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奇爸怪妈(28)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奇爸怪妈(28)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4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奇爸怪妈(28))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28)

    正月十五元宵节, 刚好是周六。

    一大早林博和朱珠带着林雨桐一家三口就出门采购, 要带去老宅过节。

    “汤圆直接买就是了,还要自己包吗?”多麻烦啊!林博看着闺女这个买一点,那个买一点, 不大功夫, 就挑了一大推出来,瞧着还没完。这得多繁琐啊!回去再慢慢的收拾食材自己做,一想他就先皱了眉头。

    “趁着过节多包点, 放在冰箱里什么时候想吃什么煮, 方便的很。”林雨桐倒是不嫌弃麻烦, 元宵和汤圆都得备上一些, 看个人的口味吧。顺便偷着给四爷留一份, “还有我大伯那边呢。这么一分,其实一家也没多少。”

    还没忘了你大伯那边, 他一个单身汉, 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带去也是浪费。

    当人了, 林博只敢这么想,却不敢这么说。

    回到老宅的林渊可不这么想, 一听侄女给他准备着呢,立马道:“放办公室的冰箱, 晚上加班叫秘书帮着煮一煮就好。”

    呵呵!

    林博撇嘴,公司养着那么多厨子,还伺候不了你一个老板宵夜。

    可不得不说, 还是自家包的更好吃一些。甜的咸的都有,“这味道不花哨。”林伯渠尤其喜欢这个味道,“如今这外面买的,包装的好了,口味也多了,可这味道不知道哪里不对……”

    就跟现在的点心一样,里面全都是机器加工出来的冬瓜泥,自是不能跟传统手工制作的点心比的。

    一家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客厅里电视正开着,元宵晚会的声音不时的传出来。

    苏媛瞥了一眼,忙笑道:“……那个坐在观众席上的,是不是周潇那孩子?”

    等林雨桐抬眼,那个特写镜头已经过去了,倒是苗苗和圆饼同时出现在镜头里,她顿时吓了一跳,五张票是连在一起的,苗苗怎么偏巧跟圆饼坐在一起了。好吧,不是圆饼不该去,而是坐的这个位置不对劲。五张票文娟给了她的符号阿姨一张,她自己本来是留了一张的,但是为了不跟符号君碰面,她把票给了苗苗。苗爸又刚好有两个重要客户。用这种票做礼物是很体面的。像是这类晚会的观众,都是台里内部消化的,除了送给电视台的广告客户,再就是一些家属大概能捞着了。作为一般的商人能有这票,要么你可能是能在央视做的起广告的大户,要么就是跟这些大户有十分密切的联系。苗苗那赚钱的脑子,瞬间就明白了这票的价值,把剩下的四张票全拿了,承诺林雨桐和文娟,“以后你们的伙食费我全包了。”谈成这两笔生意,两人的伙食费算个毛毛雨。因为知道苗家父女带着客户去了,那么紧挨着她的,只能是那五张票中的其中的一张了。

    事实上坐在现场的圆饼能后悔死。不知道脑子怎么抽了一下就来了。这下被逮住现行了吧。面对苗苗惊疑的目光,他那百炼成墙的脸皮差点绷不住,赶紧先发制人,“你怎么也来了?”

    苗苗:“……”这正是我要问的。

    “是林雨桐给你的票吧?”圆饼语气有些不满,“这丫头,有好事永远想不起我这老师来。”

    “那您这票……”苗苗盯着圆饼的脸,“也是别人送的吧。”

    “当然。”圆饼理所当然的道,“江河集团听说过吧?”

    当然听说过。还知道江家二少正跟桐桐谈恋爱。但这话我能告诉你妈?

    苗苗含含糊糊的道:“听过,挺有名的。”

    “那是!”圆饼心里松了一口气,“江家大少……这个你应该没见过,不过他可是大有来头,不仅是林博……就是林雨桐她爸,不仅两人是好友,还是我的铁哥们,更是林雨桐现在的合伙人,这票就是他送给我的。”这个理由强大吧!不惹人怀疑吧!

