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06.重返大清(1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06.重返大清(1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08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06.重返大清(1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回大清(11)

    弘历被自己皇阿玛给惊的差点跑了。他突然意识到, 别人家都出了儿子了,他家皇阿玛不可能一个儿子都不出。那能出谁呢?

    老三弘时?

    弘时刚被安排到皇庄去了, 据说是被安排种玉米去了。皇阿玛不知道为什么,对玉米和番薯这两样东西竟是情有独钟, 好似有推广的意思。又是叫人统计荒地, 又是叫人核计人口。还恍惚听了一耳朵, 凡是开垦出来众玉米和番薯的荒地, 十年内是不缴纳赋税的。好像皇阿玛有在工部另设一农政司的意思, 弘时的差事大概跟这个有关吧。

    老五弘昼?

    弘昼比自己小了一岁, 刚好避过这个年龄线。这事轮不到他。

    老六福慧?

    那孩子三天两头病一场的, 如今还穿着开裆裤呢。断没断奶的他也不知道, 估摸着是没有吧。

    皇阿玛就四个儿子, 选择的余地几乎是没有。

    不是自己也得是自己。

    既然有自己这个呼声极高的皇阿哥, 那这领头的人肯定非自己不可了。

    这可是得罪人的活!弄不好就是万人恨啊!

    皇阿玛之前那么安排弘时,他心里还想笑, 心里想着老三也是个蠢的,跟八叔走的那么近,你怎么就觉得皇阿玛那么轻易的就放过你了。这不?先是把你哄进宫来,然后就把你发配远了。可如今看这架势,他宁愿跟老三换换, 换自己去种地得了。

    反腐该不该?当然该了。抓几个大的, 既警示百官又安抚天下的百姓, 何乐不为呢?这天下的贪官抓的干净吗?只要人有私欲, 贪官就抓不干净。抓住了严惩不怠, 抓不住……不能死磕吧。这有句话说的好,不聋不哑不当家。凡事都太较真,这事就没法干了。眼前这些小子聚在一起,还不得把天给捅破了。这事不能这么干。其实真想查,派钦差也行,由那些大人们重新成立一个以抓贪腐为职责的部门都可以,就放在御史台去。也别叫他们风闻奏事了,只要有风闻就去实察好了。就算查出什么来了,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毕竟事情在那些大人手里,那么就是可以控制的。可在这些小祖宗手里,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真惹出乱子了,谁拾掇?

    谁拾掇?

    四爷看着群情激奋的一群小子,满意的坐下喝了口茶,就是真把天捅破了,那也用不着朕去补。他脸上带着满意的笑意,“……叫弘历跟你们一起……”

    弘历的脸都白了!果然!您是不坑死儿子不算完啊。

    “弘旺跟弘历总领。”四爷一锤定音,“你们俩商量着办。将你们这些兄弟分组,看是两人一组还是三人一组……去吧!大清广袤的疆域,没有你们不能去的地方,没有你们不能查的人。朕等着给你们请功!朕不心疼爵位,只要你们的功劳够。朕希望能多册封几个郡王、亲王。亲王的上面,还有世袭铁帽子……”

    “皇上万岁!皇上万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震天的喊声,滔天的热情,弘历不得不跟着一起喊,一起热血。

    如果之前的热情源于心里的那股少年意气,那么此时的喊声就源于绝对的利益。

    在这里的,大部分都是庶子,大部分是没有爵位个他们继承的。即便是有爵位给他继承,那也得他老子的爵位他看的上吧。比如九爷吧,到现在还只是个贝子。你说着继承来还不够打脸的呢。要是自己有本事有能力,自己挣个比自家老子还高的爵位那多牛。更何况他们大部分属于爵位轮不到他们身上的,要是自家老子在皇上这里得脸,而自己跟自家额娘又足够讨自家老子喜欢,说不定在老子蹬腿的那一天能跟皇上求上一求,有幸得个不入八分的国公,就算是体面了。不过想想自家老爷子那身体,那体格,自己等那一天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如今有这么一个机会建功立业,为什么不拼一拼。

    长在皇家,平安长这么大,再怎么的也不是傻子。这一不要自己抛头颅,二不要自己洒热血,仗着身份的优势又没什么危险。上哪找这样的机会去。

    去!必须去!

