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10.重返大清(1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10.重返大清(1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09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10.重返大清(1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15)

    什么叫做把钱氏误记为钮钴禄氏?

    这话听着怎么叫人不明白呢?

    是额娘原本就不是满姓被误记了?那么说额娘是汉人而不是满人?

    可这也不对啊!额娘是选秀被指给阿玛的。那都是先帝时候的事了。可那个时候,十二叔才多大?根本就不是办差的年纪。这跟他压根就搭不上关系。

    难道是阿玛帮忙给改了的?

    可是也不对啊!

    对于阿玛来说, 额娘什么时候这么重要了?重要的连出身都改?这可不是阿玛会做的事。要真宠爱一个女人, 抬旗就是了。换了这么个出身,到处都是把柄, 被翻出来还得了?再说了,那时候阿玛也就是一王爷,谁费劲改这个做什么?王府的世子,在嫡福晋没有子嗣的情况下, 侧福晋的儿子可比他这个格格所出的儿子尊贵多了。改不改的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在潜邸的时候阿玛就没有宠爱过额娘,要不然也不会在进府十年之后才生下自己,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得过宠的。而且额娘自己也说,她是运气好,肚子争气。这要是没得宠, 阿玛自是不会帮着去作假的。

    所以, 他就更糊涂了。

    难道钮钴禄家弄鬼?那也不该降罪十二叔吧。这怎么着都是钮钴禄家的错。

    弘历紧皱着眉头,本来打算去御书房见皇上的, 这会子脚下一转弯, 直接回了阿哥所。

    这事怎么想怎么蹊跷,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第一,皇阿玛不是昏聩的人, 不会脸谁是谁非都分不清。所以,可以排除钮钴禄家造假的可能。他们没那份能耐, 没那份胆量, 关键这事的风险太大太回报却渺小。犯不上!

    第二, 这事跟皇阿玛无关。十五年前正是夺嫡最要紧的时候,皇阿玛不可能那么肯定最后的赢家是他自己,因此她也犯不上。

    第三,这事跟皇阿玛的后院无关。自己成了满姓所处的阿哥,对她们并没有什么好处。

    那么,这事跟谁有关呢?

    弘历头上的汗马上都下来了。那么这事只能跟自己的额娘有关。

    可是额娘那时候只是潜邸的一个小格格,以钮钴禄氏被指给阿玛这压根就不存在改姓的必要。

    一种可怕的念头从心底里冒出来!

    除非自己压根就不是额娘生的!

    这种事可能吗?可能!为什么不可能?不光可能,还非常常见!

    后院的女人,还有一种叫通房丫头。通房丫头就是在女主子不能伺候爷们的时候侍寝的。若是生下孩子大多数时候是被默许归女主子抚养的。若是女主子愿意,记了名下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难道自己不是额娘生的?而是额娘身边的丫头生的?

    他蹭一下站起来,不会的!不会的!怎么会这样呢?要是这样,这些年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要知道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算额娘想隐瞒,可这后院其他女人呢,也没见谁说三道四。

    而且这些年了,为什么突然今天就给爆出来了。恰好在额娘被贬谪的时候。

    这绝对不是巧合!

    这会子他的脑子转子飞快,脑子也更加的清晰起来。前前后后的事情放在一起,他之得出一个结论,这是一场阴谋。一场针对自己的阴谋。

    可这出手的是谁呢?

