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奇爸怪妈(35)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奇爸怪妈(35)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5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奇爸怪妈(35))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35)

    朱广斌被赶出去了, 没有给他任何辩解的机会。

    苗苗给林雨桐看的不自在, 歪在沙发上一副毫不在意的架势的道:“不就是嘴唇碰了嘴唇一下吗?又不是舌吻。”说着, 见林雨桐还不说话,她不由的咳嗽两声, “真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她指着电脑屏幕上还没有播放完的电影,“就是这个女主角叫什么我也记不住。哎呦, 这小姑娘的心眼可是不少。拍吻戏的时候那男生往前一凑她就躲, 再不就是笑。口口声声我不会啊我不会。折腾了一上午,最后大家都看出来了,人家小姑娘哪里是不会接吻,只是人不对……朱广斌好歹是个富二代吧,跟你们家的关系早被人翻出来了。在他们学校那都不是秘密。人家小姑娘就是想叫朱广斌给那男生当替身。大家看出来了, 也都跟着撺掇。玩玩嘛,有什么大不了。我以为朱广斌也看出这些人还有那小姑娘的险恶用心了, 所以才找了我这么一个熟人下手的。没想到啊,呵呵……”

    你要不愿意,谁能强迫你?

    林雨桐跟着呵呵了两声, 就起身要走,“真要走了,家里定的时间马上就到了。”你们的事我才懒得管呢。

    苗苗生无可恋的摆摆手:“真没别的,我还真解释不清楚了,那就这样吧。”

    从负一层上去,一出电梯吓了林雨桐一跳,朱广斌在外面猫着呢, “怎么还没走?”

    “下雨了,不想回去了。”他站起来,“在你那边凑活一宿吧。”

    “我爸在家呢。”林雨桐走在前面,“不用特意的等我过去给你开门的。”

    朱广斌干笑两声,朝楼下指了指,“我真不知道?”

    “人家就是谈过恋爱,凭什么就非得跟你亲一下?”林雨桐翻了个白眼,推开门直接出去了,雨还不小呢。她缩了缩肩膀,正要走,就听对面传来林博的声音,“等着别动,爸接你过来。”

    林雨桐抬头,就见昏暗的灯光下,林博举着伞从对面的单元下面出来,朝这边走了过来。斜风细雨密密集集的,黑色的打伞撑起来,自成一方天地。

    “就这两步路。”林雨桐赶紧钻到伞底下,抱着林博的胳膊,“淋不着的。”

    “淋着了就该感冒了。”林博用伞护住闺女,这才发现一边的朱广斌一样,只上下打量了一眼,“跟着吧。小伙子也不怕淋。”

    朱广斌呵呵两声:“……”我爸可不是这么对你们家孩子的,轮到我这里了,姑父你是不是有点不怎么厚道呢。

    到家的时候朱珠已经在家了,这才有功夫搭理侄子,“你们学校挺远的,怎么就过来了我看你明天得五点起床吧。”

    我有作品了,所以请了假不用去上学的。

    但这话不能说的,要不然家里不能答应。网剧这东西,说实在的很多人都不是很看好。他胡乱的应了一声,洗洗去书房睡了。

    林雨桐从卫生间出来被朱珠给塞了一碗虾饺,“吃了再睡,最近可是瘦了。”她的眼睛毒的很,身上的三围尺寸打眼一看就知道。这衣服是不是比之前穿到身上松快了,马上就能知道。

    “我长高了点吧。”林雨桐靠着门边站了,“以前够不到那个红色的花纹,现在都超过一点了。”身高估摸着在一米七三左右。

    没什么比孩子长高更叫人欢喜的了。

    说到这里,林雨桐突然想起来了,这选角的时候,身高也很要紧。她端着碗进房间,跟陈导通话去了,“……不能太高,一米六八这个身高相对来说比较合适了。拍摄的时候都是一水的平地布鞋,不会有什么内增高……别以为裙子长就能遮住脚……”

    “你这么拿尺子量,有几个人能刚好合格的?”陈导觉得这孩子就是爱多操心,“放心吧,拍摄的时候我想办法,不会叫画面难看的。这不是你该考虑的问题。你知道把钱准备充足,剩下的就不用你管了。”

    林雨桐看着电话半天,想想好像确实有点管的太宽了。人家再怎么说也是名导嘛。这点东西还要自己去提醒?

