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76.奇爸怪妈(72)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76.奇爸怪妈(72)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032.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76.奇爸怪妈(72))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72)

    独眼眼里的厉光一闪而过, 伸手就朝这女人抓去。

    “都别动!”面对独眼突如其来的出手, 红姐没有动,只伸手一把扯开了她自己上衣的扣子, 露出绑在身上的一圈圈炸|药来。

    刀疤不由的发出一声惊呼, 这得多少炸|药!

    独眼眉头一皱,瞬间收回了手,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女人一眼,脸上的神情也缓和了下来,“犯不上这么玉石俱焚吧。你发你的财, 咱们不干涉。我们为的只是大头。”

    “为他?”红姐显然不信,“什么时候你也这么讲道义了?”

    刀疤气道:“当初可是大哥收留了你。现在我们只为了大哥,没有挡你的道,这你也容不下?”

    这个蠢货!

    红姐鄙夷的看了刀疤一眼, 这家伙为了大头她信, 但独眼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帮他?没点好处谁干这事?这蠢货八成是被刀疤忽悠了!刀疤为的从来都不是大头那该死的。

    大厅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混战停止了,找茬的全都退了出去,红姐的人慢慢的围拢过来。

    刀疤冲着这一圈人斥道:“大哥现在生死未卜, 你们都跟着这个女人奔前程,人往高处走, 水往低处流,我看不惯, 但也不强求。现在我就是想回去看看大哥可还都好, 你们也不许?这么铁了心的跟着这女人, 你们可都看见了……”他指了指红姐身上的炸|药, “这女人可半点都没为你们想过。这就要叫大家一起同归于尽了。”

    围着的人不由自主的朝后退去,那炸|药足有一公斤。

    “一公斤炸|药爆炸会是个什么效果?”隐在窗户后面,林雨桐看着双方的对峙,扭头低声问四爷。

    “一个76毫米高爆|炮|弹的装药大约是一公斤,可以把一个二层小楼化为碎瓦砾。”四爷说着,停顿了一下,好似觉得这么说对林雨桐来说,还不够直观,又补充道:“ 一个手榴弹装药是50克左右,爆|炸的情形你是见过的,在10米范围内没有生存可能。而一公斤就是相当于20个手榴弹同时爆炸。”

    考虑到建筑用材的差别,那也就是说至少在爆炸中心七八十米的范围内,谁也别想逃。

    手榴弹爆炸林雨桐是见识过,那些年甚至都是习以为常的。被炸弹炸伤的伤员是个什么状况,她更是一清二楚。

    这越是清楚,就越是知道这个女人的手有多黑。

    她正要说话,猛地听到外面一声尖厉的叫声,是珍妮的声音。

    “啊——”珍妮站在楼梯上,看着下面场景失声尖叫起来。炸药、枪支,这是多么危险的东西。

    随着这一声尖叫,楼上原本不敢怎么下来的人都冲了下来。本来就害怕,再加上这样的氛围,人群瞬间就乱了起来。有人急着往楼上冲,有人往下跑打算从这店里出去。

    “闭嘴!”刀疤大声呵斥了一声,用蹩脚的汉语喊道:“都站着别动,谁动我就打死谁!”说着,手里的枪抬了起来,冲着房顶开了一枪。

    “啊——”大多数人都惊呼起来,只有珍妮的声音最大。林雨桐在后面的房间里都听的一清二楚。

    这个裹乱的女人!

    “到我身边来。”有人用英语喊了这么一句。林雨桐在里面听见了,这是红姐的声音。她这话是对谁喊的?心里才有了疑惑,就听四爷轻哼了一声。她一下子就明白了,这女人哪里有什么明确的目标,不过是逮着谁算谁。这样混乱的状况下,好些人都失去了判断的能力。在不少人质的心里,刀疤是恶人,是绑架挟持他们的人。而红姐是好人,是把他们从恶魔的手里解救出来的人。在这样的状况下,不及细细的思索,本能的就会觉得红姐身边才是安全的。

    果不其然,随着红姐的喊声,刀疤的枪声所带来的威慑力瞬间化解于无形。人群中安静了片刻紧跟着骚动了起来,以珍妮为代表的七八个人迅速的冲到红姐身边,藏在她的身后。

    刀疤紧跟着又开了一枪,阻止了原本打算朝红姐靠拢但又距离红姐较远的人。大厅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除了紧跟着红姐的,剩下的人都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真是不知死活。”他低声骂了一声,随后唾了一口唾沫在地上,显得有些烦躁。

    独眼微微转头,朝后院那扇窗户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窗户里隐隐透出光线来。那位想必在后面观察着这里的一举一动。

    现在该怎么办?

