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889.奇爸怪妈(8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889.奇爸怪妈(8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05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889.奇爸怪妈(8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奇爸怪妈(85)

    京市大雪纷飞, 寒意笼罩。而在南国的深市,才刚刚有了秋意。

    深市郊外的车站门口, 从不知道哪里的黑车上下来一个年轻人, 身影消瘦, 夜色里看不清是什么颜色的宽大的卫衣套在身上,下身是牛仔裤运动鞋, 头上戴着棒球帽,帽檐压的低低的, 背着个双肩包, 像大多数年轻人一样, 没有丝毫扎眼的地方。只看身形, 还真有些雌雄难辨。他等不到车进站就中途下了车, 也没有谁会对这么一个年轻人多看一眼。汽车跟火车不一样,坐汽车, 尤其是长途汽车,中途某个岔路口上下车的现象多的很, 没什么值得关注的。他就这么走了下来,然后熟悉的去马路对面, 跟一些在这里兜揽生意的出租车司机谈起了价钱。偏僻的地方拉客, 出租车是不打表的, 人家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有时候顺路还不止拉一个客人, 但为了出行方便, 大部分人还是乐意多掏点钱。这年轻人跟大部分出门在外的人一样, 跟出租车司机你来我往的为三五块的事掰扯了几句,到底是各自让步,年轻人上了车,出租车掉头一转弯,冲着市区而去。

    夜色让这座城市更显得斑斓。

    年轻人隔着车窗,看着外面绚烂的夜景,这座城市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再回来过了。

    出租司机是个热心人,见客人用陌生的眼神打量这座城市,就笑道:“现在可不比过去了,这城市是一天一个样,隔上半个月不走一条道,就冒出来两栋不认识的大厦来。小伙子,我跟你说,你说的这个公安家属院,要不是我这样的老司机,都不一定找的见,那一片快要拆迁了……那家属院的人也不知道搬迁了没有。”

    已经搬了吗?

    他心里蓦然的有些难受起来,这是唯一一个在心里可以被称为家的地方。自己唯一的挂念也只在这里。

    近了!近了!

    小区外那家小卖铺还在,此刻点点的余光从店里透出来,像是照亮了回家的路。过去这么多年了,就是不知道开店老阿婆还在不在,她现在卖的冰棍不知道还是不是五毛钱一根。在小卖铺门口车停了下来,年轻人把车钱付了,看着车从昏暗的路灯下一溜烟的开走,这才扭身看向身后的小铺子。铺子的门脸很小,门口放着一个冰柜,小时候,所有的零用钱都贡献给它了。莫名的,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笑意。

    “要点什么?”门帘子撩开了,佝偻着身子的老阿婆头也不抬的从门帘里走了出来。

    年轻人好像吓了一跳,“不……不要……”这么说着,见老阿婆似乎有些失望的转身要回去,他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那就要一根老冰棍吧。”

    老阿婆摆摆手,“现在没有冰棍了,有小杯子的冰淇淋,吃不吃?”语气有些可惜的样子。

    “吃吧!”年轻人有些失落,有些东西跟年龄一样,随着岁月一起,消失了。

    老阿婆递了一个纸杯子过来,杯子里是冒着凉气的冰淇淋,上面搭着一根扁扁的小木棍,用来挖冰淇淋吃,“拿好。你这是找谁啊?你不是这一片住的吧,是租房还是找人,问我都行,这一片我熟。”老人一如既往的热心肠。

    已经认不出自己了吗?以前自己可是这里的常客,老阿婆只要听到脚步声就知道是自己来了。他苦笑一声,自己在如今这个鬼样子,只怕是亲爹亲妈都不好认的。

    他胡乱的应了两声,拿着冰淇淋递了五十块钱过去,老阿婆接过来好像嫌弃钱有点大,找起来麻烦,嘟囔了两声,从柜台下面抽出一个鞋盒子在里面翻腾着找零钱,边找还边絮叨:“要找谁你先进院子里去找,能找到就找,找不着回来问我也行。这里快拆了,好些人家已经搬了,这老房子都租给一些打工的赚租金了……”

    年轻人听了一愣,脚步不由自主的加快朝家属院里挪去。

    老阿婆数好钱,一转身不见年轻人的身影了,“钱也不要了,现在这年轻人……”抱怨了两声,她想起什么似得猛地一拍大腿,“哎呦喂……瞧我这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老雷家的儿子……哎呦!这可真是……耽搁大事了……”说着,也不顾店门还开着,朝前追去。

