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42.重返大清(47)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42.重返大清(47)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3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42.重返大清(47))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子里的那点事, 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 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 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 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圆明园。政治中心转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 但跟权力的距离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 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比他跑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 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 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 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什么时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 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 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行。所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 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 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 但也没想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 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 是不可估量的。

    比如这个高氏, 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禄氏是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都几年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禄氏也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怎么察觉不出来?”钮钴禄氏从弘历那里出来,就气的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禄氏没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从心里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顾的多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行。真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心直往下掉,“……这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嬷心里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丫头给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也没喝。她知道,娘娘是在等四阿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至只说是皇后怀孕,她心里着急,心里有股子邪火,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话。

    若是别的……比如娘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问罪。那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揭过去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就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悄悄的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皇子将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禄氏知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阿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什么才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房打发了,悄悄的进去站在角落里。

    …………以下明天替换,可以选择不看……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子里的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圆明园。政治中心转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的距离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比他跑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什么时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行。所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但也没想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比如这个高氏,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禄氏是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都几年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禄氏也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怎么察觉不出来?”钮钴禄氏从弘历那里出来,就气的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禄氏没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从心里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顾的多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行。真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心直往下掉,“……这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嬷心里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丫头给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也没喝。她知道,娘娘是在等四阿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至只说是皇后怀孕,她心里着急,心里有股子邪火,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话。

    若是别的……比如娘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问罪。那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揭过去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就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悄悄的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皇子将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禄氏知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阿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什么才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房打发了,悄悄的进去站在角落里。

    666重返大清(47)

    弘历院子里的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圆明园。政治中心转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的距离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比他跑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什么时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行。所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但也没想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比如这个高氏,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禄氏是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都几年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禄氏也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怎么察觉不出来?”钮钴禄氏从弘历那里出来,就气的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禄氏没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从心里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顾的多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行。真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心直往下掉,“……这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嬷心里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丫头给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也没喝。她知道,娘娘是在等四阿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至只说是皇后怀孕,她心里着急,心里有股子邪火,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话。

    若是别的……比如娘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问罪。那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揭过去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就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悄悄的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皇子将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禄氏知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阿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什么才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房打发了,悄悄的进去站在角落里。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子里的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圆明园。政治中心转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的距离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比他跑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什么时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行。所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至于说那母子婆媳的事,早想到相处的不会太愉快,但也没想到能不愉快到这个份上。那变故简直叫人眼花缭乱。

    话说细节决定成败,有时候一个小人物在其中做起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

    比如这个高氏,若是没有这么一个小人物,钮钴禄氏是怎么知道人家夫妻在书房亲热的?她又是怎么能顺利进了书房而连半个通报的人都没有的?高氏替弘历管理后院这都几年了,而富察氏嫁过来也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轻易的做到这一单,是显而易见的事情。

    不过这钮钴禄氏也是糊涂的,被利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出来。

    “……怎么察觉不出来?”钮钴禄氏从弘历那里出来,就气的砸了一件茶盅,“这个贱婢。”

    桂嬷嬷劝道:“这高氏心眼可真不少,这次连娘娘也敢利用了。不给点教训真当您是傻子了?”

    钮钴禄氏没有说话,好半天才跟泄了气似得,“算了……算了……先就这样吧。”想起刚才弘历那样,她真是一点心气都没有了。刚才对富察氏不满,紧跟着又说高氏,弘历会怎么想?大小老婆都看不上的婆婆,那就是恶婆婆。那从心里来说,他是向着他自己的大小老婆多些还是向着婆婆多些?自己生的儿子自己清楚,就因为太清楚,她心里才没底啊。这孩子有时候在类似这样的小事上容易犯糊涂。

    何况,人正在气头上想的少,做事难免鲁莽。刚才的事算是把儿媳妇彻底得罪了。哪怕是小心的弥合关系,以富察家的教养,真不会做出忤逆婆婆的事。但这样的芥蒂可也真不是一句误会就能过去的。若是她放在富察氏的位置上,新婚不久就被小妾带着婆婆堵在屋里把脸上的面皮给揭下来了,那她别说原谅对方,就是捅上两刀都不解恨,非是不死不休不可。

    换位这么一想,心里就凉的很。跟儿媳妇相处成这样,这往后的日子……

    想想现在的太后,是皇后照顾太后的多些还是皇上照顾的多些。在帝后和睦的情况下,皇上是不直接管太后的事的,不过是交代一声皇后就行。真将来轮到自己,自己跟媳妇这关系,能被像是皇后尊着太后一样尊着自己吗?

