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10章 悠悠岁月(2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10章 悠悠岁月(2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17.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10章 悠悠岁月(2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27)

    林家出事了, 对这边直接的影响就是找四爷寻后门捞人的人打了退堂鼓了。

    看!我连我老丈人家出事都管不了,你看我能管谁?找我去捞人,压根就不靠谱。

    在丁爱民在聚赌的, 可不都是附近的人。一个镇子上混的, 有些跟老三都有不错的交情。出事了,人家爹妈拿着两包点心过来, 说大侄子, 知道你人头熟, 想想办法,给捞出来吧。你看那么多罚金,咱们也掏不出来。是不是给人家说说,少给点行不行啊。

    林雨桐心说,咋叫人家给少点?人家那罚款是有正当用处的。上交上级单位百分之多少, 然后其余的都是大家过年的福利了。没发现越是年节的时候, 抓赌抓黄的越多吗?给你们都少了,人家没钱过年了, 这钱叫我们家填补还是怎么的?

    这不是一个两个,拿面子就给换回来了。

    这可是一群, 十多个人, 一个镇子住着, 谁跟谁没点交情。给这个办不给那个办更容易得罪人。

    怎么办呢?

    四爷说了, 我现在没法说话。就把林家怎么怎么了, 最后怎么怎么的,学给人家听, “要是换在别的时候,您开口了,说什么我都得给您办了。可这个时候,人家都怕跟我接触,就怕传出什么不好听的话。瓜田李下的,怕我为的是林家的事……林家那是是判下来了,改不了了……人家办不了事,自然都躲着我呢……”

    听起来好似有点道理。

    人家是不知道跟林家的关系有多深的。就知道老三的车当初是老二老四的老丈人想办法不要钱叫开回来的。这关系那肯定实在的很了。

    却不想着,那后娶的丈母娘娘家出事了,跟这边有个屁关系。

    反正借着这事,和和气气的,谁也没得罪的把人给挡回去了。

    四爷还特意去了一趟派出所,拿着好烟好酒,算是给这些人求个差不多的待遇。

    遇上罚金没交齐的,不能总在外面晾着,这事不说人家也会照办。这副所长多机灵啊,一看四爷就知道是赶着鸭子上架的。

    这位立马就接下了,还特意带着四爷往那些被拘留的人面前走了一遭,说话声音可大了,保证那些人都能听见:“……你老弟既然开口了,那没话说……肯定得照顾的好好的……好吃好喝暖暖和和的,不叫受罪……干啥破费这么些呢,叫人多不好意思……你这人没的说,就是有人情味……”

    然后老三来看他的狐朋狗友,听了一肚子感激涕零的话。

    你家老四人不错,真的!我是没想到他能来给咱们说情。

    自从你家老四来了,咱也能不受冻不挨饿了,老三,哥哥记你的人情。

    林林总总的一大箩筐的话,这个说了那个说,好像真是他求了老四似的。

    得了!何小婉还担心过来一趟得被求着捞人,这会子一看这样,他们是长不了这个嘴了。

    他能说啥:“我以后给兄弟们送饭来。”好吃好喝的送些日子,这情分就算是尽到了吧。

    林家成没上门来求助,他当然也是没脸求助的。

    不过好在林家还有另外一支,林家成当年对林玉健是有恩的,想办法把侄儿送去当兵,把身上的钱全都掏出来给了侄儿,这算是他施下的恩德。

    一个电话过去,林玉健连夜赶回来了。

    林家成也没说邓春花的事,只说了大儿子的事,“这么混下去不是个事,叫学个手艺去吧,不管是修电器还是修啥的,将来能自己混一口饭吃的手艺就行。”

    这事林玉健二话不说就应了,也不用林玉奇收拾东西,拎着就出门往车上一塞,也不回去看他爹妈了,“时间紧,我就不回去了。给为我爹娘说一声就行。”

