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79.奇爸怪妈(75)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79.奇爸怪妈(75)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03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79.奇爸怪妈(75))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75)

    “在没有相关部门的结论之前,我无可奉告。”不等林雨桐说话, 林博就肃着脸扔出这么一句话, 跟在身后的保镖早就等不耐烦,出面来回推搡着, 总算是豁出一条道来, 林博一手拉着朱珠, 另一只手牢牢的将闺女的头摁在她的胸口带着走,连个正脸都没给记者留。还不等记者跟保镖起冲突, 医院的保安总算来了, 有了他们出面交涉, 才避免进一步的冲突。

    电梯另一头, 朱瑞和朱广斌父子急匆匆的过来,显然是听到这边的动静过来接了。顾不上说话, 朱瑞先把桐桐往怀里一拉,“叫舅舅看看怎么了?”满脸的关切,却没给朱珠和林博好脸。见孩子确实没事,才朝这两口子哼了一声,扔下一句:“这孩子在家里长了十七年都平平安安的!”然后拽着外甥女就走, 可怜见的, 谁家的孩子都不多, 外甥女还是个吃奶的娃娃的时候就小心的养着,知道是外甥女, 可养了这么大跟亲闺女有啥不一样的。一出事可不就要了老命了。要不是老人住了医院叫人拿着一股心劲不敢倒下, 家里那口子早就撂倒了。

    朱瑞的这句话杀伤力不小, 朱珠和林博还真就理亏!是啊!孩子这么多年都平平安安的,没出过大折子,接到身边差点把小命搭上,这是谁的责任?当然是当爹当妈的了!

    两人身上要是长叶子,这会子肯定全都蔫了。

    朱广斌见林雨桐没大事,又觉得姑姑姑父多少有点委屈,自家这妹子现在是真厉害了,等闲了一般人可管不了。再说了,这也是在家里被爹妈宠的,要什么给什么,要怎么就怎样才出的事。要搁在自家老妈身上,上学就是上学,瞎扑腾什么?

    果然,刚一进病房就听见自家老妈的声音,“你个死丫头就不能消停点。以后你老实在家里呆着,该上学上学,该实习实习。实在不行你给我老实考研去!哪里都不如学校安全!”说完扭头看着耷拉着肩膀走进来的两口子,没搭话去继续对着林雨桐絮叨:“读完研究生读博士,读完博士留校当老师。要是不想念书,找个中学小学教书去。家里又不缺你的钱,你之前赚的几辈子都花不了,钱这东西,多少是多?多少是少?安安生生的要紧。这段时间跟我回家,哪里也不许去!”说的疾言厉色,半点不容置疑,完了声音又低下来了,抬手摸了摸林雨桐的脸,“瞧小脸瘦的,颧骨都出来了。回家舅妈给你补补!”

    前前后后,总共也就这几天功夫,能瘦到哪里去?

    林雨桐嘿嘿的笑了两声,见朱珠要反驳,家里也叫住老宅了,苏媛女士专门请了做药膳的大厨在家里等着呢。但这话现在能说吗?舅妈这炮筒子脾气不得喷她?

    算了,住回去就住回去吧。打从回了林家,这几年也没怎么在朱家呆过。

    一直在床上半闭着的眼睛不准备搭理女儿女婿的朱大力也睁开眼睛了,满血复活,“办出院手续,回家回家!”

    林雨桐没拦着,回去也好帮着调理。

    剩下的人是死劝活劝,就是劝不听。

    “在这里也消停不了,那些记者闻着味了,迟早还得缠上来。”老爷子有的是理由,“不就是血压高吗?不着急就不高了。有我孙女陪着,我心情好,我吃嘛嘛香。”

    林博拽朱珠的手,孩子扔下回去怎么跟家里的老太后交代?

