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955章 重返大清(6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955章 重返大清(6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5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955章 重返大清(6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60)

    看着跟老四在御书房用的不怎么像啊。

    左右看看, 这差的好像不是大小高低那点事。

    九爷不确定起来。站在后面,看着这玩意后面也拖着一根粗线头,他眼睛闪了闪, 老四那个他也看了, 外面也露出一条线来,只是那线拉扯到哪他没看见。这两种线好像瞧着也不一样吧。当然了, 不一定非要一模一样的吧。能用就行是吧!真要跟皇上用的一样这叫僭越, 是为大不敬。

    可老四那个底盘是这种的吗?缠这么多线?

    大厅里摆了一排, 十好几个,跟前围了一圈的人。有人上下瞧瞧,就乐了,“到底是万岁爷跟前的红人,就是不一样。这玩意都能被你弄出来。上次面圣, 在御书房见过, 瞧着就是这么个东西吧?”

    这话一出,才有人跟着附和。不错, 就是这么个玩意的吧。那个说这风有多大,那个说贼凉快了。不由的对视一眼, 这玩意那肯定是赚钱的吧。谁叫不想要啊?一个还不行。哪个主子不得一个?今年哪怕是光做了京城的生意, 都得赚翻了。

    一个个喜笑颜开的, 差点没把九爷给捧上天。

    要说这些人里, 宗亲多, 但近宗的像是几个老阿哥,那是都忙着呢。没功夫跟老九玩。本来知道老九又有新点子, 凑入股呢,都想过来掺和一下的。可后来了,各家都有自家的小子拿了各自的私房钱找他九叔来了,小的出面了,老的哪里还好意思。

    所以,别看这些人吹捧的厉害,但九爷真没怎么往心里去的。为嘛?心里那个疙瘩还在的!这些人几个月都不面圣一回,见一回圣驾那都是跪着低着头,哪里敢四下里瞧,就算看一眼,那就真只是随意的瞅一眼,跟他这种在他四哥那里自在惯了的,敢随意走动到处乱看的可不一样。

    他现在只关注两个人的态度,一个是弘旺,一个是弘历。弘旺常在御前,几乎天天都跟着皇上转悠。像是今儿没进园子,那估计晚上弘旺会住园子里。所以,弘旺肯定是对这玩意见的比自己多,是不是那玩意吧,他心里有数。还有一个就是弘历,万岁爷再不待见,那也是亲儿子。别人不知道的,他肯定是知道。只怕知道的还要比弘旺更多些才是。

    因此,别人再夸,他也没往心里去。只看着俩的反应。这俩要觉得是,那就真是。

    这俩要说不是,那就真不是。

    弘历只瞥了一眼,心就沉下去了。这玩意他不管真假,没电就是摆设不是吗?昨儿在宫里还听皇阿玛说了一嘴,说什么现在就是小型的发电厂,还只是什么直流电。

    大概听了几耳朵,就算是不懂发电厂和直流电吧。但这也不妨碍自己理解大致的意思。就是这种玩意要动,得靠电。电从哪里来?点从发电厂来。怎引出来的?电线呗!

    架电线从电厂到园子,都已经用了半年了。不是没人好奇过,那些人是怎么说的?机密!再打听等同于窥探朝廷机密。一个个的心里能不怕吧。怎么的了就机密上了?不就是几根柱子条线吗?好些人都说那可能跟修建皇陵有关。好些帝王一上位,就秘密修建陵寝,这是很平常的事。真要是如此,那这动作是不是跟风水之类的事有关就说不准了。有了这个流言,几乎就没有敢窥探的了。到现在竟然没人知道那是架设电线。

    好吧。没有电线就没有点。如今也就畅春园太后起居的地方安装了,皇额娘带着四个弟妹住的竹韵院安装了,还有就是皇阿玛的九州清晏。就只这三个地方。如今正在架设的该是给十三叔的。十三叔如今也住在圆明园跟前的园子里,铺设起来也很快。