    雷鸿听见脚步声早隐到暗处去了,他躲着,看着老阿婆像是没头的苍蝇似得找了一通,隐隐约约的还能听见她自言自语的声音:“……做了孽了……老雷整天泡到酒罐里……可怜他媳妇……以前是多体面的一个人……”

    慢慢的听不见了,雷鸿的心里却跟针扎一样疼。

    这被一个孤寡婆子同情的人,应该就是自己的母亲。

    一时之间,回家的脚步变得沉重了起来。一个人在暗影了站了半天,将身上装样子的烟抽了一根又一根,直到包里的眼抽干净再也取不出来了,他才将烟盒往地上一扔,朝自己家所在的家属楼看去。

    家属院里几栋五层楼大部分窗户都已经黑了,他从暗影里走了出来,站在最里侧的一栋单元楼前,抬头看着三楼的窗户,从这里能看见家里客厅的窗户和自己房间的窗户。此刻,客厅的灯已经熄灭了,只有自己房间的灯还亮着。

    自己不在家,房间应该没人住才是。为什么亮着灯?是爸妈已经搬走了,租客住在这里吗?说不清此刻心里是失落还是松了一口气。他尽量放轻自己的脚步,一步一步沿着楼梯往上走。二楼的楼道里的灯接触还是不怎么好,脚步不放重些他就不亮。这边刚连着跺了几下脚,灯马上就亮了,他扬起嘴角,又找到了熟悉的回家的感觉。但紧跟着耳边响起了咔嚓一声的开门声,叫他的笑意僵在了唇角。这一声太熟悉了,他整个人都僵硬了一瞬,听到楼上又脚步声往下走,这才醒过神来,扭身就往楼下跑。

    “鸿鸿……”熟悉的叫声叫他脚步一顿,复又更快的想要逃离。

    身后传来急切的脚步声夹杂着‘哎呦’一声的呻|吟声,他停下了脚步,不由自主的回过身去瞧,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眼泪毫无征兆的就这么留了下来。

    “妈……”这个称呼在梦里叫了千次万次,可如今却觉得重若千金。

    这消瘦单薄走路好似有些不灵便的女人,就是曾经优雅如白天鹅的妈妈?

    “儿子!”女人试探着又喊了一声。

    雷鸿羞愧的几欲逃走,自己还是她的‘儿子’吗?

    不是了!

    要说唯一愧对的,也只有这个女人。

    他想回头,想过去搀扶她,但是脚就像是黏在了地上,一步也抬不起来。女人艰难的走过来,一把拽住他的袖子,叫了一声:“儿子,是你吧?”

    “不……”只恨不能找一条地缝钻进去,自己这幅样子叫她看见,这个打击该又多大,“不!”他坚定的摇摇头,“不!不是的!你认错了。我不是你儿子……”

    “胡说!”这孩子的声音是变了些,但感觉没错,“谁的脚步声我都能认错,只有你的不会。二楼的灯是那样的,你每次回家总是会跺三下,两短一长,每次你一放学,我只要听到跺脚声就会给你把门打开……”

    记忆的匣子就这么突如其来的打开了。泪水决堤而下。

    “儿子,转过来叫妈看看。”女人拽着他,“咱们回家,妈给你做好吃的。”

    可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家。

    他挣扎着要抽回被拽着的胳膊,女人似乎是又痛苦的呻|吟了一声。他条件发射的回过头,“是不是他又打你了?”

    昏黄的路灯下,女人终于看到这朝思暮想的孩子,而紧跟这她面色一变,这张脸……雷鸿赶紧将帽檐压低,抽回扶住女人的手要走。女人一把拽住他,“儿……孩子……跟妈回家!”

    女人的行动不便利,上楼梯艰难的很。家里还是老样子,每一样家具的摆设都跟当年走的时候一模一样。包括放在门口的拖鞋,都是当年自己在家时穿的。

    坐在老旧的沙发上,他没敢把帽子摘下来,仰起头,就看见挂在电视背景墙上的全家福,他收敛了脸上的表情,暗沉着嗓子问了一句:“他呢?”

    女人朝另一边的墙上一指,“那儿呢!”

