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30.重返大清(3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30.重返大清(3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2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30.重返大清(3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35)

    林雨桐说四爷, “对马齐,是不是闲置的太快了。”

    哪里快了?

    马齐在中枢已经多少年了?“从康熙二十七年出任左都御史算, 已经三十五年了。就算从出任武英殿大学士算起, 那也有二十四年了。”以前是有佟国维压着, 后来是有隆科多趁着,还显不出他来。如今没人压制了, 又成了弘历的岳家,以他的性子要是忍得住不搅风搅雨才是稀罕事。“再说了, 弘历认不清楚的事, 也该叫大家认清楚。”知道自己的态度,跟着他蹦跶的看看还能有谁。

    那照这么看, “张廷玉在中枢的时间也不短了。”

    从康熙四十三年入值南书房, 再就没有离开京城。不光是没有离开京城,反倒成了常年跟随先帝的唯一汉臣,先帝不管是下江南还是去塞外, 必带的人种就有张廷玉。

    四爷又摇头,“时间是不短了,但他跟马齐还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是汉臣。四爷心里没有满汉的界限, 但只他心里没有还不行,还得表现出来叫大家都知道。因此,马齐说动了就动了,但是张廷玉, 四爷是不会动的。一是这人聪明, 知道什么事能掺和什么事不能掺和。先帝时期诸皇子之间的事, 他是一点也没掺和进去,那么大的泥坑,像他这样没沾染上一星半点泥点子的真没有。修炼到现在,人是更精明了,就更不会掺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了。一心一意做起了纯臣,这就是张廷玉给他自己的定位。而四爷呢,也需要一个标杆,表示他对汉臣的看重与信任。所以,张廷玉只要不出大岔子,是可以荣耀到死的。

    想明白了这个道理,林雨桐只能替那富察家的姑娘默哀了。

    指婚皇家并没有给这姑娘乃至她的娘家带来荣耀,这叫这姑娘在家里可怎么呆的下去?

    自小养在伯父的府上,这跟在亲生爹娘身边还是有区别的。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好亲事,结果的,害的伯父从高位上给掉下来了。这不仅是伯父退下来的事,这牵扯到整个富察家族的未来。好些子弟出仕,没有了这个靠山在,以后只怕再升迁的时候,就有些举步维艰了。

    贺喜的人都很尴尬,这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内宅里早乱了,这姑娘勉强扶住丫头的手才算没有倒下去。

    到底是马齐,人老成精了,脸色微微一变之下,就恢复了往常的样子。热情又恭敬的请弘历里面坐,又叫了儿子出来相陪。这才跟上门道贺的客套。什么皇上隆恩,体恤下臣。什么年迈病体,难报皇恩。说到动情处恨不能泪湿衣襟。听的往里面去的弘历差点都已经是真的。是真的马齐急流勇退,给皇阿玛上折子祈求致仕呢。

    一喜一悲一惊之下,富察府还是开门宴客了。比之之前还热闹。

    四爷也乐得配合,一会子打发太医给马齐瞧身体,说是见不到这位肱股之臣甚是担心。一会子又赏赐了两盆花,说是赏花的时候不由的想起马齐,顿觉想念,觉得该把这花送来也算是君臣共乐了。宴客的时候,四爷还叫给添菜,打发了俩御厨过去,还自带食材的,反正是把这位老臣的面子给的足足的。

    八爷在书房坐着,闲闲的摆弄棋盘上的棋子。很快,就没有八爷党这个词了。如今对马齐的处置,就是一个信号,老四只怕是要调任官员了。

    以前是官员不能在户籍所在地任职,现在只怕是更具体了。再任上最多可几年,如不能升迁的,以往是不动,只怕现在是不行了,哪怕平调,也得动一动的。如此一来,三年一轮,刚干熟了,人也该走了。想在某一地养出个土皇帝出来的事是绝对可以杜绝的。而贪污这事,至少可以减少各地方在钱粮税收上伸手的机会。因为只有三五年的时间,任期一到,下任官员来接任这账目最起码是爹盘点清楚的。后任可不会给前任填窟窿的。

    再加上老四已经有意改税制,对地方的管控更加严谨。虽然不完善,但确实在一步一步的往前走。

    要但从执政理念上来说,他自问是比不上的。但论起手段,他倒是觉得老四有点操之过急了。

    八福晋来的时候就见八爷面前的棋盘上摆的乱七八糟的,原来以为是自己跟自己对弈,闹半天就是闲的自己跟自家玩呢。这么无聊,而已不说回院子去。这都几个月了。

    她往他对面一坐,没话找话,“正月十五的时候我又见大格格了,瞧着也还好。叫丫头给了银子,在宫里你不用操心。”

    说出来这话显得干巴巴的,这还是八爷第一次听到福晋主动关心大格格,他抿着嘴到底抬头道:“萱宝那里以后你别管了。既然不要了,就由着皇后做主就是了。”

    这明显就是在赌气嘛。

    自己已经退了一步了还想怎样?