    能少死人当然是最好了。

    “请那位林大小姐出来吧。”红姐眼里的厉光一闪而过。刀疤和独眼这么卖命,她可不相信那位财神小姐没许诺什么好处。不过能说动这些凶神恶煞调转枪头,还真不能小看这位。“林小姐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真会看着……”她意有所指的停顿了一下,“看着这么多人送命吧。别以为在这里就没人知道事情的经过,没点完全的准备我敢这么干吗?”

    这是用她身后的这些人做威胁。而她说的完全的准备是什么呢?

    此刻某个直播网站上,出现了个诡异的画面。画面模糊不清,但声音却该死的清晰。

    本来大型野外探险直播出了这样的状况,就比较吸引眼球,而出事的恰恰是那位有钱的令人发指的豪门大小姐,如此一来关注度就更高了。

    夜里,这个时间点了,在网上晃悠的夜猫子们偶尔发现了这么一个音频和画面,马上就沸腾了。呼朋引伴,不知道多少人半夜被电话吵醒然后摸出手机隔着屏幕瞧热闹。

    这世上从来不乏好事之人,迷糊不清的画面上几乎被刷屏了。

    林boss,你家的小公主需要救援!

    林博一手按着暴躁边缘的朱珠的肩膀,一手拿着电话,“……别给我打马虎眼,到底怎么样?”

    老六隔着电话呵呵直笑,“我在这里,闺女好着呢。”

    林博心里松了一口气,“别叫她犯傻,只要她好好的……”其他人管他去死!“她只是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不需要为什么人负责。不要有什么思想压力,不要害怕舆论,告诉她,她老子还没死呢,护的住她。”

    紧跟着,林博更新微博了。他将在闺女成人礼上说过的话又提了一次。通篇只有一个意思——孩子,我希望你是个自私的人!

    本来这两天林博的微博,包括跟林雨桐有关的人的微博都已经被广大的网民攻陷了,这种情况下,这样一条微博引发的热度可想而知。

    有人骂林博,觉得他这是暗示不用顾其他人的死活。但有人又非常理解,认为这是人之常情。网上互相辩驳,有人引经据典,有人则直接粗暴,祖宗八辈及家里的女性长辈被问候了个遍。

    但是这毛作用都不起。

    谁也不是当事人,在瞬息万变的局面下,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我还是出去吧。”林雨桐紧了紧身上的衣服,那女人身上的炸|药一旦爆炸,在这房间里跟在外面的区别不大。出去了,说不定机会更大。

    “一起吧。”没有任何废话,只把西装的扣子扣好,就准备起身。

    林雨桐嘴角动了动,然后笑了。说什么劝导的话都是多余的,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门悄无声息的打开,蹲在门口暗影处睡的迷糊的小姑娘花花睁开迷蒙的眼睛,借着一点点微弱的光看清楚出来的人就吓了一跳,蹭一下跳起来,“姐姐,六叔不叫出去。”

    林雨桐摸了摸花花的头,她还真是有点不理解老六为什么把这么小的孩子安排在这里。对他来说,给这个小姑娘安排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生活并不是难事。

    心里有这样的疑惑,但随即就压下了。这世上谁都有个不得已,在不了解情况的情况下,她从来不下判断。

    “有机会就溜出去,小命要紧。”林雨桐嘱咐了一句。

    这么小的孩子,没人注意,对这地界又熟悉,想来保命也不是难事。再加上,这小姑娘能在喧闹与枪声中打盹,想来也不能小看了。

    花花没言语,看着两人吵灯火辉煌处走去。然后迅速隐在角落里,不一时,老六就听到几声清越的鸟叫声。

    矮子眉头一皱,“是花花给的信号。林……大小姐出去了。”

    老六对矮子改变称呼的行为给了赞赏的一眼,随即就失笑,“这还真是博子的种!”那时候没人帮自己,即便是圆饼他们,有心也是无力。而博子几乎是不计代价……现在想起来,也叫人有些唏嘘。他的神色严肃了起来,“……保证那孩子的安全……”说完,停顿了半秒,“那俩孩子的安全。”

    一双璧人拆开了未免太可惜了。跟心爱的人分开,这种滋味,不说也罢。

    “是!”矮子应了一声,就摸出卫星电话,拨了出去,“……在她引爆之前,干掉她……”

    在红姐隐约的看到林雨桐,脸上的笑意刚刚挂上的时候,表情就又不由的僵住了。她浑身的汗毛倒竖起来,自己这是被盯上了。

    她警惕又隐晦的四下里看看,这暗处一定还藏着狙击手。

    “不是叫我来吗?”林雨桐缓步从暗处走出来,“我来了。”

    红姐收回视线,重新落在林雨桐身上,紧跟着视线就又落在四爷身上,将四爷上下打量了一遍,露出几分愕然,“这不是江家的那位二少爷吗?”

