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996.悠悠岁月(13)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996.悠悠岁月(13)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00.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996.悠悠岁月(13))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13)

    看过来就看过来呗。

    英子不上前,林雨桐就更不会上前了。

    金老二早就在人进来的时候尿遁了, 四爷一扭身, 假装很忙的去招待客人去了。

    这态度已经摆明了吧。

    金老头都有些替这冒出来的亲家尴尬了。

    正想着怎么搭话呢?咱又不认识。但偏偏人家刚给咱老娘上了香,磕了头。大部分遇到这种情况吧, 就有点那么个脸上过不去。做不出来真不搭理人家的事。

    正为难呢?金满城起身了,赶紧过来,特别的热情:“叔来了!赶紧的,屋里坐,老二呢?瞎跑啥呢?”说着,一边扶着林家成往他那边的屋子去,一边朝着后院喊:“老四——老四——赶紧的, 林家我大叔来了……”

    林雨桐:“……”林家你大叔跟你有啥关系!?长点眼色行吗?

    林家成顺势跟着金满城就走,李仙儿起身紧跟其后,还回头用手指头点了点英子和林雨桐, 一副两个‘不懂事’的样子。

    在外面还能听见李仙儿招待林家成的声音:“……叔请假过来的吧。一大早从县城赶回来不容易……”

    其实是昨儿晚上老姐姐都叫二侄儿赶到县城了,叫他回去说事。家里的女人闹得要死好活的不愿意认, 老姐姐却坚持非认回来不可。说了,自己要是不认,她认。

    你说着咋弄?

    如今那个还在家里绝食呢。但自己还是来了。

    都是场面上混着的人,别看在县城,关系套关系的,好些人都说自己呢。别人不会体贴你的难处, 不想着这认回来, 家里这个老婆闹腾的日子过不成的事。只说你这人心狠!当年一个丧妻的鳏夫没法养育一个刚回走的闺女和两个刚出生的孩子, 但如今孩子都大了,你的日子也好过了。咋就不认回来呢?就是认回来了?能麻烦你多少?也就是盖房子生娃的时候,可能你得贴补点。但如今你的工资跟以前不能比了吧。给孩子贴补点能怎么样?况且,你那二闺女不是挺有本事的吗?如今打听打听去,谁没听说过她的名字?

    那明光也算是老牌的公社主任了,g后没收到波及反倒有更进一步趋势的人。据说当年保护过几个很有影响力的老领导呢。这样的人往上走是必然的。这人如今来个县城都要带着你家的女婿,这说明啥?说明你这二女婿入了人家的眼了。

    莫欺少年穷啊!

    认回来还能亏待了你?!

    当面嚼舌的,背后念叨的,他都不知道听了多少回了。

    可叫他说,认啥啊?既然过的好了,就更不愿意认了。英子结婚的时候先头的丈母娘不就没告诉他吗?

    但这事他知道。两个村离着二三路,自家村的人往镇上走,得从人家村里过。都是祖祖辈辈的在这一片住的人,姻亲故旧的,肯定是有来往的。人闲了嘴就杂,早传到村里去了。

    大侄子给老姐姐寄了两百块钱,老姐姐当天晚上就给送过来了一百,“你去一趟,给孩子一百块钱添妆。听说那金家不富裕,等分家的时候这点钱就能出来单过了。”那时候不知道就那么巧,另一个也说到金家了,叫自己是去认英子的。

    好家伙,这可不得了了。邓春花是当天晚上就喝农药,抱着瓶子就不撒手。

    还能看着她真去死?

    这事就这样了!

    钱老姐姐没收回去,出来的时候叫自己偷偷给送去就行,别叫家里的这个知道。明面上不认,叫暗地里孩子又难处的时候帮一帮,她说了,“你亏欠了那孩子的。”

    这话自己认!

