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959章 重返大清(6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959章 重返大清(6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5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959章 重返大清(6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64)

    “为什么?”弘晳看着外面挂起的白灯笼, 整个府邸都在为他的葬礼而忙碌。他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觉得不真实。看着坐在那里,稳若磐石的阿玛, 他跪下来, 不由自主的问了出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理亲王看着这个儿子,“还不觉得自己错了吗?”

    弘晳的头慢慢低下来, 带着几分固执, “儿子是替阿玛委屈, 这一切原本都该是……”

    “住嘴!”理亲王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并不大,语气甚至都跟平常一样,半点也不起波澜。可是弘晳是半点都不敢违抗的,叫他闭嘴, 他就再不敢说半句话。

    父子俩一跪一坐, 屋里半晌都没有动静。

    理亲王将手腕上的佛珠拿下来,在手里把玩着, 弘晳知道,他阿玛心烦意乱的时候, 就喜欢这样。这个动作这几年已经不常看到了。

    看着这样的阿玛, 弘晳不知道怎么的, 鼻子就懵的一酸, “与其这么委委屈屈的活着, 儿子宁可轰轰烈烈的死。您在这里困了半辈子……”

    理亲王猛的抬起头,掀开眼帘, 看着这个儿子一眼,“轰轰烈烈的死?你是觉得你阿玛在这郑家庄被圈禁活的窝囊。与其这么活着,倒不如死了干净?”

    弘晳没有说话,易地而处,若是自己跟阿玛换换,若是又能力必然会拼死一搏,若是连这个能力也没有,但求速死,也不要这么委委屈屈的活着。一国储君,当日何等风华。宁光鲜的死,也绝不落魄的活。

    理亲王轻笑一声,将手里的佛珠重新套在手腕上,“今儿咱爷俩说说话。”只怕以后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没叫眼泪掉下来,“你这个想法……当年我也有过……活着干什么呢?可我能死吗?不能啊!我要死了,你皇玛法可怎么办?那才是真要了他老人家的命了。”

    弘晳复杂的看了一眼他阿玛,“您不恨他?”

    恨吗?

    恨过吧。

    理亲王长叹一声,“……可我该恨什么?恨生来就为太子?”他摇摇头,“太子是什么?太子就是接替皇上继续要为这个江山牺牲下去的人……”

    这个道理弘晳是不明白。

    牺牲什么?要真的处处都是牺牲,为什么从古至今那么多人想要那把龙椅?

    弘晳咬牙道:“所以,先帝牺牲阿玛是为了江山社稷?您可是他的亲儿子……”

    “你也是我的亲儿子。”理亲王不等他说完就接了这么一句。

    弘晳愕然的看着他阿玛:先帝为了江山社稷牺牲了您,您如今觉得我的所作所为危害了江山社稷,所以也就牺牲了儿子。所以,儿子就得‘殁’了吗?

    “阿玛!”三十多岁的人了,眼泪到底掉了下来,“儿子不明白……这江山如今不是您的……”

    “那又如何?”理亲王蹭一下站起来,身子晃了晃扶住桌子站稳了,“天下承平,百姓安康,处处繁荣,蒸蒸日上……谁要打破它,谁要阻碍它,那就是千古罪人。”

    弘晳愕然的看着他阿玛,想伸手扶他,却被无情的拂开了,“阿玛!您这样值得吗?您值得吗?”

    值得吗?

    理亲王背过身去,弘晳看不清楚他的神色,良久,才听到他的声音再次传来,这个声音带着坚定和执着,只回了两个字:“值得!”

    四爷站在门外,没有再进去,吩咐了苏培盛两句,将他留下就转身回了。

    苏培盛可不敢离的那么近旁听,他站在门外几米远的地方,等了半晚上,直到里面要茶了,他才趁机叫人通报。

    理亲王叹了一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没动的弘晳,叫人拿了热帕子擦了一把脸,多余的话一句都没问,只叫苏培盛进来。

    苏培盛见礼之后,转达了四爷的话:“……九爷的商船十天后出海……多带三五十个人都不是问题……”

    多带三五十个人?