    他转脸朝女人手指的方向看去,墙上挂着一张照片,照片下的供桌上放着贡品,“我爸他……”

    “因公殉职了。”女人的声音很淡漠。因公殉职这是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值班的时候酒驾开车给开到沟里去了,干了一辈子了,到到头了弄个因公殉职,算是个交代,好歹这个未亡人每年能有一部分抚恤金保证生活,分房的时候也有自己的一份罢了。“上个月的事……”

    雷鸿站起身来,曾经以为自己是恨他的,恨他到盼着他不得好死。可如今在记忆里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挂在了墙上,蓦然间心里仿佛缺了一块,顿顿的生疼。

    我回来的晚了。

    他颓然的跪在照片前,跪在这女人的脚下,“我回来的晚了!妈……妈……妈……我回来的晚了……”

    一声声‘妈’叫的女人泪如雨下,她上前抱了抱自己的孩子,像他小时候一样想摸摸他的头。可帽子一碰开,一头棕色的卷发就这么倾泻而下。女人的手开始颤抖,紧跟着浑身也开始颤抖起来,但而后一切又都归于平静,“真漂亮……”她这么赞道,“生你的时候我就盼着是个闺女,要是个姑娘该多漂亮。这样……真好……”

    话说的再平静,也掩盖不了声音的颤抖。

    她是疼的,心疼的。这得动多少刀子,才能变成如今这样。

    一千一万句抱歉,悔恨压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妈……我错了……”真错了,错的离谱。

    不管做了多少错事,这都是自己的孩子。不管他变成设么么样子,这一点都不会变。

    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遮住了屋内母子的窃窃私语。

    等雨住天晴,鸟雀声响起,雷鸿才一惊,面露难色,“妈……”他的语调不由的迟疑起来。她身上有伤,有早些年学跳舞练舞蹈的旧伤,也有这些年被醉酒的父亲打出来的老伤,他该带她去医院好好检查,然后去疗养院疗养的。这都是自己的责任。可现在呢?自己实在是该走了。

    这一走,或许就再没有回来的这一天。

    “你还是要走?”女人脸上露出不舍,甚至有些慌乱和无措,但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似得,只迟疑了一瞬,最后又归于坚定。孩子的这幅样子,在到处是熟人的城市可怎么生活。要想过正常人的日子,还是走的越远越好,“……那就走吧。”狠狠心,她还是这样说,“妈给你一个地址,是咱们新家的地址。说起来早该搬家了,我就怕你回来找不着家门,一直在这边等着……”守在这里,住着儿子曾经睡过的床,“不过,现在好了,这么多年,我还是等到你回来了。家在哪里你要记住了,不管到什么时候,别忘了妈在家里等你……”

    冷酷到自认为无坚不摧的心,到底是软了,第一次去反思,这么些年所作所为是否值得。

    “过两天……”雷鸿的声音透着股子坚决,“过两天……就有人安排您去体检治疗,都是我安排好的,您什么都不用管。”说着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这是在瑞士银行开的户头,里面的钱您拿着,别舍不得。我不缺钱……”

    女人迟疑了一下,还是收起来,“妈替你存着……”孩子成了如今这样子,以后还不知道怎么着。要是遇上个能陪着到老的人是运气,要是遇不到,又不可能有孩子,这孩子以后老了怎么办?没有什么东西比钱更实在。

    雷鸿嘴角动动,蹲在女人跟前,头埋在她的怀里久久没有言语。

    女人反而释然了,“去吧!妈没事,出门别记挂……”

    雷鸿鼻子酸涩,仰起头将眼泪逼回去,然后猛的站起来转身就走,拧开门,迈出门槛的一瞬间,他顿住了,他没勇气回头,他知道,只要这一回头,恐怕今儿就狠不下心走了。

    “记得家在哪。记得回来。”女人的声音哽咽,但并不勉强,好像儿子还记挂着她,就已经叫她分外的满足了。

    雷鸿闷闷的应了一声,快步离开。他不敢回头,他知道,身后一直有道视线追随着自己。

    在晨曦中离开这座城市,他的眸色渐渐的暗沉了起来。

    包里的电话震动起来,他接起电话,没有出声。

    “怎么不说话,昨晚一直打你的电话也不接。你现在人在哪里?”电话里以前听起来叫人觉得温暖的声音,如今听着却觉得分外的刺耳。很久以前,他将他当做父亲,当做长辈,当做人生的导师,他尊敬他,爱戴他,他也一直说拿自己当他的亲生儿子。哪怕出了那样的事,两人的关系变了,他也从来不怀疑这份关心。可是那话是怎么说的,假的终归是假的,再怎么也真不了。妈妈对自己,从来是不奢求回报的,而他呢?