    四爷皱皱眉,对这个称呼他不怎么喜欢。事实上他早不是什么二少爷,说起来,算是江家的当家人了。

    红姐咯咯地笑,平白又钓出一条大鱼来。

    “其他人都放出去,我们留下来做人质。”林雨桐的声音冷冽,淡语气却强硬。

    这声音顺着网络传播出去,关心她的人心里焦急,不少人心里骂她傻,但内心深处又何尝不是带着几分敬佩。

    “这个死丫头。”朱珠一拍桌子,“逞什么能?她现在的具体位置到底在哪,查出来没有?”说完就瞪着林博,等着他答话。

    就是查出去,也不能秒飞过去吧。

    “其他人都放了吧。”四爷闲适的拉着林雨桐坐在独眼递过来的长凳上,“说到底,你要的也无非就是钱。放了人,一切好说。”

    “真当我是傻子。”红姐的手搭在引线上,半点都不放松,“有这些人在,我才有谈判的筹码。”

    话音才落,就听到一声尖厉的咒骂声,是珍妮的声音,“你这个骗子!”

    “闭嘴!”红姐论起左右就是一巴掌过去,“谁再不老实,妄动一下试试。不小心引爆了,谁也别想活着。”

    瞬间,大厅里陷入死寂。珍妮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面色惨白,瞪着眼睛张大嘴巴,就是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双方就这么对峙起来。

    林雨桐和四爷对视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些麻烦。

    “那你想怎样?”林雨桐手里多了一把小巧的手枪,以自己的枪法,哪怕久不联系,这么近距离取对方的性命也是轻而易举。

    四爷隐晦的拉了她一把,眼里的意思十分明确——别轻举妄动。

    杀这个女人容易,但这里的目击者太多了。你怎么解释身上的枪支和瞬间可以杀人的枪法。

    红姐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杀意,之前她就跟大头说过,这个大小姐不简单。如今看来,果然是没有走眼。她比刚才更谨慎,“这边的人过去是不可能的,还是请林大小姐屈尊过来一趟。您过来,除了我身后的人质,其他人质我可以睁一眼闭一只眼的放出去。这笔买卖划算。”

    这话一说,其他蹲在地上抱头的人质都热切的看向林雨桐。相比起跟在红姐身边的七八个人,明显其他人质的人数更多。

    红姐见林雨桐的眉头皱起来,脸上就带上了几分得意,“怎么?不会不敢吧。”说着,就恶劣的笑起来,“这会子可是直播时间,大小姐要在全世界面前退缩吗?是谁信誓旦旦的说,‘这些人是我带出来的,我要完完整整的把人带回去?’怎么?现在不敢认了。”

    ——这是激将法不要上当不要去!

    ——绑匪竟然是个女人!最毒妇人心啊!

    ——千万不要头脑发热,量力而行才是明智的。

    ——英雄不是好当的。

    不知道多少网民坐在电脑前跟着提心吊胆。

    林雨桐眼睛一闪,在别人看来这是冒险,但这对自己来说,恰恰是机会。不能明着动手,但隐晦的手段自己可是不少,只要接近她,这根本不是问题。

    这么想着,就不由的朝四爷看去。

    她的意思,四爷当然明白。对她的本事,更是丝毫也不怀疑。心里思量着利弊,想着她动手的时候万一被哪个眼尖的看出端倪,该怎么善后。一切后续问题都提前想好了,这才垂下眼睑,却没有松开林雨桐的手。

    这是要一起过去。

    林雨桐眼里的笑意一闪而过,脸上却肃然一片,“我过去!”

    这么直接了当,叫红姐也愣了一下。

    ——哎呀,小林总,上当了!

    ——虽然大气凛然,但我觉得好蠢!呜呜呜,谁来救救我的偶像的说……

    ——我被这蠢气感动了。

    ——祈祷!平安!

    ……

    “我闺女不可能这么蠢!”林博想骂娘,安排的再好,架不住这蠢姑娘不配合。真当她是超人能拯救世界呢?