    理亲王一下子就懂了,这是叫弘晳出海去。他的鼻子酸涩,这个安排比圈在庄子上当然好的多。只有失去过自由的人才明白,能海阔天空是多么幸福的事。

    老四啊老四……

    他起身就要谢恩,苏培盛一把扶住了,然后看向一边的弘晳,欠身道:“阿哥爷,万岁爷有话留给您。”

    弘晳愕然的抬头,给自己留话?他磕头,额头贴在地面上,静静的等着训斥。

    “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苏培盛用四爷的口吻道,“要真有本事,在外面也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成就来……”说着,就从身上拿出一卷东西来,转身递给理亲王,这才退了出去。

    理亲王将手里的东西打开,一张海域地图就这么展开了。上面零星分布的岛屿以及岛屿的面积都有标注。

    “这……”弘晳起身瞧着这东西不解的看向他阿玛,“什么意思?”

    理亲王的手抚在这片海域上,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扭脸问弘晳,“……你有这份胸怀吗?”

    弘晳低头,不敢答。

    理亲王再次呵斥,“抬起头来,看着我回头,你有这份胸怀吗?易地而处,你有这份胆气吗?你有这样的气魄吗?”

    战船的出现,远洋的贸易,海域的作用谁都看的见。可饶是如此,还敢将这么一个心怀不臣之心的人放出去,自问一声:敢吗?

    不敢的!

    这样的人不死晚上都睡不着觉的。

    理亲王看着弘晳,“现在服了吗?现在还觉得你没能从我这里继承江山委屈吗?”

    弘晳脸涨的通红,“儿子……错了!”

    他噗通一声跪下,“儿子错了!”

    这是今晚上他第一次说自己错了。

    也许是知道错了吧,也许这种感觉只是暂时的,不过没关系。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要真知道错了,改了,或可在外面成事。若是还是知错而不该,不知道什么才是最要紧的,那他所成只怕也有限。他也是三十岁的人了,做了那样的事,能有这样的结局,已经是最好的了。

    “这算不算是一种发配?”林雨桐一边拍着孩子睡觉,一边问靠在边上翻书的四爷。

    四爷挑眉,点了点林雨桐,“好好的话,好好的事,叫你这么一说,怎么这么不对味呢?”

    本来就是嘛?以前那些发配犯人的地方到后来还不一样都是好地方。

    如今好些海岛其实都是空着的,压根就没人去。

    可这有些地方,是有战略价值的。总得有人去吧。

    于是四爷大方的把弘晳安排去了。不怕什么不臣之心,这些海岛面积再大,不管从哪方面来讲,离不开大后方的补给。那样的地方要从无到有的折腾,自居自足尚且困难,没那么大的精力干别的。熬上三十年,什么雄心壮志都磨没了。

    而且,他的爹妈儿子闺女都在京城,他没那么心狼,不会怎么着的。

    外面的条件就是那样,大小老婆能带走,可孩子理亲王绝对是不会叫带走的。条件太艰苦,孩子受不了的。

    弘晳走的事,是老九亲自办的。

    将人送走老九就进园子,坐在四爷对面,叹了一声,“弘晳有话叫我转给万岁爷……”

    四爷将手里的奏折放下,淡淡的‘嗯’了一声。

    九爷舔了舔嘴唇,“弘晳交代了一些事……”他伸出手,比划了一个‘十二’,“……说这个人暂时最好不要动,跟好些势力牵扯的比较深……”

    四爷转身从身后的架子上取了折子递给老九,“你看看……”

    九爷翻开瞧了两眼,直接就给合上了,原来十三都已经调查清楚了,“那臣弟就告退了……”

    最近都是不好的事,他也不敢随意的玩笑。

    本来是要跟皇后对账的,可一出来就听到孩子的哭声,他脚步一顿干脆就不去了。

    十二啊十二,也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跟那些牛鬼蛇神牵扯的深又能怎么的?

    “不动他……是想从他身上顺藤摸瓜,将这些势力从根子上拔了?”林雨桐抽空问四爷。

    要不然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雨桐低声道:“其实我主要是怕他手里有真图纸。”

    应该是有吧。

    四爷轻笑一声,“放心,除非他自己用……他可不是弘晳,太急功近利了……”

    “不是急功近利,是愚蠢!”十二坐在书房里,抬手就将茶盏给拂下去了。

    ‘哐当’一声,把门口的十二福晋吓了一跳。

    这是怎么了?

    她推门进去,“爷这是跟谁……”正说着就愣住了,才看见书房里不是一个人。自己爷对面还坐着个年轻人,有些面生,不像是见过的样子。

    十二皱眉,先是看了那年轻人一眼,有些不自在,这才扭脸对福晋道:“怎么进来了?”

    自家爷又没差事,有什么进来不得的?