    她想问他,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最终叫他闺女得了好处了,既然得了便宜又何必一副不饶人的样子。但看着他冷淡的脸,到底说不出这样的话来,只道:“我来是想问问弘旺的事,弘历都指婚了。咱们弘旺跟弘历一样大小,是不是也该想着了。”

    这话倒是提醒了八爷。

    还真是!儿子也该娶媳妇了。

    别的兄弟都抱孙子了,就自家还没有?能不急吗?急死了。

    八爷沉吟,这次倒是没有给八福晋冷脸,只道:“回头我问问弘旺。”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八福晋皱眉,“我承认我是对弘旺不好,但你这样就真的好了?处处都让一步,对弘旺的名声就没影响?这不是叫人说弘旺眼里没老没少吗?”

    八爷心里就警惕了起来,“你是看上谁家的闺女了?”

    八福晋就气了起来,“想哪去了?把我当什么人了?要不这么着,弘旺的婚事我不管总行了吧?”

    这话一出,夫妻俩都沉默了。

    两人中间横亘着一种叫做‘不信任’的东西,叫人特别难受。

    八福晋的眼圈都红了,“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没有恶意。只是想提醒你,弘旺的亲事不能由着那两口子说了算。他们说什么是什么,可咱们娶儿媳妇,将来是要跟着咱们过日子的。弘旺连个亲兄弟都没有,要是岳家再不得力,将来咱们这府里,只怕真得落寞下去了。”说着,就又看了八爷一眼,“弘历的事你也听说了吧。现在看上面坐着的那位是真没看上弘历。弘时太老实了,弘昼是个吊儿郎当的。皇上只怕真有叫皇后生的意思。”她小心的打量八爷的脸色,“四嫂都那个岁数了,都还想自己生呢。咱们就自己生一个又怎么了?以前算命的也说咱们俩的子女缘分晚,上次去娘娘庙,抽的又是上上签。我总觉得许是这孩子离咱们真不远了。”

    八爷心里一动,就朝八福晋看去。

    八福晋有些别扭,“你知道的,我这人从来不跟谁说软话。要不是为了孩子,才不过来陪你磨牙……”她起身手里扭着帕子,“你放心,我的心思都在肚子上,弘旺的事我肯定不掺和。”说着眼圈就红了,“你有儿有女,我呢?跟着你一辈子,我得着什么了?死了就没人给上柱香……”

    八爷最见不得她说这个,一说他心里就跟着难受起来。想起那个时候对着福晋说的信誓旦旦的话,说将来一定要给你别的女人都没有尊荣,叫你儿孙满堂尊宠无双。

    可现在呢?什么都没能给她。

    他别扭的扭过脸,“这两天,正忙着处理隆科多和年羹尧的事情,等忙过这两天,我问问皇上的意思,看弘旺的婚事他是怎么说的。”

    “嗯!”八福晋擦了眼泪,应了一声,“早点回来,我叫厨房给你煲了汤。”

    八爷应了一声好,算是答应今晚回正院去歇了。

    夫妻俩的冷战,算是才结束了。

    但八爷私下里问弘旺的时候,弘旺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不急着成亲。”

    放肆!

    “成家才能立业。”八爷的脸上就有几分怒色,“这事由不得你。”

    由不得我你跟我说什么?

    弘旺跺跺脚,回身就找林雨桐去了。

    “不想娶福晋?”林雨桐放下手里的账本,是年羹尧走私军粮的密帐。这账本当然不要她亲自算的,她算的是两边若是贸易,这贩卖粮食中间又多少利润。正算着呢,弘旺求见。这孩子在自己跟四爷面前,始终就是没有遮拦。有什么就说什么,直来直去的。

    一说不要娶福晋,林雨桐就愣住了,“这话是怎么说的?有心上人了?”

