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48.奇爸怪妈(4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48.奇爸怪妈(4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7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48.奇爸怪妈(4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44)

    林雨桐二话没说, 上去先把人给打晕了将衣服整理好,这才扭脸看向朱广斌,“怎么回事这是?”

    朱广斌显然受到的刺激也不小,这会子神色还有慌张, 见林雨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才道:“想哪去了?我根本就没招惹她过来。”

    “那当时就不该放她进门。”林雨桐往一边的沙发上一坐, 招手叫苗苗, “你也过来坐吧。没事!”

    朱广斌小心的看了一眼垂眸不语的苗苗, 指着床上已经没有动静的黄依然,“真不是我招来的。今儿几个大学的哥们说要过来玩, 顺便说一说下一部网剧的事情。他们住的远, 夏天天热好似供电也跟不上, 是限电了还是怎么地。那我说, 那就过来吧。酒店里舒服。我一个人套间, 我们四五个人打地铺也比在外面凉快吧。大家觉得都挺好,我还特意换了一个大点的套间, 结果这伙子过来不知道怎么就带着她一起来了。那我能说什么?让大家都进来把他一个人挡在外面, 这做的也太不男人了。过去了就过去了, 我还为这个记恨人家,那不得更叫人家落话把吗?这不就把人放进来了。反正这么多人一起, 也不是孤男孤傲女共处一室, 没事的嘛。我们玩了半天, 间或说点正事, 到点了我说一起去吃饭, 叫他们去餐厅等着,我去上个卫生间就过去。谁知道我从厕所出来……”他又朝床上一指,“就这样了。”

    “你那几个同学呢?”林雨桐问道。

    “在餐厅呢。”朱广斌挠挠头,“她这样,我还不敢叫人看见。不敢叫他们过来,只打电话跟他们说表妹要过来,我要等你,叫他们尽管吃,完了记在我的账上。他们这会子觉得打土豪呢,估计这段反没有三四个小时完不了。本来没整想叫你过来,可她迷迷糊糊的拉着我说蛇彩凤……老板娘……吸du什么的,话不成话,反正我录下来了,等会给你发过去。后来我还想问,人却不清醒了。又是脱衣服,又是求我给她买一点,什么没钱了之类的。我吓的在卫生间里没敢出来,你们过来了,我才出来开门的。这里面又是彩凤,又是老板娘的,还说什么吸du ,我觉得你还是知道一下比较好。”

    “我要不来你打算怎么办?”林雨桐白眼翻他。

    “那我就只能报警了,要不然我说不清楚的。”朱广斌掏出手机,“不是有录音吗?也不怕她诬陷说我给逼她吸du。”

    林雨桐却明白了,第一,确实像他说的,这个人嘴里的消息说不定对海纳有用,选择恰当的曝光时机才能利益最大化。第二,也未尝没有顾念旧情,手下留情的意思。要是真报警了,她可就身败名裂了。还惹上这么一身du瘾。他做不到那么无情。

    这事到底怎么样,还得等黄依然这一拨毒|瘾过去了再说。林雨桐直接起身,“那你下去再开个房间,就说你的房间我征用了。等你同学回来就去那边。如此,黄依然跟我们在一个屋里短暂的休息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你开了房间,就直接找你同学吃饭去。我跟苗苗叫客房服务就行。”

    苗苗这才看了朱广斌一眼,‘嗯’了一声。

    朱广斌如临大赦,临走的时候朝床上看了一眼,“那什么……要不然把她捆起来,玩意醒了,伤着你们……”

    “你走吧,我找高涵来。”林雨桐反倒觉得他在这里有点碍事。

    等他出去了,苗苗才用下巴点了点床上:“前女友?”

    林雨桐应了一声,“交往了几个月,后来分了。追求不一样,挺有野心的一个姑娘。”

    这边说着话,那边就掏出手机,先给林博打了一个电话,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你表哥人呢?”林博压抑着怒气,“这事给我给你妈打电话都行,怎么给你打电话呢?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带人过去。在这之前不要去碰那人,毒|瘾发作起来人根本就控制不住……”

    林雨桐这边话还没说话呢,那边的电话已经挂了,想来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赶过来了。

    苗苗叫了客房服务,打电话点餐:“简单的吃点,鸡排饭行不行?”