    十二福晋从身后的丫头手里接过托盘,“两顿都没吃了,这怎么行呢?天大的事情也没有吃饭要紧。”

    十二爷摆摆手,“等会再吃,没看见有客人吗?先出去吧。”

    十二福晋饶是好脾气,面上也带上了几分不高兴。当着外人的面,这么说话,这是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不过看着地上碎了的茶盏,想着他可能遇到不顺心的事了,到底压着脾气没多言,只把托盘放下,什么都没说,就转身往外走。

    那青年站起身,欠身垂头往边上退了两步以示恭敬。

    十二福晋在这青年身上有多瞧了两眼,一身湖绿的袍子,不算冷的天在屋里也没摘了帽子。不算太高,跟穿着花盆底的自己差不了多少,他微微低着头,一眼就能看见他的后颈,纤长白皙,弧度优美。她心里不由的嘀咕,大小伙子脖子长这样,怎么瞅着有些别扭。

    这一打岔,心里的那点怒气也给消失了。

    身边的丫头机灵,知道主子心里不痛快,在边上跟主子逗闷子,“……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公子,瞧着比大姑娘还水灵……”

    十二福晋噗嗤一笑,骂了一句‘促狭’。

    笑完了,心里却又咯噔一下,不由的扭脸朝书房的方向瞧去。

    那个年轻人……只怕真是个大姑娘吧。

    她心里存了十二分的苦涩,给他纳的妾还少了吗?可是孩子就成不了这能怪谁?怀上的就小产了,生下的又都夭折了。要说自己生的是这样,那么后院的情况哪个不是这样?这能是自己的错吗?

    为了名声好听点,为了这府里真有个孩子,她这两年贤惠的还不够?想要什么样的自己给他抬进来,何必这么偷偷摸摸?

    今儿还当着外面女人的面对这么对自己?

    回到屋里就躺下了,哭了一场,心里还跟什么东西堵着似得,就是想不通啊。

    书房里,十二只叫人把地上收拾了,又把饭菜拿下去,眉头才舒展开来。心里的郁气多少能消散两分,这才抬眼看眼前的这个女人,“你们不该这个时候来京城,更不该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我府上。”

    女人一身男装,站起身也遮不住玲珑的身段。她眨巴着眼睛,抿嘴一笑,“……我就是一个跟爷在城外庙里偶遇的小秀才,因为相谈甚欢才又忍不住拜访了您。这有什么不好解释的。您放心,要是连过来见您一面都做不到,那我们如何能存在到今天。”

    十二没有说话。

    蛇有蛇道鼠有鼠道,他们确实有很多独到的地方。

    跳过这个话题,十二直接问,“冒险来我府上,为的什么?”

    “为的什么?”她呵呵一笑,“您也知道联络不方便。我想好了,我家里有了妹妹,到了花信之年……”

    十二一个冷眼过去,“别跟我来这一套,我也不吃你这一套……”

    还真是鼻子好使的,自己这里有什么,他们马上闻到味了这就扑过来了,倒是打的好算盘。这要是手里的刀不再好使想要弑主,那这再好的刀都不能要了。

    他眯着眼跟着女人对视,“云娘,适可而止。”

    这个云娘只笑:“都已经在一条船上了,谁也不能抛下谁。”

    皇家的人果然都是不可信的。之前藏头露尾的,打发了个管事就敢颐指气使。要不是前不久有许多事用了自己的人,都不知道跟自己合作的一直是这位十二爷。

    还真是想不到。

    不过这没关系。看着这些个鞑子闹起来才好呢,狗咬狗自己才能趁机起势。

    更何况,他身上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必须要弄到手的东西。

    这么想着,心里更坚定起来,“您的身份,总得叫我们留一手吧。家妹如果在府里,我也好放心点,至少您有没有做危害我们利益的事,我能及时知道。这才是合作者该有的诚意。再说了,我那妹子不算是辱没了十二爷……”

    美人计?

    这个真不好使。

    云娘还继续道:“有她居中联络,对咱们来说也方便……”

    十二心里冷笑,带着几分不耐烦,“行吧!”他直接打断她的话,“实在觉得有必要,就送来吧。”一个女人而已,还能翻起浪花来。

    云娘满意的笑了,“……本来该告辞了,但为了咱们彼此好,我还是晚上再走吧……”夜色是最好的掩饰……

    十二叫人,“带她到厢房歇着去……”

    看着云娘起身跟随从离开了,十二起身去了净房。这个女人这么一来,他瞬间觉得这府里都不怎么干净了。哪里绝对安全,只有这净房暂时安全。他的手从衣领里拉出个挂在脖子上的玉牌来,在手里紧紧的握了握。这个东西来之不易,自己的性命因为它如今还悬在空里呢。弘晳殁了,他不信老四想不到自己身上。如今没处置,他还有点拿不住老四的意思。

    等来等去,没等到老四的处置,却等来了云娘这个女人。既然缠上来了,为的什么不言而喻。

    该怎么办?藏在哪里安全呢?