    朱珠甩开他,你家里有老太后,我这里还有一个惹不起的太岁呢?咱们都自求多福吧。

    朱家就算是搬到京城,房子也不小。不是独立的别墅,却也是三百坪的复式结构,上下两层,二楼给林雨桐和朱珠都留着房间。什么东西都不用带,住回来就行。

    林博受了朱大力老大一顿敲打,不用问回去还得受苏媛女士的教训。

    在两人走后,林雨桐到底不忍心,打电话回老宅,“……记者的鼻子灵着呢,连我外公的病房都不放过。家里和老宅我要是回去估摸着还得被堵上,先在我舅舅这边住几天避避,晚上咱们视频也是一样的。您跟我爷爷说一声,过两天等我爸把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我就回家。您也别跟着着急,也别训我爸,我爸这几天连个囫囵觉都没睡……嗯嗯嗯,知道呢……肯定乖乖听话……”

    朱广斌端着汤碗在门口听见了,哧哧直笑。等这边挂了电话,才敲门进去,“哄完这边哄那边,看把你能耐的!”

    出来混的,诀窍可不就在于一个‘哄’字吗?

    林雨桐不以为意,端过汤碗咕咚咕咚干掉了。

    舅妈的汤永远都是羊肉汤,开羊肉馆人家的闺女,觉得只有羊肉养人。家里不管谁不舒服,只要饭跟药不相冲,那保准顿顿有滋补的羊肉汤。谁喝几十年都腻了。也就是舅舅好耐心,吃饭的时候还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夸赞,“这味道真是绝了,几天不喝就想的慌,出一趟远门,什么都不想,就想你舅妈熬的这一口汤。真别说,在外面天南海北的,也在不少的好酒店尝了,谁家都没你舅妈这么好的手艺,这么地道的味道。”

    连赞美的话都是数十年如一日,翻不出新花样来。可这夸的起劲,另一个受的心花怒放。

    等舅妈去厨房洗碗了,朱广斌一边削水果一边嘀咕,“您说假话就罢了,好歹换个词!”

    “臭小子!你懂什么?”朱瑞坐在沙发上还不忘抬脚去踹,“这才是赞美的哲学!是夫妻相处的法宝!好好学着点吧。”说完起身,临走还不忘鄙视一番,“难怪连桐桐都有对象了,你连个正经的女朋友都没有。”

    说的林雨桐抱着削好的苹果边啃边乐,揭人不揭短的说。

    见客厅没人,林雨桐用脚尖轻轻的踢了朱广斌一下,“苗苗那边怎么样了?”

    朱广斌叹了一声,那真是一言难尽了。

    正要说话,林雨桐的手机响了,还真巧,苗苗来电话了,“……看新闻才知道你回京了,我说你不够意思啊!回来了不说告诉我一声。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见见你到底怎样了,咱们也不放心啊!你现在在哪呢?你家还是哪里?”

    林雨桐看了朱广斌一眼,见他忙不迭的点头,就报了一个地址,“过来的时候小心尾巴,这群记者精明着呢。”

    “忘了咱们是学什么的。”苗苗在那边笑,“连这都应付不了还怎么混?”

    学新闻的好些出来都是要做记者的,做记者的那点猫腻在学校早就听的多了。同行业嘛,知道他们的手段自然就防得住。

    “看来是我没学好,走哪都能被记者逮住。”林雨桐假装叹气,苗苗在那边就笑,“咱们是小人物,操作起来方便。谁叫你这大小姐目标大呢。”

    这边才挂了电话,朱广斌就扔下水果刀往厨房去了,“妈,家里还有什么需要买吗?要来客人。桐桐的同学要来……”

    桐桐的同学要来你激动什么,瞧瞧!嗓门也大了,动作也迅速了,好像一瞬间浑身都发光了似得,“家里什么都有……”朱家就是做食品生意的,各类零食储物间多的事,“还要准备什么?”

    “水果还有吗?”朱广斌问着就转身,“没有我去买。”

    “不用!”她顺手指了指厨房一脚,“有心人多着呢,刚送来的,绝对新鲜。”

    好大一个果篮!

    是四爷知道林雨桐要在朱家住,叫人特意送来的。随着果篮来的,还有山珍海味虫草等补品,说是给老爷子的。可最得舅妈喜欢的,是一大束的鲜花,专门是送给舅妈的。

    就这惠而不费的东西,叫舅妈在电话里对着朱珠夸了大半个小时,听的朱珠都心里不是滋味起来,这正儿八经的岳母还没这待遇呢。

    “菜有吗?”朱广斌又问了一声,“晚上招待客人……”

    “小江要来吃饭,什么都准备好了。”包美仪女士笑眯眯的,全程都在要招待女婿的喜悦当中。

    这还叫我怎么说话?

