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65.重返大清(70)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65.重返大清(70)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16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65.重返大清(70)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重返大清(70)

    林雨桐没有回头, 但也能听到董小宛不怎么平顺的呼吸声。不用看都知道,这是同情方氏了, 眼泪都下来了,大有控制不住情绪的趋势。可能是她带着幼弟相依为命的日子跟方氏经历有些相像, 更能感同身受吧。

    没去管董小宛, 只用眼睛的余光去看富察氏, 富察氏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是一样的,半点情绪都没带。林雨桐心里点头,难怪是死了都叫乾隆记了半辈子的人,到底还是不一样的。扭脸再看弘历, 弘历就那么半闭着眼睛,根本就人瞧不出情绪。

    林雨桐这才朝方氏看去,她说她在戏班子呆过, 学过唱戏, 这点她信。戏里不光又百味人生, 还有察言观色唱念做打, 方氏学的都不错。

    也许她这话有七八成是真的, 但肯定有一部分是假的。

    哪里是假的?

    故事从始至终, 处处说的是她自己,但处处说的又不是她自己。因为她就是个引子, 引出这个引出那个,她却犹如阳春白雪, 只是个可怜的无辜的不得不被人利用的受害者。

    所以林雨桐才说方氏聪明, 不是林平那个容易冲动的蠢货能比的。要不是官面上需要这么一个身份做掩护, 人家还真就未必瞧的上他。要是他真能独当一年,当年何必巴巴的送一个方氏过去结亲?给方氏一个身份,还得经得起查证的身份,可并不容易。

    方氏斜眼看了瞪着眼睛的林平,紧跟着就冷笑一声,“……一件我母亲和弟弟,我就知道,他们一定是要用我,不光要用我,还要大用我。需要我绝对的忠诚。只要我乖乖的,母亲和弟弟就能跟大多数人家一样,过太太平平的日子。那时候我别无所求,只要亲人都好好的,叫我做什么都行。别说是上刀山下油锅了,就是要命的差事我都干。”

    “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这差事不要命,只是叫我嫁人,远嫁而已。”

    “这不是什么坏事,十六岁的我,已经是大姑娘了。原以为他们会叫我去那些脏地方……”说着,她话语顿了一下,随即就要跳过去的样子。

    林雨桐却把这句话记在心里,脏地方?那除了妓|院也没别的了。这个地方其实没什么不能说的,但方氏却对这个讳莫如深,那么这一定是个要紧的地方。

    她没出声打断她,只静静的听她接着说什么。

    “……林平的身份,我之前是不知道的。他们告诉我的话就是叫我听从安排。于是,我跟着临时组装在一起的‘一家人’出发了。去了济南,在林平家附近安家落户了。对林平,要是从心里来说,我是瞧不上的。要是我还是有父有母,哪怕只是庄户人家的姑娘,林平这样的我也瞅不上。我宁愿找个能撑住事的老爷们,哪怕是庄稼汉呢,都比找他强。”

    这话刺激的林平双眼就赤红一片。

    方氏却呵呵一声笑,对着林平眼泪一下子又下来,“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好歹还有个秀才功名,比我之前的想的……”她又顿了一下,这才接着道,“之前想的,在戏台上唱戏供人玩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林雨桐眼睛微微眯了眯,还是没有打断她。

    方氏抬眼,看林平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将皇后的表情看在眼里,心里没来由的一慌,赶紧收回视线,“……我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千里迢迢的把我送嫁的这么远,还选了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亲事。我心里犯嘀咕,知道这林平必有不一样的身份。但没人说,没人告诉我,我也不可能知道。成亲后,我们确实是过了几天琴瑟和鸣的日子。婆婆慈爱,丈夫上进,日子虽然不宽裕,但银钱上只要用的到,总会有莫名的机遇有人送银子上门。记得林平要赶考的时候,家里的银子不够,盘缠凑不出来,我婆婆去给公公上坟,就再坟头上捡了两个大元宝回来。我婆婆只说是公公在天之灵有感,我却知道这事蹊跷。一定是有人在暗暗的资助他。而这些人很可能跟大师他们是一样的人。我心里不踏实起来,那时候我还在月子里,刚生下女儿芳华,心里却老是提心吊胆的害怕有事发生。有事倒是真有事,却没想到是好事,林平先举人后进士一路走了过来……”说着,她耻笑一声,“不得不说他的运气好。”