    所以,他才想找三哥弘时抽空去找皇阿玛的,看看给十三叔弄完,能不能给他们的府里也都架上。

    这会子一看见这玩意,弘历就心疼那八千两银子了。这东西在电普及以前,那就是个摆设。甭管玩意是真是假,他都是个摆设。

    弘旺还心说,自家九叔不能办这蠢事吧。仰头在屋里瞧了一圈,也没找见电线的踪迹。瞧完了,心里又不由的骂了一声自己蠢。之前还挺皇阿玛说,说什么技术不算过关,光是电线就不太容易之类的话。好像受材料限制,短期内普及很困难。从城外到城内,只给九叔单独架设一条线路,别说可能性,就是王伯王叔们也不会干看着,早闹腾起来了。

    所以九叔啊,您老这玩的一手什么啊。

    弘历跟弘旺对视一眼,然后趁着这些人热情高涨没人注意他们的时候,悄悄的站起来往出走。有人问还只说是去净房。今儿这是没办法收场了。

    别人不注意他俩,可九爷注意啊。

    这不,前脚一出来,后脚九爷就撵出来了。

    “站住!”九爷低声呵斥一声,吓的这俩马上住脚回头瞅他,脸上的表情一个比一个无辜。九爷没对弘历怎么着,直接伸手就揪了弘旺的耳朵,“说!怎么回事?”瞪了弘旺一眼还顺带着瞧弘历,“别忘了,你们的银子还在爷手上了。想跑?话不说清楚,想跑?跑的了吗?”

    弘旺挣扎了两下,这才龇牙咧嘴,跑了不是怕。怕的毛啊?闹笑话的又不是自己。关键是怕当场说出来,叫九叔下不来台。

    他咧着嘴,将大致的情况跟九爷说了一遍,“……真不是看着一样就行的。关键的地方不在那么个玩意……”那就是个大蒲扇,唯一的好处就是风可不间断的吹。其实拉动这东西得两三个人替换,跟两三个人在跟前打扇子的效果是一模一样的。

    九爷有点懵,“还有这玩意?”@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弘历跟着点头,“您要是早上或是晚上去园子,大致就明白了。”里里外外明晃晃的,谁都一眼能瞅明白。你说你大白天正晌午的过去,灯又不开,只看见个动的玩意,就敢说自己看明白了?

    如今闹出这么大的阵仗,怎么收场?

    正在九爷傻眼的时候,一阵哈哈哈的笑声传来,就见裕亲王广宁从假山后闪身出来,“九叔啊九叔……”他笑的不能自抑,“这笑话闹的,侄儿能笑一年……”

    九爷的脸彻底黑了。奶奶个腿的!笑个球啊!关羽还有走麦城的时候,九爷我怎么就不能出差错了。

    这边还没说话,这二杆子货就直接进了大厅,绘声绘色的将刚才九爷跟弘旺弘历三个对话学了一遍。一时间屋里爆发出更大的哄笑声。

    九爷咧着嘴,牙齿咬着嘴唇。这表情怎么看怎么扭曲。弘历跟弘旺多精明啊,趁着空挡赶紧溜了,一出大门,两人对视一眼,不由的跟着大笑起来。其实广宁说的没错,这笑话真够笑一年的。

    屋子里这些亲近的侄儿,比如弘暄这些,早从偏门躲着九爷出来了。背后怎么笑话都行,到底是亲九叔呢,不敢当面笑话。别人关系远点,九叔还忍着。像是他们这样的亲侄儿,那真是一个窝心脚过来也得受着。

    出来还听见里面那些在笑话九爷。一个个的都忘了自己也认错的事,这个说您是真会玩,大扇子不要,非要叫人给你拉这扇风。那个说大扇子的那也得分场合,比如晚上跟美妾想这样那样的时候,总不能围着一圈打扇子的吧。这个就很好嘛,线可以在几十米之外。一点不耽搁事。这话一出又是一阵别有意味的哄笑。又那更不正经的指点他们,说九爷这还是太多此一举,人家说了,干那事的时候旁边站俩打扇的才更刺激呢。

