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14章 悠悠岁月(3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14章 悠悠岁月(3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2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14章 悠悠岁月(3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31)

    手搭在他的手腕上, 脉搏的跳动让她很容易能诊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啥也说不出来?眼泪哗哗的就流下来了。

    “哭啥啊?”四爷笑的柔柔的,伸手给她擦了眼泪,然后手摸在她的肚子上, “生了这么多孩子, 没见你说过一句疼的……”

    就是想也为你疼一回。

    “我心疼。”林雨桐这么说,紧跟着就叫四爷躺下, 将门关严实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这狗屁的手术, 林雨桐不放在眼里, 转眼就能给复原了。其实两人要是不想要孩子,有的是办法避孕的。

    不管什么手术,对身体肯定都是有伤害的。四爷这种手术,单位也肯定是知道的。这些手术证明一式三份,人家计生办留一份, 夫妻双方的单位都要上交一份。证明你们确实是没有违反国家的政策。

    因此单位肯定是知道的。

    请假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了。

    出去了还不知道多少人笑话呢。从来都是女人去的, 什么时候男人去做这个了。

    就是金老二这样的一直都觉得对老婆很不错的人,都做不出来这事。还是英子去了, 回来就说疼。

    能不疼吗?

    搁在谁身上都疼。

    有些人的体质还行,对外来物的接受能力较高, 但是有些人就不行, 各种妇科炎症接踵而来。说实话, 一般这样的炎症, 很少有人去医院看的。就是去了卫生院, 也不过是给些类似于高锰酸钾这样的东西叫溶解在水里洗一洗就算是完了。病痛带来的折磨难言的很,却又不得不忍着。

    家家都是两口子去, 然后男人拉着女人回来。

    而四爷在家呢,则享受坐月子的待遇。小老太舍得的很,老母鸡汤,老鳖汤,鱼汤,排骨汤,换着花样的给孙女婿吃。

    讲良心话啊,小老太觉得,当年真给孙女选女婿选对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要真是选了柳成,那真是叫人哭的心都有。小琴多好的闺女啊,那柳成的妈给折腾的,别的就不说了,就只生孩子这事上,就不地道。

    她儿子是干部啊,干部不能违反政策的吧,要不然轻则不能升官,重则开除公职。这还得了!孩子必须得生,但这必须一胎就生个男孩出来。要不然没第二次机会了。

    小琴好容易怀上了,然后非逼着去做产检。五个月做出来说是女孩,这可不得来了,各种的闹啊。什么喝农药外加上吊的手段都出来了。

    “……真是作孽的……”小老太唏嘘的道:“非得闹的儿媳妇跟她离心了,就舒服了。”

    其实第一胎生闺女再要二胎,也不过是影响升职而已。暂时性是没那么严重的。非得把她儿子的仕途看的那么重,那谁能有啥办法呢。

    林雨桐知道这事,这老太太闹的邪乎。不光闹的苏小琴在柳家呆不成,就是他们在县里的房子,她都没法住了。在娘家住了半个月,柳成的妈能天天坐在苏家的门口哭丧,哭柳家要绝后。最后没办法了,苏小琴找林雨桐,跟林雨桐借房子:“我住你们家客厅,凑活先住两月……”

    苏小琴是个讲究的人,人家在县城有铺盖卷。东西一搬,真没动用林雨桐的东西,就在客厅支了一张简易床,凑活的住着呢。

    本来就是个泼辣性子的姑娘,家里宠的什么似的,哪里受过这委屈。提着柳成的妈,那真是恨的咬牙切齿的,嘴也难免刻薄了起来,每每提起,最要带上一句:“那老不死的……”

    柳成的姐姐比柳成大的多,又是招赘的女婿。以前招赘的时候,说的好好的,这家里有当姐姐的一半。结果照看着弟弟长大了娶媳妇了,弟弟还没怎么着呢,亲妈就变了脸了。说了,老房子归儿子,女儿女婿是外人,分出去单过吧。

