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07章 悠悠岁月(24)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07章 悠悠岁月(24)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1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07章 悠悠岁月(24)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24)

    跟这家的儿子狗子一天结婚的还有三兰子的三女儿, 没正经的名字,就叫三女。

    金老头面色都变了,问他妹子:“咋回事?”

    这不对嘛!

    哪有儿子结婚, 把闺女打扮的跟新娘子似的。

    三兰子喜气盈盈:“双喜盈门双喜盈门。”

    啥双喜啊?

    等接媳妇的骡车回来了, 才发现,还有一辆空的骡车, 骡子的头上也绑着红绸子, 边上站着一个手足无措, 看年龄都过了四十的矮瘦汉子。

    金老头懂了,这是再换亲啊。

    换亲如今不算是稀罕事,两家娶不起媳妇的这么一凑,谁家都别要彩礼了,就这么把闺女一换, 就能成两家人了。

    林雨桐皱眉, 问一边来瞧热闹的坡头村人:“这新媳妇的哥哥年纪也太大了吧。”

    “哪里是哥哥啊?”这人一脸的鄙夷,“你姑姑家这三女嫁的这人, 是轿子里新媳妇的爹。”

    啊?

    这不是乱了套了吗?

    还有没有人伦纲常了?

    这以后的称呼怎么叫呢?三女管另一个新娘子叫啥?既是继女又是娘家嫂子。那这三兰子的儿子把妹子叫啥呢?既是亲妹子又是丈母娘。

    畜生都干不出这没人伦的事。

    金大婶在一边听着,拉了金老头, 喊了老三:“开车!回!”

    丢不起这个人。

    林雨桐坐到车上的时候, 看见三女面无表情的上了对方的骡车, 另一辆骡车的里的新娘子, 长了一副好模样, 也冷冰冰的就下来了。

    一辆进了三兰子家的门,一辆载着三兰子的闺女越行越远了。

    金大婶再车上先骂三兰子, 牲畜不如的东西,又骂那头的爹,没儿子就干这缺德事,再娶还是没儿子,丧了德行的瘪犊子。

    也是!用女儿给他换老婆,肯定是家里先头的老婆没给他生下儿子。

    李仙儿憋着嘴,抱着怀里的孩子,怪声怪气的道:“您是有儿子,那是不知道没儿子的苦。我这也是生下我们清丰了,心里才安稳下了。那要是没儿子的人家,还不定怎么着急呢?”

    清丰是老大家新生的那个儿子,作为高中生的金满城,很快就给儿子定下名字,就叫金清丰。

    当然孩子叫什么没人有意见的。但是他么的我们没儿子怎么了?我们招你惹了?跟你有个毛关系?

    李仙儿一边逗弄着怀里的孩子,一边拿话刺英子和林雨桐,“就算是挣下金山银山,还不是便宜了外人。”

    谁外人了?

    是闺女是外人了?还是将来我外孙子是外人了?

    好好的说话不行吗?非得夹枪带棒的。

    何小婉怼了一句:“有儿子能咋?为儿子愁死被儿子差点气死的人还少了?”

    这话算是戳到金大婶的肺管子上了。这辈子要是有五个闺女,五个闺女都嫁出去,一人一天给她一把米,都够她老两口过活了。

    可这儿子呢?好的是真好,不好的那也是真不好。但当爹妈的能把那不好的给扔了不?不能!那是亲儿子。

    李小仙白眼一翻:“宁被儿子气死,也别因为想要儿子给想死。”

    反正是人家觉得生了儿子就比其他四个妯娌高了一等了。

    尽管她家的儿子真没谁稀罕,包括孩子的爷爷奶奶。

    在老宅住着的时候,金大婶差点没被这孙子给吵死。两个孙女都没他能哭。夜哭郎一样,白天睡晚上哭的。难带的很。

    用金大婶的话说:母子一样的东西,都不是省心的。

    不是真不待见孙子,要不然就不会叫住老宅去了。实在是当妈的不是东西,这才叫当奶奶的连带的对孙子都喜欢不起来。

    为了人家的事,回来自家差点吵起来。

    回了家,林雨桐换了衣服就跟小老太说三兰子家的事,“……怪不得事先没说,只怕也不是不知道丢人……”

    说这话,换衣服洗漱。

    清宁嘴上嘚吧嘚吧的吃着蛋羹,扭脸看一眼林雨桐再看一眼林雨桐,才叫了一声:“妈!”

