说的是真的,咱们俩可是校友。你回学校演讲的时候可是俘获了不少迷妹的心……当然了,你肯定不记得我是谁了。”

    可能这样的话听多了,林渊脸上并没有多余的神色,“……我考虑考虑……”

    这男人,还真是……好像吃亏的是他一样。

    拍摄拍了整整一天,临出门的时候,苏媛叫林渊去送送,可林渊恰巧接到公司的电话,有急事要处理。朱珠拿了车钥匙,“还是我送吧。顺便我们找个地方喝杯咖啡,好些年不见了,有不好话要说……”

    这样也好。

    看着两人离开,苏媛才揪着林雨桐问:“丫头,你觉得有几分把握?”

    “几成把握?”周潇往椅背上一靠,“这还真不好说。这个男人经过的女人多了,想叫他动心可不容易。”

    朱珠哧哧就笑:“你说你上学那阵吧,跟男生说个话就脸红,什么时候修炼的这么不要脸了。真看上我家这大伯子了?”

    “真看上了。”周潇看向窗外,“打从见了他一回,这都过去七八年了吧,我愣了没碰上一个叫我动心的。这一回我是厚着脸皮找了我姨妈,才想出这么个办法到你家的。我都想好了,要是这次我姨妈的面子没用,过了年,我就只能找你了。”

    “那你早该找我。”朱珠又看周潇,“女追男隔层纱,你主动点,这人还能跑到哪里去。关键是老太太喜欢你。你跟老太太打的是一个主意,你急老太太更急。”

    周潇摸了摸脸,“三十三了,你的闺女都那么大了。看来真是老了,这一蹉跎就是这么多年……要是不成,我非找他要青春损失费去。”

    林渊还以为这事暂时就告一段落了。可谁知道,周潇以十分强势的姿态出现在了林家的年夜饭的饭桌上。

    打过年的,还能将人家撵出去?

    苏媛女士这个年夜饭吃的心情不错,一边坐着二儿子一家子,一边坐着大儿子……姑且能全是准两口吧,“要是明年能再添一口人就更好了。”

    说着,看完朱珠的肚子又看周潇的肚子。

    朱珠不能说不生的话,只在下面踩了林博一脚,林博一激灵,祸水东引道:“妈,急也不是这么急的,好歹给大哥点时间。”

    林渊冷笑的看了林博一样,端着酒杯没说话。

    老爷子推了推苏媛,“你还真是闲不下来,什么心你都操。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少管点事,就是儿孙当的福气了。你看老二,你什么也没管,现在不是什么都有了。”

    什么不好比,你把老二那点破事拉出来比。多荣耀似得。

    过年遭遇催婚是常态,谁也没碰到过这样的事呢?所以,这点事连涟漪都算不上。

    对林雨桐来说,过年意味着收到压岁钱。当然了,她早都不记得上次收到压岁钱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一晚上收到六份红包,红包轻轻薄薄的,不是□□就是支票。对于这家里的土豪作风她已经适应良好了。

    大年初二一大早,一家人三口又得赶飞机回之春。林博买了不少东西,后备箱塞的满满的,这都是要托运的,其中还有两瓶陈酿的好酒。

    “酒能带吗?”林雨桐都皱眉了,这东西也太多了。其实很多东西落地再买也行的。

    朱珠看了看,“七十度以下的可以托运。这酒你爸可没少费心,怎么着也是百年陈酿的原浆酒。”

    “算你识货。”林博得意的笑,“这可不是外面宣传的什么百年原浆,外面叫嚣的那些连二十年都不到。我这可是找了朋友弄来,实实在在的百年以上了。”说着低声对林雨桐道,“别告诉你爷爷和大伯,这东西不多,没给他们留。全给你外公带上了。”

    一副巴结老丈人的架势。

    托运行李这都是麻烦的事情,好在到了地方朱广斌到机场接了。

    “先去酒店吧。”林博看朱珠,问了一声。

    “去什么酒店啊。”朱广斌接话道:“家里又不是住不下。姑姑和桐桐的房间,保姆每天都打扫呢。没什么不方便的。”

    要住老丈人家吗?

    林博还真有点不自在。

    他赶紧摸出手机,在狐朋狗友群里发了一条信息:第一次登老丈人的门,该怎么做?在线等!急!

