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奇爸怪妈(30)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奇爸怪妈(30)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5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奇爸怪妈(30))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30)

    干嘛这么看着我, “难道我错了?”

    高涵吭吭哧哧的, “在这个圈子里,没下水的不多。”

    “可这做人得有底线。”林雨桐坐在沙发上,“他们首先得是人, 职业为演员的人。然后才是因为各种原因被追捧的成为明星的演员。我这么说有错吗?”

    哪怕是歌星, 那也是舞台上唱歌的演员吧。

    高涵和韩新点头,这个概念是没错的。明星先是演员,演员首先是人,

    “那么我用一个作为人的基本的道德去要求我自己旗下的艺人, 这个要求高吗?”林雨桐又问了一声。

    这话说的, 还叫人怎么接话。不过这位大小姐的意思他们大概齐是弄明白了。就是明星也是人, 不能因为大众的喜欢将他们捧到神坛上, 他们就真成了神了。这话这么说,当然是没错的。

    “大家都得遵守的行为规范, 为什么他们可以不遵守呢?”林雨桐又问道:“整天骂这个特权, 那个特权,可在这这个圈子里的这些所谓的明星, 跟其他人比起来算不算是有特权呢?为什么你们会认为他们这么做是理所当然的?金钱买来的特权遭人骂,权力带来的特权遭人恨, 可恰恰那么多的人却捧出一群带着‘特权’标签的人。我就不明白了,这世界怎么了?要求普通人这么做, 没人觉得奇怪,要求明星坚持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别人还没说什么呢。你们倒是转不过这个弯了。岂不是奇哉怪哉?”林雨桐往沙发上一歪, “黄、赌、du,这些都不是道德的底线,这是法律的底线吧。坚持做个遵纪守法的企业家,这是不能让步的。在这一点的基础上,将道德要求放在企业文化这一部分,这总该不过分吧。比如说私生活吧,没结婚,那人家的感情咱们管不着。只要不是插足当第三者,跟谁谈恋爱都无所谓,甚至是同|性|恋都可以平等的一视同仁的对待。但如果结婚了,还在外面牵三扯四,那么公司可以给放假,放假放到妥当的处理完私事再说。从公司的利益的角度讲,我这么想有问题吗?别人怎么经营咱们管不着,但我要求我的公司我的员工是一群有道德底线的人,我哪里错了?”

    “可是……”高涵凑过去低声道,“这可能会给公司带来一些波动。”

    “在所难免的嘛。”林雨桐失笑道:“就跟身上疮疤一样,要想根治,不从根子上挖了不行。”她起身往卧室去,“这事你们知道就行,别宣扬出去弄的人心惶惶。我得想想,这事得从长计议。即便是动荡,也无所谓。只要作品好,观众会买账的。咱们不炒作,不作秀,只踏踏实实的做事,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分得出好赖来。以前娱乐资讯没这么发达的时候,电影电视也一样出好作品,大家也一样能记住好的演员的名字。那时候的演员明星,跟现在的炒出来的明星,不能比的。”

    听起来老气横秋的样子。

    看着这位施施然进了卧室,韩新将手里的电话拿起来放在耳边,“老板,都听见了吧?”

    林博接过朱珠手里的电话,“听见了。明天护着她回来。不要出岔子。今晚你就该拦着不叫她喝酒的。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韩新看着挂了的电话,叫他们听了这么多,就只记得喝酒的事。没听见大小姐刚才说的有多骇人听闻吗?

    事实上林博也头疼,蒙着被子往被窝里一躺,“……这是个利益链,不是那么轻易想怎样就怎样的事,这孩子还是想的简单了。”

    朱珠撇嘴,谁不知道啊。那手机浏览器上,一刷一个新闻,一半以上都是娱乐新闻。为的什么,不就是一个炒吗?炒起来了,名气就有了,名气有了,钱就来了。不管是赞助商提供还是别的。但作为广告投资的一部分,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的。大众买单而已,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只听过给自家旗下的艺人洗白的,没听过自爆短处的。所以,闺女是给他爸出了个大难题。