    谁还没个年轻犯糊涂的时候。当年真没扣下英子的口粮,叫邓春花给那边送去,他不常在家的。结果自己走了,老姐姐也看着她带着粮食出门了,结果全都偷偷送到她娘家去了。这也是隔了好些年后自己才知道的事。回来邓春花就说了,说那边的蔡婆子最不是东西,趁着自己不在胡搅蛮缠,整天上门来要粮食,逼的她跟孩子都快活不成了。自己能不生气吗?反正来回这么传话了几年,彻底是结成仇了。等老姐姐说事情不对的时候,早就没办法收拾了。这边邓春花又生了三个孩子,还能把她怎么着?

    如今家里的钱都是交给老姐姐管着,给邓春花的都是有数的。

    这次不管怎么闹,老姐姐都说了,必须去!

    大侄子如今出息了,家里过的不紧巴了,做事大方了是一方面。老姐姐人本身就很精明,她昨晚跟自己说了半晚上的话,也说了,先不说人家养大了咱们家的孩子,本身就有恩于咱们,就只从名声上考虑,这么僵着绝对不行。如今低个头不算啥,但要不低这个头,不认这个错,不说点软话,等着吧,十里八村那难听的话多着呢。

    人嘛,本来就是‘恨人有,笑人无’,林家两房的日子越过越红火了,这恨的人多了。

    别以后能干了,就能离开这本乡本土了。

    那是放屁!

    用老姐姐的话说:“爹妈还在这一片葬着呢。咱们将来死了还得葬回来。别叫人戳了脊梁骨。这乡性得好,不管啥时候说咱们的时候,别叫人指摘……”

    其实老姐姐不说,他也知道。

    大侄儿那边正到了要紧的时候,别看只是司机,那也看是谁的司机。要是安排的好了,也能去不错的部门。这在省城就算是扎下根了。老姐姐做事向来是谨慎的很,一点话把儿都不给人留。

    就是自己这个孩子的亲叔叔,说话也是留着两分的。

    钱这东西,有多的老姐姐从不抠唆,大方的很。所以孩子们不管是哪一个,对这个娘那真是能当亲娘。

    昨儿忙了一晚上把祭品置办体面了,老姐姐带着孩子先来了,自己绕到苏友德那里,又细细的把金家打听了一遍,这才过来了。

    跟俩孩子这么一面对面,心里多少还是有波动的。二丫头当初送出去的时候,才一尺长四斤重,如今亭亭玉立的站在那里,他是真信了老伙计的话了,见了那么多姑娘,没一个比得上你家这个的。这无关长相,就是往那里一站,自有一股子气势。

    用苏友德的话说:是个人物!

    一见英子呢,心里还是有些发酸。第一个孩子嘛,每回回家都像办法带几尺花布,叫她妈给做新衣服。回家一趟,见孩子一回,也稀罕的不得了过……

    想起那些过往,就不由的叹上一声。

    这边殷勤的将茶送到手里,他接了,喝了两口,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家里还缺啥,缺啥就说话,不是外人。”

    “不缺啥!”金满城脸上带着笑:“打一声招呼就有人送来了……”

    何小婉从门口过,听了一声,就撇撇嘴,过来跟林雨桐和英子说:“……打一声招呼?多大的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有多能耐呢。”

    这种事人家当事人啥话都没说,你凑上去算是干嘛的。

    看人家老林家还认不认便宜女儿跟女婿,干脆你们认下得了。

    反正是这么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物上门,叫人挺尴尬的。至于过去不过去打招呼,如今切说不上来。因为这些孝子贤孙开始忙起来了。

    坟地里有打墓的,男孝子得带着酒过去先问候了,然后女孝子带着水壶又去给送水。人家算是给老人盖房子的,得尊着敬着。回来一天三顿饭还得有酒有肉,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一天往坟地里来回的跑几趟。大多数时候,都在来回的路上。