    林雨桐在客厅的沙发上歪着,听的直笑。

    苗苗不光自己来了,文娟和葛函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来就来吧,带什么东西。”看见这么干干净净的三个小姑娘,舅妈保养得宜的脸上马上笑出了褶子,她接过三人手里的果篮,吩咐林雨桐,“带同学上楼去玩,要什么叫你哥跑腿……”

    跑腿的朱广斌端着果盘,默默的跟在几个姑娘身后,求您能别说了吗?我的亲妈!我家庭地位不用当着外人就给亮出来吧。

    “怎么过来的?”等坐下了,林雨桐问三个人。

    “开车!”苗苗比较嘚瑟。

    文娟挤兑她,“那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开的是宝马。”其实就是价值五六万的宏光。

    葛函跟着就笑,不过能自己买车,班里除了林雨桐,也就苗苗了。就是刘山,开的也是一辆二手的小面包。

    苗苗倒是不以为意,“这车我这二把刀开起来就行,真要是刮了蹭了,半点都不心疼。就是开上两三年当二手车处理,也能卖出两万往上的价,算下来比租车划算多了。家用商用都不算寒碜,空间大,还能拉拉货。”

    林雨桐点头,她店里卖的都是工艺品,全店的货塞后面,估计也装的下。苗苗还真就是这么一个务实的人。

    舅妈上来送点心,在门外听见苗苗的话,进来就夸。别人夸几句还罢了,偏偏是朱广斌的妈妈夸上了,等人走了,她低声问林雨桐,“你哥跟家里说了?”早知道这样就不会这么贸然的上门了。很是懊恼的样子。

    林雨桐对两人的关系没有深问,只保证说绝对没有。

    苗苗本就是个大大方方的人,也不在这事上纠缠,说起了其他的。主要还是追问这几天遇险的事。

    对外人隐瞒的多,对他们隐瞒的少,但关键的东西还是不能说的。主要就是说些丛林里的事,这些都是她们没有见过经过的,转移了注意力,谁也没追根究底的往下问。

    几个人在房间吃吃喝喝的,又说起了班上的事。

    葛函是打算考研的,压根就没实习。文娟彻底是灭了要找工作的心思,专职当起了网络作家,时间一充沛,收入马上上来了,一个月五位数这位显得很满足,“……慢慢来吧。有一万就有两万,有两万就有三万……”在京市有房子,有收入,普通人的日子还是能过的。“就是现在出去找工作,实习期也就三五千的样子……”

    “三五千?”葛函接话,“美的你!我听咱们班这些实习的说,就算正式入职,什么五险一金社保之类的一交,手里能落到三千的都是好工作了。说实话,这三千要是在外面租房子带生活,够干什么的?住地下室啃面包,要是一个月应酬上两回,就真得吃土了。有些公司包住,工资低一些,都有的是人抢着去。”说着就看林雨桐,“海纳可是热门,咱们班不少人都跟我打听呢,问海纳今年招人吗?要是招人,有些考研的都不打算考了。”

    海纳的条件是相当不错的,有独立的宿舍楼,独立的员工食堂,听说保洁工住的都是双人间的酒店式公寓,卫生间家用电器都是配套的,比如今住的宿舍还舒服,“是不是真的?”

    这倒是真的。

    “招人肯定是要招的,具体的我没问过。”后门肯定是不能走的,海纳招人有它的一套流程,“研究生的话可能性还会高一些,本科……悬!”

    招聘的门槛是越来越高,“这叫人还怎么活?”葛函叹气,“如今是研究生干的高中生都能干的活,拿的外面清洁工的工资。等我读完研究生,还不定怎么着呢。”如今是不读研找不到工作。可读了研工资也就那么点,起步五千算是好的了!这是自己家在京市,不管穷也罢富也罢,没有房子压力,伙食费不用操心,横竖爹妈不会不管,赚了工资全是自己的。压力相对小一点,要不然真是没法活了。

    “要么说好些大学生愿意自己创业呢。”苗苗算了一笔经济账,“就是在学校门口弄的小吃摊子,一个月的收入绝对在一两万。可要是在岗位上一步一步的熬着,没有个三五年是出不了头的。”

