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46.奇爸怪妈(4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46.奇爸怪妈(4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7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46.奇爸怪妈(4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42)

    “你确定吗?”林雨桐眯着眼睛问了一句。

    孙奎点头如捣蒜, “确定!确定!我敢拿我这一对眼珠子担保, 绝对不会听错。”

    “那你记得给你送快递的人的声音吗?”林雨桐指了指四爷手里的手机, “会不会也是这个声音?”她有些怀疑是同一个人。

    孙奎皱眉摇头,思量了半晌,“不对!那个人当时没说话,我一问他, 他都是嗯哼的回答……没怎么说话,声音我不好判断。”

    那这恰好证明这个人是真有问题。对方不知道自己这边有录下来的音频资料, 不可能提前预估才想着不说话的。当然了,出于谨慎不出声也是对的。但林雨桐却怀疑是不是这个人是孙奎认识的人。

    细想这种可能也不是没有。

    “他给你送东西的时候, 你们在哪里见面的。”林雨桐问了这么一句。说不定从周围的监控录像中能找出这个人的身影也不一定。

    “就在我家。”孙奎直接给了林雨桐的一个地址, 半点都没有犹豫。

    “那你那天晚上带的那朵玫瑰呢?”林雨桐问了一声,不知道这上面还能不能有什么线索。

    孙奎尴尬的笑笑,就缩了缩脖子, “那个……这个……我这不是害怕吗?这一害怕……我就毁尸灭迹……把那玩意倒上汽油给烧了……”

    烧了?

    这小子是真行!

    林雨桐白了对方一眼,想了想好像也问的差不多了, 于是就看向四爷。四爷伸手将音频关了,“今儿找你的事……”

    “就是恰好碰上了, 大家都是朋友, 相互打个招呼。”孙奎嘿嘿就笑,赶紧接话,“您二位什么都没问我, 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音频, 什么监控, 压根就没有那么档子事。不管谁问都是这话。”

    “最好这么回答。”林雨桐吓唬他,“这里面的事情比你想的怕人,平遥可都已经……”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孙奎打了一个冷颤,“懂!我懂!”水太深,一旦沾上了,没人捞可都淹死了。他这小身板真的经不住这样的事。事实上自打平遥躺在医院里,平远集团接连出事,又听了自家老子跟老妈叨咕的那些不能在外面说的话,他就已经害怕了。要不然这段时间都不敢露头呢。就怕迁怒到自己身上。那天晚上他也是吓傻了的,一进去就能感觉到安保气氛不对,吓的他一身的冷汗。再加上当时就被摁住两个人,他当时差点吓尿了,就怕回过头也把他摁住了。而且这里面的事情大概很邪性吧,“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这道理我懂。我就是一废物,嘛事都不懂,嘛事都不会。闭紧嘴能活,胡乱说话得死,这道理我懂。林姐啊,我就是为了我自己不走平遥的老路,被人给……”他也做了一个杀鸡抹脖子的动作,“所以,我会闭嘴的。您放心。”说着,就又嬉皮笑脸,“为了不叫人怀疑,从今以后,二位就是我的朋友了。以后有发财的项目,也拉拔小弟一把……”

    还挺会上杆子爬的。

    林雨桐放下脸来,一个冷眼过去,这家伙蹭一下就站起来往外蹿,“……不打搅二位,不打搅二位……今儿的消费算我的……我请……”

    但林雨桐和四爷哪里好意思叫他请,人家不是说了吗?可怜见的,一个月只有三万的零花钱。临走的时候四爷给这家伙把帐给结了,还给他在柜台上预付了二十万,算是给了封口费。

    这边两人刚走,服务员就找到惊魂未定的孙奎巴结去了,把预付的事情说了,又道:“……还是孙少有面子……都抢着给你付账呢……”

    “讲究!”孙奎一拍大腿,心下大定,跟这样的人打交道心里就是这么舒服。随即一改刚才的狼狈样,重新翘起了二郎腿,“以后长点眼力见,那是我朋友!要是再来,提前告诉我一声……”

    在外面混的也就是个面子,人家把面子给了,那这就是朋友。

    “哪个朋友?什么朋友?”董双双悄悄的过来,摘了脸上的墨镜,从后面点了点孙奎的脑袋,“又在这里跟哪个狐朋狗友鬼混了?”