    这世上哪里有安全的地方?十三将这东西倒是藏的严实,可是还不是一样叫自己给弄到手了。说到底,只要是人经手的东西,就不敢说百分百的绝对安全。

    他坐在恭桶上,手里攥着这个东西,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了。

    这个时候,脑子里想的不是怎么把这东西造出来,而是想着怎么才能一点都不泄露出去?

    慢慢的,他的表情变的复杂,嘴角还带着几分嘲讽的笑。继而深吸一口气,慢慢的坚定了起来,缓缓的将玉牌一份两半,从中间抽出一张折叠好的纸来。将纸展开,战船在图纸上都彰显着一种叫人热血澎湃的霸气。手一点一点从图纸上轻抚而过,到底咬牙将图纸举起来放在角落的熏香香炉上,火星点点,图纸被点着了,火慢慢亮了起来,火光照在他的脸上,不知道是烟熏的还是火燎的,眼圈慢慢红了,“皇阿玛……”他呢喃的叫了一声,千言万语说不出来,眼泪去却跟着下来了。

    他自嘲的笑,都不知道自己在折腾什么。想办法弄到手了,又亲手毁了。还是做不到无动于衷啊。

    看着最后一点纸屑都化为灰烬,他的心里却蓦然的轻松了。取了荷包里的护身符,重新放在玉佩里挂回脖子上,有亲手将这些灰烬都倒进马桶里,一点痕迹都没留下这才转身出去了。

    像是了了一件什么大事似得,端起已经凉了的饭菜就吃。吃完倒在榻上就睡。等夜里云娘要走的时候,他都没起身。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去吧。心里没有负担,原来可以睡的这么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十二福晋在佛堂里,捧着经书半天都没翻一页。

    子时了,才有人来报,说是客人走了。走的是后角门。

    “那爷呢?”十二福晋问道。

    “爷在书房歇了。没去别的院子。”丫头的声音带着笑意,今儿是十五了,按道理该到正院歇着的。没来也没去别人那里,好歹算是给了福晋脸面。

    十二福晋嘲讽的笑笑,搭着丫头的手起身,“那咱们也歇吧。明儿回富察家去转转……”

    自家爷就是这样,不提醒一下自己是谁家的闺女,他就不记得自己这福晋到底是谁。

    十二府里的事,七爷盯着呢。每天都会汇报,但四爷的兴趣却并不大,这些事情全都给林雨桐料理。

    他最近在点灯熬有的在修改图纸呢。以现在的工艺水平,什么样的零部件是能制造的,什么样的不能,四爷以前只有笼统的概念,如今见了,了解的更清楚了。再加上上一批战船已经投入使用,其中暴露的问题或者短板都出来了,图纸又遭过泄露,那么除了彻查和继续完善能在当前实行保密制度以外,就是继续改良了。

    林雨桐现在天天得给四爷针灸,那一双眼睛如今都有点近视了。

    这段时间京城的气氛一直都不怎么好,很有几分战战兢兢的。御史台要是哪天不上折子参宗室点事,都像是缺了点什么似得。

    总之有点压抑。

    弘晳没了,小辈们吓坏了。老鸟们都是心狠手辣的,亲儿子也下杀手。这个认知彻底把这些吓的没脾气了。

    叫林雨桐说,这些小的,就没见过真正的夺嫡倾轧。只有像是弘晳弘晖那么大的,从他们记事起,那就是常态。所以耳融目染的都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经历过这些的,要么像是弘晳这样的,有野心有手段想干就干,要么像是曾经的弘晖一样,跟着他阿玛,跟着先帝锤炼出来了。再往后这些出生晚的,年岁小的,那时候压根就不记事,就算是记一点事的,可那不到懂事的年纪都看不透里面的事。等懂事了,结果四爷登基了。然后四爷对小一辈还是宽和的。这一宽和一个个的就开始飘了。如今好了,知道怕了。

    知道怕了才好呢。

    人都得有点敬畏之心。

    林雨桐将这些情报都整理好,对七爷道:“也不用绷的这么紧,该歇着的时候还是要歇的。这么连轴转肯定受不住。”

    七爷谢过主子娘娘的好意,“……真要是从眼皮子底下给溜了……臣到了那头都没法见列祖列宗了……”

    林雨桐又客套了两句,又说七爷辛苦,等把人送走了,又叫董小宛记下,明儿要给七爷府里送赏,把恩宠得给足了。

    董小宛一一记下,又小声问林雨桐,“今年去塞外吗?”