    越说葛函越是丧气。林雨桐笑道:“你现在不能看能挣多少钱,而是得看看职业前景。要是家里没有经济压力,读研……该读还是要读的。”要不然,连一块获得好工作的敲门砖都没有。

    说着说着,话题就歪了。不知道怎么就说起了《农乐》的事,苗苗对这个还是关注的,“……刘山如今也是把控不了大局了,下面有些人不怎么听调派,也是一团乱麻。”

    这是早就预料到的事。

    刘山这两天打了好几个电话,林雨桐一个没接,一个也没回。关佳佳说也给公司打了电话,她都推搡了过去,估计这家伙终于回过神来了,知道要找自己联合了。这档节目连着两期做的都不怎么理想,之前说的甄选一些新面孔,从其他各地普通的大专院校里选一些大学生,这事根本就没做,用的还是班里的那么几号人,不用问也知道,每个人都贪图露脸所得的那么三五千快钱。觉得肥水不流外人田,又不是没人用,自家的钱自家赚,谁也没吃亏。目光短浅,只盯着眼前的利益,能做好才算是怪事。不过按照刚才几人说法,如今的薪资待遇标准堪忧,出境一期能拿那么多钱对于还不算出校门,还从父母手里要钱花的他们算是一个不小的收入,能守住不动心的,还真是不多。即便有人觉得不妥当,但大家都急着从里面捞钱,就自己坚持什么所谓的原则,这就有些不合时宜了。

    管理混乱,人人都有私心,好好的创业就被这么糟践了。

    她现在抻着刘山,不是为了驯服他,而是想看看下一步他会怎么做,他值不值得自己进一步下本钱。

    这些事是不能对人言的,林雨桐一笑而过,也没解释。

    苗苗几个也以为林雨桐不把这小节目看在眼里,对于海纳这种庞然大物来说,《农乐》什么也算不上。真要林雨桐不顺心了,也不说如何,就只站在岸边看着它自生自灭,谁又能说什么。收视率下降,听说电视台已经准备调整播出时段了,由原来的周末晚上十点放在了十二点。班里那些人急着联系林雨桐,想叫她从中间斡旋。可人家凭什么?

    把这些事情说给林雨桐知道,就算是尽到朋友的本分了。嘻嘻哈哈的说起了其他事,都是一个八卦,什么谁跟谁谈上了,谁跟谁分了,谁插足谁和谁了,谁谁谁在实习的公司有了新的交往对象,是上司还是老板的哪个哪个亲戚,回来就跟谁谁谁分手了。这些八卦林雨桐听的也是兴致盎然,不时的惊呼一声,‘真的’‘不会吧’‘这也太那个了’。

    舅妈上来送果汁在门外听了一耳朵又退回去了,心里不免松了一口气。这才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姑娘该有的样子。之前那镇定的小模样,她真的有点怀疑是不是换人了。小姑娘就该有点小姑娘的样子。

    晚饭很丰盛,除了舅妈的拿手菜,林博和四爷还都从酒店定了菜叫送了过去,家里的待客的餐桌本来就大,还差点摆不下。四爷本来说来的,可临出门了,金家的一个表弟还是表哥的来了找他有事,来不了的就定了菜过来。全都是私房菜馆的招牌菜,而这三个又都是吃货,见了好东西那点腼腆早忘到爪哇国里了。朱广斌不时的给苗苗夹菜,还都是苗苗喜欢吃的,惹得舅妈不时的朝儿子看一眼。再回过头就总是暗暗的关注苗苗。

    吃完饭要告辞的时候,舅舅不动声色的帮了他那笨儿子一把,“你去开车送送,几个小姑娘大晚上的能放心吗?再叫记者缠上怎么办?你亲自送送吧。”

    朱广斌不等苗苗拒绝,就伸手从她手里抢了车钥匙,“我试试你这新车的性能,要是好给公司配几辆这样的商务车。”

    得!都这么说了,苗苗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热情的把人送走,林雨桐才想起朱广斌送苗苗回去开的是苗苗的车,“他回来怎么办?”

    “打车回来。”别说现在坐车方便,地铁公交出租,多晚都不愁没车坐。就是没车了,送人家回去他再走回来都得去。想娶媳妇不下点本钱怎么行?