    林博确实挠头,简直太挠头了。孟助理汇报昨晚上调整副导演和两个演员的事,“……只说是要筹拍一部片子,他们是主力,只把他们单独调出来。另外怕他们有所不满,还叫陈导今天加着把那俩演员的戏‘拍’完了。”这种拍摄不是真的拍摄,只要他们演着,却全都没有拍。这些人嗅觉灵敏,闻出味了就不好了。

    这话林博当然也是听懂了,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没少安排,“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孟助理不免多问一声,“老板,那几个人是出了什么事了?”陈导昨天晚上就隐晦的打探了两句,这他从哪知道去。老板莫名其妙的安排了一通,他自己还纳闷呢。

    林博也没瞒着:“沾了du。”

    “啊?!”孟助理太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了,要是电影上映的时候爆出这事,这投资全都打了水漂了,“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钱多的没地方使了吧,“那接下来怎么办?”

    这也是林博现在在想的问题,“你把嘴闭紧了。容我想想。”

    这一想,就想到了林雨桐回来,她直接回了公司。

    “坐!”林博指了指沙发,“吃饭了吗?”

    “晚上回家再吃。”林雨桐开门见山,“爸,你是怎么想的?”

    “你知道按照你的想法,咱们公司得有多少艺人得解约吗?”林博先是问了一声,然后才起身打开保险柜,取出一叠资料递过去,“你先看看。”

    林雨桐接过来,翻了几页就明白了,这是公司艺人的一些隐秘的资料。哪个小姑娘说是从来没谈过恋爱,其实她的团队给了她高中时候的初恋男友相当可观的封口费。哪个明星跟哪个不出名的演员一夜情了,他的经纪人又是怎么运作的等等。

    “du这一块,我是轻易不能知道的。他们有他们的圈子。”林博摇头,“但是赌……这个我是知道的。不过在内地的少,大多数是在奥门,有的事在拉斯维加斯。或者干脆就是在公海的游轮上。这个只要不是在境内,咱们真管不着。不过之前确实有赌瘾大的,早两年的时候已经解约过两个了。大家算是和平的解除了关系。至于私生活这一块嘛,你还真是难为你爹了。这么说的,没问题的真是不多见了。女明星跟投资人的二三事,这算不算是行为不检点?比如江桥吧,在淮柔那边,身边的姑娘接着一个姑娘的换,这是江桥没结婚,换个结婚的,还不是一样,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怎么管?照你这么说,这女演员就都用不成了……换句话说吧,谁都有追求富足生活的权力。这里面很多人……”他挑出一张来,“比如这位吧,一线大咖,可她却是某位的情妇,孩子都八岁了,养在香江。她没想着跟对方结婚,对方也没想着跟她结婚。而人家家里的原配是知道有这么个人存在的。算下来,两人保持这种关系也都十年了吧。在圈子里,这不是秘密。但人家三个你情我愿,你说咱们管的哪门子事?还有这两个……”他又挑出两分来,“这是一对明星夫妻,貌合神离很多年了,各自也在外面有各自的情人,这个也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也没人提离婚,他们对外一直都是模范夫妻。你说,怎么管?都解约了?”人家愿意这么生活,其他人有什么办法?“闺女啊,在这一行,怕给人家黑,自己就得先把这些情况给摸清楚了。这每个艺人,我都有这么一份档案。在用人的时候,我也是一次次的评估风险。你的话有道理,可是这不可操之过急了。你看这样行不行,你拍片子的时候,秉承着你的原则。尽量的吸收新人,我呢,把公司这些底子干净的人,尽量往你手里过度。对这么底子不怎么干净的,咱们先秉持着不用、不理、不炒的‘三不’原则,将这些人冷一冷。冷了之后,只怕其中不少人就会直接提出解约。那到时候顺势而为,解约就解约了。大家和和气气的分开。要不然真就得罪一大片了。”

    “你的意思是,将公司看好的剧本还有其他的资源,全都朝我这边倾斜。”林雨桐有点明白林博的意思了。

    “对!”林博低声道,“公司的各个部门,都能借用。这个想来有人会有意见,但不会往其他方面想,我就是要扶持自己的闺女,这个谁说也没用。那你有你的原则,比如说想培养自己的班底,更喜欢新人之类的。这些旧人,觉得不公正了,自然就不满了。不满了,就正好了。”

    这个办法听起来是挺靠谱的。但是,“您不怕这么一来,亏的多了。”