    “嗳!”林雨桐应着就摸她脑袋上的小黄毛,“叫个妈你犹豫半天,看啥呢?”

    虚岁三岁,实际上两岁的孩子,说话说的利索的很。

    “怕你吃她的蛋羹。”小老太解释了一句,“这丫头可比你精明,也比你泼辣。”@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一条巷子住着六户人家,三个小姑娘的年纪都一样。自家这边的清平和清宁,还有刘成家抱养来的刘燕儿。

    有了亲生的,这边也不是对那姑娘不好,大多数时间,这姑娘是被放在刘成妈那边的。偶尔回来,忍冬抱着她家的闺女,就把这个放到小老太这边,或是放到蔡姥姥那边。说是叫孩子一块玩,其实就是照看不过来。

    那刘燕儿生的月份大,比这俩大半岁。瞧着就不一样,好吃的好玩的,就爱往自己怀里扒拉。清平不是太爱计较的性子,人家吃了就吃了,从来不争抢。可清宁不,转着圈的都要把自家的东西弄回来。找个东西往远处一扔,引得刘燕儿跑去捡了。她就把东西扒拉过来,该是清平的给清平,该是她自己的还得是她自己的。

    小老太就说:“这丫头,以后可了不得。分的可清楚。她自己不要愿意给出去的她从来不计较,但是从她手里抢东西,那没门。里外分的可清了。清平怎么都行,但是那燕儿就不行。”

    对蛋羹这丫头有执念,林雨桐不想给她吃太多,毕竟一直就胖嘛。蛋羹这东西,一天一个鸡蛋的量就行了。可有时候看不住,小老太就爱喂。

    林雨桐就看小老太:“这是第几个?”

    小老太瞪林雨桐:“真每天只给吃一个。分了两回蒸的。孩子不识数,你还看出来多少?别管!我心里有数着呢。”

    林雨桐不过是提醒一下而已。小老太比较靠谱。尤其是对女孩子的教养,更靠谱。不会叫孩子受她当年受过的罪,但对孩子的外形也不会全然都不在乎。只看她如今都保养的有模有样就知道了。

    四爷半晌回来看她闺女,见林雨桐在还吓了一跳:“又跟三姑家吵起来了,饭都没吃就回来了?”

    林雨桐跟他把事说了,“以后这三姑家跟那大姨家,我这辈子都不去了。”

    什么玩意?

    不去就不去。估计是金大婶也不想去了。

    等苹果树的花骨朵长到欲开不开的时候,到了考试的那个星期了。

    周五晚上,两口子就去了县城,又不是没地方住。顺便又拜访了一下局里的领导。一听是自考,懂的不懂的,都说林雨桐上进,有前途。

    看在那么多礼的面子上,说恭维的话都是应该的。况且那边养猪场养鸡场,年节大家的福利,年终的奖金,都是这林雨桐懂事的弄来的。不知道省了多大的心。

    局长还说了:“以后要备考的时候,只管过来请假,我亲自批。如今咱们需要的就是有知识的人才……”

    调子唱的很高。

    现在两人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修桥铺路,关系网越搭越远,越维系越紧密。比之之前出来办事省心的多了。有时候一个电话,一点小事就处理了。

    从这里出来,又特意去了县政府家属院,去拜访已经升职为常务副县的明光。

    明光给钱翠翠找了个好对象,就在县政府事务局上班,小伙子朴实的很。正筹备婚礼呢,林雨桐和四爷来的时候,正碰上两人从里面出来。

    钱翠翠还小声跟林雨桐道:“说不定你们家这位得往上升一升了。”