    林雨桐明白方氏说的是什么意思,林平的个人档案就在林雨桐的脑子里,举人和进士他都是险之又险的踩线而过。

    这要说是运气,也确实是有几分运气的。

    林雨桐问了一声,“个人有几分运气这不算什么,我就不信你身后的那些人敢将大事寄托在运气之上。方氏,你最好说实话。这考试走的是什么门道,好好的说清楚,再往下谈。”

    如果林平只是靠运气,那么这些人未免心太大,投入的也未免太多了。不惜将方氏早早的给搭进去,所以说,这不合情理。这要不是考试有猫腻才见鬼了。

    她之前还想着会不会这些人培养了许多个林平一个样的寒门读书人,从其中择优而用。现在从方氏说供述的这些看,这种可能性根本就不存在。这些人做事甚是谨慎,这种大面积撒网的可能性不高。人多就意味着嘴杂,就意味着漏洞大,他们万万不会走这一步。再联系到林平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世,林雨桐觉得,这些人培养林平,一方面固然是他有点读书的天分,另一方面只怕就是因为这家伙根正苗红。培养出来也不怕反水。只是这样一个人性格上却有明显的缺陷,这才把方氏打发到他身边,说是作为妻子,其实两人之间,大事上应该还是方氏拿主意才对。只是林平到底是男人,是个有功名且做了官的男人。受妻子辖制,被妻子各种指手画脚只怕心里也并不舒服,要不然,林平的后院也不会有那么些莺莺燕燕。方氏身上带着使命,不光母亲和弟弟在别人手里,后来更是把女儿儿子搭进去了,所以她其实比林平的顾虑更多。在对待没有抚养过的孩子,男人远没有女人感性。对女人而言那是身上掉下来的肉。对男人来言,没抚养不在一起生活,这种羁绊就少了很多,再加上对两个孩子的母亲的不满,他对俩孩子的牵挂哪怕是有,也有限的很。因此,他敢为所欲为,敢弄一群女人却丝毫也不想万一暴露了秘密该怎么办。但方氏不行,牵绊她的东西太多了。所以,方氏在面对如此的丈夫的情况下,为了不引人注意,继续战战兢兢扮演着一个贤妻的角色,不光要小心丈夫在外面犯浑,还得小心着这内宅里被人动手脚。做贼的就是做贼的,心始终是虚的。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心里就不怎么踏实了。

    难怪方氏看着林平眼里跟淬了毒似得。那些人什么都算计到了,就是没算计到男女之间那点事,平白添了许多变故来。

    方氏被林雨桐一问,只瞳孔一缩,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林平顿时却安静下来了,刚才还在挣扎,在冲着方氏呲牙,要不是嘴捂着手捆着被人押着,早就冲上去了。这会子却安静的低着头,头上的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林平这个人啊,心底里还保有一个读书人的廉耻心,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当然了,可能跟从小的教育有关,在他的三观里,反清就是最正确的事。这是他的价值观。价值观有问题,但是非观却还在。还知道作弊是不对的,因此他心虚了,甚至是羞愧了,觉得光鲜亮丽的外衣被人扒开了,所以没脸见人了。

    不用方氏的回答,只看林平的反应就知道,林雨桐又说对了。

    弘历不免多看了林雨桐两眼,跟自家额娘比起来,他倒是更愿意要一位这样的亲生母亲。在他的眼里,女人都应该是娇弱的,是惹人怜爱的,是菟丝草一般得依靠男人而生的生物,却从来没见过精明厉害连说话都带着一股金戈铁马味道的女子。以前在他的眼里,顶多是觉得皇后聪明,皇后连皇阿玛的心都能归拢住,这不是个普通的聪明女人。但更多的时候,他眼里的皇后都是那个叫人看着就是贤妻良母,一副慈母做派的嫡母。此时的皇后却是陌生的,是从来没见过的。

    林雨桐哪里管弘历怎么想,她只看着方氏,等着方氏的回答。

    方氏的眼角看见了林平的反应,心里骂了一声窝囊废,但脸上的表情在林雨桐又一次催促的时候就慢慢的转为迷茫,然后一脸真诚的道:“娘娘是说……他考试的时候有猫腻……这个……”她摇摇头,“那就真不知道了。不过娘娘说的可有可能,但到底帮他的具体是什么人走的是什么关系,我就不知道了。”说着,还怕林雨桐不相信一般的道,“真的!我是真不知道。也不是所有的事都会告诉我的。就比如说出现在我公公坟头的俩元宝一样,我事先就不知道,事后猜到可能跟那些人有关,但具体是哪个就猜不到了。要真想叫我知道,只要给我的嫁妆稍微丰厚一点,就不必费事了。但他们没有,想来那些不能叫我知道的事,才是顶顶要紧的事。我还没资格知道。连这样的事我都不知道,科举这样的大事,又怎么会把里面的门路说给我听。”