    家里不管是什么客人,事主都不管了,有管事的执事,他来处理。

    三兰子不准戴孝,但人家也不回去,就带着一家人,在这里守着。到了吃饭的时候,该吃还吃,该喝还喝。晚上睡觉还要给他们安排地方。等女孝子该出门的时候,她也在后面跟着,除了不穿一身白,别的都一样。

    你还不能撵人家。

    金大婶全程耷拉着脸,很不高兴。

    这到坟地里问候打墓的,也是有讲究的。会从这家的女儿要‘修路’钱。

    墓穴不是挖坑,而是挖个大斜坡下去,顺着斜坡挖洞。这个斜坡就叫‘修路’。这路修的好了,棺材斜着往下放的时候很平顺,不会惊动躺在里面的人。要是修的稍微不合适,那可惨了,翻腾来翻腾去的,就是下不了葬。还有那缺德的,修墓室的时候直接少上那么两寸,或者边缘的地方不给你弄平整,到时候棺材就下不去,露出来几寸来。最后就关不上最后那一道‘门’。

    不说有些人对风水这事心里其实还是挺信的,就是叫后辈亲人看了,心里能不难受,最后一点安宁都不给人留,啥时候想起来就啥时候心里不舒坦。

    所以一般情况下,人家说要‘修路’钱的时候,做女儿的都会麻利的掏出来。

    当然了,这些人要的也不会太过分。

    这会跟来了老太太的三个闺女,老三就不说了,但其他两个,这个钱都给。

    领头的就说了,大梅子家有能干的儿子,多掏点,拿两块钱来。二菊家就少点,给五毛就行。

    这两还没说话了,三兰子不干了,“你们穷疯了,抢钱呢!”

    这就很难听了。

    这寒冬腊月的,地都冻结实了,没看这些小伙子一个个的都干的脱了棉袄,线衣都湿透了。

    金大婶瞪眼,“有你啥事?你是干嘛的!”

    林雨桐见人家变脸,赶紧叫‘叔’,“跟她计较啥?”又连声说辛苦,摸出十块钱来递过去,“叔!给咱奶修路,给多少都是该的。这钱不多,给大家买酒喝。”

    这人一把推开了,“桐,这钱不该你出。叔知道你是好孩子,这回你奶的事,算是你跟老四出头拿事了。要真该总账上走的钱,叔直接去礼房了。这老人也不是儿子孙子的长辈,那就不是女儿外孙的长辈了?”要不然也不会定下这么多讲究来,都是对着女儿来的。

    就是这个道理嘛!

    大梅子二话不说,拿了两张大团结来,二十块钱递过去,没说多余的话。

    这人一瞧,也就接了。

    大梅子如今是拿的出来,她也该拿。

    二菊涨红了脸,叫大姐那么一比,她拿五毛钱就实在是有点难堪,但多的是真没有。

    摸出一张五毛,又摸了两张两毛的,反正没凑够一块递过去,“……多了也没有,是我的心意……”

    这人也不要五毛,只拿了一张两毛的,“这就行了!二菊姐的心意到了就行了。”

    林雨桐英子几个孙媳妇,又是给人家点烟,又是给人家倒茶,最后排成一排,恭恭敬敬的对着人家磕了一个头,算是答谢。

    李仙儿起来还跟这些人说笑,尤其是年轻的那些,“……可得好好挖,要不然老太太晚上捏你们鼻子去……”

    这个说:“大嫂子先小心自己,可得大声哭,要不然奶先捏你去。”

    那个说:“大嫂子,你可不敢光喊不掉眼泪……”

    嘻嘻哈哈的,就说笑起来了。

    那点不愉快瞬间就消弭于无形。

    一路回去三兰子一路扶着她大姐,大梅子不是驼背了吗?走路有点艰难。她一路扶着,一路念叨:“……大姐也是,给了那么多,二十块钱够我们家过半年的了。我这边孩子都吃不上饭了,大姐倒是对外人大方的很……”

    大梅子不是大方,是想叫自己心里好过点。

    这回的丧事,原本她想着,实在不行,她这边出钱算了,二侄子叫报丧了,这事就得往体面的做。可谁知道这回的事这么大,就是叫有粮回来办,也办不成这样。

    怎么办呢?

