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44.奇爸怪妈(4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44.奇爸怪妈(4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6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44.奇爸怪妈(4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40)

    小护士有些闪躲, “是!平少, 我是新来的。”

    “乌梅呢?”平遥放开手, 倒也不是很有兴趣的样子, 直接转身去床上躺着去了。

    小护士继续整理地上乱七八糟的残片, “乌梅姐病了, 找我来代班的。”

    “病了?”平遥扭脸, 冷笑了一声, “昨儿还好好的, 今儿怎么就病了。我看她是不想干了。”

    小护士抿着嘴不说话,只将收拾好的残渣往外面的垃圾桶里一倒,回来整理药箱就准备出去了。

    “等等!”平遥头枕在胳膊上, “我说了叫你走了吗?你以为这份钱就是那么好赚的。到我跟前来。”

    “乌梅姐说,换了药打了针就可以了。”小护士往后退了两步, “再说,我已经把屋子帮着收拾干净了。我……我……我也可以不要钱的。我就是来帮忙的。”

    平遥脸上就带了几分兴味, 继而面色一冷, “看来你知道的事情不少啊。”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小护士连连朝后退,“平少,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平遥似笑非笑的道:“我看你是什么都知道。说实话, 乌梅到底为什么没来?要是不老实说……你大概真的走不了了。我的私人护士, 是有贴身陪护这一条的。你既然代班, 自然就该代个彻底。”

    “不……不……我有那朋友……我们很快就结婚的。”小护士向后缩了缩, “平少, 乌梅姐已经走了,出国了。她说平少今儿也会出国,有可能要换药打针,也可能根本就不需要。她说,要是需要,就叫我应付一下,您的时间紧,不会为难我的。她给了我一千块钱,就叫我来这一回。我可以不要钱的,我把钱可以都还给您……”

    “看来我跟乌梅之间的事情,你知道的很清楚。”平遥眼里闪过一丝怒色,“她出国了,比我还先走一步?跟谁走的?说!”

    “我……我……”小护士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接她的人以前我见过,她叫他李少……”

    李少?

    平遥面色大变:“李聪?”

    小护士的眼里闪过一丝迷茫之色,继而摇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李聪这个名字我没听过。不过那么李少耳边边上长了一个青色的瘊子,还挺显眼的。听乌梅姐说,李少是以前去医院除瘊子的时候认识的,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平遥一下子就床上跃起来,“你是说乌梅跟李聪早就认识?”

    小护士好像又迷蒙了一瞬才道:“您是说李少,我不是很清楚。反正是乌梅姐在医院工作的时候就认识的。”

    可乌梅当了自己两年的私人护士,期间并没有在医院任职,也就是说,两人至少也是两年前认识的。

    “这个贱人!”平遥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老实说,她是昨儿走的,还是今儿走的?”

    小护士摇头,带着哭腔:“平少,这个我真的不知道了。”

    平遥认真的看了小护士一眼,实在看不住她有任何说谎的迹象。可李漫漫那个女人不是已经被控制了吗?作为她的儿子,李聪能这个时候扔下亲妈走吗?

    他马上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给我查,查一查李聪的出入境记录。”

    李漫漫是父亲的情人,确切的说,早年是父亲的情人,后来父亲反倒成了她的情人之一。而李聪,是李漫漫的儿子,根据李聪的年龄和父亲对李聪的态度,不难猜出,李聪就是父亲在外面的私生子。而这个私生子,竟然早就跟自己身边的禁|脔乌梅认识,要是只是认识还罢了,如今竟然还一起出国。这说明什么,说明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得多。

    可这两年,自己竟然跟傻子一样半点没有察觉。乌梅跟着自己不止一次的见过李聪,可从来没有表现出两人认识并相熟。她为什么要隐瞒?她出现在自己身边到底是阴谋还是巧合?再联想到她的身份,一个专职的护士,身体的问题基本都是交给她处理的。连跟医生沟通都是她在做。这个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呆了两年,要是想动手脚……一想到这一点,他浑身的血就跟凝固了一样。

    “会开车吗?”平遥看向缩在一边的小护士,“我问你会开车吗?”