    林家成站在门口挥挥手,表示知道了。

    办完了这事,林家成又找了苏友德,“……别的也不求,只把玉龙调过来,放在你的手底下……”好歹不会因为这个当爹的臭了名声而被打压出不了头。

    这个也不是太难办的事,半辈子的交情了,苏友德一口就答应了。

    只剩下闺女的事了,也不说工作了,找个家境好的对方,赶紧嫁出去,才是正经。

    想着过年的时候,把这事跟亲朋好友都说一说,也好叫大家都帮着看看。

    八三年的春节就在这样的气氛中来到了。

    零零星星的有点鞭炮声,这都是舍得花钱的。

    除了四爷,这条巷子里也就刘保家买了鞭炮。年前的时候就听见刘保嘚瑟呢“不买不行,家里有两个放炮的娃儿,搁在家里闹呢。”

    说是抱怨,其实是在炫耀。

    炫耀啥呢?炫耀他们家有儿子。

    林雨桐和英子不会多心,但刘成家的媳妇忍冬就翻着白眼,站在门口,把围裙拢起来擦着手,挺着大肚子过来跟英子说话:“张狂啥呀,就他家有儿子。有儿子也不姓刘!”

    因为刘保当时是招赘出去了,别管是明招还是暗招,当初肯定说了要给人家顶门立户。生了儿子要跟着老婆的姓的。

    这边说着呢,刘保从他家闪出来了,“我家就有儿子,我就了不起怎么的?”

    不是俩儿子吗?

    人家回去就给二儿子换姓了,除了大儿子跟着老婆的姓氏,老二儿子和小闺女,都姓刘了。

    大年初一早上就嚷的满巷子的人都知道。

    忍冬低着头一句也没说,英子跟林雨桐就笑:“她那是憋着劲要生儿子的。”

    是呢!如今这日子过的,时时刻刻的都有人提醒着,没儿子就低人一大截。

    有儿子的过年就是借钱也得给儿子买炮仗。你听那有儿子的,满巷子都能听见叫儿子的声音:“……赶紧的,妈的老子给你买了炮了早上你给老子睡的不起……”

    四爷则在门口,抱着清宁,叫她点炮仗玩。

    用棉花的秸秆烧了一头,长长的带着火星子,这丫头也是胆大,伸着就敢点。

    刘成在他家门口站着吆喝四爷,开玩笑说:“你家闺女就是会放炮,那也是人家的人……”

    胡说八道!自家的孩子到哪都是自家的。

    金老二说四爷:“你也不怕把孩子吓着?”

    说是男女都一样,但真的能把男女看成一样的还是少。

    在城外住着的,都是分出来的。老宅都在街道上呢。大年初一早上刚起来,在家里吃了早饭,这就得去老宅了。

    老宅这边,人家大厨房被老五占用了,许是怕这些儿子媳妇回来用厨房,再用了他们家柴米油盐,所以过来的时候,人家那厨房的门是锁着的。

    这就很尴尬了。

    老两口能用屋里的炉子做饭,这一大家子回来,咋做饭呢?

    大年初一的,金大婶坐在炕上擦眼泪。

    金老二懒的说老五了,就说他老娘,“跟我们过去过,就说是给我看孩子了。我爸正好给英子帮帮忙,行不行?”

    按规矩要么跟着老大,要么跟着老小。如今跟着这不大不小的,算怎么回事?

    金大婶还没说啥呢?

    金满城先喊了:“老五就是没囊息,连个媳妇都管不住,要走他们走!看能耐的他们,这家里有他们的啥……”

    撺掇着爹妈把老五往出撵,最好他们能搬回来。

    真要这么做,当爹妈的可就跟老五结成仇了。

    金老二瞪老大:“说啥呢?关老五啥事?”