    那女婿是外来的,女儿再是本地人,到底是没法强势起来。最后划分宅基地,划分到哪了?划分到金老大家隔壁,紧挨着知青院的那一片荒地上。柳成倒是对姐姐姐夫过意不去,给了钱将院子给盖起来了。倒也是青砖瓦房。

    但这怎么能跟街面上的门面房比呢。

    没错,柳家的宅子位置不错,刚好在街面上。前面盖成门面,后面住人,妥当的很。在门面上不管是干点啥,都比种地强些。

    柳成的妈在这事上很坚持,老房子只给儿子不给女儿。

    可柳成的姐见弟媳妇没打算做掉这个孩子,心里就高兴了。要是预料的不错,弟弟家也就这一个闺女了。那这将来的房子该是谁家的?

    怎么说她也是坐产招夫,头胎就生下儿子了,如今儿子都十多岁了,闺女都五六岁了。儿子闺女可都是跟着自己姓柳的。怎么算?也该轮到自家儿子身上才对。

    因此对弟妹苏小琴的事格外关心。

    大概啥时候生,在哪里生,她都想知道。还跟林雨桐打听,说了:“……我妈那性子,就那样……我是劝不住的……小琴是个好的,你跟她好,她要是有消息了,记得跟我说……坐月子啥的,我也好去照看……”

    苏小琴对这样的话,自然是嗤之以鼻:“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

    说着又叹气:“柳成这人吧……谁也不得罪……他妈觉得他孝顺,就我这儿媳妇最不是东西……他姐觉得他好,就我这弟媳妇最不懂事……他单位的同事都觉得他是好性子的人,遇上我这么个性子的算是白瞎了……你说这两口子过日子,啥好人全叫他当了,我算是干嘛的……最完蛋的是,我都觉得我变得越来越不可理喻了……你说他咋就对谁看起来都周到,就是替我周到不了呢?”

    是呢!他要是想管他妈,咋就管不了了。

    非逼的人无处躲无处藏的,想起来都觉得这日子过的闹心。

    这么一对比,越发觉得自家这孙女婿难得的很。

    四爷修养的差不多了,也都进入腊月了。这天晚上,清宁睡了,小老太把两口子叫到一起,然后郑重其事的,跟林雨桐说:“把之前交给你的钥匙拿出来……”

    林雨桐从手腕上取下铜镯子,递了过去。

    小老太娴熟的将镯子的暗扣打开,拿出一把十分精巧的钥匙出来交给四爷:“……年底了,你肯定要跟着那个叫明光的还是光明的去省城送年货的……带点金货出去,找银行兑换了,换成钱……再找那林家的老大……叫什么的……看看省城有房子没有,先买下来,不管是楼还是院子,都行。明年得去省城吧。”

    省城有几所大学被批准明年秋季可以开设研究生院了。其中就有农学院和电力大学。

    那时候正好老太太捐款之前的事。

    然后老太太一捐款,外面对四爷和桐桐两口子一报道,那边就伸出橄榄枝了,说是只要过了自学考试,入学没有问题。

    拖家带口的,自然是选择本省的大学更方便一些。

    从家里到省城,开车最多也就是两个小时。不算是远!

    唯一为难的就是孩子的事。孩子得带着,托儿所好找,但是这住的地方却成了难题,这一家子到了明年就是五口人了,老的老小的小,住在租来的房子里,到底是不方便的。

    买房势在必行了。

    其实小老太不说,林雨桐和四爷也是这个意思。想在省城看看,要是能提前弄好,就再好没有了。等将来到了地方,好歹算是有落脚的地方。

    四爷不想要老太太的东西吧,但却没法解释手里的钱从哪里来的。

    好吧!到底是把那箱子趁着夜色挖出来了,东西拿了交给林雨桐保管着,走的时候却并没有带。

    林雨桐大着肚子,再加上越是到年底,养猪场养鸡场越是忙碌,她是想跟着去,也去不成。

    因着如今是市场大了,收购站的生意还往特区做呢。因此,当地的生猪价格,并不会因为有大型的养猪场就降了下来。相反,倒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价格高了不少。