    “行。”林雨桐无所谓吃什么,“糟心事倒叫你跟着跑了一趟。”

    苗苗撇嘴,“你表哥这人,心软。”

    这一点,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的人觉得对待前任就该干净利索,既然结束了管你去死,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去,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觉得这样的好,快刀斩乱麻,没有那么些啰嗦的事情。但有的人却觉得这样未免太冷硬。今天能这么对前任,那么明天就能这么对这一任。端看怎么去看了。

    林雨桐没有刻意撮合两人的意思,都还年轻,明儿的事谁说的准。自由发展去呗,她不掺和。

    苗苗显然也没有更林雨桐讨论这个的意思,倒是问起了吸|毒这事,“她说的那个彩凤的老板娘不会是跟你一块上过节目的那个范颖吧,模特出身那个。”

    “就是她。”林雨桐看了一眼黄依然,“要说演技,其实这姑娘真是可惜了。要是好好的只走正道,如今也稳稳的。”就像是向东,如今是《食医》的女主角,其实说起来跟黄依然出道的时间差不多,两人在重案重启第一部里都是配角,角色轻重是一样的。甚至演技上,也在伯仲之间。“可惜在拍重案重启的时候,跟过去客串的董东不知道怎么的,走到了一起。然后就顺利的进入了彩凤。听说也开始主演电影电视剧了。”看似比别人走的顺,可谁知道出了这样的岔子,一下子给陷入泥里了。

    两人说着话,门铃就响了。林雨桐去接了一下,是服务员送饭上来了。两人边吃边说,苗苗就对范颖这种有钱偏偏爱作死的想不明白,“你说你要是实在受不了老公外面有人,你离婚就是。离了婚,房子车子票子闹不好还能拿上那么一点两点的股份每年分红。有钱了天南海北满世界的潇洒去呗,旅游也好,交个年轻力壮的男朋友也好,这日子多惬意。一辈子又不缺钱花,何必先把他自己折腾的人不人鬼不鬼的。”

    谁说不是这个道理?世上的事情大部分可不都是自己跟自己较劲作出来的。

    饭吃的差不多了,朱广斌又回来了,“我还是不放心……”

    话没说完呢,床上的人哼哼唧唧醒了,可那股劲大概还是没过去,整个人看起来萎靡不振头上的汗不停的往下流,瞳孔都有些涣散。不过理智应该是还有一些的,看见林雨桐就道:“我……我不是自愿的……有人偷偷给我的酒里……”

    “是谁?”林雨桐直接问道:“是谁干的?”

    朱广斌和苗苗已经都打开了手机的录音和录像功能。而林雨桐直接将电话打给了之前打过交道的廖处长,叫他在电话那头听着。

    黄依然摇摇头,“不……不知道……”

    朱广斌看了林雨桐一眼,“她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林雨桐只一笑,看来现在比之前的脑子清楚了一些,“既然不知道,那就不说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报警吧。叫警察来处理……”

    “不要!”黄依然一下子爬起来,“求求你,不要说。说了我就完了!我就彻底完了。”她吸了吸鼻子,打了个哈欠,“我说……我说还不行吗?求求你们能不能给我一笔钱,我真的没钱了。要不然也不会来找广斌的。我真的受不了了。这个状态我根本没办法拍戏,不能拍戏就没有收入,这就是个恶性循环,我得先撑下去再说。”

    林雨桐靠在椅背上,“我不缺钱,给你一些也无所谓。但这价格,得看你说的事情值不值这个价钱。”