    老五媳妇是这不好那不好,但老五就那样。脑子不机灵,有一股子蛮劲。当爹妈的为啥对老五的媳妇啥也不说呢,就是自己知道自家的孩子。老五这家,要是有个能拿的住事的还行,要是碰上个啥事都拿不住的,他这日子其实更难过。没主见的人再搭上一个没主见的人,想想愁人不愁人。被外人坑死了都不算完。

    但老五的媳妇这不好那不好,尤其是扣扣索索的,叫人看不上。可这放在他们两口子这家里,就能过。只往自家划拉,一分都不往外掏。不管你多看不惯,但不得不说,人家这日子凑活着就能过下去。

    真要为自家兄弟考虑,就那么包容了。只要自家弟弟的日子能过下去,就行了。

    老人不跟着过,他们爱咋过就咋过去?何苦受这气。

    况且借口都是现成了,叫老人过去帮忙的。

    英子的姥姥没了,那边少个帮衬的。自家爹有手艺,老娘又确实离不开孙女。过去不是正好?也不说把老人就分给他了,就说是去帮忙的。也叫老两口的日子过的宽展一些。

    老五蹲在一边也不言语,马小婷靠在门边好像说的话跟她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似的。

    然后这年怎么过?

    大年初一的,一家子去了金老二那边。人家老五两口子还跟着呢,就去那边吃。

    英子年前只留了三斤肉,他们一家三口嘛,能吃多少。

    如今这十多口子人,那三斤肉还都包了饺子吃了有一斤了,只剩下两斤左右,咋办呢?

    林雨桐把自家的东西又端过去,几个妯娌下厨,整整坐了两桌子。

    马小婷该干活还干活,别的活儿干不了,就做灶膛前面烧火,半点尴尬都不见。

    李仙儿拉了林雨桐在外面说小话:“怎么有脸的?”

    这有啥没脸的?

    还有更不要脸的呢。估计李仙儿现在还不知道。清丰还小,不会说话。跟清平和清宁还不一样。这两丫头是嘴皮子一个比一个利索。老五没成色的,把孩子们身上的红包给哄去了。清平在老宅的时间长,她五叔要她的东西,她还没有那种是外人要我的东西的感觉。但清宁不一样啊,到底没再一起生活过,这丫头有很有领土意识,是她的就是她的。她五叔把她衣服兜兜里的钱拿了,她当时没言语,转脸就跟爸妈告状了。

    还顺便指了指炕上躺着的清丰,“还拿……他的……”

    现在这孩子,能有多少压岁钱?@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雨桐是给了这些孩子一人一块,这算是大钱了。

    年前四爷还专门去信用社给老两口换了一叠子一毛钱的毛票,结果他老娘还嫌弃他手太大,面额太大了,为啥不换点一分两分的那边毛票票。

    这时候的一分两分不是硬币,就是纸币,压岁钱很多都是给这样面额的。

    如今这换新钱都是要找熟人的,专门找人家给预留出来。四爷实在没脸说给我家老当家的换上一分钱的面额的。丢不起那人!

    最后还是金大婶自己跑去了信用社,给换了一堆一分两分的来。

    这还得是关系亲近的孩子才给的。

    四爷和林雨桐又不带孩子出门给同事领导拜年,孩子身上的钱也就是今儿人家给的。加起来也就两块不到的样子。结果老五还给要去了。

    林雨桐没给李小仙说,何小婉就说她:“你不说我一会去说。要不然大嫂子那人还当是再二哥二姐这丢了呢?再找来?”

    才不会!

    老五那德行,谁都知道。也不是只今年拿过俩孩子的红包。去年孩子小,跟现在的清丰一样,还不是给拿去了。那事还是李仙儿瞧见了,偷摸着跟林雨桐和英子说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你说这事,真计较起来就那不到两块钱,跌份不说,关键是大年下的,俩媳妇说了,金大婶是想当成没看见都难,少不得又是一顿吵嚷。

    这回林雨桐还当没看见,就看他老五能不能指着孩子的压岁钱发财了。

    就跟英子似的,一年两年的忍让你,你要是这么哄着孩子的钱,英子心里能舒服?谁也不是傻子。

    李仙儿在厨房就骂了一声:“羞了先人的!”

    是!这会真是羞了先人了?