    得空的时候,林雨桐将栖凰准备的服装都拍成照片,然后发给姚老,叫他看看,有什么地方不合适。老人家直接回复:“找几个你们的演员,把全套的东西都披挂上,然后我再看。”

    所以,林雨桐几乎每天晚上都得往出跑,加班加点的把这些给弄出来。

    等年底的时候,林博朱珠都忙着整理公司一年的业绩,林雨桐趁着元旦,才能跟四爷出去。两人这次直接到了四爷准备的场馆。看得出来,加班加点的结果就是这边已经初具规模,“过完年一装修,马上就能投入使用。”

    建造面积比林雨桐想想的要大的多,“占地得有四五十亩吧。”

    “五十六亩。”四爷带着林雨桐粗略的看了一遍,“但这一块很可能将是整个区域营业额最多的地方。”说着,拉着林雨桐就走,“再带你去看个地方。”

    坐在车上,林雨桐看着窗外,都有点懵了,“你这是?”

    外面从山庄延续到附近的小镇,像是要建造植物景观长廊,“这得多长啊?”

    “全长三公里。”四爷指了指外面,“这个长廊四季瓜果不断,两边会设置一个刷卡的关卡,在一端买了卡,刷卡进去,在规定的时间里在里面游玩采摘完全不受限制。也有共享单车可以使用。不想走路的人骑车也行。”

    从这个长廊穿过去,那一头是一个镇子,也正在如火如荼的兴建什么。

    “江河将这一片都买下来了。跟当地的镇政府联合开发一条美食街,对了,这事你大概不知道,朱家也参与了,一个美食城一个糕点城都是他们家的。”四爷指着两边,“这条街大概两公里左右,再过去,就是一个不大的湖,景观不错,归当地政府开发成休闲娱乐区,整个连贯在一起,你想想这价值。”四爷这么一圈,这一片真是了不得了。

    林雨桐心里沉甸甸的,这要是拍不好,这得搭上多少钱进去。

    “怕什么?”四爷拍了林雨桐一下,“别人的面包能卖的世界上几乎没有人没吃过它,可咱们这么多好吃的,出了国门,人家听过的,吃过的又有多少?是不好吃?还是没有推广出去?国外很多中餐馆,可中餐馆的定位属于低廉的一类。高档餐厅里,哪里有中餐的身影?人家卖出来的是文化是环境,咱们为什么就不行呢?”

    是啊!为什么就不行呢?

    打从这天起,林雨桐不光将姚老剧本上有的美食列出来,还把没有涉及到的,也一一都列出单子来。中午放学也不在食堂吃了,直接回家。食材是叫小福提前买好的,然后一样一样的试着先做一遍。做好了就叫司机给林家众人连同姚老张导这些人都送一份过去,四爷压实在,也给四爷一份,要不是不在,剩下的她带着宿舍的三个人一起吃。

    一天三顿带宵夜,顿顿不带重样的。放了寒假,苗苗几个都不想走了,嘴都养叼了。朱珠天天晚上在家里锻炼,瑜伽垫子铺在客厅里,把身体弯曲成意想不到的弧度。林雨桐端了豆腐皮包子出来,“妈,吃吗?”

    朱珠动了动鼻子:“吃!”虽然衣服得穿大了两号的,但是就是管不住嘴。她不管自己要吃,还坏心眼的撺掇林博:“你去给大哥大嫂送去,又不远,五分钟就到了,肯定还热乎着呢。”

    林博一手拿筷子,一手拿着手机给韩新打电话,他就住在小区里隔壁的楼上,租住的房子,叫他去跑一趟。

    林渊看着一食盒的吃的,又看了看明显有发福迹象的丁醇,“咱们把结婚证领了吧,年底把婚宴一办。”

    “不是说开春吗?”丁醇又夹了一个包子,“你说着丫头的手怎么这么巧,就冲这味道,这电视剧要是不火都没天理了。”

    林渊用手拿了一个直接开吃,“提前办吧。你这脸现在不黑了,可体重却上来了。再叫桐桐这么喂下去,到开春的时候还能看吗?定做的婚纱该穿不下了吧。”

    丁醇抓着筷子的手一顿,想想确实是……“要不咱们办中式婚礼。”怪喜庆的,而且婚服没有婚纱那么挑人,胖一点反倒比瘦一些的看着好,显得又福气。

    林博哑然,看着她又没有丝毫心理障碍的夹了包子吃,“你这是亏待谁都不亏待你自己的嘴是吧?”

