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961章 重返大清(6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961章 重返大清(6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5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961章 重返大清(6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66)

    送走九福晋, 林雨桐才找机会跟四爷说,“商业税上,我觉得咱们还得更上心一些。”

    四爷重农, 重工, 但却从来没有抑制商业。

    他甚至鼓励商人走出去,需要商船, 这个可以有, 朝廷有船厂, 你只说要什么型号的,咱们卖给你。担心安全问题?这个不需要。咱们的水师正好跟着出去练练,彼此正好有个照应。

    例如九爷的商队,货物运出去,除了带回来真金白银宝石药材及其他货物以外, 也总是腾出一两艘船来, 干嘛呢?运粮食。从外往里运。

    这其实是帮了大忙了。尤其是帮了八爷的忙。但凡有个灾情,有时候你就是能筹措来银子也没用, 上哪买粮食去?九爷要是带回来的全都是舶来品,赚的银子当然是更多的。但相比起银子, 物资储备才是关键的时候能救命的玩意。后来又添了军备粮库, 九爷就跟蚂蚁搬家似得, 一点一点往回倒腾。

    四爷没特意跟九爷说过这事, 八爷也没专门上门去求过。但是九爷还都是默默的做了。至于说为什么不大量的从海外收购粮食运回来的事, 这个不能苛责。问题是九爷现在跑的都是周边小国,粮食本身就难以自给自足。每次回来都能倒腾这么多, 实属不易。这要是收购的多了,该引起对方的警觉了。所以这么细水长流的,在九爷现在看来,就挺好。

    商人都精明的很,这个跟国籍无关。九爷赚没赚钱,这个谁都看的见。于是船厂的生意要是不扩大规模的话订单都能排到十年以后去。而今年,最大的不同还不是想要走出去的人多了,而是走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了。没看见这次各个属国都派了使臣前来吗?这在以前是没有的事。如今的使臣是常驻的,而之前的都是有事才来。不是上门打秋风,就是求援助。要么就是自己国内出现了倾轧,请求上国主持公道。如今呢?四爷从来都只赠送有纪念价值的东西。比如信运来的太湖石,比如盆栽的迎客松,比如皇后亲手种的花,要么就是皇子阿哥们亲自誊抄的孔孟典籍,再不然就是格格绣的绣品。反正他们把公主和格格也分不清楚。小格格还吃奶呢,送人的东西是林雨桐顺手从萱宝的绣样中随便挑的一样。是个意思就行了。反正是怎么不花钱怎么来。弘历自己的窑厂里烧出来的瓷器就被他皇阿玛挑出来几件送人了。他倒是进上来不少,可是奈何他皇阿玛实在是欣赏不了他那种风格,瞧着闹的慌。直接大方拿出去送人拉倒。

    弘历也特别高兴他皇阿玛的做法,觉得这是看中他。你想啊,他私产里产的东西被他阿玛当国礼送人,那这不是看重是什么。四爷好容易将一堆碍眼的玩意搪塞出去了,然后他乖儿子弘历十分大方的给他皇阿玛拉回来一大推,“您随便送,这里的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

    林雨桐心说,你这么一来生意还怎么做?白送四爷这其实是没什么,反正产这东西嘛。可你要是每件都独一无二,这就没法做生意了。你想啊,一个梅瓶,还是拿得出手放在四爷这里都不寒酸的玩意,一窑里成了的没几个。要品相完好,那更是几窑恐怕也难找出一个来。你又要独一无二,那就意味着其他带着瑕疵的都得被砸碎了。这才叫独一无二。好嘛!如此一来,你那窑厂啥也别干了,只干这个得了。

    这样下去能赚钱嘛?

