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36.重返大清(4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36.重返大清(4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2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36.重返大清(4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41)

    天慢慢热起来了,屋里不放冰就热的待不住了。可四爷明显忙了起来。

    怎么的了?

    因为十三爷出差了。很多以前不需要他处理的事情现在都堆了过来。

    “这不行。”四爷一边忙着看折子批折子, 一边跟在一边帮忙整理折子的林雨桐抱怨, “这样绝对不行。不因因为没有谁这朝廷就运转不下去。还是制度有问题。”

    是是是!对对对!

    内阁和军机处几位大臣差点没忙死在任上。谁能十天回去歇一天那算是放了大假了。这俩地方连轴转, 四爷的精力旺盛, 别人精力不旺盛就跟不善这位主子的趟。就连几位跟马齐一样退居二线的都被四爷忽悠来了,当成临时编制的劳力开始干活了。别觉得是压榨劳动力, 这些人是巴不得呢。这说明万岁爷还想着他们。不光想着他们, 还没觉得他们不得用。二次出来这就是荣宠了。干活干的卖力了还不结帮拉派瞎折腾了。就跟那退休以后在单位偶尔露一面的老头儿一样,办事必须办好,不能叫一辈子的名声给砸了, 要是再有两分能耐, 还得露一手, 叫继任者瞧瞧,他这领导当的不如前任。办事效率不光高, 而且特别好说话, 尤其是对下属的时候, 那是能给人情觉不撅人家面子。有前任这个榜样在,继任者不玩命的干即便四爷不说,下面人能服他?

    地方上的官员怎么样林雨桐不知道, 但是京城的官风,绝对不一样。人浮于事的显现少了, 踏实肯干埋头苦干的多了。

    这也就导致了林雨桐忙着帮他处理后勤的事, 半点都没忙到自己的正事上。

    人家鞠躬尽瘁的为朝廷办事, 四爷不能没点表示吧。他倒是想表示, 但是并没有那个美国时间跟以前那样,召见这个联络联络感情,召见那个谈谈心说说家长里短。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然后林雨桐的活就来了。今儿这个大臣的老娘不舒坦,林雨桐得知道,然后得打发人去嘘寒问暖,送医送药。明儿那个大臣的闺女嫁人,林雨桐得打发人送两台嫁妆去给人撑面子。京官也就罢了,关键是一些地方官员,尤其是那些封疆大吏。鄂尔泰在云贵任总督,生日了林雨桐得打发人去,用四爷的名义赏东西。东西都不是多贵重的,有时候就是笔墨纸砚这些玩意,打发人亲自送去。信使还没回来呢,又是人家老婆的生日,首饰钗环又是一轮赏。这还只是一个人。为了应付这差事,林雨桐专门给自己组建了一个侍从室。管理侍从室的除了张起麟,林雨桐还用了一个人。

    她今儿叫九福晋进宫,只要就是为了这个人的。

    九福晋看着面前的画,好像有点印象,“这是那天在园子赏梅……”

    对,就是那个出身不好,但画画的还不错的姑娘。

    “关键是她是汉人。”九福晋又提醒了林雨桐一句。

    是汉人才用呢。

    其实满姓人家的姑娘相对来说地位还不错,尤其是家里的嫡长女,跟儿子的地位是一样的。在娘家很有话语权。平时出门抛头露面,也不会受人诟病。但是汉家女子就不一样了。现如今,汉人家的姑娘,哪怕是小门小户,稍微有点办法的疼女儿的人家,都会给女儿裹脚,要不然嫁不出去。这东西你不能说禁止裹脚叫禁止裹脚吧。敢叫放开小脚,不知道有多少人一跳腰带往房梁上一挂寻死去了。

    那天林雨桐可是瞧了,那姑娘披风虽然长,遮住了全身。但从站着的姿势看,绝对不是小脚。后来还专门叫碧桃打发人去观察了,说是在雪地里留下来的脚印绝对不是小脚。

    那这姑娘就更合适了。家境艰难,身后没有家族作为依仗。投靠身为小妾的姑姑,却能不被王府的富贵迷眼睛,只带着幼弟住在府外。在京城这地方,年幼的姐弟俩要生存何其艰难?可打听消息的人回来说,这姑娘没用过她姑姑一分一毫,反倒是年节常有孝敬送进去。