    自己因为这份感情付出的太多了。而他,又给过自己什么呢?

    他的嘴角翘起,露出几分嘲讽的笑意,“怎么了?你不是说要我自首吗?我现在要办点私事,祭奠一下我父亲,之后……就去自首。”

    那边明显顿了一下,接着是一声长长的叹息声,“你父亲?他……节哀吧。”

    她又笑了笑,祭奠父亲吗?一句托词罢了。还是不去他老人家的坟前去气他了。这辈子两人的父子缘分尽了,但愿来世别遇上吧。她收敛心神,对着电话淡淡的‘嗯’了一声,等着那边说话。

    “阿红啊!先别急着去……”对方的声音听着有些疲惫,“昨晚我一夜没睡,总觉得对不住你。要真把你陷进去,我这剩下的半辈子都会活在悔恨里。真的!你在我心里,真的不是无所谓的人,要说起亲人,除了你……也没别人了……”

    雷鸿的心随着他的话晃悠了几下,随即又坚定了起来,“那如今……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你先回来吧。”邓坤靠在床头,仰着头看着天花板,“先回来,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等着而我的电话……”

    那就是事情有了变化,以后还有用的着自己的地方。

    雷鸿笑着应了,他说话就是这么理所当然。等挂了电话,她眼里才闪过一丝冷意。只有自己心甘情愿的付出,从来没有人能强迫自己去付出什么。而如今自己好像不是那么心甘情愿了呢。

    正想着呢,就听出租车司机问道:“先生,咱们现在去哪?”

    “高速路口放我下来。”雷鸿看着来往的车流,回了一句。

    高速路上,往京市去的长途车多的很,随便找一辆顺眼的,方便隐秘坐着也会舒服点的车爬上去搭个顺风车,一路就能到地方,也不怕什么人检查。

    “往京市来了?”老六挑眉,叮嘱电话那头,“盯住了……”

    挂了电话又挠头,不知道这是邓坤召唤的,还是对方私自跑来的,但不得不说这家伙是胆大。

    这么想着,他拿起电话又给林博打了个电话,“……反正小心没大错,别叫桐桐出门了,家里的保镖要是不够,你言语一声……”

    于是林雨桐的日子更难过起来了,有时候想跟四爷单独吃个饭,也不行。

    “你老实听话,这样的人最危险。”林博十分坚持,不管林雨桐怎么歪缠,都没用。

    四爷就真跟林家招赘的女婿一样,下班就按时回来在这边吃饭,见林雨桐确实在家里闷的慌,就安抚道:“……你放心,我已经打发人去接雷鸿的母亲去了,这边的疗养院条件不错……”所以,你稍微等等再出门也没什么危险的。

    给身边留人质这套,他干的可熟了。

    朱珠听了就斜了林博一眼,心道:本来就是小白兔,跟这女婿一比,这真是比小白兔还小白兔。瞧瞧人家,打蛇打七寸,就算对方真的来了,有什么害怕的?他的七寸咱在手里攥着呢。

    林博狠狠的瞪了四爷一眼,再三确认是四爷的人接了雷鸿的母亲,这边才敢放林雨桐出门。

    林雨桐能去哪?一是公司,二是《山河情》剧组。

    这两个地方可不是陌生人轻易能靠近的,公司进出的明星多,安保自然就是一流的水准。而剧组如今还在基地训练,按时军事基地,谁疯了跑到这地界去撒野。

    事实上林雨桐连着在外面跑了好几天,一点事都没有。

    可既然知道红姐来了京市,却迟迟不肯露面,这家伙到底是去哪了?

    “老董说跟那边再联系,人家已经不接茬了。”林博在电话里跟老六抱怨,“他不动,咱们也不知道人家在干什么,我整晚都睡不着觉……”家里到处都安装着报警系统。开玩笑,家里不带保姆住着三个人可两个肚子里都带着崽呢,谁知道到底是揣着几个,真出事可能真不只是三五条命吧,“那家伙你叫人盯着……没跟丢吧?”有点不信任的样子。

    老六白眼一翻,“放你的一百二十个心去!”

    之所以敢这么斩钉截铁的回答,是因为根据这两天下面的人报上来的情况,雷鸿这家伙的目标好像并不是林雨桐或者是其他什么人,而是一个他都没想到的人物——平远!