    拜访就是礼节性的拜访,并不求什么。

    明光听到两人要自考,确实也讶异了一瞬,“这条路你们说不定还真走对了。”

    但这想要学习,还要达到大学的标准,又有几个人真能做到了。好处都能看的到,但能坚持下来的,只怕是寥寥无几。

    确实是明光想的那样,考场上没几个人。

    四爷那边是个什么情况,林雨桐不知道。反正她这边,她一个人一个教室。还配备了俩监考老师。

    考完了两人还找林雨桐聊,这两人虽然是高中的老师,但说实话,文化程度也就高中,然后这两年上过短期的函授,算是混了一个大专的文凭。对两人来说,他们就绝对没有考场中这个考生的英语水平。

    问的也不过是这自考难考不难考的话。

    林雨桐把放在外面窗台上的大学英语递过去给他们,“学懂了就行。”

    这对没有英语基础的人来说,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只翻了两页就打了退堂鼓了。

    考试只考这一天,考四门。

    晚上才有空跟四爷交流,他那边也是一个人一个考场,而据他从监考老师那里得来的消息,这次报考的也只有五个人而已。

    因着都是公共课程,这次考试相对来说比较轻松。

    两人没再县城多呆,第二天就回了。家里老的老小的小,哪怕是金老二两口子就住在边上,心里也不安稳。

    等到果园的桃子已经冒了一点红尖尖了,自考的成绩单寄到了单位了。

    魏国,就是那个农学院毕业的站长,把信封递给林雨桐:“就是每过也没关系。我在农学院还有老师,回头找些资料给你……”

    话没说话,林雨桐将信封拆开了,英语满分,其余都在九十五往上。

    魏国瞄了一眼就诧异的看林雨桐:“你的英语水平这么高?”

    “记性好而已。”没错!这几门考的差不多就是记忆力。记性好确实是个优势。

    魏国笑了一下,“那这样,你还真说不定能读研呢。要不我联系几个老师问问。”

    “现在还不着急。”主要是不相信你的办事能力。“全部考完谁知道是几年之后了?现在说未免太轻狂。”

    小老太就很高兴,做了好吃的。晚上英子拿了刚卤出来的猪耳朵切了凉拌了,给哥俩下酒。

    金老二很高兴,又有些伤感:“当初要是叫你上学,叫老大早早回来去学校教个书都好了……”

    太平三村有十个组,第九组虽然属于三村的,但又叫鲁庄,全是从山东迁过来的新户。离三村大家住的地方离的有点远,得有五里地之外呢。这人团结,坚决不叫打散,自成一组。如此倒是没人跟他们冲突了,他们也抱团了。但有一点不方便,就是孩子上学远了。大些的孩子还罢了,走着来走着去的,大人不用担心。但是小些的,谁能放心?孩子得上学,就得有学校,但是一组才四五十户的人家,孩子就那么几个。怎么弄学校?

    最后村上还是弄了个分校,只安排一个老师过去。没工资,挣的是工分。

    金满城当时在上高二,金老二的意思呢,就是先别上了,反正他那成绩也就那样,主要是乖巧不惹事,老师比较喜欢而已,就算毕业了能怎么办?他都去村上说了,又去找了九组的人,上上下下的都说通了,叫老大去。当个小学老师。教一到三年级的孩子,总共也就十几个。挺好的吧。结果人家死活不愿意,觉得那边远,走着去累的很。住在那边又不会自己做饭。这个苦难那个困难的摆了一堆。结果叫刘家也就是隔壁住着的刘保的大哥给去了。刘保都招赘出去了,刘保的大哥当年都快三十了还是老光棍。家里的成分不好,娶不上媳妇,但却是早些年的初中生,基础扎实的很。人家就去了,住了过去。结果在那边找了个媳妇,以学校当家,彻底的给安顿下来了。去年人家那小学校被县教育局给特批了。刘保的哥成了校长了,也转正了,还分配了俩任课教师过去。人家现在一个月也拿三十多块钱的工资呢。

