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53.奇爸怪妈(49)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53.奇爸怪妈(49)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598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53.奇爸怪妈(49)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49)

    江天为金河在家里准备了完整的医务室和医护人员, 没想到却先叫他给用上了。可这毕竟是妇产科的大夫, 只能急救, 其他的真不行。

    林雨桐几乎是本能的要朝前走,硬生生的给顿住了。上次把脉是不得已,之后四爷帮着掩饰了一番。现在再露出来,可就惹人怀疑了。再说了额,她一点也没觉得江天该救。

    一个治好的江天和一个口不能言行动不便的江天, 她的心里掂量了一遍,还是觉得排除这个麻烦好似更好些。至于由此带来的后续的事情,林雨桐左右看看, 这大厅里说的都是私密事, 也就是这几个人知道详情。其实从头到尾这个陈飞云是挺无辜的。唯一的错的就是不改过来劝江天插手江家的家务事。可要是抛开年轻的时候他追求过金河的事情不谈,就只金河曾经帮他照顾女儿的情分上, 过来劝导几句话实在算不得是什么错。

    说到底,还是两口子对上了。金河当初怀孕没离婚,心里还不定怎么后悔呢。这次江天还敢故技重施, 什么不好说,偏又拿怀孕这一套说事, 压根不在乎她的生死,又一再提起那个早逝的孩子往金河的心里捅刀子。金河可不就恼了。纠缠了一辈子的人, 彼此太清楚对方的弱点了。直接一顶绿帽子给江天扣在脑袋上,他不及细想, 又是大喜大悲大怒之下, 还又动了手。快七十岁的人了, 受不住实在是正常的很。

    如今出了这事,反正在场的就是这几个人。责任谁也不会往陈飞云身上推。两口子争执动了怒于是中风了,谁会去追究?

    那么唯一麻烦就是之后照顾病人的事了。在一般人家,家里要是老人瘫痪了,那真是一家子跟着受累。可对江家来说,家里能专门给金河养一个医疗组,就能给江天也养一个。能花多少钱?能用钱解决的麻烦从来就不是麻烦。大不了一周半月的来看望一次就是了。

    其实麻烦只是更小了而已。

    这么想着,林雨桐就看向四爷,四爷微微点头,两人是想到一处去了。因此,在家里的医护人员过来以后,林雨桐又拿起电话联系了医院。

    四爷扶了陈飞云起来,“叫陈叔跟着受累了。今儿的事跟您不相干,等会医生来了,也好好的检查检查。”

    陈飞云哪里安心,“我要是不过来就没有这事了。”多少有点懊恼。看不上江天是一码事,可看着他如今的样子,心里又有些不忍心了。曾经一次的大学同学,一个教室上课,一个宿舍睡觉,一起吃饭,一起上课,一起追的女孩子。活到现在,同学是越来越少了,聚在一起凑不满一桌,如今这个又不行了。肯定是伤感的。如今再想起那时候都是意气风发的,谁能想到现在……垂垂老矣了。

    金河软倒在沙发上,对陈飞云摆摆手,“不关你的事,是我连累了你,你要这么说,我真是以后都没脸见你了。”

    陈飞云苦笑一声,“你别瞎想,年轻的时候拌嘴,还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时候打架打的鼻青脸肿的,怎么打都没事,如今……”岁月不饶人啊。

    金沙可没时间看他们在这里发感慨,江天才被医生抬到楼上,你们倒是又这个闲心,“赶紧打电话叫江桥来。这么大的事,亲儿子能不到场吗?”说话的时候看的是金河,“你呢?等会跟着一起去医院?”

    金河还没说话,外面已经响了救护车的声音。从三楼的医护室有电梯直达楼下,四爷赶紧过去看着,这肯定是要跟着去医院的。

    林雨桐听了金沙的话,又打电话给江桥,叫他直接去医院。

    江桥有点懵,“怎么会中风呢?”这几天不是正高兴着又得一儿子吗?以前会催婚,现在连问一声都想不起来了。他此刻在酒店,边上陪着喝酒的是圆饼,挂了电话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不应该啊!老爷子现在每天早晚还坚持跑四十分钟呢。比我的身体都不差什么。要不然能叫那女人老蚌生珠。”