    那是!十年把人都养馋了。

    不过婚礼到底按照西式礼仪举办的,就在腊月二十八。

    有钱没钱,娶个媳妇好过年。

    只要有钱,这婚礼办起来很容易。自家的酒店,一切都给自家老板的婚礼让路。

    苏媛女士很高兴,高兴的结果就是把林雨桐打扮成了福娃娃,头上还梳了双丫髻缠着红丝带挂着金铃铛。不说年龄了吧,过了年可就十八岁了。就说着不穿鞋都一米七三的身高,随便穿个平底鞋都要一米七五了,这样的身高打扮成福娃娃,怎么看怎么像是个傻大妞。

    不是林雨桐的脸皮薄,实在是太羞耻了有木有。这林渊的婚礼,得来多少政商两届的名流?然后自己就这形象出去露一脸?老太太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挺好的。”老爷子肯定的点点头。

    朱珠将头扭到一边不说话,估计是憋笑去了。林博倒是想插话,被苏媛女士一个眼神给瞪跑了。

    苏媛爱惜的摸着林雨桐身上的衣服,“我跟你说,这不管是料子还是做工,都是顶尖的。你看这金丝银线,上面攒着的珍珠宝石,多漂亮。”

    这衣服我真不怎么稀罕,穿过比这精致的多了。

    但这话不能说,一看这尺寸,就是老太太专门给自己定做的。估计也不是为了林渊的婚礼,而是为了过年定做的。小孙女给送了一冬的饭,二老心里高兴,想补偿孩子而已。

    婚礼的时候,不少媒体在酒店外面围着,想拍一拍这豪门盛宴。

    林雨桐的照片在婚礼还没开始就被发到了网上。不过大家的注意力诡异的偏了,都在打赌林雨桐身上的衣服到底用了几斤黄金宝石。

    丁醇好些年不跟以前的朋友联系了,如今取得联系的,也差不多都结婚了。所以压根就没要伴娘,两人手拉手进了礼堂。林雨桐坐在前面,顺便扭头瞟了一眼坐在另一边客席上的四爷。

    四爷的一边坐着江天金河金沙,另一边坐着江桥,而江桥的边上,坐着周潇。

    江桥也不看新人,只一个劲的往周潇的脸上看,看的周潇差点当场就变脸。

    她现在心情并不是很美妙,暗恋那么久的新上人结婚了,但是新娘不是她。可还得端着笑脸祝福人家,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了。

    江桥真不知道这人是谁,谁叫周潇主持的节目之前全都是老年人才看的节目嘛。虽说跟娱乐圈沾边,但是从来没有什么名气。站在大街上,十个人有九个都认不出来,唯一一个回头看的必定是因为她长的还算是过的去。所以江桥这种生物,他就是莫名的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点眼熟,不过也没多想,在他眼里,只要是美人都眼熟。

    婚礼举办的很顺当,虽然大家都不知道林家这个大儿媳妇是什么出身,但林渊也不需要靠女人来锦上添花。仪式没有那么多花哨,很温馨很实在。

    朱珠看着一对新人交换戒指,承诺不管生老病死贫穷疾病都不离不弃,眼圈还是不由的红了。坐在边上的林博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想起之前闺女提示的‘婚礼’。那天晚上之后他把那事直接给忘了,后来两人的注意力都在孩子身上,再没有提起过。原来她是这个意思啊。

    他悄悄的用胳膊捅了捅朱珠,“那什么?羡慕了?”

    朱珠斜了他一眼,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婚礼是虔诚的。在你没有做好准备的时候我羡慕有什么用呢?”

    哎呦我的妈嗳!这是误会大了吧。

    林博后背都出汗了,“那什么……你要什么你就直接说,千万别叫我猜。我真不知道你还在乎这个。再说了,闺女都那么大了,我不是怕你尴尬吗?所以一时没想到。要不开春,等开春了,咱们补办一个。”他哭的心都有了,闺女过完年都十八了,孩儿妈要闹着办婚礼,这不是笑话吗?“咱们不在京市办,我跟朋友借一个岛,咱们去岛上办去。”至少媒体不会知道,也不怕人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

    朱珠认真的看了林博一眼,见他真不是敷衍,这才笑了笑,“婚礼嘛,态度是得虔诚,但那也不过是个仪式罢了。开春桐桐得忙成什么样,咱们还是等等吧,等着孩子忙完了再说。”

    酒宴从来都是婚礼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婚礼仪式的时候,林雨桐还能坐下看,等宴席看是了,林雨桐作为主家,是要去挨桌答谢客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林家的人有少,就是分散着答谢客人,也都有好些顾不上。

    林雨桐主要负责答谢自家几个公司的管理层和员工。去海纳得带着孟助理,去万海得带着林渊的秘书,去栖凰带着高涵。这些人自然是不会叫林雨桐喝酒的,但是光是饮料意思一下,才转了一个大厅,膀胱就受不了了。在高涵带着笑意的目光下,冲进卫生间,好容易把自己的问题解决了,就听外面有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这么多客人有人来上洗手间也不奇怪。她才要按水箱,就听到外面有个男声道:“真是巧啊?”