    齐妃李氏和弘时?有动机,但要说能力……皇阿玛登基才多久?他们成为皇阿哥的日子太短了,手底下又能有多少势力?除非八叔站在弘时身后,否则弘时没有这样的能力。而齐妃李氏的娘家?汉军旗出身,够不到宗室那头去。

    裕嫔耿氏和弘昼?这就更荒唐了。耿额娘要挑拨自己跟额娘的关系,有的是机会。自己自小养在耿额娘身边,稍微露点口风自己就能知道。可自己从没有听过。要么这事不真,要么就是耿额娘跟额娘的关系确实亲密。再说了,自己上位对耿额娘来说,并没有坏处。她犯不上坏事。

    那就只剩下年氏了!福慧还小,年羹尧那边又接连的麻烦不断,他实在想不出年氏这种时候对自己发难的理由。当然了,自家额娘得罪过她,但她也得罪过额娘。要说为了女人之间那点争风吃醋的事闹出这么大的事,想起来都觉得荒谬的很。

    如果不是这三个有儿子的妃嫔,那还能有谁?

    皇后?

    觉得自己不是理想的人选,所以先废了自己。

    这根本就说不通嘛!皇后只要作壁上观就能获得最大的利益,干嘛趟这一趟浑水。

    哪怕是皇后糊涂了,可皇阿玛不糊涂。要知道,皇后住在皇阿玛身边,他一点也不认为皇后能在皇阿玛的眼皮子底下玩出花样来。

    那回事谁呢?还有谁非得跟自己过不去?

    正烦躁,就见吴书来推开门再次走了进来。

    弘历的心又跟着提起来了,“又出什么事了?”

    吴书来缩着肩膀,低声道;“刚刚有人来送了消息,说是宗牒上记载的爷的生母是钱氏……”

    什么?

    记载的是钱氏?

    那这就不是把钱氏误记成钮钴禄氏,而是把钮钴禄氏误记成了钱氏。

    别看只是颠倒了顺序,但这里面透出来的意思就完全不一样了。

    出生在皇家的孩子,一出生就是会入宗牒的。父亲是谁,生母是谁,都有记载的。自己出生那时候,十二叔才多大。那时候皇阿玛还只是四爷,按说自己的宗谱是不会被动手脚的。

    等到皇阿玛登基,宗牒这一部分是要修改的。毕竟更为显贵。

    那么是不是这个时候出了差错呢?

    对!一定是的!

    那么也就是说之前记着的确实是钮钴禄氏,只是重新录宗牒的时候才前后了差错,变成了钱氏。

    这是有据可查的,谁也不可能信口开河。那么皇阿玛因此而定了十二叔的罪责就不算冤枉人。出现这种不可能出现的纰漏,一个不小心是要 毁了自己的前程的。

    可为什么外面会有颠倒过来的传言呢?

    他心里一惊,要是之前为钱氏现在改为钮钴禄氏,紧跟着皇阿玛就罚了十二叔,说十二叔改错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皇阿玛不想叫自己记在钮钴禄氏名下,不想承认自己为满妃所出的事。那么这会发生什么样的连锁效应呢。外面的人会不会以为自己被皇阿玛厌弃了。

    肯定会的!

    “该死!”弘历抬手就将桌子上的茶壶茶杯抬手拂下去。

    这个计谋不复杂,可谓是简单到了极致。可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计谋,却瞬间将自己身上的优势给削去了。

    这个藏在背后的黑手是谁?

    还有十二叔,他到底想要干什么?难道跟八叔一样,站在弘时的背后?

    想到这种可能,他浑身都在冒寒气。自己还在想办法笼络那些小阿哥的时候,弘时已经有这么强大的后援了吗?

    吴书来噗通一声跪下,“爷,刚才永寿宫来人,请您过去一趟。”

    永寿宫?

    弘历习惯性的抬脚就要走,可走了两步脚步就顿下了。

    为什么十二叔会记错?原因呢?钮钴禄氏的即便译成汉姓也为‘郎’和‘钮’,跟‘钱’一点关系都没有。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的百家姓,那么多姓氏为什么别的不选,就偏偏出来一个姓钱的?