    小护士点点头又摇摇头,“刚拿到驾照,还没自己开车上过路。”

    “走!”平遥拉着小护士就走,他现在谁也信不过。

    两人从房间出去,平遥的电话就落在床上,电话一闪一闪的,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电话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可惜没人接听。

    小护士坐在驾驶位上,手忙脚乱的一通忙活,车就跟疯了一样的对着墙冲了过去。

    平遥吓的魂飞魄散,忙帮着踩了刹车,险险的的,车在装上墙壁的之前停下了,他惊魂未定,一巴掌拍在小护士脸上,“你疯了!他妈的油门刹车都分不清楚。”

    小护士捂着脸呜呜的哭,半句话都不敢说。

    “下去!”平遥打开车门,粗暴的将小护士直接给推了出去,他现在急着去医院,他得知道李聪叫乌梅这娘们在自己身上到底干了什么。他现在谁也信不过,即便是老爷子也一样。护着那对贱人母子二十多年了!李聪这是为了家产想要自己的命吧。

    小护士看着跑车风驰电掣的从身边路过,这才抬起脸来,一手捂着脸,一手揉着膝盖,尽量的叫摄像头将自己的凄惨样子给如实的记录下来。到了监控死角,这才装作休息的样子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号码,接通以后也不等那边说话,只说了三个字:“上路了。”

    然后这才收起手机,继续朝电梯走去。到了酒店的公共卫生间,确认里面没人,才将手机里的卡取出来,然后扔进马桶冲下去,之后又掏出另一张卡放进去重新开机。这才走到洗手池处,对着镜子整理仪容。脸上被打出来的巴掌印,她也就那么留着。

    这才施施然的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周秘书……”她带着哭腔,听起来惶恐又可怜,“您还在酒店吗……那您能来一趟吗……真有要紧事……就是平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要离开酒店……现在?现在开着车出去了。我要跟着他也不让,把我扔下来了……为什么出去?我哪知道……之前说什么了?没说什么……你叫我想想……真没什么,就是说起一位耳朵边长了瘊子的李少……有没有可能找李少?这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平少很生气,像是找人去拼命一样,他不说我不敢问……喂喂喂……周秘书你在听吗?”等那边挂了电话,她才收起脸上的表情,缓缓的舒了一口气。然后迅速的从洗手间出去,重新回到平遥的房间,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不断的响起的手机声。她缓缓的走过去,将手机拿起来,然后接听电话,那边的声音压的很低,语气却很急切,“平少,您怎么不接电话?咱们之前商量的事情还算不算数?要是没有别的指示,我就按原计划行事了。”

    小护士眼睛一眯,这说的是什么。还没想明白,更不知道该怎么回话,那边又急切的‘喂喂’了两声,她赶紧按在录音键,就听那边的的人道:“有人来了,我先挂了。找机会我会动手的。挂了!”

    她若有所思,然后将录制的声音发到一个号码上,这才将手机上的痕迹清理了一遍。想了想,最后还是将手机关机,然后带在了身上。从酒店出去坐上出租车,手机转眼被拆成零碎,过一段往出扔一个,到家基本就扔完了。

    林博正在跟孟助理说,叫他看着时间,千万别错过了。手机就响了一声,陌生的号码发过来一个音频,这个声音陌生的很,他从来没有听过。

    心跟着揪起来,这个时候还是得跟桐桐说一声,提高警惕才成。

    林雨桐等不到四爷正着急,手机就响了一下,是林博发过来的一个东西,她听了听,就朝林博看过去,然后朝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顺手发给韩新,然后又发了一条信息:找出这个人来,他一定就在现场。

    发完之后,忍不住又给四爷发了信息:现在到哪了?

    四爷此时就在酒店的停车场上,他没下车,因为还有事情要做。在车上更方便一些。见林雨桐发了短信过来,他就回了一句:准点赶到。

    然后手机就响了,是韩东打过来的。

    “怎么样了?”他问道。

    韩东有些焦急:“嘴硬的很。半点口风都没露。”

    “告诉她,平遥要杀他的儿子。”四爷淡淡的点拨了一句。

    “什么?”韩东一时没有明白过来。

    “原话告诉她就行了。”四爷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要是她不信,就不要勉强了。随后自然见分晓。”

    韩东愣愣的看着挂了电话,平遥要杀李漫漫的儿子?等等!李漫漫什么时候有儿子了?