    林雨桐提点他,“不用这么费事,什么样子的叫独一无二的。你事先给几件瓷器上烧铸上某年某月谁谁谁送给谁谁谁,不就完了。”这样的字样带上,绝对都是独一无二。要是再叫你皇阿玛写几个字往上一拓,那就更完美了。干嘛放着好好的买卖不做,兜揽这差事。他到底是皇阿哥,哪怕烧的是粗瓷,愿意靠着他的生意人也会进他的货。所以还是能赚钱的。

    谁知道好心提点人家,人家倒是义正言辞,“这是朝廷的脸面,怎么能随便应付呢?咱们是□□上邦,更该拿出点威仪出来……”

    林雨桐心说:只要船坚炮利,从来就不会缺了威仪这玩意。

    这道理弘历当然不是不明白。但他就是那么一个人,爱面子。他要是做在四爷的位置上,那朝廷必然就得跟着爱面子。爱面子就得撑面子。要真什么都有,这还罢了。要是什么都没有,那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了。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就是这么个性子你跟跟他能说什么?

    林雨桐不说了,弘昼到底是不忍心,又去提醒弘历,“……皇阿玛把那东西当国礼,这是多大的招牌!把这消息放出去,你叫窑厂那边把价钱提上五成,且等着,那些人趋之若鹜等着要呢。再跟九叔搭上线,叫他们出海采买的时候把你这边的货稍上。瓷器在海外贵的离谱。咱不要他给现钱,只把货给他,回来再结账。横竖九叔还能赖了你的银子。”

    求人家去?

    弘历面色有些不自然,上次好容易求了一次,给了八千两也没入股成功,闹了好大一场乌龙。他是实在不想再为这种事去求人了。犯不上的!

    但这话不能跟弘昼说,于是拉下脸来,“你这是胡闹!”他带着几分训斥的口吻,“国礼,这岂能儿戏。都说了每一件都是绝品……”

    弘昼能气死,“绝品就绝品吧。谁跟你争这个了。送人的梅瓶上画着菊花,你看那菊花是几朵,要是三朵,你再造的时候叫人画成两朵四朵行不行。”瞧着类似,但绝对不一样。谁还专门去数你那到底是几朵花。怎么这么死心眼呢?

    弘历还气呢,这不是胡扯吗?那画讲究个布局,讲究个意境。你当时庄户人家的老太太呢,瞧着热闹就往上堆。他压根就不是那么一码事。没听出弘昼话里的好来,倒是觉得弘昼沾染了一身铜臭之气。俗!忒俗!

    哥俩不欢而散。

    林雨桐把这事又拿出来专门给四爷说了一遍,“……像是弘历他手里那个窑厂,要是搁在别人手里那就是个聚宝盆。咱们自己人未必又多追捧,但是外来的商人,对这玩意却喜欢的劲。”

    四爷点点头,是这个道理。上国馈赠的,可都是给了他们本国的皇室。皇室不管在哪里什么时候,都是一种潮流。他们用了,那么达官贵人那些贵族家庭会不会用呢。这要是运回去,肯定能赚的盆满钵满。要是跟赠品从同一个窑厂里出来,又出自同一个或是同一批工匠的手,那价值更是不可估量。卖出天价去都行。

    林雨桐这才接着道:“所以,咱们是不是也要开始考虑进出口税的事了……”

    还真是!

    哪怕现在进出口的规模还小,但确实该未雨绸缪了。

    四爷连夜又召集了十几个大臣,御书房的灯整整亮了一晚上。

    天气越来越冷了,一场大雪悄然而至。睁开眼,外面亮光一片,不是起的迟了,是雪太大。

    还没梳洗完,畅春园就来人了。太后说天气不好,就不要来回跑了,这几天的请安就免了。孩子还小,照顾孩子要紧。

    林雨桐知道老太后如今也不寂寞,几个老太妃一入冬也都被太后接进去了。几个人凑在一起摸牌打麻将,常为了三瓜两枣几文钱的就呛呛开了。谁也不让谁。关键是太妃们也看明白了,四爷没想跟他们的儿子为难,她们跟太后的事,牵扯不到外面的大事去。少了几分小心翼翼,这马上就多了几分真性情。一块在一起吃吃喝喝的,想起来骂几句儿子,坐在一起偷偷说几句儿媳妇孙媳妇的坏话,再夸夸自己的孙子。日子一下子就逍遥了。就跟太后说的一样,出宫了,烦恼一点也没少。一大家子吵吵嚷嚷的,能把人絮叨死。这要是碰上小辈聪明,指教两句人家还听的进去,知道她们是好意。有那笨蛋的,怎么说都说不明白。恨不能把他脑袋打开看里面装的是什么。有心不管吧,这是亲孙子亲重孙,不忍心。这要是管吧,哎呦真能把老太太气出个好歹来。