    很有说服力的辩解。

    林雨桐点点头,没有再往下深问,只道:“你继续往下说。”

    方氏眼睛闪烁了几下,低下头去,眼泪就又下来了,“林平授官之后,我带着女儿跟着上了京城。可是林平在翰林院挂了一个八品的闲职,他没考上庶吉士,但能进入翰林院做个抄抄写写的活计也不错。我觉得挺满意的。慢慢的来嘛,千万不能着急。可是他非不听,没过多久,他从家里出去说有事,出去了两天,等回来了,心情就很好。还破天荒的给我买了一根金钗回来。可是好景没几天,当时在戏班的大师兄来了,就那么突出起来的出现了。来的时候他抱了一个孩子,跟我家的姑娘差不多大小,甚至比我家妞妞长的还要好些……”

    说着,她的牙齿就上下打架,这种畏惧和气愤才是发自内心深处的。

    林雨桐眯眼盯着她,就见她的眼神慢慢迷离,说话的声音像是从天边飘过来的,“大师兄说,说我应该懂规矩。然后就将她怀里的孩子交给了我。我一时之间没想明白,可等我给妞妞在京城找的奶娘毫不犹豫的抱着妞妞跟在师兄后面离开了,那时候我就什么都明白了。这些人一直就没对我松手过,我的身边一直有他们的人。连闺女的奶娘也是。孩子是我的命啊,我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孩子带走了。我能怎么办,哭闹开来?不答应?那我和孩子又能得了什么好呢?那才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呢。我没哭没闹,唯一要求的就是将孩子交给我母亲弟弟,交给她们代为抚养。至少有个亲人在,孩子少受一些磋磨。我妥善的将这些都安置好以后,才觉得好像哪里不对。到底哪里不对呢?是啊!好几年都没动静,怎么这个时候他冒出来了?为什么啊?总得有个由头吧。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林平升官了。礼部员外郎,从六品。直接跨过了七品的槛。这是不是太巧了?我问他,他说是花了银子办成的……”

    这样的官职确实是能花钱办成,尤其是在先帝晚年时期,管理更加混乱。李卫那整个都是捐来的官位,都能混到户部去,何况这位有进士功名的。要真花钱未必就办不成。

    方氏却道:“别人听了这说辞当然不会怀疑,可我却知道,那时候的他,就算是拿着银子,也找不到庙门去求。那这官是怎么升的?先是出去了两天,回去孩子就被抱走了,再然后他就升官了。这要不是他主动对人家有所求,人家怎么会抱走孩子。什么不得付出代价。这是对他的不信任,也是对我的警告。怕他将来有权有势就飞了,警告我该用点心思在正事上,不要林平都动了,我还一无所知。”

    她呵呵惨笑两声,“我是别人的棋子,但我也是他的妻子,也是孩子的母亲。有了孩子,人心的天平到底是倾斜了。我盼着能有太平的日子过,盼着能叫孩子无忧无虑的长大。只愿早些年的那些人从此再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可是……林平……他的野心,他的不甘平庸,彻底害了孩子。孩子被抱走了,送到哪里我也不知道。再看留在府里的这个孩子,我怎么看怎么碍眼。没错,她生的可能比我的妞妞好,但那又如何。孩子还得是自己生的亲。想叫我跟对妞妞一样对她,那是难为我。看见她我只会想到我可怜的女儿……怕我自己对孩子的态度大变叫人起了疑心,也怕住在附近见过孩子的人识破了,只能将那孩子送回老家,交给婆婆抚养。这事不是我办的,是林平办的。至于他是怎么跟他娘说的,我就不知道的了。我婆婆是真心疼妞妞的,肯定也知道那不是妞妞。自然对那孩子不会好到哪里去的。等那姑娘大了,接到身边的时候,一双大脚和粗糙的手,就知道这些年过的并不轻松。原本这孩子应该被送到后宫的……”先帝万年喜欢汉女,这又不是秘密,“可她那样子,长相虽不错,但却粗手大脚的。先帝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美人可不只是脸长的好就是美人了。想要在后宫被看中基本就不可能。于是,干脆就送进宫做了宫女。要是她自己能抓住机会,未尝不会更进一步。这事是我办的,我知道,当时是求了宫里的副总管太监刘尽忠的徒孙,花了两千两银子才办成的。至于怎么办的,我全然不知。掏了银子,内务府来接人,就这么点事。”