    礼金给了五十,别的地方该出头的时候就要出头,要不然真得被戳脊梁骨了。

    只是都到了如今了,有粮两口子还没回来。她的心焦躁的很,这时候再不大方,只怕满生产大队都对骂了。

    不想搭理兰子,干脆就一把推开她。想着,实在不行,得叫有油晚上去一趟县城,就是天塌下来,有粮她都得回来一趟。

    结果第二天吃了早饭,都要开始‘起丧’了,郑有粮才回来了。

    起丧是啥,是要准备埋人了。

    棺材里得铺上褥子,然后把人往里面抬。最后再整理一回,把被子给盖好。弄条毛巾,叫女儿最后给洗一回脸,然后将一捆一捆的稻草塞进棺材的里面的其他空隙里。怕棺材摇晃的时候人在里面翻腾。

    林雨桐的意思是,把老太太原本的铺盖衣服什么的,都往里面一放,也就塞的差不多了。可金大婶不舍得,“你奶用过的怕啥?洗过了一样用。”还有七八双新鞋,都塞进去?

    败家!

    这些剩下的衣服,看着吧,想要的人多着呢。

    这边人都进了棺材了,老太太的大外孙才赶回来。这就很难看了。

    就是乔站长、明主任这些都只能算是朋亲的都到了,在外面搭建的棚子下面坐着呢,他才赶回来。

    县城而已,走路一个多小时也都到了。

    说不过去嘛。

    他本身就是生在这条巷子长在这条巷子的,都是熟人嘛。

    这个说:“这事咱们法院的院长回来了吧?赶紧的,快赶不上了。”

    那个说:“知道咱们院长忙,还屁叨啥?”

    一口一个院长的,把郑有粮挤兑的都没法搭话。

    孝子们啥也顾不上了,就是跪在那里哭丧。

    金大婶哎呀咿呀的哭着,但耳朵支棱着呢。这会子开始‘迎桌子’,就是埋人最热闹的一个环节,叫大家看看这亲戚来都带了什么祭品的。

    英子和林雨桐算是出了一把大风头了。

    不说林家的上了双份的礼,再加上小老太的双份礼,还有蔡姥姥那头也是给的双份礼。因为没买到猪头,直接用了两吊子都是四斤的猪肉替代。

    相当于两个儿媳妇收了六份的礼。

    礼都摆在桌子上,一份礼一张桌子。六份就是六张桌子。摆放在灵堂的最前面,常常的一排。

    这在当时可是了不得的事。人家都夸呢,不管是小老太还是蔡婆子,亦或者是林家。

    何小婉的娘家妈来了,没有这么多,但也中规中矩,关键是何小婉的叔叔伯伯多,还有堂叔堂伯,加起来十几家子,每家都不算寒碜,这加起来也真是不少了。反正一个桌子没摆下,两个桌子没凑齐,但也按照两个算,很是给何小婉长了脸了。

    金大婶自己呢,她是长女,后面有亲弟弟六个,还有三个妹妹。一家出一点,凑起来都三张桌子。

    林雨桐就听见金大婶跟英子说了,“别觉得我补贴你们舅家,如今看看,这不是用上了。”

    三个女儿,三兰子屁都没准备,其他两个各自摆了一张桌子,这整个院子都被这祭品都摆满了。

    整个平安镇好些年都没办过这么体面的丧事了。

    只到了李仙儿她娘家的时候,金大婶气的脸都绿了。李仙儿自己的脸也涨的通红。

    谁都想不到李家拿的啥。

    人家拿了一块半斤重的猪油替代猪头。猪油在如今其实是不好卖出去的东西。有时候杀猪把猪油炼化了攒着,等过年的时候卖给做点心的。所以最不值钱的就是猪油这玩意了。半斤的猪油一个巴掌大小的样子。