    苗苗是信了,边上听到这话的周潇也差不多信了,她面色一变,一把拉住圆饼,压低声音道:“你说你的票是江桥给你的?”

    当然……不是!

    但是当着学生的面,自己能把刚才的话吞下去吗?只得硬着头皮回了一句,“当然是江桥,要不然还能……”正说着,这一看,才发现跟自己说话的这个美女有些面熟,“对不住,咱们是不是见过?”

    周潇将眼镜一戴,轻哼一声,却没在搭理他。

    圆饼是越看越觉得这人面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越是想不起来,就越是不由的朝人家脸上打量。苗苗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本来还怀疑圆饼就是符号君,她心里还鄙夷了一下,这不是老牛吃想吃嫩草吗?而且还是窝边草。也亏的他下得了嘴。可如今见他一副色痞样盯着人家美女就差没流口水了。又觉得可能是自己真的误会什么了。难道那个符号君是江大少,那个叫江桥的?

    这要是圆饼是符号君,这还比较好解释,作为老师,知道学生的微博账号其实不难,这很多信息其实都跟微博是相关联的。文娟写小说,那小说的链接地址也在微博上,所以,圆饼知道文娟在写小说,并且想办法打赏补贴文娟,相对来说是合理的。但要是江大少……那只能说是缘分了。难道江桥长了一颗少女心?

    一想到这里她就一阵恶寒。

    而围坐在一起的林家人,谁也没去接苏媛的茬,仿佛没听见周潇这两个字一样。林渊的态度已经这么明显了,谁能犟得过他?

    苏媛慢条斯理的将碗放下,然后掏出帕子细细的擦了嘴角。这动作一出,林雨桐就知道,她这是有严肃的话题要说。

    这个习惯连林雨桐和朱珠这两个新加入的家庭成员都知道,更何况那父子三人。林博更是赶紧将没吃完的碗放下,挺胸抬头,乖乖的坐好,就差将手背后。

    “林渊啊,你今年三十六了,不是孩子了。”苏媛语重心长,还带着痛心疾首。

    “我知道。”林渊闲适的往椅背上一靠,“我想结婚的时候自然就结了。”

    “那么你告诉我,什么时候想结婚。”苏媛又追问了一句。

    “等到我碰上想结婚的人的时候,自然就结婚了。”林渊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

    “哪个是你想结婚的人?”苏媛脸上就带上了几分怒色。

    林渊脸上的神色不动,“要是知道,我早就找她去了。还至于叫您这么催着吗?”

    苏媛还要说话,林伯渠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行了!男人三十六怎么了?你看看那些做生意的,哪个不是老夫少妻?谁守着原配过到头了?”成功的男人又不缺女人!

    这话一出,朱珠一个冷眼朝林博甩去,吓的林博马上道:“您这话片面了,那白头偕老的也不少嘛。您看您跟我妈,不也走过来了……”

    林伯渠冷哼一声,这是什么意思?笑话你老子没本事呢?这么一想也不对,难道有本事的男人都是抛弃糟糠之妻的混蛋?

    这父子两人一打岔,刚才的气氛一下子就没了。

    苏媛也是无奈,老头子年轻的时候吧,娇气的很,那时候年轻嘛,俊小伙子,斯斯文文的,看着顺眼了就什么毛病都能包容。可现在呢,满脸的褶子了,还时不时的想出来挑战一下权威,好似这样就能翻身农奴把歌唱了。而小儿子呢,比他老子还娇气。虽说怕媳妇这的德行跟他老子如出一辙,但老公怕媳妇和儿子怕媳妇,给人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大儿子那犟驴还没掰过来,小儿子这德行却叫她更担心起来。

    正僵持着,朱珠的电话响了,屋里的气氛一松,朱珠这才拿起电话,苏媛一眼就看见来电显示:周潇。

    “就在这里接吧。”苏媛一句话把要出去接电话的朱珠给拦下了。

    朱珠没办法,只得接起来,看苏媛的样子,她知机的打开免提。这边还没说话呢,那边周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朱珠,你怎么回事?不是叫你把票给林渊吗?你没给吗?”