    九爷的脸都黑了,“都滚!都滚!赶紧的滚!明儿就把你们的银票送回去。”妈的!以后再有好事,再不要这群王八蛋的了。

    广宁走的时候还叫身边的太监将那动手的风扇抱了一台就走,“……今儿晚上试试,最近天热,性|致都不好了,这玩意说不得还真有点用……”

    这么一说,一会儿工夫,走了的也都进来,叫身边伺候的进来搬了。谁抢着算谁的,一点都没客气。

    九爷忙了一场,屁都没落下。

    再屋里骂了几句,摔摔打打的好半天才把气都出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可就这半天,这笑话京城都传遍了。九福晋听说都赶回来了,见九爷还在气呢。就推了他一把,“真傻了,这会子在家里坐着干嘛呢?犯傻啊!人家那电的事都传遍了,都知道如今给十三安着呢,那之后呢?该谁了?咱们有没有没关系的吧。怎么着也得给园子那边安装上,额娘在那边住着呢。”

    还真是!

    九爷蹭一下就起来,随便抹了一把脸,撒丫子就往外跑。

    从城里赶到园子里,天已经擦黑了。从外面等的这些人来看,兄弟们能动的都来了。

    九爷还在外面,就听见十四的声音了,“……按兄弟们排这肯定不行!大哥二哥我敢抢,但剩下咱们哥几个,不能办蠢事吧。从近往远的拉线才是最合理的。哦!不能说线从我家门口过不给我家安,先给九哥安吧……”

    这话也有道理。就是刚赶过来的九爷也不由的点头。这事不是谁前谁后的问题,要不然叫人看见了,只当是皇家一水都是傻子。干的净是笨活。

    反正兄弟们没忘了他就行。他的视线盯着屋檐下闪闪发光的灯,眼里露出几分只有看见银子才有的光亮来。他发现这灯其实闪烁的是银子的光亮。

    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沫,不等通报就跑了进去,“四哥,这才是真正值钱的玩意。这电可得收钱。不光安装要收银子,还有这电线电灯用的那看不见的电,这可都是明晃晃的银子。您想啊,等整个大清国都亮堂起来,这一天能赚多少钱回来……”

    众兄弟扭脸瞪老九:“……”你是不是傻!

    谁不知道这玩意要普及了是个赚钱的营生,但是现在不是普及不开吗?现在不是只皇家在用吗?现在只皇太后皇上和皇后在用,十三马上也能用上了,接下来怎么轮也该这些兄弟了吧。你这个时候说的都是什么?安装要银子?电线电灯要银子?想开灯叫灯那么亮着,用了电还得银子。

    搞搞清楚好伐,这是银子现在只从咱们收的。

    所以说,老九啊,你是不是傻!

    老四才还说这个不易,那个不易的,这个材料难得,那个提炼不出来,反正各种问题都用,这种问题都老四称为技术难关。好像难关还挺多的。这些难关据说想要突破,烧的也都是银子。老四那意思大家刚选择性的装作听不见,谁都不挑明了说要给钱。就不信老四好意思张嘴要钱。没看见直亲王和理亲王都眼观鼻鼻观心的,压根就不接老四那一茬。如今你倒好,现在跟你四哥关系老好了是吧,进来就来了这一家伙。

    兄弟们这钱是你出还是怎么的?

    九爷一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他眼珠子一转,嘿嘿一笑,“四哥,臣弟说的都是真心话。这钱该出就得出。一家一万两,安装到户,至于电费,这个另算。”说着,话音一转,给一众兄弟使眼色,神色却比刚才正经起来了,“四哥,您看,咱们能不能入股这个电厂……”

    想的美!