    这也就算了。结果不是应该有四样水果吗?如今水果少,买不到的时候,都是用水果罐头替代的。别管是什么水果罐头,四瓶子就算数……李家可倒好,摆上来的是四个半瓶子。肯定是指买了两瓶然后找了空瓶子分成了四份。

    还有干果,所谓的干果,枣儿,核桃,柿饼这些都算,点心也行。有一个算一个呗。

    好家伙,四样干果里,两盘子枣,是那种到处都长得那种野酸枣。干瘪的只剩下枣核,没人吃这东西,如今去野地一趟,还能摘半口袋呢。就是这个东西,摆了两盘子,算是两样干果,然后另外两样,是两碟子点心,上面都是绿毛,不知道放了多长时间的。

    金家上下的脸都绿了。你要是实在没有,就跟人家何小婉的娘家一样。没有猪头,蒸了一个四五斤重的花馒头,别管这馒头里面是玉米面的还是白面的,好歹是吃的,往那一放,也是个心意。然后凑不够四样,两样也行啊。两瓶罐头,两包点心,再其他的都是用花馍替代的。这不算失礼,反倒是用了心思的。

    二菊的婆家来不都是那么准备的,金大婶也知道那边是啥样的日子,祭品嘛,是个心意。

    他妈的没有这么欺负人的,尤其是欺负死人。

    人家执事的没等事主说话,就先说了,“撤了这个桌子,我老婶子的供奉多,这个吃不上。”

    这是很打脸的事。

    从头到尾,李家人在外面连露面都没有。

    这事就是再气,能说的出口吗?况且要起灵了,人该往地里抬了。

    将棺木抬到八仙轿子里,轿子也特别沉,以林雨桐的估计,加上棺木得没有没有一千斤也得有八百斤。五六十小伙子往起抬,边上还跟着几十个,随时替换呢。

    人常说的话就是,多维持点人,要不然爹妈死了都没人抬。

    说的就是这个。

    金家五个儿子,往常也给人家帮忙抬灵,再加上金老二,金老三都是爱在外面交际的人,人多的很。还有跟四爷交好的,凑在一起,一大群。

    畜牧站这边刘壮和钱翠翠的弟弟都跟着去了,有管事的就专门记下,叫人悄悄的跟林雨桐说了一声。

    人家肯过来给家里的老人抬灵,这是个很大的人情,当然得转达了,叫林雨桐知道。

    真个丧礼,真说的上是喜丧了。别看哭嚎的声音大,但说真心话,只能用热闹来形容了。

    安葬了老太太,回来帮忙的就入席了。一般白事,都是豆腐席。一水的豆腐菜品,因着公社送了几十斤肉来,多少能带点荤腥。

    完了孝子得端着酒,林雨桐只把公事上有牵扯的,跟在四爷后面给敬了,其他的她压根就没去。三天两夜没怎么睡,好人也熬不住,更何况肚子还揣着呢。

    她拉了英子,直接去了后面的柴房,坐在柴垛上,靠在墙上,好歹能迷糊一下。

    谁知道这一迷糊,就睡了个沉。

    醒来的时候天擦黑了,却也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

    整个后续的事情她压根就不知道。她起来的时候,院子里静悄悄的,四爷也正睡的香。想来是都在补眠呢。

    她揉了揉发涩的眼睛,起来见炉子挺旺,就轻手轻脚的熬了粥。

    四爷是闻着香味起来的。

    林雨桐透过窗户朝外面看,除了金老爷子住的屋子,其他房间的灯可都亮着呢。想来是都起了。

    四爷靠在炕上不起来,林雨桐端着粥递给他,就炕上喝就行。

    吃着饭,林雨桐就问起后续的时候,“……还顺利?没出事吧?”