    苏媛一下子看向朱珠,无声的问:什么票?为什么没给?

    朱珠能冤死,是自己背这个黑锅呢,还是干脆直接把锅推到大伯子身上去,正想着怎么回答了,周潇又说话了,“你是不是偷懒了?不会把票给了你老公,叫他转交吧?”

    哎呦!这个理由真好。

    朱珠果断的将锅推到林博身上:“是啊!我给了桐桐他爸了。你等你下,我帮你问问……”然后果断的看向林博。

    林博:“……”我招谁惹谁了。但面对朱珠的眼神,他只得硬着头皮,“是啊,交给我了……”

    “你没给你大哥?”苏媛瞪眼道。

    这叫我怎么说啊?

    林博正不知道怎么接话,好在林渊搭话了,而且声音还不小:“他跟我提了一句,我正好没空,就叫老二看着处理了。”其实他手里有一张票,是朱珠送过去的。他顺手扔到垃圾桶里去了。

    话说到这份上了,叫人脸往哪里搁?朱珠尴尬的正不知道怎么回话,电话里就传来滴滴滴的声音,对方挂断了。

    这么明显的拒绝,人家周潇能听不出来吗?

    周潇确实是生气了,她的座位两边,一个是空座位,一个坐着圆饼。她开始还抱有幻想,想着那个空座位应该是林渊的,哪怕他没来,但这票收了没拒绝,都是一个进步吧。可如今这一听,原来人家根本就没要,直接给林博处理了。那这如今的状况就不奇怪了。林博把票给了他闺女,给了他好哥们江桥,然后江桥给了圆饼,还剩下一张票不知道在谁手里没空就不来呗,对于他们那样的人,这样的票又不是稀罕玩意。

    挂了电话,抬脚往停车场走,心里还有点愤然。这林渊也太高傲了。

    而跟在她身后正准备找车的圆饼将周潇的话听了个大概,猛地想起什么似得大叫一声,“我想起你是谁了?四眼妹!你是四眼妹是不是?那个高三过来的转学生……”

    周潇怒发冲冠,碰上这货就算了,居然他|妈的还旁听了自己被男人拒绝的戏码,她抬手就把手里的手机砸过去,“给我圆润的滚,少出现在老娘面前。”

    圆饼接住手机,嬉皮笑脸的送过去,“哎呦,四眼妹漂亮了,江桥得后悔死吧。”

    周潇拿着手里的名牌包包就往圆饼身上砸,“我叫嘴贱。”他|妈的十多年过去了,也不见长进。

    苗苗跟苗爸连同客户出来的时候就见到有些猥琐的胖子被一美女暴打,任谁看了这一幕都会怀疑这是猥琐男预行不轨反被揍的桥段。

    “这不是……”苗爸差点当着客户的面说出‘你老师’的话。要真说了,人家客户都要对苗爸之前的话产生怀疑了。不是说你家闺女在名校读书吗?名校的老师就这德行?编出来糊弄人的吧。

    苗苗尴尬的笑笑,真是不能当着外面上去认师傅的。不是她要欺师灭祖,实在是这做人师的没有做好表率嘛。

    于是晚上睡下之后,林雨桐就接到苗苗的电话,“……我还以为圆饼是符号君,谁知道不是。整个一猥琐男,当时就盯着人家美女看的没完,后来还尾随人家,被人家暴揍一顿。幸好没叫他看到我,要不然在我面前丢了这么大的人,回头不得给我穿小鞋啊……”

    林雨桐听的一愣一愣的,苗苗向来不是个爱说人是非的人,这会子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圆饼做了什么不妥当的事了。“这么大年纪了没对象,不过就算是看上人家追求人家,这尾随总有些不合适……”