    想都别想!

    有了这个念头,她的心直往下掉,“……这个高氏……暂时留下……”

    桂嬷嬷心里一跳,一句都不多问,点头应下,站在一边不敢言语。

    天色慢慢的变暗了,桂嬷嬷瞧一瞧外面的天色,然后把又来送晚膳的丫头给打发了。娘娘今儿两顿都没吃了,回来是一口茶也没喝。她知道,娘娘是在等四阿哥。等着四阿哥过来请罪或是……别的。

    若是请罪,娘娘应该会软下来,甚至只说是皇后怀孕,她心里着急,心里有股子邪火,忍不住想发脾气,倒是委屈了你和你媳妇之类的话。

    若是别的……比如娘娘最不愿意承认的兴师问罪。那这也好说,不过是娘娘哭一哭这些年的委屈,说一说当年在潜邸养育阿哥的种种艰辛,然后再叫他别年迈的额娘一般见识。哭一哭闹一闹一把鼻涕一把泪,母子俩要是能对着忆往昔哭上一场,这事八九成也就揭过去了。

    就怕如今这样,那边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就像是压根就没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一样。没有问娘娘过去的缘由,也不说上门解释今天这不愉快的事。

    可这凡事其实就怕这压着捂着,越是压着捂着,发酵出来的越发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

    夜色如同怪兽一般,就这么悄悄的降临了。

    桂嬷嬷打破一室的尴尬,笑道:“娘娘,您瞧瞧老奴如今这脑子,越发不好使了。皇后有孕,咱们大清国的嫡皇子将要出生了。这是多大的喜事,今儿咱们宫里的贺礼可还没打理出来送过去呢。怕是如今都比别人晚了。也不知道四阿哥那边准备的东西怎么样?叫人送去了没有,要不然老奴还是亲自去瞧瞧的好。四福晋到底是刚过门,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喜好……”

    钮钴禄氏知道桂嬷嬷的意思,第一是想说弘历没来,很可能是忙着这事呢。第二是想说她还是亲自走一趟弘历那里看看情况为好。

    到底是身边的老人了,就是知道自己的心思。

    她僵着脸点点头,“去吧,早去早回。”

    可到了阿哥所,刚要进四阿哥的院门,就被挡住了。看门的不是上午进来时守门的人,面孔生的很,好像没怎么见过。说是不管是谁进去都得通报,然后就把她晾了半天,怎么等都等不到回复的人。

    其实吴书来压根就没进去给弘历禀报,他直接将门房的人给挡了,“……阿哥爷说不见人不见人,才换上你你倒是给我放机灵点啊。甭管她是谁,你做好你的本分……”

    趁机教训这些下面的人什么才是忠心,比一个嬷嬷的脸面强多了。再说了,四阿哥这次是真生气了。

    他叹了一声,将门房打发了,悄悄的进去站在角落里。

    重返大清(47)

    弘历院子里的那点事,当天林雨桐就知道了。闹就闹吧,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如今宫里就是个大舞台,谁想在上面蹦跶就蹦跶,谁想怎么蹦跶就怎么蹦跶。至于说弘历赖在宫里不走的事,林雨桐觉得,四爷是不会去赶他的。

    干嘛赶他走啊?隔得远,影响不到四爷。四爷不叫他过去,他就去不了圆明园。政治中心转移,皇宫虽然象征意义非同一般,但跟权力的距离是原来越远了。他这跟自我圈禁区别也不大。死抱着那份与众不同留在宫里,可就成自己把自己变成了养在宫里的金丝雀了。而这也比他跑到宫外省心的多。宫外你还得费心的盯着他,防着他时不时的小心抽冷子。可这宫内多好,四爷不在宫里,那宫门真可罗雀了,谁进出皇宫不打眼?哪怕是个奴才,跟禁宫之外联系的太频繁也显眼的很。也不知道弘历什么时候能想明白这个道理。等想明白了,你不用追着他出皇宫,他是迫不及待的想赶紧走出去才好。

    早晚他都会自己走的事,四爷干嘛还要担一个苛待儿子的罪名。想住就住吧。想住多久都行。所以有时候不了解四爷心思的人,是很难猜准他心里的想法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42.重返大清(47))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