    四爷闭上眼睛,哼笑了一声,“李家为了回礼的事,把桌子给掀了。”

    回礼是有讲究的。比如说是拿了猪头四样干果四样水果算是一份礼的,回礼要回一半,把猪头破开,还回去一半,水果干果也一样。完了事主家根据远近,多回八个花馍或是十六个花馍。

    到了李仙儿娘家呢,这礼怎么算?

    金大婶不是个肯吃亏的性子,给巴掌大的一块板油,就想换我半个猪头,便宜死你算了。休想!把李家的礼原模原样的退回去,就行了!

    这也是一时气话,谁知帮着还礼的宋大婶只看了金大婶一眼,还真就给人家这么包在带来的筐子里,放一边了。

    本来就是人多口杂,席面还没吃完呢,李家就把桌子给掀了,问金家是什么意思?发达了看不起穷亲戚。自家闺女嫁到金家是给老人披麻戴孝过的,凭什么事这说要断亲就断亲?

    按照老规矩,这把礼原模原样打回去,是不打算来往的意思。

    金大婶那人,脾气上来就那样。结果宋大婶目的不纯的来了这么一手,好家伙直接给闹开了。

    桃花娘就偷偷跟金大婶说:“你跟老宋那人,不对付也不是一天了,咋啥事还爱叫她掺和呢。”

    金大婶恨死宋大婶,可偏偏的,话是她说的,人家就是照办而已

    原本是李家不对,这事一出,反倒是人又都私底下说金家得理不饶人,太过了一些。

    还是桃花娘偷偷的又给塞了八个花馒头进去,才把那礼拿出去叫人看,说李家亲家弄错了,这不是搭着礼呢吗?

    金大婶还只能这么忍了。李家一分钱的礼金没给,带的东西全退回去不说,一家人混了一顿饭,还顺带走了八个大馒头。这事才就这么消停下来。

    林雨桐听四爷说这个说的活灵活现,那样子叫她不由的想笑,竟是觉得比事情的本身还可笑。

    四爷用筷子敲她的碗,继而他自己也忍不住想笑。真的!这日子过的可比清平署编的那些话本精彩多了。

    吃完收拾完,正说躺上去继续睡呢,就听见自家婆婆那喊声了,叫儿子媳妇们呢。

    不用问都知道是为啥,肯定是商量礼金的事呢。

    房间不大,都进去就都挤的慢慢当当的。金老头把礼簿往那里一放,示意几个儿子看看,“看这礼金怎么办?”

    金老大刚要拿,金老二一把就给摁住了,“奶的丧事,从头到尾哪件不是老四办的?这里面人情往来的大头,都是老四那边的。别看钱不少,将来人家家里有事,老四和桐是要给人家还礼的。”他说着,言语间对爹妈就有些不满,“这东西,压根就不该拿出来叫我们看。都给老四,奶就算是老四埋的。以后爷的后事,包括爸妈的后事,就都跟老四不相干了。老四一房葬了一个长辈,就行了。剩下的事我们哥四个的事。”

    这么说也没错。

    金老头看了老婆子一眼,最开始礼簿的一百块钱是老四的,办事用的食材也都是老四和老四媳妇弄来的。不管收的礼金有多少,其中九成九的那部分那都是人家冲着老四两口子来的。所以说这事从头到尾都是老四办的事,也没错。

    金老三没意见,“就这么着,账钱,全都交给老四。咱们不管,也不问。”

    这里面礼金数额其实已经过千了,除开葬礼的各项开销以后,还剩下八百多块钱。

    金老头还没说话,金大婶把用报纸包着的钱全都塞给林雨桐,“回去你们两口子自己算去。”