    这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到底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此时开着车疯狂的往医院赶的平遥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如果乌梅不可靠,那么自己身边,到底有多少人是李聪那野种的?老爷子不光是安排了自己出国,同样也安排了那个野种出国吗?

    种种的疑心叫他越发的暴躁,车进入私家医院的停车场,才发现车位,就见从电梯里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正是李聪,女的可不正是乌梅。两人手里一人提着一个行李包,一前一后不知道在说什么?

    收拾好行李打算双栖□□吗?

    李聪回头伸手从乌梅手里接过另一个行李包,“谢谢你了,实在是不知道我妈怎么会把钱放在你这里。”素昧平生的。

    乌梅也比较蒙圈,但是昨晚上有人打电话过来,叫她帮忙收着一点东西,然后可以给她五十万的报酬,这种好事她当然得干了。快递送来的包裹,她也就接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叫自己全天都得带着这包裹在这家医院等着来取货的人,但她跟着平遥见多了暗地里见不得人的勾当了,心里即便好奇但也不多问一句。人家预付了二十万,事成后给三十万。就是最后这三十万不给,自己也是赚了的。因此今儿没有去给那位祖宗换药,而是在医院花了一千块钱雇了一个小护士去的。不想等了一天,还真给等到了来取货的人,却怎么也没想到取货的会是李聪。李聪跟平遥那可是死对头了。

    李聪自己也纳闷呢。母亲给anggui了。他这边正跟没头的苍蝇不知道该怎么是好的时候,一个匿名电话过来了,说是母亲给他安排好了后路,医院这边有人代为收着一笔现金,取了现金马上出国,没有母亲的电话不许回来。他知道这是要坏事了,母亲给安排好的路是唯一一条能走的路。这才过来了。这一来,钱确实是见了,但没想到的是,这个替自己母亲收着钱的会是乌梅,平遥的女人。

    两人在一起挺尴尬的,实在是没什么话要说的了。不多的寒暄的话,在刚才困在电梯里的时候已经寒暄完了。如今不过是旧话重说一遍。

    乌梅将一行李袋的钱递过去,“刚才捆在电梯里,我都快吓死了。要是叫人家发现咱们提着什么,可真是……”

    李聪嘴角抽抽,要么说人倒霉的时候连喝凉水都塞牙呢。这种医院的vip电梯居然会出现故障,真是见了鬼了。他敷衍的对乌梅笑笑,手刚接过行李包,就听见马达的轰鸣声和汽车的呼啸声。他扭过头,眼睛瞬间就睁大了,就见一辆火红的兰博尼基朝自己冲了过来,驾驶座上平遥的脸狰狞的可怕。

    “啊——”

    尖厉的叫声响起,李聪和乌梅连躲闪都来不及。这一声尖叫却叫平遥瞬间恢复理智,他马上踩了油门,车子非但没停下来,反倒加速的朝前面冲了过去。

    一个人在车内,两个人在车外,发出三声整齐划一的叫声。

    紧跟着,乌梅和李聪被撞的飞了起来,而车却没停着,依旧朝前撞了过去。

    李聪直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位了,重重的落下之后,昏迷之前只想到两件事,第一是平遥要谋杀自己。第二就是自己的命真大,这么巧刚好落到防汛沙袋上了。

    地下车库都存着防汛沙袋,防止暴雨来袭的时候水倒灌进去。摔在沙袋上,总好过摔在水泥地板上,这又是医院,抢救及时性命是无碍的。

    还差五分钟就酒会就要开始了,四爷看着表,手机响了,他接起来,那边的声音就传过来,“他们动手了,我们只在暗处配合和扫尾。事情成了。”

    “都活着吗?”四爷又问了一句。

    “是!都活着。”那边的声音不高,“那个女人伤的最轻,应该不会有大碍。另外两人,伤的都有点重……”而且两人都认定对方有谋杀自己的嫌疑。即便醒来,狗咬狗咬不死对象都不算完。

    “确定尾巴干净?”四爷又问了一声。

    “是!这伙人干活很利索……”

    “嗯!”四爷应了一声,“钱已经打过去了,机票已经订好了,现在赶到机场,还来得及。三年内别回来,那边我给你安排好了,有人关照。”

    “再见。”

