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16章 悠悠岁月(33)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16章 悠悠岁月(33)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2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16章 悠悠岁月(33)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33)

    卡车的远光灯照着, 明显能看到枯草窝里有一包啥东西。

    金老二心说,该不是真有啥宝贝吧。这东西,见着有份的。他也快步走了几步, 两人的手同时搭在包裹上, 然后两人还都没动呢,结果就听见一声嘹亮的婴孩的啼哭之声。

    吓了金老二这一跳。

    是个孩子!!

    这是金老二没想到的。

    两人没敢报, 小心的把襁褓解开看了看, 全须全尾的女婴。

    金老二赶紧把孩子又给裹严实了, 如今这天,晚上还冷的很。包好就顺便包起来,“行了!老吴!没啥金元宝,就是一孩子,我给抱回去算了, 反正我家一个闺女怪孤单的, 也不叫我媳妇生了。就这么养着吧……”

    老吴一把给拦住了,从身上摸来摸去, 摸出五十块钱来,直接塞给金老二, “兄弟, 钱给你。孩子……孩子……”他指了指他自己, “孩子能不能给我……你还有一闺女, 我是一个都没有呢……家里以前抱养过人家一个, 结果养到七八岁了,人家爹妈给要走了。你老嫂子在家都作下病了……这孩子行……没爹没妈……能养熟的……这孩子合该是跟我有缘的……钱你拿去, 不够哥哥明儿给你送过来……孩子就给我吧……”

    金老二叫老吴激动又手足无措给弄的鼻子发酸,“我要你的钱干啥?”他小心的把孩子给递过去,“对孩子好就行……万一给老嫂子以后有了孩子,这个不想要了,给我送回来,我这里不缺孩子的一口饭吃……”

    “那哪能?”老吴将双手在衣服上狠劲的擦了擦,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接过来,抱着孩子跟捧着无价之宝似的,“那我可抱回去了……赶明带着孩子过来串门子……”

    说着,就把大衣解开,把孩子往怀里一塞,将脖子上的围巾抽下来,往身上一绑,孩子安安稳稳的,他这才大踏步的跑回去上车。

    货也不拉了,车调头,直接往回就赶。

    金老二看着老吴的车走了,才站在原地往小树林看了一眼。

    这丢孩子的人只怕还在里面呢。要不然这么丁点大的孩子不哭不闹身上也热热乎乎的。他这是故意在这里,只怕等的就是老吴。老吴经常拉货,过来过去的人跟老吴熟悉的不少。指不定谁听说了老吴家里的事,知道老吴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孩子。要不然,怎么恰巧老吴的车过来了,这边的灯光就闪了一下。

    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有些人是想要孩子一个都生不了,有些是生个孩子跟下蛋似的,撒手扔了也没事。

    这都是啥人啊?

    不知道惜福的人,福气总有耗尽的时候。

    等金老二走了,又等了一会子,才见刘成从小树林里偷摸着出来了。这回出来就正常多了,迈着小八字步,溜溜达达的就回去了。

    等他拐了弯,看了全场的林雨桐和四爷才出来。

    刚才老二想把孩子抱回去的时候吓了林雨桐一跳,收养孩子没错,但要一个邻居家的孩子,这将来不好处的。可别说不知道心里就不别扭,那血缘这东西,又做不了假。离得远了还罢了,这在亲爹亲妈面前晃悠的,真不行。就算刘成不说,只怕时间长了,老二也看的出来。谁家的孩子就是谁家的孩子,那脸上都带着呢。相像的地方肯定是有的,往一起一站一对比,十分明显。

    不过这会,刘成还算是有点良心,给孩子选了个好去处。要是将来不去认,不去打搅人家孩子的生活,孩子的归宿还算不错。至少比跟着他们强些。

    要来的孩子刘燕儿一直跟着刘成的妈,觉得孩子可怜,亲孙子亲孙女都不照看,只照看这个抱养来的孙女。看到如今,可结果呢,孩子都这么大了刘成也不说接回来。两口子身边就一个刘敏儿还病病歪歪的。老人家就挺不待见忍冬的。忍冬在外面跟人说的时候,可怜的很,说啥只有他们家刘成对老两口孝顺,割点肉都得送过去大半吊子,就这,老人家还都不说他们两口子好。他们最笨,不会奉承人,不讨人喜欢。又说婆婆嫌弃她没生个孩子,都不愿意搭理她。见了她不是哼就是哼哼的,正眼都不带看的。