    要是金老祖知道他家后辈还有这德行的人,是得羞的无地自容的。

    骂了人了才又说一直烧火的马小婷:“你也别把男人的包掏的太干净,你看叫他丢人家伙的拿娃们的压岁钱……”

    说良心话,这话不算是胡搅蛮缠。

    当大嫂子的这么说,其实是合适的。

    马小婷却头都不抬:“我咋管男人是我的事,他不争气是他的事。要说说他去,别说我。”

    把李仙儿给顶了回来。

    老实说,这马小婷不是不知道道理,她就是摆明了不想讲道理。叫她占便宜就是硬道理,别的谁再说啥,都是白瞎。

    金大婶就跟英子念叨过:“马瞎子不光是眼瞎,还心坏!”

    马瞎子是金大婶给五儿媳妇取的外号,这事从来都没有过的事。她是对老五媳妇的厌恶比对老大媳妇更甚。

    没一块生活过的不知道,如今一接触才知道,他妈的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奇葩。

    李仙儿是憋着气,没在大年初一给闹起来。

    林雨桐还觉得奇怪,这可不是李仙儿的性子啊。英子才小声道:“过不起年了,老大找爸偷偷借了五块钱。”

    原来是拿人手短,知道欠着老两口的,还不敢叫其他兄弟知道,所以特别懂事的把事给压在心里当场没闹出来。

    初二回娘家,自然就去了林家。

    林玉健今年没回来,但林家成在这边过年。

    家里那边貌似就剩下他一个了。那个叫玉龙的说是在单位值班,林玉奇在省城也没回来。林玉玲在医院伺候住院的邓春花,林家成说什么都不去医院,过年一个人怎么过?跟着哥嫂侄儿过个年就算了。

    三个孩子在远离玩,除了清平和清宁,还有跟俩姑娘同一年生的林玉康家的小子。

    瞎子爹在边上坐着,听孩子们跑笑的声音就能笑的合不拢嘴。林家成跟英子和林雨桐说:“……你们要是见到有好的对象,不防留意留意,玉玲的年纪不小了。”

    这话英子觉得,主要是对桐说的。

    什么是好的对象?得是端着铁饭碗的吧。

    她没应声,林雨桐可有可无的应了一声,当面答应给你面子,过后完全不往心上去的,你能怎么着?

    林雨桐是真没往心里去,结果回去的半路上,碰到了回娘家准备反悔县城的凤兰。

    下了车,几个人站在马路牙子上聊了起来。

    见林家姐妹是从林家回来的,就不免八卦了起来,“你们还不知道吧?你们那妹妹,自己谈了一个……”

    啊?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之前说林玉玲的婚事呢,结果这边人家就有结果了。

    凤兰说着就小心的看了她你男人一眼,见对方真跟金家兄弟聊着呢,这才挤眉弄眼的问林雨桐:“我那个同学你记得吧?”

    林雨桐一看她那小心的德行,就知道说的是谁了。当初在省城培训的时候碰上在省城读大学的高中同学。然后两人迅速陷入爱河,但因为工作一个在县城,一个在市区,以分手收场。

    想起来说的是谁了,就点点头:“跟他有关系?”

    凤兰点点头:“谈的那个就是我同学的弟弟。我同学的妈妈年前有点不舒服,他弟弟带着他妈过来找我拍片子。结果那林玉玲过来找我取她妈妈的片子。两人还是因为我认识的。我瞧着有戏。”

    这家的情况凤兰跟林雨桐单独说过。两人毕竟当初好的只剩下谈婚论嫁了。她是见过男方的家人,知道彼此的情况的。他那同学也以为会被分到县城,结果狗屎运去了市区。事情一下子就不一样了。跟凤兰是同学,一起在镇上读的高中,那家里也在太平镇所辖的一个村子里。家里的父亲是教师,母亲就是务农的家庭妇女。老大就是再市区工作的凤兰前男友,下面是一个弟弟两个妹妹。这个弟弟高中毕业在家务农,两个妹妹当年都送人了,后来认回来了。一个养父母在省城,条件不错。一个养父母在另一个县的县城,条件也很好。