    孙奎跟见了鬼似得狠狠的瞪了一眼边上的服务员,也不知道提醒一声,必须给个差评,怂玩意你这个月的奖金完蛋了你知道吗?瞪完人,马上变脸含笑扭过头去,“哎呦!亲爱的,你来的。什么狐朋狗友?可别瞎说。”他挥挥手打发了一边的服务员,然后伺候老佛爷似得扶着这位大小姐坐下,然后狗腿的捧了一杯水过来,这才解释,“是碰上林家的那位大小姐和江家的二少爷……”

    “他俩?”董双双酸酸的道:“是出来应酬还是出来约会的?”

    “八成是约会。”孙奎觉得女人八卦,一提这个她转脸重点就偏了。

    “约会?”董双双心里不是滋味,然后越看孙奎这怂样越是不顺眼,“你看看人家的男人,你再看看你自己。我比她到底差哪了?怎么就找了一个你。”

    孙奎早就被挤兑长二皮脸了,听了这话也不恼,依旧笑呵呵的道:“您哪都好,就是没碰上个好爹。”

    人家那爹疼闺女疼的骨子里去了,你爹把你卖给我们家了,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充大小姐的款。要不是这段时间的确不敢出去露头,又何必委屈自己当这个被悍妇调|教的窝囊男呢?

    “你!”董双双气的指着孙奎的鼻子,喘着粗气恨不能一巴掌拍到对方脸上去。

    谁知孙奎马上又嬉皮笑脸凑过去,把差点指在他鼻子上的手指攥在手里揉了两下,又放在唇边‘嗯呐’‘嗯呐’的亲了好几下,然后弓着腰弯着身子笑的狗腿又谄媚,“看看……看看……啧啧啧……这又生气了!怪我!怪我!怪我不会说话。你看我这不是正改着呢吗?你得给我点时间吧。我这段时间可是听你的话乖乖呆着这里哪里也没去的对吧。走走走……别气了,回房去我给你按按,走了一条脚疼了吧,哎呦心疼死我了……”

    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没走远的服务员啧啧称奇,难怪那二世祖能娶大小姐,而自己这苦干实干的却只能在这里给人家服务。光是这个不要脸的劲,这一般人是真不行。

    回去的路上,林雨桐就掰着手指给四爷算:“有这几个地方要查,第一,转账的账号。第二当天酒店附近百米以内的监控。第三孙奎家附近当天的监控。”

    账号能不能找出什么蛛丝马迹这个还真不好说。但是两个监控点的监控应该还有希望。孙奎当时携带的录像,最多接收半径也就在一百米以内。而且对方很谨慎,录音上声音压的低,又因为有人来了,而不敢说话。这都表明对方即便不在酒店,也一定距离酒店特别近,甚至都在酒店安保的范围之内。出现在酒店外的人如果和出现在孙奎家附近的人有了交集,那么差不多就能确定目标了。

    四爷对她的这种想法比较认可,他补充道:“这个人可能跟孙奎认识,甚至对他有些了解。”要不然哪里知道多少钱刚好能打动这么一个二世祖,何况送东西的时候不敢当着孙奎的面说话,这就进一步缩小了范围。“找到这个人只是时间的问题。我现在比较担心的事,这个人要是只是受了平遥的差遣来干这事,那如今平遥除了,他这事不管干成没干成,应该以后都不会对你做出什么才对。可要是出于别的目的,你应该想想,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说林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林雨桐不认为自己得罪过人,“……即便林家有对头,但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正经生意人,生意上的事情生意场上说,这么下作的手段我估摸着不会有。du品交易这东西,正经的生意人谁去碰触它?这可是沾上就丧命的。唯一积怨的就是那个安宁了,可那也不是林家直接下的手,是董成做的。要怨恨也怨恨不到林家身上来。”

    是这么个道理。

    “行了,这事我慢慢查。”四爷好像也放松了下来,“单该小心还是要小心的。”

    可也不能因为这点事就连门都不敢出。

    林雨桐塞了一瓶解毒丹过去,“你常在外面应酬,这东西随身带着。谁知道外面那些人藏着什么心思。du品制造出来就是换钱的,拉有经济实力的人下水,也是常有的事。小心没大错。”

    就爱瞎操心。那些人疯了才敢干的这么明目张胆。要是照她这么说,这世界得多不安全。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四爷说起场馆的事,“……已经建好了,要不要去看看。”

    当然得去看,这次林雨桐不仅自己去看,还叫了陈导和姚老一起,去看现场。

    “竟然是真的可以用的?”姚老站在古香古色的房间里,发现这里的床啊炕啊,都是真实的。演员过来演戏,这里也会成为演员自己住宿的地方。

    林雨桐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铺着地暖,中央空调也做的很隐隐蔽。她笑着问陈导:“怎么样?可还满意?”