    孩子们出宫去了,热情高涨,好像那铁帽子已经戴在脑袋上了。

    于是等在宫外的老阿哥们远远就看到一群相互簇拥着勾肩搭背出来的小阿哥。

    哟!这是怎么了?皇上这是给这些孩子说什么了,一个个的关系好成这样。要知道这些熊孩子们之间其实也是又阵营的。十三家的不可能跟老八老九家的玩对吧?老五家的不能不跟老九家的玩但却完全可以不跟老八家的玩,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跟他们这些老兄弟们还不一样。这些老哥几个吧,那怎么说也是一个爹生的。可这些孩子,关系都成了堂兄弟了。这在自家的府里,兄弟们也不见得彼此就亲热,差不多都不是一个妈生的,更是有嫡庶分别,里面还牵扯到他们额娘们之间的争宠,所以甭管怎么回避吧,孩子们之间有隔阂的事都是不可避免的存在着的。

    可现在呢,看到这些孩子不知道什么原因,就这么被冲破了壁垒一样走了一起,他们能不惊诧?

    孩子们出了宫门各自投奔自己的阿玛,回头还高声叫嚷着跟那边那个看的比较顺眼的堂兄或者堂弟打一声招呼。

    这些老阿哥一瞧,心里就先放下了。

    一个个的都是小祖宗,这会子能高高兴兴的从宫里出来,就证明至少没闯祸。

    没闯祸就好。咱也都不是太贪心的人,没指望能叫老四另眼相看,就老四那龟毛的性子,也另眼相看不了。他连这些个亲兄弟都没几个能入他的眼的,他能看中谁?

    如今见孩子们出来了,有没有好事这个不知道,但肯定是没有坏事的。

    这下放下了,各自领了自家的孩子,打道回府。先回家再说吧。

    大白天的,老阿哥小阿哥的聚集紫禁城,京城里早就热闹了。勋贵大臣想看看是不是宫中朝中有什么新动向,闲人百姓就是纯粹的瞧热闹。皇家的事那都是百姓们极为喜欢的谈资。

    盯着的多了,这一对对回家的父子,就都比较矜持了。至少不能在外面有什么动静再给传出去了。

    这里面有两对比较特殊,没有大人带着,只有皇上派的侍卫接送。

    一对近便点,直接去了直郡王府。

    从马车上下来两个少年,都十六七岁大小的样子,两人跟侍卫客套了两句,显得有些拘谨,这才进了直郡王府的大门。

    进了门,看到大门又缓缓的在背后关上了,两人对视了一眼,瞬间加快脚步朝书房走去。

    直郡王府的书房里,有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好似是有些发霉吧。

    今儿要不是皇上宣召,这府里的书房只怕都不会再打开启用了。

    进了书房,书架子前面的八仙椅上,坐着个老者。老者清瘦的很,但看着面色身体倒也不至于虚弱。只是头发胡子都已经花白了,辫子也只细细的一根,头发一茬子接着一茬掉,再这么下去,就该续假发了。

    看见两个儿子回来,他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先叫两人坐了。

    俩孩子垂了头坐过去,今儿认真说起来,其实是他们第一次出府,不管怎么说,心里还是有些惶恐害怕的。阿玛当年如何风光,他们都各自从自己的额娘那里听说了。可那些距离他们太远了。从他们有记忆一来,他们的日子就是这府里四四方方的天空。

    今儿一出去,才发现外面的世界竟然是那样的,比额娘讲的还有热闹。他们远远的见了很多的叔叔,见了这些叔叔家的堂兄弟们。见了那位坐在皇位上的四叔。心里是什么感觉呢?知道了自由的味道,心还放的回这幽闭的王府吗?