    挂了电话,四爷才施施然的下车。一边朝电梯走,一边给韩东打了个电话,“李漫漫的儿子李聪十分钟前在平远医院被平遥开车撞伤,如今生死不明。”

    韩东手一紧,如此一来,李漫漫还坚持个什么。还能像刚才一样维护平远。不会了!她刚一出事,她儿子就被人谋杀,这里面的意思可就丰富了。他挂了这边的电话,赶紧给祖父的老秘书打了电话过去,将事情说了,其他的他就管不着了。

    当音乐响起,酒会正式开始的时候,四爷踩着时间点进了大厅。

    林雨桐眼睛一亮,不由的就笑了起来。四爷朝她微微点头,然后隐晦的朝正跟着林博往台上去的朱珠示意了一下,朱珠眼睑一垂,这就是说事情成了。她含笑看着站在舞台正中央的聚光灯的闺女,心道:这算是给你的第一份成年礼吧。凡是敢意图伤害你的人,妈妈一定先叫他下地狱。

    林博带着朱珠上台,站在离闺女两步远的位置上。然后面对来宾,深深的鞠了一躬,“谢谢!谢谢大家百忙之中参加小女的成年礼。”

    底下看着年轻的父母和成年的女儿,都不由的发出善意的笑声,然后热烈的鼓起掌。

    “她……”他说着,就看向林雨桐,“我林博的女儿。今天,整整十八岁了。十八岁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她可以挣脱开父母的手,意味着她要独自在社会上蹒跚学步,意味着她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来承担属于她的责任了。那么此时,作为父亲,我该高兴的说一句,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可是从内心来说,我多希望她永远也长不大。如此,我就永远可以把她放在羽翼下,不管外面是什么天气,我都能保证她的日子阳光明媚晴空万里。可是,这不现实!孩子终是要长大的。今儿站在这里,我首先得跟孩子说一声谢谢。谢谢你来到这个世上,谢谢你成为我的女儿,谢谢你叫爸爸知道了什么是责任,谢谢你给爸爸带来的从来没有的快乐和幸福。谢谢叫爸爸知道,第二句我得孩子说一声对不起。对不起,在你需要爸爸的时候,爸爸没有出现。如果时光可以回流,我希望一刻也不离的看着你,看着你牙牙学语,看着你蹒跚学步。然后送你上幼儿园,上小学,上中学。所以对不起,在那么多我该出现的时候却没有出现,这是爸爸的错。第三句我想跟孩子说请原谅……请原谅……”话说到这里,竟是哽咽难言。朱珠背过身擦眼泪,台下很多人都跟着动容。

    林雨桐走了两步上前,伸手抱了抱林博,轻轻的拍他的后背。

    林博调整了情绪才道:“最后,我最后想跟还孩子说的,就是爱自己。长大了,你将会面对很多问题,爱情、婚姻、家庭、事业,等等等等,顺利的不顺利的,时时充斥在我们的生活里。所以我要说,爱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才是最重要的。你的健康、快乐、平安对于爸爸来说,才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事情。所以,爸爸希望你是自私的人,不管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将自己放在第一位。”

    话音一落,场上就响起掌声。没人觉得林博的话不合时宜,父母之爱子女无不如此。

    林雨桐的心似乎有一种不属于自己的酸疼感,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原主在作祟。应该是吧,林博的话触动了她。

    朱珠看向一边憋眼泪憋的红着鼻子和眼圈的林博,就向前走了两步,一手牵着丈夫,一手牵着林雨桐,“都说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这话再没有假的。越是离孩子的成年礼越近,我先生就越是焦躁。女儿是我们夫妻捧在手心里的珍宝,只想藏着,护着,爱着,只想让她属于我们。可是,再怎么想,她还是长大了。她以后会跟喜欢的男孩子交往,会跟喜欢的人结为夫妻,然后生儿育女,有自己的家庭。她不再只是我们的一部分……至今我都记得,她刚生下来时的样子,粉嘟嘟的嘴唇吐着泡泡,小脚丫只有我的拇指大,抱在臂弯里大小刚刚好。可是一眨眼,她比我还高了。突然有一种时间是不是被人偷走的感觉。我还没好好抱她呢,她就长大了。她爸爸说了很多我想说的话,在这里我只说一点,十八岁了,你长大了,你可以张开翅膀飞了。但是别怕!别怕孩子,我和你爸始终都在,就在你身后,在你身边,守着你,看着你,跌倒了爸妈扶你,受伤了就回来爸妈疼你。哪怕你八十岁了,只要爸妈还活着,你都有任性的权力。”