    “值得的!”黄依然眼里稍微有了一些光彩,“我跟董东交往了一段时间,范颖找过我好几次,还有两次雇佣了人打了我一顿,说我要是再缠着他儿子,就叫人彻底毁了我。我把这事录了音,给董东听了,他回去跟他妈妈大吵了一架。后来……隔了两个月吧,范颖突然说要请我去吃饭。我以为是她想着跟她儿子和解,就跟着去了。她表现的很热情,对我也很客气,还特意给我道歉了。说她就是太担心董东了,怕我也跟安宁一样,心思太深。如今看我们好好的,她就放心了之类的话。总之那天我们相处的很愉快,在家里吃的牛排,喝的红酒,只是吃完饭,我就有点迷糊,好像是被她带到房间休息了,然后我中途渴了,她好像是喂了我一杯水还是什么……然后等我醒来,我跟董东在床上。这怎么可能呢?我就是再不要廉耻,也不会明知道男朋友的妈妈在家,还大白天的跟男朋友在床上胡闹,但起床后身体的异样我确定我跟董东确实是做了。可我醒来之后,就是什么也不记得了。我心里觉得是不是董东那个王八蛋给我乱吃什么药为的是找刺激,当时就甩了脸子,心里搁着这事又因为在董家,我当时没说什么,赶紧告辞出来了。后来,董东去湘省录综艺节目去了,我俩因为那天的事闹的不愉快,谁也没联系谁。我也去了剧组拍我的片子去了。大概就是过来三天,对!就是三天。我就觉得不舒服,浑身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浑身冒冷汗。大家都以为是中暑了,就叫我在酒店是休息。我也以为是中暑了,喝了点药还是不得劲,越来越难受。然后门铃响了,范颖来了,说是来探我的班的。我正难受,也没多想。她就留下照顾我,给我又是喂水又是喂药,然后我觉得浑身都很亢奋,也不像之前那样好像骨头里痒痒一样。等那个劲过来,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这绝对不是中暑了,两次的巧合就绝对不是巧合。一定是范颖做了什么。然后我就找范颖,在酒店的房间了狠狠的打了她一顿。范颖也不以为意,说是我总会找她的。果不其然,隔了两天,又发作了。我只得找上门求范颖给我一点……再这么下去,这戏就没法拍了,我没法正常工作量了……就这样,我之前攒出来的那点钱,没两月就花完了……我怀疑,在彩凤跟我一样的人还有不少,赚回来的钱都被范颖那贱人这么弄走了。”

    林雨桐心里一叹,这都不是钱的事。这是把一个好好的人给彻底毁了。

    戒|毒真不是那么容易戒掉的。要是容易,这du品也就没那么可拍了。多少人都是戒了又复发,反反复复。不是不知道这东西的危害,可就是管不住。多少人都选择自残,可见其痛苦程度。

    “去国外找一家戒|毒所。”林雨桐给她意见,“那里没有认识你的人,戒了吧。拍戏什么时候不行?您这么下去,这一辈子就算是完蛋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就是有再大的成就只身上这一个污点,你就是爬的再高,也得摔下来。”

    “我知道!我知道。”黄依然又打哈欠,“可我也得能支撑到国外吧。给我点钱吧,我以后还你。”说着,哀求的看先朱广斌,“给我钱吧。给我一点就行。”她难受的又浑身扭动,“要不我跟你睡,只要你给钱,你要怎么样都行。我跟你相好咱们还没睡过呢,我叫你睡好不好?”

    朱广斌闭上眼睛,手都抖了。以前多要强的一个人,不管是野心也罢什么也好,至少自尊自重。一个du就把人变成了这个样子。叫人情何以堪。

    林雨桐想着是不是还是过去再把人打晕,门铃就响了,苗苗跑过去开门,就见林博带着高涵进来了。

    “爸……”

    “姑父……”

    林雨桐和朱广斌同时叫了一声,林博进来一脚就揣在朱广斌屁股上,“这种事叫桐桐做什么?你不会给我打电话,不会给你姑姑打电话。什么脏的臭的都往你妹妹面前摆,能指望你什么。”

    朱广斌一个踉跄,到底不敢犟嘴。

    林博瞪了林雨桐一眼,“你就是傻大胆。”他喘着气,擦了一把头上的汗,“韩新在外面等着呢,你带着苗苗先回去。这里爸爸处理,你别掺和。”

    林雨桐看着样子,自己要坚持他肯定急眼。就只得起身拿包,拉着苗苗就走,“您也小心点。”

    两人从房间出去,就听见林博道:“你还不出去?打算留下来干什么?”

    然后朱广斌一头汗的就出来了。又连忙对着林雨桐作揖,“这会是我不对,不该把你拉进来。”然后又给苗苗赔礼,“还耽搁你的时间了。”

    正说话呢,走廊那边过来好几个大小伙子,看来是朱广斌的同学。相互打了招呼,又有人问黄依然呢?朱广斌只得说先走了。

    林雨桐留他跟同学一起,自己跟苗苗从酒店出来。韩新开了车门,两人上了车,苗苗才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虽然说那个黄什么的有点那个,但是这事上她是真的挺无辜的,就因为挣得多,有钱,所以就有人对她下手,我看那范颖该枪毙!”