    “阿玛!”弘昤急切的叫了一声,然后将事情跟直郡王原原本本的学了一遍,不等他阿玛表态他就急切的道:“……这是儿子们的机会!只怕这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十分害怕他阿玛会拦着一样。

    弘旳站起来直接跪下了,就跪在直郡王的脚边,“阿玛,儿子们想出去……”哪怕做个普通人,哪怕是个庶民,只要能自由自在的过日子,也比现在这么活着强。

    直郡王的面色有些复杂,他看着这俩孩子,沉默良久才道:“你们可要想清楚,你们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出了事有他们的阿玛给兜着,但你们没有。要知道,这成王败寇,成了固然可喜,可一旦败了,这个后果你们可承担的起?”

    弘昤还没有说话,弘旳就先一步道:“还有比如今更糟吗?”

    这句话叫直郡王半天都没有说话,良久之后才摆摆手,“你们去吧……”

    没有说答应,也没有说不答应。

    弘旳还要问,弘昤一把扯了他,两人起身从书房里给退了出去。阿玛的意思很明白,他想说的是,随你们去吧。

    书房里的直郡王,头往后面的椅背上一靠,闭着眼半晌都没有动弹。良久,才伸手从桌子的暗格里拿出一叠东西。他的手抚在这一叠东西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是老四前些日子送来的,是一份筹备大清军备司的大致章程。这个章程每晚他都会拿出来看两遍。老四的意思是想叫自己出山了。可自己能做什么呢?老四倒是慷慨的很,好似只要肯出山,什么样的位子都行。

    他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稀疏的头发,然后摇摇头,这东西太遭忌讳,都这把年纪了,实在是犯不上。就算是老四大度,也得防着有心人从中作梗。所以,这事自己动心,但却也不能干。叹了一声,从桌子里抽出另一份章程来。这是老四昨儿打发人送来的。老四这是等不到自己的答复,才送来了这第二份。这是一份路政司的筹备方略。想起两个儿子,他郑重的将第一份收起来,将这一份摆在了桌面上。

    不得不说,老四的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想法好还不行,关键是得有钱。这路修了,就得维护,这里面动辄都是数量不敢叫人想的金钱。如今钱从哪里来呢?昨晚他粗略的看了一把,心里就是在琢磨这事。要是叫自己出去连带着筹钱,这活可不是那么好干的。

    这些年在府里,他都已经习惯了。风光过,也落魄过,这一辈子为失败付出的代价太大了。福晋走了,几个女儿先自己一步走了,就是弘昱,福晋好不容易的给生下来的嫡长子,前几年也都去了。想起这个儿子,他又不由的捂住胸口,这孩子走的时候才二十三岁。成了亲可惜连个子女都没留下。如今这福晋,是圈禁以后才进门的。张佳氏,一个花骨朵一样的小姑娘,来陪自己这半老头子。又不是当年风光的大千岁了,她进门心里也是很委屈的吧。自从嫁进来,娘家都跟她断了关系。跟着自己过日子,也就那么回事了。孩子生了四五个,前后生了三个孩子都给折了,两个女儿如今就活下一个。孩子折了,什么缘故?她这个当娘的有没有责任?不就是觉得孩子哪怕活着也是受罪吗?