    能自力更生,又能伸能缩,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去了赏梅宴,没想着出风头,穿的是最素朴的,打扮随了大溜,一点也不引人注意。就是站也是尽量站在人后,半低着头。

    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林雨桐指着那幅画叫九福晋看,“……若没有山下的这处篱笆院和院里的老黄狗……”她手轻轻往画上一按,“你再瞧……”

    九福晋对这个说不上来个三四五六,“就是瞧着,比我们家爷拿回来的那些劳什子名家佳作没什么差别……”

    “就是如此。”林雨桐将手放开,“如今添了寥寥几笔,愣是把一副上好的画作降了一格。可妙就妙在,就这么看去,一点都不违和。”

    九福晋了然,怕是这姑娘原本这是画着玩的,谁知道要盛到贵人面前,因此临时添了几笔,不想出那个风头。

    可瞧皇后还就偏偏瞧中了她。

    之前她还以为皇后是给三阿哥挑房里人呢。三福晋一直没怀孕,三阿哥那边就一个独子,当婆婆的真要安排,做媳妇的就得受着。何况这人还是天下除了太后之外第二尊贵的婆婆呢。

    没想到所有人都猜错了。

    九福晋就笑:“行!我亲自再瞧瞧这姑娘去。”想来是不会走眼的。

    又提了正在造的纺织机,没见到始终心里是放不下的。

    可东西没出来,林雨桐不可能给任何人看。这事是四爷打发人做的,但具体执行人是一个叫高原的。这人还是四爷和林雨桐屈尊降贵,亲自登门把人情回来的。就是碰见李四儿那会,三两银子四爷买了两个木雕的簪子,这个雕刻木簪子的就是高原。一个赴京赶考的举子。知道他过的窘迫,四爷隔三差五的就打发人去买他雕刻的东西回来。有首饰,全都给了林雨桐。有小狗小猫这样的小玩件,一半给了太后跟前的六阿哥弘晟,一半给了弘时家的小子永坤。反正不管是什么,四爷都买。然后他所有的零用钱连同他那孝顺儿子弘昼给的孝敬钱,全都花在这上面了。

    结果这高原做文章的功夫不到家,恩科的时候榜上无名落榜了。格物科也没见他的名字。

    文章的功夫火候不到没关系啊,手上的功夫行就行。

    于是两人一身土财主的打扮,去找这个高原了。

    这个高原二十岁能中举,本身就不是个笨蛋。这都属于人精中的人精。二十岁的举人即便落榜,那也没什么。再过十年,也才三十岁,这都不算晚。但一则他家境贫寒,要不然也不至于一场病就把积蓄给全部耗光了。二则他喜欢摆弄木头。没功名的时候摆弄这东西,叫玩物丧志。有功名以后摆弄这东西,就风雅。所以,这手上的功夫一直也没落下。三则,店里的活计都跟他说了,买他簪子的那对夫妻绝对算是贵人中的贵人。没见着打了李四儿隆科多连屁都没敢放吗?这这对夫妻是谁,其实很好猜。后来再雕刻的东西,都是被面白无须的人买走了,他就猜了,这八成是宫里的太监了。

    于是落榜了他也不急。反正贵人买他的东西叫他短时间内攒了一笔不小的钱,在京城滞留一段时间,就是在等,看看是不是真的有自己的机遇。

    然后一对气度非凡的中年夫妻就来了。

    他见了纳头就拜,说不感动是假的。真龙天子屈尊降贵,自己何德何能?

    周文王给姜子牙牵马坠蹬,刘皇叔为诸葛孔明三顾茅庐。

    自己区区一个举人,却叫皇上皇后亲自登门?自己是能比姜子牙还是能比诸葛孔明?

