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47.重返大清(5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47.重返大清(5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4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47.重返大清(5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52)

    这院子不大, 四合院其实只有一进,后面是倒座房。不过是倒座房被改成了二进,作为闺阁小姐的闺房, 就安排在这里。整个院子除了那个老仆, 再没见到第二个人。

    弘历看着这姑娘不沾阳春水的手,心里的疑惑更深了。一个只有老仆的人家, 怎么可能把女儿养的这么精致。

    他状似无意的问:“带我过来, 不会唐突了家里的长辈和你的姐妹吧?”

    “不会!”这姑娘说话跟蚊子哼哼似得, “家里只有我跟我爹,我爹回来的晚,不会唐突了谁。”

    “那真是辛苦你了。”弘历说话特别大方,“改天送你两个婢女来,这么一个佳人莫被家事糟践了。”

    “哪……哪有……”这姑娘脸红的像是要滴血, “家里的事有雇来的婆子做, 我不管家事的……”

    “千金小姐身边哪里能没个丫头呢?”弘历嘴上应着,心里却想, 原来还有雇佣佣人这一说,难道这姑娘真就只是最普通的邂逅。

    他扭脸给了吴书来一个眼色, 这才对这姑娘道:“你家有没有后门, 我这仆从得给我买件衣服来替换……”

    得叫吴书来打听打听这家人的根底。

    吴书来觉得自己跟吃了黄连似得, 要打听咱们一道走啊, 真觉得这姑娘没问题回头再找来不就完了。这是干嘛, 耗在这里不走了。

    弘历听着外面的雨声,是真的不想走了。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他没偷别人的老婆,却偷的是好人家的女儿,心里的那种兴奋感跟宠幸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

    姑娘看了吴书来一眼,低声道:“没有后门,只有一个狗洞。”

    吴书来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已经怒了。果然是小门小户家的姑娘,当着自己的面竟然说了这样的话。他心里哼了一声,自己要是以后再在主子爷面前提你一句说你一句好话,小爷就是狗娘养的。

    弘历却觉得有趣的很,在宫里可是见不到这么没心眼又不会说话的姑娘。

    吴书来看主子正在兴头上,就转身出去了,在后墙根下果然就找到了一个狗洞。看着周围光溜溜的样子,不难看出,这里经常被人使用。想来这姑娘怕是常不常的从这里溜出去的吧。他钻出去,去后街一家小酒馆坐了。因为下雨,酒馆里没什么生意。老板娘坐在门口看雨,瞧见客人很热情的招待,“淋雨了,喝壶酒最是驱寒……”

    大夏天的我驱什么寒嘛?

    但还是道:“来一壶。”

    一壶酒,一叠茴香豆,坐着跟老板娘侃上了。

    这壶酒喝完,事情也打听的差不多了,起身去成衣铺子给自家主子买了衣裳,又包好钻回去。他气的咬牙切齿,身家清白又能怎样?今日的折辱杂家可是记住了。要是能叫你进宫,能叫主子爷记住你,算吴爷我白混了。

    好容易到了所谓的闺房外,刚要打招呼进去,一听里面的声音不对,他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由的‘呸’了一声,还好人家的姑娘呢,见了男人才多大功夫,就床上去了。窑子里的姐儿都比她会拿乔。

    弘历起身看着累的沉沉的姑娘,却觉得是难得的质朴。对男女之事,完全没有刻意的雕琢,一切都是源于自然。自然对一个男子产生了好感,自然跟这个男人在一起做了只有男人和女人才会做的事。

    他的手放在她的脸上轻轻的流连了片刻,就转身出来了。

    吴书来将衣服递过去,弘历又退回去将衣服给换上,脏衣服顺手就扔在地上。

    狗洞他是不会钻的,只看吴书来。

    吴书来只得硬着头皮往前走,将自家主子爷安排在拐角的暗影里,然后将院子里的树晃悠的直响,就听前面门房里传来声音,“谁啊?”紧跟着‘吱呀’一声,门响了,老仆提着灯笼走了出来,看见树还在晃动,就走了过来。吴书来发出响动然后朝后院的狗洞跑去,老仆踉踉跄跄的追着,嘴里含着抓贼啊。等两人都过去了,弘历才快步到了大门边,打开门闩,直接就出去了。