    圆饼踢了他一脚,“那就赶紧走吧。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我送你过去。”说着起身,又不放心的叮嘱,“年龄都那么大了,有个三张两短也是正常。这个年纪最忌讳大悲大喜。如今这样,未尝不是欢喜的过了。人都说是祸福相依,这玩意真是说不好的。之前还说这是福气是喜事,你看转眼就什么也不是了。到了医院也别一径的抱怨什么,揪着不放能怎么着。这中间隔着博子的面子呢。不说别的,就你那兄弟,说实话,是比你出息。你不能不承认这一点。你现在是跟桐桐那丫头合作,那个电视剧连拍了两部,你前前后后跟着赚了两三千万了吧。这里面虽说是有博子的面子在,但要是你弟弟真心想难为你,我估摸着女生外向,博子拿他闺女也没办法,你没看他现在那样,整个就一女儿奴。”两人说着话,就出来上了车。圆饼一边开车,一边絮叨个不停,“不过也不怨人家显摆,那丫头是有几分本事,就只投资的眼光看,不服都不行。这回海纳可是赚了个天文数字的。这还不算捧红的艺人……”林博这边光是艺人的广告代言,赚的手都软了。身价提起来了,这就是摇钱树。这都是暂时无法去用数字估量的财富。他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人家没打算为难你,该给你的也给你了。上一代的恩怨也就那样了。你跟你弟弟处不好,但也别总弄的跟仇人似得。到底是博子的女婿,你说这一个手心一个手背的,博子能不为难吗?又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江桥撇嘴,还一个手心一个手背呢?听的人牙酸。他受不了这个啰嗦劲的,“你赶紧给我闭嘴吧。”他像是要找麻烦的样子吗?“我那老子是什么德行我清楚,那就是个从来只有他自己个的人,把谁往心里去了?奶奶?我妈?还是我?以前我以为是那对母子,后来也明白了,他们过的未必就比我好。老爷子是自私了一辈子的人了,只要他觉得对的,觉得好的,只管按照他的意志来。哪里管别人的感受。就这样吧!我跟那母子俩……好是好不了了,不过也没恼,各自各自的日子呗,互不相干的。以前还有老爷子牵着两头,不得不在一个屋檐下,现在呢?老死不相往来也无所谓的,也就是赶巧了,偏是博子的闺女,这个寸劲你说说,上哪说理去?”

    这话圆饼听在耳朵里,就暂时不言语了。他也看出来,江桥心里是有这想法,但也不是全部,到底是亲爹,嘴上再硬,哪里能真不担心。那一双手搁在腿上都抖起来了。

    却说这边把江天送进医院,医生的结论还没下来呢,坐在一边等着消息的金河就白了脸,喊肚子疼。

    林雨桐赶紧扶了她一把顺便偷着把脉,这脉象是有些胎气不稳,但还不至于真疼的了不得。心里疑惑只一瞬,眨眼间马上就明白了,“护士!护士!送妇产科……”

    江天这样总得有个说法,有孩子又保不住胎大喜大悲之下中风了。金河对外是一点都不想担责任,又急切的想把肚子里的这块肉赶紧拿了,如今不过是顺势而为。

    两人是跑了这边跑那边,就是有秘书助理,忙的也是脚不沾地。

    等江桥过来,四爷就把江天这边彻底交给他看顾,“我们在楼上妇产科?”

    “怎么了?”江桥还是问了一句。还以为是一个呢,闹了半天是两个都躺下了。

    四爷只简单的说了一句:“做手术。”

    江桥秒懂,就是孩子保不住呗。他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了,“那……那……那你们……你们那什么……忙去吧……这边有我呢,有我呢。”

    看着两人快步进了电梯,江桥还是笑了,圆饼戳了戳他,“收起你的表情来。叫人看见了成什么样子?”没心没肺的!

    却说林雨桐陪着四爷去了妇产科,其实她不用跟着的,毕竟对外这只是男友的妈妈,又不是婆婆,太殷勤了反而是不好。再说,金河又不是真的有事。

    可不这么办也不行,这妇产科男人陪着不奇怪,那至少都是陪着老婆的吧。可现在四爷一个大男人在这里陪妈妈,尽管是最好的病房,不是那人来人往的地方,但还是一样尴尬。林雨桐不陪着能怎么办呢?