    收购站能收购农户散户养的猪,这个一头那个两头的,凑在一起就运出去了。但是好些个单位,想发福利,却不能三两头的凑。一上来就要十头二十头的,只能找养猪场。收购站人家有订单的,生猪运出去赚的更多。想从他们手里要指标,比从养猪场要可麻烦多了。林雨桐每年都腾出一大圈,说是实验种猪,其实就出预留出来,根本就报上去的。

    这个单位要,行!给批点!那个单位要,行!给批点。

    有些单位有钱啊,人家拿钱来买。刚好,养猪场这么多职工的奖金就有了。

    有些单位没钱但有物资啊,也行!拿等值的东西来换。油盐酱醋,瓜子花生糖,米面杂粮布匹,反正是啥都行,啥都给换。

    人家还特别不好意思,觉得林雨桐是给了他们大面子了。

    如今跟后世可不能比,谁家发福利也不能说发一吊子猪肉回去。都是体面的水果干果一类的东西了。可现在不是,现在是怎么实惠怎么来,回家能带着一个肘子,那是真特别有成就感的事。在单位干的不好,这好肉都轮不到身上的。

    因着林雨桐的关系,金家在年前接了一单好生意,什么生意?

    杀猪!

    单位上嘛,不可能把生猪给赶回去的。都是弄干净之后,拉着猪肉就回去了。

    那么这杀猪这活计就得有人干吧。

    谁来?

    林雨桐说我跟你找人,保证叫你们利利索索的。你们是愿意给点钱表示一下辛苦也行,不给钱把猪下水给一部分也行。

    这些人猪心猪肝猪肺这些东西都要,但是都不怎么喜欢要大肠和小肠。就是猪尾巴,要的人也不多。

    没人要也没关系啊。金家都要。

    大肠小肠不过是麻烦一点,要清洗而已。

    这个简单的很。

    金大婶带着英子和何小婉,婆媳三个,足够应付的来了。

    金老二和金老三是杀猪的主力,金老头是来回的帮忙。后来连老大老五两口子都赶来了。马小婷也要帮着翻肠子,金大婶不要,“就你那眼力见,你翻过的肠子谁敢吃?”

    也是!

    马小婷也不争,来回提水烧水倒水的活,她都抢着干。

    为了啥?

    还不是为了能分点下水好过年。

    金老头那边是一桶猪血一桶猪血的接,转手出去就有人一块钱一桶的买。金家也不计较,一块就一块,多少算多多少算少呢。

    洗出来的猪下水,也紧俏的很。反正比正经吃肉便宜一些。

    而且来客人的时候,这倒带算是多了俩菜。红烧猪大肠,酸辣肚丝汤,要不然,还能给客人上啥啊。

    林雨桐给自己多留了两个猪头,她爱吃猪头肉。

    将猪头呼的烂烂的,出锅后将肉都撕开,肥的瘦的混在一起搅拌均匀之后,趁着热肉,用干净的纱布包了,然后放在干净的盆子里,上面压上青石板。

    一两天的时间,就行了。

    一个大大的圆坨装的肉墩子就做出来了。吃的时候切一块下来,切成薄片,蒜汁子往上一浇,咬一口,哎呦呦!半点也不油腻。

    这玩意也就冬天能做。当然了,就是有冰箱的冷藏室也不好使。要是有冰窖那就另当别论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反正如今吃,也只有冬天才能吃到。

    等猪头肉做好了,四爷也回来了。

    切一盘子这个,倒上两杯老酒,滋溜一声,那滋味别提多美了。

    “美吧?”林雨桐围了四爷一口肉一口酒,问道。

    四爷带着一口的酒气在林雨桐的脸上吧唧亲一口,“这下真美了。”

    林雨桐又爬过去亲了他一口:“这才是真美了……”

    话还没说完呢,就听见响动声,结果清宁从被窝里钻出来,臭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咕哝着钻到她爸怀里,仰起脸亲在她爸的下巴上:“这才是真的真的美了……”

    四爷的笑真是从眼角带到了眉梢,亲她闺女亲的‘叭’‘叭’的,“嗯!是美了!最美了!”