    都到这把年纪了,自己就剩下三个儿子了。除了弘昤和弘旳,弘晌才六岁,能不能养大还两说。

    如今看弘昤和弘旳,这是不管自己是什么态度,他们都想着出去扑腾一番的。可这外面看着热闹,实则处处都是风险。他们跟别人还不一样,别人家的孩子到底是接触的人多事多,可自家这俩孩子呢?别看自己说了不少给他们听,其实是一点也没真刀实枪的上过,甚至是见都没见过。

    直郡王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盖在路政司的章程上:老四啊老四,你这是逼着你大哥出来给你卖力呢。

    “卖力就卖力吧。”郑家庄理亲王府,书房里坐着父子四人,理亲王手里摇着扇子靠在榻上闭上眼睛就说了这么一句。

    弘晳和弘普都严肃这一张脸看向正手足无措的幼弟弘晏。

    这孩子才十三而已,以前在宫里那也只在毓庆宫里呆着,今年也才被迁出来到这郑家庄里。一到这地方这孩子都傻了,只嚷着‘好大’!如今能可着大清国的跑了,他们首先担心的就是这孩子会不会迷路?

    理亲王见两个大的盯着这个小的看个不停,就摆摆手叫弘晏:“去见你额娘去。”省的跟着担心。

    弘晏几乎是跑着退出去的。

    小的一走,弘晳就急了,“阿玛,皇上这是什么意思?”真给机会也该给自己这些大点的侄儿机会,怎么偏偏选了小的。

    理亲王垂下眼睑,心里默默的叹了一口气,弘晳也快三十岁的人了,真说起来,这几个儿子里,就他最不能叫人放心。到现在都没放下先帝嫡长孙的身份。弘普呢,本本分分,不冒头也不退缩,如今自家这种境况,弘普这样的反而是最稳妥的。至于弘晏,原本他就没往心里去过。这孩子等自己百年以后,说不得能时来运转,有一碗太平饭吃。可现在老四这一弄,以后倒也还真说不准。

    老四之前给自己送了军备司的筹备方略过来,他没应。老四昨儿又打发人送了一份,他根本就没收下,就叫人给退回去了。他这身份不一样,为了不影响子孙,还是老实的待着最好。不过老四做的大方,自己要是一味的拒绝,倒像是不肯为新君卖力一样。卖力就卖力,只这卖力的地方,不能往人多的地方凑。凡是有实权,凡是能收揽人心的地方,都不能沾边。因此,他今儿递了折子,应该比弘晏早一步进宫了。刚才折子跟弘晏一起回来了,批复的上面有这么一行字——特准筹建大清图书馆。

    躺在这里想起这几个字,他有不由的想笑。也许皇阿玛这次真的选对了。如今的老四表现出来的魄力,叫他都几乎以为自己不曾认识过老四。

    当然了,要是看他身上那股子缺德劲,又觉得老四应该还是老四。

    “缺德?”老九拍着桌子,看着对面同样苦着一张脸的老十,“他是缺德吗?他是缺了大德了?”

    十爷深以为然,但还是赶紧起身将书房的门给关了。回头又瞪了一眼站在一边一脸不赞同又不敢言语的三个孩子。他不得不提醒亲九哥,“小点声,再传出去。”

    “传出去?”九爷狐疑的看向站在一边的三个儿子,“他们敢?”

    弘晸嘴一瘪,“阿玛!儿子们不是傻子,也不是废物!总能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来,叫您以儿子们为荣。”

    呵呵!

    老子需要以你们这些瘪犊子为荣吗?

    “你们当你们老子是谁?”这是得有多瞧不起老子,才敢说叫老子以他们为荣。“老子曾经是皇阿哥!你们是吗?”

    这话说的!连老十都翻了白眼。

    那是你老子能干不是你能干好吗?

    你的儿子们没当上皇阿哥却真的是你的错!

    九爷一拍脑门,这是被气糊涂了。正想着怎么跟这三熊孩子说着里面的道理,就听见弘相低声嘀咕了一句,“老子是贝子我们不拼命找机会成吗?”

    这话可戳到九爷的肺管子上了。老子贝子怎么了?老子贝子那也是九爷。

    伸出巴掌就想呼过去,十爷赶紧拦了,一边抱着九爷的腰,一边给突然胆气壮了的几个孩子使眼色,赶紧跑啊,不跑等着挨打呢。

    三个一溜烟的给窜了。

    十爷这才放开九爷,九爷脱了脚上的鞋子就冲着三个的背影扔出去,“你们就是嫌坑不死你老子。”

    三个孩子早窜出去了,鞋到了门口,正好打在一脚迈进来的八爷脸上。

    哎呦!这个味啊!