    可叫林雨桐说,这样的日子却叫老太太们活的更鲜活了。

    她一边梳洗一边问平嬷嬷,“今儿皇额娘跟几个太妃要做什么?”

    “约了一起去钓鱼的。”平嬷嬷笑眯眯的,“晚上给娘娘送鱼吃。”

    林雨桐朝外看了一眼,大雪纷纷啊!这样的天去钓鱼?好吧!谁叫老太太们身体好呢。

    吩咐了几句,又叫带回去两坛亲自酿造的酒,“……不醉人,却最驱寒。喝了这个不上头,回去连驱寒的汤药都不用了。”

    说的跟打广告似得。但效果真不是吹出来的。

    平嬷嬷领命去了。林雨桐又叫张起麟亲自去送,顺便再瞧瞧太后。

    几个小的穿戴齐整在临床的大炕上隔着窗户朝外看,一个个的急的什么似得,弘晗指着外面,“……去……去……”弘晶跟着跺脚,“看……看……”

    林雨桐赶紧叫奶嬷嬷把几个往炕口抱,“……窗户跟前寒气重,他们受不住……”

    果不然抱过来的时候,一个个的因为爬在窗户上手脸冻的冰凉。

    正拿热毛巾给擦洗,又拿了面脂出来叫奶嬷嬷帮着把给擦上。外面就通报说阿哥爷带着福晋过来请安了。

    林雨桐赶紧去了外间叫人进来。

    三个儿子三个儿媳妇,排排站着见礼。

    林雨桐叫起,“别多礼了。都起来。”又看弘历,“今儿怎么这么早?”

    除了弘昼两口子在园子里住,弘时和弘历可都没有。弘昼是因为之前不在京城,媳妇怀上了,林雨桐接过来就近照看。后来他回来了,但也没道理叫大着肚子的儿媳妇来回的折腾。可等生了以后呢,这个孩子又是七个多余早产生下来的,林雨桐就更不敢叫这两个搬出去了。先把孩子养明白了再说吧。弘昼不缺银子,在离园子不远的地方买了一个三进的宅子带着大花园子,虽然规格不高,但地方大。开春了就能慢慢的修葺了,再等孩子大一点了,过了明年夏天就能搬了。其实原本是不需要拖家带口住在城外的,可谁叫电线只在附近拉。在园子里用惯了电灯,怎么老觉得其他灯用着别扭呢。

    弘时这一回在园子里,还真不是赖着住的。他是有差事,圆明园的稼轩居,里面开垦了几亩地,正在育苗呢。这东西得有人盯着。弘时就在那边住着干这差事呢。董鄂氏带着孩子干脆就住过来了。

    跟弘昼两家都是住在园子里的过来请安近便,就几步路的事,林雨桐没多问,这才只问了弘历。

    弘历早从宫里搬出来了。之前宫里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年氏宫里有个宫女怀孕了。皇上一直就不在宫里,可后宫的宫女却怀孕了。这是谁的?