    理亲王斜了老九一眼,“这东西跟盐铁一样,都归朝廷所有。”敢在这事上伸手,胆子太肥了。

    九爷一下子就蔫了,不过想想也对,老四不可能把这事叫人胡乱掺和。

    四爷没言语,什么话都叫理亲王和老九俩人说完了。安装起来并不困难,关键是这些人的园子都在圆明园附近,都在园子里安装,一点问题都没有。至于说进京城,现在还没那个条件。

    哥几个在商量从哪里走哪条线比较省,又能把兄弟们都兼顾到了。十爷凑不过去,跟在十四后面在九州清晏里转悠。

    看着廊下两步一个灯,把黑夜照的跟白昼似得,两人跟乡巴佬似得只盯着灯瞅。瞅的时间长了,刺的人的眼睛不得劲,看哪哪都带着光斑似得。好半天适应不过来。

    十四揉了揉眼睛,不能盯着灯瞧了,扭脸一看,边上站着个小太监一动不动的站着,嘴一抽一抽的好像忍笑的样子,就一巴掌呼到他的脑袋上,“想笑就笑,瞧那熊样……”

    小太监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十四爷赎罪。”

    刚要叫起,结果刚才应该是被小太监挡住的开光了。一根细细的绳子,绳子下面坠着个小小的石雕双龙戏珠。十四的手不由的伸出去,一拽,灯灭了。

    猛地一黑,吓了十爷一跳,“十四,嘛呢?”

    十四嘿嘿笑,“这玩意是有意思啊。”说着,又一拽,灯亮了。

    于是上瘾了,亮了黑了,黑了亮了的。隔着窗户外面一明一暗的谁瞅不见啊?

    这没出息的。

    四爷看了苏培盛一眼,“把人给叫进来……”

    苏培盛出了门,朝两人走去,正下台阶呢,就见十爷挤开十四爷,鼓足了劲抬手摸绳子。

    我的十爷哟,使那么大的劲干嘛呢!这玩意真不敢这么来!

    结果提醒的话还没出口呢,就听‘绷’的一声,走廊里的灯彻底黑了,苏培盛差点没从台阶上踏错脚摔下来。

    十爷傻眼,边上还有灯,还有不止一个,这一排灭了,不至于瞧不见。看着手里的绳子,“这什么玩意?也太经不住造了。”

    等被带进大殿,九爷都嫌弃十爷丢人,狠狠的瞪了两眼,一副我跟你不熟的架势。

    不熟也不行啊,一出园子九爷就被十爷给拦住了,“那个……九哥……”

    “又没银子了?”九爷才不信,“你当我傻啊!前儿才送了两万两的红利给你,少给装穷。”

    没装穷,但有些钱咱能不花就不花吧。

    “……我是觉得咱们两家的园子紧挨着,我这边不安了,线直接从九哥你那边给我引过来不就行了。咱哥俩转脸就能省一万两银子去。这么干划算不是?”十爷跟九爷算计,他太了解他九哥了,没道理不同意的。

    果然,九爷笑着拍了一下十爷的脑袋,“我发现有时候你是比我聪明。”

    废话!

    人家当然比你聪明。

    九福晋听九爷说了今儿的事,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说又省了一半银子的时候,直接拿了枕头朝他的脸上摔了过去,“你是不是傻!老十从咱们这里走线,这将来的电费算谁的?”

    九爷卡巴卡巴的眨着眼睛,对哦!又叫老十把自己绕进去了!这以后再怎么的,也不能追着老十说要电费这事吧,这也太生分了。

    “那个啊!”九爷赔笑,挤上床挨着九福晋躺了,往九福晋身上粘,“媳妇……”在人家身上摸了一把,“我发现你胖了比之前好看多了,你瞧瞧这挨着你多舒服啊……”