    可你怎么不想想,刘家弟兄七个,你把孩子塞过去容易,当年孩子还小的时候,刘成的弟弟还有俩没结婚呢。老人还不是累的跟啥一样,又要想办法给儿子结婚,又要给你看孩子。要真是不待见孙女,嫌弃没孙子,当年抱养的时候,怎么没听到老人说不乐意?这么些年了,亲孙儿都不照看,只照看你家抱养来的,这态度还不说明问题?你们是没生儿子,但老人不是只一个儿子,其他儿子照样是给她把孙子生了一个又一个,真没那么稀罕的。

    林雨桐不怎么喜欢跟忍冬这样的人打交道。也不是说人坏,就是那种三观吧,没有搭嘎的地方。一般人真做不出这种生一个扔一个的事。

    第二天林雨桐悄悄跟英子说了,“叫二哥悄悄的跟那老吴说一声……”别叫找上门去。

    英子昨晚就听说差点捡个孩子回来的事,“……真没想到是他们家的。啥时候生的,咱们都不知道……”

    林雨桐就说:“人家都是做个b超,不想要就不生,早早的就流了。他们倒是往下生呢,图啥呢?”

    这个英子知道,“医院给人家看错了一回,说是姑娘,结果孩子打下来了,是个男孩,好些人都不怎么信了。”

    所以该生还是生了,生出来再说。

    原来如此。

    但这种事故,其实不算是少见。b超室那些护士,好些都没系统的学过,都是跟着师傅学的。业务不熟练也不算是稀奇。

    英子就皱眉道:“我还当她肚子里这回是个儿子呢,一直大着肚子等着生呢。结果……怪不得前些日子念叨说,这流产是受一次罪,花一次钱,这生孩子也是受一次罪花一次钱,干啥不生下来呢?我当是还说是这么个道理,哎呦!谁能想到……肯定是在家里自己生的,胆子是真大……”

    正说着话呢,韩彩儿过来了,也挺着个肚子。去年年初,刚生了一个小子,如今又怀上了。结婚头几年,也一直没孩子,如今生起了,倒是一个接着一个的。

    两人就笑着叫人进来。

    这韩彩儿说起来,算是个能干的媳妇。男人在供销社上班,一个月回来不了两次,家里里里外外的活计都是她在干。不光是干她自己的那一份,公公婆婆那边的,没结婚的小叔子身上的衣服鞋袜,都是她再干。

    前两年,邱成说把韩彩儿接过去,工作不是调到县城了吗?过去虽然是住宿舍的,但到底是两口子一块儿吧。结果家里的爹妈说啥也不同意。那话咋说的,你不在家照看我们,还不叫你媳妇在家照看我们,安的啥心啊。

    人家就有人劝,说你们不能看着人家憨厚老实,就这么欺负人家媳妇。见谁家的嫂子给小叔子连袜子和内裤都洗的,是不是?人家年轻夫妻,不这么住在一起,天长地久的是要出问题的。

    出问题?出啥问题啊?我们家的事要你们多管?

    愣是把儿媳妇留在家里,夫妻俩结婚六七年,都没孩子。后来有人就说难听的话了,说这家对儿媳妇不好,这个的那个的,叫邱家的小儿子更不好说亲了。如此,那婆婆才允许韩彩儿十天半月的去一回县城,这不是,去年生了一个刚半岁,紧跟着又怀了一个。

    英子跟韩彩儿打交道的时候多些,两人关系好,就笑道:“出来怎么不见带潘潘?”

    韩彩儿勉强的笑了一下,“趁着孩子睡着了我出来一趟,是看见桐在你这边,过来问点事……”

    找我的?

    林雨桐坐直了,“啥事啊?带着孩子不方便出门,在门口喊我一声我过去不是一样?”