    但叫四爷说,他那一双手可比姜子牙和诸葛亮还珍贵。

    跟高原谈完之后,四爷十分煽情的道:“……周文王为姜子牙拉辇八十步,姜子牙保周朝江山八百年……刘备三顾茅庐请孔明,诸葛为他谋来三分天下……朕不要你谋天下保江山,你的一双手能改变这个大千世界……”

    高原看着自己这一双带着茧子和细小伤口的手,它们有这么重要吗?

    直到看到图纸,高原才明白自己这一双手的价值,他跪下给四爷磕头,“……若是露出去一星半点,奴才自己捧着脑袋来谢罪……”

    于是朝廷里多了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官员,他叫高原,以举人身份被四爷任命为工部主事,从七品。专司宫廷御用器皿。

    这个任命出来,不少人都打听高原的来历。这个不是什么秘密,一打听就出来了。结果打听出来了,不就是皇后看上这家伙的手艺了吗?不光是皇后喜欢,太后喜欢,就连太后宫里的六阿哥和皇上迄今为止唯一的皇孙永坤也喜欢,那这在老娘老婆儿子孙子都喜欢的情况下,皇上任命了这么一个小小的七品官,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些没功名捐官的得了实缺都不止一个从七品呢。何况人家还是举人。举人也有为官的资格,下面那些七八品的小吏,多是举人。

    因此,叫高原单独干别的,没谁有反应。就算这家伙不去工部点卯,也没人吱声。

    但这高原现在去哪了?对外当然是保密的。

    高原出宫后,四爷就叫了弘昼,这技术层面的保密措施,他交给了弘昼。

    等弘昼脚下发飘的出去了,四爷才跟林雨桐道:“你还得看着些。他再机灵,到底还小。”

    林雨桐觉得这个时候的工匠,真是有点工匠精神,就怕砸了自己的招牌,做机器做的跟手工艺品似得。就是这个效率上来说,有点低。但这还不能催,等将来真用起来的时候,他们自己就咂摸出味道来了。

    这背后的故事都是没法给九福晋说了,应付了两句,只推脱说快了快了,就叫人上了两冰碗,转移了话题。

    九福晋对冰镇过的蛋卷奶油筒十分痴迷,吃的一脸幸福,带着几分解脱的道:“我们家那位爷去南边了,说是跟十三爷一起走的。这一走得好几个月吧?”

    这是变相的打听了。

    可不得几个月吗?去年九爷去了一趟俄国,然后今年春上才回来。这几个月也没闲着,将货物清点了再清点,都往南边运了。其实这是准备带去南洋的货物。

    九爷不会跟着去,这事是他主导的,出海的人也是他安排的。十三跟去,是因为这是水师第一次执行海上护航任务。商务的事情有九爷,但这水师是大事,十三爷亲自去了。

    至于多久能回来,不好说。

    林雨桐只笑:“你这是见不得离不得。”

    “哪有?”九福晋才不承认,“见不得是真的,可离不得……呵呵,离了他我过的才自在。”省的被她看着,出门艰难。

    林雨桐是觉得,九福晋自由了一段时间,浪的心野了。再将叫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难了。

    九福晋见皇后不给准话,就不再问了,说起了旁的,“……三位小叔叔的婚事怎么样了?没瞅见合适的?”

    三位小叔叔,说的是小叔子二十、二十一、二十二三位先帝皇阿哥。

    林雨桐这不是没顾得上吗?

    九福晋这一提醒,林雨桐不得不把这事提上日程。

    晚上得先跟四爷商量。原本也没指望四爷说出什么话来,不想他沉默了片刻就道,“我提几家,你看看。”

    林雨桐拿了纸笔,看四爷的样子好像很难办,她得记准了,省的难办。

    四爷的手指敲着桌面,“我提两个人,你斟酌斟酌。其一,吉林将军袁贵之女。其二,佐领祖建吉之女。”

    林雨桐皱眉,这都是从哪里扒拉出来的人。还都是汉姓?

    谁啊?