    弘旺脸都红了,“不是!”他急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过年的时候回去了一趟,院子里多了几个丫头,是嫡额娘安排的……”

    嫡母给安排的通房丫头。

    林雨桐理解的点头,这个年纪这么安排不算是错了。

    弘旺眼圈却红了,“我不想她们跟我亲生母亲一样……”生下孩子不给看一眼然后慢慢的就在这人世间消失了。“也不想将来她们生下的孩子跟我一样,得受嫡母磋磨……”

    这还是弘旺第一次直言八福晋的不慈,说完可能是觉得失言了,尴尬了一瞬。

    林雨桐叫弘旺在身边坐了,这才道:“你嫡母是嫡母,但是你阿玛是你阿玛。你阿玛见你十三叔十四叔都抱了孙子,心里能不急吗?这一点你还是要体谅的。按照你现在的年纪,定下亲事,成亲怎么着也都得明年后年去了,实在算不得早了。”

    弘旺的脸就有些红,“那……那……那皇额娘帮着挑……我就要厉害点的……”否则得被嫡母吃的死死的。

    要个厉害点的?

    你的口味真是够重的了。

    “行吧……”其实这个真有点难。谁家会对外说自家的闺女厉害?

    不过要照着弘旺现在的心思来看,八爷往后的日子一定很热闹,厉害的媳妇加上厉害的儿媳妇,不把他那把老骨头拆了都不算完。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觉得弘旺这个想法其实是很靠谱的。还真得认真踅摸踅摸,找出这么个靠谱的人来,想想八福晋鸡飞狗跳的日子,心里怎么就那么舒坦呢。

    打发了弘旺,碧桃又禀报说,裕嫔求见,人在长春宫等着。

    得!

    这又是个等着说儿子婚事的人。

    林雨桐烦了,只道:“叫她先回去。”一个个的,给点颜色就想开染坊。

    等四爷回来了,林雨桐就跟他说了这事,“……要不叫各家自家找吧。找到合适的,报上来咱们赐婚就是了。”像是弘旺弘晸这一拨,好几十个大小伙子等着娶媳妇呢。叫自己给随便指?还是算了吧。这事自己再不干了。

    “你看着办。”半点都没往心里去的样子,躺在床上各种翻腾。

    “怎么了?”林雨桐问他,“是年羹尧和隆科多那边出事了。”

    没有!这俩能出什么事?相互咬出来的东西都实实在在的。隆科多的罪责就不说了,他自己的请罪折子也递上来了,在折子上,说他想将满文和蒙文的遗诏给烧了。那意思就已经在说,他知道他自己栽在谁手里了。他认栽!而且隐晦的指出,真的有真的,只是真的遗诏被烧了两份。

    这份折子在别人看来说的全是废话,但对四爷来说真不是!这个继位的谜团叫后世传了多少多少故事出来。原来真相不过是这样的。他不停的想对埋藏在心底的那个四爷说一声,你不必委屈了,先帝确实看中的是你。你是先帝看好的唯一一个继承人。不必要放不下,不需要看不开,历史终是会给你一个公正的评价。

    想起这些,心里就涌动着一股子难言的情绪。他拉着桐桐一把抱住,“……朕……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是的!实在是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像是年羹尧这类人,他连施舍给他一点额外的情绪都没有。一边打仗,一边指使人走|私军|粮,只这一项罪名,他就够砍头的。

    林雨桐不纠结年羹尧,低声问道:“东西到青海那边了?”

    “嗯!”四爷拉着林雨桐低声道:“这一战至关重要,朕在等啊……”

    等什么?

    等着飞奔而来的八百里急报。

    就在当晚,四爷听到外面急促的脚步声,蹭一下就从床上跳起来了,外衣都不穿就往外间走。

    林雨桐赶紧拿了披风追出去,就听见苏培盛的声音传进来,“……十三爷连同军机处的几位大人都在御书房,前方八百里捷报,岳钟琪将军歼敌七万,损伤却不及百人……”

    “好!”四爷的声音透着一股子喜意,叛军号称十万,其实最多也就是八万,这还包括了老弱病残。可以说叛军几乎是被全歼了。

    林雨桐面色一喜,将衣服给他递过去,“赶紧穿了……”

    “不急!”四爷脸上的喜色一收,林雨桐白眼翻他,这会子倒是装起沉稳了。

    四爷嘿嘿的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不等林雨桐回答,他就严肃起来,“这意味着咱们真的结束了冷兵器。结束了冷兵器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他的眼圈就红起来了,“意味着这片土地再也不用经历一次那样的屈辱……”

    林雨桐伸手抱他,“你真好……”

    作为一个帝王,这时候想的不是有了这样的武器就能叫江山巩固,而是想着这片土地上经历过的那百年屈辱史,想着这片土地上的百姓经历的苦难和血与火的斗争。

    所以,你真的很好很好!