    韩彩儿眼泪就下来了:“你们啥时候去县城,要是开车去,把我捎一段。我这大着肚子抱着吃奶的孩子,路上不方便……”

    怀孕了,没奶水了。出门带奶瓶奶粉的特别不方便。

    “你要有急事,专门送你一回也行啊。”林雨桐赶紧道。

    这韩彩儿是个热心人,又肯干的很。小老太在家看孩子,做饭干啥的,就是准备的再仔细,也有考虑不到的地方。比如天要下雨了,林雨桐和四爷赶不回来。韩彩儿觉得老太太小脚,干活不方便,就过来把外面晾晒的都收了,还不忘给厨房多抱些柴火,怕雨下的时间长,没啥烧的。有时候帮忙拎个水提个东西的。

    事不大,但天长日久的,从来都上心的很。这就不容易了。

    人家也从来没说是因为啥事求到门上了,这事头一回,别说捎带人家了,就是专门借车去送一回,也是应该的。

    韩彩儿吸了吸鼻子,“那不麻烦?”

    “麻烦啥啊?”林雨桐干脆就起身,“我这就去叫我们家那口子去,一会儿就回来,你该收拾就收拾……”

    回来一说,小老太就出门了,边走边道:“路上带孩子不方便,抱来我帮着看半天……”林雨桐恍惚的听着她又骂邱家的老人不是东西,“……把媳妇当牲口的使唤,如今孩子遇到难处了,亲孙子也不说过来搭把手……”

    韩彩儿不好意思,“要是不带孩子,我自己坐客车也能去……”

    四爷是司机,也没说话。

    林雨桐笑着叫她上来,“我们顺便也去看看四月份考试的事,这几天该报名了。”

    四爷对县城熟悉,问韩彩儿:“去县城哪里?我给你送到地方。”

    林雨桐又问:“几点能回来,过来接你,顺道就回家了。”

    “就去供销社吧。”韩彩儿说着话,又吸了吸鼻子。

    有没有必要都要吸吸鼻子,这不是什么好习惯。

    林雨桐这么想着,就朝韩彩儿看去。整天在乡下地方,像是韩彩儿这种看起来邋遢的媳妇不少见,也不觉得奇怪。你想啊,干完地里活,回来还得做饭洗衣服照顾孩子伺候公婆,哪里有时间收拾自己?下地回来一身土,洗洗手就进厨房了,整天都蓬头垢面的。

    真的!在乡下地方,那个年代里,十个媳妇有八个都是这样的。哪家的媳妇要是收拾的油光水滑的,人家反而要说一声:不是过日子的人。

    除非是出门,走个亲戚之类的,这才好好的洗把脸,照照镜子把头发梳齐整了,换上一身出门穿的衣裳。衣柜里的衣服那是分类的,有那体面的衣裳,家常从来就不穿。只为了出门穿的。结婚好几年了,当时结婚时候穿的衣服,还都好好的,每次出门,就都换上。这是最体面的一身了。

    韩彩儿身上穿着的,就是她当年结婚时候置办下的。

    那时候讲究个几身棉的几身单的,没出嫁的时候金贵,要了婆家就给送来了,送了料子送棉花的,好些女人这一辈子,也就是结婚的时候最奢侈,要是找到条件过的去的人家,一口气能置办上六身八身的。这事特别叫人羡慕的事,说这是十年内都不用花钱置办了。

    韩彩儿就有点这个意思,结婚时候可能置办的多,衣裳又都穿的仔细。结婚也都七八年了,结果衣裳也还真就七八成新。

    可女人的服装,这个不分年代,都有自己的流行时尚。

    那时候自己做出来的,好料子的体面衣裳,如今穿出来就有些格格不入了。

    齐耳短发,没有一点层次,是在家自己用剪刀剪出来的那种,没有所谓的发型一说。头发已经够难看的了,结果是还不顺溜。睡觉睡的成了爆炸头,头发乱七八糟的朝外面的各个方向支棱着,刚才的时候瞧着还好,肯定是出门前用梳子蘸着水梳理过了,可这一路走来,早干了。再加上她有点晕车,车窗打开,风把头发吹的更是——前面的流海都要站起来了。