    三个帮衬一个,哪怕在农村,这日子也是相当的好过了。

    难怪凤兰说她前男友的爸爸是个特别精明的人,哪怕往出送孩子,都长着眼睛呢。

    林雨桐估摸着这婚事十有八|九是能成的。

    在路边,冷的很,还都急着赶路,没多聊,约了有时间见面,就分手各走各的路了。

    一路哥俩骑着自行车,后面姐妹两个一人抱着个胖娃娃然后坐在自行车后座上。路本来就不好走,不可能只并排而行。结果姐妹俩听了一路上八卦,英子有些地方听懂了有些地方没听懂,还急着问林雨桐呢。然后姐妹俩高一声低一声的说着话,金老二和四爷还得控制着叫车子既平稳又靠近的往前走。到家了,金老二说:“一身的汗不是骑车累出来的,就是为了你们姐俩说话方便给瘪出来的……”骑车一路上费劲死了。

    四爷就笑,撑了车子抱清宁,叫林雨桐自己推车子进家门。

    结果这边车子还没撑住呢,就听见外面一声声呜呜呜的哭声。林雨桐还当是谁家出啥事了呢,出去瞧了。四爷不爱瞧热闹,但是清宁眨巴着眼睛抻着脖子挣扎着想下地出去看看,四爷干脆就抱着闺女跟出来了。小老太从房间了出来,见这三口站在门套里,笑了笑,就拿盆子给倒水,准备叫洗漱。一路上尘土飞扬的,肯定都灰头土脸了。

    林雨桐则诧异的看着三兰子带着她男人还有后面的四女五女六女以及瘸腿儿子和新娶的儿媳妇哭着就进了巷子了。

    金老头迎出来问了才知道,三兰子今儿回娘家,被老五的媳妇挡在门外了。

    二菊子每年回娘家,礼上从不短的,该拿的点心拿了,该拿的花馍拿了。按道理,该拿十二个花馍,然后娘家掏上一包点心,取了四个花馍,然后回上四个小馒头。这算是规矩。结果今年到了娘家,没见哥嫂,侄儿媳妇倒是接待了她们,把礼也掏了,不光掏了,把一包点心和十二个花馍全都掏了,一点回礼都没给。空包直接递给二菊,给她指了个地方,在老二家呢。要见你哥嫂要吃饭,请去老二家。只收礼,不待客!

    好吧!娘家的门吗?不能跟小辈计较,过来找他哥嫂了。她哥嫂在这边接待了她一家。

    而三兰子的待遇也不同。三兰子一向是回娘家不带东西,只带着一家人连同空空的肚子来混饭的。她抠门,马小婷比她还抠门。站在门口一瞧是空着手来的,直接交了老五出来,然后两人在外面把大门一锁,两口子就坐在门口的大青石上。三兰子来了一看状况,就先问了:“你爸你妈呢?”不知道大年初一老两口跟着老二走了。她这会子特别不高兴,以为故意不接待他们给躲了。

    马小婷面无异色:“不知道啊!我们也等着呢。”

    三兰子问马小婷:“你们没去你娘家?”

    早上去的,吃了饭就回来了。为的就是晌午在家收三个姑姑的礼的。结果邻居的这个大姑,知道根底,初二根本就没来。老二那个礼掏了,老三却啥也没带?

    没带东西我干嘛接待你?二姑掏了礼都没给口水喝,你没带礼还想进门,做梦!

    马小婷摇摇头,坐在青石板上就不再言语了。

    三兰子以为是家里有矛盾,还在那里嘚吧她嫂子的不对,挑拨人家的婆媳的关系说的溜溜的。

    一条巷子的人过来的过去的,来来往往的,也没人提醒三兰子一句。别等了!这都不是你哥嫂的家了。

    这一等都等到天块黑了。还是不见人回来开门。

    马小婷也是没想到这三姑家这么无赖,不吃饭就敢一直等到现在。她陪着没吃午饭,这会子冷的人都受不了了,再不受了!起身就开门,叫了老五,两口子进门然后神速的‘啪’一声,门关上了,还从里面给闩上了。

    三兰子一家都愣住了。这是几个意思?有钥匙干嘛在外面坐一天?