    倒是这边将金河安置好了,她反而催两个人,“叫桐桐回去了,思烨守着你爸去。我这边叫保姆陪着,不行再雇两个护工就行了。手术安排好了,医院会通知的。”如今只是住院做手术前的各项检查和准备而已。

    两人看金河心态良好,之前那点不安好似也没有了。这才转身出去。

    四爷将林雨桐送到医院楼下的停车场,“你先回去吧。我这边可能还得在医院耗几天。”

    “按时吃饭,晚上尽量找个舒服的地方睡觉。”林雨桐叮嘱了几句,也就上车离开了。网上估计已经爆出来了,在医院紧紧出出的,光是林雨桐就发现了七八拨偷拍的人。这会子她得回去看看网上这舆论怎么操作,该买水军的时候还是要买的。

    可这事四爷哪里用的着他操心,在病房外一连串的电话打出去,叫坐在江桥身边的圆饼不由的低声嘀咕,“幸好你早早的出来了,你要是在他眼前碍眼,我保证你会被他吞的骨头都不剩。”

    江桥扭脸看了一眼,就又盯着急诊室的门。

    不大功夫,医生出来了,跟病人家属,那当然是有什么说什么,“……中风现在的治愈率在百分之五十以上,只不过这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江桥摆摆手,“你就说我爸现在怎么样了吧?有没有生命危险?能不能说话?能不能活动?”

    这医生有些为难,这是中风,又不是抽筋了,我给你抻一抻马上就能走的。他苦笑一声,有些无可奈何,“行动肯定还是有些不便的。需要人搀扶,活动时间不能过长……另外,说话口齿不是很清晰。不过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半载,只要心态平和,病症还是会减轻的。”

    照这意思,也就是生活不能自理呗。

    从急症室送到病房,江天就醒了。人醒了,脑子也清楚了,当时是冲动了,可现在想起来,好像陈云飞整个冬天都不在国内,去看她女儿和外孙去了。那照这个时间算,金河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可能是他的。那根本就是金河气自己的一句气话罢了。

    他嘴里呜哩哇啦的,也说不清楚。好半天四爷才回过神,“你问我妈?”

    江天点点头,眼神很有些急切,或者说担忧。

    江桥怕这倒霉弟弟说实话,再刺激了老爷子,赶紧道:“有身孕了,当然是在家里歇着。可不管叫来。我一会就去打电话,就说您这边没事,只是修养,也别叫她过来看您了,省的看见您这样子再担心,那么大年纪的孕妇了,医生说受不得一点刺激。”

    江天连连点头,急切的看向江桥,关键时候还是大儿子能明白自己的心意。难得的事知道要添个弟弟妹妹了,竟然没有嫉妒之心。

    江桥被江天看的不自在,“都是应该的。您只放心养病,只要您好了,家里就都好了。”说着就偷偷的踢了四爷一脚,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四爷没言语,想瞒着就瞒着吧。瞒不住的时候看你咋办?再刺激一回?

    那就刺激吧!刺激刺激就习惯了。

    江桥看着老爷子嘴歪眼斜的,心里到底是不忍了,“……医生说您没事,也就是休养三个月,三个月之后您准好了。一点问题都没有,照样能进步如飞……”

    江天心里咯噔一下,活了这么久了,见过的生老病死多了。在医院,医生说的特别严重的那种,这个可能那个可能,这个病变那个病变的,这其实是没事。但医生要说没事,真的没事,三两个月准好,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喝什么喝什么。要是这话一出,大多数情况就是要歇菜,基本是没救了。

    大儿子一向混不吝的,这会子在床前当起了孝子。要真是没事,他不会良心发现的。他心里真是有了不好的预感,这次八成是不行了吧。

    想到这些,顿时是泪如雨下。把江桥可是吓的不轻。看一向恣意的人如今成了这样,这个人偏偏还是亲爹,他心里能好受吗?那些不好的一瞬间就没了,心里留下的都是好的。在心里跟山岳一样的父亲竟然在自己面前哭的跟个孩子似得,他心酸的也不行,眼泪止都止不住,“……别这样,爸!真的……能好的……三个月……再不成就是半年一年的,一准能好……”

    四爷心里翻个白眼,你越是这么说他心里越是害怕。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三个月,这会子又成了半年一年了,这话叫人听着就没谱的很。

    江天心里真就觉得这是儿子安慰他的话,看着小子哭成这德行,可不就是要死了亲爹了吗?他也顾不上哭了,他不放心的事情太多了。这身后事怎么也得安排好吧。

    放在第一位的是江河,于是他艰难的抬起手,叫小儿子到跟前,又是一通呜哩哇啦,四爷不用听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是就道:“您放心,您给公司定下的计划,我会逐步是完成。您在公司里留下的老人,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我会一视同仁对待。”