    能自由进出皇宫的,如今可就弘历一个男人了。

    不管是不是吧,反正代管后宫的齐妃把状告到了林雨桐这里,除了告状,还有请罪。出了这样的事那就丑闻啊。把那姑娘悄悄的拘谨了,因为是年氏的人,所以直接用了一个替年氏朝外传递消息的罪名把人给拿了。一点乱七八糟的流言都没传出来。

    但林雨桐还是轻易的从齐妃的折子里看出了她的意思,她还是怀疑弘历。但这事她只能往上报,绝对没权利私下里审问的。

    不过谁知道到底问了没问,这都是说不清楚的事。

    林雨桐本来打算叫董小宛回去看看的,要是真跟弘历有关再另说,要是跟弘历无关,看看是什么情况。要是不是,把人带出去,悄悄的放了也就是了。还真能为这个搭上两条命啊。心里又想着,看来这内务府得整顿整顿了,太监这种生物最好还是不要再产生新的了。至于说宫女……也得改改了。心里思量这这些事,一个宫女怀孕的事与之一比,其实真不值得她花费心思。不过里面搭着齐妃的手,怕董小宛一个人不行,又叫了苏培盛,他们两人尽够了。结果人还没走,宫里就又来消息了,说是那宫女自缢了。

    自缢了?

    这就代表说不清楚了。

    还是照样叫苏培盛和董小宛去了,但回来说并没有查出什么来。专门叫了仵作,非常肯定的说是自尽的,不存在被杀的可能性。

    那自杀还分自愿和被迫呢。

    最后叫人暗地里查查,结果得到的答案也是模棱两可。弘历确实在宫里碰见过这宫女,据说还夸过这宫女‘颇有动人之处’。但再深的关系就真没查出来。再有就是这宫女每月都会见宫外的表哥,至于那位表哥,至今没查出来。

    这事到这里就只能是到此为止了。

    世上没有纸包不住活的事,没几天富察氏就听到消息,不知道是怎么劝的弘历,反正就是搬出来了。府邸是四爷赐的,礼部和内务府也不敢马虎,自然是该收拾的都收拾的利利索索的。叫人一打扫,说搬就能搬了。钮钴禄氏是左拦右拦拦不住,后来都开始装病了,说是一刻也离不得弘历在眼跟前。富察氏也绝,马上就打发人说要给园子里递消息,要给万岁爷请罪,说是弘历不能当差也不能进学了,只在永寿宫伺疾,做个孝子。

    钮钴禄氏面色大变,这怎么敢?不管怎么处置弘历,她自己这么作肯定是要惹怒万岁爷的。富察氏还特别好心的说:“娘娘如今是个嫔……爷还说好好的当差不求别的,只要皇阿玛体恤,能看在他的面上,叫额娘往上再升一升,好歹是做儿子的孝心……”

    这话说出来是好意吗?钮钴禄氏脸都白了。如今只是个嫔,下一句应该是‘再这么折腾下去,连嫔都不是了。’一想到这种可能,一句废话都没有,只说是一时迷了心窍,还是舍不得儿子云云。

    如此,两口子才从宫里给搬出来了。可弘历的安家银子都还债了。哪里还有什么银钱安顿?于是富察氏的陪嫁全都用上了。除了宫里带出来的一点家具,其余用的都是富察氏嫁妆里的。阿哥所的院子才多大,一个皇子府又得多大?屋子里总不能空荡荡的吧。哪怕是不用的院子里面改摆设的还是得摆设。可富察氏能叫弘历用她的嫁妆,却绝对不会叫那些小妾丫头下人用她的嫁妆。这该买的还是得买。

    可这烂的看不上,好的又没钱。

    怎么办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弘历拉着富察氏的手,“爷把家都拜托给福晋了。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富察氏看着走的极为潇洒的背影,完美的笑容在脸上一寸一寸的龟裂开了。谁叫稀罕你的放心了?巴不得你什么也不放心样样抓在手里才好呢。

    反正想叫自己掏钱那是不成。怎么办呢?事总得往前行吧!