    再配上那脸色,怎么说呢?暗沉蜡黄啊!刚生完一个又生怀着一个,怀着孕照看孩子,气色确实是好不了的。也不知道是没休息还是晕车给晕的,脸瞧着还有些浮肿。哭出来的双眼泡叫整个人看起来更狼狈了。

    林雨桐刚想说,就是过来见自家的男人,好歹也注意点形象。

    结果四爷一刹车,地方到了。

    他那边下车了,林雨桐就听见有人跟他打招呼,是外面认识的人吧。

    林雨桐也就跟着下车,脚刚下去就听见有人热情的道:“小林也来了?”

    一听声音林雨桐就知道了,是县城供销社的主任。她忙笑:“廖主任,真巧啊!”

    出来两人热情的握手。

    供销社也往外卖养猪场的猪肉,两家合作的不错,算是熟人。

    正寒暄呢,就听见车门子响,韩彩儿一身狼狈,大包小包的从车上下来了,出来后狠狠的吐了一口痰,抬起袖子一抹嘴,然后朝这边吆喝:“邱成,看着干啥?过来拿东西……”

    林雨桐这才注意到,跟在廖主任身后的邱成。

    邱成有些尴尬,对廖主任投过去的目光微微躲避了一下。

    廖主任倒是对韩彩儿也算是热情,“是邱成的爱人吧?”

    韩彩儿双手拿着东西,胳膊肘子曲着,不知道怎么拧了一算,好似在提滑下去的裤子一样的动作,然后嘿嘿嘿的憨笑了三声,对廖主任伸出去要跟她握手的手,也是视而不见。

    林雨桐转脸去看邱成的脸色,就见早已经羞红一片。

    这样的媳妇带出来,叫他丢人了吧。

    她心里叹了一口气,过去帮韩彩儿拿东西,送到邱成身边。这两口子以后,还真说不好了。

    跟廖主任又约了饭局,四爷跟林雨桐才离开,顺脚就去了自考办。

    报名都轻车熟路了。如今报名的比之前多了很多,也多是那种本身就有学历的,中专的想考大专,大专的想考本科。可像是他们两这样,一考就过的,还属于绝对少数。

    两人过来,自考办的人都熟悉,“不用我们招呼了吧。表在那边放着,你们自己找吧。”很熟稔的样子。

    这边两人填表呢,还听见他们跟那些来报考的在那里说呢,这两口子咋了咋了,了不得了等等的话。

    有的人外向,过来给四爷递烟,问考试的事。有些人内向,并不是善于交际,只支棱着耳边在一边听着,也不过来搭话。

    这一耽搁,又是半天的时间。

    到了饭点,过去跟廖主任一块吃饭。他招待,找的馆子也不错。他这会子请客不光是为了从林雨桐从里多拿点生猪,还是为了问四爷果园的事。

    “你那园子里的果子,我尝过了。”廖主任将一盘清蒸鱼往林雨桐面前推了推,“说实话,口感是我尝过的咱们这一片产出里最好的。我跟你说,南边要比咱们这边发达一些,北方的水果拉过去,还是有市场的。去年……就是邱成……你们认识的……”

    四爷点头,示意他往下说。

    “邱成去年,带人从北边收购那山里红,野生的,好家伙,在那边卖的可好了。很有些赚头……”

    他这么一说,林雨桐和四爷就懂其中的意思。

    别看供销社如今是国家单位,但这在外面业务员,油水可是很足的。

    比如那野生的山楂,在当地那玩意真是一文不值,要是有人收购的话,一毛钱买一大筐子都有人采了卖,白捡的嘛。给多少算多少。

    但邱成这样的业务员回来报账会不会真的给报一毛钱一筐呢?肯定不会?