    江天神色复杂,对于这个儿子的话他是信的。这一两年他也看了,就是自己在公司,他决定的事,从来没有做不到的。说过的话从来没有不兑现过。将家业交给他,竟是最放心安心的。

    不提这个话茬,又想起金河。

    四爷不用他问,就直接道:“那是我妈,我能不用心吗?咱们家又不是缺钱的,还怕亏待了谁。”

    这话江天也信,就是再生一个,自己看不到,可有个大了这么多的亲哥哥看着,也出不了苦。养一个孩子才能花费多少。至于孩子长大以后的事,他相信金河是会安顿好的。只金河手里的股份不拘是哪一家的,转到那孩子的名下,一辈子都吃喝不愁,实在不行建一个基金,每月定时领钱,这也是个办法。

    心里这么一思量,要操心的事情也就这么些了。大事就是公司的事,继承人不错,不用担心。那个没出生的孩子的事,太远了,自己鞭长莫及。

    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最后不放心的就是眼前这俩儿子了,他挣扎了说了两个字:“婚……事!”

    这个咬字就比较清楚了,是说叫他们抓紧婚事。

    四爷接话,“桐桐您是见过的,等她毕业了就结婚。您别操心,安心养着。”

    对林家他是没有什么不满的,唯一一点不满就是这样人家出来的孩子太娇气,可如今自己这样,这点小毛病就不算毛病了,有林家帮衬着,自己一闭眼,这也能放心一些。这么说起来,二小子找个这个婚事却是顶顶好的。

    他满意的点点头,又看向眼圈红了的大儿子。跟二儿子比起来,这孩子才是可怜。老二至少还有他妈妈给操心,可大儿子呢,离了自己还有谁?谁替他操心。

    突然之间他就有点理解金家的老爷子了。如今,这害怕孩子在自己走后还孤零零的心,简直是一模一样的。他艰难的道:“……结……婚!”

    这是催着江桥结婚。

    江桥一抹眼泪,“爸,您真别胡思乱想,等您好了,我马上结婚。”

    江天却固执起来,“结婚……赶紧……”这一着急,嘴唇都颤抖起来,之前哆哆嗦嗦的手好似抖的更厉害了些。

    江桥吓了一跳,连声道:“好好好!我结婚!我马上去找人结婚。您千万别生气!”

    江天这才喘着粗气缓过来,不长时间就睡过去了。不知道是身体原因还是正在注射的药物的作用,睡的还挺沉。

    四爷对于江天这所谓的遗言半点都没放在心上,只跟江桥道:“护工已经找好了。但这边还得你常过来看顾。公司那边放松不得,我得过去看着。”

    江桥明白这个道理,这么大的公司老爷子一倒下,就怕内部人心惶惶,外界猜测不断,“你去吧。这边我看着,”尽管江河没有自己的一份,但他确实是江河的大少,这个身份刻在骨子里。换句话说,对公司他是有感情的。

    等四爷离开了,江桥才摊坐在一边,对圆饼道:“人老了,怪可怜的。”到了这份上了,其他的还有什么好计较的。

    圆饼倒是提醒他,“你们家老爷子动不得气,你还是想想看,这上哪找个愿意跟你结婚的人去。”

    说起这么江桥就发懵,“你说老爷子是怎么想的?中风虽说不是什么好病,但真不是那么容易要了命的。”

    圆饼白了他一眼,病哪里有好病?“不过这人猛地成了那个样子,多思多想也是有的,”原本走路都带风的一个人,快七十岁了还一头黑发,健硕的不像话,这一病的起不来说不了话,搁谁谁也得多想吧。他这么开解了一番,又带着几分想看笑话的心思道:“婚事还是要抓紧的,别叫老爷子着急,这一刺激,再加重了病情……”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笑,哪里就那么邪乎了。

    可江桥真是把这话听进去了,见了找来的护工,又细细的交代了好几遍,这才从医院出来。

    圆饼另外打车走了,人家也有事要忙呢。他上了车,该何去何从呢?

    上哪里找个人结婚了?

    想起圆饼临走说的话,他说什么来着,说是初恋挺好的。成功的案例就是林博两口子。

    这是叫自己找小四眼去的吧?