    林雨桐想过很多种成年礼,却唯独没有想过这种,泪崩的简直哭成狗了。眼泪根本就停不下来。

    直到舒缓的音乐响起,四爷过来伸手请她跳舞,她还没缓过劲来,哭的都打嗝了。

    四爷心道:可怜见的,遇到好几对父母,可像是这一对这么毫无保留疼她的,还真没有。许多时候,父母靠着她的时候倒闭她靠着父母的时候多些。

    “别再哭了。”四爷逗她,“妆都花了。”

    林雨桐马上就想摸一摸连,但一看四爷似笑非笑的脸,她马上知道他又在逗她,于是吸了吸鼻子,“我就是控制不住……但是这一哭,反倒是心里轻松了……”

    四爷就有些了然,这种事情说不好的。他尽量转移话题,“跟你说点其他的。”

    “是说路上耽搁的事。”林雨桐问了一句。

    四爷轻笑一声,看了看周围都朝舞池里看的众人,就凑近林雨桐的耳边,简单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所以,也别担心还有人要对你不利了。平遥就算醒来,估计迎接他的也是牢狱之贼。之前他得罪的人多了,进去了有的是人收拾他。李漫漫估计也招了,他这一开口,平远集团这点事就算是摆在明处了。没查清楚之前虽然不会对外公布,但是也是上了断头台的,只看什么时候砍了。”

    “李漫漫的儿子……”林雨桐刚想问,但随即就打住了,只怕这李聪和乌梅身上也不是多干净。把他们算计在这一环里,估计这两人就是真把命折进去,也是死有余辜的。

    四爷点点头,“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李聪在沿海为了建别墅,强拆人家的房子,一家老少三代七口人埋在废墟里,等发现的时候都臭了……”

    那就更该撞死他。

    不过李漫漫这一折进去,李聪就算是没死,这旧账迟早也会被翻出来的。

    “可得看住平远这伙子人,跑出国再想押回来就难了。”林雨桐皱眉,这暗查慢查就是这点不好,给了这伙子可趁之机。

    “跑不了。”四爷语气笃定,“你大伯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整理了对方的材料暗地里给了好几个国家的外交部门。有危害国家嫌疑的人员,是被拒签的。就算是飞出去,也得被遣返回来。就怕他不逃,逃了可就真装上了。”

    这还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洋鬼子那也是看钱办事的。

    一曲连着一曲,林雨桐没停,四爷也不提醒。然后大家就看着一对配合默契的男女边跳边交谈,谁也不是瞎子,这两人要是没猫腻就见鬼了。身体是最忠诚的,是不是亲密无间只一眼就能看出来。

    董成酸酸的道:“恭喜啊,得此乘龙快婿。”

    林博眼睛酸疼,僵硬着脸笑了笑,应付了林博几句就往后面去了。朱珠刚补妆出来,夫妻俩一碰头就去房间里说话去了。

    “这回的事情处理的干净利落,多亏了人家。”朱珠递了热毛巾给林博敷眼睛,“你也说了,孩子健康平安快乐最要紧。我瞧着桐桐跟江枫一起,挺开心快乐了。这不就行了。她高兴,我瞧着就欢喜。你可别嘴上说一套,行事却是另一套。”

    林博往沙发上一躺,用帕子遮住眼睛,然后又伸手胡乱的拉朱珠,“我心里早就明白,可是还是那句话,舍不得!是真舍不得。”

    朱珠坐在他边上拍着,“再舍不得也得长大。咱们还能挡住时间。行了!你要是这么想着,女儿大了,就能多个女婿。有个女婿外孙外孙女就不远了,是不是心里就好过点了。”

    并不!

    我更想哭了!

    自己的哥们一个一个的都还没结婚呢,孩子更是不知道在哪呢。结果你丫的跟我说,快抱孙子了!