    陈导正四处转悠不时的朝林雨桐挑起大拇指。

    姚老大概的走了一遍,“之前吃了你做的那些点心和饭菜,我心里就知道,这部片子没什么可担心的,交给你算是对了。如今看到你布置的这个拍摄场馆……那我真的得说一句,要是再拍不好,可真就没天理了。”

    三方都很满意,陈导当天晚上却上了林家,拜访林雨桐。

    林雨桐在书房还在看四爷发过来的一些监控图片,小福就过来敲门,说是陈导来访。

    林博也不知道这位大拿上门的真实意图,客气的情人在书房坐了,“咱们也算是合作了这么些年了,这还是头一次上我们家来吧。”他沏了好茶递过去,“都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能叫你出面,这事只怕是小不了吧。”

    “这事说是大事也是大事,说是小事也是小事。”陈导乐呵呵的,“你是知道我的,既然做一件事,就要做的尽善尽美。所以,这次我要求的事,说不得还真得你高抬贵手呢。”

    都说到高抬贵手上了?

    “你可别吓我。”林博呵呵一笑,还要说话,林雨桐就推门进来了。

    陈导指着林雨桐对林博道:“你家这孩子这长相,不做演员都亏了。”

    “你可别提这一茬,我不应的。”林博摆摆手,“说什么都没用。”

    林雨桐一笑,她大概猜出来陈导为什么来的了,就干脆坐过去,“您是不是想请我做替身,那些菜肴点心希望由我全程完成。”

    林博目瞪口呆,“这怎么行呢?”累也累死了。

    陈导看了林博一眼,才对林雨桐道:“能这么问,看来你是心里也早有这样的打算了。怎么样?敢不敢反抗你爸,咱们干一票大的。”

    “您是想拍摄的时候所有相关的食谱都有真的,所有宴会也都是真的。不用道具吧。”林雨桐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之前我已经跟朱记食品谈好了,所需食材他们会准备。有专人负责采购运输。”转脸见林博目瞪口呆,就失笑,“从一开始我就是这么计划的。要不然为什么提前半年在家里练习那些菜色呢。”

    疯了!真是疯了!谁家拍戏是这么拍的?

    “为什么不行?”陈导一拍大手,“咱们先将这些镜头和情节集中拍出来不就行了。大约也就三个月的时间吧。”

    根本就没给林博插话的机会,这事就这么定下来。

    《食医》的开机仪式根本不可能低调,陈导和姚老的牌子在这里放着呢。尤其是陈导。已经差不多二十年不拍电视剧了。这猛地接了这么一部,可想而知会受到多大的关注。而叫这些娱记关注的另一个焦点就是,跟陈导坐在一起的,不是林博这个大boss,而是小老板林雨桐。

    陈导和姚老更是盛赞,说是林雨桐是这部片子的灵魂。

    不少媒体都以为林雨桐会出演这部片子的主演,对于这么问题,被采访的人都三缄其口,谁也没有给予回答。

    网上对于这部电视剧马上就被炒的沸沸扬扬。

    “……现在动不动就是大制作,投进去数亿结果一看开头就知道结尾,已经不抱希望……”

    “同上,不看电视很多年。”

    “疑似豪门捧继承人,吃瓜群众都在看热闹……”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觉得林、江二人配了一脸吗?”

    “暗搓搓的给楼上点个赞,其实我早想说,又怕林爸爸给我发来律师函,只敢在心里说说,还是你胆大。”

    “莫名惊悚中,我也这么觉得。林爸爸请手下留情。”

    “楼上几个真是够了,人家坐在一起说句话就成了一对了?我还跟江少在一栋楼里上班,还曾坐在一个桌子上吃过饭,难道我们也是一对了?”

    “楼上的,你酸什么?顺便问一句,你爸爸是林博吗?没有请闭嘴……”

    “支持楼上。”

    “支持+1”

    ……

    彻底歪楼中,关注豪门二代三代的恋情反倒比关注这部对大众来说不敢又任何期待的电视剧的人要多的多。

    林博点开那些娱记抓怕到的照片拿过去问正在敷面膜的朱珠,“说什么配一脸?配吗?”

