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43.重返大清(48)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43.重返大清(48)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3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43.重返大清(48))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48)

    后面脚步声清晰的传到耳朵里, 身边伺候的就隔着车帘子低声禀报,“爷,是大阿哥赶过来了。”

    以前只叫阿哥爷, 从来不叫大阿哥。自从福晋又开始求子, 家里的下人自动的开始叫大阿哥。有了大阿哥,自然就有小阿哥。

    八爷以前从来没注意过这些小事, 现在听在耳朵里多少是觉得有些不顺耳。顾不上追究这些, 只想知道这孩子为什么追过来。

    他撩开帘子, 在灯笼微弱的灯光之下,瞧见弘旺跑了过来,近前了都能听到粗重的喘息之声,他赶紧下了车,上前迎了两步, “这是怎么了?”

    弘旺抬着袖子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然后伸手从身上将披风解下来塞到八爷的手里,只说了一句‘阿玛快上车吧’, 转身撒丫子就跑远了。还没等八爷反应过来,孩子的身影已经融入夜色之中, 再也望不见了。

    八爷怔愣在当场, 看着胳膊上的披风, 鼻子一酸, 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 孩子这是担心他吧。

    三月的天气,晚上是有些凉意, 但是坐在车上,又不是骑马,没那么冷的。这些伺候的都是极为用心的,马车上一年四季常备的衣物就有半箱子。他想拉住孩子告诉他这事,但……还是不说了,孩子的孝心他收到了,哪怕这孝心别扭的很,但他的心里也不由的升起了一股子暖意。将孩子的披风披在身上,往前拉了拉,一时又怔住了:原以为会有些短有些窄的,不想一到身上,长短竟是很合适。更不要说什么窄了,披在身上,觉得比自己的更宽敞。为什么觉得宽敞?是因为这孩子已经比自己长的一样高,且更壮硕。

    他站在马车边上,一时又笑了起来。到底是长大了。

    弘旺隐在不远处的巷子里,看着挂着‘廉’字灯笼的马车渐行渐远,这才走了出来。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也许是想报复福晋吧,但心理未尝不是想挽回父亲。谁也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皇后有孕,有人不高兴是肯定的,一个是弘历那里,一个就是八福晋。弘历不高兴还情有可原,利益冲突,还是天大的利益冲突,他说他很高兴旁人也不会信。但是八福晋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林雨桐哪有功夫搭理她,那些个礼单交给董小宛处理,但近来贺喜的人却不能都不见。

    先是最亲近的,弘时两口子,你说见还是不见?

    能不见吗?

    弘时有点尴尬,坐在林雨桐身边有些坐立难安,怪不好意思的吧。

    董鄂氏就自然多了,嘘寒问暖不说,还找了许多新鲜的菜谱来,“……皇额娘也换换口味。”

    林雨桐能说啥?也挺尴尬的好么。

    “你们别多想,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林雨桐话是对弘时说的,“你阿玛对你寄予厚望,去年推广玉米和番薯的事,你就办的不错,我这么跟你说吧。只要这件事办好了,只要天下没有再饿死的百姓,皇额娘保证,铁帽子王爵,有你一个。”

    弘时瞪大了眼睛,“皇额娘?”

    董鄂氏推了弘时一把,“还不赶紧谢谢皇额娘。”铁帽子爵位是那么容易得的?如今那铁帽子亲王,祖上哪一个不是刀里来血里去,靠的是军功拼杀出来的。可如今自家爷这样,就是田间地头的瞎转悠,然后换那么大一爵位,还有什么不满足的?赶紧谢恩吧。

    弘时跪在林雨桐身边,“儿子不是不懂事的人,皇额娘放心……”嘴笨,说不出别的动人的话来,但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林雨桐拉他起来,又跟董鄂氏说了一些宽人心肠的话。她一直没怀上,估计心里有些着急,所以林雨桐就说,“随缘,缘分到了自然就来了。”她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孩子只是早晚的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两人忙不迭的应了,林雨桐又留他们在园子里多住些日子。弘时跟他阿玛请教差事上的事情,而自己这边很多客人,还需要董鄂氏来应酬。

    弘历两口子比弘时两口子来的晚一些,毕竟要从宫里往出赶嘛。

    富察氏面色正常,一点也看不出昨儿曾经发生在她身上的不愉快的事,亲热的过来跟林雨桐说话,“……儿媳说今儿再来,我们爷非要昨晚就过来,为这个还拌了两句嘴,我说就算是再怎么高兴,也不能半夜三更往园子里跑,再把皇额娘您给惊着了……”

