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50.奇爸怪妈(4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50.奇爸怪妈(4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8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50.奇爸怪妈(4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46)

    一声‘慢着’, 叫董双双一下子就愣住了,端着水杯莫名其妙的看向林雨桐, “怎么了?”

    “你是不是来例假了?”林雨桐顺势把杯子接过来,“这水是凉的。”

    董双双更莫名其妙, 然后习惯性的站起来朝自己的屁股后面看了看, 还用手摸了摸, “衣服脏了?”要不然你怎么知道的?

    这我能告诉只是随便找借口吗?

    本来是看看气色或是闻闻味道我就能知道的,但是你画着浓妆喷着香水严重影响判断。

    她只笑笑,“看你又叫了一杯热咖啡所以猜的。衣服后面……没脏。”大概吧!

    董双双这次松了一口气, “吓我一大跳。”

    林雨桐隐晦的闻了闻杯子里的水,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难道是我多心了?她不动声色的将水放下推过去, “要是不觉得凉喝两口也没事。多含一会再咽能好点。”

    我再要一杯热水不就完了。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关心了?

    董双双心里这么想着, 嘴上还是道了谢。

    林雨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她聊着, 一边又看向刚才刚才端水的侍者。就见他站在该有的位置,脸对着的并不是自己和董双双坐的这个方向。

    还真是自己杯弓蛇影了吗?

    她觉得也许是的。刚才那个侍者的手, 食指和中指的长度像极了当时抓住的那个老贼的手。这都是从小经过严格训练才能长成这样的一双贼手。他刚才以为他跟那老贼是一伙的, 因此心里就提了起来。如今再想, 也许真是巧合了。或许人家的手天生就是长成那样, 或许在这里上班只是为了物色有钱人好下手的。总之现在这贼是越来越不好当了, 出门带大量现金的人越来越少了,除了身上的贵重物品, 也偷不到什么钱了。这地方进出的一般都是有点小身家的, 十天半月逮住一个粗心鬼, 就够吃半年的了。

    因着想到这一点,她也没往深了说。抓贼抓脏,看人家的手不能就指定人家是小偷吧。

    经过刚才一打岔,那点客套的社交辞令董双双也就收起来了,又跟林雨桐抱怨起了孙奎,“一天正经事不干,我说你到公司上班,好歹帮帮我,可谁知道他去了跟那些小演员小模特聊的火热,才认识两小时,个个见了他都喊孙哥。什么玩意?我给他撵出去了,爱上哪晃荡上哪晃荡去,我们也就这样了。等这彩凤完蛋了,我们的关系我觉得也够呛。她受不了我,我瞧着他也觉得怪没出息的。跟你们不一样,你跟江家那个,是定下来了还是怎么的?”

    林雨桐含糊的应了一声,又聊了两句,她就起身告辞,“……你知道我的,城外还有一摊子呢。不拍完我是闲不下来了的。你那边跟作者编剧联系,到时候咱们再约时间,坐下来一起吃顿饭。”

    董双双也没强留,“那你先走,我还想去趟卫生间。”

    还是怕不小心脏了衣服吧。

    林雨桐起身她也起身,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走。走到门口了,看见董双双已经拐进大厅后面看不见了,她的脚步不由的顿了下来,朝刚才那个侍者走过去。

    “小姐,有什么能为您服务?”很是彬彬有礼的样子,一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

    林雨桐拿出钱,“直接给你,还是要我过去结账?”本来董双双没离开,自己走也不会有人留。她就是出于谨慎,想过来再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我帮您去吧。”侍者接过钱,“请您稍等。”

    看着他离开,林雨桐挪了两步,不动声色的站在他刚才站着的位置上。刚才她已经对比过了,对方也就是一米七八的样子,可今儿她穿着高跟鞋,虽然跟不高,但以自身的身高加上鞋跟怎么也在一米七六七七的样子,刚才面对面站着,几乎感觉不到身高差距。那么自己站在这里看到的跟他能看到的范围基本是一样的。心里算计的很多,也不过是一眨眼的事。这猛一抬头眼睛就眯起来了。落入视线的就是黑色的墙壁,第一次自己就是因为观察到这个觉得对方不一定是对着董双双和自己的。可从这个角度看,黑色又及其光滑的墙壁在光的照射下,是可以倒影出影像的。就像是此刻落入林雨桐视线的,正好几张大厅里的桌子,而自己和董双双刚才坐过的桌子在影像里清晰可见。连桌子上的杯子都看的清清楚楚。

    看清楚了,她就随意的朝前走了两步,不大功夫,这侍者就来了,除了支付小票还有零钱。林雨桐将小票拿了,钱却没接,只道:“辛苦你了。”

    七八十块钱的小费在这里不算是多的。但如今多用其他支付手段的情况下,他们能收到这样的小费也越来越少了。

    在对方的道谢声中出来,上了车关上车门,林雨桐摇下车窗拍下了对方站在门口的照片。

    赵平朝后看一眼,“大小姐,怎么了?”