    人的命运就是这样,也许看似一个不怎么起眼的决定,很可能就会改变人的一生。

    就像是金老大,就像是被人顶替的金老二。

    喝了两杯酒,就有点多愁善感。

    但对于老四还能有这么一个机会,金老二是真高兴,瞧着一边玩的清平直笑:“就是千难万难,也要叫我闺女念书。这当农民的滋味……不好受。”

    看天吃饭说的就是农民。

    去年一场连阴雨,种棉花的没收成。后半年就算是白干了。吃不起饭的还照样是吃不起饭。

    今年春上又是干旱,一直就没下雨。能灌溉倒是能,但是灌溉不要花钱吗?

    开春追肥要花钱,灌溉要花钱。这些东西还就不能凑活,人哄地一季,地哄人一年。半点都掺不得假。

    等到麦子熟了且看着吧,要是天好还罢了,要是天不好,这日子又怎么往后半季的混。

    金老二家的日子是真过的不错了。英子这边有那小饭馆,一个月说真的,累是累点,但赚的不少。多的四五十,少的二三十都能赚来。顶一个工人的工资了。

    而金老二呢,去年没种粮食,倒是种了一季西瓜。西瓜叫四爷全都推销给各个单位了,当福利给发下去了,还是他们自己派人到地头拉的。可比种庄稼划算。今年过年的时候,去林家碰上了林玉健,他听说英子种西瓜,还说呢。种吧,只管种,像是水果这些,到了熟的时候就打个电话给我,你种多少我这边要多少。

    林家老二金玉康今年也跟着种西瓜了,金老二就没打算找林玉健了。

    “有我呢。”四爷是这么承诺的,“种多少给你销多少。”

    这话跟金老头说了,他当然是愿意的。但是老五不乐意,结婚了,跟着爹妈住,却想自己当家做主。他听他媳妇说呢,种芝麻,香油可贵了。

    犟的不行,非得种芝麻。

    可芝麻的产量才多少?香油是贵,但种出来的芝麻能磨多少香油?

    金大婶气的不行,“把地分了,各种各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四亩八分地,分成了两份,老两口一份,老五两口子一份。

    这么一折腾,西瓜是种不成了。金老头干脆种了甜瓜,这瓜产量不大,但胜在熟的早。

    金老大倒是跟着老二种了西瓜,可金老二舍得本钱啊,按照四爷说的,现是育苗,再是盖了塑料膜,这成熟期自然就会不一样。金老大不,只在地上就那么种。老二说了他两回,老大来了一句:“那薄膜不要钱啊?叫用叫用,我还不知道要用……”

    老二就再不说了。

    四爷没看两天热闹,他自己那边也出热闹了。

    怎么了呢?

    饲料厂那边的工程不是要完工了吗?建筑队也要撤走了。但是要走了要走了,却被南街那边的平安二村的人给拦住了。

    一来就来了成百的小伙子,拿着铁锹锄头,一副不肯罢休的架势。

    建筑队来找四爷了,赶紧的吧,再不去就出人命了。

    林雨桐跟着去了,人山人海的啊。二村来找茬,三村的人自发的就都站出来了,想干嘛?找茬来的?

    里面以金老三为首,站在建筑队的大卡车的车头上,“……今儿谁敢动一下试试……看我金怪的名头是不是白来的……”

    主要这是老四负责的头一件事,最后闹出乱子了,这不是折子了吗?

    四爷过去才叫老三下来,指了对方一个年级稍微长一些的,“过了一个人说话,总得叫我知道出了啥事吧?”

    能是啥事?

    “这些建筑队的最不是东西。勾搭人家媳妇,闹的人家要离婚,你说这事咋整?”

    是这事啊!