    打发陪房,只给了那几百两银子,不拘是旧家具还是找木匠另做去,反正凑够数就行。前前后后一个月,花了不到五百两银子,把家里的家具算是补齐了。

    弘历满意的不得了,觉得福晋特别能干。

    可边上的高氏和富察格格,心里能委屈死。那是什么狗屁家具!不知道是谁用过的,找人修修补补的,在外面刷了一层新漆就拿过来用了。从小到大谁吃过这个苦头。

    晚上逮住机会就给弘历告状,叫弘历去瞧她的衣柜,里面的味道能熏死个人。

    弘历才不去呢!他又不眼瞎,吴书来又不是什么事也不管。那没钱不这么办能行吗?横竖没亏了自己就行了。他不去说福晋,也真没什么东西补贴女人,顿时就拉下脸来,“福晋崇尚简朴,头上从不见珠翠。你们不思自己的不足,倒说起福晋的不是了。倒是叫福晋的一片苦心白费了。以后你们的事福晋也不管了,爱怎么着怎么着。羡慕福晋?福晋那都是从娘家带来的……”

    “奴婢也有娘家……”高氏能委屈死,别的什么都能忍,但这个真忍不了了,她眼泪直掉,晃着弘历的袖子,“那奴婢也能总娘家带吗?”

    吴书来在外面听着,心里撇撇嘴,这高氏平时不是挺机灵的吗?这会子怎么犯蠢了。阿哥爷都说了,‘爱怎么着怎么着’‘福晋都是从娘家带的’。这暗示还不够明显吗?就是叫你们找娘家要去呢。还问?问出来叫阿哥爷怎么说?说你们去吧?那面子往哪里搁嘛。

    果然就听见里面冷冷的一声哼,然后撂了两个字——随便!

    随便就随便!随便我也要换了这玩意。

    这么来来去去的换,本来没事的事,结果那些破烂家具搬进搬出的,到底是传了出来。

    人家不说弘历败家挣不来银子,反说富察氏不会当家苛待妾室。

    反正话传的不好听,然后弘历就带着富察氏到城外住了,散散心。他在园子外面是没有宅子的。所以住的是富察家的。富察家家大业大,他们只一家就占了一大片。然后内部在分,哪块是哪个房头的,分的特别清楚。富察氏老子娘带着兄弟都去了察哈尔的任上,所以这宅子是空着的。有老仆打扫,住进去很方便。

    所以其实弘历如今吃的是软饭。吃穿用度都是富察氏的。

    林雨桐这么一问,说你们怎么也这么早,弘历别的表情没有,就只脸红了。

    怎么说啊?说住在老丈人家?笑掉人的大牙了。

    富察氏见他不说话,只得道:“回皇额娘的话,是儿媳想出来散散……”说着朝从里面出来的四小只看了一眼,眼里带着羡慕。好像是为了没孩子而心情不怎么顺畅的样子一般。

    四小只会走了,也走的稳的很。因着跟弘时弘昼两口子熟悉,蹭蹭蹭的就跑过去,由着他们逗弄。

    林雨桐只笑看着,也不去管。跟富察氏说起叫她宽心的话,就跳过了这个话题。本来也就是随口一问,人家爱住哪里住哪里去。搁在现在弘历这个身份住媳妇家确实是怪怪的。但后世女婿在岳家过日子的多了去了。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转脸又说弘昼,“这么大的雪,这两天别往出跑了。路上不好走。”

    其实也没那么难走。园子到京城的路好走的不得了。专人在修补,专人打扫,路上的客栈饭庄临时打尖的客栈把一路两行都铺排满了。不过皇额娘这么长时间没回宫了,压根局不知道而已。

    他细细的跟林雨桐说外面的事,“……别看人家小生意,可那心思用到了,一样赚银子。当初这条路的两边各十米进深,全都交给浙江商会去经营了。人家承诺的,路归他们管。您是没见现在,不管是什么天气,路都清扫的干干净净。那两边的店铺,全都是浙江商人的……”

    林雨桐暗暗点头,“所以说啊,这世上不是没生意做,只是缺少发现的眼睛。”

    弘昼深以为然,弘历又觉得不自在了。

    得了!一看弘历的表情就知道,这个话题又不能聊了。那边董鄂氏逗弄圈在弘昼怀里的弘暧和弘畅,“……下雪了……着急想出去了……”这俩小子手指着外面一个劲的‘去去去’,在屋里待不住,她就笑,“……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

    弘时白眼翻她,“人家枕着馒头睡,咱们家……呵呵……”

    林雨桐就笑:“暖棚塌了?”