    八爷都不管额头是不是被打青了,先伸手捂了鼻子,“这是干嘛呢?赶紧把鞋穿上。”

    哎呦!八哥!

    哥俩赶紧喊了一声。

    九爷尴尬的一只叫着地绷着往前走了两步,“您怎来了?来了也不说通报一声。”说着就伸出脚踹跟进来的小狗子,“我看你真成老狗子了,惫懒成这样!”

    小狗子躲了一下,顺势捡了九爷的鞋,嬉皮笑脸的:“爷,高抬贵脚,先把鞋穿上……”

    这边主仆俩整理衣裳,八爷摇着扇子加紧扇了几下,才抬脚迈了进去。

    十爷请八爷上座了,“八哥怎么也过来了?”

    不过来我不能知道详情啊。

    弘旺这孩子出了宫还没回到府里呢,就被弘历给叫走了,半句多余的交代都没有,自己这边心急火燎的,想知道详细可不得过来瞧瞧。老九这边可去了三个,说的应该是最全的。

    哥三个往这里一坐,老九的话匣子算是打开了,“……你说老四缺德不缺德,那话是糊弄孩子?反贪腐?整顿吏治?这是皇阿玛想干都没干成的事。这会子他倒是异想天开,叫这些孩子冲锋陷阵。”说着,他脸上的神色就郑重起来,“这里面的水有多深,别人不知道,咱们难道还不知道?”八爷党的门人里面,有没有贪污的?那些贪污的钱财大部分都到哪里去了?没有谁比在做的三个人更清楚。“这有些事情能查吗?敢查吗?”说着,就叹了一声,“当然了,爷也不是没想过一种可能,这些下面的人给您……不是,是给咱们只占了小头,他们自己呢,则借着咱们的名义侵占了更多利益。这种情况有吗?肯定是有的。但这根子在哪里?症结在哪里?是谁给了他们这个底气?”往深了追究,只能追究到老八这里来。这天下的官员多了,八爷的门人毕竟只占了少数,就是他自己的门人,估计这种情况也很普遍。真叫儿子把老子给挖出来了,这算怎么回事?“还有……这里面不是不凶险。别看一个个的都是皇阿哥,可他们这是干什么去的?这是断人家的财路,断人家的前程去的。人家会干看着,活都活不下去了,可不得要拼命?而这些孩子呢?不管是我家的这三个,还是弘旺,又或者是弘暄,一个个的在京城打架喝酒赌钱行,但真拼命,他们还嫩着呢。一个不小心,小命可就搭进去了。你说老四他缺德不缺德。想要怎么的,冲咱们这些老兄弟来呗。好家伙,整的孩子们一个个热血沸腾的,好像离了他们大清国明儿就灭亡了一样!”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中间连个磕巴都没打。这会子喘了口气,端着茶碗咕嘟嘟的灌了,又示意老十再给倒。

    老十听话又乖巧的倒了,然后就坐在一边不说话。好像弘暄不是他儿子一般。

    老八看了老十一眼,这总又自诩为蠢人的聪明人,人家这是一句话没说,只等着他跟老九拿主意呢。可这主意他怎么拿?