    这话说出来鬼都不信,难为她能说的就跟真事似得。弘历还时不时的埋怨的看对方两眼,又扭脸问林雨桐,“皇额娘您想吃什么?言语一声,儿子这就买去。”

    “是是是!”富察氏忙道,“别的或许是不成,但这哪里有好玩的,哪里有好吃的,哪怕是胡同里走街串巷卖吃的的,我们家爷也能说出个三四五六来。”就差没明说这就是个吃货了。

    插科打诨的,屋里伺候的都跟着笑起来。

    林雨桐心里就觉得吧,人家都说这夫妻缘夫妻缘的,还别说,这夫妻缘还真可能是上天注定的。你说这不认识的两个人搭在一起怎么就那么配呢。这才成亲几天,瞧瞧这两口子,真不愧是两口子。

    她耐着性子跟两人应付,董小宛就端着果汁过来了,递给林雨桐后就直接道,“幸亏四福晋昨晚没过来,您是不知道,昨儿那帖子贺礼一个一个往里递,娘娘跟着忙了大半晚上……”

    富察氏就明白这话里的意思了,这是送客的意思吧。那些东西哪里需要皇后亲自动手,就是下面送来的贺礼,她自己都不会亲自看。皇后怎么会屈尊降贵的看那些。董小宛说这个,不就是说娘娘忙了半晚上,这都晌午了,也该歇歇了。

    她深深的看了董小宛两眼,觉得这个姑娘真是不一般。皇后给她权力是一回事,但是敢这么大胆的使用她的权力,她也算是头一份了。皇后这么看重这姑娘,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马上知机的就站起来,脸上带了几分歉意,“您瞧,难怪我们家爷总说儿媳聒噪,之前还不服,如今看来还真是的,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弘历僵硬的面色稍微好了点,瞪眼嗔了一句,“还说?”

    富察氏马上吐了吐舌头,福了福身,“那皇额娘歇着,儿媳告退了。先去院子里歇着了,等您得空了再陪您解闷。”

    不用弘历开口,富察氏就将话说了出来。人家去院子里了,不急着回宫。那你还能说什么?

    这明显就是抹下脸来耍赖皮。

    能怎么办?

    林雨桐挥手叫他们退下了,对这样死皮赖脸往上缠的,能说什么?留了弘时不留弘历,不好看不是?

    她这边心里怪不得劲的。但出去的弘历心里也不自在呢。他明显感觉的到,在皇后宫里,他不是一个多讨人喜欢的客人。扭脸看富察氏,却见她兴致盎然的正在园子里边走边赏景。

    “你倒是心大。”弘历说了这么一句。

    富察氏假装没听见,含着笑问了一句,“爷说什么?”

    没什么?心大挺大,心大就发现不了自己当时的难堪,要不然在老婆的面前都要抬不起头来,叫人情何以堪。

    其实董小宛说的不是什么托词,虽然没亲自看那些贺礼清单,但她昨晚上确实是睡的晚了。人被打发走了,林雨桐是真的就睡了。一觉起来,贺客迎门。这也事林雨桐早就预料到的事情。这种上门贺喜的事,也不是越早越好的,比如弘时和弘历没上门,其他王府就得等着。哪怕送礼的人都到了园子外面了,那也得等着。等着跟事主亲近的人先进去了,他们才能上门。如果不想得罪谁的话,这么办事是最靠谱的。就是十三爷这样亲近的,十三福晋也是等着前面几个嫂子来了,她才‘姗姗来迟’的。其实董小宛早把人接进宫里,安置在十三爷的院子里了。

    弘时的福晋董鄂氏是林雨桐留下来叫她招待客人的,结果林雨桐到的时候富察氏已经喧宾夺主,招待的热乎起来了。董鄂氏也不抢,乖乖的站到林雨桐身边了,有些歉意有些不好意思,叫了一声皇额娘,声音软糯带着几分娇俏和委屈。林雨桐拍了拍她的手,叫她安心。

    三福晋就多看了一眼如今这个也被称呼为三福晋的董鄂氏一眼,就笑着打趣,“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娘娘的亲闺女,您瞧这亲昵的……”媳妇没办好事,找婆婆撒娇诉委屈,这也算是奇景,尤其是在皇家。