    这话应该都是真的,只是她是怎么跟刘尽忠的徒孙拉上线的,这个她却跳过没说。

    这个女人聪明就聪明在这里。话都是真话,只是说的不全而已。要么推脱到林平身上,要么就干脆说不知道。把她自己撇的比阳春白雪还干净。

    林雨桐没继续追问,只道:“那这个叫红花的去了阿哥所,还想尽办法到了四阿哥身边,这个你也不知道?”

    弘历眉头一皱,看了林雨桐一眼,心里有几分恍然。继而心里跳的更快了,转眼看向林平,这位是詹事府少詹事……他们当时笃定自己会是储君吧。要不然这一切就解释不通了。想到这里,他的眼睛又一眯,这些人跟云姑那些人是不是一伙的?只怕是吧。他们这是想里应外合,把自己的身边都给把住了吧。这么想着,严厉的冷光就一闪而逝,也有几分后怕。还是年少轻狂啊,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差一点就掉到这些人的坑里去了。

    方氏果然一脸坦然的摇头,“真不知道。最初训练她的时候,先帝可还在呢。”

    言下之意就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继位的会是谁。

    但不管上位的是谁,总会有储君的。阿哥所和东宫早做筹谋也不算错。这么解释似乎也能解释的通。

    林雨桐跳过这个问题,没执着的找寻答案,却问道:“那这些在宫里闹出来,却不能说是你什么都不知道吧。”

    方氏脸上的神情一僵,又带着几分胆怯的看了林雨桐一眼才道,“……是觉罗氏老夫人身边的人来交代我的,我不敢不做……”

    林雨桐冷笑一声,“老夫人身边的什么人?不要再含糊其辞……”

    “紫竹!”方氏喊出了一个名字,“紫竹!是一个叫紫竹的姑娘。”

    紫竹,被林雨桐打发出宫,以伺候觉罗氏的名义打发出去了。后来却在府里教养乌拉那拉家的姑娘,现在还一直被留下承恩侯府。

    林雨桐看弘历,弘历也看林雨桐。

    然后弘历先就心虚的撇开视线。这个紫竹面上还是皇后的人,可后来,自己叫人送了她东西她也给自己送了几回消息。算来算去这都成了他的人了。

    他收买的人做了这样的事,叫他可是把脸都丢尽了。之前还怀疑是皇后和乌拉那拉家……如今再想想,确实叫人汗颜的很。

    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猫腻,他这会子脑子乱的跟浆糊似得,暂时想不出来。要知道究竟,还是要再审林平才行。

    方氏虽然说了不少,但听的出来,她可以隐瞒的同样也不少。

    这些都不是一天能完结的事。

    此时再转脸去看皇后,就见她已经起身了,他赶紧跟着起身,“皇额娘……”

    “剩下的交给你了。”林雨桐看了弘历一眼,又看富察氏,“叫你媳妇跟着你一起吧。女人更细心一些。”

    说着,不等他们开口,直接扶着董小宛的手出去了。

    弘历恭送林雨桐离开,心里却明白了。皇后之所以要亲自出面来审,还把自己和富察氏叫来,目的就是叫自己知道,不是她对他有什么意见有什么企图,而是有人在不懈的在离间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

    这些反贼!真当自己是傻子了!?以为将自己身边都清理干净了,自己就不得不依靠他们了,真是蠢不可及!

    富察氏摆手,先叫护卫将两人都给押下去了,这才扭脸道,“爷,你说着方氏说的有几分真几分假?”