    枪毙十回都不过分。

    苗苗低声道:“你应该劝着你表哥点,叫他以后离那个谁远点……我不是吃醋或是其他什么原因,我是认真的!那谁现在是还没回过神来,等回过神来,她这个吸|毒的只怕就变成卖|毒|藏|毒的了。范颖需要钱,就从她这样的人身上赚,她需要钱迟早都会朝周围的人下手的,把跟她有关系的人拉下水,给她提供源源不断的钱财供她吸|毒,这是个利益链。我甚至都怀疑,她这次找你表哥的几个同学一起是不是居心不良。”

    这也就是林博刚才暴怒的原因。一旦失手不小心染上了怎么办?

    估计朱广斌应该是还没想到这一点。

    林雨桐之前没说,是因为黄依然有心无力,她没钱弄du品去。只怕这回真是找朱广斌要钱的,但是之后,苗苗猜测的那条路大概才是必经之路。

    看来朱广斌是得受点教训了。

    林雨桐也提醒苗苗,“你那边的生意,做一做学生的生意就算了。至于给那些小演员小模特……还是算了。其实我不是很赞成你跟这个圈子有太多的交集。”

    苗苗沉默了半晌才道:“你说的对。这里面的水太脏了。”说着,又吞吞吐吐的道:“你说我在外面租个房子把我妈和弟弟接来,你说行吗?我其实想开一家店,一家手工艺品店。像是草编的蚱蜢,草帽草鞋,手工做的首饰什么的,要是地段好,生意想来也差不了的。这东西……我妈会做。她不肯接受谁的帮助,我这也算是给她找了个自力更生的捷径。一方面我在店里卖,另一方面在网上卖,最重要的是我想看看能不能出口。我也没想干多大,至少能保证衣食无忧,差不多生活富足就行了。也没想着做成多大的企业。这种企业想做大也难的很。”

    这倒也是个路子。“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吧。不试怎么知道行不行。”

    两人说到挣钱上就来劲,把那点污糟事转眼就忘了。

    林雨桐想着朱广斌会受点教训,谁知道教训来的实在有点大,朱大力强力干预,狠狠的揍了一顿,要求退学,说什么这导演专业也不许学了,“回去!回之春去!在养猪场呆两年再说!”

    当然了,现在杀猪不比以前了,不要人撂开膀子上了,所以这个一个大小伙子回去也不起什么作用,好说歹说的,最后的结果还是学不上了,以后报的什么企业管理一类的班好好学学,还是回来管自家的产业吧。不需要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只要踏踏实实的,赚一份放心钱还是能的。

    看着无精打采的朱广斌,林雨桐递了冰水过去,“不信你就没反抗?”

    “没!”朱广斌把杯子贴在额头上,这次的事情简直刷新了三观了,“是以前太想当然了,每年那么多的导演专业毕业的,可最后成了名导的有几个。而且导演嘛,在国内那这事是个人都能当。我现在呢,起点币别人高,是因为有海纳这个平台,其实我就是屁。我又不是那种真的眼里只有艺术的人,死耗着干什么?这水太浑,我还是不玩了。家里的产业拓展到京市了,我也该干点实在事了。今儿过来跟你说一声,明儿我就得去美食街那边,美食城要装修了,我得盯着。以后有事就上工地上找我去。”

    直到人都走了,林雨桐才发现他竟然是认真的。看来黄依然的事情对他的冲击不是一般的大,确实是吓着了。

    晚上了洗了澡没事干,想问问四爷江家什么时候过来自家,时间定好了吗?

    四爷这会子却没时间说话,“一会完了给你回过去。”正陪着林博见董成呢。

    董成看着对面坐着的两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消化了他们刚才带来的信息。她站起身来,松了松领带,然后在屋里烦躁的走动起来,“我怎么知道你说的事情是真是假,你们先回去,等我查清楚了……”

    “老董。”林博叹了一声,“你知道的,这样的事情我不敢信口开河。上次是差点算计到我家孩子身上,要是我一直追查这事,也不会查到嫂夫人身上。”我这真不是成心要盯着你的。

    董成瞥了林博一眼,“老弟,咱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了。我老董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吗?认赌服输,该认怂的时候从来也没赖过。你总得容我个功夫吧。”他的语气软了下来,“碰上这种事,当事人还是我老婆。你说我跟董事会总得有个交代……”