    在她看来,这个三福晋可比富察氏这个四福晋聪明多了。不能干没关系啊,傻人有傻福,只要婆婆喜欢,婆婆护着,这所有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富察氏倒是能干了,坐在这么长辈面前半点也不弱,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可是皇后喜欢这样的儿媳妇吗?未必就真有多喜欢。

    林雨桐还真没有多少喜欢不喜欢的概念,更不会当众不给富察氏面子,以前的三福晋,如今被称为‘诚亲王福晋’,她打趣了,林雨桐顺势就接下了,“我就这两个儿媳妇,连个闺女都没有。这儿媳妇,自是当闺女疼的。”

    富察氏松了一口气,心里不由的感激了起来。

    有富察氏招待,林雨桐也就不费心招待客人的事了,只跟几个妯娌说笑。董鄂氏不去添热闹,就坐在林雨桐跟前添个茶倒个水,别的一概不管。

    富察氏忙的脚不沾地,董小宛自然就退居幕后了。四福晋说要什么她就调派什么,两人忙的还挺默契。间歇的时候两人在茶水间能坐着喘口气。

    干坐着都挺尴尬的,两人就说起了闲话。纯属没话找话那类。

    富察氏问董小宛弟弟的事,这姑娘家里的情况也不是秘密,只一个弟弟子啊太学念书,她就示好,“我一个堂弟也在太学,两人还是同窗呢。”

    话题这么开始,就自在的多了。

    董小宛脸上带笑,却没有继续谈自己家里的事,反倒说起了其他:“……如今外面人人都说十二爷府上的梅花是报喜梅,好些有女儿的人家,都恨不能求一枝回去,好叫家里的女儿能嫁个好人家。”

    富察氏面上一僵,这叫她想起那个正月,在梅树下跟弘历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可这事怎么宣扬出去的?而且宣扬的人尽皆知。口下留德的说这是天赐良缘,是老天爷牵线搭桥。那口下不留德的,还不得以为是自己迫不及待有心攀高枝呢。

    怎么会传出这样的话来?谁把这些事知道的这么清楚明白?

    她的脸顿时青红一片,一下子就坐立难安了起来。

    董小宛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了,等这些贺喜的都出了园子,富察氏没有再说留下园子里的话,找了弘历,委婉的道:“皇上和娘娘都没有发话,咱们就这么住下来,到底是不好。咱们不能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圣上的旨意拧着来。不如先回去,反正这次出来的匆忙,宫里都没安置好……”

    弘历就多看了富察氏两眼,“是谁说了什么?”要不然变化不会这么快。

    富察氏顿了一下,之前没多想,现在想想,好像董小宛那话还真不是随意说的。她是故意透漏给自己知道的?应该是这样。可是为什么呢?

    心里想着,她嘴上却应付着道:“倒也不是谁说了什么,咱们跟三爷家不一样,人家有永坤呢。孩子平时在畅春园放着,偶尔也住这边的园子。当爹妈的想见一面都难的很,如今过来了,孩子哭闹的不叫走。这才特准许叫多住两日的。咱们又没有……省的也住下,叫人说咱们老是跟三爷家攀比,倒叫人平白说咱们不能容人。”

    弘历心里就带着几分恼怒,“高氏可恶……”要不是她,富察格格那个孩子都生下来了。甭管是阿哥还是格格,皇阿玛一准是喜欢的。如今这……能怨谁?人都说这有得就有失,看来这话还真是不假。自己得了高氏,得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帮助。但同样的,失去的也不见得就少。

    两人告辞出了园子,半路上,富察氏试探着问弘历,“您知道外面都在传我跟爷在十二爷府上见面的事吗?”

    还有这事?

    弘历愕然的瞪大眼睛,随即又饶有兴致的问,“都说咱们什么?”

    富察氏就学了,然后垂下眼睑,“怎么能说这个呢?”自己成什么人了?四阿哥又成了什么人了?

    却没想到弘历哈哈大笑,“真有这事?”他手掌连拍几下,“这也是千古流芳的美谈,妙哉!妙哉!”

    富察氏脑子一时没转过来,“爷说这是好事?”

    “当然是好事。”弘历拉着富察氏的手来回摩挲,“那司马相如和卓文君传唱到如今,哪里就不是好事了?”

    能这么想事情吗?