    然后熊孩子咯咯笑着,不等塞到被窝又睡过去了。

    两口子被孩子一闹,那点旖旎的心思一点也不剩了。林雨桐怕这臭丫头又醒来搅局,低声跟四爷说起了正事:“有房子卖吗?”

    有!

    四爷跟林雨桐解释:“房子如今这个年月不能买卖,这完全是个误区……好歹也是那个年月从过来的人……”

    谁能记住这么些个鸡零狗碎的事情来。

    可四爷就记住了。

    “七九年,中央在南ning、liuzhou 、桂lin、梧zhou、西an等市进行尝试了,想要以土建价格的成本价将住房出售,大概就是房价是年平均收入的五倍。主要对象是干部、侨胞还有统战对象。但是咱们的住房结构就是这样的,城镇中住房几乎全是福利分房……”

    这么说林雨桐就懂了:福利分房之后,职工只需要缴纳非常低的租金就可以使用,几乎没有人去买房,甚至觉得买房是一种奇怪的事情。

    四爷点点头,“理所当然,房子卖的效果太差,根本就卖不动,因此上,到了八二年的时候试点就停止。随后虽然也做了一些改革,从由个人出钱,变成了政府、单位、个人各承担三分之一……效果有,但也不明显……如今当年盖的房子,还有剩的。”

    “地段不错,房子也不错。五层的房子,三居室的结构,我选了两个一层的,门对门的……”

    有老人孩子,在没有电梯的情况下,是不能住的高了。

    一层门对门,从里面打通了,就是一户。很方便。

    里面都是粉刷好的,地面是水泥的。这事如今最好的了。只要置办些家具,就能住了。

    这件事办的好。

    小老太第二天听了也说办的好,“也就是你们还算是有干部身份,要是换了别人,这房子还是买不成。”

    老二手里也有些钱,能买吗?买不了的。

    眼看就要过年了,林玉康来了。来干嘛的?

    来报喜的。

    林玉玲腊月二十八要结婚。

    对象就是凤兰说起的那个小伙子,在顾家村的顾显。

    不去行吗?

    还真不行!这要是别人来报喜事,林雨桐和英子完全可以礼到人不到。叫人把礼金捎带过去,人不去就完全可以。礼金过去,也是冲着林家成给金老三办了一件实实在在的事。

    可现在不去就不行了。因为来的人是林玉康。

    遇到事,林玉健从来没打过磕巴。只要有事求上门,那是有求必应。不能说这回来了,转眼就不给林家大房面子了。

    所以,这还真得去。

    不光是金老二老四俩兄弟去,姻亲家有事,按道理这金家都是得去的。

    于是过年了,腊月二十八了,金老三开着拖拉机,拖拉机上绑着塑料棚子,然后车兜子里做了一兜子的人。

    路是颠簸的路,车是颠簸的车。

    清宁被她爸裹在大衣里,不时的露出脸来透透气,然后深呼吸再憋进去。

    太冷了!

    一冬都没有下雪,结果昨晚一场大雪下来了,下了一夜不算,如今依旧是大雪纷飞。

    李仙儿就低声道:“你还记得那谁谁谁不?”

    林雨桐哪知道是谁是谁谁谁呢。

    她胡乱的点了点头,算是应承。

    李仙儿把孩子往里又裹了裹,这才低声道:“那谁谁谁结婚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天……大雪下的路都看不见……到哪都是白花花一片……你猜怎么着?”

    不知道啊?

    林雨桐冷的只用眼睛表达了这么个意思。

    李仙儿小心的看了其他人一眼,才偷偷的,但声音并不低的说:“结婚不到一年……男人就死了……”

    这是想说什么?