    “不能不说老四这手段高啊。”老八叹了一声,“他想整顿吏治是真的。吏治也到了不整治不行的地步了。但为什么选了这么一群小子去,还把话说清楚了,凡是所查贪官的所有非法收入来源,拿出五成上交国库,拿出三成交给路政司在当地修桥铺路,拿出两成交给即将组建的教育司在当地兴建免费官学。”说着,老八顿了一下,“这里面的意思,你们可琢磨明白了。”

    老九哪里不明白。

    老四这是一批人想办成十件事吧。

    看起来是去整顿吏治查贪腐去了,其实这好处,第一点肯定是能叫官场的风气为之一清。哪怕这只是短暂的,但这也为朝政的稳定赢得了时间。第二,就是充盈国库。其实之前老十三确实是说了真话了。老四最近确实是愁国库没银子的。这没银子怎么办?银子从哪里来?当然是谁有钱就抢谁呗。可这抢至少得合法吧。怎么样才能把抢变的合法呢?那就只能对方不合法。对方不合法了,这就叫收缴,而不是抢劫。于是,贪官遭殃了。第四,赢得民心。这百姓最恨的是什么人?非贪官莫属。如今皇上的恩典下来了,派了自己的亲儿子亲侄儿来了,就是要杀贪官为百姓出气的。那么在百姓心里,皇上圣明吗?谁敢说皇上不圣明!第五,路政司是老四一力要办的,谁都不知道怎么办?压根就没有过这样的先例啊。如今好了,哪里出了贪官查出来抄家了就马上能修路。连免费的官学都有了。那这以后,百姓们是不是得见天的盯着当官的,等着抓了把柄好改善他们的环境,好叫他们的孩子不用花钱就能学认字了。官员们敢不清廉?要想不被盯着,那么他们上任的第一件事,只怕就是修路和办学了。不是没人来办吗?现在你们敢不办吗?能不办吗?这不是顺手就推动了路政和义务官学吗?朝中那些大臣还能有什么话说?都这样了还说个屁。这是由下而上的在推行政令。其意义足以震慑在朝中的大佬了。

    九爷掰着指头一个一个说着,他的脑子从来没有此刻这么清晰过,“第六……”他看向八爷,“第六,彻底摧毁八爷党的根基。”

    黄昏的太阳光从窗棂里照进来,照在八爷的脸上,八爷的眼睛闭着,此刻的他看起来像一座雕像。

    是的!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

    像是老九担心自己的儿子一样,其他的兄弟呢?谁的儿子也没有多余的?能不担心吗?

    谁家的孩子谁心疼啊。

    一旦孩子们牵扯进去了,这些当爹的能怎么办?

    更何况这里面牵头调查的有自己的亲儿子——弘旺!

    他揉了揉额角,“这事不能这么干?”

    是不能这么干!

    老九叹了一声,可老四既然摆开阵仗了,还能如何?

    “进宫!”八爷站起身来,“进宫去,进宫去见见皇上。”

    见老四?

    老四现在是皇上,金口玉言啊!说出口的话万万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八爷迈步往出走,“没叫他收回去。咱们去求见。他不就是想叫爷认输吗?爷认了!”说着,袖子一甩,大踏步的就出了书房。

    “咱们怎么办?”老十问她九哥,“跟着?”

    跟着吧!

    不管老四能不能改主意,至少得知道老四的底线在哪儿吧。再有就是,他说的话可得算数啊,别孩子们百忙了一场到头来什么也没得到。要是真能给了铁帽子……他就真得考虑考虑把手底下那些欺上瞒下叫自己都差点忍不下去的奴才亲自送到儿子手上换功劳去。

    这么想着,一扭头就跟老十的眼神碰上了。这哥俩瞬间就有种心照不宣。

    得!都不是什么有原则的好鸟。

    林雨桐笑的都快岔气了,结果四爷剔干净瓜子的西瓜塞嘴里,“你说你现在怎么那么坏呢?”