    “在前面随便找个地方停下来。”林雨桐朝后看了一眼,“你去打听一下刚才那个服务员。”说着就把手机递过去叫他看照片。

    赵平摇头,“我刚才看见他了,能认出来。”

    拐过弯车停在路边的停车位上,赵平自己下去,大约十五分钟时间,他又转回来了,“他们叫他阿强,没有人知道具体姓什么叫什么。更不知道是哪里人,多大年纪。那里只是个咖啡厅,那些服务员和店员一半都是兼职的。什么人都有,这个阿强是替一个人顶班的。也就顶几小时的班。我去的时候,他已经走人了。”

    林雨桐沉吟,这是盯着自己还是盯着董双双的?自己和董双双在里面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是两小时。是自己或者董双双进去以后他才进去的?“等回去以后,你带人再小心的查查,看看他是替谁顶班?那个原来的服务员上哪去了?”

    赵平应了下来。虽然他暂时也没看出这个人到底是有什么问题。

    这也是林雨桐自己纠结的问题,说是巧合吧肯定不是。要说做什么吧,好像人家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就连现在他盯的是谁自己都无从判断。

    晚上到家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想了想还是打电话给董双双,电话却不是董双双接的,而是孙奎接的电话。

    “林姐。”孙奎很热情,“有事要我转达吗?”

    “没有。”林雨桐试探道:“今儿刚跟她碰过面,就是跟她说一声,要是约好时间叫她带人五剧组找我也行。我怕忙起来顾不上这边。”

    “好的!好的!”孙奎嘻嘻哈哈的,“赶明我跟着一起去,再混几顿饭去。”

    林雨桐这才问董双双,“怎么不见她的人?洗澡呢?”

    “不是!”孙奎压低了声音,“也不知道是把什么要紧的东西丢了,如今正翻箱倒柜的找呢。要不我叫她?”

    “不用。”她没有再多问,“你转达就行了。”

    这边挂了电话,林雨桐心里更加沉吟起来。今儿发现个疑似贼偷的人,转脸董双双就丢了东西了。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赵平查这些事情,林博转眼就知道了,回来衣服都没换,直接上楼找林雨桐。

    “……您别急,不是针对我。”林雨桐赶紧拉着他坐了,又递了水过去,细细的将事情跟林博完整的说了一遍,“这边一个贼,那边马上丢了东西。”

    林博就有点明白了。董双双出门不可能把紧要的东西放在身上,唯一放在身上的也就是手机钱包钥匙。钥匙和手机是顶顶要紧的东西,现在拿着手机可操控的东西多了,比如家里的大门和家电,在家附近就能操作。要是有人趁机去了董家,偷了东西……董双双翻箱倒柜的找,证明对方就算偷,也没把家里弄乱,那这就是个对董家熟悉的人干的或者是指导下干的。

    林雨桐摇头,“董双双不管是丢了什么,其实大概也就是做个样子给人看的。那董东也是省油的灯,有他做内应这家里肯定是想怎么进就怎么进。”不过是叫董双双随便丢点什么,把这黑锅直接塞给董双双罢了。董东可就成了阳春白雪了。要不然这偷的也太快了一点。

    “这事是人家的家务事。”林博可没那么好心的去提醒,再说了没证据提醒个屁,“以后出门叫高涵还是跟着你吧。单独出门还是不安全。”

    林雨桐还真就没什么功夫单独出门了,在家里懒了几天,该出剧组的还是要去剧组的。

    大冬天的拍戏也确实是不容易,户内还罢了,户外确实是冷。林雨桐挨着陈导坐了,两人共用一个电暖去。

    陈导见林雨桐捧着书在一边做笔记,一边又盯着片场,就道:“你去忙你的吧。不用在这里看着了。”也没她什么事。

    做这一行,不完整的跟一个剧组跟完,是看不明白这里面的猫腻的。所有的钱都得自己往里面填,不小心谨慎点行吗?这话却不能跟人家说的,只道:“看着你拍片子,哪一天也过一回导演的瘾。”