    弘时一直冬天在种菜,这成了他府上的主要经济来源。如今算是遇上灾年了,他感叹,“要说起来,还是庄稼人最苦。旱涝不保收。靠天吃饭……可天有不测风云啊……”

    所以才说,任重而道远嘛。

    这个话题沉重的很,眼看吃早膳了,偏偏说这个。董鄂氏悄悄瞪了弘时一眼,没看见皇额娘一脸若有所思,不知道又想到哪里去了吗。她转移话题,笑道:“……横竖咱们家今年不指着那点地了,九婶前儿才给我捎话,说是年底该分红了,今年这一股也不知道能分多少……”

    董鄂氏入股的其实是羊毛纺织,利润也是相当不错的。

    吴扎库氏就搭话,“赶明儿三嫂带我去见见九婶,我这里还有点私房银子……”

    弘昼就蹬吴扎库氏,爷短了你的银子还是怎么的?穷折腾什么?

    吴扎库氏才不怕他,皇上还让皇额娘还打木仓呢,我挣个银子碍你什么事了?

    两口子眉来眼去的,真当别人是瞎子。

    富察氏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只抿嘴一笑就低下头,她其实也入了一股,但这事不能叫弘历知道。九婶也答应帮忙瞒着了。她总得给自己的儿女留点。

    过来请安,顺便在这边蹭饭,然后儿媳妇比儿子放松,探讨的都是银子的事。

    富察氏瞧了上手坐着的皇后,抿嘴一笑,“嫂子和弟妹也在,我正要有个事要跟皇额娘说,要不一起参详参详……”

    林雨桐一边关注了四个小的,一边听着她们说话,富察氏一说她就仰起头,“在自己家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有顾虑。”

    富察氏才抿嘴浅笑:“儿媳是想说女学的事。”

    女学?

    林雨桐诧异的看了一眼富察氏,没想到她说的是这个。

    女学她是很早就想办的。但一直没顾得上。不过富察氏到底是个聪明人,从这细枝末叶处瞧出了端倪。

    富察氏心里还真就是那么想的,越来越多的女人参与到外面的大事当中,皇后甚至还在沙场点兵的时候亲自上阵。这里面透漏出来的其实就是皇上的一种态度。他并不觉得女人走出大门有什么不妥当。没看见九福晋每年都被表彰吗?不是太后,也不是皇后的表彰,而是来自于皇上的。这意义完全不同。她带着几分试探的道:“……听九婶说起过,好些个女工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领工钱都是摁手印,上面写了什么完全不知道。上个月厂子里查了一次,就查出有管事暗地里克扣工钱的。那个女工也是可怜,干了多少个工时也不知道,该得多少工钱也不会算。人家给多少她们拿多少,最后被人坑了心里都没数。这不光她们吃亏,就是九婶那边管理起来也困难……儿媳就想着,是不是跟义学一样,也该有个女学……”

    “那就你来牵头,办吧。”林雨桐直接就给定下来了。先办起来,至于教导什么,这在以后可以调整嘛。而且富察氏在历史上可是非常有名声的贤后,她的能力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又有了这样的想法,还是她主动提出来的,那就办吧。

    这么简单?

    富察氏有点傻眼,她只是想先试试,就算皇后有意,不是应该先跟万岁爷说一声,等万岁爷应了,才能筹备吗?就算筹备,不是应该叫太后挂这名,然后她主事,再有自己这些儿媳妇跑腿吗?怎么什么也没多说,连个章程都没问,就说这么应下来了。

    干脆的叫她有些慌,今儿她真是临时起意。之前还没跟自家爷商量过呢。小心的看了弘历一眼,见他脸上还是带着笑,可她知道,他这是生气了。

    可生气了能怎么办?是自己先提的。这会子不应了?没这么打嘴的。

    她带着几分惶恐的起身,“儿媳一定跟嫂子和弟妹好好商量商量,然后写的章程给皇额娘……”

    林雨桐叫了董小宛过来,“拿十万两银票来……”