    “对啊!”苗苗一副找到知音的样子,“人家姑娘恐怕心里真把她当色狼了。”主要是圆饼的长相太吃亏。

    “不过那姑娘得美成什么样才能叫人忍不住犯罪。”林雨桐又笑着调侃了一句。

    “美成什么样?”圆饼边开车边打电话,“当年那是没什么美不美的?高三学生嘛,谁还在乎美丑?你那时候去了美国了,没在国内参加过高考,根本就不懂高三那种日子。男生一水的平头,女生那头发也别作怪,老师根本就不提倡长头发,都剪了。所以看上去,真没多大差别。小四眼当时跟江桥是同桌,你懂的吧。”

    这贼兮兮的语气,林博想不懂也难,“这么说是那姑娘是江桥那小子的初恋了。”

    “可不嘛?”圆饼说着,猛地想起什么似得,“哎呦!还真忘了跟江桥说了。先挂了……”

    林博看着挂了的电话,这才想起还没问圆饼嘴里的小四眼叫什么呢。不过这种事听过也就算了,初恋就是个符号,早在已经淡忘在记忆深处了。

    “初恋?”江桥看着坐在对面刚勾搭上的漂亮女演员,然后起身去了酒店餐厅通往厕所的走廊,这个走廊的顶头是通风的窗户口,没有人过来。到了地方见四下确实无人,这才笑道:“你小子没毛病吧。你跟我提初恋?”

    “初恋怎么了?”圆饼哈哈大笑,“找回纯情的自己,多难得啊。而且初恋还美出了境界……跟我不同啊。我当年暗恋的女生,如今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一副遗憾的样子。

    这话叫江桥更是哭笑不得,“我想想你当时暗恋谁来着……小胖妹!是不是?我记得清清楚楚,是个圆脸的胖姑娘……我说那你的审美十几年如一日,你眼里美出境界的美人,不会是胖出了境界吧。我说,你到现在不会还是瞅着胖姑娘瞧吧。”

    圆饼心虚了一小下下,故作强硬的道:“我的审美有问题?那好,将来你可别后悔!你的小四眼可还没结婚呢。”

    说完,就利索的将电话给挂了。

    江桥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呵呵笑了两声,初恋固然是美好滴,但是年轻鲜嫩的姑娘谁能说不美好呢?他将电话收起来,朝正在餐厅等着的鲜嫩的姑娘走去。

    周末晚上按时回校,一进宿舍就听到苗苗的声音,“……圆饼肯定不是符号君,我问了。他说是江桥送的……就是那个江家大少……你这次可是碰上真正的金主了……江家大少居然是你的粉丝,这简直叫人……”

    文娟仿佛也是受到了惊吓,“不会吧,符号阿姨是江家大少……”

    林雨桐正好推门进来,嘴角不由的抽了抽。

    苗苗指着门示意林雨桐赶紧关上,这才小声问道:“你不是正跟那位二少打的火热吗?你看咱家文娟有没有可能跟你做妯娌?”

    文娟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别胡说。”

    林雨桐赶紧道:“那家伙就是个花花公子。”她添油加醋的将江桥这些天在剧组干的事说了,这都是杨天汇报的,“虽然没在自家的剧组里勾搭,但是还有其他剧组,小姑娘一天一换……”

    苗苗这才转脸看向文娟,“看来还是当个小土豪哄着就行了,千万别往上凑,这种风流成性的,一辈子都改不了。”

    文娟比较厚道了,“我……当他是长辈敬着就行了。”反正之前叫阿姨,“现在叫叔叔也没什么不可以。不是跟林叔叔一般大吗?”完全没有心理障碍。

    林雨桐僵硬的点点头,还是别仔细的算了,越算辈分越乱的慌。

    “不过没想到圆饼老师是这种人……”然后两人又嘀嘀咕咕去了。

    晚上快十点的时候,宿舍门被敲响了,阮玲带着葛函走了进来,“没休息吧?”