    建筑队这些人,在这里没啥消遣,有时候得闲了也在街上转悠转悠。买点东西或是找点顺口的吃食。

    有时候衣裳破了,也找人缝补缝补。他们有工资,工资还不低,花上这五分一毛的,不当事。

    有那小媳妇呢,就出来挣这钱。这么一来二去的,就跟外面的男人好上了。

    这不稀奇,这样的事啥时候都有。家里的日子过的艰难,突然发现日子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她不得扑腾吗?

    优渥的物质条件,男人一个月三四十块钱的工资,就足以叫有些女人放弃家庭,放弃孩子,背叛丈夫,承受千人所指万人唾骂。

    可这里面谁错谁对呢?

    说到底,还是穷闹的。

    这事不归四爷管的。这该是建筑队的事。

    金老三就钻到二村那一面,找了熟人撺掇:“在这里闹事算怎么回事?我们是不会看着在我们的地界上叫你们伤人的。要找茬,上别处去啊……”

    结果人家也偷声说了,“不找茬,也不伤人。人家是公家人,我们咋敢伤人?你也跟你家老四说一声,叫建筑队出点血,这事就了了……”

    出点血,不是真流血,就是叫建筑队出钱。

    金老三不屑的冷笑,都是一群瘪犊子。人家睡了你老婆,你就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跟他们干。谁怂谁孙子。

    他妈的闹了半天就是为了要钱的。这他娘的跟叫你媳妇出来卖有什么不一样的。

    冷笑着去跟老四说,却见老四从建筑队的队长手里接了一大摞子钱,递给对方。

    至于建筑队这些到底跟几个媳妇不清不楚的,牵扯到谁谁谁,四爷连问都没问,只接就说了,拿钱这事就算是了了。

    这边利索的给了钱,那边利索的接了钱。就见人群里一个小伙子猛地蹲在低头,手里攥着钱抱着脑袋,呜呜的就哭。然后一个巴掌一个巴掌的往他自己的脸上甩。

    林雨桐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哪个男人身上能没点血性,但这生生被贫困给折断了脊梁。

    回去后,老三就又蹲在两家的门口了,请进去之后,这位开口就说:“我还是想去南边。”

    金老二没说话,掏出烟一口一口的吸着。

    四爷看了老三一眼,其实他并不赞成老三出去,他并不是一个老成的人,惯爱在踩着底线办事。一个不小心,只怕就会湿了鞋了。这样性子的人,就得搁在眼皮底下看着。

    老二又何尝不是这样的顾虑。要不然他头一次去鹏城之后,他就不会那么急着将人给找回来了。

    两人都不怎么愿意,但这话该怎么说呢。

    林雨桐提了一句:“我三嫂怕是有了。你这时候走,谁照顾她?”

    啊?

    金老三愣了一下,“何小婉有了?”

    “你带着我三嫂明儿去县医院找凤兰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林雨桐当然是不会看错。何小婉确实是怀孕了。

    这怀孕,到生产,再因为孩子小,一个人照看不过来,三拖两不拖的,金老三想走也走不成了。

    话题到这里就打住了,金老三也不提了,反倒是急匆匆的回了家。

    等到桃儿熟了,清宁能抱着熟透的桃儿砸吧着吸桃汁了,何小婉的肚子都已经显怀了。

    她坐在一边吃清宁吃剩的,清宁吃桃儿,只咬桃尖尖,咬破了吸桃汁吃,觉得吸不出来了,就扔一边不吃了。小老太觉得孩子浪费,四爷却只笑嘻嘻的看,金大婶还说我家孩子咋这么聪明呢。

    这一点跟清平又不一样。清平从不主动说要个这要个那,就是带着去赶集,也从不主动伸手要东西。这就被大人盖上一个戳——懂事!