    皇家宗牒多严肃的事,十二叔就算是有再多的算计,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杜撰出个人来吧。再怎么说也是爱新觉罗家的子孙,这事上他轻易是不敢开玩笑的。

    那么只能说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了。

    照这个逻辑推理下去,额娘她……只怕真未必就是自己的亲娘吧。

    这个连十二叔都知道,想必在自己出生的时候阿玛并未刻意隐瞒吧。

    “爷……”吴书来又催促了一声,“娘娘还等着呢。”

    弘历没言语,只继续往前走,出了阿哥所,却没有往永寿宫的方向去,吴书来不敢说话,只一步紧着一步的跟着。

    而弘历这会子心思焦灼的很,他现在没办法见额娘。不用猜都知道额娘会说什么。她一定会生气会愤怒会委屈,会告诉自己这是有人开始对自己出手了。她不会承认她不是自己的亲娘的。

    如今已经闹的沸沸扬扬了,哪怕自己是额娘亲生了,在外人看来,也难免被按上一个来历不明。因为迄今为止,皇阿玛的后妃中压根就没有钱氏。

    那么这就更奇怪了,这钱氏到底打哪来的?

    这事只怕也只有皇阿玛能说的清楚了。

    御书房。

    四爷正跟听十三爷说盐务上的事,“……盐商每年获利颇丰,若论起富有,除盐商再无他人。万岁爷所提之事,自是能造福万家。盐收归朝廷所有,定价销售。百姓自然是获利了,可这中间却也折损了无数人的利益……”盐商背后要是没有人撑腰,那他也干不大。这可是断了很大一批人的财路。“以臣弟之见,万岁爷所提海盐之事……”

    四爷摆摆手,“朕没打算将人抓了砍了……”人家做的也是正经的生意。至于牵扯到朝中的官员,跟盐务不能搅和在一起谈,“他们依旧做他们的生意,朝廷做朝廷的生意。至于老百姓买谁的帐,那只看谁更会做生意。等有一点生意做不下去了,事情自然也就解决了 ……”

    可十三爷压根就没明白其中的意思。正要问,就加苏培盛凑了过来,有事要禀报的样子。他马上就起身告退,“臣再去看看卷宗……”

    “熬了几天了,回去歇着。”四爷盯十三爷盯的很紧,“天下的事多了,一天十二个时辰连轴转,也一样处理不完。悠着点……”

    十三爷忙谢恩,又笑道:“正好要去见几个传教士,也想听听洋人那边的事……”

    四爷笑着叫去了,“回头说给朕听……”很感兴趣的样子。

    对于国外的事,如今没有人比四爷研究的更透彻。如今摆出这样子出来,就是一种鼓励。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就是这个道理了。

    十三爷脸带笑意的从御书房出去,正好见到在外面等着的弘历。

    “十三叔。”弘历脸上带着完美无缺的笑,“您要走了?打搅您跟皇阿玛说话了。”

    “你不来也要走的。”十三对今儿出的事心知肚明,只是没想到弘历来的这么快,而且会是这么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表情,这就很耐人寻味了,“快进去吧。万岁爷正等着呢。”

    弘历却躬身对着十三行礼,“十三叔慢走。”

    直等十三的背影过了拐角,弘历这才转身进了御书房。

    四爷手里拿着折子没放下,提都没提别的事,只道:“弘旺朕安排去山东了,直隶的事情你要是忙不过来,叫弘昼去搭把手。”

    弘历应了一声是,心里乱的很,弘旺去山东的事只从耳朵过了一遍,也没有深问的意思。他现在急切的想要知道皇阿玛的态度。不管自己是谁生的,只看皇阿玛愿意叫自己是谁的。这才是顶顶重要的。

    他马上跪下,连磕了三个头,“皇阿玛,今儿的事儿子听说了。儿子的生母……”

    “朕不是已经惩罚过你十二叔了吗?”四爷放下折子,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弘历一噎,这话还怎么问下去。惩罚了十二叔,说他将钮钴禄氏写成钱氏是错了,那么就是肯定了自己是钮钴禄氏生的。