    林博呵呵一笑,“肯定是赚的少了……”可谁叫你是我闺女呢。“再一个,你说的有道理,这么乱下去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实在闹的不像样了,上面还是会出面管的。跟谁较劲,也别跟主管部门较劲。像是现在动辄数千万乃至一亿的片酬,呵呵……说实话,还真是负担不起呢。钱都给了演员了,片子的质量却直线下降。其实最后赚的,还未必有你那个小制作的电视剧赚的多。”昨天他抽空去了一趟淮柔,这个成本不大,没有明星阵容的电视剧,从现在的拍摄质量来看,即便不会大红大紫,也不会少赚的。从演员到导演再到编剧,片酬都不高。而自家这闺女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是以底酬加分成的方式跟演员导演和编剧签约的。如此更是控制了成本支出。

    与其维持个面子好看,还真不如实实在在的干点事情,口碑的建立是有一个过程的。这个急不来,有坚持也未必就是坏事。

    “爸就你一个闺女,你想干的事情,爸总是支持的。”林博很无所谓的样子,“再说了,以后这都是你的,赔了赚了都无所谓。实在赔光了,咱们回家去叫你妈养着咱们。没事!”

    想的还真的挺开的。

    林雨桐将桌上的资料合起来递过去,“放心,赔不了。”还从来没干过赔本的买卖。

    父女俩又商量了一遍,这才起身回家。

    林雨桐正常上课,但韩新却没闲着,几个瘾君子交给他盯着,他总比朝阳群众的眼睛亮一些的。果然没两周,他就打电话,“找到证据了,也拍下来了。”

    “收好。”林雨桐低声道,“千万别大意。”要是叫类似修电脑的或是小偷这样的人把这些秘密爆出去,就完蛋了。

    这边才挂了电话,董双双来电话了,“能不能见一面,有点事跟你聊聊。”

    都已经是晚上了,林雨桐正在宿舍。

    “现在吗?”她问道。

    “是急事。”董双双又说了一句。

    “那你过来吧。”林雨桐直接起身,“我在校门口等你。”临出门的时候又跟文娟交代了一声,“我晚上不一定回来。”

    “你小心点。”文娟叮咛了一声,“大晚上的……”

    是啊!大晚上的什么事这么着急。

    “王可儿是你们公司的艺人吧?”董双双一下车见四下无人靠近,就压低声音问了这么一句。不等林雨桐回答,她又道,“跟董东搅和在一起了,你说怎么办?”

    王可儿跟董东?可王可儿上次见的时候不是跟孙胜这样那样吗?这才几天?

    “董东怎么去了恒店了?”林雨桐问了一句,“淮柔那边的戏拍完了?”

    “见我在恒店,他能坐的住?被他那个妈撺掇着跟剧组去了。”董双双有些烦躁,“看董东的意思,是想为王可儿支付违约金。当然了,我找你,只是想告诉你,我根本没有挖你们墙角的意思。这只是董东的一厢情愿。”

    可是之前不是还听说董东在淮柔跟黄依然打的火热吗?转脸就跟王可儿爱的死去活来了?

    好吧!感情丰富。

    但这不是林雨桐关注的重点。重点是董东这个挖墙脚的举动,说不定还真能帮自己一把呢。

    心里有了这样的思量,林雨桐就往路边的椅子上一坐,“挖就挖呗。我爸手底下的人我用着不是很顺手。”

    董双双有些发蒙,这是几个意思?这么早就想蚕食她爸在公司的势力了。抢班□□也没这么快的。真是被她爸惯坏了。不过随即一想,这对自己而言,未必不是一次机会。成名的艺人比费心培养起来的艺人比,可就省心多了。除了解约的成本之外,不需要任何的包装费用,就能获得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两人点到为止,谁都没有往深了说。

    商场如战场,不是你吞了我,就是我吞了你。董东之前还跟海纳合作,但转脸见有利可图的时候还不是一样挖墙脚。董双双气愤难当的过来,这情绪又有几分是真的呢?未尝没有试探的意思。若是海纳不容许,那么这事就此作罢。若是没有想象中的怒火,争取一下也未尝不可。