    邓坤跟平远相交莫逆,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生死兄弟。一个人肯替,另一个人去顶罪坐牢,如果这样的关系都不牢靠,还有什么样的关系是牢靠的关系。所以,对于雷鸿一到京城就把目标定位平远,叫他怎么想都想不通。

    这雷鸿一直可都是邓坤的一张王牌,指哪打哪,从来没有出过差错。而邓坤又是给谁出头呢?自然是平远。所以间接的,平远就是雷鸿的终极大boss 。可看如今这样子,好像又不是这一码事,这是要起内讧的节奏啊。

    “继续盯着吧。”老六吩咐下去,“不关咱们的事就别插手。”

    那边应了一声‘是’,就将地那话收起来,但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摇晃着杯子中红酒的女人。

    这酒店里是有这样一些被称为‘公主’的女人,而眼前的这个叫阿红的女人,是这几天新来的。到这里工作是不要什么身份证的,只要年轻漂亮肯豁出去,就能留下来。这女人一进来,妈妈桑就看上了,她也就正式的成了这家酒店的一位陪客人出台的‘公主’。

    阿红在这里是极为显眼的,一般的客人她根本就不上眼,谁想请她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妈妈桑这两天看阿红有些不顺眼了,这女人除了撑个门面,一点钱都不给她赚,也不知道来这里做什么的,“钓凯子来这里可不成。”走过她身边,还不忘挤兑她一声。

    阿红也不恼,眼睛只盯着门外。平远的司机没什么爱好,唯一的爱好就是隔一天都要来这里消遣一二,有时候找小姐在这里开放过夜,有时候只叫人陪着喝杯酒就走,完全看心情。这家伙就是自己的目标。

    四十多岁的男人,也算是万花丛中过了,可见了阿红这样的尤物,心里也不由的动了一动。他掏了一叠子钱直接塞给妈妈桑,“她……今晚我要了……”

    阿红一身紧致的红色旗袍,胸口镂空的挤着白白的肉几乎要喷薄而出,高开叉一直到大腿根部,走动间笔直修长的腿就这么越入人的视线,“妈妈今晚我不舒服,要走了,抱歉的很……”

    说着,一个飞眼过去,这男人几乎浑身都发软了。

    妈妈桑这这一行做熟了的,哪里不知道这是在拿捏,马上将钱往出推。

    这男人也是常客,也不要这钱,只对着女人殷勤的道:“我送这位小姐……”

    “那怎么好意思?”阿红斜了这男人一眼。男人赶紧跟在后面往出走,“是我的荣幸。”

    车是豪车,她像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直言道:“原来是大老板……今儿见识了豪车,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见识见识豪宅……”

    声音低压迷人,人坐在副驾驶座上,手搭在大腿上一上一下的摩挲着,挑|逗的意味十足。

    男人一只眼睛看着路开车,一只眼睛被女人吸引的挪不开视线,喉结一滚一滚的,手不由自主的就想往这边来。想也不想的就道:“豪宅有什么?也就是多了几间房的屋子而已……”

    女人一下子激动了起来,扑过去,胳膊搭在他的肩膀上,胸脯在他的胳膊上来回的蹭,“真的要带我回家吗?”十分急切的样子。

    “这有什么……”刚这么说了,想了想又觉得做不到,但在外面看一看哄哄女人还是行的,这样的尤物从自己眼前过了没尝一口实在是有些可惜,“不过家里有母老虎……”

    “我知道!”女人纤细修长的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这我还不懂,从外面看看我也知足……”

    于是,车子顺利的进入一片别墅区,左拐右拐,在一栋特别大的别墅前停了下来,“看吧……”就是这里了。

    男人还没有炫耀完,只觉得脖子一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雷鸿耻笑一声,将碍事的挪开,刚坐上副驾驶室,车库的门就打开了。她开着车顺利了进入车库,从车库的电梯里直接上了二层。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刚从电梯里出来,就碰上要下楼的端着托盘的保姆。

    雷鸿脸色一红,“是陈先生叫我来二楼见平先生的。”

    保姆上下打量她,眼里闪过一丝鄙夷。家里偶尔会来一些女人,小明星,小模特,都是差不多的身份。男人嘛,尤其是独身的有钱的男人,身边从来不缺漂亮的女人。

    她朝书房指了指,“门开着呢,进去吧。”

    女人脸一红,低着头婀娜多姿的去了。

    平远正对着电脑看资料,门又被推开了。他头也不抬,不耐烦的道:“不是说了不吃吗?怎么又来了?”