    说这孩子,这么小都这么懂事。不乱花钱等等的。

    这跟本性有关,但跟家庭教育也肯定有关。蔡姥姥简朴,孩子不浪费的时候她肯定就夸孩子,浪费的时候回训孩子。然后孩子就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

    清宁则不一样。小老太有身家啊,本身就不是奉行节俭的性子,她也无须节俭。所以对孩子,可就是可着劲的,只要不是过分的奢侈,一点口腹之欲而已,随她!只要说想要的,老太太觉得能弄来的,从来没拒绝过。

    更何况是四爷,即便孩子丑,那也是亲的。到了集市上,不用孩子说要,就就指着这个问她家闺女要不要,指着那个又问要不要。只要说要,那就买。

    所以比起清平,就显得清宁有那么一点不懂事。

    宋大婶就说:“清宁要跟着清平学学……”本来就不好看,还大手大脚的,将来更嫁不出去。

    金大婶心里骂了一声:放你娘的屁!

    嘴上却道:“我们清平是知道他爸妈挣钱不容易,我们清宁跟清平不一样,他爸妈有钱叫我们花……”

    宋大婶的大儿子娶了以前的女知青,女知青返城的时候还算有良心,也没自己跑了不顾丈夫。人家爸爸当时恢复工作了,给两口子在县城安顿了个家,也都安排了工作。既照顾了闺女,又考虑到女婿要照顾爹妈。因此上,宋大婶以前最爱在金大婶面前炫耀他有能干的儿子。

    如今金大婶可不都给还回去了,你儿子能干,我儿子不能干吗?我儿子只比你家儿子更能干。有钱叫我孙女霍霍,你管得着吗?

    说完又疼惜的摸清平的头,有点不得意蔡姥姥管孩子。

    凭啥就得叫我孙女啥啥啥的都省着。姑娘家怎么了?怎么就非得顾着爹妈顾弟妹,顾着丈夫顾孩子。这不得跟自己这一辈子是一样样的。自己活的够憋屈了,干啥叫孙女还得重复这日子。我孙女就得给清宁似的,打小就过好日子。

    一想到这里,金大婶瞬间就有了决定,叫了金老二,“清平给我抱来,我自己管的过来。英子那边不是忙吗?叫她姥姥帮着摘摘菜,也给英子搭把手。”

    抱着清平就是不撒手,瞪着老二,你要是敢把孩子要回去你就给我等着。

    也不是不行啊。主要是老两口跟老五分着呢。再说了,老五就是再犯浑,对清平肯定不会差了,英子咋对他的,他心里没数?

    英子连多想都没多想,婆婆看着跟姥姥看着,差别不大。

    他们不多想,但是蔡姥姥肯定多想了。孩子姓金,到底是人家的孩子。肯定是孩子奶奶觉得带的不好了,才把孩子接去了。

    这话还不能跟英子说,说了这就是挑事。回头跟小老太说了。

    小老太眼睛闪了闪,却只说她多心了,“人家那边疼孩子是真的。你给英子搭把手才好呢,你也不想想,她这当婆婆的要是过来给英子帮忙,肯定在这边吃饭。英子的公爹不得跟着。这慢慢的,是不是就得跟着老二两口子过了?老二两口子肯定乐意,可这不是夹着老五家呢吗?住着老宅就得赡养父母,这是规矩。这么着老五得说啥?说老二是故意要臭了他……”

    这么说好像也对。

    蔡姥姥叹了一声:“你说这谁家的日子好过?”

    谁家都有烦难的地方呢。

    等蔡姥姥走了,小老太才摇头。教养孩子各有各的道理。勤俭持家,顾家孝顺,这都是优点。看英子就知道了。宁肯吃亏,也绝对不占便宜。对公婆妯娌实心实意的,任劳任怨吃苦耐劳。

    这样的媳妇简直就是典范。

    可是典范是典范了,她自己呢?顾了这个顾那个,啥时候能顾的到她了?