    看来都是眼明心亮的,不光是舅妈看出来了,这马大哈的舅舅也看出来了。

    回来舅妈就上拉着林雨桐问苗苗的事,这没什么好隐瞒的。苗苗的家事也就那样了,她一五一十的说了。苗苗妈当初出轨,对别人这不能谈,但对舅妈她还是老实说了,舅妈不是不通情理的人。

    可即便是这样,舅妈还是沉吟了一瞬,“闺女是好闺女,家里的条件不错,也不会贪图咱们家什么。跟你处的好,这人品性情上跟咱们这一家人就差不多处的来。父母离异,这现在多了去了,父母的过错怪不到孩子身上。那样的家庭出来,性子还大大方方,眼神清正没走了歪道,这也是稳得住自己的人。这一点最要紧,你哥那人,还就得个人这么把着他。就是她妈妈这事……都说闺女随妈,可这也……按你说的,她妈这些年过的不容易,也没找前夫要这要那……人品上坏不了。感情这事,说不上来。”说着,就咬牙道:“咱们家不讲究那么些,只要闺女好,这有什么要紧的。”这姑娘爹妈跟前都有儿子,她妈这边麻烦点,但这边的弟弟争气,本硕连读八年出来就是医学硕士,找个医院稳拿工资,拖累不了什么。最多就是供养弟弟读书,这是正经事,不说人家姑娘能挣钱,就是挣不了那么些钱,家里多供养个大学生又不是什么负担,压根就不是事。“人样长的……不能跟明星比,当然了也没我家桐桐俊,但也是算是普通人里的漂亮人样了。这就行了!”唯一一点不是太满意的就是个子不高,中等的个子。跟其他人比起来算是不矮,穿着高跟鞋当然也不显得矮。可谁叫自家都是大个子呢。自家小姑子那是一米七二三了,桐桐如今长的还比她妈妈高一些,自己本就是一米六九的身高,比的人家怎么看都矮。不过话说回来了,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事。她看的很开!

    还真是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可八字真没一撇呢。

    原本说在朱家住上一周,谁知道这一留就是大半个月。整天也不能出门,真成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了。

    连下了两场连阴雨,气温跟网络上关于林雨桐的话题一样,也都冷了下来了。她这才敢出门,第一站就去了京郊的训练基地,去看《山河情》剧组的情况。能撑到现在都没走的,不管是心志坚定还是态度诚恳,从利益的角度出发,再要走人就有些不划算了。因此情况比之之前还更加的稳定。请酒店的大厨过来在这边掌勺,请大家吃了一顿饭,又另外叫林博和四爷作陪,请了导演等相关的剧组人员在外面吃了一顿,商量了一下明年开春以后的筹备事宜,才算把一件大事给了了。

    这段时间林博在公司,林雨桐压根就没去。抽空过去也露了一小脸,算是稳定人心了。其实该开会的时候,视频会议,电话会议,林雨桐从来都没有缺席过。林博又没有收回权力的意思,林雨桐在公司的地位稳稳的,人心算不得不稳,但多少有些工作懈怠的人在林雨桐一露面之后,马上上紧了弦。

    紧跟着又忙着跟美国那边的摄制团队扯皮,当初合同签了,可是节目却砸了。出了事其实海纳仅凭那点视频,就已经收回成本来,赚是没赚,但亏也没亏。责任划分在合同上体现的很清楚,根本就没有争议的地方。真正需要扯皮的,是这些向来以公私分明的美国佬开始把欠条的事放在一起谈。

    林博能吃这样的亏吗?本来松松手的事,这次就不能放手的那么利索。

    谈了一轮,父女俩就把对方给仍在酒店就再没露面,林博说起了老六的事,“……你六叔从心里来说还是想回来的。到底根还在这里。不能大大方方的回来,说到底都是无根的浮萍。这几天我们电话里也说了这事,不过到底是电话里,说不清楚。这两天收拾收拾,一起去见见你六叔,把江枫也叫上。”

    “去哪见?”跟四爷说的时候,他问了一声,“要提前订机票吗?”

    “不用。”因为林博不好意思老占用他哥的飞机,自己买了一架,“去哪我也不知道……”估计是老六的老巢。

    结果,飞机停在了一处私人的停机坪上,这里是坐落在西南某海的一处岛屿,属于私人所有……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79.奇爸怪妈(75))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