    他脚步匆匆,一点都没发现对面的树下坐着个‘醉汉’,‘醉汉’见人走了,利索的就站起来,朝湖边方向跑去,转眼就消失在黑夜里。

    弘历跟吴书来汇合之后,还能听见半条巷子都闹起来了,都在闹着抓贼。

    这景象把弘历逗的哈哈大笑,“抓贼?”采花贼吗?

    看着主子笑的开怀,吴书来朝后看了一眼,那个不会说话的姑娘啊,小爷就饶恕你了。过了今晚,要是主子没忘了你还罢了,要是真忘了你,我也不计较你叫我钻狗洞的事了。如今闹成这样,都知道是闹贼了。想来她爹回来很快就会发现自家的姑娘被……不管这姑娘怎么说,只怕都会被归咎为被贼人给糟蹋了。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瞒是瞒不住的。她的糟心日子在后头呢。

    弘历边走变笑,问吴书来,“这姑娘的身世打听了?”

    当然打听了。

    “没什么问题。”吴书来拍胸脯保证,“都是从跟前的老住户那里打听的。出不了错。秀才家的小姐,不经世事,喜欢听花娘唱个曲谈的个琴,还小的时候这些老街坊可都见过……”

    弘历这才点头,“那就好!”

    吴书来还想着主子再要往深了问,就得想办法岔开话题了。不管是不是惦记这姑娘,出来有差事带个姑娘回京城,万岁爷不说什么,熹嫔娘娘就得把自己活剥了。却没想到主子那真是提起裤子就不认人,连这姑娘姓甚名谁都没问,就这么走了。

    他又扭头看了一眼,这姑娘还真是够傻的。吃了这次亏,下辈子记得,什么都能信,千万别信男人的这张嘴。

    弘历是不是真忘了这个春风一度的姑娘,这个真心不知道。只知道他是真没时间去管什么姑娘不姑娘了。因为济南巡抚方舟亲自找了。此刻一身便服就坐在客栈的大厅里,见到弘历赶紧起身,直接就跪下请安,“……您贵脚踏贱地,怎能委屈您在这里住着,府衙都收拾好了,臣是特意请您的……”

    不由分说,直接把弘历给接过去了。

    住到人家眼皮子底下,还查个屁。连着好几天,除了吃喝玩乐,还是吃喝玩乐,一点正事也没干成。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晚上弘历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吴书来就在床下边打地铺,见主子睡不着干脆就坐起来,“要不咱们还是先走吧。”只说是回京城,然后去了什么地方就不是方舟能知道的了。

    这办法不是没想过,可是却也未必就行得通。方舟的人不跟着自己送出山东的地界才叫奇怪。

    正说话,外面传来脚步声,紧跟着是敲门声,“四阿哥歇下了吗?奴婢奉命给四阿哥送宵夜来了。”

    弘历给了吴书来一个眼神,吴书来这才起身去了外间。

    门被打开,一个含笑的女人站在门口,吴书来认识她,他是方舟的一个小妾,听说极得方舟的喜爱。这会子亲自过来,叫人觉得不伦不类的。

    这女人却像是丝毫都没有察觉一般,只笑道,“阿哥爷海量,我们家老爷却醉了。醉了念叨的还是阿哥爷,叫奴婢记着给送宵夜。这是厨下做的,极干净。您放心用吧。”