    难道我进错厕所了?

    不会吧!她顿时冒出冷汗,这要是叫人撞见可真是丢人了。而且,这个声音耳熟,是江桥的声音。叫熟人碰见就更丢人了。本想捂住脸出去,可自己这一身打扮实在是太招眼了,绝对找不出第二个来。要是换了衣服再出去,叫高涵撞见了怎么解释,衣服是哪里来的?

    正想着这事该怎么了了,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你怎么跟进来了,出去!这是什么地方没看见吗?流氓!”

    这么说不是我走错了。是江桥追女人追到洗手间了。

    而且这女人的声音林雨桐也认识,是周潇。

    正想着出去给周潇解围呢,就听见江桥道:“什么地方,洗手的地方,我不能来吗?”

    林雨桐恍然,有些卫生间是这样的。洗手池是男女共用的,然后一左一右是男女卫生间,这么说来,人家是没有走错地方。

    江桥拧开水龙头,看了对面的女人一眼,“我刚才说的是实话,不是刻意跟你套近乎。我真的觉得你挺眼熟的。真的!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刚才也不是故意把红酒洒在你身上的,是你突然起来……”

    周潇愤愤的合上化妆盒,用帕子擦了擦裙子上的污渍,恨不能把这二货的脑袋直接摁进洗手池里去,叫他看看清醒清醒。好叫他睁开一双狗眼看看,老娘到底是谁。还说觉得眼熟,我谢谢你的眼熟。

    江桥见人家的神色还是不好,倒是态度更谦和了一些,能坐在江家边上的,出身一定不差,他是真没想得罪人,而且也是真的想认识人家,这女儿年纪不轻了,可就是看着就叫人觉得心里痒痒,“你看,不管我怎么解释,都显示不出我的诚意来。这么着你看行不行,我把电话留给你……”说着,他就在兜里摸了摸,才又遗憾的道:“你看,我也没带名片,要不还是你把电话给我吧,我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

    周潇再懒得跟这二货说话,整理好了扭身就走。刚出门就跟圆饼走了个对面,两人都愣住了。江桥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见看着两人四目相对的样子。顿时心里不是滋味,不会是泡妞泡到哥们的女人身上了吧,“你们……认识?”

    两人同时朝江桥看过来,那眼神看的江桥莫名其妙。

    “难道你不认识了?”圆饼奇怪的看向江桥。

    周潇更直接,直接骂了一句:“蠢货!”

    哎呦!小脾气挺大啊,这性格,我喜欢!

    看着周潇曼妙的背影远去,江桥才回过神来,一把搂住圆饼的脖子,“说!在哪认识的?怎认识的?老实交代!这妞儿你要是不追,就归我了。”

    “你要追她?”圆饼朝周潇离开的方向指了指,用‘你有病’的眼神看江桥,“认真的?”

    “这话多新鲜呐。”江桥放开圆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还不忘了用两根手指夹着西装礼服的领子拎了拎,“怎么?我这样的不行?”

    “模样倒是有了。”圆饼上下打量江桥,“就是吧……脑子不怎么好使。”他桀桀怪笑两声,“追女人追到初恋身上,你多本事啊!好马不吃回头草,你这都跑出一个光年的距离了,居然想起对回头草有兴趣了,你不是有病是什么。”

    这话的信息量略大,江桥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追女人追到初恋的身上,自己追的女人是刚才的女人,初恋是同桌小四眼。于是刚才那个女人就等于小四眼?

    是这个意思吧?