    圆饼正在漱口,低头看了一眼就喷了,放下牙刷直接打字:是匹狼你得装成羊,是只虎你得给我装成猫。

    江桥还在赖床,反正过年也就那么一码事,一看林博发了个这么个弱智的消息,直接道:舍得钱,舍得脸。

    这是叫自己舍得花钱,还要舍得不要脸面吧。

    他心有戚戚,突然有了一种上刑场的感觉。

    还是赵文海靠谱,他说:脸带笑,嘴要甜,手脚勤快,上的厅堂,下的厨房。

    看起来好难的样子。

    朱珠瞥了林博的手机一眼,眼里就有了笑意,紧张好,紧张证明他在意了。

    林雨桐却看着窗外,一进市区,她眼前的景色就跟记忆重合了,陌生瞬间就变成了熟悉。毕竟原主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六年。

    朱家住在市中心闹中取静的别墅区,这个城市的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在中心花园的背后,有这么一个精致的小区。

    舅舅舅妈在外面等着,外公在屋里矜持的没出来迎。

    林雨桐对这里很熟悉,也不管大人的寒暄,直接进了屋子,抬眼看看,跟记忆里没什么不一样的。

    “臭丫头,看什么呢?出去了不记得家在哪了?”朱大力没好气的拎着剪刀过来,看来是刚才花房里出来。

    “怎么不记得了?”林雨桐去扶他,“我说您干脆跟我们去京城算了,您非不去。我跟表哥都不在,您一个人可不是无趣的很。”

    “哼!”朱大力一副不领情的样子,“我叫你考在本省的大学有什么不好,还不是一样的重点大学。翅膀硬了,都往外飞。就剩下我这老家雀……”

    说着一半,见林博进来了,马上住嘴,大马金刀的往沙发上一坐,端起了老丈人的架子。

    “爸。”林博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给您老拜年了。”

    “嗯。”朱大力端着一张脸,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表情,“自己做吧。”

    朱瑞拉了林博,“坐吧,自己家里,不用拘谨。”说着,就对朱大力道,“爸,妹夫给您踅摸了好酒,咱们开一瓶,都尝尝。”

    林雨桐笑了笑,没管他们的眉眼官司,直接上了三楼,她的房间在三楼,去房间把衣服换了。

    这边刚要换衣服,就听见敲门声。

    “进来吧。”林雨桐回过头,见进来的是朱广斌,“怎么了?”

    “先别换衣服。”朱广斌朝窗外指了指,“有人找。”

    “找我?”林雨桐愣了一下,“谁啊。”

    “自己看去。”朱广斌挤眉弄眼的,表情好不精彩。

    林雨桐将窗帘拉开,见楼下停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伙子,她正疑惑呢,这小伙子抬起头看过来,然后朝这边招手。

    “康来!”林雨桐瞬间就叫出这个名字。然后表情就奇怪了起来。

    朱广斌就笑:“怎么好好的不理人家了,这可是你的小竹马。”

    说是小竹马有点过了,但是相对来说比较熟悉是真的。少男少女有点稍稍露头的好感也有可能。但毕竟人不同,除了有深厚感情的人,原主留下了潜意识,像是这种连感情都算不上的感情,还真什么都没留下。要不然林雨桐也不能说忽略就忽略了。她这手机上,除了家人,之前的同学都被拉到了黑名单里,她没打算有更深入的接触。

    林雨桐看着小伙子骑在骑行车上,一只手插在衣兜里,一只手摆着不停的打招呼,她还真有点牙疼。

    “去吧。跟人家说清楚。”朱广斌推林雨桐,“人家康来打从放假回来都朝咱们家跑了四五回了。”

    林雨桐只得带上外套下楼,不管怎么说,得跟人家孩子说清楚吧。

    “你去哪啊?”林博正跟朱大力说话,进闺女悄悄的往外走,就忙问了一句,“要出门也没司机送你,要不叫你表哥带你去?”

    “没事,就在门口。”林雨桐朝外面指了指,“走不远,见两个中学同学。”

    “是康家的孩子又来了吧。”舅妈从厨房里出来,“这孩子都来了好几回了。说是打不通桐桐的电话。去吧!去吧!”然后跟林博解释,“这小子不错,考上明珠的大学了。放假一回家就找咱们桐桐来玩……”

    小子?

    林博那根弦马上就紧了:“既然来家了,就叫进来吧。”

    林雨桐:“……”完了!

    这下热闹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奇爸怪妈(22))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