    孟大蚕喜欢那样的媳妇,但觉得不希望她自己的孙女成了那样的人。

    英子是个实诚人,老两口愿意带孩子,她顾上给两人坐针线,钱却不少给,五块八块的给老人。老五还是老习惯,接了婚了,偶尔过来吃顿好的,也不给钱,英子不计较。有时候借上三毛五毛的,也就顺手给了。

    因此上,清平在老宅呆的挺好的。

    老两口就不说了,疼到骨头里了。金老头不是会做席面吗?红白喜事,人家都爱请他。不给钱的,给的都是一条毛巾一瓶酒两包烟。但金老头每次都跟人家提前说好,“熟肉我要留上二三两,家里有孙女……”

    跟厨子计较这个就是犯蠢。你不答应人家也一样能贪污。

    谁家都乐呵呵的说好。于是每次金老头回来都会带烟盒大小的一块熟肉回来。老两口又舍不得吃,变着花样的做给孙女做。大部分时候还送清宁一半。金老头坐在边上,看着清宁吃完了,才溜达着走回去。

    金大婶跟对门宋大婶还彪上了。宋家那大儿媳妇娘家在省城,人家给了不要的旧衣裳,看起来也时髦的很。那大儿媳妇不要,就都送回来给老家了。有小孩的衣服,洗洗就叫她家芳芳穿。白白净净的漂亮小姑娘,穿着城里人的衣裳,人家都夸。金大婶就觉得,有啥了不起?儿子们孝顺的钱,拿着就去了县城,找一样的买。一买还买双份。你家穿旧的,我家就给孩子穿新的,怎么的吧?

    宋大婶在家里气的跳脚的骂:“指着她孙女给她送终呢。”

    其实清宁不缺好衣裳穿,不过是如今的童装,那布料真不敢恭维。小老太是嫌弃那料子孩子穿着不舒服,所以才不叫穿的。孩子奶奶送来了,她每回都可高兴的接了,但回头在家里玩的时候,从来不叫上身。但在外面却也替金大婶宣扬名声,又给孩子买什么了等等的话。

    反正在平安三村,金大婶属于有争议性的人物。有人说那是个好婆婆,帮着媳妇带孙女,还搭钱给孩子买这买那,叫孙女吃的好穿的好。又有人说,好啥啊?最是势利眼,见哪个儿子有出息就溜须哪个,没看见那大儿媳妇一个人带孩子,听说那亲孙子从生下来,那当奶奶的连抱都没抱过。那可是孙子——男孙!

    金大婶听说了,就骂一声放屁!我自己的儿子,还用的着溜须?脑子被门夹了。

    有人帮着带孩子,对于要忙碌的宝爸宝妈来说,真的是福气。

    林雨桐忙着背书呢,真的!如今这考试中间就间隔三个月,说忙碌是真忙碌。

    四爷去了饲料厂办公室背书,正做笔记呢,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进来。”他抬起头,等着人进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结果进来的是小舅子郭生。

    当初录用了他,但却从来没有在私下的场合说过话。

    郭生进来,红着脸沉默了半天,好似不知道在这样的场合该叫什么似的,鼓足了半天的勇气才道:“……姐夫……”

    四爷应了一声,指了指边上的椅子,“坐下说。”

    郭生有些拘谨,“就是……下个月初九我结婚……想请你跟二姐过去吃杯喜酒……我爸本来要亲自上门报喜的……我说我天天来上班就不用他跑了……回头我去对面饭馆跟大姐和大姐夫说一声……”

    四爷当然是应下来,“我跟你二姐说。家就在对面,有空家里去坐坐。吃不惯食堂,就去家里吃。”

    客气的让了让。

    郭生笑了笑,也不点头说好还是不好,结果从兜里掏了一个东西出来放在四爷的办公桌上,“给清宁的……”

    说着,就转身出去了。

    四爷拿起来一看,是个雕刻的并不怎么精致的猴子。清宁属猴,用的木料是桃木的。桃木辟邪,孩子带着都说百邪不侵。

    应该是亲自雕的,用了心思了。

    回去给清宁挂上了,才跟桐桐说这事。

    林雨桐点头,拿了黄历,“是下个月初九吧。”在上面标记上,省的事多给忘了。

    “是下月初九。”郭生的爹此刻站在林家成面前,肯定的道。

    郭生不知道,他爹又跑去给他亲爸说去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07章 悠悠岁月(24)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