    弘历没言语,却反问富察氏,“你可有认真听她的说辞。她的老家在哪里她可说了?她的父母弟弟姓甚名谁可有谈及?哪怕是卖了她的叔叔婶婶她都没说半句吧。还有那戏班是什么地方的戏班?戏班叫什么班?班主叫什么名字?她的大师兄又叫什么?还有那无尘大师,那个她长大的庵堂叫什么名字?这个大师的故人又叫什么?她弟弟成了人家的弟弟不可能不知道人家的姓名!更何况这人还有秀才的功名在身,她要说出来,查起来岂不是更好查,顺藤摸瓜就能连根拔起吧。这么重要的信息她可有更详细的说辞?更何况这里面还牵扯到科举舞弊,买官卖官,事情复杂的不是你能想象到的。皇额娘说你心细,但我瞧着,你要跟皇额娘学的还多着呢。”

    富察氏目瞪口呆,自己不过是话赶话的问了一句,怎么他一开口就来了这么一大串。外面还都有侍卫,他的声音没刻意压着。想来不少人都听见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训斥了自己一顿,富察氏还不能发作,想着他心里大概憋屈,这事谁想起谁憋屈吧。想到这里,她的声音柔和了下来,只非常乖巧的应了一声,“我知道了。会跟皇额娘好好学的。”

    弘历的心里舒服了一些,其实女人还是笨点乖巧点好,像是皇额娘那样太精明的也未必就是好事。处起来怪不舒服。哪怕全程都没怎么说话,针对的也不是自己,但只要想到她的用意,就觉得心里被压的几乎喘不过气。

    “喘过气了?”林雨桐带着董小宛往回走,见她不哭了,这才扭脸问了一声。

    董小宛有些不好意思,“我就是眼窝子浅,她一说,我就想起当初我爹扔下的烂摊子了。眼泪就跟着止不住。”

    林雨桐拍了拍她的手,“别老想着以前,要往后看。我早就说过了,成亲的事得抓紧。要是有合适的人,你就言语一声。姑娘家的花期就这几年,千万别错过了。”

    董小宛倒是没红脸,只坦然的应了一声,却一副不想再多说的样子。

    林雨桐没多问,心里却还想着方氏之前差点露出口风的话,沉吟了半晌还是直接去找四爷了。

    四爷这会子手里正拿着刑部的奏折,是曾静和张熙押解到京城了。

    见林雨桐来了,他把奏折放在一边,伸手叫林雨桐到跟前来,“问出什么了?”

    林雨桐挨着他坐了,将审问的事情捡重点跟四爷说了,“……所以我觉得妓|院这个她特意规避了地方,有大猫腻。这样的地方本来就容易藏污纳垢,要真是以此为纽带联络各处,还真是防不胜防,而且,这些地方可都是消息集散地……”

    要不是时机不对,条件不成熟,她倒是想直接废了妓院这地界。可是以现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可能。最多只是从明面上的转为地下去了。那怕是在民国都不曾改变这种现象,现在就更是做梦了。

    四爷的表情并不意外,“老七查着呢。过几天许是就有消息了。”

    你倒是走到我前面了。

    林雨桐伸手捏他的下巴将他的脸扭过来瞧,“你怎么知道这些地方有问题?”

    “来来去去的都是女人……”四爷被捏着下巴也没挣扎,就是说话的时候不怎么方便,“年轻漂亮的女人扎堆的还不引起人怀疑的地方,庵堂女观里是不可能收容那么多的,而且在外面行走也不方便。除了戏班子就是妓|院……如今戏班子有女旦的都少,不都是男扮女装吗?所以除了妓|院还能是哪里?”

    好像这么说也有道理。

    林雨桐这才放开他的下巴,却叫四爷抓住手在手背上轻轻的啃了一下。林雨桐就被咬的痒痒的直想笑,一扭脸看到摊在御案上的折子,“曾静和张熙都押回来了?”

    干了这事竟然没跑?

    这脑子啊,怎么就觉得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四爷将折子往边上一推,“先叫刑部审去吧。”看看能审出什么再说。

    这边两口子正说话呢,苏培盛就急匆匆的进来,林雨桐往边上挪了挪,叫自己离四爷稍微远了点。

    苏培盛就跟没看到似得,直接禀报说:“七爷来了。”

    这么快!

    这边才审问,他就有消息了。这效率未免太快。

    却不想七爷进来禀报的事情跟林平和方氏说的事情无关,“……吕留良的子女都死了……全都上吊自杀了……据查是县令关海泉下的令……如今都在传,是万岁爷下旨叫关海泉处置了吕留良后人。可臣弟却得到奏报,关海泉在吕家自缢的前一天,喝的酩酊大醉人事不省……”

    四爷皱眉,“那关海泉人呢?”

    七爷露出几分道不清的神色,低声道:“死了!失足落水溺亡。”

    死无对证了!