    这个逻辑是没问题的。

    只要皇阿玛承认,那么自己就只能是额娘生的。这一点不会改变。

    可这十二叔为什么会犯这样愚蠢的错误?明显的,这是想拉自己下马吧?这针对的该是自己猜对,为什么皇阿玛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呢。

    “还有事吗?”四爷拿起笔,一副要忙的样子。

    弘历心道,当然有事,怎么会没事?您至少得告诉儿子这钱氏到底是谁?为什么人家别的不些,偏偏就写了一个钱氏。

    而林雨桐其实跟弘历一样懵。是啊!这怎么就出了一个钱氏的。

    曾经她也分析过十二的行为,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又几分道理。但这跟弘历是不是钮钴禄生的无关。皇上说是那就是,皇上说不是那就不是。可究竟是不是,她还真有几分好奇。

    等到四爷回来了,林雨桐还凑过去问他,“到底是谁生的?”要知道后世乾隆寻找生母的戏可多的是。

    四爷笑她,“再怎么着,他也是四爷。”

    那就明白了,按四爷的意思,弘历确实是钮钴禄生的。

    笑了一场,四爷又补充了一句,“时疫的时候,是钮钴禄氏陪伴到底的……”

    “伺疾有功……”高氏的双手搭在弘历的肩膀上,声音轻柔的很,“娘娘在潜邸的时候多年未有所出,却在伺疾之后有了阿哥爷。您说这巧不巧?”她小心看着弘历的脸色。

    弘历有点明白高氏的意思了,“你是想说,皇阿玛用儿子酬功?”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了。

    要自己能生,早就生了。十年都无所出,之后就生了个儿子。甭管这个儿子是不是她肚子里出来的,但万岁爷说是她生的就是她生的。女人有了儿子才有了依靠。

    要不然十二爷闲着没事干,编排这个做什么,于他能有什么好处?

    “许是奴婢想多了也不一定。”高氏脸上有些忐忑,见弘历不说话,赶紧转移了话题,“今儿爷赏脸见了奴婢的家人,奴婢还没谢恩呢。”说着,就转到前面上,手搭在弘历的膝盖上跪了下去。

    弘历将人扶起来,“这是做什么?快些起来。跟你阿玛谈的……”他不由的想起高斌临走时说的话,一时有些怔愣。

    “如何?”高氏捧了茶来追问了一句,“奴婢的阿玛是个实心眼的人,是自己人他就肯掏心掏肺。不是自己人他那是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的。”

    弘历看着高氏笑了笑,“爷知道……”

    知道他叫爷奔着皇后是为了爷考虑。可这不行!他觉得这个时机刚好,可叫自己说,别的什么时候都行。就现在不行!

    如今自己能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皇额娘依旧得是皇额娘,额娘也依旧是额娘。敢抛弃了额娘改巴结皇额娘,不用别人动手,皇阿玛就得先废了自己。

    孝道,这是皇阿玛极为看重的东西。

    想到这里,弘历扬声叫了吴书来,“你亲自去一趟永寿宫,告诉额娘,今儿差事太多了,皇阿玛又打发弘旺出京,如今直隶就爷在管着,今儿没顾上去看额娘,就说明儿一定过去。请额娘务必等着爷过去吃晚饭。”

    听了吴书来的禀报,钮钴禄氏的脸色一下子就好了。

    桂嬷嬷端了碗汤来,“您看看您,这也太操心了。阿哥爷是您肚子里出来的,这母子连心,岂是那些小人能离间的。”

    钮钴禄氏摇摇头,“只是这事情一个紧接着一个,叫人不悬着心就不行。”

    好端端的,只不过送了一碗汤过去,就被这一顿斥责。岂是她压根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想叫万岁爷想起伺疾时候的日子。那时候自己偶尔也会煲汤给万岁爷喝。看着那汤,哪怕不喝进嘴里,只要能想起曾经的日子,对自己和弘历多几分眷顾,自己就感激不尽了。哪里想过其他?