    想说这种天结婚不吉利?

    什么乱七八糟的?!

    虽然不喜欢林玉玲,但咱不能平白无故的这么咒人家。

    金大婶气道:“不会说话就闭上你的嘴!”

    李仙儿拿人手短,不跟跟婆婆再呛声了。但到底是侧过脸,眼珠子斜着往出翻,差点没飞出去。

    到了林家,客人还来的不少。

    邓家算是林玉玲的舅家,这回也来了人了。林雨桐还以为邓家死上一个,这邓春花跟娘家的关系就算是断了。如今可好了,这些人当压根就没这回事似的。

    林大娘在这边主事,把金家的人安顿到林家后面的屋子,是林玉珑住着的,炕也烧热了,都叫先上炕坐了。

    林玉珑见了金家的孩子,每个都给了五块钱。他如今在太平镇邮电所上班,按道理说金家很近,离畜牧站更近。但却从来没上过门,甚至在街面上都没怎么见过。

    他有些腼腆,还不到十八岁,见了这么多人还带着几分害羞。

    四爷问他都在所里干什么?

    他更不好意思,“有德叔肯照顾,就是在里面分发邮件。轻松的很!”

    不到十八岁嘛,这活算是个好活。

    林雨桐就瞧着他不爱言语,但是端茶倒水却特别有眼色。就也知道,虽说有人照顾,但到底在外面还是学会看人的眉高眼低了。这就是有人照看和没人照看的区别。

    跟金家人说了一会子话,外面叫了,他说了一声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李仙儿把孩子往金满城的怀里一塞,说了一声要解手,又溜溜达达的出去了。

    何小婉就低声嘀咕:“怎么哪哪都有她?”

    从进门到现在,都没看见邓春花,李仙儿溜达了一圈回来就一拍手,跟英子笑道:“……你们可是没见,她现在得这样……”

    说着,就学了起来。双手撑着一个凳子,腰弯着。双手把凳子往前挪一点,她然后双腿才跟着往前挪一点。

    看的出来,这伤了都一年多了,却丝毫也没见起色。双腿怕是真的一点力气都用不上了。

    如今就是靠着一条凳子撑着能动一动。

    这样的姿势舒服吗?能舒服吗?

    谁试过谁知道啊?

    痛苦!难受!从胳膊到大腿,从腰上到脊背,浑身没有一个地方是得劲的。

    这日子她熬了一年了。

    正说着呢,邓家的一个女人进来了,见了林雨桐就叫:“外甥女……”

    谁是你外甥女?

    毛病!

    要是没记错,这位就是把要饭的亲妈往出赶的邓春花的姐姐。

    这位完全不管人家离不离她,对着金大婶就喊亲家:“一直没见过,早该上门的……”说了一大箩筐的客气话,然后人家说了,“看见你们开着拖拉机过来,羡慕死人了,一会子送亲的时候,叫我们也上去挤一挤……”

    原来是来蹭车的。

    何小婉朝窗外看了一眼,雪花纷飞啊。比来之前还大。

    她拧了金老三一下就接话道:“挤啥啊挤,我们没打算开的。这学太大,往顾家村去,好几个大坡,上坡下坡都操心。离得也不远,走着去就行。”

    几个孩子就干脆留在林家。这边送嫁父母是不去的。

    像是自家公婆这样的,走不动的,在这边林家招待也是一样的。林雨桐英子这样的,属于不去不行,得知道妹子嫁到哪家?门朝哪边开吧!

    所以,雪再大,也得走着去。

    车真不能开的。

    谁知道这位一点也不客气:“你们不开?那借给我们开……我儿子是跟着师傅专门学过的,开的可好了……”

    金老三不爱叫人碰他的爱车,别看只是一个接近报废的拖拉机,他的理由也对:“今儿天冷,车不好启动……”

    这倒是真的。柴油发动机,这样的天,一熄火就冻结实了。今早要出门,他是凌晨四点就起来的,又是烧热水又是叫人,弟兄五个,换着摇,半个小时才把车给启动起来了。

    坐车去,都已经打算走着回来了。

    拖拉机嘛,就是有个摇动的手柄,又叫摇把儿,狠命的摇起来,带动发动机,这才能着火的。

    实情嘛!