    昨儿还嫌弃我肥腻来着。

    这会子热都热死了,舒服个鬼啊。

    “起开!”九福晋推了他一把,怎么这么烦人呢。

    九爷才不介,这想要兄弟和睦吧,跟家里的媳妇就跟把这有可能存在的疙瘩给去了。你说要是自家媳妇对老十两口子心里有意见,这再好的兄弟关系也得疏远了。兄弟是亲,但这老婆到底是老婆,在心底那也是亲的。于是死皮赖脸的嬉笑着凑过去解释,“……媳妇,咱不能想着老十是占咱们的便宜,你得想着,这是咱兄弟不跟咱们见外呢。你说那电费能有几个银子,是不是?他是真没往那边想。那是真觉得跟咱们亲,咱们就是亲哥亲嫂子,觉得咱两家就是一码事。你说老八就在他另一边住着,从老八那边拉线过去不是一样的?为什么不着老八说去?真跟老八说了老八还能不应承。可他为什么不说呢?还不说觉得,他九嫂也是亲的。有八嫂在哪搁着,谁跟老八的关系近都近的有数。是不是?叫我说,八哥一半都毁在八嫂身上,爷从里面顺利脱身,成功的一多半的里面都是成在你身上了。真的!爷都庆幸死的,觉得皇阿玛对爷最好的地方就是把你赐婚给爷……”

    甜言蜜语不要钱似得往外砸。

    九福晋谁也不服就服他这一张嘴,每次都能把这些话翻来覆去说出不同的花样来,而且每次说的都跟真的似得,说了二十多年了,说的她都觉得老十是她的亲兄弟了。比自家的娘家兄弟都亲的那种兄弟。当然了事实上是比娘家的兄弟子侄都亲,不管什么时候,不管自家这位爷在不在,老十把她这个九嫂那是尊的相当高的。自己也不是真为那点银子置气,她叹了一声低声道:“……但如今到底不比以往了,你的儿子们都大了,老十家的那边也不小了。你们哥俩的情分是你们哥俩的情分,但是孩子们大了,想法自然就多了……”上回在院子里走动,就听见有人说老十把着自己这边过日子。再一瞧,是哪个庶子身边伺候的人?主子不说,奴才哪里敢说?肯定是这些儿子有想法了。

    九爷蹭一下坐起来,“反了他们了。老子还活着呢,轮的到他们当家?老子就是赚出金山银山来,给他们才是他们的,不给他们就歇着去。什么玩意?”

    “气什么?”九福晋跟着坐起来,“都是人之常情罢了。你说这话要是这些小子说到弘暄他们脸上,可怎么好?对你们哥俩来说,这是常态,谁也没跟谁见外。从我这里来说,二十多年了,真习惯了。老十对你九哥比对谁都真心。这个我心里有数的很。可对下面这些孩子来说,可能就理解不了的。真要叫小辈们闹出什么来,不光是打了老十的脸了,你们哥俩这几十年的情分……”

    九爷心里难受,鼻子就跟着一酸,“你说着人活着,怎么就那么难……”说着,头往福晋肩窝里一枕,跟着咬牙切齿的道:“弘晸看着还行……先瞅瞅,实在不行,一个个的都分出去,谁也不要!就咱们俩过日子得了!”

    美得你!

    “我给我闺女招赘女婿,将来跟女儿女婿过。你爱跟谁过跟谁过去!”九福晋把大脑袋朝外一推,“起开!热死了。”躺下就睡,真挺热的。

    九爷嘿嘿笑着扑过来,“风扇还留了一个……叫奴才们在外面拽着……一会儿就凉……”

    臭不要脸的!

    两口子一晚上过的很和谐,九爷的心情一直美美的。可早饭没吃完,就美不起来了。十爷那边叫人送来一万两的银子来。

    这一万两到九爷手里的时候,九爷的手都气的抖了。

    老十给了一万,自己要是把这一万直接给万岁爷送去,这就当时顺带的帮老十交了安装费。从此这线不从他这边过。可要不这么交,这一万两就当是五千两的安装费,剩下的五千两算是预交的电费。

    肯定是谁胡说八道传到老十两口子耳朵里去了。这是要跟自己算清楚了。

    王八蛋!

    不知道是骂这些儿子不是东西,还是骂老十混账。

    九福晋心里也怪不是滋味的,“……替老十交了吧,两家就是两家……别叫你的这些儿子们小看了他们十叔……”

    谁敢?!老子扒了他们的皮。

    九爷将银票一揣就出门,九福晋忙问:“嘛去?”