    等银票拿来,林雨桐指了指富察氏,“给四福晋去。”

    富察氏战战兢兢的,这就直接给银子了?“儿媳惶恐……”

    “怕什么?”林雨桐对于乐于干活又有能力干活的孩子态度特别好,“只管去,做不好没关系。只要尽心就行。”

    直到从园子里出去富察氏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弘历看看富察氏,又看看被富察氏抱在怀里的钱匣子,冷笑一声,“爷还真是小看了福晋。怎么?也想跟九婶学学?”说着,就又是一声冷笑,“也不对!你可比九婶聪明多了。九婶只知道赚钱,别的一概不管。你呢?心比她大,你要的是名声。这是觉得爷给不了不尊荣,要自己挣了?”

    这话怎么说的?

    富察氏心里憋气,“爷真是会冤枉好人。妾身倒是为了谁?”

    弘历冷冷的看着富察氏,“这倒是为了爷好了?”

    富察氏眼圈都红了,“不是为了爷好还能为了谁好?爷也不看看,七阿哥八阿哥九阿哥连同十格格,哪个是跟咱们亲近的?您再看看三阿哥跟五阿哥。跟弟弟妹妹那么亲近是一朝一夕能成的?”

    弘暧和弘畅扒着弘时不撒手,在他身上爬上爬下,看那配合的及其默契的动作,就知道他们是常常跟几个小的这么玩的。弘昼更过分,一手抱着十格格一手提溜着弘晗,只拎着领子皇额娘也不会说什么,还只笑。一母同胞也不过如此了。

    以前跟弘昼一起去皇额娘那里请安,并感觉不到什么别扭的。一视同仁待遇是一样的。但是从什么时候起,变的不一样了呢。外人是看不出什么的,可自己知道有些东西还是不一样了。

    他有些后悔,当初住在宫里就是个大错误。

    富察氏见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到了,“……有这么一桩事在,妾身好歹常常能进园子去……十次里有五次爷能陪着去,过上半年您再看,肯定跟现在不一样……”

    是这么个道理。

    冤枉了人心里有点不好意思,过去拽富察氏的手来回的摩挲,“……叫你受委屈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富察氏真就鼻子一酸,这下真是替自己委屈了。怎么就遇上这么个男人呢。

    不过是贤惠惯了的人,没揪着不放,“也是我太急切了,早跟爷商量了,也就不会有今儿这事了。”

    不过富察氏的女学,倒是给了一点灵感。他本身悟性就极好,想到皇阿玛如今的所作所为,熬了两个晚上,写了一份折子,揣上直接去园子了。

    四爷把人叫进来,抬头看了一眼,就示意他说话。

    弘历有些紧张的将折子递过去,“请皇阿玛御览。”

    “你直接说吧。”四爷将折子放在一边,“大致说都写的是什么……”他放下手里的笔,将头往后一仰,枕在椅背上,然后抬起手摁着眼睛周边的穴位活动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这是眼睛累了。

    弘历一见这样,就赶紧道:“……儿臣是这么想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恩科的时候,皇阿玛特意加了考题,从而选拔出不少专于精于一科的人才,但这到底是仓促的很。再者,这样的人才也不能总跟开科取士捆绑一起选拔。这是不合适的。”

    “而专精人才更务实,需求量也是最大的。每隔三年一次,儿子觉得不合适。”

    “因此,儿子想着,是不是单独设立开始。算学就是算学,医术就是医术,细细分类,每年春秋两季选一固定日子考试。凡是过关的朝廷予以承认,记档发牌。”

    “甚至是工匠,比如木匠、铁匠、泥瓦匠等等,都可以做出类似的考核来。给他们分好级别。不光是京市能考,就是各个省府衙门也要组织这样的考试……”

    “民间藏龙卧虎,如此以来,必然是野无遗才……”

    四爷猛地睁开眼睛,诧异的看向弘历,他这算是给了自己一个惊喜吧。

    职业资格考试,这算是当下比较适用的一种考试办法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961章 重返大清(6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