    她心里惊讶,但却垂下眼睑跟着这位的思路走,“一别之后,二地相思。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曲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倚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似火红,偏遭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噫,郎呀郎,恨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做男。 ”轻声念着,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了下来。也许是因诗伤情,也许是婚后的日子婚后的人跟想象的差距太大,总之眼泪就是止不住,“传唱至今又如何,当日何等相爱,到后来如何了?不过是闻君有两意,顾来相决绝罢了。”

    “瞧瞧……瞧瞧……”弘历伸手赶紧给她把=眼泪擦掉了,“放心,爷定不会负了你。”

    不会负了我?那富察格格又是哪里来的?

    心里这么想着,到底将眼泪咽下去了。这事就不该跟他提的,原本就是个指望不上的。

    她将眼泪擦干净了,招手叫了嬷嬷,“你顺道回趟府里,问问我额娘何时动身去察哈尔……”说着就看弘历,“咱们是没法住对月的,要是阿玛额娘要启程,爷记得叫人送仪程过去。”

    这事忘不了。

    弘历埋怨她爱操心,她也不理会,只叫了嬷嬷多叮咛了两句,“……听说十二爷府上的梅花甚好,记得叫额娘帮几个哥哥都求一求……”

    嬷嬷应了,心里还奇怪,这都几月了,怎么还有梅花?

    心里这么想着,但不敢瞒着,马上去了富察家原话传过去了。

    回了宫富察氏就安心了,额娘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这事怎么瞧都是冲着自己来的?是高氏?是那个富察格格?

    没想到消息来的很快,嬷嬷回宫之后就说了,“是钮钴禄家先传出来的。这事咱们家夫人一听说就叫人查了,可是查到了熹嫔娘娘的娘家,这事就没法说了。”

    熹嫔?

    自己的婆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富察氏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为什么?”

    是啊!谁知道为什么呢?

    林雨桐将这些密报顺手就烧了,然后问一边整理账册的董小宛,“你是故意将消息递给富察氏的。”

    很笃定的语气。@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董小宛颔首,没有任何惧怕之色,“小女觉得四福晋比起熹嫔娘娘,更像个明白人。”

    林雨桐上下打量了董小宛一眼,这姑娘还真是有悟性,跟在自己身边这才多少日子,看懂的事情可不少。早就有人说董小宛就如同当年的苏麻喇姑,这个现在还不好说。大事她的成长,确实叫林雨桐有些惊喜。

    她点点头,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董小宛就又将腰里的荷包解开,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还得跟娘娘说一声,这是五阿哥给小女的……”

    林雨桐搭眼一瞧,金豆子还不少,“这是干嘛?开始贿赂你了,为的什么?”

    董小宛抿嘴笑,“这不是出孝了吗?选秀就在跟前了。五福晋的人选还没定下呢。”

    这是记挂当日那个敢打他屁股的丫头的吧。

    呵!

    林雨桐将杯子往桌上一放,“你告诉他,贿赂你没用,直接贿赂本宫就行。”看着小子到对赚了多少银子。

    “那您这可是索贿了。”董小宛凑趣的跟林雨桐说笑,“回头小女就叫万岁爷通风报信去。”

    “说朕什么呢?”四爷笑着撩开帘子就进来了。

    董小宛笑了笑,就低头慢慢的退下去了。站在大殿门口,张起麟警惕的看着董小宛,眼里带着几分打量。她对张起麟见礼,“公公放心,小宛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该做什么事。您担心的事肯定不会发生。”

    帘子隔开了那对天下至尊的夫妻,在皇后身边了,她才知道皇上和皇后是什么样子的。说心里话,她有时候觉得,他们跟自家那对秀才夫妻二人是一样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过日子。羡慕吗?肯定羡慕。女人就没有不羡慕的。可是羡慕也只是羡慕,她怎么因此就生出不该有的龌龊心思来。再有,那也太小看皇后娘娘了,越是跟皇后相处,她就越觉得皇后深不可测。看起来云淡风轻,但她敢说,这大清国大事小事她不知道的事真不多。而皇上会皇后的信任,也不是谁都能替代的。试问,一个能拿着玉玺晚上帮着批折子的皇后,谁能替代?