    小丫头不说实话。她可不是个抓具体工作的人。别看年龄不大,做的事从来都是只定调子,定下调子画下框子,所有人都得在她允许的这个范围内活动,要不然她真是会骂娘的。

    说着话,陈导就突然道:“如今昼夜的拍,我觉得时间还是紧。剩下的一些镜头分拆出去,多分几个组拍,你觉得行吗?”当然了,都是些不是很要紧的片段。

    “这么急干嘛?”林雨桐看他,当然是制作的越是精良越是细致的好。慢工出细活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道理的。

    “本来我计划着怎么也得一个来月才能拍完,现在我算着要是分组,也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事。完了之后加紧剪辑,我是想着赶在春节档播出。要是真定下来了,现在就得提前联系了,跟咱们空出档期才行。”

    这么一改,要动的可不是一家了。这边的山庄得跟进,美食街也得跟上,要不然可就白瞎了头一茬机会了。“我得回去商量一下。”这可是大事。

    结果没人不同意的,早一天盈利代表着早一天回本。

    朱广斌现在是恨不能住在美食城,内部装修完了,还有人员培训等等,繁琐着呢。林雨桐又被胡峰拉着去听他创作的背景音乐,这边才定下来没几天,陈导那边说是可以杀青了。杀青完了这就该剪辑了。可这离过年也就一个来月。偏偏林雨桐又到了期末考试的时候,只得扔下这一摊子回到学校。圆饼虽然不在学校任职,但是路子还在,给了林雨桐一份非常精炼的复习手册,要不是这东西,林雨桐觉得只怕真是有点悬了。专业性越来越强了,公共课之前都考完了,剩下的都是专业课程。一节课都没上,其实心里多少是有些心虚的。

    等这边忙完了,连跟同学道别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去公司。片子剪辑出来以后,自己得先看一遍吧。剪辑出来之后,这边马上就送过来看。看电视剧本来是为了休闲的,要是能拿点零食往沙发或是床上一窝,是最舒服的了。可现在可没这么条件,坐着看片子连着看几天几夜,累了暂停趴在一边睡两小时,起来继续。

    等片子能送审的时候,林雨桐眼睛都睁不开了。四爷来接,背着她出去塞到车里直接带回家,刚把人塞到被窝里,门铃就响了,一开门见是林博。

    林博神色不好,“桐桐呢?”

    不等四爷说话,直接就去了卧室。看自家闺女躺在这里,狠狠的瞪了四爷一眼,“怎么不送回家去?”说着就要抱闺女回去。

    四爷不动声色的拦了,“我还当隔壁没人。”说着就又叮嘱,“这几天都别吵她,小米稀饭豆浆温热的放在床头上,她饿了起来就喝了,喝了就又睡,谁也别跟她说话搭茬,要不然清醒了半天都未必再睡的着。”

    林博心说,你了解的倒是比我们这当爹妈的还多。

    心里酸溜溜的刚想说什么,就见自家闺女拉着人家的手抱在怀里不撒开。

    林博挤过去,“你让一下,我抱她回去。”这一搭手,就见林雨桐抱着四爷的手更紧了,整个人好似都戒备了起来。

    四爷赶紧拍拍,“我在!你睡吧。”

    林博就看着自家闺女就真的这么安心的睡着了。都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也就是说着人睡觉,都得选在一个叫人觉得安心的环境里才能睡的踏实。如今这样子,叫他还能怎么办?看着她眼底的青黑,他也不舍得搅了她的清梦。

    四爷见他尴尬,就低声道:“这边没什么吃的,那边还有米吗?”