    这一定是本年度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没有之一。

    圆饼圆润的滚去上厕所了,听了个现场直播的林雨桐施施然的出来然后慢悠悠的洗手,最后也十分耀眼的从江桥身边飘过去了。江桥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儿这个人好似丢大了。

    就连林雨桐都忍不住八卦的给四爷发了个短信,将江桥的二货事说了一边。见了初恋认不出来,然后当成个陌生女人又要追人家,这种小概率事件,林雨桐几辈子都没见过。

    后来江桥又没有追着周潇再说什么,林雨桐就不知道了。这个婚礼叫林家修整了两天,实在是累的狠了。年夜饭都是就厨子到家里来做的,“就是没有咱家桐桐做的好吃。”丁醇说着,就塞给林雨桐一个红包,“知道你赚的多,大伯母给的你也别嫌弃好。”

    “过了年我就十八了,不能再要红包了。”林雨桐推辞,“大人了。”

    “哪里就是大人了。”苏媛女士十分干脆,“咱家大人实在多了,你还是当孩子吧。”

    但第二天大年初一刚吃过早饭,就有人上门证明林雨桐不是一个孩子了。

    因为四爷来了,光明正大的登门拜访了。

    “我想跟桐桐交往,希望几位长辈能允许。”不是私底下交男女朋友,是正式的上门要求交往。这很容易叫老两口有好感,现在这么讲究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苏媛看向林雨桐:“只要我家桐桐喜欢,你们可以试着交往。但切记,要守礼。”

    就是不能干的事情千万别急着干。

    四爷一口应下来了,他的样子很容易取信于人。

    林博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了,第一次站在苏媛面前大声反驳:“不行!我们桐桐还没成年,才十七岁零七个月。”

    满屋子的人被这较真劲给堵住了话头。

    “那我再等几个月。”四爷半点也没恼火,笑着就这么定下来了。然后起身告辞,那叫一个利索。

    林雨桐亲自把人送出去,两人手拉手站在门口,怎么看都像是被棒打的鸳鸯。

    因为四爷的到来,林博的看管更紧了。林渊和丁醇要去法国度蜜月,要带林雨桐一起去也被林博给拒绝了。想起某人曾经追到草原的行径,他不放心闺女跟着老大两口子出去。万一再跟去法国怎么办?必须严厉杜绝。

    中午的时候开颜打电话来找林雨桐玩,她从美国回来了,想找林雨桐说说话,结果也被林博镇压了,“大过年的就在家呆着。”

    林雨桐难得发脾气蹬蹬蹬的跑上楼一把把门关上了。

    老两口和朱珠就在一边看着林博折腾,看他能不能拧得过他闺女。林博可能也觉得过分了,讪讪的端着水果上楼了,敲门道:“桐桐,开门……”

    林雨桐也没真的生气,实在是这样草木皆兵被看管的滋味不太好受。回了房间闲着没别的事,干脆就直接打开电脑忙她去了,敲门声根本就没听见,她正带着耳机听音乐呢。而且听的都是老歌。

    于是江桥等了半天都没闺女开门,要走了的时候听见房间里传来闺女的歌声:“春季到来绿满窗……大姑娘窗下绣鸳鸯……忽然一阵无情棒……打得鸳鸯各一方……”

    江桥:“……”大姑娘,这么直白,你不害羞么?

    正月初二该回外家的,今年朱家为了参加林渊的婚礼,都提前来了京城,在京城过年,这就方便很多。一大早的一家人一起去了朱家在京市的房子。

    “以后见面就方便了。”舅妈很高兴,“你舅舅在这边跟江河合作的那个项目你知道吧?离京城近了,我说干脆就住过来吧。以后这边倒是比之春那边产业的比重更大些。再说了,那边是大本营,有我哥哥侄儿帮着看着呢,出不了差错。你们在这边呢,你表哥也在这边,看样子也不打算回去了。孩子小的时候都是跟着父母跑的,等到孩子大了,可不就轮到父母跟着孩子跑了。”

    林雨桐依偎在朱大力的身边,“那我给外公在那边……”说着,就看朱瑞,“就是新建的美食街边上的小湖边买块地皮,给外公在那边建个院子。到时候我爷爷奶奶也住过去,景色又好,又热闹繁华。”

    朱瑞十分看到那项目,“那舅舅就不跟你客气了。知道你现在是赚钱了。比舅舅的腰粗多了。不过那地方要买估计得从江河手里买,就看人家愿意不愿意了。”

    朱珠就咳嗽一声,似笑非笑的看林博,我看您怎么说。

    林雨桐看了一眼不自在的林博,笑道:“能买,不是大事。过几天就能敲定。”

    “也不是非要住那里的……”林博马上提出自己的意见,“要不我给爸在城郊买个别墅去。”

    那老爷子当然不爱住了。卖了一辈子猪肉的人,就爱的就是热闹的市场。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就高兴。更何况那边还有朱家的产业,老爷子就爱看着,你那偏僻的城郊静谧是静谧了,可跟朱大力的气质不搭。

    “我就指着我孙女孝敬我呢。”老爷子笑眯眯的,虽是外孙女但跟孙女也没什么不一样,孙女赚钱了,孙子也赚钱了,闭上眼睛也不用为这些不省心的牵肠挂肚了,怎么想怎么舒心。毛脚女婿哪里及得上孙女呢,意义不一样嘛。

    林雨桐怕林博尴尬,只得赶紧转移话题,“怎么不见我表哥?赚钱了,也不说给我个红包,一个人躲哪去了?”