    四爷没笑,脸上的神色却温和,眼眸一闪,偶尔还露出几分孩子气的调皮之色,“……跟着老八,就是老八坐上皇位,老九老十顶多也就是个铁帽子。”如今这份铁帽子来的多容易,只要把他们自己知道的人全都撂出来就**不离十了。那些人九成都是八爷党的铁杆。那自己人告自己人,一告一个准,证据都是现成的。做的又是上对得起君王,下对得起黎民的事,根本就没道理不干。但跟着老八呢?造反吗?风险大回报在最好的状况之下也就是如今这样了。这两人只要不傻,就知道会怎么选?老九跟老八的感情,这一点毋庸置疑,但老八的儿子没风险,他就是跟老八的感情再好,还能看着自己的儿子跟着受牵连。这人心,其实就是只差那么一点点。老九也不年轻了,不是二十郎当岁,为了所谓的兄弟意气肯上刀山下油锅的老九了。而老十,这丫从来就没有所谓的忠诚过。

    “要真这样,就不叫这些孩子查了?”林雨桐顺手往四爷嘴里也塞了一块问道。

    想得美!

    戏台都搭好了哪能不往下唱呢?

    两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的天色就晚了。结果都已经掌灯了,这要进宫的牌子一个一个都递了进来。

    四爷从苏培盛手里接了帕子擦了手,都翻看了一遍,“来的还挺齐整。”

    林雨桐就又笑:“我叫人准备宵夜去。”

    这些兄弟们在一块,有的磨呢。

    苏培盛没得四爷的话,但这意思他知道了。转身就去宣人了。

    这些兄弟一个个的进来的时候,发现御书房里座位都摆了俩溜。挨着皇上最靠前的两个座位,这次没人往前坐,三爷和五爷都往后坐了一个次第。不管这俩位置上的人来不来,位置得预留着。今儿眼尖的可都看见了,直郡王和理亲王家的孩子,也都在其中啊。

    老四这意思,想放这两人出来?

    说不准的事做起来就得留有余地吧。

    于是两人自居的空出前面的位置,后面紧跟着的兄弟各自找自己的位置坐了。

    竟是刚刚好,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老三往俩空椅子上一瞧,哎呦!可有些年没见这俩冤家哥哥了。今晚来吗?他还真有点小期待。

    老五跟老三面对面,他是不敢有期待的,要是没错的话,在自己的上首应该做的事前太子理亲王。哎呦我的亲娘嗳!他的身子不由的往另一边给缩了缩,结果一缩胳膊就撞上人了,扭脸一看,我的老天爷,怎么忘了这边是老八。真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坐在这里是浑身都不得劲。扭来扭曲的……

    “长虱子了?”九爷对他亲哥那样看的都不好意思。

    你才长虱子呢。

    老五对老九坚持要接额娘过去跟他住的事心里正不美呢。有钱了不起啊。有钱你跟你亲哥这里显摆?他没好气的‘嗯’了一声,“没见天桥下那些乞丐对挨着坐相互逮虱子呢。”

    老九的反应慢了半拍,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怼自己呢吧?!不就是说了一句‘我能给额娘修个大园子你能吗?’,至于记仇吗?说他穷的跟乞丐差不多了吧。“回头给您送两车银子去!”

    老五一噎,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己还说什么。这还在万岁爷的御书房呢。他只得瞪着眼睛运气。

    老九嘿嘿笑了两声,端了小几上的茶就要喝。茶味他闻见了,就是在皇后那边喝过的。这个味道那叫一个香。盖子掀开,刚要喝呢,就听边上七爷喊了一句,“别喝。”

    怎么了?

    九爷连同其他人都吓了一条。这是下|毒了还是怎么地?

    “有虱子蹦进去了?”七爷伸了伸那条不怎么灵便的腿,说的一本正经。

    十爷纳闷:“御书房哪里来的虱子?”

    八爷心说,老七今儿吃错药了,这是讽刺老四穷的也长虱子了。

    哥几个就心说,老七你能耐了,胆肥了,这话咱们没一个敢说的。

    老七在一众兄弟的视线里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打嘴,“谁说万岁爷的书房有虱子呢?”我那不是想说我身上也有虱子等着老九给我送银子呢吗?你们一个个的都想哪去了。

    正要解释,就听四爷的声音传来,“谁说御书房有虱子了?朕穷的连虱子都不来!”

    众兄弟:“……”这个死要钱不要脸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06.重返大清(1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