    苏培盛真的不明白这俩主子大喜的日子哭天抹泪的是为了什么,就算是打了打胜仗高兴,但也不至于高兴成这样子。

    想要提醒一下说御书房还有人等着呢,但这么煞风景的事自己还真不会这个时候说。

    因此他转出去,想着先去御书房跟十三爷说一声,说主子爷可能还得小半个时辰吧。谁知这一出去,小徒弟就跑来了,“……宫门口热闹的很,都递牌子要进宫……”

    这样大捷的八百里急报进京的时候,就已经特意通报过了。沿着街道一路的通报才往宫里去。尤其是入了二月,京城里到处都是进京参加恩科的举子,这样的消息就更不用瞒着。虽是半夜急报才进城,但这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这些人看不了那么远,但就事论事,这事也够庆贺的了。毕竟西边的有这一战,三十年那边都未必恢复的了元气。

    这可是新帝登基以来的第一战!

    一听这情况,苏培盛就明白了,四爷这是知道有人要来啊。他反身回去,赶紧禀报了一声。

    果然就听万岁爷说,“来了就叫进来吧。”

    四爷老神在在的,吃了碗银丝面,浇了两勺臊子,出了一身汗之后才换了衣服才出去的。

    “大哥也来了?”四爷进去,别人行礼,直郡王也站起来了。四爷过去搀扶了直郡王叫他坐了,“怎么也惊动了您了?”

    “大喜事。”直郡王作为知军事的大千岁,敏锐的察觉出了这一战中隐含的信息。这是一个新的军种,也就意味着马上就会有新的一次军事变革。这次变革会给大清国带来什么样的契机,这一点他还真不知道。

    三爷跟着拍马,说的跟先帝平三藩收台|湾亲征准格尔的功劳差不多了。饶是四爷脸皮厚,也不禁有些发红。

    五爷七爷属于老实人,顺嘴捧两句是有的,真说得那么露骨,那真对不住,就是对着自家皇阿玛,他们都没这么逢迎过。

    八爷了解四爷的脾性,直接拿出务实的东西来,“……得想想下一步该怎么安抚……”可是杀了七万精壮男子啊!要是不好好经营,这个仇可就结大了。

    四爷脸色微微有些晦暗,他也不想杀伐过重,但是这世上从来就不缺野心家。只有打怕了,才能进一步往下谈的。因此他认同老八的话,“武力只是手段,但不是办法更不是目的……”但具体要怎么做,还得跟朝中的大人们通通气。但基本的方向就是安抚!一手大棒一手胡萝卜,玩老了的手段了。

    十三爷太忙了,真没时间在这里磨牙。根本就没给十爷和十二爷发言的时间,抢话了,“您看着将士该怎么嘉奖……”

    这话一出,户部尚书的脑袋就缩了,要嘉奖?这是要银子的!

    可是就算是把他宰了,他也从国库里再变不出银子来了。没人知道自己这段日子的焦灼。就怕这边一战成了却陷进去成了持久战。那时候军马粮草怎么办?真得逼的他上吊不可了。如今种子还没下地呢,离夏收更远着呢。突击查了贪官,这次的军费是凑出来了,剩下的也仅仅够维持朝廷的日常开销的。如今要嘉奖,应该倒是应该啊。这么大的胜利,付出的代价又实在是不大。怎么奖赏都不为过。但没钱不是白搭吗?

    四爷也麻爪,按说老九这个时间也快回来了吧。按照原计划,他这好歹能带点银子回来解燃眉之急。可就是不见老九的人影。

    怎么办呢?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四爷撩开眼睑,看了十六爷一眼,“十六弟啊,银行的事,筹备的差不多了吧。”

    十六爷有点发蒙,“哦!”这个不是年前就已经上折子了吗?“筹备好了!”虽然看起来还是个银庄,功能上好似跟万岁爷说的银行有些差距。

    四爷看十三爷,“你现在总理政务,以朝廷的名义,朝银行贷款吧。”

    贷款的意思,十三爷大致明白。不就是找十六借银子吗?这个行!