    “找老十!”九爷心里不是滋味,越想越憋屈的慌。一边往出走一边吩咐管家,“那几个臭小子呢,全都押起来,一人赏二十板子,等老子回来再说话……”

    什么是兄弟情分,这些玩意们全他们都不明白。

    “……兄弟情分……”四爷也正为难,手里拿着七爷递上来的东西。除了这一份,还有一份是弘昼从南边送来了,两份相佐证,证明事情是真的。他为难的很,给林雨桐苦笑,“老五谨慎本分了大半辈子,你说……”

    林雨桐将调查报告看了一遍,“怎么也没想到里面有他,这孩子……”

    弘升是五爷的长子,母亲是刘佳氏,康熙三十五年生人。比弘晖还年长一岁。早在先帝在世的时候,五爷就给这个长子请封了世子。可以说对弘升,五爷是格外看重的。就是五福晋给他新添了嫡子,也没见五爷露出过任何要换世子的想法。五福晋还跟林雨桐说过,叫五爷这把老骨头再给四爷好好的效力,将来要是能恩荫一个儿子,再给她生的这个老儿子就是了。林雨桐说五福晋豁达,五福晋就笑,说是将心比心,她家爷跟弘升三十多年的父子情分了,就是再怜惜老来子,但到底那个才是寄予希望的儿子。说是五爷在家里也是一晚上一晚上的睡不着,还说总算是明白当年的难处了。如今这样子,跟当年的直郡王和太子是一样一样的,手心手背都是肉,当阿玛的难啊。

    可如今呢?这小子还真是有胆子。这一点上,跟他阿玛一点也不像了。

    儿子犯了事,这对五爷已经算是闹心了。可最闹心的是,这事跟老九两口子有些瓜葛。

    林雨桐生这四个小的时候,就听说有人仿制纺织厂的纺织机,那时候就说查呢。纺织厂是九福晋在管着,九爷一趟一趟的往南洋运货,市场上出现了同样的布匹,若是走私去南洋,价钱却比他这边便宜,那这生意也是不好做的。所以他自然也重视这事的很。这边报案那边叫彻查的,这一查,这些人很快就缩了。那一批卖出来的机器叫没收了以后,世面上很长时间都不见这玩意。那这事就当个悬案在那里挂着。

    当然了,明面上是这样。可别人不管行,七爷不管就不行。这牵扯到技术保密的问题。手里压根就没停下查过。可这不查不知道,查到就傻眼了。

    老九两口子跳出来说非查不可的事,查来查去,这里面有个要紧的人物,就是老九嫡亲嫡亲的亲侄儿,他亲哥老五家的长子弘升。

    这小子不光是参与了,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这就尴尬了。

    七爷什么也没动,就拿来给四爷看了,这事该怎么处置,万岁爷说了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所以四爷烦难了,这里面有他跟老五的情分在,也有老九跟老五的情分在。要真这么着直接处置了,老五跟老九这心里的疙瘩算是结下了。这算是直接废了老五的长子了。若是废了这个,剩下那些个庶子再加上年幼的嫡子,为了世子之位,不舍上两个这事都不算完。再说,弘升之所以这么快被查出来,老五的其他儿子也没起什么好作用。

    老五是个老好人,心里吃了气,真能把半条命给搭进去。关键是他还管着宗学呢。教育不好自己的儿子,以后在人前说不起话。

    林雨桐是觉得四爷的心是越来越柔软了,但再柔软那也是四爷,该处置的还是要处置的。只是怎么处置能顾着几方的脸面,是得斟酌斟酌。

    四爷的手指轻轻点着桌子,叫人拟旨,“查爱新觉罗弘升办理旗务并不实力效力,革去世子,交付其父允祺,在家严加训诲……钦此!”