    说起这个舅妈就有劲了,凑到林雨桐跟前,“你跟舅妈说实话,你表哥是不是谈恋爱了?”

    朱瑞白了包美仪一眼,“你也是,老盯着孩子干什么?孩子大了,谁还没点自己的私事了?再说了谈恋爱怎么了,不知道谈恋爱,咱们才该着急呢。”

    “嗳!”朱珠马上接话,说着,还瞥了林博一眼,“可不就是这个话,孩子要是对异性没感觉,这才该着急了。”

    林博偷偷的瞪了朱珠一眼,低声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你可别来劲啊。”

    包美仪轻哼一声:“我说孩子不该谈恋爱了吗?我是说着孩子谈恋爱,大人也不能什么都不管,叫人骗了怎么办?现在这小姑娘,心眼可不少。就像是康家的那个康来,可把他妈妈担心的了不得。孩子单纯,哪里知道外面的世道艰难?有些家境不少的小姑娘心眼就是多嘛。咱们也不是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毕竟早些年咱们家的人体自也就那样了,我相信大部分人家的小姑娘都是好的,但总有意外吧。被这样的小姑娘缠上,想想后怕。”说着,就看林雨桐,“桐桐,舅妈是这么要求你表哥的,也是这么要求你的。千万睁大眼睛看着,可别给人骗了。现在的小伙子也有那只会甜言蜜语骗人的。咱们桐桐年纪小,真不急的。以后有合适的,先得家里看好,同意了再交往,省的吃亏,听见没?”

    “嗳!”林博赞同的马上应和了一声,还扬眉吐气的看朱珠,“你好好听嫂子的,嫂子总比你在对孩子的事情上有见识。”

    这话叫包美仪很满意,这要是换别人朱珠早就怼过去了,可这人偏偏是包美仪,她只得笑着应了。

    包美仪扯了半天这才说到正题上:“打从回家,拿着手机就没离手。一会发过短信,一会拿起来看一看,也不知道是等谁的电话和消息呢?这不是谈恋爱是什么?”她问林雨桐,“你跟你表哥常在一块,是不是有什么情况?”

    难道是苗苗?

    这是八字还没有一撇呢我能说吗?

    “那我去看看。”林雨桐起身直接去了楼上。

    敲了两声门,朱广斌的声音从里面懒懒的传来,“进来吧,门没锁……”

    林雨桐推了门进去,就见他歪在沙发上对着电视,也不知道真看还是假看?

    “怎么不在下面陪爷爷说话?”朱广斌说着,就指了指边上的懒人沙发,“自己坐去。”

    “你干嘛呢?”林雨桐将沙发上的杂志往茶几上一撇,“跟苗苗还联系着呢?”

    说起这个,朱广斌看向林雨桐的目光就幽怨起来了,“你说你那是什么同学?我跟她道歉,怎么说都不见搭理我一下。什么意思吗?当时我真是不知道……不过这亲了一下就负责……到底是谁吃亏还说不定呢。我都这么低声下气了,她倒是好,跟没那么一回事,不认识我这么一个人一样。”

    “那不是正好。”林雨桐跟他学,也往后面一靠,把脚搭在茶几上,还无聊的摇了摇。

    朱广斌将林雨桐的脚踢下去,“你怎么好的不学,坏的学的这么快呢。”然后才烦躁的挠头,“也是!不就是亲了一下吗?人家女生都没怎么着,我这么着有什么意思?”

    林雨桐轻笑一声,掏出手机直接给苗苗拨过去,“忙什么呢?”

    朱广斌马上坐直了,见林雨桐看过来,才若无其事的扭头做漫不经心状。

    林雨桐暗笑了一声,就听苗苗那边乱糟糟的,嘈杂的很,“没什么事,正无聊呢。你呢?干嘛呢?我说,你大伯的婚礼那天你穿的那是什么?到底衣服上挂了几斤黄金?”

    “别跟我提那个。”那简直就是黑历史,“今儿初二,我能在哪?当然在我舅舅家。”

    苗苗随即就‘哈’了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奇爸怪妈(35))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