    说着,将托盘整个的塞给吴书来,还在吴书来的手上捏了两把。

    吴书来:“……”我一个阉人,你家老爷醉了我也代替不了他啊。这个骚|娘们。心里这么想着,手却将托盘上的盖着的防止灰尘落入碗碟的白布给掀开了,这一掀开,他整个人就跟被针扎了屁股一样,迅速的跳回去然后快速把门给关上了闩好。

    “爷!”回身他低声叫了一句。听声音跟做贼似得。

    弘历出来也愣了一下,就见托盘上的四个碟子一个大碗里,放的不是什么宵夜,而是账本。

    “这是?”弘历的手伸过去拿起一册帐翻看,只看了几页就合上了,又将其他的几本翻了翻,“收起来!咱们这次出来的差事了了……”

    了了?

    吴书来愕然,“您说这是方舟和山东总兵肖航的账本?”

    弘历点点头,“去找那个送账本过来的人,叫他带你出府,快速离开山东……”

    吴书来正容:“是!”

    才出了院子,就见站在院子外面的女人,“阿哥有请。”

    这女人媚笑了一下,这才扭腰摆臀的走了过来,在吴书来的屁股上掐了一把,嘻嘻笑着朝房里去。

    如果说那个雨夜邂逅的姑娘如同是青涩的杏子,那么这个女人就如同成熟后饱满多汁的水蜜桃。那个姑娘叫男人好奇但却只想去咬一口试试口味,而这个女人的甜蜜隔着几丈远都能闻见,恨不能叫人扑过去马上咬一口,吃到肚里才肯罢手。

    这个女人在府里极有地位,她说什么下面的人就配合什么。所以,原本以为是龙潭虎穴,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给出来了。

    府外就是两匹快马,账册吴书来绑在身上,弘历上马还不忘拉了这女人一把,“跟我走!回去你就死定了。”

    女人挣扎了几下,弘历却把人搂得更紧。

    用巡抚的牌子出了城,又走了几十里,才算停下去。

    弘历的手放在这女人纤细柔软的腰肢上,“告诉爷,为什么帮爷?”

    这姑娘在马上转了身,跟弘历面对面的坐着,吐气如兰,双手挂在弘历的脖子上,“四阿哥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你是她们的人?”弘历的手松了,这样的女人招惹不起。

    这女人却直接用手抓住了他的□□,“爷的身体可比心要忠诚。”她搂着弘历的脖子整个身体都起来了,双腿一曲,就缠在弘历的腰上。

    弘历不由的伸出手摸在他的大腿上,光滑如锦缎丝绸,是从来没有过的好触感。再往深里摸,才发现这女人裙子里面竟是什么也没穿。

    这女人嘻嘻一笑“这么穿凉快……”然后左扭右扭的动的欢实。弘历哪里受得了这个,干柴烈火惊的马儿都小跑了起来,马上的颠簸却叫两人觉得更刺激,信马由缰走了半晚上,天快亮的时候,才都歇下来。

    这女人挣脱弘历的手,“爷,这次可是我帮了你,再到京城,您不会就不认识我了吧?”

    不等弘历说话,她嘴里吹出一声响亮的口哨,后面就有一匹极为神俊的白马跑了过来,这女人翻身上马,回头看了一眼弘历,顺着岔路口飞奔而去。

    弘历怔怔的看着,心噗通噗通的跳,这么多女人,从来没有哪个女人叫他这么动心。

    吴书来白眼一翻,您每次都这么说。

    心里想这么怼一句,但到底只道:“她说她会去京城……”

    这句话叫弘历的脸上有些讳莫如深。

    吴书来小心提醒,“爷,这可不是好事。”

    但也未必就是坏事。

    弘历的眸光有些发沉,“你没发现,他们这是死命的也要往咱们身上贴吗?之前躲开她们,这不是又找来了。”他指了指吴书来身上的账本,“这次还送了这么大的人情,你说咱们要是还不上套,他们能不能善罢甘休?”