    帘子隔开了那对天下至尊的夫妻,在皇后身边了,她才知道皇上和皇后是什么样子的。说心里话,她有时候觉得,他们跟自家那对秀才夫妻二人是一样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过日子。羡慕吗?肯定羡慕。女人就没有不羡慕的。可是羡慕也只是羡慕,她怎么因此就生出不该有的龌龊心思来。再有,那也太小看皇后娘娘了,越是跟皇后相处,她就越觉得皇后深不可测。看起来云淡风轻,但她敢说,这大清国大事小事她不知道的事真不多。而皇上会皇后的信任,也不是谁都能替代的。试问,一个能拿着玉玺晚上帮着批折子的皇后,谁能替代?

    “如今就别忙了。”四爷叫林雨桐早点歇着,“折子的事我熬一会子就出来了。”

    一些不太要紧的折子,都是林雨桐帮着批的。倒不是要紧的折子不敢给她,实在是她能模仿的字迹不多。也就‘好’‘朕恭安’‘知道了’这一类的字她练的跟四爷写出来的相似度能达到九成,其他的真不行。因此她都是帮着批改这一类折子。四爷早就下旨了,叫大家务实些,类似这样的请安折子能少尽量少吧。少是真的少了,但一时半会的也杜绝不了。

    要加上这些,工作量可就太大了。

    “人就是不能太娇气,以前那什么条件,孩子还不是一样好好的生下来了。”林雨桐坐到四爷对面,叫人将灯挑明亮了,换上睡衣就开始工作。

    四爷低头瞧一眼折子瞧一眼她,结果没一刻钟,她拿着笔开始打盹了。

    这回怀孕她的精神短了很多。午睡的时间比以前可长了很多,吃的却更少了。四爷皱眉,要不是几个太医也都说着身体没有任何问题,他还真不能放心的下。

    刚才嘴上还硬邦邦的,保证没事的人,这会子睡的抱起来都不知道。张起麟要叫大力嬷嬷进来,四爷就摆手,不假他人之手,亲自抱过去,亲自给脱衣裳鞋袜。穿着长袖睡衣并不舒服,她还是喜欢光溜溜的睡。

    将人扒拉光了,真要往被窝里塞,被桐桐一巴掌拍在手上,“老流氓!”然后把被子拉的严严实实的。

    四爷:“……”我就那么爱吃老豆腐?也不嫌弃咯牙?

    当然了,这话可不敢当着她的面说的,否则非得炸了不可。

    嘴上嫌弃的不得了,到底摸了一把老豆腐才罢手干他的正事去了。

    在苏培盛看来,反正是自打皇后怀孕,万岁爷就有点不怎么正常了。皇后吃饭不要旁人伺候,那鱼刺得他自己挑,那鸡骨头得他自己给剔出来。这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晚上,夜壶都是万岁爷帮着接的。看的他都觉得直掉鸡皮疙瘩。

    就连林雨桐自己也都有点懵。这次怀孕的反应太大了。刚刚两个月的时候,就开始孕吐,看见什么吐什么。四爷没办法,自己去了边上的茶房,用小炉子自己煮挂面。

    “吃吧。”四爷的袖子撸起来,端着碗放在林雨桐面前,“尝尝,还是不是那个味。”生雨生他们的月子里,他就是这么做饭的,母子四个也就这么都扛出来了。

    挂面里就搁了一个鸡蛋,荷包蛋成了鸡蛋絮了。闻见了生葱和香菜的味道,还点着香油。

    还别说,林雨桐还真就把这玩意给吃下去了。

    四爷就那么神奇的看她:“……”该不是变着法的折腾我呢吧。

    真不是!

    要不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情况,她真都有点怀疑自己真是装出来的。别的都吃不进去,就吃的进去四爷经手的东西。

    “所以呢?”四爷一手拿着折子,一手在抹布上抹沾上的油,扭脸看吃的一脸满足的林雨桐。

    林雨桐无辜的看他,然后又低头吃她自己的去了。意思是你看着办。你不做谁做?你不做我们娘俩就饿着。

    于是苏培盛更崩溃了,四爷差不多一天几顿的往茶房跑。他都不敢叫人知道,九州清晏御书房边上的专属四爷的茶房,每天都是烟火不断。早上熬粥,中午炖汤,晚上下面条……十三爷还专门问了一次,“万岁爷这个点怎么还没用膳?这是热的什么呢?鸡汤?”

    呵呵!