    “我去熬粥。”林博卷起袖子只得把闺女留在这边。四爷当然知道他怕什么,就把门上的密码给他,“省的来回摁门铃吵到她。”就是说你随时能过来检查。

    林博的脸色这才好点,至少这态度还是可取的。

    林雨桐睡的倒是香了,四爷是压根休息不好的,有时候是一两个小时林博过来一次,有时候是三五十分钟过来一次,根本没有规律可言。他睡在沙发上,后来干脆都懒的睁眼了,他乐意来回的窜的窜吧。只要又精力就行。

    睡了两天一夜,林雨桐是睡饱了,可四爷一个劲的打哈欠,林博更是顶着俩黑眼圈。

    “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这么玩命的干。”林博抹了一把脸,“行了,没事了就好,我得回去睡觉去了。”

    朱珠斜了林博一眼,才跟林雨桐道:“以后回家住,不行在家里给江枫收拾个房间,再这么折腾几回,你爸得先疯了。”

    林雨桐连连保证,以后一定回家,绝对不在外面过夜这才罢了。

    等送走两人,四爷才从厨房出来,“以前你忙的几天几夜是救命,现在你忙成这样又是为什么?现在的日子,你就得慢悠悠的过,又没人逼着你。急什么。你就是两三年拍一部戏,你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呢。什么也不缺,别跟自己较劲。”

    “这是第一次,以后不会了。”林雨桐往床头上一靠,“真是要了命了。”头疼的厉害,浑身还没劲。这是没歇过来。

    可哪里能给她那么多休息的时间,陈导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的催,跟电视台的合作等着自己最后拍板。是卖版权还是卖独播权及其其他权限等等的问题,就又都摆在了面前。版权林雨桐当然是不卖的,她想采取分成的方式跟电视台合作,达到多少收视率分的几成利润。这种操作一般人还真不敢随便玩,有人这么玩过,最后还是赔钱了。收视率这东西,完全是电视台单方面给出的数据。其实有时候就是个大坑,很容易就掉进去了。用这种方式合作的,制片方赔钱的不是少数。但林雨桐还是倾向这样一种方式,他们就是压着又能压多少呢。网络平台的播放权直接给了海纳自己的平台。可能最后,利润最少的就是在电视台播放分出来的收益了。她心里是有这么准备的,毕竟除了电视剧本身,带动周边产业,这才是利润的大头,因此她一点都不着急。

    不说陈导的号召力,就是前期开拍的时候,不少电视台都来考察过,当然了,最初就是为了方便混吃的。因此又意向的电视台不少。

    林雨桐过去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开小会,陈导叫她过去,“过审的事情不用操心,流程会走的很快。现在有两个选择……”没等林雨桐坐下,他就直言:“国家电视台也有跟咱们合作的倾向……”

    “是给的价格低?”林雨桐问了一句。

    “价格肯定是不高。”陈导笑了一下,这个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当然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国家电视台有规定的,电视剧不能超过四十集。”

    “叫咱们重新剪辑?”林雨桐直撮牙花子,“六十五集的电视剧,愣是剪辑成四十集,这还能看吗?”

    说的就是啊!

    “那你的意思呢?”陈导看向她,“真不跟y视合作?机会难得!”

    以后有的是机会!

    林雨桐一锤定音,“跟省级卫视合作吧。只要有诚意,都可以谈。”

    整个团队都对作品有信心,因此分成的提议基本上是一提就通过。谈判也非常顺利,只两轮,就基本就订下来了。

    等签好合同,吃饭的时候这才通知了林博。在酒桌上,不少人都说林博胆大,这么大的事情真的敢从头到尾都不插手,林博只笑,也不解释,只是笑意里多少有些得意。

    忙忙叨叨的,一直到年三十才算是忙完。苏媛早就有意见了,“家里不缺吃不缺穿的,人家是为了生存不得不奔波,你们呢?”

    我们是不需要为生存奔波,可是下面有那么多人指着咱们吃饭呢。

    年夜饭没吃饭林雨桐就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林渊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一点,朱珠已经取了毯子给闺女盖上,苏媛就叹气,“就这一个孩子还大了。以为能当几年孩子呢,如今看着她比你们还忙了。”说着,又看丁醇和朱珠的肚子,“你们好歹再生上一个,家里也热闹些。你看看现在,人家都是儿孙绕膝的,我跟你爸呢?”

    林博就看向林渊,“大哥,妈说的对。”一点都没有被包含在里面的自觉。

    林渊什么时候被左右过,只有他想不想,从来没有谁能强迫他。

    苏媛看了丁醇一眼,这才又道:“你不为我们考虑,你得为丁醇想想,她今年可都三十七了,再不生这可就是高龄产妇了。不管是对大人还是对孩子,都不好。”

    这话一出,丁醇低着头半天也没说话,林渊看了她一眼,“过了年我们就先去做产检……”

    等把闺女送回屋,朱珠才问林博,“大哥大嫂两口子是怎么回事?不想要孩子?”