    怕是不能。

    “既然不能,那就兜着。”弘历哼笑一声,既然不知死活的贴上来了,那就看谁比谁更高明。

    要叫吴书来为这次主子爷出门做个总结,那么他只会用一句话概括,那就是——两次艳遇。

    然后……没有然后了。

    什么都没遇到。两次艳遇一次是抛弃了别人一次是被别人抛弃了。

    就是这么悲催。

    以至于一路上这位的兴致都不高,没进什么花楼妓坊找消遣,回京的速度不知道比出京的速度高了多少倍。

    大夏天的赶路也是受罪,晒脱一层皮都不止。

    没回宫,直接就去了园子。

    四爷看着黑了不知道几个色度的弘历,眼里半点波动都没有。扫了一眼放在一边的账册,“事查清楚了。可银子呢?”

    你跑回来了?然后打草惊蛇叫人家把那点贪污来的银子全都转移了。

    这要是真转移了,还能从他们的嘴里逼迫的问出来。可要是被别有用心的人顺手牵羊了呢?

    弘历头上的汗马上就下来了,额头贴着地面,“这次实在是惊险,儿子差事没办好,请皇阿玛责罚。”

    责罚?

    四爷将账本拿过去随意的扫了几眼,“损失了多少你赔多少,罚就不罚了……”

    那还不如罚了呢。

    林雨桐挺着孕肚,深深觉得四爷这是对弘历以及钮钴禄氏的奢侈给出的惩罚。

    该!

    就该这么狠狠的罚。

    宫里的账本董小宛没给林雨桐看,怕她费神,可林雨桐是学什么出身的,那点账目一眼就能瞅明白。再加上管了宫里那么些年了,哪里该支出?支出大概的数目心里都是有数的。可最近这几个月的帐,光是永寿宫一个宫里的开支,就占了接近一半。

    这哪里是奢侈,这简直就奢侈的令人发指。

    自己和四爷也就是一日三餐,一餐四菜一汤,两荤两素,量都不大,顿顿不许剩饭。好家伙,她倒是成了没王的蜂了,彻底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现在好了,儿子欠下巨款,还是非还不可的。她这当娘的老底子不掏干净都不算完。

    不过到底是有些可惜,“那些贪官的银子,全都给收回国库的。”

    爷能叫煮熟的鸭子飞了?

    “少操点闲心。”四爷摁住她躺在,掀开裙子就要给换尿裤,“叫人看着呢。银子跑不了。回来叫给你,放在私库里你看着调用吧。”

    这个好!这个听起来气稍微能顺一些。

    想到钮钴禄氏几乎是被气的变形的脸,她就不由的抱着肚子笑。

    能不笑骂?

    一百二十三万两呢。

    一个光头阿哥,从哪找那么多的银子过来。

    安家银子二十三万两,没搬出宫,这钱还在,可这才是个零头,还有一百万的欠债,这可怎么还?

    “万岁爷怎么能这样?”钮钴禄氏整个脸都绿了,看着眼前的弘历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是怎能办事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既然没办好,回来就好好的跟你阿玛请罪。要不是把你阿玛气着了,他至于叫亲儿子还债吗?快去,跪在御书房门口,叫你皇阿玛看看你的决心。”

    这都什么主意?

    真那么做了,自己这脸还朝哪搁?

    “额娘只说有没有积蓄吧。”弘历看着自家额娘手腕上四五对金灿灿的桌子,头上的金簪子个个都镶着宝石,光是这身行头,一万两都打不住。

    钮钴禄氏看了桂嬷嬷一眼,“拿五万两银票出来。”

    五万两是不少了,但跟一百万的数额比起来,都不够看。

    弘历气的够呛,轻笑了一声转身就出去了,就不信了,这么点银子还能难为死自己。可算是知道什么是亲娘了,亲娘就是看着作难半点都不作为。

    回到书房,好一顿脾气发出来,差点将书房给砸了。

    吴书来是一件一件小心的收了,这些玩意拿去银行还能抵押出银子呢,“爷,您别急啊,奴才这些年跟着您也攒了不少……”说着就将宝贝砚台放下,掏了个匣子出来递过去,“这是奴才的心意,您千万收着……”

    弘历想说爷还轮不到一个奴才可怜,可紧跟着瞧见那大大小小面额的银票,多少有点动容,“这是多少?”