    朱珠睁开眼瞄了一眼,照片上的男人年轻干练英俊又不乏稳重和贵气,只那么坐着就自有气势,黑色的带着暗格子的衬衫显得很有品位,领口解开两个扣子,衬衫袖口开着卷到胳膊肘的位置,露出来的胳膊看起来坚实有力。随意的坐在椅子上,人放松的靠在椅背上,胳膊搭在桌子上,侧着头跟边上的姑娘说话,脸上的神情柔和专注。边上的姑娘不用说了,就是自家的闺女。立着领子的白色衬衫,简单到了极致的打扮,却愣是叫她穿出了几分国际范来,她侧着脸,看起来脸上的线条柔和许多,也许是笑着的缘故吧。她整个人的重心都朝着边上的男人倾斜,这是身体最忠诚的反应。

    何止是相配,简直是太般配。

    “就他了。”朱珠马上坐起来,“我跟你说,你要是敢捣乱我跟你急。如今这样的女婿不好找了。能找到各方面都出类拔萃的,干嘛非得找一个没钱没势只听话的。你得这么想,甭管他多优秀,难道我闺女配不起他?这么一想,你心里就踏实了。”

    扯犊子!

    其实两人当时说的并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话题。四爷发现追查的账号竟然在境外,而监控事后也被人动过手脚,也就是说查到这一步线索基本断了。要是对方只是受平遥的雇佣,那么这事倒刺应该是止住了。但到底留了个遗憾叫人心里多少有点阴霾。唯一能关注的也及时孙奎的交际圈了。但这却不能急,得慢慢排查。

    处理完乱七八糟的事情,林雨桐就正式入剧组了。此时剧组已经到位,只等着林雨桐来了,就开拍了。

    如今拍的都是林雨桐替身的戏。替的就是片子的主演向东。

    向东连连对林雨桐作揖,老板给她当替身,叫人觉得有些惶恐呢。

    林雨桐却不以为意。

    为了不穿帮,整个拍摄过程,需要林雨桐跟演员一样,穿戏服然后化妆。向东是个认真的人,林雨桐每一场戏的服装配饰她都拍了照片存起来,等到她补拍的时候尽量做到完全的一致。

    林雨桐驾驭古装当然是没有丝毫压力,没有培训,可比培训过的还一板一眼,只要古装一上身,她的行为就完全合乎一个古代女人的一切行为规范。像是有些演员将裙摆提起来露出腿晾一晾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在她身上出现过。

    第一天拍摄的就是宴会,国宴。

    厨房里有穿上戏服的从烹饪学校找来的老师学生一百多号人充当这个群演。但现在严格的说,又不完全是演戏,是真的要他们这一百来号人准备一场盛大的国宴。想要效果好,至少得一百多桌宴席。

    朱广斌专门带着人采买食材,花钱花的这位直肉疼。

    但是开拍以后那是真不后悔了,超级大的厨房,用的也是老式的锅灶。烧火的,洗菜的、洗碗的,配菜的,歇菜的,哪里炒菜,哪里煲汤,哪里是蒸锅。不长时间,整个厨房都飘着香味。林雨桐不用说话,只要专心的干她自己的就行了。边上好几个摄像机围着,福跳墙、黄焖鱼翅这些大菜一出味,林雨桐都能听到四周响起咽口水的声音和肚子的咕咕叫声。准备大宴,快都得一天时间,别看早早拍摄了,晚上七八点能吃到嘴里就算不错了。可这一整天,却没人嚷着吃东西。盒饭来了,有些人都不领了,空着肚子等晚上这一顿。

    消息灵通的好些人都跑来了,比如林家的,比如朱家的,比如江家的人,还有公司里的一些高层顺便也带来了,全都充当起了群演,为的就是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国宴。林渊和林博连同四爷一起,还专门邀请了一些合作的商业伙伴。光是这些人就占了十桌不止。朱广斌冒着林雨桐的名给苗苗打电话,“……就是叫你们请假也过来一趟,真是做的国宴,错过了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识到。以后这里大概也会有国宴菜,但是像这次这么完整的,这么地道的,真没有了。错过了可别后悔。”

    苗苗不光自己来了,还把宿舍的另外两个也拉来了。请假的时候跟辅导员说了情况,这位年轻的辅导员竟然也厚着脸皮过来了。

    真到了地方才知道是什么规模,不光是场地大,尤其是夜景,真跟到了宫廷一般。然后就是陈设,一看就昂贵的好似一个罐子都价值连城一样。还有座椅案几,无一处不精美。而等菜色上来了,从盛菜的器具,到夹菜的筷子,都是有讲究的。

    比如象牙筷子,银筷子等等。还有酒壶酒杯,连同里面的酒,散发出来的香味都叫人沉醉。

    比较苦逼的就是陈导这一类人,大家都能坐下吃了,就他们得拍摄。

    林雨桐也没法往跟前凑,远远的看着,林博穿着一身紫红的官服带着官帽正吃的大快朵颐。朱珠一身宫妃打扮,也坐在她的位子上舀汤喝。

    她不由的摇摇头,这镜头只能掐着用,宫宴正不是这么一个劲的胡吃海塞。真正的国宴各项礼仪下来,饭菜都凉了。哪里能像是现在这样?