    他可能会说八分钱一斤,一毛钱一斤。反正卖到南边或许是两毛三毛一斤呢,只要公家有赚的,这个过问的人真没有。谁出去都是那么干的。

    廖主任是想说,这水果这一行能干。

    林雨桐心里则说,有钱的男人容易变坏。

    四爷则问廖主任的意思:“听老兄这意思,是想大干一场。”

    “这不是请你这尊大神来了吗?”廖主任放下筷子,声音也低下来,“黄河滩底下,你老兄想来也熟悉了。以前那里有个打靶场,你该知道的。”

    黄河滩下面,没有移民过去的时候,就是荒滩,没有人烟。部队在那里打靶训练,不受什么干扰。后来移民过来了,原来的打靶训练场依旧是部队的,其他地方划归民用了。

    如今部队的条件不一样了,这边的靶场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怎么启用过了。

    四爷明白廖主任的意思了,“你是打那千亩靶场的主意。”

    那玩意可是军用的,属于部队的产业。

    廖主任就笑:“荒废着也是浪费,要是真不用,咱们承包下来,也是资源利用嘛!军民一家亲,不是什么违反政策的事。这事别人办不了,但明县长肯定能办……”

    是说明光。

    他是军转干部,当了地方父母官之后,跟当地驻扎的部队关系很好。而能说动明光的,也就四爷了。

    部队上的地,好些个军垦地,往出承包的都不少。这事不是不能办。

    “但谁来办?谁有能力承包下来。”叫千亩靶场,那肯定是千亩多的土地。这得多大一笔资金,钱从哪来?不能空口白牙的说承包就承包。一说钱,就往几年后有收成了再偿还。空手套白狼,这事肯定是不能干的。

    廖主任砸吧嘴,有些不好意思的摸着大肥肚子:“你看老弟,这不是哥哥为难吗?你给出个主意……”

    主意?

    啥主意?

    想占便宜不想掏钱的主意?

    四爷转着手里的酒杯,“这么着你看行不行……”他将酒杯往桌上一放,“老兄需要果源,咱们将来给你种出来就行,别管我是怎么操作的,水果优先给你,你看行吗?”

    廖主任嘴角动了动,这事其实谁来干,都不能叫果树一夕就结果。自己想掺和,问题就是自己真拿不出那个钱来。别说供销社有钱,有钱也是大家的钱。果园是三四年的投入不见产出,大家能同意才见鬼了。

    今儿这事说到这,就没法说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优先给自己,这算是全了自己的面子。可这三四年之后,谁知道自己还在不在这个位子上坐了。本来是想给单位办点好事的,结果前后这么一算,好像自己能起到的作用也是有限的很。

    敲定了等果园筹备起来就过来签订一个购销协议,这事暂时跟廖主任他就没啥关系了。

    跟那人分开,林雨桐就笑,“你又给自己揽事。”

    果园的事不是没想过,关键是怎么干?

    其实这事一系列的事情。果园建起来了,好的水果打上商标往出卖,不好的直接就进果汁厂。果渣出来也不会浪费,饲料里不可或缺这一类的原料。然后饲料出来又喂猪喂鸡,猪粪鸡粪拉到果园就是粪肥。

    整个一绿色生产链。

    事是好事,关键是吧,钱从哪里来?

    四爷叹气:“也不光是为了挣钱,部队上的生活如今也就那样……跟部队后勤直接合作也行,他们出土地,咱们出技术出资金,将来收益分成的事好算,吃亏占便宜的都没什么意思。将来这果园、果汁厂、饲料厂、养猪场,凡是相互挂钩的企业,都是复员军人优先。不说将来八成是复员人员,那也得是再六成以上……”

    林雨桐就听着,听着就笑:“你这是给我找事呢。”

    农学院出来了,现在谋划的这些也就初见成效了,那时候再回头看这些安排,好处自然就体现出来了。

    两人一路说着,就开车去接韩彩儿。

    四爷喝了点酒,林雨桐不叫他开车,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开车就走。

    车窗的玻璃半开着,来来回回的人都看林雨桐。这时候的女司机可是不怎么多见的。

    车停在供销社外面摁喇叭,不多大工夫,韩彩儿又是大包小包的出来了,看得出来,给邱成拿的东西邱成根本就没要,东西是怎么拿来又怎么拿回去,根本就没打开过。

    到了车上,韩彩儿的眼泪就下来了,跟林雨桐哭:“那王八羔子就是个没良心的!”