    “五万一千三百二十五两。”吴书来小心的说了这么一句。

    有零有整的!

    可这也比额娘给的多。

    弘历的脸紧跟着就又青两人,吴书来吓的噗通一声就跪下了,他没跟去见熹嫔,真不知道熹嫔给的还没他多。要不然打死也不敢拿出这么些个给主子用啊。

    “你起来吧。”弘历的语气缓和了起来,“你是个好奴才,爷记着了。”

    吴书来被这一会阴一会阳的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敢随意说话给出主意了。

    主仆俩正说话,富察氏来了,“这是我的压箱银子,十万两都拿去吧。其他东西倒不是不舍得给爷,只是现在闹出又卖媳妇的嫁妆又用媳妇的嫁妆银子的事,传到万岁爷的耳朵里,还以为爷是故意的,故意叫人看看万岁爷是怎么逼迫亲儿子的。所以,这事得缓缓,从其他地方,不拘是哪里先倒来一抿子来,等这个风头过来,再慢慢的把我手里的嫁妆往出倒,也就不打眼了。说起来最多说我经营不善,还能如何。要不然,先用我的嫁妆单子,去银行抵押……”

    不行!嫁妆单子不能抵押,除非把嫁妆搬去。

    弘历摇摇头,这办法行不通。

    我当然知道行不通。行得通我就不会是这个说辞。

    富察氏搅动着手里的帕子,“其实我那些庄子和店铺的地契也是能拿去抵押的。只是庄子上都种了那个番薯,这东西种出来朝廷收购说是要做种子推广的,朝廷把定钱都给了,如今作物都是朝廷的,我就怕押到银行,人家那边觉得纠纷多,不答应。这里面还牵扯到三爷管的事,倒时候再叫人看了笑话……”

    弘历点点头,“你想的很周全。”

    “至于那些店铺……”富察氏小心的看了弘历一眼,“那东西都是出嫁时伯父送的。你知道我阿玛一直察哈尔,在京城的产业也不多。只有一两处的铺子,可我有几个兄弟,这东西不管怎么着是到不了我手里的。我伯父在京城的时间长,我又长在伯父身边,嫁的又是爷,所以伯父做主给了我五间铺子。这铺子我伯母是不知道的……”

    言下之意,一旦抵押,是要核实信息的,消息难免走漏,这要再牵扯到马齐府上,还不是一样的丢人。

    富察氏的眼泪都出来了,“咱们还是成亲的日子太短,要不然也能给我点时间叫我把这些俗物处理处理……庄子种的东西不敢朝廷这些事牵扯,铺子跟别人私底下置换了也省的别的麻烦……”

    “快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弘历伸手拍富察氏,“骄傲你跟着爷受委屈了是真的。”

    好说歹说的将富察氏给劝走了,又多了十万俩银子。

    又在书房等了半天,没等到任何一个主动送银子的人。爷把人活成这样了吗?

    可不把人活成那样了。

    林雨桐看着前来请安的弘昼,如是想到。

    这小子平时来的不少,这段时间还是林雨桐第一次宣召叫人进来见面,其他时候都在外面磕个头就打发了。他这会子坐的离林雨桐有点远,“皇额娘……这个……不像是双胞胎啊……”

    四爷瞪他,“还说?”

    怀上了还不叫人说。

    肯定不是双胎嘛!怀孪生子的妇人他见过,肚子没这么夸张。

    “咱能提前生吗?”弘昼觉得自己提出了一个比较有建设性的建议。

    四爷直接无视了,小屁孩懂个屁,“有事说事,没事滚蛋。”你皇额娘还等着换尿裤呢。

    弘昼从林雨桐的肚子上收回视线,“那什么……皇阿玛,这不是夏收了吗?儿子想帮余粮家收几天麦子,在外面住几天,等忙完了就回来行吗?”