    可谁说初恋就是好的了?你只看到成功的,你怎么看不到不成功的。自家老爷子和金河那女人,说起来可是初恋。

    心里这么想着,开着车还是鬼使神差的去了电视台。车停在外面,他也没下车。拿出手机翻看圆饼打听来的手机号码,犹豫了半天还是打了过去。

    周潇正在节目策划会,电话关了静音在桌子上放着。一个陌生的号码一个劲不停的打,电话亮着,大家想看不见都难。

    组长发话了,“小周去接吧,看是不是什么急事?”

    周潇直接关机,尴尬的笑笑,“怕是打错了,没见过这个号码。”

    坐在车里的江桥皱眉看看电话,先是不接,然后是挂断是什么意思?小毛丫头倒是长脾气了。他还偏就不离开的等着。

    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周潇开完会打开手机,去休息室回了未接来电,“你是谁啊?找谁的?”

    江桥笑了一声:“我是谁你听不出来吗?找谁的?当然是找你的。”

    周潇一时半会还真没听出这是谁来,“你打错了吧。”

    “小四眼,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江桥轻哼一声,“连我都不记得了。你还真是无情的可以啊!”

    周潇顿时眉毛都立起来了,“江桥!”

    “荣幸之至,您还记得小的。”江桥痞痞的一笑,“我就在你们电视台楼下,出来!立刻!马上!”

    周潇气极反笑,叫我出去我就出去,你当你是谁。

    正要挂电话,就听江桥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你最好出来,要不然我还像是以前一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亲你。”

    周潇脸上一红,这不是羞的,完全是气的。

    那应该是很多很多年的事了,十七八岁的年纪,正读高三。满教室的人,这混蛋玩意就敢抱着自己亲……想起那时候的丢人事,她眼前都开始发黑。

    挂了电话,将手里的文件夹随便塞给一个实习生,叫他帮着给领导请假就说她有急事先走了。

    实习生战战兢兢的,这哪里像是有急事,那样子分明就是想打架。

    周潇下了楼,随便看了两眼就找到江桥的车里。都说狗改不了吃屎,他这骚包的脾性也是改不了的。不用怎么分辨,最扎眼的车一定是他的车。

    江桥看着一身职业装的女人大踏步的过来,就笑了笑。圆饼说的话也是有道理的,这初恋好就好在相知相熟的时候都还青涩,从不会掩饰自己的真性情。也许那个时候的了解才是真的了解吧。就像是现在这样,她能在人群中准确的找到自己的位置,那么是不是可以矫情的说一句,自己在她的记忆里,从不曾褪色。

    周潇双臂抱胸站在车窗外,见对方死赖在里面就是不露头,就不由的冷笑一声。我还能认错了?她只抬手瞧了瞧车窗,“是自己开,还是我找个搬砖自己砸开?”

    那还是我自己开吧。

    江桥将车窗摇下,然后探出头抬脸看对方,“哎呦!这是谁啊?这么多年了,你瞧,我都得仰视你了。”

    周潇一把将他脸上的眼镜摘下来,“干嘛来了?”

    江桥抬手遮了一下来,“你把我的眼镜一摘,这脸都露出来了,我这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周潇‘呵’了一声,顺手把眼镜从车窗里扔进去,“到底想干嘛?说清楚。我还上班着呢。”

    “上什么班?”江桥伸手将副驾驶的车门打开,“上车说话。”

    “不去!”周潇靠在车边,“有正事没有,没有就滚蛋。”

    江桥的脸上难得露出肃容来,“有事!还是求你帮忙的事。”

    他说的认真,周潇一下子就站直了,不是实在没办法,以他的脾气不会求到自己身上,“你认真的!”

    江桥脸上的神色越发严肃,“这种事能开玩笑吗?”

    周潇二话不说从车前绕过去直接上了车,将车门关上系上安全带,“走吧。”找个能说话的地方。

    江桥嘴角隐晦的翘起,然后又开始板着脸沉默,只时不时的看一眼对方。

    周潇被他看得莫名其妙,“看什么?”

    “好看了。”江桥淡淡的说了一句。

    周潇白眼一翻,“什么时候不好看。”不好看你能亲我?

    江桥也像是想起以前的事,不由的笑了一声,“还真是不谦虚。”说着,就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那个……这么些年,过的可好!”

    “好!”周潇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名校毕业,读完博士。跟某些学渣不一样,读个二流的大学三流的专业……”

    “一流的大学一流的专业读完博士还是一样打工,我现在聘请着几个这样的人帮我打理生意。”江桥弱弱的犟嘴了一句,说完一件周潇那吃人的眼神就知道不好,赶紧道:“那什么,你不一样。你是有理想有追求的。”

    “那我就纳闷了。”周潇似笑非笑的,“知道我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优秀学生,你这学渣怎么敢追的?”