    林雨桐从李仙儿不停的掐一把金满城的手上收回视线,还真就接了。

    升米仇斗米恩,有些人还就不能给她占便宜的机会。

    回去两份翻看礼簿,林雨桐又拿出本子将这些都重新整理了一遍。

    这东西得好好的保存,这以后谁家有事了,得翻看着礼簿,看人家给自家多少礼金,这得给人家还回去的。

    分门别列的,整理好了。

    这里面只有三类。一类是公事类。好些都是以单位的名义上了礼金的。别看这种没有留个人名字的,这种的人情往往比个人的更难还。光是这一类礼金加起来就上了八百了。不是小数目。第二类是林家。单独拿出来是因为礼金大,林家两房加起来一共二百五十。其中五十块钱是替在省城那个没露面的大堂哥上的礼。也就是林大娘和林家成分别是一百。因为大房的大儿子结婚了,算另外的,单独上了礼金。第三类就是亲戚朋友,加起来不到一百,其中还有大梅子的五十块钱。

    四爷从里面拿出三百块来,“明儿把这些给老二那边。”

    林家的礼金加上老二的朋友还有小老太和蔡婆子因为英子上的礼金,不到三百也不差什么。

    林雨桐接过来,明白四爷的意思。

    她给英子的时候,英子肯定不要,她是这么说的,“……叫二哥别声张,过两天我想办法去粮站弄点粮食去。不太好,但还债应该行。那粮食一毛七一斤,三百差不多能买一千七百多斤。又都是小麦,我记着借的那些大部分都是玉米,咱们按十斤玉米还九斤小麦还,这粮食差不多也都够了。先把别人的都还了,再说吧。我们剩下也够我们还债了。再说了,这差不多都是林家给的,也不是给我一个人的。”

    英子犹豫了一下,还是收下了,“……以后还你们,这一码是一码。”

    等金老二回来她跟金老二说了,“……老四和桐桐都是好意。他俩那边留够还账的,也叫咱们还债了……我寻思着,欠着别人是欠,欠着他们也是欠,给咱们是弟弟妹妹的情分……不好硬挡回去……他俩没有债了,有工资,手里没那么紧……咱们一年还不了五十还三十,总能还完……”

    金老二半天都没言语,把炕上的床单揭开,从下面拿出一张英子剪出来的鞋样子,那是家里唯一的能找出来的写字的纸张,又用柴火棒烧了吹灭,用黑着的那一头也了欠条,拿了直接去了隔壁老四那里。

    门敲响了,金老二的声音传来,“老四,睡了没?问你个事?”

    四爷做起来,没下炕,“进来吧二哥。啥事?”

    “问公社那边还有能干的活没?”金老二说着就进来了。

    林雨桐正下炕,打了招呼,就给金老二倒茶。先是涮了茶碗,开了门把水泼到院子里去,结果一闪身出去,就见对面窗户上人影一闪。

    嘚!肯定是老大两口子谁从窗户上往这边看呢。

    住在一个院子里,就这点不好,放个屁别人都听得见。

    进来顺手就关了门,四爷手里就拿着一张纸剪出来的鞋样子借条哭笑不得,“二哥,真不用……”

    金老二摆手,“亲兄弟明算账,要不然钱还给你。”

    这人!

    行吧!四爷将借条给桐桐,才又跟金老二说别的事,“……开春了就分地了,饲养场肯定是干不成了,年底猪羊一杀,社员把肉一分,明年肯定不养了。二哥要不去找人问问,那饲养场的房子怎么办?”

    金老二一拍大腿,“对啊!”

    饲养场别看那是给牲畜盖的棚子,可用的都是好料。虽然只有三面墙,但可都是青砖砖瓦做的。把这批下来,只要用土坯子盖一面墙,顺便留窗户和门就行了。李最多再做两道隔间墙,分个厨房卧室,坐下来不用外人,就家里的兄弟几个两天都收拾出来了。

    饲养场东西两个棚子,院子有大,从中间隔开,刚好是俩院子。

    四爷就道:“你跟我三哥一人一院,老大不愿意搬,就别搬。我跟桐好办,要么住畜牧站去,要么住公社大院去……”或者我另外想办法呢。

    总比这么挤在一起强吧。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996.悠悠岁月(13))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