    “谁叫你打听什么了?”林雨桐抬眼问道。

    董小宛就笑:“原本是礼部想上折子的,这不是去年被万岁爷给骂的狗血淋头吗?几年学乖了,不上折子了,先来打听。是通过内务府来问的,求到小女门上了,顺嘴就帮着问一声。”

    今年得去吧。

    守孝三年没去,接着自己生孩子又一年没去。再不去真说不过去了。

    她这么跟董小宛说,“……叫他们上折子吧。今年是必去的。”只是自己肯定是去不了的。

    晚上跟四爷说这事,四爷也点头,“是该去了。”说完又看炕上躺着的四只,“都去吧。孩子带上,周岁在木兰围场过。”

    孩子太小,路上颠簸受的了吗?

    等坐到车上林雨桐满意了,这就是一架超级舒服的房车。马车减震效果不错,轮子虽然还没有橡胶的,但路却好了。水泥的路面被人打扫的连个石子都没有,相对来说已经很平稳了。

    四爷坐在马车上跟林雨桐感叹,“这么一点路,整整修了三年。”

    难怪呢?

    林雨桐低头往下看,“就这水泥只怕也不怎么过关吧?”

    肯定的!

    “没有大吨位的车,这样的水泥就能修路了。至于说修桥修水利,现在这样的还不行。”四爷也跟着林雨桐往下看,研究水泥地面。

    这样的地面铺着那样的车轮子,林雨桐失笑,“怎么觉得这么怪呢?”感觉到了仿古的景区里似得,弄两辆马拉车坐上去感受感受,就是那种感觉。

    “橡胶树还在亚马逊呢……”四爷摇摇头,“杜仲树这些倒也能提取橡胶,但那在现代化工体系完善之后工艺都不是谁都掌握的,现在?”感觉跟登上月球的难度差不多。

    跟四爷和林雨桐似得,差不多的人都在盯着地面瞧。一个个的低着头赶路,瞧稀罕呢。

    弘昼把脚上的鞋袜都脱了踩在上面,平平整整的,这路面可比青石板的路面舒服多了。他眨巴着眼睛,也不要鞋了,撒丫子跑着追四爷和林雨桐的马车。

    还是林雨桐瞅见他了,叫人慢了一点他才赶上来。

    “皇阿玛……”弘昼跳上马车窜进来,“这水泥也是要保密的东西?”

    四爷哼笑一声,“想干什么?”

    “这东西儿子觉得握在一家手里没什么意思。”弘昼凑过来,“要是您放心,这差事您给儿子来办就行。别的不说,以后每年不能给国库交一百万两白银,儿子就随便您处置。”

    四爷踢他下去,“回去再说,现在赶紧滚下去。”

    弘昼嘿嘿笑,觉得这事有门。跳下去就碰见骑马过来的九叔,叔侄俩一对视,就了然了。都盯上同一块肥肉了。

    九爷一见弘昼那表情就知道自己没戏了。肉疼的什么似得,但还是挑起大拇指,这小子是有眼光,也会经营。

    那边弘历跟十二骑马并排而行,都看见这边的情景了。

    十二就说弘历,“爱银子挣银子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向五阿哥学学也没什么不好。这面的利润大了去了,回头找五阿哥参一股去,亲兄弟没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

    弘历没言语。他如今跟弘昼的关系可有点微妙了。虽然弘昼看起来还跟以前似得,笑眯眯的,没个正形。可两人心里都明白,到底是不一样了。以前遇到这种事,弘昼会主动把好处送到自己跟前,还得自己拿大头,他捡小头。现在呢?他哪里还会顾忌自己的想法。

    再说皇阿玛对弘昼也确实是不一样,本来礼部定下来的日子再五天之前,临出发了,弘昼福晋快生产了,皇阿玛就不走了。愣了等着弘昼的嫡长子出生,看了孩子,又过了孩子的洗三,这才出发的。