    等跟董双双分开,林雨桐直接回了小区去住,这才打电话给林博,“王可儿的事是怎么回事?”这件事的时机简直太巧了。

    “王可儿的经纪人是自己人。”林博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这姑娘这两年有点膨胀,她的经纪人做的也很艰难。尤其是背后那些事,一旦爆出来就算了完了。他想继续留在海纳,我觉得还行。这件事他做的很利落……”

    巧妙的安排王可儿和董东见面并且能单独相处,彩凤的太子爷这个身份还是鲜亮的,王可儿适时地抓住了机会。

    “难怪呢?”林雨桐心里就有数了,“我给董双双下了点饵料,咬不咬钩得这个还说不好。”

    “没关系。”林博似乎一点也不在意这个,“成不成在天意。接来下我有安排,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别吱声。静静的看着就行。”

    林雨桐挂了电话,躺在床上还有些恍惚,这样的林博还真有些陌生。也是!虽说公司架构是林渊帮着搭起来的,但是这么些年经营成这样的规模,就知道林博也不是什么善茬。

    没过两天,漫天的都是海纳扶持新人,对旧人不公的新闻。林博和林雨桐有默契,父女俩就此事三缄其口。

    紧跟着王可儿,孙胜,宋亚楠相继跟海纳解约。然后极为高调的签约彩凤。

    有人说林博纵容孩子,有的说林雨桐还是未成年人,这么做根本就是胡闹。总之沸沸扬扬就没有消停的时候。就是在学校,林雨桐也能感觉到被人指指点点。更有些粉丝说各种难听的话。

    等天气慢慢热了,《重案重启》到了尾声的时候,这件事彻底达到了一个□□。

    林雨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怎么样了?”

    孟助理看了老板一眼,然后才对林雨桐道:“一二线艺人有一半参与了进来,联合向公司施压。两个月没有让他们接活,而关助理那边每天都有新人培训,他们受不住了。”

    “人员查了吗?”林雨桐将名单接过来,“这里面有多少是有问题的,有多少是没有问题的。”

    孟助理苦笑,“多少都有些黑历史的。”

    林博呵呵一笑,“通知法务部,按照合约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孟助理对于林博的做法真的不是很理解,但还是转身出去了。

    “您真的想好了?”林雨桐又问了一声。

    林博哈哈一笑,“闺女啊!支持你是一方面,但是另一方面,也是我确实想改变。想换一种经营模式看看。以前都是执着于签约这些艺人,然后运作他们。但是如果咱们换一个思路,不直接运作艺人,而是直接运作电影电视剧,甚至于娱乐性的节目呢!如此一来,艺人是由着咱们挑拣的,作为临时的合作伙伴。不合适,咱们就不用。与其打造艺人,倒不如打造品牌。再就是,如今一些公司,想留住艺人,就得拿出公司的股份来。对别的公司来说,这是必由之路,但对于咱么来说,完全不用,我更愿意有自主的权力。因为很多艺人的签约年限很长,这个想法我一直有,但是呢,一直又腾不开手来做它。现在不一样了,你提出的这个想法,确实不错。有了这两个动机,暂时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这倒也是一个思路。

    “所以呢,愿意留下的就留下,不愿意留下的,想走也可以走。”林博笑了一下,“有你这么一个立场坚定政治觉悟过关的小老板把关,出问题的风险可就小多了。再加上如今外面的经纪公司很多了,还包括一些由艺人自己办的工作室,都做的是签约艺人的运作。竞争越来越激烈,手段自然是越来越下作了。及时抽身,也未尝不好。毕竟,节目的走向咱们说了算,可艺人有时候却不好操控。”

    这个感觉不靠谱的爹可比看起来靠谱多了。原来还藏着这样的目的和后手呢。

    “这事了了之后,有什么新计划吗?”林雨桐转移了话题。

    林博就将几份策划书递过去,“你看看,这是我挑选出来的。”

    林雨桐将这些都摆在桌面上,随便翻了几个,有美食旅游类的、有明星亲子类的,还有野外生存类的,“还别说,真有搞头。要是有咱们自己的网络平台就更好了。”

    林博眼睛一亮,这可真想到一起去了。他伸手又递了一份合同过去,“你瞧瞧。”

    是一份并购合同,海纳并购了一家还不错的娱乐网站。看来他谋划转型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之前想着转型,可是时机不成熟。想要拓展业务,却又怕顾此失彼。如今,你看多少人家的电视都成了摆设了。”林博点了点并购合同,“固有的运作模式,弊端是越来越大了。那些利益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加注在明星一个人身上,太可怕了。”黑的能变白,全都是利益使然。

    董成被林博请过去的时候,根本就摸不准这家伙的脉,等见到递过来的名单,他都傻眼了,“你真的打算放手?”