    谁知道万岁爷是半点情分也不念。真是给了个孩子就算是两清了。

    这边还没回过神来,结果另一个消息紧跟着就来了。突如其来的,就冒出来一个钱氏的,竟然成了弘历的生母。这不是开玩笑吗?孩子是不是自己生的,自己能不知道?就算是自己想闹鬼,四爷的眼里也得揉的进沙子?再说了,都当那一府的女人是摆设不成?谁肯为自己瞒的滴水不漏?还有跟耿氏换着养孩子的事,要弘历是抱来的,自己肯定留在身边亲自养了,干嘛换来换去的?本就不是亲的,就不怕换着换着就换的更不亲近了。

    一点逻辑都没有,可偏偏因为是宗室出的错,出错的偏偏是十二爷,所以叫这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好像真的有那么一个钱氏似得。

    “也不知道十二想干什么?”睡到被窝里了,林雨桐盖在琢磨这件事。

    “能干什么?”四爷直接给出个答案,“打算脚踩几条船罢了。”

    林雨桐一时之间有些不明白,“不是只为了靠近弘历?”

    “要是弘时有心,你说他会怎么看老十二。”四爷问了一声。

    那肯定得谢谢十二了,这可是把弘历的根基给刨了。

    那么同样的道理,弘昼会如何呢?弘昼若是有心,他也会靠近十二。

    四爷叹了一声,“可弘时不是那样的人,他喜欢老八,是因为老八哪怕是有目的,但也确实是为弘时尽了心了。凡是弘时求到老八门上的,一准竭尽所能给做好。如此相处下来,即便又算计,也是情分。弘时看中的就是这个情分。但面对十二,他的算计只会把弘时给吓住。再加上弘昼,这孩子压根就没想过更进一步的事。弘时被算计他只会更战战兢兢,面对十二会提心吊胆的戒备,但绝对不会跟这种随时都准备捅人一刀的人为忤。只有弘历……”

    原来如此。

    林雨桐现在就想知道,十二到底是怎么说服弘历的?先捅一刀,再告诉你我捅这一刀是为你好?

    弘历也就信了?!

    信了?

    呵呵!

    弘历面色复杂的看着出现在这里的十二爷胤祹,到底是起身见了礼。

    今儿出来就是见高斌的,高斌递话说有要紧的事要见面才能说。于是约好了出城,走到哪算哪。秋高气爽的最适合跑马。纵马驰骋,连着数日憋闷的心情总算好上不少。

    晌午的时候到了一处农庄,庄子里有人工挖出来的池塘,面积倒也不小。

    “这就是你说的吃饭的地方?”弘历下了马,将马鞭扔给侍从,就朝池塘边的亭子走去。

    高斌笑道:“如今正是螃蟹肥的时候,这池塘里养着螃蟹呢。专门请南面的人过来养的,虽比不上进贡的,但胜在新鲜。”

    “那就尝尝。”弘历很给面子,看起来兴致很好的样子。

    转过几株柳树,亭子就在眼前。到了跟前才发现,原来亭子里是坐着人的。草木和柱子遮挡住了视线,刚才压根就没看见。

    这人背着身子,弘历就能看见一个背影。他眯眼朝高斌看去,带着自己来的地方他不可能还安排了其他人。这是要自己见的人?

    弘历的眼睛眯了眯,转身就要走。就不能惯奴才这种自作主张的毛病。

    高斌马上就跪下了,“四阿哥……”

    此时,背坐着的人才算转过身来,“弘历……”

    弘历回头,眼睛一下子就睁大了,“……十二……叔……”一瞬间,他的表情又恢复了,规规矩矩的给十二行礼,“给十二叔请安。不知道十二叔在此,扰了您的雅兴,侄儿在此给您赔不是了。”

    十二起身侧了身子,“我虽是长辈,却也不敢受你的礼?”