    “那是你们内部之间的事情。”四爷拦下林博要妥协的话头,“董总,现在不是给你选择,因为你压根就没有选择。”手里的证据放出去,足可以叫彩凤彻底完蛋。你是要损失点真个,还是舍弃点一个尾巴,这是个根本不用选择的选择题。“至于之后,你们内部怎么协调,谁来做老总,那就不是我们该关心的事情了。”

    说着看来林博一眼,都谈到这份上了,怎么能妥协呢。真给上三五天时间,哪里还来得及?要是董成明儿就跟范颖离婚了呢?要是彩凤先一步把类似于黄依然这样的人踢出去然后倒打一耙呢。这都是说不清楚的事情。不说商场如战场的话,就只上次对桐桐出手的事里有范颖的手脚,自己这一方就占了理,有什么好怕的。“你可以找一个孙董问问他的想法,再回复我们也不迟。”四爷又这样提醒了一句。

    孙奎肯定已经跟他老子在交代问题了。光是范颖想拉人家儿子下水这一条,就能叫人家给恨死。钱是要紧,可要是里孩子出事了,要钱有个屁用!

    所以孙奎他爹的立场几乎就不用考虑。

    林博当天晚上没回来,四爷也一直没回电话。林雨桐起来都做好早饭了,两人才一起到了林家。朱珠才从楼上下来,“你们这是……成了?”

    “成了!”林博显得很兴奋,这可是跨出了坚实的一步。光是这一个产业,年产值也子啊数亿元。而且前期的一次性投资彩凤已经完成了,如今也不过是人员工资和维护的费用。跟收益比起来,真不算什么,“最近这段时间我得过去一趟,换了主人从上到下都要梳理一遍的。这个时间不短……”他看向林雨桐,“你那边……”

    “没多少要我参与的了,半个月就完成。剩下的就是在剧组看着就行。”林雨桐叫他们洗手洗脸,“先吃饭,吃了饭睡觉去。”

    吃早饭的时候,林博主动跟四爷提了上门的事情。

    “明天吧。”四爷干脆直接给了一个时间,知道他接下来有的忙。

    林雨桐给四爷使眼色,林博瞪了一眼,“有话就明着说,挤眉弄眼做什么?”

    “黄依然那事我不是报警了嘛,就是问他是怎么处理的。”林雨桐又给四爷舀了一碗绿豆粥,顺嘴就找了个借口。

    “这跟咱们不相干,人家办案不是讲究个不打草惊蛇吗?”四爷这话说的有点意味深长。

    事实上董成确实想骂娘,他妈的半点喘息的机会都不给人,这边还没来得及处理了,谁又报警了。

    他重重的握了一下来办案的警察的手,有几分暗示会给好处的意思,然后才低声道:“到底是谁报的警?给咱们一句实话。”

    “真没人报警。”任务是上面布置下来的,自己上哪里知道去。反正一一零没有这样的电话记录。“不过我们一直在查你们家以前的那个家庭医生,甚至还联系了国际刑警,那是个通缉犯。”

    言下之意,是大鱼没抓到在,这才来抓小虾米的。

    “那请你等一等,稍微通融一下。”董成给助理使了眼色,然后才上了二楼。

    卧室里,范颖穿着睡衣含着一根烟站在窗口,颤抖着双手打不着打火机。董成过去,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打着了给她点上,范颖这才抬眼看了董成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狠狠的吐出一口烟圈来,“要抓我?不能通融吗?我去戒|毒|所,不去监狱……”

    “您干的可不只是吸|毒。”董成靠在一边,“所以,我真没办法。”

    “你怎么会没办法呢?”范颖将手里的烟扔了,地毯上很快就烧出了一个黑点,“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有钱,有的是钱,你怎么可能被没有办法呢。你是我老公,是我儿子的爸爸,你不能不管我。不就是花点钱吗?一千万不成五千万,五千万不成给一亿,有什么大不了!”

    好大的口气!

    一个亿是那么轻易的事情,“那是公司的钱!不是我个人的钱!这些年的积蓄,这次都赔给公司了,你知道这次给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吗?”