    这一场宴会到了晚上十一点才算是拍完了,当然了,大家也算是吃完了。连最后上的点心也都各自给揣到兜里了。

    不能回去的这里能安置的住下,能回去的连夜又往回赶,但却没有抱怨的,只觉得真是长了见识了。来的不亏!

    林雨桐是没等到送林家的人就已经在房间里睡死过去了。在厨房高强度的劳动一天,浑身都疼。别人能吃的进去,她早就闻饱了,一口也不想吃。

    四爷送林家的人出门,朱珠千叮咛万嘱咐,“太累了,哪怕是进度慢一点,也没什么,叫她不用把自己逼得那么紧。”

    “我知道,我知道。”四爷连声应着。

    林博拉了朱珠一把,“你先上车去……”

    明显是私下有话要说。

    朱珠暗暗的瞪眼,做了无声的威胁之后,才对四爷笑笑,转身上了车。

    林博等朱珠走远,这才压低声音问道:“桐桐那次的事情,暂时到这里,不要往下查了。”

    四爷挑眉,没有说话等着林博的答案。

    林博左右看看,这才道:“这事别沾手。那是那些人跟平远集团的事……”

    “想拉着平远集团做du品买卖?”他这么一说,四爷就有点明白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平遥能指挥得动这些人一样。

    林博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不查不要紧,一查就会触动他们的敏感神经,再把他们的注意力给引过来?能有什么好处。我跟你说,我不希望我的女婿做什么英雄,只要明哲保身能保护好我女儿就行。这话你明白是什么意思吧。”

    四爷心里觉得好笑,但还是郑重的应下来,“放心!我知道轻重。”

    林博好似松了一口一样,抬脚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下来,“听说你对北海的那片地感兴趣?”

    “有点想法。”四爷不知道他的意思,随口的应了一声。

    “那明天中午一起吃饭吧。”林博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我带你见个人。”说着好似害怕他误会一样的道,“赵文海是我的朋友,他婶婶的哥哥在这方面使得上力,有什么内部消息也不一定。我对你们这一行也不是很懂,还是你亲自问比较好……”说完,不等四爷说话,大踏步就走。

    四爷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要关照自己吧。这个小岳父还真是有点别扭。

    回去的路上朱珠闭着眼睛问林博,“都说什么了?”

    “男人的事情老是爱打听……”林博扭脸语气有些不好,暗自运气半天,又不知道这股子气从哪里来,要怎么发泄。

    朱珠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暗笑了一声,嘴硬心软,就知道她犟不过闺女。

    林雨桐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胳膊腿都疼,不是那张劳累过度的疼,而像是被谁给掐了一样,“……邪了门了……”

    四爷进来看她动胳膊动腿的样子,忙道:“怎么?还疼?看来我按摩的不是地方。”

    林雨桐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你给我按摩了?”然后不等他回答立马满血复活,“不疼,就是不疼才邪门……”

    可是一掀开被子,一双腿一露出来,大腿上就好几个指痕,红肿带紫了都。

    四爷‘嘶’了一声,“怪我怪我,下手没个轻重。”

    几辈子了不会伺候人的活,一伺候人,不知道是难为他还是难为我。林雨桐笑着看他,一时间都忘了疼了。

    四爷过来抱她,“回头我就请了按摩的老师去,跟人家好好学学。真的,以后你再看我的手艺……”

    林雨桐抱着他直笑,“你可千万什么都别学了,我就这一点长处,你要是什么都会了,还要我做什么。”

    两人插科打诨的,四爷这才想起昨晚林博的话,跟林雨桐交代了一声,“我瞧着,倒是不反对了。开始关照女婿了。”

    何止是关照,操心的事还挺多。

    “那你中午要过去,现在就得走了吧。”林雨桐搭着四爷的胳膊起身,“时间紧要走就赶紧走。我这边没事,整天在厨房里。”