    林雨桐和苗苗对视一眼,苗苗直接道:“原来住过来的是葛函啊,这是太好了。我们还害怕是个跟我们合不来的人。”

    葛函有些尴尬,阮玲脸上的笑差点维持不住,“你们希望葛函住进来吗?”

    “我们当然欢迎葛函啊。”苗苗马上接了一句。

    这话说的,不是希望而是欢迎,好似对方已经确定住进来的人选一样。

    阮玲朝林雨桐看了一眼,“那好吧,还是尊重你们的意见的。”

    等葛函住过来了,她们才知道,原来女生宿舍投票,阮玲和葛函一样多,这才叫两人过来,看这边宿舍的三个人是个什么意见。结果苗苗没等对方开口,直接说了答案。

    “怕是以后咱们四个得被孤立了。”葛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很有些歉意。

    现在的大学生,其实大部分还很单纯。就是阮玲这种算是有心眼的,毕竟心眼也是有限。就像是单松雷洋这些大四的,常不常的都会跟林雨桐打的电话,闲聊两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彼此沟通感情嘛。这人脉搭建好了,对他们以后工作有很多的便利。不过这是大四老油子的选择,对于大一这些单纯的学生,还没有这种明确的意识。有些人可能有这样的意识,但是却又拉不下脸来。不会说因为这位家里的条件显赫就想如何如何,有些甚至还带着仇富心理,觉得靠着家里没什么了不起。所以葛函说被孤立的事,还真可能会发生。林雨桐本来就不太参与班里的活动,属于高处不胜寒的一类人。苗苗打扮的过于时尚,她是精雕玉琢的打扮,跟林雨桐这种虽然穿的不错,但是素颜的还不一样,属于女生眼里那种带着妖娆之气的女生,这种女生在男生中的人缘比在女生中的人缘好。本来文娟是最容易叫大众接受的,可是这学期她爆了冷门,一个人包揽了那么多的奖学金和助学金,谁不眼红啊?

    得!这下成公敌了。

    不过谁在乎呢?三人赚钱都赚不过来呢。

    不过最苦的就是葛函了。上晚自习的时候,她就是一个人,连个同伴都没有。林雨桐得去小区那边,要跟剧组开视频会议的,这个在宿舍是很不方便的。苗苗有自己的生意要忙,基本是没时间上晚自习的。文娟一个人守在宿舍里,码字更文忙着呢。于是葛函就呵呵了,只能一个人去上自习。不过好处也有,就是宿舍快关门的时候,林雨桐和苗苗两人会按时回来,回来还不算,每天还都带吃的,有时候是林雨桐家里的保姆做的,又时候是苗苗从夜市上买的。两周的时间下来,葛函自觉是胖了。尤其是文娟,好不容易没那么多的肉了,如今又养回来了。她是那种特别容易胖的体质,晚上坐在电脑前码字,宵夜还都是好吃的,根本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吃完就上床睡觉,不胖才怪。

    “我找了个健身房,给咱们四个都报了。”苗苗可能是为了还上上一次拿了四张票的人情,“瑜伽班,周五晚上去。多练练,能控制体重。”

    葛函要给钱,苗苗不要,“以后课堂上的讲义,老师划出来的重点,你给咱们记着,到时候复印打印的钱都你出。”

    这下葛函还真没话说了。

    人都是健忘的,添了葛函这个没什么存在感的伙伴,开颜存在的痕迹几乎已经没有了。大家好像也集体健忘一样,很快都不记得这个人了。

    可就在连林雨桐都要忽略过去的时候,开颜来电话了,直接打到苗苗的手机上,“这个周末我要走了,能送送我吗?”

    “当然。”苗苗想也没想就应了。

    挂了电话才看向林雨桐和文娟,“还是去送一送吧。颜颜也确实……”可怜!