    四爷就冷笑,“还真是把天下人当傻子了。”

    林雨桐心里也有几分恼怒,这些人是不弄臭四爷的名声不甘心啊。谁能想到挑拨离间不行了,直接来了这么一出。

    她蹭一下站起来,“不杀是不行了!不杀不足以震慑这些魑魅魍魉。”好好的局面再叫这么折腾下去非乱了不可。“我来吧!这些事还是我来吧。”你就别分心在这些事情上了,这何尝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内斗。咱们真没这么些时间跟他们耗着了。

    七爷愕然的看向皇后,怎么也没想到皇后会这么说。这也太纵着了,但要易地而处,只怕放在万岁爷的位子上,心里是有触动的吧。一个女人站出来说,这事我来,别脏了你的手,毁了你的名声,是个男人都会觉得心里热乎吧。

    四爷跟林雨桐真没那份矫情,几辈子夫妻交融在一起的可不光是血肉,还有灵魂。

    “你办事我当然放心……”四爷拉着林雨桐的手,“只是这一趟,得下江南了。”可孩子还小。

    林雨桐就笑,常胜那时候还不是说撇下半年就撇下半年的,那时候可是枪林弹雨的,如今呢?怎么说也是烟花三月下扬州吧。又是这样的身份,能惨到哪里去。

    “孩子不是还有你吗?”再不行给太后带一段时间,“我尽快处理完就回来。”

    十分干脆利索。

    七爷就这么愣愣的看着,连回避都忘了。等他醒过神来人家两口子都决定了,皇上主内,皇后主外。

    好吧!这事还是只能搁在自己心里,千万别对外说去。

    从里面出来急着调配人手暗地里保护皇后呢,他这心里也没闲着,一遍一遍在心里叫皇阿玛,说皇阿玛您瞧见了吧,生气了吧。把媳妇纵成这样没人管了是吧。心里腹诽着,但回家还不得不好好的巴结福晋去。为啥?看着上面的上风走,总是出不了大差错的。

    东西好拾掇,带两身男装就能出门。董小宛这次她是不带,皇后这身份在,有很多事情不能停摆,还得董小宛出面办理。孩子有奶娘,四爷又把苏培盛暂时从前面调到后面了,盯着孩子这边别叫出差错。再有张起麟张罗,保准妥妥当当的。

    四爷那边暂时把高勿庸给调了过来替代苏培盛。这回苏培盛倒没有阴测测的瞧人家给使绊子,虽然万岁爷身边要紧,但小主子身边更要紧。他从小就跟在四爷身边,有什么看不明白的,主子爷是把这四个小祖宗看的比他自己更重。高勿庸算什么?要不是在主子身边深受信重,这样的差事想论还论不上呢。别看你在爷身边呢,打赌看看,看看你这在身边的叫爷想着还是我这不在身边的叫也念着。

    再说了,皇后走了,这事是绝密。可不是谁想知道就能知道的事。

    林雨桐没管苏培盛的想法,她是一边交代张起麟和董小宛一边挨个抱了四个孩子,“小没良心的,回来一准就把额娘给忘了。”

    谁想四爷拿了一副巨大的素描画出来,应该是刚刚叫人装裱好的,这时候叫小太监抬着进来,“你瞧挂在哪里好?”

    画上画的是林雨桐背上挂着俩孩子,怀里抱着俩孩子前恍后摇的样子,娘儿五个一个比一个笑的没心没肺。素描画是最写实的,样子画的真真的,跟真人似得。四只小的看看彼此,又看看林雨桐,指指画指指林雨桐,‘额娘’‘额娘’叫个不停。

    四爷听了就笑,“谁说我们是小没良心的,这不是都记着呢吗?”说着,指了正对着炕的地方,“就挂在这里……”天天叫瞅着,就不信能把亲娘给忘了。

    “忘了……忘了……”弘晶拍着手叫唤,完全不知道‘忘了’是什么意思。

    一个喊其他三只跟着也喊,一个比一个喊的带劲。

    在一连串的‘忘了’声中,四爷抱了抱林雨桐,“早去早回……”

    登上船的时候,林雨桐心里还纳闷呢,你说腻歪了几辈子了,怎么分开的时候还这么舍不得呢?

    迎风站在船头,一扭脸跟另一条船上的一人的视线一碰,两人都愕然。

    一个喊:“九弟妹……”

    一个喊:“四嫂……”

    两人心中都有一个疑问:她怎么在这儿?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65.重返大清(70)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