    江桥呵呵一笑,“那什么……学渣都特别喜欢学习好的姑娘,真的!”

    “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那时候只是想追学习好的姑娘,不一定非是我。只所以是我,是因为我是你唯一能接触到的学习好的姑娘,是这样吧。”周潇又一笑,你丫能不这么坦诚吗?

    江桥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吧,什么样的女孩都接触过。可在周潇的注视下,还是不免觉得有些羞臊,这种怦然心动又有点小羞耻的感觉,还真是叫人有点陌生呢。

    见对方这么一问,他就恨不能打嘴。如今都不流行那种酷酷的口是心非冷模范了,这么说好似有点不好。

    想要再说点什么吧?却还真不知道怎么说?

    说那时候就喜欢上你了?这话有点亏心,尤其是记忆里的小四眼实在算不上形象有多美好。

    说我现在对你有点意思了?这话听着还是有点矫情。不是十**岁的孩子了,对爱情这东西,到底信不信他自己都不知道了。跟别的女人玩的时候,这爱不爱的倒是张嘴就来,可对着她,突然觉得说半点假话都亏心。

    幸好酒店到了,车停在停车场,不用说话了。

    周潇却皱眉了,“你带我来这里?”大白天的上酒店?哪里找不到说话的地方非找这里?

    江桥支吾着应了一声,“酒店怎么了?是家里老公管着还是男朋友管着?这思想也太龌龊了。”

    周潇一听这话就嘲讽的一笑,“真当我还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丫头呢。什么老公男朋友,你拐弯抹角的想打听什么?直说好了!”她开了车门从车上下去,“我现在真有点怀疑你又想追我了。我说你能出息点吗?好马不吃回头草……”

    “他妈的我回头了吗?”江桥啪一声关上车门,“这不是转圈的跑又遇上了吗?”不想在外面这么丢人的掰扯,“找个没人的地方去。我好歹算是个名人……”

    这个二货!要是想追我你这么说合适吗?你为什么是名人?还不是跟一些小演员小模特常出现在一个娱乐新闻上。江少换女友,新欢旧爱的恩怨情仇,光写这些小说都能养活好几个网络写手了。你特么的这会子还敢拿这个出来说话?

    周潇真是服气了。

    两人拉扯着进了房间。其实周潇也就那么一说,如今进酒店其实没那么些不好的说法,很多商务会晤都在酒店举行,这里又有很多娱乐休闲甚至于美容健身项目,真不是大事。跟着进来了也就进来了。这里是套间,外面是客厅,她顺便往沙发上一坐,“说了一路闲话,说正事。到底叫我帮你什么?先说好,违法乱纪我不干,违背良知我不干。剩下的只要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你说吧。”见了这人恨不能踩死,可真说起来,也算是一起纯真过的关系,还真就不忍心不管他。

    这话说的江桥有点小感动,圆饼说的真对!初恋的感情真说起来,纯粹的多。没有那么多附加的东西,就是单纯的在那个时候莫名的心动了。他见她认真了,眼睛倒是不敢看她了,四处瞟了一遍,这才又咳嗽了一声,问道:“说真的?有男朋友吗?结婚了吗?”

    周潇的眼神就奇怪了起来,“你问这个干什么?”叫我假装你女朋友?去你蛋蛋去!你江桥什么时候缺过女朋友了?!“难道不是找我帮忙?”

    “当然是找你帮忙?”面对对方不可思议的眼神,江桥挺直腰板,尽量叫自己理直气壮一些。

    “帮什么忙?”周潇起身,“再不说我就走了。”没功夫磨叽!

    “就是那个……那个我吧……要结婚了……”江桥结巴的说了这么一句。

    周潇心说这关我什么事,叫我当伴娘还是策划婚礼?我跟你媳妇熟吗?

    江桥见对方还是没反应就接着道:“那个我要结婚了,就是缺了点东西,得找你借。”

    “什么东西?”周潇彻底糊涂了,“借钱?”除了钱也没别的,不过你借钱至于这样吗?再说了,你家破产了?

    “不是!”江桥又咳嗽了一声,“不借钱……那个……我结婚,缺个新娘,问你能不能把你借我用一下?”

    什么玩意?!

    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我保证不打死你!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53.奇爸怪妈(49)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