    于是这个星期天,林雨桐从片场赶回来,然后去学校门口接了苗苗和文娟,一起往机场赶。

    下午三点十分的飞机,韩新看了看表,“来得及。”

    到机场的时候,林雨桐看了下时间,就又不由的看了韩新一眼,他将时间控制的可真好,在登机以前,预留出十到十五分钟的时间说话,不长不短,省的时间长了没话说反而尴尬,时间短了又显得没诚意。

    文娟看不出这里面的门道,只道:“好险!”

    苗苗却笑了笑,没挑破。拉着她就往里面走。

    开颜瘦了很多,一个月的时间,这姑娘都瘦脱相了,也变的沉默寡言起来,说话声音有些沙哑,“我还怕你们不来了呢。”

    林雨桐笑道:“怎么会不来呢。路上堵车,紧赶慢赶总算是赶上了。”

    开爸开妈显得很憔悴,开爸肥肥的肚子已经没有了,开妈头上都有些白头发,可见这段时间有多熬人。两人避开,给几人告别的时间。

    “好好的,先在国外呆上一两年,至少将来考四六级的时候,不用怕了。”苗苗尽量安慰道。

    林雨桐拍了拍她,“你不是一直想做主持人吗?有国际频道呢。你把底子打结实了,不比你上那种主持人培训班要好。”

    听起来很有前途的样子。

    开颜这才笑了笑,“谢谢你们。”她吸吸鼻子,对着林雨桐鞠躬,“对不起,给你惹大麻烦了。”

    林雨桐赶紧扶了,“说这个就多余。去吧,我妈当时独闯美国,才有了如今的栖凰。你也行的。”

    文娟搂着开颜的脖子拍了拍,“以后常视频,又不是见不到。去跟叔叔阿姨告别吧。”

    将这种上了大学过周末还要爸爸妈妈接的孩子,直接送到大洋彼岸,这跟摘了开爸开妈的心一样,看着开颜一个人提着行李离开,开妈直接靠在开爸身上,整个人站都站不住了。好容易搭把手把这两人送上车,文娟哭的眼睛都肿了,“太可怜了。”

    林雨桐正要说话,就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然后就听到戏谑的声音,“我的大制片人,你早早的跑回来就是来机场了。”

    江桥!

    林雨桐回身:“我以为有你盯着呢。结果看来……你也偷懒了。”

    “送个朋友。”江桥摘了眼镜,然后指了指一边的车子,“走吧!今晚跟你爸还有几个朋友约了饭局,你们跟着一起,混饭去。”

    林雨桐看向苗苗和文娟:“去吗?”

    苗苗倒是无所谓,她主要看向文娟,这个邀请到底是几个意思,邀请林雨桐不奇怪,这个‘你们’,到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呢,还是别的什么。毕竟这位是符号阿姨啊。

    文娟看了看江桥,心里也疑惑呢,难道这位知道自己是‘涓涓细流’?她想了想,还是道:“那谢谢江叔叔了!”

    江叔叔?

    江桥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住了,小美人啊!睁开眼看看,我哪里就老到这份上了?!这个叔叔只有林雨桐这种绝对的侄女才能叫的,明白吗?这谁家的姑娘,这么没眼色!

    林雨桐不去看江桥也知道他现在的表情,她忍笑叫韩新开车跟着就行,三人一溜烟的上了江桥的车。

    江桥怕后面坐着的两个丫头谁再冒出一口‘叔叔’来,就尽量跟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林雨桐说剧组的事,“……你那个表哥,看的紧的很,人人都知道那是你的眼线……向东也不错,这姑娘的演技张导说极好,还给推荐了到其他剧组客串去了,多少能露露脸……董家那个凤凰蛋的事你知道了吧。他的戏早就完了,赖在剧组跟那个什么黄依然打的火热……你这丫头这真是的,黄依然这苗子也不错,你怎么没想着签她,如今她跟董东那小子你侬我侬的,看样子八成会签约彩凤……”

    “这姑娘心大,我还真不想签她。”林雨桐直言不讳,“这人是张导先看上的,我不好说什么,一个不太要紧的角色,给了也就给了。但她这种为了往上爬什么手段都用的人,我还是不稀罕……”

    你这是签艺人,不是签劳动模范道德模范。为什么总是重点不对呢。

    “也就是你爸这么惯着你。”江桥都不知道这么闹下去,海纳会成个什么样子。

    车停在时候,还不到下午五点。下了车一看,林雨桐才发现这地方真来过,“紫莱阁!”