    四爷果然连早饭都是随便对付了几口就上路了。

    具体跟林博怎么谈的她也无从得知,但是自从昨儿的宫宴开始,在小圈子里这边的名气算是出去了。不少人都凑过来就是为了吃口美食的。像是韩东和楚风就带着人来了,叫他们充当群众演员换个衣服站在最外围也无所谓的,吃的不会少他们一份就是了。

    没两天,连董双双孙奎也带着一大帮子人来了。林雨桐哪里有时间招待他们,只叫剧组看着去安排。

    间隙的时候,孙奎还是笑嘻嘻的凑过来,“林姐,你的手艺可真是没话说。你看以后我就过来给你当群演算了。负责跑腿,不要工资,只要管我一日三餐就没问题了。不用给我另外安排住的地方,就是群演的集体宿舍给我一个铺位就行。”

    林雨桐还以为这家伙就是过来瞎胡闹的,刚想要推辞两句,一扭脸就见他神色焦急还带着几分祈求,她心里一动,无所谓的道:“想留下就留下吧。但既然进了剧组就得听调遣。只要守规矩,你愿意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孙奎马上哈哈笑着应了,转身出去的时候还能听见他的吹嘘声:“我说了我们是朋友嘛,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要求,怎么会不给我这么面子。”

    董双双一想起在林雨桐的成人礼上这家伙盯着人家看的事,坚定的认为他是不怀好意,老毛病又犯了,“你少来,那点花花肠子当谁看不明白呢。少在外面给我丢人现眼,我跟你说,乖乖回去我没二话,要不有你好看……”

    “什么给你丢人现眼。”孙奎立马给翻脸了,“咱们可还没领证呢,你是谁啊?我就是你的了!”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把董双双给堵回去了。

    林雨桐朝外看去,正好跟董双双的视线对上,然后不出所料的,林雨桐被迁怒了。

    看着董双双踩着高跟鞋快速的离开,林雨桐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孙奎,这家伙看似王八蛋了一点,其实还算是个有良心的人。他好似遇到了麻烦了,竟是直接把身边的董双双给打发了。打发了她,其实就是保护了她。

    人多口杂,林雨桐没有直接接触孙奎。而是等四爷回来以后,林雨桐才暗示了一句。四爷当机立断,当众说要带林雨桐去附近的湖边看看去。然后孙奎又嬉皮笑脸‘没眼色’的要跟着一起去欣赏美景。

    三人这才从里面脱身出来了。

    “说吧,什么事?”林雨桐坐在副驾驶上,扭头问后面坐着的孙奎。

    因为事情隐秘,四爷连司机都没带,是自己开车的。林雨桐问了,他就不插言了。

    孙奎坐在车里大喘气,“这车里安全吗?”

    “安全。”林雨桐回答的斩钉截铁,自己和四爷的地盘要是再不安全,真想不到哪里会绝对安全。

    “我又接到电话了。”孙奎打了一个冷颤,“还是那个人。他说有个好生意问我愿意不愿意做,我说不会做生意,听那意思他有些不高兴。”

    林雨桐皱眉:“这个人对你很了解,但是你又认不出他的声音。你想一想,有没有那种人,他在你身边,你没把他看在眼里,但是他却有机会认识你了解你。”

    “这……”孙奎瞧了瞧脑袋,“这可就多了。司机、厨子、保姆、保洁员、园丁、老师、同学、甚至是一些常驻酒店的服务员、还有些小明星、模特……这细数下来,人可口多了。上哪找去?”

    那你这看不到眼里的人也未免太多了些。

    四爷突然出声道:“最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事情。”

    “特殊的事情?”孙奎烦躁的挠头,“每天吃喝玩乐,实在是想不起有什么特殊的。”

    “不可能。”四爷扭头朝后看了一眼,“对方想着将你拉下水,既然敢再给你打电话,这必然是有一定的把握能拉你下水,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再想想……”

    他妈的真没有!

    孙奎都快被问疯了,好半天才道:“唯一一件比较特别的,就是赌钱输的有点多,从来没输过那么多。”

    “输了多少?”林雨桐问道。

    “二十三万。”孙奎肉疼的道,“要不是你们上次给我预留在酒店的二十万,只怕这次真欠债……”说着,他就愣住了,“难道他知道我输钱了……”

    甚至是给你下套叫你输钱的。

    四爷和林雨桐对视一眼,两人觉得这次摸到边了,不由的问道:“你跟谁一起打牌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46.奇爸怪妈(4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