    四爷指了指林雨桐写的袁贵,“这个人你当然不知道,但他的祖上,你肯定知道。”

    林雨桐一头雾水看向四爷,抱歉啊,实在想不起来哪一家?

    “袁崇焕!”四爷慢悠悠的吐出这三个字。

    林雨桐刚端起的茶在手里抖了抖,差点撒出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谁?”

    四爷看她就笑,“没听错,就是袁崇焕。”

    哇哦?!

    这是怎么话说的?

    袁崇焕是谁啊?那是抗清的民族英雄,完了你跟我说,要跟人家的后辈联姻。有没有搞错?

    四爷摇摇头,“满汉一视同仁,一直都这么说,但到底是有些偏颇的。如今我再说多少一视同仁,都没几个人当真。”说着,他看林雨桐,“要是瞧着人合适,弘昼的婚事,从里面挑一个。”

    竟然不光是要拿弟弟的婚事来彰显满汉一体,甚至要拿亲儿子的婚事说事。

    可这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四爷笑林雨桐,“你这是不知道根底。袁崇焕的正妻姓黄,也确实无子,但明末,满汉通婚极为常见,袁崇焕就有个满人出身的小妾,而这小妾还给他生了一女一子,儿子是遗腹子,女儿嘛,早挤嫁进皇家了。是先祖皇太极亲自赐婚给豪格的侧福晋……还生了儿子……”

    那么他的后人被封为吉林将军一点也不奇怪。

    这个将军不是统管千军万马的将军,而是一个虚职,类似于爵位,可以世袭。

    闹明白了这个,林雨桐点点头,“这个祖家我也就知道了,是祖大寿的后人。”

    没错!就是祖大寿。

    见四爷点头,林雨桐就不由的想起一副对联,“一代名将,据关外,收关内,堪称往复有忠义;两朝贰臣,悖前主,负后主,真个里外不是人。”

    要是没记错,当年努尔哈赤的死就跟祖大寿有关。努尔哈赤在攻宁远的时候,被守城的祖大寿的将士用大炮炸伤,大败而退的努尔哈赤不久后伤重不治死了,皇太极这才登基。

    但就是这么一个人,投清反清再投清,皇太极还是接纳了。

    四爷的声音轻缓,“……当年锦州被围,弹尽粮绝,城中人相互残杀相食,祖大寿这才再次投降……文宗皇帝之所以对此人既往不咎,除了本身的才干,还有就是,此人的外甥也是鼎鼎大名。”

    谁啊?

    林雨桐以前真没关注过这些。

    四爷就笑,点了点她,“谁啊!谁啊!我看你的史书真的从头学起了。祖大寿是吴三桂的亲舅舅,明白了?”

    原来他的外甥是吴三桂啊。

    这还真是!没有吴三桂,哪里能轻易进的了关。可见当年皇太极对祖大寿既往不咎,确实是对的。跟万里江山比起来,父仇算的了什么。

    袁崇焕……祖大寿……这两个人物一出来,林雨桐就麻爪了。真的!

    他是真会给自己出难题啊。林雨桐斜眼看他,“你怎么没把洪承畴的后代也算上?”

    “查了。”四爷特别坦诚,“但是他没后人了。”

    你还真这么想了。

    好吧,“是想给袁崇焕平反吧?”林雨桐问他。

    “改明儿叫弘历去,给袁崇焕修祠堂,以后有机会咱们丢去拜拜。”四爷这么说。

    林雨桐就笑,不是说四爷这办法不靠谱,没笑这个。她笑的是四爷对弘历的安排,凡是露脸的闲事,如今都是弘历的。比如给忠臣修个忠烈祠啊,老臣过寿替四爷上门贺喜啊,皇陵里住着那么些的老祖宗生忌死忌,替四爷跑腿打赏等等等等,反正是忙的脚不沾地。这都有小半年没听见弘历闹幺蛾子了。估计是被四爷牵着遛弯给遛迷瞪了,这会子还没回过神来呢。