    其实很多人不是很明白这种操作的,觉得十六那银行不也还是被万岁爷定义为国家银行,既然都是朝廷的,直接拿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借呢。

    十爷在边上问十二,十二呵呵:“要是户部没银子了,从兵部的小金库路拿了银子,是不是也不用还了,直接用就好……”

    那这不扯淡吗?丁是丁卯是卯,一码归一码。

    这么一说,十爷就明白了。不同的系统不一样的利益,两码事。

    他觉得老四就是聪明,这不没银子了也不愁,借了使也是一样的。

    可他压根就没想过,十六的银子从哪里来?对十六爷来说,他那筹建起来的被称为银行的银庄,现在还是个空壳子。

    银库里一文钱的存款都木有!

    等散场了,十三爷压根就没休息,他得把这银子的事落实了吧,直接就堵了急着回去的十六爷:“十六,去哪?”

    十六爷呵呵干笑,去哪?能去哪?去哪都比堵在这里强吧。我没银子还不跑?真当我傻!心里虚的很,却不敢敷衍,“十三哥啊,要是没急事弟弟先走了。尿急!”

    十三爷一把拽住,“你就再急,也给句准话!八十万两银子,什么时候准备好我打发人去取,也省的你跑……”

    “八十万两?”十六的声音都变了,你怎么不去抢。

    十三爷莫名其妙,“八十万怎么了?这么大的胜利你知道光是岳钟琪这些中高级将领就得多少银子?这还是一缩再缩的结果。八十万两,这个数目真不能少了!”

    可我一文木有!

    但这话十六不敢说啊,他咬牙,“行!”答应的特别用力,紧跟着又道,“百分之五的利息,四个月之后还,答应了,银子五天之后到位。”

    百分之五?这得多少?

    一百两银子得支付五两,一千两银子就是五十两,一万两银子及时五百两。八十万两银子,下来就得四万两。

    这心也未免太黑了些。

    见十三沉吟,好似有答应的迹象,十六马上补充,“这是月息!”

    也就是每月支付四万两的意思呗。四个月就是十六万两。

    “十六啊十六……”十三点着十六的脑袋,“你没跟着九哥混真是浪费了,你比他都黑!”

    黑好啊!黑了你就不管我要银子了。阿弥陀佛,谁能弄来银子找谁去。

    结果十三呵呵一笑,“不就是十六万两银子的利息吗?成!这事我应下了!”在对银行这玩意没有足够的认识的时候,他觉得这就是左手与右手的关系。十六收了利息赚的多,顶多算他有本事。仅此而已。因此答应的也还算是爽快。

    十六一听这话,心都掉井底下了。这可怎么玩?八十万两转头还九十六万两,脑子没毛病吧?从皇上的内库里出不就完了。非得难为自己,可自己到现在为止不是还没把这一套给弄明白吗?

    他咬牙,“不还本金,但每月必须支付利息。”

    十三爷就想踹他,“行!给你!你快点把银子调过来,五天!我等着用呢。”

    五天!我上哪找储户去?

    十六回府,在书房里左思右想的,寻思着八十万从哪里来。得有人存钱,这银行才有钱吧。

    问题是谁存钱?

    他起身直接去找了福晋郭络罗氏。

    “把府里的银子存进您那劳什子钱庄?”十六福晋几乎是跳起来,“到时候取不出来咋整?还能找皇上要银子去?这一家子大大小小的,可都等着银子养活呢。坚决不行!”

    这娘们!

    “这府里是爷说了算!不行也得行!”十六直接伸手,“拿钥匙!”

    “不给!”十六福晋双手捂住胸口,“咱家就剩八万两的压库银了,外面账上周转的有两万两。你要是动了那八万,咱家可就撑不到皇庄送银子来……”

    “每月给你四……”刚想说四千两,一想这不对,要是给了四千两,那银行赚什么?于是马上改口,“每月给你两千四百两利息……”

    “嗯?”十六福晋也不躲了,“真给两千四百两……”

    “嗯呢!”十六都佩服自己的大公无私,自己为银行赚了自家一千六百两,多能耐啊!

    “那先存半月试试?”十六福晋掏钥匙,想着半个月朝廷总不至于赖账吧。

    “存……”十六都被气笑了,“最少四个月,要不然没利息!”

    四个月呢?

    “要不然先给两万?”十六福晋有些犹豫,抓着钥匙就是不撒手。

    十六的耐心告罄,“给不给?”