    正在林博兀自恼怒,不敢直面老婆的视线的时候,电脑里传来一个陌生的男音:“你想换就换了?”

    这是谁?

    眼看林雨桐抬脚就要往这边走了,却被这个声音打断了。

    红姐愕然的抬头,“怎么是你?”

    “我没死你很遗憾。”大头的胳膊吊着绷带,左手却拎着枪,没有指向红姐,枪口对准的却是林雨桐,“她是我的战利品!”

    林雨桐收住脚,大头被老六带出来了,并且及时的出现了。

    “谁敢动,我先打死她。”大头的语气可不像是开玩笑,“我得不到,谁也别想得到。”

    红姐眼睛眯了眯,随即露出几分委屈之色,“你这是怎么了?这不是咱们之前说好的吗?你到底算是哪头的?”

    “装!你继续装!”大头冷笑一声,这次要不是六爷搭把手,自己真得折在这个女人手里。

    “我装什么了。”红姐的语气带着几分娇嗔,“算了算了!不玩了!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要知道你这么多疑,当初我干嘛多嘴出主意。得了!又回到起点了。”说着,就就扬扬手,“散了!都散了吧。跟大家开了个玩笑。”

    这可一点也不像是玩笑。

    因此,没人敢动。

    红姐却神情自若,好似真开了个玩笑一般。

    林雨桐却觉得这个女人识相,明知道大头心里恨极,对他而言,这不是利益的问题,而是性命的问题。一旦涉及到这个问题,对方必然是不留余地的以死相搏的。这女人摆出阵势要同归于尽,不过是以退为进。而大头则不然,在她看来,对方真有可能为了复仇,临死也要拉上垫背的。

    因此,她选择了装傻充愣,试图将一切恢复到原点。

    当然,这明显不可能。

    可这对自己来说绝对是好事,能叫自己顺利的退出来而不会有丝毫暴露秘密的危险。老六这么安排,是不想自己赴险。

    她跟四爷对视了一眼,就朝大头看去。

    大头眯着眼看着红姐没有说话,这个女人太危险,越是不动声色越是该警惕。

    “怎么?信不过人家?”红姐嗔了大头一眼,“说实话,钱是好东西,谁不喜欢。但跟命比起来,还是命更要紧。再说了,我一个女人,对物质的要求再高,也就是那样了。钱能叫我吃好的穿好的住好的。不过,对于貌美的女人,得到这些并不困难。只要我愿意,有的是人愿意为我提供优渥的物质生活。我还真犯不上一命相搏。”说着,手就搭在了捆在她身上的炸|药包上。

    “别动!”大头厉声喝止。

    红姐还听见几声细微的声响,她相信,只要一动,会有好几个狙击手朝这边开枪。她脸上的神色不变,却越发的笑了起来,“别怕,我只是想解下来。”好似知道这么说没人会相信,就又道:“要是信不过,别人来解也是一样。”说着,就扭脸看向缩在一边珍妮,“要不还是让她来吧。”

    珍妮连连摇头,她可不敢碰这玩意,万一不小心引爆了呢?

    刀疤早在大头进来的时候已经默默的站在大头身后了,对方的提议自家老大没反对,那就是同意,“我来吧。”说着,收了手里的枪,就直接走了过去。

    大头低声叮嘱一声,“小心有诈。”

    刀疤吃过亏,心里警觉着呢。

    手搭在对方的胸口,红姐只是笑笑,“别趁机揩油。”

    刀疤轻哼一声,还真顺利的将这要命的玩意解开了。

    真这么顺利?林雨桐刚觉得有点疑惑,耳边就传来四爷的低语声,“去后院……”

    话音刚落,林雨桐就见红姐的眼睛猛的一挣,抬手朝刀疤攻去。大厅里瞬间响起尖叫声,紧跟着眼前一黑,停电了!灯火通明的大厅陷入黑暗之中,周围变得嘈杂了起来,尖叫声,脚步声,走动间撞到桌椅刺耳的摩擦声。

    林雨桐和四爷几乎是同时抬脚,顺利的从大厅里退了出去。

    “跟我来。”花花的声音从墙角传出来。

    独眼低声道:“这里交给我,快走。”

    “都站着别动。”大头呵斥了一声,紧跟着扳动扳机,枪声响了。

    大厅里传来惊恐的尖叫声叫林雨桐脚步一顿,四爷拉着她快步而行,“不用担心。出不了大事。都安排好了!”

    怎么安排的?