    苏培盛赔笑,“是啊是啊!”再多的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十三爷进了书房就劝四爷:“……在忙也没圣体安康来的要紧,怎么能不按时吃饭呢……”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大一堆。

    四爷倒是不忙着,“你四嫂最近吃不进饭,也就是我做的能稍微吃一点。在边上炖着的是给你四嫂炖的……”

    吓的十三爷再不敢说话。出去还威胁苏培盛,“万岁爷给皇后娘娘洗手作羹汤的事,不许再朝任何一个人透漏一个字……”声音不小,四爷在里面听了个一清二楚。

    苏培盛唯唯诺诺的应着,心说十三爷这哪里是给自己说话,这是没办法直接说万岁爷,训斥自己给万岁爷捎话呢。

    最后还是四爷在里面喊:“你十三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应下就是了。”

    苏培盛嘴里一直就应着呢,万岁爷说了,他又再高声应一遍。

    万岁爷叫自己应着,就是暗示十三爷,你的话他听见了,而且应了,都按照你说的办。

    十三爷这才闭嘴,走路都带打飘的给飘回去了。

    精力不济,林雨桐将许多事情都委托给了董小宛,比如纺织厂的事情,就是董小宛跟九福晋接洽的。每天听董小宛的汇报她都能听的打瞌睡。

    刚满三个月的时候,四爷就皱眉了,为什么?因为林雨桐的肚子开始显怀了。

    八福晋进宫一趟,说是为了萱宝的婚事来找林雨桐说事的,结果回去没多久,满京城的都知道皇后的肚子三个月就显怀了。三个月显怀是个什么意思?就是怀疑这孩子压根就不止三个月。如果不止三个月,为什么偏偏说是三个月呢?肯定是瞒报了呗,为什么瞒报?很好理解嘛!皇上所谓的守了二十七个月的孝就是个笑话。他也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人而已。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出孝一个月就怀孕一个月?真当是老天都替他们数日子呢。

    外面的传言四爷没敢叫人告诉林雨桐,只忧心忡忡的看着林雨桐的肚子,“这次是几个?”

    我哪知道呢?才三个月而已。

    苏培盛唯唯诺诺的应着,心说十三爷这哪里是给自己说话,这是没办法直接说万岁爷,训斥自己给万岁爷捎话呢。

    最后还是四爷在里面喊:“你十三爷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应下就是了。”

    苏培盛嘴里一直就应着呢,万岁爷说了,他又再高声应一遍。

    万岁爷叫自己应着,就是暗示十三爷,你的话他听见了,而且应了,都按照你说的办。

    十三爷这才闭嘴,走路都带打飘的给飘回去了。

    精力不济,林雨桐将许多事情都委托给了董小宛,比如纺织厂的事情,就是董小宛跟九福晋接洽的。每天听董小宛的汇报她都能听的打瞌睡。——————————————————————————

    刚满三个月的时候,四爷就皱眉了,为什么?因为林雨桐的肚子开始显怀了。

    八福晋进宫一趟,说是为了萱宝的婚事来找林雨桐说事的,结果回去没多久,满京城的都知道皇后的肚子三个月就显怀了。三个月显怀是个什么意思?就是怀疑这孩子压根就不止三个月。如果不止三个月,为什么偏偏说是三个月呢?肯定是瞒报了呗,为什么瞒报?很好理解嘛!皇上所谓的守了二十七个月的孝就是个笑话。他也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人而已。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出孝一个月就怀孕一个月?真当是老天都替他们数日子呢。————————————————————

    外面的传言四爷没敢叫人告诉林雨桐,只忧心忡忡的看着林雨桐的肚子,“这次是几个?”

    我哪知道呢?才三个月而已。如果不止三个月,为什么偏偏说是三个月呢?肯定是瞒报了呗,为什么瞒报?很好理解嘛!皇上所谓的守了二十七个月的孝就是个笑话。他也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人而已。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出孝一个月就怀孕一个月?真当是老天都替他们数日子呢————————————————————————————。

    外面的传言四爷没敢叫人告诉林雨桐,只忧心忡忡的看着林雨桐的肚子,“这次是几个?”

    我哪知道呢?才三个月而已。

    我哪知道呢?才三个月而已。如果不止三个月,为什么偏偏说是三个月呢?肯定是瞒报了呗,为什么瞒报?很好理解嘛!皇上所谓的守了二十七个月的孝就是个笑话。他也不过是个道貌岸然的人而已。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刚出孝一个月就怀孕一个月?真当是老天都替他们数日子呢。

    外面的传言四爷没敢叫人告诉林雨桐,只忧心忡忡的看着林雨桐的肚子,“这次是几个?”

    我哪知道呢?才三个月而已。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43.重返大清(48))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