    “估计是大哥,他那人一向是有计划的。”林博是这么觉得,也不管是不是就对着朱珠胡说八道。

    事实上人家还真不是。

    丁醇摸着肚子,“怀孕应该没事吧,这都多少年了。”

    “还是再看看吧。”林渊躺下给她盖好,“当年你也是胆大,伤着了也不说在医院好好看看。真是能耐的。现在先去查查,没事再说,要是实在不适合,不要也罢了。”

    谁能想到呢?当时医生也只是说可能会有影响。

    丁醇低声道:“我去检查,医生还跟我说不行找个代孕妈妈,我差点没呸到她脸上。我就是把命搭上,也不叫我的孩子从别人的肚子里出来。”

    林渊拍她:“什么把命搭上。搭上命干什么?咱家也不缺孩子,爸妈也没有重男轻女的观念。已经有桐桐了,你不需要有压力。”家里的家业有人继承,要不要孩子都是自己的事,没有什么关系。

    丁醇知道这话是安慰人的话,又把手搁在肚子上摸了摸,“也吃了这么长时间的药了,应该是差不多了。”

    对于孩子的话题林雨桐压根就不知道。新年起来第一天,四爷过来拜年,在家里吃了一顿午饭,得到家里允许,下午能一起出去玩。可是大过年的能玩什么?街道上空荡荡的,偶尔才会过一辆车。大部分都回乡了,城市一下子就空了。干脆直接去电影院,捧着爆米花看了一场电影。还是海纳出品的,林雨桐早在剪辑之后就提前看过的片子。

    回去的车上,林雨桐突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看着窗外的夜景,“我还是想跟你回家。”不管林家的人多亲,好似心里都缺了一半一样。

    四爷看她眼泪都下来了,就把车停在一边,扭脸看她。

    林雨桐吸了吸鼻子,有时候那些好对她来说真的是特别沉重的负担。

    四爷蓦地笑了一下,然后低下头亲她,两人口齿交缠,没几下林雨桐就喘不上气了。四爷放开她就笑:“老妖精了,又开始作怪了。好端端还真伤感上了。”

    林雨桐靠着他就不说话了。

    四爷抱着她摸头,心里又何尝不明白这种感觉,两人在一起还有彼此。但跟其他人,哪怕是家里人在一起,心里其实还是空的,有太多的人需要惦念。别的时候还罢了,越是到了年节的时候,心里越是不能闲下来。这种空荡荡的感觉,是其他东西不能弥补的。

    等到了林家门口,四爷看着她下车,然后摆手,他该回去了。

    车一掉头,林雨桐眼泪就下来了。只要看着他一个人孤单单的离开,她心里就揪的紧紧的,抬脚不由的追着车跑了过去。四爷从后视镜里看见马上踩了刹车下来。

    林雨桐过去抱着他的腰不撒手,左一摇右一晃的,“你回去干嘛?”

    “睡觉!”四爷敞开大衣把她裹在里面,“乖!回去睡吧。今年十九,明年二十,也就到法定年龄了。再坚持一年多的时间,过了二十岁的生日咱们就去领证去。”

    那时候应该是大四的第二学期,大学也眼看就要毕业了。

    两人就这么在外面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林博和朱珠站在院子里陪着,等好不容易看见两人分开了,一个开着车走了,一个蔫头耷脑的往回走。两人赶紧回屋,不想叫闺女看见省的她不好意思。

    林雨桐是真没发现,到家见俩老人还没睡,少不得过去问晚安陪着又说了一会子话。

    林博和朱珠回了房间,朱珠先去洗澡了,“外面多冷,这种天在外面站着,真是傻姑娘火气大。”她一双脚都成了冰疙瘩了。

    林博跟着她进去,坐在马桶上跟泡澡的朱珠说话,“小姑娘就是傻,轻易就被人糊弄了。”

    朱珠白了他一眼,“热恋!知道什么是热恋吗?跟你说也说不明白。”她头枕在池子的边缘,伸手从一边取了面膜敷在脸上,“你说那时候我追你追到美国,天天就盼着能在路上或是其他地方碰见你。那时候真是疯了一样,看见个亚裔面孔就要追过去试着问问。你知道的,问白人黑人都没用,他们对黄色人种跟咱们对其他人种一样,有一定程度的辨识障碍。看见谁的脸都差不多的。找啊找的……越找肚子越大……后来就知道找不见了……”

    林博被她说的鼻子一酸,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好半天才吭吭哧哧的道:“那什么……我帮你搓澡?”