    临出发了,还给孩子赐名叫永瑛。

    皇额娘还想叫弘昼留下照顾老婆孩子,最后不知道弘昼说了什么才不了了之。不过皇额娘到底给了两个嬷嬷两个医女,这才放心的带着弘昼出门。

    以前没在这事上比过,这一比吧,心里就有点难受。

    如今比起几个兄弟来,自己哪里还有什么优势。人家个个都有孩子了,自己这边一个闺女也没有,突然有了一种到了人前有点自卑的感觉。

    木兰围场本来就不远,路又好走,这一路走的真不算艰难。

    林雨桐之前还害怕孩子不舒坦,结果呢,一路上兴奋的不得了。马车上晃悠着,外面车马喧腾着,白天在路上从来不睡觉,趴在车上的窗户口往外看。

    中途休息的时候四爷下了马车站在边上活动活动腿脚,扭脸就看见小闺女小小的脑袋急着往出探。他扭脸过去,“弘晶?”

    这一叫,小丫头头就抬起来了,脚踩在床上不停的扑腾,嘴上喊着:“……啊……马……”

    奶娘跟她说外面的是马儿。她急着要看马,啊啊啊的叫,四爷就笑,以为是叫阿玛,高兴的什么似得,“咱们家小公主会喊阿玛了?”

    奶嬷嬷吓的头埋到胸口,哪里敢回答。

    林雨桐在里面将她兜着,瞧四爷那样不好打击他,只笑着点头,“是!这丫头开口最早,会叫阿玛了。”

    十一个月的孩子了,开口不算太早也不算是晚的。

    这四个孩子腿底下都利索的很,弘晗和弘畅没有学步车都能走几步了,但都还没见开口叫人。弘晶是第一个。不管是叫的阿玛,还是马,总算是说话了。

    一路上刻意的引导着,等到了围场,不光弘晶会喊阿玛了,就是三个小子也aa的叫几声了。

    到了围场对这四个孩子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学走路再不怕摔跤了。草地上不能用学步车这没关系啊,到了一定程度学不车是不能用了。孩子大多数是胆怯的不敢往前走,怕摔着。如今找一块平坦的地方,厚厚的枯草软绵绵的,稍微叫人收拾一下,就可以把孩子放过去了。

    孩子学走路嘛,刚开始就是这样的,一走一个屁股蹲,可爱的很。一出来就吸引了一群人来看。尤其是跟来的没事干的福晋们,围在一起嘻嘻哈哈的。

    五福晋还说林雨桐,“你也舍得,万一摔着了怎么办?”

    这哪里就摔着呢。

    她不由的想起常胜。常胜那时候是怎么学会走路的。反正没人管,忙的哪里就顾得上了?还不是放着孩子在给养割出来的草料上,自己学会的。反正等林雨桐注意到的时候,孩子都会走了。那时候大多数孩子都不都是那样。往地方一放,满地爬去吧。哪有功夫管?谁还专门看孩子。慢慢的不也就学会走了。哪里像是这他们,生下来就比别人都尊贵。一个人几十个人伺候着,要不然不能显示身份。就这还担心,有什么可担心的。

    想起了常胜,心里越发觉得心酸。看着这四只,都不由的不平起来。

    “等大点了,能不能也叫早早的去宗学里上学去。”晚上林雨桐跟四爷商量这个事。

    上学?

    四爷看了睡的跟猪崽似得孩子,想这个太早了。

    等到时候再说吧。就这长相,这年龄,放在宗学里,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是什么身份。这不是办法。

    “赶紧睡吧。”他敷衍林雨桐,“这些不用你操心,我心里有数。”

    林雨桐斜了他一眼,倒是没追问,只看他起身又要出去,就急忙问,“怎么了?有事啊?这么晚了都!”

    这个操心劲哟!

    “明儿你就知道了。”四爷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知道了?

    知道什么了?

    等第二天看到整装等待检阅的队伍,她才知道,这狩猎多了一项内容,那就是沙场阅兵。

    四爷拉着林雨桐往前走,他手里拿着弓箭,又递给林雨桐一把木仓。

    应该属于自主生产的那一种。

    四爷朝林雨桐抬抬下巴,示意她可以开始了。

    木仓这东西放在手里还真有些重量,熟练的给木仓上膛,举起手臂,瞄准靶子,猛地,觉得眼前又一道亮光闪过,她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朝对面的山坡看了过去,一个闪光点若隐若现,那是什么?

    不容她多想,胳膊猛的转了一个方向,扣动扳机,砰的一声木仓响,带着火星子的一道光迅速的划了过去……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959章 重返大清(6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