    林博没瞒着他,“以后算不上是对手了。咱们合作的机会可能会更多。”做节目还是少不了艺人,跟董成还是要合作的。大家以后不在一个碗里抢饭吃,何不卖一个人情呢。

    董成却直接问了一声,“还缺股东吗?”他确实有些心热,但是彩凤跟海纳不一样,林博一拍桌子就能做主的事,彩凤那边却不行,没有董事会的最后决议,是做不成的。所以,很想在林博这里分一杯羹。

    “我是吃惯了独食的。”林博笑了一声,“再说了,这次给你的这些人,马上就能创造利润,你还是赚大了。”

    等考完试,林雨桐高调的跟着林博,参加了三方的签约仪式。海纳跟旗下的想离开的艺人解约,彩凤跟有意向跟他们合作的艺人签约。两家倒了一个手,完成了一个过渡。

    外人是看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的,苗苗就问林雨桐,“是被彩凤算计了?”

    “是常规的转型。”林雨桐笑了笑,“人员精简,风险转嫁,这里的事多了,你未必听的明白。”

    苗苗眨巴着眼睛,她确实是没听明白。但紧跟着的一件事,她一下子就明白这里面的意思了。

    在彩凤斥资三个亿打造的电影《流火》正要在暑期档上映的时候,突然爆出,《流火》男一号跟彩凤新签约的艺人宋亚楠爆出婚外恋。紧跟着,宋亚楠王可儿孙胜的关系被挖掘了出来,甚至连董东和刚刚结束《重案重启》就签约彩凤的黄依然也牵扯了进来。这位男一号是可以跟陈程李遂并列的影帝,一个影帝爆出婚外恋,而且跟他出轨的艺人宋亚楠更是私生活糜烂,舆论顿时骂声一片。

    而就在此时,一家才成立没几年的衡山影视的大片子上映了。

    海纳两部小成本的青春喜剧搭着这个顺风车顺利上档暑期。票房没拔尖,但势头却相当不错。而彩凤的《流火》却被卡主了,迟迟没有上映。

    “三个亿啊。”没回去过暑假赖在京市的苗苗汗毛都竖起来了,“那这片子怎么办?最后能收回成本吗?”

    “收不回来了。”林雨桐叹了一声,“一个影帝什么价值,还有刚掏了违约金新签约回去的那些艺人这次基本是全都废了。哪里是三个亿能衡量的。”

    苗苗看向林雨桐,“这里面是不是有事?”

    “什么事?”林雨桐装作听不懂,“能有什么事?”

    “可这些人以前都是海纳的?”苗苗提醒道,“出了事人家也会往海纳挖的。”

    “第一,赔钱的不是海纳。第二,正是因为发现他们品行有问题,所以他们闹着解约的时候,海纳没有说什么话直接履约了。”林雨桐双手一摊,“是彩凤接纳了他们,与海纳无关。”

    苗苗这才反应过来,对的!之前海纳被骂对旧人不公,有无端雪藏旧人的嫌疑。原来等的就是现在啊。

    圆饼是海纳幕后团队的核心,网络舆论引导,全都是他在操作。在刻意的引导下,海纳成了即便抛弃利益也要坚持底线的典范。

    董双双之前制作的青春偶像电视剧,因为董东的□□,根本就没有卖出去。连一些三线的小电视台也不买账。最后只能投放在网络上试试水。林雨桐投进去的一百万也算是打了水漂了。

    林博的心情很好,还问林雨桐要不要出去旅游,“爸叫人带你去。”

    林雨桐一点也不想跑,还有很多事要忙呢,“重案到了最后剪辑的部分了,我得守着。”

    朱珠从厨房端了西瓜出来,“你们爷俩这段时间可是够忙的……”她挤在林博身边,“说实话,你们对彩凤是怎么打算的?”

    这你会看不出来?