    然后,后知后觉的,终于明白是啥意思了?

    在外面骂她哥她嫂子,说两人躲在里面不出来,叫儿子媳妇打发她。看不起人,不接待出嫁女,叫嚷着:“……你们要弄清楚,我不是来看你们这哥哥嫂子的黑脸的,我是来看我爸我妈的……”

    老爷子老太太的遗像在老宅,这个肯定是不能动的。

    桃花娘就听不下去了,“三兰子你看谁呢?你爹妈再你都不看,这会子剩下照片了你来看了?看啥啊看!你别嚷了,你哥嫂在老二家,去那边说理去。”

    于是,三兰子这才带着她那一家子晃悠过来了。

    金大婶见金老头在外面被三兰子拉着诉说,一把拽了老二一把拽了英子,然后哐当一声把门也关上了。

    清宁眼睛一亮,嘴里嚷着‘回回回’!

    然后一家三口退回来了,这熊孩子学她奶,伸着手猛地一推,把开着的一扇门给闭合住了,然后自己一个人笑的前仰后合的不知道在傻乐啥呢。

    门真就这么关了。

    不接待就是不接待。

    三口回家该洗漱洗漱,一点也不受影响。三兰子一家啥时候走的,林雨桐都不知道。

    过了初七,林雨桐和四爷去县城,拜访一些必须要拜访的人。

    还是没带孩子,要不然上门人家多少得给孩子意思意思,这其实怪没意思的。

    也就这两天,晚上都是在家属院这边住的。结果人都拜访的差不多了,都准备收拾东西早上起来就回去的。结果一大早上,刚起床洗漱完。门都敲响了。

    开门一看是大着肚子的忍冬,“你怎么找来了?”真挺意外的。

    然后把人请进来,叫坐了。

    “咋来县城的?”倒热水给她。

    忍冬松了松包着的绿围巾,“最早的一班汽车,你们这家属院怪不好找的。”

    最早的一班汽车,是早上四点多从镇上发车,然后路过县城直接去省城的。

    这么说凌晨五点多她都已经到县城了。

    “下了车一路走过了的?”林雨桐看看她那车不多八个月的肚子,“你也是太胆大了。有啥事等我回去说不一样吗。”她指了指一边的包,“这不,你再晚到一会子,我们就回了。”

    忍冬嘿嘿就笑了两声:“我就是听说你们今儿要回去,所以才赶了一个早。”她摸摸肚子,“想找你跟我顺道去一趟医院。听说咱们村的凤兰跟你关系最好,我想叫给看看,肚子里这个是男是女……”

    这不管是男还是女,这都已经八个月了,你还能打了?

    林雨桐心里这么说,嘴上就这么问的。

    忍冬眼睛闪了闪,“先看看再说。”

    林雨桐心里都发毛了,推脱说:“就是不知道今儿是不是凤兰在值班……”

    忍冬摸摸肚子,赶紧道:“也不光是看男女,我老觉得肚子一抽一抽的疼,看看心也就放下了……”

    那这不管是真是假,林雨桐都没法不带着人家去了。

    忍冬还说,你们不是有自行车吗?你带上我……

    林雨桐心说,摔一下算谁的?!

    她笑着说本来回去顺路还要半点事,如今叫四爷先去,自己跟她去医院。还是走着去吧,自行车给四爷留着。

    去了医院,凤兰在值班。一看林雨桐苦笑这进来,就知道啥意思。

    对忍冬客气的笑笑,然后就给安排。特别快,进去就给做了b超。

    林雨桐当然能看懂这玩意,孩子没啥毛病,只是可惜,不是忍冬盼着的小子,是个女孩。发育非常健全的一个女孩。

    凤兰对村上的事如今知道的少了,有什么就说什么,跟林雨桐说的差不多,告诉她这是个女孩,不用担心健康。

    忍冬的表情就有点一言难尽。

    林雨桐叫她出去等着,跟凤兰说了几句闲话,就告辞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还碰见林玉玲,这医院就这么大,进进出出的两栋三层楼,碰见一点都不奇怪。