    雷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心里冷笑。她将手里的包包放在一个合适的位置,然后按下按钮。这才小心的走过去,轻轻的喊了一声:“平先生……”

    声音里透着蚀骨的妩媚。

    平远一愣,马上抬起头,紧跟着就皱眉:“怎么进来的?谁带你来的。”

    女人好像是被吓了一跳,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就说叫我来,只要叫先生高兴,叫先生放松就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要不然我走吧……”说着,转身就走。可不巧这一转身旗袍的后摆就被椅子给挂住了,这一拉扯,半片子旗袍就被扯了下来,纤细的腰肢,丰满挺翘的屁|股,修长笔直的双腿就这么进入了平远的视线,尤其是挂在身上的那红色透明的丁字裤。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兴味,身上猛地就有了反应。

    而另一边邓坤却收到了一个视频邀请,是雷鸿发过去的,他点开一看,脸上的血色瞬间就褪了干净。他的手攥成拳头,牙齿咬的咯吱直想,心里一遍一遍又一遍的念着‘不要’,可是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

    那个在自己的眼里几乎是完美的男人,像是没有理智的野兽,站起身褪了身上的衣服就扑了过去,男人和女人的躯体缠绕着就这么清晰的通过屏幕进入了自己的视线,雷鸿的脸正对着镜头,脸上露出似是痴迷又似是痛苦的表情来。但他知道,她的眼里尽是嘲讽。她想说的是,看!看看你心心念念的人。他跟你根本就不是一类人!他喜欢的事女人,是我这样的女人。我这样的女人能让他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女人娇|喘,男人驰骋。

    这样的画面,邓坤吐了。

    她怎么可以这样?

    他怎么可以这样?

    一个是自己爱着的人,一个是爱着自己的人。

    “美吗?”女人低声附在男人的耳边问道。

    “美!”男人的手怜惜的在女人身上流连。

    “舒服吗?”女人似在诱惑,又似在确认的问了一声。

    “舒服!”男人真心的喟叹,“哪里找来你这个勾人的妖精?”

    女人咯咯的笑起来,很是欢快的样子,“以后还要吗?”

    “要!”男人的语气坚定,抬手捏着女人的下巴,“从此以后就是我的女人,我能给你想要的一切。”

    “想要的一切?”女人有些不相信的佛开男人的手,“男人的话从来都是不能信的。”

    “哈哈哈……”娇俏的模样逗的平远朗声大笑,“我不是毛头小子,说出去的话从来没有不作数的。”

    女人的手轻轻抚着男人的脊背,“既然作数,那我可就说了。”

    “说吧。”平远身子一挺,女人的双腿又缠在他的腰上,他不由的大动了起来,喘息也有些不匀称。不就是钱的事吗?这女人值个好价钱!

    女人的嘴唇贴着男人的耳鬓,“我想让你把我心爱的人还给我。”

    平远一顿,只觉得更刺激了,“你是谁家的媳妇?”下属的女人吗?这倒是别有情调。

    “邓坤!”女人报了一个名字,然后朝镜头恶劣的笑,“我是邓坤的女人……”

    平远喘着粗气停下来,“你说你是谁的女人?”

    “邓坤!”女人重复了一遍,“你的兄弟……”说着,见这男人不动了,她倒是动了两下,“怎么?兄弟的女人不碰了?”

    箭在弦上能停下来吗?

    平远仿佛收了刺激一般的冲刺起来,“胡说,我兄弟从来没有女人……”好似不承认这身下的女人就跟最亲的兄弟无关一样。

    女人咯咯咯的娇笑,“没错,你的兄弟是没有女人……”她盯着镜头一字一顿的道:“因为他压根就不喜欢女人,他爱的只有男人,你就是他深爱的人……”

    “不!”邓坤在镜头的另一头几乎要疯掉了。一辈子不敢叫他知道就怕被他看不起。如今就这么赤|裸|裸的摊开来了。多年的情谊掀开这层遮羞布,马上变的丑陋狰狞了起来。这还叫自己怎么面对他。

    而平远一泄如注,有些惊疑不定,“你说什么?”

    “我说……”她的声音拉的长长的,“我说,你的兄弟想上的人一直是你……”她指了指手提包上安装的摄像头,“他这会子说不定正对着你的身体……”

    后面的话她没说完,但这也把平远恶心的够呛,弯下腰,猛的就吐了出来……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889.奇爸怪妈(8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