    “叔叔这是跟十二见外了。”弘历站着,没有上前一步。

    “不是见外。”十二下了台阶,“潜龙在渊,受了礼恐怕要折些福寿的。”

    弘历眼睛一眯,自己跌了一大跤可是拜他所赐。什么潜龙在渊?这话如今听起来真是又几分讽刺,“侄儿可是又哪里得罪过十二叔?”

    十二哈哈就笑,“你才多大年纪,上哪里得罪我去?”

    “那就奇怪了?”弘历也跟着一笑,“那叔叔何故……如此害侄儿?”

    十二眼眸一闪,“害你?怎么害你了?”

    我能说你给我换了妈了吗?

    弘历答道:“潜龙在渊这话,可不敢随便说。十二叔对侄儿说这个,难道不是害侄儿。”

    竟是之前的不愉快半句也不主动提。

    十二暗赞一声,难怪那么多人看好弘历,说什么满妃所出,身份最贵。其实那都不是最紧要的,最紧要的就是弘历身上这股子劲。

    有为君的潜质偏有叫人瞧着疏朗开阔。

    跟之前带着几分阴鸷猜疑的老四比起来,弘历更有明君之相。

    十二面色马上一正,“潜龙在渊这话,我可不是信口开河。你认为我在害你,而我则觉得我是在救你。所以,才特地找了高斌,请你出来。”

    弘历眼睛眯了眯,低头看向几乎额头贴着地面的高斌,“你……起来吧。”

    “奴才以后万万不敢自作主张。”高斌再三磕头,“请主子责罚。”

    “起来吧。”弘历干脆直接迈步上了台阶朝亭子里去。十二叔的话他一个字都不信,但他得提醒自己,压着性子来。不见得能多个朋友,但最起码能少个敌人。再者,他也想听听对方会怎么说。又是出于什么目的来了这一手的。

    亭子里凉风习习,高斌早就退下了,将这里留给叔侄二人。

    一壶茶,两碟子点心,两人相对而坐。

    十二主动给弘历倒了茶,放下茶壶才笑道:“你这个年纪,能如此沉得住气,即便是你阿玛,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做不到。”

    弘历心说,我阿玛十三岁的时候,你才五六岁。是不是沉得住气,你一个几岁的孩子知道个屁。

    心里这么想着,面上却不动声色。只端着茶浅浅的抿了一口。

    十二的眼神暗了暗,这位四阿哥可比想象的难忽悠多了。抬头看了看天色,他马上收回视线,“不能在城外多呆,咱们叔侄就长话短说。”

    弘历放下茶杯,静静的看着十二,“洗耳恭听。”

    “我要说我是故意的……”十二将话的尾音拉的很长,边说变注视着弘历的眼睛,“你会怎么想?”

    弘历只挑了挑眉,“十二叔不是说了,这一切都是为了侄儿好。”

    “看来你是不信。”十二很有些语重心长,“到底是年轻,不明白里面的凶险。”他摇摇头,“我有几问,弘历可能回答?”

    弘历做了个请的手势,只用手示意说请问便是,嘴上却没有言语。

    十二理了理衣摆,“以你说,皇上登基半年,可会马上立储?”

    弘历的眼睛微微一眯,然后轻轻摇头。

    不会!当然不会!朝廷上下千头万绪,理出来不是段时间的问题。即便有人支持立储,但皇阿玛一句尚在孝期就能往后拖延,这一脱就是三年。

    三年,会有很多变数。

    十二点点头,“是!不会立储。若是八爷党还在,许是有八爷党插手,立储会尽快提上日程,但现在……”八爷直接认怂而来,没人找万岁爷的麻烦,给万岁爷添堵了,这立储不立储,全在万岁爷一句话,“现在这立储之事,或许会遥遥无期。若是万岁爷高寿,那至少也得在十四五年之后。十四五年呢?你急什么?”