    但人家能啊,“这有啥!接亲的还得一会子才到,现在也来得及……”

    然后不等金家应声,人家风风火火的出去了。

    紧跟着院子里就响起了吆喝声。谁谁谁,去给咱们烧热水。谁谁谁,去叫人,赶紧的,车得弄着了……

    林大娘在院子里骂了一声:“没成色!”

    人家嫁女儿,家里忙的都倒腾不开了,结果你们倒是好,竟给人添麻烦。又是烧热水又是穷折腾的。

    那拖拉机几个大小火子抡圆了摇,听见发动机哒哒哒巨大的响动声了,烟囱里黑烟也都出来了,觉得要着了,结果一松气,又哑火了。

    那破烂发动机的声音巨响,在门口不时的来一声,院子里人跟人说话都听不清楚。那些个帮忙摇摇把儿的,被烟囱里的烟熏的脸上黑一道白一道的。

    等接亲的骡车来了,总算是着了。

    听说顾家原本准备的是汽车拖拉机,结果雪大,临时找了骡车。但也很有诚意。骡子头上戴着大红绸子绑出来的花儿,骡车上都绑着草席做的棚子,车厢里铺着大红的褥子,上面有被子,新娘子塞到被窝里,林大娘又给塞了几个装着热水的盐水瓶子。

    接亲的骡车牛车来了十多辆,林家成说了,嫁妆随后等天好了,再给送过去。今儿这车先拉亲戚吧。

    这个安排很合理啊。

    顾家那边来的引郎也奉承,说叔啊,您老实真会办事。

    这样也好,金家坐了一辆骡车,车棚是竹片子编的席子做的棚子,后面是个户型,前面还带着帘子。虽然风一吹帘子就吹起来了,但也比之前预想的要踩着雪走好了太多了。

    金老头和金大婶也不留了,都想着吃完饭,叫顾家的骡车顺手给送送。那拖拉机先不开走,不管是仍在哪家呢,谁还能把那铁疙瘩的东西怎么着。

    一大家子缩在车厢里,那滋味别提了。

    如今这走亲戚,也是够够的。

    林雨桐真是后悔出来带着清宁了。

    其实没想带她,可这孩子非得觉得跟爹妈出来是特别好的事情一样,一说不带她就眼泪巴巴的。小老太就说,带!带着!不吃亏不受罪就学不乖。

    然后俩丫头都带着呢。

    何小婉没带清辉,李仙儿带着清丰呢,像是新娘家的亲戚,每个孩子都有红封的。怕是图的这个。因着林家没叫带嫁妆,李仙儿还有些不高兴。娘家这些送亲的,像是新娘子的舅舅,算是压轿的。就是压着那些大家伙,家具被褥过去,人家得给大红封。而其他的亲戚,像是拿个镜子,拿个脸盆,拿个梳子,拿个杯子,只要是拿着新娘嫁妆里的东西,到了夫家,那边都得有表示的。因着天气不好,嫁妆没带,亲戚就少拿了这部分钱。像是为了钱来的,当然就不高兴了。

    又是冷,又是挤,浑身都麻了。

    正走着呢,然后后面传来哒哒哒的声音,邓家真的就开着那拖拉机上路了。也不知道哪个二百五开的车,这天气,这路况,竟然把车开的那么快。

    金老三坐在最边上,将帘子一把掀起来,看着那左摇右摆的车就嚷:“慢点!停下来,不敢再这么开了……”