    结果四爷不仅给袁崇焕平反,还找到了明朝朱家的后裔子孙,封了个安乐侯。还将安乐侯的一个女儿,赐给了一个简亲王府里的一个庶子做了福晋。算是联姻了。

    林雨桐不管这些,今儿她召见了袁家和祖家的女儿,另外还有九福晋带进宫的董小宛。

    袁家的姑娘大些,今年十六了。许是常年在辽东的关系,瞧着倒爽朗一些。虽说家里的境况不好,但祖上毕竟不一样。到了京城之后,跟汉家官员走动也很频繁,透着一股子自信劲。

    祖家倒是一直在京城,佐领的职位不算高,但也不算低。这位祖家的姑娘要真是选秀,还别说,一准能选上。

    可这谁配给谁,这还真是个头疼的问题。

    关键是这里面要是有个弘昼的媳妇的话,该怎么选择?

    一面笑着跟三个姑娘说话,一面心里犯愁。正难以抉择呢,碧桃进来了,低声道:“五阿哥有急事求见。”

    弘昼来了?

    “带去偏厅。”林雨桐低声吩咐了,就起身去更衣,叫九福晋帮忙招呼客人。

    结果一过去,弘昼就扑过来了,伸手就抱住林雨桐的腿,“皇额娘,是不是要给儿子指个福晋……”

    消息挺灵通啊。

    “怎么了?”林雨桐不敢使劲挣扎,怕伤了他,“起来好好说话。”

    不!就不起来。

    “儿子不娶别人。”弘昼很有几分悲情男主的样子,还在变声期的男孩委屈的不得了,“儿子说了儿子要自己找儿子的蓉儿……”

    我怎么听着浑身都起几鸡皮疙瘩?真当你是靖哥哥呢。

    靖哥哥蓉儿这个梗,她一听浑身都不得劲。

    “能好好说话不?”这么大的声音,不怕人家听见啊?丢人丢到外面去,那才真是丢了大人了。

    弘昼期期艾艾的,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个手帕擦不知道有没有的眼泪,“皇额娘……”一声转了三个弯,难为他是怎么喊出来的。

    “有心上人了?”林雨桐瞧他,要不然这么急巴巴的跑来做什么。今儿才见人,等到事情定了下旨且有些日子呢。他这么着急连等人家客人走都等不及。丢人现眼的玩意。

    弘昼小眼神飘着,很不乐意承认的样子。

    林雨桐作势要走,“要不你跟你皇阿玛说去。”

    不敢!

    弘昼赶紧拉住林雨桐,“皇额娘,儿子上次去九叔家的园子,就是赏梅的时候,真碰上个姑娘。”

    “谁家的?”不反对自由恋爱的林雨桐真觉得自己是个好家长。

    弘昼嘿嘿笑,小心的打量林雨桐的神色,“其实不怪人家,人家也不知道我是谁……”

    哟!挺上心啊!知道维护人家姑娘了。这是走心了吧。

    林雨桐端着茶,“说吧,我不为难人家。”

    不为难不等于心里喜欢吧。自己这一说,还不得以为人家那姑娘有不妥当呢。

    弘昼心里有一瞬间的不自在,低声道:“……那天不是叫儿子自去赏梅嘛……”

    然后叔侄几个就都各怀鬼胎的窜到林子里找寻自己的蓉儿去了。再然后,他就往里走,没有目的的瞎游荡。别人碰到什么人没有他不知道,反正他是走了小半个时辰,在里面绕圈子就是绕不出去。还就一个人都碰不上。真是见了鬼的。

    那梅林种在山坡上,要找回去的路瞎转悠不行,他寻思着是不是往高处去,山坡上面总能瞧见路吧。

    谁知还没到上面就隐约的听到有人在说话。

    一个说:“姑娘姑娘你快下来吧,叫人看见了可不得了。”

    另一个说,“别吵,给我闭嘴。躲到石头后面去。”

    显然是一对主仆在对话。

    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乐意瞧乐子的人就这点不好,对什么都好奇。上去一瞧,呦呵!树上挂着的大棕熊!