    “赵文海攒的饭局,不来紫莱阁还能去哪?”江桥说着,就将车钥匙扔给门口泊车的接待人员,就带着三个小姑娘进去。

    田天正在前台,看见江桥不奇怪,看见林雨桐就有些奇怪了,“桐桐也来了?”

    “田姨。”林雨桐过去打招呼。

    “先去包厢,我叫人给你们送果盘过去。”田天说着,就招手叫大堂经理。叫他们拿水果糕点饮料出来先招待着。

    坐在包间,江桥还打趣,“那女人就是个看人下菜碟的。我到这里就爱搭不理……”

    “谁不理你?”圆饼推开门就接了一句,然后看向林雨桐苗苗和文娟,就僵在了门口,“你们怎么也在?”

    文娟有些不自在,赶紧起来,“跟着江叔叔一起来的?”

    “江叔叔?”圆饼的目光落在一副纨绔公子样的江桥身上,瞪圆了一双原本就不大的眼睛,“你叫他江叔叔?”

    文娟脸一红,自己好像是有点攀高枝的嫌疑,但是人家打赏了那么多……“您是我的老师,是我的长辈,您的朋友当然也是我的长辈……”

    是这么算的吗?

    满天神佛啊!你怎么不给道雷直接劈死我算了!

    ‘江叔叔’和善的笑了笑,对着文娟更加和蔼了,“这姑娘就是这么懂礼貌,跟有些人可是大不一样……”

    林雨桐呵呵两声,作为对方嘴里的‘有些人’,她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江叔叔’再接再厉,“过来坐吧,这个侄女我认下了。”然后挑眉看向圆饼,丫的从小一起长大的,谁心里有几根弯弯肠子别人看不出来,他们彼此还看不出来吗?要是圆饼这小子对人家小姑娘没有点不一样的想法,他贡献出这一双眼招子。

    妈|的!圆饼暗骂一声。当时真是鬼迷心窍了,好好承认不就完了,干嘛非做贼心虚,说什么江桥给的票。苗苗肯定告诉文娟了,然后文娟肯定是误会了。这他娘的长上八张嘴也说不清了。

    心里不管怎么想着,脸上都不能表现出来。他直接往沙发上一坐,然后就见在一边坐着的苗苗和文娟几乎同时朝边上让了让。说‘让了让’是句客气话,那样子好像有点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他不由的抬起胳膊闻了闻,没有什么惹人厌的味道啊。出门时刚喷了香水,而且这香水也不是那些低廉的妖艳贱|货,品牌还是相当过硬的。这也不至于招人厌吧。

    却不知这俩姑娘心里,圆饼无节操的尾随美女欲图不轨遭暴打的形象已经深入其心,这完全是自我保护的下意识反应。

    江桥差点没笑出声来,“你这老师当的……”真是人见人烦啊。这话还没说出口,林雨桐赶紧接话,“积威甚重!有点怕您。”

    江桥瞥了一眼林雨桐,这不是挺会说话吗?怎么见了我就没好话呢。

    苗苗赶紧搭腔,“我们从小就怕老师。”

    不管这话又多不真诚,好歹给了圆饼一个台阶下。

    江桥朝文娟看了一眼,就似笑非笑的对圆饼道:“你这老师当的……学生都怕你了。作为长辈,还是要慈和一些才好……”

    慈和你奶奶个腿!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奇爸怪妈(28))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