    妈的!前面就是个四十五度的大坡,你开的那么冒,就算是爬上去半路不会往下滑,可到了上面紧跟着就是大坡,下坡要是再一滑,两边都是沟,掉下去就都别想出来……

    邓家那车上,坐的都是邓家的人。塑料棚子下面,到底坐了几个也看不清楚。

    老三喊了,那边开车的连同跟司机挤在前面驾驶楼里的几个大小伙子就哈哈大笑,不知道傻乐啥呢。

    骡车避让到一边,然后微微停了停,就怕拖拉机上不去再滑下来。

    结果上去倒是上去了,就在最高处的时候,车屁股一摆,车头就吵着路边的深沟冲了出去。

    谁都没反应过来,只发生在一瞬间,又像是慢镜头回放似的。

    车朝着沟里翻了下去,驾驶楼里的,车兜子里的,一个个的都从车里给甩了出来。四面八方的,就都自由落地一般的朝下落。

    一起落下去的还有那辆拖拉机。

    时间跟静止了一般,除了骡子因为受惊的嘶叫声,世界都跟静止了一般。

    四爷喊了一声:“三哥……赶紧的……救人……”

    老三应着:“嗳……哎呦……”这么挤着坐着,腿脚早麻了,不是说起来就能起来的。

    林雨桐把孩子塞给金大婶,跟着四爷就下去。

    四爷一把拦了林雨桐:“别过去……”说着摸了摸她的肚子。

    一车狼心狗肺的东西,有啥可救的。

    但凡这些后辈有一个还有良心的,就不会由着老人在外面要饭。

    亲戚一大帮,再加上顾家迎亲的,想办法把人弄上来,婚也不结了,媳妇也不送了,自己往顾家走吧。剩下的亲戚,要送亲的去送亲,不愿意送亲的就都回吧。

    这车得征用了。只要有气的,都得赶紧送医院啊。

    幸亏是雪厚,人又被甩的远了,拖拉机掉下去没怎么压着人。只有那个邓春花的姐姐,就是过来非要借车的那个,死扒拉着车帮子不撒手,结果跟车一起掉下去,手压在车帮子底下了。人弄出来的时候整个手都变形了。抬过去的时候林雨桐瞅了一眼,心里估摸着,要是送的及时,命是能保住,但这只手,怕是不能留了,截肢是以如今的医疗条件,能做的最好的选择了。

    这些伤员,有骨折的,有脑震荡的,又被沟里的灌木枝干插到大腿、胳膊、肚子上的。

    还好,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总共二十一个人,倒是没有一个送命的。

    只是可惜了老三的那辆车了。

    金家的人不掺和,这边老的老小的小,肯定得先顾着自家人吧。

    四爷是一手把孩子裹在怀里抱着,一手揽着林雨桐。其实踩着雪走,路并不是很滑。

    一路上老三骂骂咧咧的,“怎么不摔死几个?”

    那不仅是车,更是他的谋生工具。

    能着邓家赔吗?一个个的都成了那德行了,谁给赔啊。

    四爷就说:“算了!换一个吧。拖拉机到底是小点。弄辆卡车吧,大解放,过了年我带你去看……”

    老三这才闭嘴了,又开始憧憬新车了。

    李仙儿又跟林雨桐嘀咕:“我说今儿这日子下雪不好吧。你看……”

    看啥看?

    “都是邓家不作法,老天都看不过。”金大婶气哼哼的,“对那不孝顺的,就该天打雷劈了……”

    李仙儿撇撇嘴,就不说话了。心里却道:这么指桑骂槐的,说谁呢?谁不孝顺?只怕这老虔婆心里,自己最不孝顺。这不是咒骂自己是干什么?

    这么想着,低着头脖子梗着,蹭蹭蹭的越过众人走在了前面。这是表示,她非常十分以及特别的不高兴。

    金大婶深吸一口气,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是什么,自己说她了吗?就多心成这样?还是心虚呗。

    许是真应了金大婶说的报应的话,听说邓家出事的时候,有村里几个玩雪的孩子,发现邓家那个要饭的老太太,又冻又饿,蜷缩着干瘦的身子死在村口的一间破茅草房里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14章 悠悠岁月(3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