    什么给余粮家收麦子?麦子早就收完了好吗?

    四爷瞪了这小子一眼,“想去就去吧,要是敢偷懒不干活,仔细你的皮。”

    弘昼欢天喜地的跑了,出了门打死不说在里面了皇后,只说是他皇阿玛召见了,。有人问皇后怎么样?

    不知道啊!你问我我问谁去?

    那无辜样能骗倒一大票。

    等着小子走了,林雨桐就又笑,她的脸有些浮肿了,笑起来的模样有些怪,“他额娘昨儿才告病,说是太医说了,容易过人,申请不见人了。今儿弘昼就颠了……这是怕弘历上门借钱吧?”

    肯定是了!这母子俩都是一个德行。遇上点事那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按说弘昼这小子是真赚钱了,自己给自己封了一个银行的编外人员,来回的折腾给银行拉业务,他从里面拿提成,赚的可是不老少了。别说是五万,就是十万,这小子也拿的出来。了就是不愿意拿出来给弘历填窟窿,你能怎么办?

    倒是弘时老实,弘历借了弘时就真给了。要十万,给了八万,是他府里能出的极限。

    董鄂氏来的时候嗓子都哭哑了,林雨桐没见人,只叫董小宛在外面陪着。

    “……皇额娘,您给评评理,家里就剩那么点银子了,都拿出去了,我们不过日子了?”董鄂氏委屈的什么似得,“别的不说,这宗室这么大,哪天没点应酬开支,这都拿走了,过几天几位太妃几位福晋过寿,府里连个中规中矩的寿礼也拿不出来。”

    这就有点夸张了。这寿礼未必就要动现银嘛。

    打发走哭哭啼啼的董鄂氏,林雨桐逮住机会就跟四爷告状,“弘时就是做事欠考虑,这借银子出去的事,肯定是没跟他媳妇商量……”

    于是四爷叫了进院子,见面就骂:“……连家里那点事都处理不明白,缺心眼啊。”老子叫弘历还银子,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就是要教训弘历一下。人家都躲了,就是弘昼都知道躲了,就你傻愣愣的人家说借你就给。你是帮他,但也是跟你老子唱反调呢。如今对这孩子越是宽和,这小子就越发的懒的用脑子。“……连媳妇都摆弄不明白,找你皇额娘告状来了,你是怎么处理的?”说着说着,突然反应过来,觉得这么说好像有点不对。桐桐的意思是叫自己教训弘时,教儿子学会尊重媳妇。可自己这么一说,好像是嫌弃儿子管教不好媳妇。这再说的这熊孩子回去教训一下媳妇可就糟了。他轻咳一声,话音一转,“啊?……啊!这都是谁的错?”问了一声,弘时就想到董鄂氏这个动不动就哭唧唧的女人,自己都烦,更何况是怀孕的皇额娘,刚想说是她的,结果就听皇阿玛道:“我看这都是你的错!”

    弘时一下子就跪的笔直,抬头朝他阿玛看去。

    四爷有一瞬的不自在,这个生硬的转折,几辈子都没有过。作为一个说话都有几分艺术技巧的人来说,这么说话简直就是污点,但还是面不改色的说了下去,“那府里是你一个人的府里吗?你是跟你媳妇两个人的!你一个人就做决定了,连吱一声都没有。这还有理了?”

    弘时觉得自己笨,但却不属于笨的不可救药那种。皇阿玛说的话分开他都听的明白,可合在一起他是真心没懂。@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什么叫做这府里不是你一个人的,是你跟你媳妇两个人的。

    同理可得:这天下也不是皇阿玛你一个人的,是您跟您媳妇皇后两个人。

    这么推论站的住脚吗?绝对站的住。

    先生教导的是:夫为妻纲。

    夫为妻纲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我说了算,她上一边去。我说什么她听什么,不得有任何意见。

    皇阿玛,您上书房毕业了吗?