    “不要跟我说这个。”范颖浑身都开始抖,指着董成的鼻子大骂,“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连自己的老婆都救不了。你就是在外面养着狐狸精,恨不得我早死。你见死不救的王八蛋……一个月给老娘三万,都不够一顿饭钱的,我在外面有什么脸面交际。要不是没钱,我会想着办法吗?我自己赚钱怎么了?这么赚钱的人多了去了!我有今天是谁害的!你说!是谁害的!要不是你,我会走到今天。我告诉你,你现在就给想办法去,你要不去,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说着,直接拉开窗户,指着窗外。

    可这里只是二楼,门口那个门口建起来以后,正好在窗户下面,跳下去也就一米多的高度,想跳就跳吧。董成半点不为所动,“离婚吧。”

    他说着就从兜里掏出离婚协议,“签了字就行。”

    范颖接过来三两下全撕了,“想离婚,门都没有。”

    董成好似猜到会这样,又从另一边的兜里掏出一份,“你想好了,要连儿子一起连累吗?”

    范颖看了董成一眼,却没接过他手里的协议,而是直接上了窗台,然后猛地就跳了下去,紧跟着是一声瓦碎了的声音,董成并不担心,见范颖果然站在门楼顶上,身子摇摆着想要寻求平衡,他只要伸出手,她拉住了,顺势就能上来。

    “签字!签字我就拉你。”董成看着范颖,冷冷的这么说了一句。

    范颖尽管站不稳,但还是冷冷的朝对方一笑,然后纵身一跃,从两米多高的门楼顶上跳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然后跟着就是一声尖叫声,董成这才变了脸色,“这个蠢货以为这就能逃脱了。”拖延来拖延去有什么用,这种罪过一旦犯下了,怎么着都没用。

    但伤了,就得先送医院,几个警察也无奈的很。

    可就在当天晚上,范颖在医院消失了。

    “消失了?”林雨桐接到四爷的电话,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消失了?一个行动不便的大活人,还能插翅飞了?”

    可就是不见了。

    “已经全城的发通缉令了。”四爷提醒林雨桐,“注意彩凤的股票吧。我估计,不少股东已经有了撤资的念头了。”范颖现在还是董成的老婆,这一点可算是能拖累死人了。

    挂了电话,娱乐版社会版都是这个消息,尤其是这里面牵扯到走私毒|品,性质就更加恶劣了。

    网友把能提溜出来的不喜欢的艺人都拉出来骂了一遍,什么天下乌鸦一般黑,什么脏水池子养不出干净的鱼,说什么的都有。更是把之前那些吸|毒嫖|娼各种行为不端的人拉上来又唾骂了三百遍都不解恨,连海纳都收到一定程度的波及。

    因为这样的影响,第二天四爷跟江家的人上林家的门就显得很高调,前脚进林家,后脚就有人爆料,疑似海纳栖凰大小姐与江河继承人恋爱关系确立。

    用这办法转移大家的注意力。

    强强联合给人的除了八卦还有的就是信心。

    因此这次拜访还算是顺利,江天对林博表示感谢,“上次那块地皮,要不是你搭把手,可能咱们也看不透底牌。这可是帮了大忙了。”

    林博还有些尴尬,“那个……也不是外人……”

    “对!不是外人。”江天哈哈就笑,“我们两口子那真是对桐桐一百个满意一千个满意,上次去吃了一回那个国宴,哎呦长见识了。只要一想到以后有儿媳妇在家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我这心里就美的不行。”

    合着还想叫我闺女给你家做饭?偶尔一顿是孝顺,次数多了你是当厨娘使唤的吧!还想吃就能吃到?美得你!这意思是你想吃我闺女就得做呗!这绝对不行!我自己都舍不得孩子下厨呢,到你家就得下厨去?

    林博还没说话呢,丁醇就一边添茶一边道:“叫您这么一说,我这心里都忐忑的不行,你说我这也是做儿媳妇的,愣是没给公婆做过一顿饭。知道的说是家里老人慈祥,舍不得我,不知道的还真当我不孝顺呢。以后到周末了,也偶尔做上一道两道菜的,也孝敬孝敬我爸妈。”说着,就扭头看苏媛,“是吧?妈!”

    亲家直接怼上不好,我这当大伯母的,你把我的话当话那我这身份就挺要紧的。你要是不高兴,反正看起来也远了一层,怼了也就怼了,又坏不了事。

    苏媛就笑了,“现在什么厨子请不到,我跟你爸不是那挑拣的人。”

    那谁是挑拣的人呢?

    江天被噎了一下,金河却哈哈笑了,“可不就是这个话……”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这怎么弄的,火药味好像有点浓!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48.奇爸怪妈(4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