    “行了,别躺着了。”朱珠起身,顺便将林博眼睛上的帕子也拿起来,“别忘了,还有钻进来的耗子没清理干净呢。还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

    林博蹭一下站起来,眼里的厉色一闪而过,“你看着桐桐,剩下的事情你别管,有我呢。谁敢伤害你跟桐桐,我就跟他不死不休。”

    朱珠心里不由的快跳了几下,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原来是这样的,原来他心里也想着要保护自己吗?

    这种感觉好像还不错。

    哭了一缸的眼泪,又跳了几曲舞,下来就渴的不行了。

    从舞池一下来,就有侍者端着饮料过来,微微欠身等着林雨桐和四爷取用。

    林雨桐不想喝果汁了,渴了还是水最解渴了。

    她朝一个端着一盘子都是满是纯净水杯子的侍者招招手,对方马上就走了过来。眼看就到跟前了,就见这人一个踉跄,手里的盘子差点飞出来。端着果汁的侍者胳膊一伸稳稳地将托盘托住了,然后将他手里的托盘直接递给惊魂未定的对方,他自己接稳稳的端着一盘子的装着水的杯子过来。

    “行了,别躺着了。”朱珠起身,顺便将林博眼睛上的帕子也拿起来,“别忘了,还有钻进来的耗子没清理干净呢。还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

    林博蹭一下站起来,眼里的厉色一闪而过,“你看着桐桐,剩下的事情你别管,有我呢。谁敢伤害你跟桐桐,我就跟他不死不休。”

    朱珠心里不由的快跳了几下,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男人原来是这样的,原来他心里也想着要保护自己吗?

    这种感觉好像还不错。

    哭了一缸的眼泪,又跳了几曲舞,下来就渴的不行了。

    从舞池一下来,就有侍者端着饮料过来,微微欠身等着林雨桐和四爷取用。

    林雨桐不想喝果汁了,渴了还是水最解渴了。

    她朝一个端着一盘子都是满是纯净水杯子的侍者招招手,对方马上就走了过来。眼看就到跟前了,就见这人一个踉跄,手里的盘子差点飞出来。端着果汁的侍者胳膊一伸稳稳地将托盘托住了,然后将他手里的托盘直接递给惊魂未定的对方,他自己接稳稳的端着一盘子的装着水的杯子过来。

    林雨桐和四爷随意的对视了一眼,这个动作做的可真是巧妙极了。把托盘托住身子往前一倾,差不多有三秒的时间托盘并不在他们的视线里,甚至就是在视线里,也因为时间太短,只有三秒而错过他的动作。人眨眼的频率也就是三秒。他的动作只要快,真要在眼皮子底下给水里放什么,人也不容易发现。所以说,这眼见为实有时候也是做不得准的。

    看来还是很舍得下本钱的,这个人的伸手绝对算的上是老贼了。别人可没这么快的手。

    看着微笑着端着托盘到跟前的小伙子,林雨桐伸手取了一杯水,微微摇了摇,放在嘴唇边轻轻闻了闻,她不认为现在这药物有那真正无色无味的,可这水里却最是藏不住味道的。

    水有一种自来水的味道。自来水从管道里出来,有时候会有一种□□的味道,有点刺鼻。这杯子里的水就有点这个意思。大厅里充斥着各种香水味,甜腻的糕点味,还有水果的香气。这水的味道,在这样混杂的味道中,其实很难被察觉的。尤其是渴的很的时候,往往不注意,一口气就灌下去了。所以说,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当然了,这要是跟果汁碳酸饮料比起来,风险还是很高的。

    所以,这人从一开始的时候就端着各色的饮料等在一边,等着林雨桐渴了上去取用。现在他盯着林雨桐是不是喝下去了,却没注意四爷已经招呼人将刚才他换出去的一托盘的果汁给带下去。

    在对方的视线下,林雨桐将杯子放在嘴边,对方脸上带着笑,微微的欠身低头,但是眼睛却不由的缩了一下。突然,林雨桐动了,一杯水猛地朝这人脸上泼去,这家伙确实反应比别人快,头微微避开,水只泼了半边脸。这一变故,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被人发现了。因此,迅速做出反应,扭身就跑。

    林雨桐一伸手搭在他的胳膊上,对方的手一转,一道银光就朝林雨桐的手腕划过来。

    这家伙手指中间竟然夹着薄薄的刀片……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44.奇爸怪妈(4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