    三纲五常都不记得不理解了,这传出去是要出大事的。

    四爷被这笨蛋盯的浑身都不自在,他指着就骂,“说的就是你这样的。挨骂的时候先说我错了,挨打的时候甭管三七二十一先跑了再说,记住没?”

    “记住……记住了……”吧?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四爷都被这蠢样给气笑了,“行了行了,回去知道怎么跟你媳妇说吗?”

    “说……说我错了……”弘时咕哝了一声。

    这个蠢蛋啊!

    四爷抬脚就踹,“好好想想,该怎么说。”

    弘时起身朝后退了两步,到了四爷绝对抬脚踹不到的地方。

    这个倒是记得准。

    四爷气的用手指点他,这绝对不可能是自己的儿子,自己绝对生不出这样的蠢儿子来,“再教你一个乖,永远别听别人嘴里说的是什么,只看别人想叫你怎么做,这个懂了吧?”

    这回是真的懂了!

    您这么说我不早明白了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儿子回去就告诉董鄂氏,再敢打搅皇额娘叫送她去庙里,永远别回来了。”弘时这么一说,四爷的表情就缓和了,轻哼了一声摆摆手,家他退下了。

    弘时出了门就嘟囔,不就是想叫我教训我媳妇又怕皇额娘知道了生气吗?说的那么动听,颠来倒去的目的就是叫我回去教训我媳妇,只要我媳妇不去打搅您媳妇,别说教训了,就是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您都不带搭理的。是这意思吧。

    好似这么说有点亏心。皇阿玛不是那个一个人。

    一路走一路琢磨,心里倒是有所悟了。别管嘴上怎么说的,只看对方想叫自己怎么做,只想着对方的最终目的是什么。小到家事,大到国事,道理其实都是一模一样的。

    弘历借钱,皇阿玛就算知道了,也只能说兄友弟恭是应该的。可问起皇阿玛的真实心意,真的事叫自己对弘历在这方面有兄弟爱吗?显然不是!有些话不适合说,但却要自己去琢磨里面的意思。

    还有推广作物的事,很多地方官员嘴上说配合,一定配合,这么利国利民的事怎么能不配合呢?可是实际上呢?哪里有那么顺利?他们为什么不配合?到底是触及了他们什么利益呢?这得好好的想象。

    第二天弘时就上了折子,说应该奖赏那些推广番薯玉米有功的大臣,还说了应该将推广的成绩跟官员考评挂钩。

    四爷拿着折子的时候就比较欣慰了。不光学会用手里的胡萝卜,还学会用大棒了。

    这些人不配合,一是给不了他们足够的好处,二是自己手里的权力对他们没有足够的威慑力。只要自己能给他们好处,又有足够的权限影响他们的升迁,那他们还有什么理由不配合,还怎么敢不配合?

    四爷直接写了两个字——准了。

    然后才又问弘时,“还明白了什么?”

    弘时抿着嘴,“还明白了……权力有时候不需要谁来赋予,如果可以,权力也是能争取和创造出来的……”

    只要敢和干这两样东西而已。

    你倒是进步快的很!

    四爷将折子扔回去,附带了一个字——滚!

    回来就学给林雨桐听,林雨桐斜眼看四爷,“不得不说是你的种!这只要轻轻一点拨,他就什么都想明白了。这种悟性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四爷就有些得意,伸手摸在林雨桐的肚子上,“这可都是爷的种呢……你说会开出什么花结出什么果呢?”

    这个啊?我也想知道……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君说了,明天是今年的最后一天,会给大家惊喜。会加更吧!也许是两章,也许是三章,四章也不是不可能。还都是三合一9000+的大章哟!敬请期待,咱们明天见。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47.重返大清(5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