    他这么想的,忍不住之下也是这么说的。

    刚说完一个雪球就砸过去,小姑娘的声音清脆极了,“说谁是熊呢?你才是熊,瞧你那熊样!”

    谁熊样?谁敢说小爷熊样?

    顿时就不乐意了,撸袖子就要跟着野丫头干架,“小丫头片子,知道小爷是谁吗?你再说一句试试?”

    小丫头缩缩脖子,往他腰里的黄腰带上瞧了一眼,有些胆怯但还是嘴硬道:“试试能怎么的?谁知道我揍你了?有证人吗?”

    还打算揍爷?

    要翻天啊!

    “嘴硬是吧?”弘昼往前两步,“你下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不打的你屁股开花你就不知道小爷姓什么?”

    傻子!黄带子挂着呢我能不知道你姓什么?

    小姑娘眼里带着鄙视就这么准确无误的传达给了弘昼,“干嘛下去?当我也傻啊!有本事你上来呗。”

    上来就上来!

    上树这事,弘昼真会。袍子往腰带里一别,瞪了一眼想拦不敢拦的丫鬟,直接就上树了。

    小姑娘一声尖叫几乎就喊出口,然后赶紧腾出一只手捂住了,怕把人给招来。同时,几乎本能的就蹬腿儿,试图把对方给踹下去。

    弘昼极了,差点被蹬到脸上毁了他英俊的容颜,直接上手就拽脚,然后把人家姑娘脚上的靴子给拽下去了。再一使劲,连同袜子一块给脱了下来。温热的脚丫子抓到手里的时候,两人都懵了。四目相对三秒钟,才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这姑娘的腿可真好……”弘昼回忆起来还有些意犹未尽,林雨桐正要骂这小子不要脸,抓了脚了还看人家的腿,谁知弘昼紧跟着道:“腿腾空抬起来一脚叫把儿子给踹下来了……”

    林雨桐:“……”看来这爱新觉罗家的男人就是这品种,丫的都是不打不行的。瞧瞧这个,被人家踹了,反而念念不忘了。

    弘昼不知道他皇额娘的想法,这会子还兀自露出迷之微笑,“……儿子那也是不当心,不过摔下来的时候拉了她一把,然后她也掉下来了……”

    刚好掉在你身上?然后这样那样?

    林雨桐脸上的神色弘昼一瞧就知道她的想法,他又嘿嘿直笑,“您猜对了前面,没猜对后面……”

    她掉到他身上,然后翻身骑在他肚子上,手劲可大的将他翻过去脸朝下,那小巴掌呼呼的就抽在他的屁股上,屁股都红了。

    她还威胁了,“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也别想知道我是谁。你要敢告诉别人,过后要是敢找我们家的麻烦,我就告诉别人是你欺负我的,到时候你就得娶我。娶我回去……哼哼!就这样,我一天打你三顿……”

    弘昼如今说起这事,心里想想就羞耻的很。当时怎么就傻了呢,觉得这小丫头揍人的时候那双眼睛闪亮闪亮毛嘟嘟的,怎么瞧着就那么心痒呢。被揍了心里没来由的还挺高兴。

    不过到底是年纪小,瞧着挺厉害但其实也就是个厉害的傻妞。光会动嘴不会用脑子的人。

    他此刻还有些忧心忡忡的,跟林雨桐是这么说的,“……您说这样的姑娘,除了儿子谁敢要她?没有我护着,她这样的在话本里活不过两章回。”

    所以呢?所以这姑娘到底哪里好了?

    会爬树,傻大胆,这跟皇家不搭嘎啊。

    可别跟我说腿儿好,你皇阿玛听见了得揍你。

    “这说了半天了,到底谁家的?”林雨桐朝偏厅指了指,还忙着呢。

    “副都统伍仕图之女。”弘昼脸蛋上带上了小娇羞,“吴扎库氏!”

    吴扎库氏?