    林玉玲尴尬的笑了笑:“二姐。”

    林雨桐点点头:“你忙吧,我事办完了,先走了。”

    没问邓春花的情况。她听凤兰说了,即便能行走,以后也是离不开双拐。她把那病情一说,林雨桐心里就有数,离不开双拐只怕都是清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她那腰椎只怕遗留的问题更大。

    但这根自己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带着忍冬,将她安全的送到回镇上的班车上,说自己和四爷还有事要办,叫她先走。然后两人晃悠着看了一场电影,这才打道回府。

    刚进家门还没梳洗呢,吴和平就气喘吁吁的来了,“……赶紧去帮帮忙,要出人命了……我媳妇说叫来找你……说你行……”

    李芬芳叫来找自己?那肯定是哪个难产了。

    只怕是卫生院没上班呢,县医院又太远。

    结果到了诊所,就看见在外面站着的是刘成。

    “忍冬在里面?”林雨桐吓了一跳,“回来还好好的,怎么就早产了?”

    刘成还没说话,里面李芬芳就喊了:“快进来,帮帮忙?”

    一进去林雨桐差点没气疯了,这他妈的哪里是早产了?根本就是再做引产。

    这跟杀人有什么区别?

    好歹是一条性命啊。

    林雨桐把李芬芳推到一边:“你是想钱想疯了,这样的流产手术你都敢做。”

    没有什么避孕的措施,怀上了不想要,就过来花几块钱叫李芬芳给流产。小诊所嘛!有那不光彩的怀孕的,她收的更多,几百几百的要。这都不是啥秘密,一个村的女人,如今流产都找她。

    吴和平这两年发愣是靠着他媳妇这个妇科的手艺,给发起来了。

    林雨桐骂了,李芬芳也不敢说啥。帮着递一些手术器械。看着出血的情况好转了,这才道:“我不给做的,他们两口子非要做。还跟我讨价还价半天,只给了两块钱……”

    两条命差点折了,你还念叨那两块钱,怎么不天打雷劈了呢。

    情况平稳了,孩子也生下来了。

    是个生下来就睁眼会哭的健康的女孩子。擦洗干净了,林雨桐就抱给已经醒过来的忍冬:“孩子好好的。养着吧,有苗不愁长,转眼就大了……”

    忍冬摇头,指了指外面。

    林雨桐以为是说她抱不动,叫把孩子交给刘成去。

    结果出了门,外面除了刘成,还有一对年过四十的夫妻。刘成连看都没看一眼,就说:“把孩子给他们……”

    然后那女人黑着脸接过孩子,“当初说好的,足月生下来是女孩我们就要了。如今这早产了,谁知道健康不健康。之前说好的两百块钱营养费,我们可不给了。”

    “那不行!”刘成抽着烟,“怎么着也得给一百,孩子妈受了这一场罪了……”

    那女人还嘟嘟囔囔的,有点不想要的意思。那男人从身上掏出一沓子钱来,塞给刘成,“就五十了,要不然你们自己养着。如今的女孩不难找。”

    刘成到底是把钱接过来了,那男人才说:“说好了,以后不认的。”

    刘成数着手里的钱,全都是五块面额的,连着数了几次,确认没错,才点点头,“不认!”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看的时候别着急,毕竟人的一生很长很长,谁也不知道等在前面的是什么。红楼梦里是这么说的‘有恩的,死里逃生,无情的,分明报应.欠命的,命已还,欠泪的,泪已尽.冤冤相报实非轻,分离聚合皆前定.’

    这些故事里的事都曾经真的发生过,事情过去三十多年了,以如今的眼光再去看这些人的命运的话,作者君真的信‘善恶到头终有报’这句话了。他们的人生还在继续,不用为谁鸣不平,老天一点一滴都记着呢。咱们一起继续跟着时间往下走,报应迟早会来的。

    ps:二更会有的!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10章 悠悠岁月(2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