    不给!

    “话说清楚嘛!”十六福晋不敢硬来,她打算以德服人,跟自己爷们好好说说这里面的道理。看看皇上叫那些小子抄家的劲头就知道,这上面的人有时候跟强盗的差别真的不是特别大。

    “说清楚?”还要怎么清楚?不惯你那毛病!“不给是吧!不给还不稀罕要了……”外面的商家那么多,利诱不成还有威胁么!总能叫他们存钱的。咱又不会赖账,日久见人心嘛。

    这么想着,扭脸就走。

    十六福晋轻哼一声,还高声叮咛,“您也谨慎些,别真掉坑里。要真的那么好,这些府里哪个存钱了?”

    十六脚步一顿,想想也是!凭什么你们都不存钱就难为我一个人。这么些兄弟一人存十万,这下来什么都有了不是吗?再加上宗室……最起码先期就算是周转开了。

    越想越是这个道理。

    于是出了门就去拜访兄弟们了,从谁开始呢?

    从好忽悠的开始!

    十爷见到十六的时候还有些诧异,但马上就露出笑意,“小十六现在出息了,皇上要银子都得从你这里借。怎么着?借哥哥几个花花!”

    十六嘿嘿笑,“借的银子终归是要还的!您要真缺零花钱,弟弟这里倒是有个好事……”然后就是谁灿莲花,开始了他的忽悠之旅。

    十爷听的一愣一愣的,但他这人善于抓重点,一开口就直指问题的关键,“就是我得先放银子在你手里……”

    怎么是我手里呢?是银行手里!

    这一解释,十爷就摆手,“差别不大。”说完又问,“意思是银子放在你那里最少四个月不能取出来呗。”

    按规定,最少的死期存款最少都得是半年的,四个月还是自己临时改的,仅此一次的特例。

    不等十六说话,十爷就道:“你当你十哥傻啊!有那么些银子做本钱,放在哪赚不了银子。还用找你挣那份利息?”

    “但放在银行这么高的利息你多省心啊!”十六觉得这钱赚的太容易,怎么还都看不上呢。

    十爷直接怼道:“我把银子放九哥那里,也挺省心的。”啥也不管,只管按时分红,别问自家有多少钱,不知道呢?得九哥回来问九哥。反正府里除了开销,剩下的都是九哥在安排,多余的钱都直接去生钱去了,谁在家里放啊。

    十六一口老血。没钱你早说啊,跟这里费了自己多少口舌。

    从这里出来,离十四家近,于是找十四去了。

    他口若悬河的说起了银子存在银行的好处,“……不怕贼偷……特别安全……”

    我府里真没什么贼敢偷!至于安全不安全的,银行是银库,自家难道修的不是银库。我在我家存的好好的,我拿出来存你那边,那不是有病吗?都说财不露白,你偏叫我露财,别外贼没引来,再引来这些儿子争产,你是见你十四哥的日子太好过了还是怎么的。

    找了两家,十六都有点泄气,这套路不对啊!一个个的根本就忽悠不上套。

    正不知道该从哪下手,弘晸跟弘昼晃晃悠悠的骑着马过来了,两人见面就行礼,十分亲热的问好,“十六叔,前面是茶馆,一起坐坐?”

    坐坐就坐坐吧。

    这一路够够的。

    找了干净的雅间坐下了,弘晸看了弘昼一眼,笑嘻嘻的给十六斟茶,“十六叔,侄儿们找您,有事。”

    十六警惕起来了,“你十六叔想贪污也没地方贪污去,我能有什么事。”

    “想哪去了?”弘昼双手将茶捧起来递过去,“知道十六叔着急钱的事,我们这不是来了吗?”

    “你有多少?”蚊子再小那也是肉啊。这些小子手里攥着个一两万的,也正常。架不住这伙子人多啊。几十个侄儿呢,即便是凑不出来,差的也就不错了。再加上自家的银子福晋侧福晋的嫁妆,总能够八十万两吧,他都打算破釜沉舟了。十三哥那边的事绝对开不得玩笑的。

    弘昼低声道:“我们手里这点,都是小头。大头咱们能找来……只是这……”说着就看向弘晸。

    弘晸呵呵就笑,“不过咱们兄弟得从里面抽百分之一。”

    一共只百分之五,给储户百分之三,剩下的百分之二就得分一半出去……这俩崽子,空手套白狼就罢了,手也忒黑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30.重返大清(3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