    林雨桐皱眉,要是没记错历史上弘昼的福晋本来就是吴扎库氏,弘昼除了两个试婚格格,后来请封为侧福晋,再就没有其他的女人。而弘昼的儿子女儿,几乎都是吴扎库氏生的。这至少说明两人感情相当不错。而如今两人这么见面了,还擦出了这样的火花。她还真就不能不信这缘分。

    这要真是好姻缘,拆了林雨桐自己都觉得可惜的很。四爷要知道弘昼的心思,肯定也不会勉强他。她挠头,“你先回去吧。我知道了。”

    光知道了怎么行呢?您得给句准话吧。

    林雨桐瞪他,“你皇阿玛专门说了这两家,这意思还不明白?至少得跟你皇阿玛说一声,叫我们商量商量怎么办吧?”

    打发走弘昼,跟袁家和祖家的人说了一会子话就将人给打发了。只剩下九福晋和董小宛。

    九福晋知道没自己的事了,就告退出宫了。只留下董小宛,这姑娘这会子紧张的很。

    林雨桐之所以选她,还要一个缘故,那就是她的名讳。

    她叫董小宛。

    这个名字放在如今是十分犯忌讳的。真有那为了功劳的,将董家定个怀念前明的罪名都是能的。可这姑娘偏偏就没改名字!

    董小宛是谁?

    据说董小宛是秦淮名妓,倾心金陵四公子之一的冒辟疆。清兵入关,冒辟疆弃笔从戎,投奔史可法。途经姑苏,两人才相见,董小宛愿以身相托,跟他一起为国效力。清兵进犯,扬州危急,董小宛冒死相随,只是中途两人失散,被人收留。后又被顺治带进宫,她在宫中绝食求死,最后怎么死的就不得而知。

    有了这么一码事在,这个名字有多犯忌讳可想而知。

    “知道为什么叫你进宫吗?”林雨桐拨弄着茶杯盖子,问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小女不知。”董小宛勉强维持住镇定,声音不高,但吐字还算清晰。

    “这个名字是谁给你取的。”林雨桐放下茶杯,问了一句。

    “家父。”董小宛心里苦涩,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好似嘴里都沁着苦意。

    林雨桐给这位父亲贴了一个标签——狂生!

    要不然谁给自家的女儿取个名妓的名讳?!没错,追捧青楼女子,曾是这些所谓的文人雅士的雅趣。可追捧、悼念如此,着实叫人瞧不上。

    什么士林名声,全是狗屁。

    林雨桐抬手向下压了压,“你父亲如此敬重敢于反抗的董小宛,又怎么会叫你姑姑与人为妾……”还是与满人皇族为妾。

    董小宛面色顿时就白了,嘴角动了动,噗通一声就跪下来了,“家父喝醉常有些狂悖之语,当时被人告发差点进了大狱,是姑姑在驿站……被贵人瞧中,跟着贵人进京,此事才被压下……”她没有隐瞒,一五一十的都说了。

    “如今知道为什么叫你进宫了吧。”林雨桐亲手扶他起来,“你父亲岁常有怨言,却不曾有违逆之事,因言而定罪,想来下面还有不少。本宫就是要你待在本宫身边,就用你的名字董小宛!也叫世人看看,万岁爷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文字狱这样的事,还是少发生一些的好。

    董小宛再没想到是这样的,她恭敬的跪下磕头,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提心吊胆的日子总算是过去了。

    “回去收拾东西吧。”林雨桐交代,“你弟弟去太学念书,你在宫里,十天一休沐,不妨碍你们姐弟团聚。”

    “娘娘大恩,董小宛没齿难忘。”第一次,她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自己的名字。

    林雨桐叫碧桃送人出去,张起麟就进来了,“八爷求见。”

    “叫吧。”林雨桐点头,正好不用再来回换衣服了。

    看到张起麟带着笑出来,八爷就往前走去,碧桃碰见了,赶紧行了避在路边。

    八爷朝碧桃点点头,眼睛从碧桃身后的姑娘身上瞟了一眼,两人错身而过……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36.重返大清(4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