    “给我倒杯红酒去。”朱珠白眼翻他,提起以前的事心里有点不自在,看见年轻的恋人有点感触而已,其实刚才又那么一瞬,她差点都要说出叫闺女跟着人家走的话了。只有真的经历过,才知道那种一刻也不愿意分开是什么样的感觉。

    第二天去朱家拜年,林雨桐老觉得林博和朱珠之间的怪怪的,也说不上来是哪里怪,就是更之前有点不一样。朱珠看林博一眼,林博马上回避朱珠的视线,他这种神情要是没看错,应该是叫‘不好意思’或者是‘害羞’。

    这种感觉也真是哔了狗了。怎么感觉像是中学生青涩的初恋呢。

    朱家如今在京城,但其实还是两边跑的时候居多。搁不下之春那边罢了。

    “电视剧是今晚播出吧?”舅妈拉着林雨桐又问了一句,“之前看那个重案重启,第二部也不错,你外公你舅舅都抽空看了。”

    收视率比起第一部没掉,张导已经说休息半年要开始拍摄第三部了。

    “喜欢看就行。”林雨桐陪着大人说了一会子话,就被朱广斌拉到楼上去了。

    “干嘛?”林雨桐问他,“在下面说会话多好,平时都没时间。”

    朱广斌朝楼梯看了一眼,确定没人上来,这才低声问道:“苗苗在美食街那边租了个店面,你知道吗?”

    租店面?

    “不知道。”林雨桐是真不知道,“她没跟我说过。”也肯定不会事先说的,那一片属于江河的产业,租也是从江河手里租的,“她倒是说过要做工艺品。那块的人流量起来了,生意差不了。租个店面怎么了?”

    正常做生意嘛。

    “她家日子艰难?”朱广斌又问了一声,“她还上学呢?”

    “那我还上学着呢。”林雨桐怼他,“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是追人家,就好好摆出个追人的姿态来。要是不追,就离人家远点。”

    “她这人挺厉害的。”朱广斌烦躁的抓抓头发,“我现在就是个大学肄业,连个大学文凭都没有。你说人家能看上我?她家里能同意?”

    你要是还上那什么导演系,人家大概才是真看不上你。

    苗爸那人其实是个务实的人,不在乎那些个花里胡哨的。苗苗要是真谈上一个娱乐圈里的人,估计人家才是真不会同意。就跟朱大力的想法其实是一样的,要不是朱珠自己有产业有事业,就是两人生了孩子,估计也不会答应朱珠跟林博在一起是一个道理。

    这个圈子里,感情稳定的才属于异类,跟大多数普通人压根就不一样。

    两人正说着话,楼下朱珠就喊了,“桐桐下来,你该去江家拜年了。”

    礼节都是相互的,四爷昨儿去林家,今儿林雨桐就得去江家。

    舅妈收拾了礼品,“都是之春的特产,你带着吧。”然后又千叮咛万嘱咐,“半个小四十分钟就出来,别在人家家里吃饭。就说你外公等着呢。”

    林雨桐一一应了,提着两兜子东西出门,这次是自己开车,开了朱广斌的跑车走了。

    朱广斌等林雨桐从了,这才从楼上下来,吭吭哧哧的道:“也给我收拾一份,我得出去拜年。”

    拜年?给谁拜年?

    包美仪还没反应过来,朱珠就笑了,拉了嫂子一把,就笑,“是呢!咱们广斌可不小了。”

    事实上苗苗今年确实是没回家,去年闹了不愉快,她大年初二从家里出来就决定了,以后只要那女人在一天,她一天都不会踏进那个家门。加上又忙着装修店面,所以寒假就在京市。朱广斌想了想还是打算过去看看,也不知道一个人是怎么过年的。

    却说这是林雨桐第一次开跑车,感觉还真说不上来。火红的颜色看起来有些张扬。

    到了江家,四爷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接了东西就带着林雨桐往里面走,“你提前说一声我去接你……”

    话还没说完,林雨桐就听见里面的吵嚷声。有个女人的声音特别尖厉,“姐夫,你可不能翻脸不认人!”

    姐夫?这是喊谁呢?

    金河可没有弟弟妹妹,谁能喊江天姐夫?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50.奇爸怪妈(4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