    林雨桐笑了笑就端了一份上楼了,“午睡去。”其实是跟四爷通话去了,“还不回来吗?在工地上泡了多久了?”

    “关键是实验室的建设。这个是不能马虎的。”四爷说了一句,“大晌午我一般不出去,别记挂。”

    “我放假了,要不然去找你?”林雨桐试着问了一句。

    “也别找我了。忙你的吧。”四爷笑了笑,“我抽空回去看你去。你们那事,还是得抓紧办。趁着彩凤没恢复元气的时候出手……”

    林雨桐嘿嘿就笑:“什么事也瞒不住你的眼睛。”

    损失了三亿,有不少小股东对彩凤还真是有些失望,就这一段时间,林博已经收购了百分一点五左右的股份了。再加上原来林雨桐就持有的百分之三,还有范颖和安宁闹出事的时候收购的百分之零点六,加起来都已经超过百分之五了。如今只是零零散散的小散户,但迟早得从彩凤身上咬下一口来。指那些签约过去的问题艺人,隔三差五的出点丑闻,这么软刀子在身上割肉,无声无息的就把事情给办了。

    两人跟牛郎织女一样,偷偷摸摸的在城外的一处农家乐见面玩了两天。当然了,还带着苗苗和文娟这两个挡箭牌,林博才放行的。

    等回去的时候,重案重启已经剪辑完成。花了两天时间,将成品看完了。

    张文扭脸问林雨桐,“觉得怎么样?”

    感觉真不错,至少没觉得无聊,跟着看完了。而且是不知不觉得,两天就过完了,“不错。张导出手,非同凡响。”

    张文对于演员是赞了又赞,同时又对于黄依然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演技不错,看着也乖巧,可一进这圈子,变的也太快了。”

    这早不在林雨桐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在这里她就是个小角色,而且这次的丑闻牵扯到董东才牵扯出她的,论起来她本身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

    林博插手了过审的事,程序走的很快,周一送审,周五就过了。

    海纳的渠道相当成熟,运作团队都是现成的,这部片子最后以单集一百八十万的价格卖出了首轮播出劝。可制作的成本一集不到五十万。最高的演员片酬也就一集二千块,这不是赚了,这是赚大了。四十集的电视剧呢,加起来得多少钱。另外还有第二轮的授权,网络独播权。这些加加减减下来,一部片子就赚疯了。

    “好片子赚钱就是这么容易,但是有些大投资一旦不被观众认可,那么赔起来就那也很可怕。”林博心有余悸的道,“之前海纳也拍过赔钱的片子,历史题材的,光是女一号的服装,就花了两千万,可是结果呢,阵容倒是豪华了,画面也是唯美了,但观众就是没人看。豆瓣打分还不及格。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了,这片子好不好,还得看故事和演技。抓住这两条,就是拍摄的手法稍微生疏点,这都不是主要的。说到底,它还是个故事的载体,仅此而已。演员要是演不出精髓,好故事也得毁了。这也就是我一直不敢购买ip 的原因。网络小说好不好,能被大众认可,那自然是好的,但是拍不出来,咱们还是别招骂了。你就按照你的路子,稳扎稳打的走吧。一年出一部好片子,就足够了。”

    林雨桐忙不迭的点头,这部电视剧税后能赚个五六千万还是能的。最要紧的还是压制住了成本,要是换成一二线的明星,光是片酬就得多支付四五千万去,最后即便能赚,也非常有限。可这部剧的这些演员,赚的少了吗?半年的时候,主演的收入除了底薪还有分红,再加上最后的红包,税后能拿到八十万。这个收入,比大部分人都高了很多了。

    “我这边聘请的几个退休的老教授,一年也就要求三十万。”四爷在电话里这么说。

    三十万?

    四爷随后就补充道:“这是不想来,想开出高薪吓走我开出的价钱。在他们看来,三十万已经算是不容易让人接受的高价了。”

    也是!现在退休的高级教授,一个月退休金能领到手里的,上万的都少。

    “不光要应下来,其他的福利也得跟上。”林雨桐心里有些感触,“什么级别的贡献给什么样的福利,车子房子都不是问题。他们值得这个价钱。等孩子们的理想都成了当明星而不是科学家,这就成了社会的悲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已修改,重复的删除了,后面的补上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奇爸怪妈(30))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