    弘历脸上露出沉思之色。除了福慧这个小阿哥之外,如今皇阿玛就三个皇子,弘时被派去种地去了,田间地头的,只跟老农打交道。平时都甚少出现在人情,这才两月不到,这位三阿哥就已经消失在大众的视野当中。而弘昼呢,如今领着个不算差事的差事,干的都是些安排吃喝的事。能给出门的阿哥身上塞骰子的人,大家会把他当做太子的人选吗?如此一比较,自己就算是没特意的高调,也都已经高调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浑身都冒冷汗。难怪觉得皇阿玛对自己的态度跟以前不一样,原来根子在这里呢。尽管自己不停的提醒自己得低调,但客观是想低调也难。

    十二眼里就闪过一丝笑意,“第二问,你觉得立储,谁的态度最要紧?”

    这不是废话吗?除了皇上,这事谁也说不上话。先帝在时,废太子两立两废,众臣推举八爷,结果转眼就被打回原形。可不正是皇上乾纲独断。

    所以,想成为太子,最要紧的就是圣心。

    他这么一说,十二跟着连连点头,“就是这个一个简单的道理。”他的声音低下来,“那么,怎么才能独占圣心呢?”

    这个就难了!

    弘历摇摇头,皇阿玛这人的性子,可不是那么容易讨好的。

    十二就笑:“万岁爷不好讨好,但万岁爷有个好处,那就是护短。爱之则愈爱,恨之则愈恨……”

    这话倒也没错。阿玛确实就是这么个人。对十三叔吧,那是怎么看怎么好。可对八叔吧,那是怎么看怎么不好。

    “兵法里,有这么一计,叫做苦肉计。”十二自斟自饮了一杯,带着几分自得,“你觉得我这一计如何?”

    苦肉计?

    弘历心里有几分恍然,“十二叔是故意将这事这么爆出来的。选在了额娘被贬谪的那一天……”同一天里出了那么多的事,只要带脑子的都会想到,这事有人针对自己。那么皇阿玛呢,皇阿玛也会想到这一点。

    十二点点头,“这一出苦肉计,看似直接将你的根基去了。可实际上呢,皇上会不会心疼儿子?只看对我的处罚就知道了。他是真动了气了。他也觉得,这是有人要直接废了你。有人要这么对你,作为一个父亲,他会怎么做呢?首先得找出害你的人严加惩处。他会怀疑我,会怀疑老八,会怀疑我们心里不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心思。他恨我这个居心叵测的人,但却会护着你这个被伤害的儿子。刚才你也说了,没什么比圣心更要紧了。只要做个孝顺的儿子,就什么都唾手可得。”

    弘历的表情越发的严肃起来,细想这话,有没有道理呢?

    有!肯定是有的。

    但自己能全信吗?

    他垂着眼睑没有说话,这位十二叔看似掏心掏肺,甚至为了自己,还被皇阿玛降爵,甚至是从此失了恩宠。可叫自己说,他这里没有一点实在玩意。说到底,还是要看皇阿玛的意思。

    真的只做一个孝子就可以了吗?

    要是如此,皇阿玛登基以前的势力哪里来的?

    权力这东西,得看得见摸得着才行。不是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能行的事。

    十二看着弘历脸上的神色,心里又不由的赞了一声,费了这么多的唾沫星子,起的作用实在是有限的很。这位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笑了笑,越是这样的主儿,押起宝来赢面才越大。于是,笑了笑给对方续了一杯茶,“以后有空了,出来坐坐。马齐大人家的茶确实是不错。”

    臣子家的茶不可能比宫里还好。

    他想说的是,他可以为自己拉拢马齐。

    马齐,保和殿大学士、军机大臣,加太子太保衔。

    也对!马齐是他的岳父!

    弘历的眼里这才有了笑意,他的话他对半着听,话是假的不要紧,只要权力是真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10.重返大清(1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