    说起来四爷对这些年长的侄儿,算是不错的了。之前弘升一直管着上驷院,办理镶白旗事务,光是处理旗务这一点,权力就不可谓不大。

    林雨桐听这旨意就明白了,四爷把真正的罪行给隐下了。这不光是顾虑五爷和九爷的缘故,还有就是凡是跟秘密有关的东西,都不适宜公开。本来不引人关注的事,可以因为这么处理,反而叫人惦记上。因此那些动不动就说是‘泄露国家机密罪’的,从来不会说泄露的是那方面的机密,多余的一点都不提。这其实是一个道理。

    她点点头,指了指另一个人,“这个怎么处理?”

    四爷顺着林雨桐的指尖,看纸上写的另一个名字——广宁。广宁是裕亲王,他的祖父福全是先帝的哥哥,康熙六年就被封为裕亲王了。福全的儿子不少,多都夭折了,只活了两个,一个保泰,一个是保绶。福全没了之后,保泰继承的爵位。先帝晚年将宗令从简亲王府的手里夺了交给了亲侄儿保泰,毕竟简亲王府比起裕亲王府,跟先帝远了一步。保泰呢,跟八爷走的近。而因为幼年长在先帝身边,就跟弘旺现在在四爷跟前一样,都是叫皇阿玛的。先帝还亲自教过保泰课业,可见是十分喜爱的。因着跟皇子一样的长大,这就导致保泰比起别的宗室来,在面对这些皇阿哥的时候少了几分敬畏之心。他跟八爷走的亲近,四爷连八爷都不计较了,自然不会对保泰怎么样的。没怎么搭理他,过了热孝在府里唱戏作乐,四爷想起孝期都没过,压着脾气没搭理他,不想这位也是没眼色的,面对理亲王的时候说话有几分不客气。四爷也就不忍着他了,直接将爵位给夺了。爵位夺了,没给他的儿子,直接给了他哥哥保绶的儿子广宁。让他那一支该干嘛干嘛去。谁知道这广宁也是也不知道轻重的,什么样的事都敢参与。

    四爷哼笑一声,“就是从先帝开始,对裕亲王这一脉太亲厚了。”半点犹豫都没有,“除爵,从他的侄子里找一个出来,降爵承袭吧。”

    以后没有裕亲王府了,只有多罗郡王府了。

    该!

    四爷明显气不顺,|“宗令……他们这一支也交出来吧。”

    交出来给谁呢?

    四爷转着手上的扳指,“给弘旺!”

    好吧!先帝从人家简亲王府夺过来给了自己的亲侄儿,这会子你又从裕亲王府拿过来再给你亲侄儿。

    你们这护短都成了一脉相承了。

    这三道圣旨一出去,惊了一大片人呢。自打四爷登基,除了对贪官下手狠厉以外,对别人那真说的上是温柔了。尤其是对宗室,那真是恩宠的厉害。尤其是对兄弟的,那真是任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好来。

    可今儿偏偏的,五爷家的被夺了世子位。堂兄弟保绶家的广宁被夺爵了。说起来广宁也是侄儿,只是稍微远了一步而已。弘旺在这里时候被授予宗令,放在别的时候,因为年轻少不得要叫人说道几句的。可今儿大家的注意力都转移了。尤其是五爷家这边,怎么好好的处置了人家的世子呢?

    就因为办事不利?

    不可能!

    “你肯定是干了什么勾当了。”五爷气喘吁吁的拎着手里的鞭子,“还不老实说。”

    弘升低着头只不言语。

    他额娘在一边哭嚷:“……还不定谁在主子娘娘跟前给我儿子下蛆呢,你不去分辩,只吓唬孩子做什么?”

    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孩子?再过两年都有孙子了!

    五爷用鞭子指着弘升的脑袋:“你四伯是个什么性子你老子我清楚,这是顾着老子的面子没把你的老底给掀出来,少在这里牵三扯四的,好好说还罢了,但凡又半个字的假话……”他闭上眼睛,一字一顿的道,“爱新觉罗家不是没有断绝父子关系的先例……”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955章 重返大清(6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