    她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大厅的灯又重新亮了起来。

    大头眯着眼睛,脸上的神色难看了起来,“妈的!”他低声骂了一句。大厅里哪有红姐和林雨桐的影子。

    “人呢?”刀疤捂着受伤的胳膊,转着圈的把大厅巡视了一遍,“他妈的!人呢?”

    大头没有说话,他抬头往楼上看,往后院的方向看,最后视线落在独眼的身上,“人呢?”

    独眼胳膊血琳琳的,“那女人带着人质走了。”

    林雨桐被红姐带走了?

    大头看向独眼的伤,确实是被人所伤的,他收起对独眼的怀疑,“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

    “朝哪里去了?”大头追问了一句。

    “后院。”独眼直接指了。

    这跟自己猜想的差不多。黑灯瞎火上楼梯,还带着人质,消失的不会这么快!

    “后院有后门?”刀疤追过来问了一句。

    “有个狗洞。”独眼有些懊恼,“早知道就封起来了。那东西不大,孩子能钻进钻出,要是女人的话……到底骨骼小,应该也能钻进去。”

    刀疤二话不说就追了出去,不大功夫又回来,对大头点点头,“有狗洞,不小,周围有痕迹……”

    这就足够了。

    “现在该怎么办?”刀疤急切的追问了一句,“不能便宜了这个臭娘们。”

    “那就赶紧追吧。”独眼叹道:“这周围是老林子,要是等她钻进去,再想找那可是大海捞针了。”

    大头却看向蹲在地上抱头的人质,“这些人……”

    “榨不出而粮油来。”独眼又补充了一句。

    大头有些沉吟,看了看肩膀上的伤,这才看向刀疤,“你带上咱们的几个兄弟,出去追。我留下……”或许只是调虎离山呢。

    刀疤本就对大头言听计从,这次又以为他自己的疏忽险些叫老头送命,心里愧的慌,更是对方说什么是什么,听大头一说,二话没说叫上人就走。以前背叛的,这会子又调转了枪头,出来混的是这样的,谁的拳头大,听谁的。

    矮子在二楼将大厅里的情况看了个一清二楚,就又退了回来,“六爷,要动手吗?”

    “不要出面,除了人质,一个也别留。”老六说着,就用毛巾擦了擦手。等擦完了,矮子也打完电话回来了。他这才又问,“那个女人,叫咱们的人当心点。小心失手……”

    矮子应了一声,又去打了电话。等再转回来,枪声就已经响了。

    大头捂住胸口,愕然的看向二楼,一时之间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一阵阵枪声伴着尖叫声在身后响起,林雨桐的脚步没有停下,跟着四爷从一处隐秘的窄门出去,没想到等到外面的是韩新。

    “韩叔?”林雨桐有些愕然,怎么想也没想到接应的人是韩新。

    韩新先是上下打量了一眼林雨桐,这才低声道:“没事了!跟我走。”

    跟着韩新的还有十几个人,林雨桐和四爷没什么可犹豫的,直接上了一辆越野车,一路疾驰而去。

    行了大半个小时就停了。韩新低声解释,“这是六爷安排的。这里很安全,里里外外都是他的人。”

    外观是茅草房,但里面的装修一点都不比酒店差。等在沙发上落座了,浑身才算是彻底的放松下来。

    “……等跟其他人质集合了,就说是我带着林总找的安保人员,从哪个叫红姐的女人手里将你们救下的。”韩新递了两杯热水过去,这么叮嘱了几句。

    “红姐人呢?”林雨桐还真好奇这个女人的下场。

    “听六爷那边的消息,叫人带你们走的时候,那位红姐也趁机溜了,如今不知去向。”韩新抬起手腕看看表,“六爷派人去追了,再等等就有消息。”

    这么狡诈如狐的女人,只怕不是那么好逮的。

    四爷将外套的扣子解开,坐在沙发上闲适了起来,示意韩新,“该给家里报平安了。”

    韩新把卫星电话给林雨桐,“赶紧的吧。家里着急呢。”

    林雨桐面色一苦,不用想也知道家里会是一个什么情况。电话打过去,一声都没响完就被接起来了,“喂——”林博的声音隔着电话传过来,带着焦灼和不安。

    “爸!”林雨桐叫了一声,正等着迎接林博的歇斯底里。可是等了半天,那边都没有声响,她又试探的叫了一声,那边才传来压抑低沉的喘息声,紧跟着好像是饮泣声,“妈,是你吗?”她还以为林博把电话给了朱珠,却没想到正要说话里面传来带着哭腔的声音还是林博的,“闺女嗳——你这可要了你爸爸的命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76.奇爸怪妈(72))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