    林雨桐开着车,也没回头看她,只试探着问了一句:“吵架了?”

    本来就是那么一问,在单位上吵起来这不合适,很丢人的事。

    结果这一问,人家韩彩儿大声道:“我能不吵吗?谁叫他不干人事了?”

    林雨桐吓了一跳:“你在人家单位这么大的嗓门吵了?”

    “他不要脸!”韩彩儿一下子就激动起来了,“一个单位上怎么了?男男女女的也不知道避讳!见过谁家的男人跟人家大姑娘小媳妇说说笑笑的……”

    不是!一个单位上的同事,这不是在所难免的吗?

    这真要是跟那些大姑娘小媳妇有个这个那个的事的话,是不会当着媳妇的面这么着的。

    林雨桐就跟她说这个道理:“……一块共事,男女同事,还能见了面不搭理?就是咱们村的,那男女见了面还都不打招呼了?”

    “那你见谁家的男人不在,别的男人去串门的?”韩彩儿这么问了一句。

    这是说,要是家里的男人不在家,男客来了基本就不坐,很多都不进门就直接走了。不会跟人家的媳妇独处一室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男女大防之礼,其实一直都不曾消亡过。

    这话是没错了。但是单位上又有点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呢?过去的单位,好些是办公室跟宿舍合二为一的。

    比方说这家的女人在供销社,靠窗又一张桌子办公就不错了,其他地方都是生活区域,管理的不会那么严格。你说人家要是会计,要是出纳。人家男人不在,不在你还不办事了。出差回来的票据不给会计了?工资不着出纳领了?

    不可能的事对吧!

    咱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这么着那么着的,这是不讲道理。

    她这么说,韩彩儿突然就不说话了,呜呜呜的就哭,“他说那是他们社里的出纳,他过去是提前预支工资的……他又不是没钱,干啥我一说地里开春要买肥料买种子要投资,他就去找出纳预支工资,明显是哄人的嘛……肯定是半天不见那小妖精心里就痒痒,我在都拦不住他,把我当啥人了,真当我好欺负了……那小妖精,我就是大着肚子也打她三四个……”

    “你打人家了?”林雨桐赶紧问道。

    “不该打吗?”韩彩儿又吸吸鼻子,抬起胳膊用袖子擦了鼻涕眼泪。

    林雨桐叹了一声,该说啥呢?

    你男人有钱,但那钱不能这么大大方方的拿出来用的。单位上心知肚明是心知肚明,但不能这么张扬,这都是心照不宣的事。你说要用钱,他就去预支工资,这真的没啥毛病,闷声发大财,谨慎的人不管是啥时候都出不了岔子。

    这两人过日子不光是人看起来搭不搭,关键是这性子,过在一起也是难了。

    人都没法劝了,该咋说了?

    林雨桐觉得吧,这邱成真就未必有二心。两口子要二胎了,要二胎三年都不能升职,但这位还是要了。第一胎是个儿子,两口子也还是要了二胎。这说明邱成还是想要跟媳妇好好的过日子的。

    这两口子都不会坏人,女人肯干,憨厚踏实,对长辈孝顺,友爱兄弟,和睦邻里,谁都会夸一句。男人呢,内敛精干,很是捞钱的一把好手。从廖主任把他带在身边就知道了,很受领导器重,跟单位上男男女女有说有笑,这就是说明跟同事的关系处的很好。

    都是好人!可就是这么两个好人,婚姻却亮起了红灯。

    回了家,林雨桐还跟小老太说了,“您没事开导开导她……”小老太挺喜欢韩彩儿的,觉得这娃憨憨的,待人特别实诚。

    结果小老太叹了一声:“劝了这回有下回,照着你这么说,这两口子的问题不是劝就能解决的……人家那时候说亲,都讲究个门当户对,这不光是说两家的情况要差不多,两家的孩子也要差不多。当时邱家那老两口不是东西啊,给儿子娶媳妇先顾着他们自己,得找个能干活的,听话的……至于说,找来的媳妇跟儿子是不是有话说,是不是能过到一块,他们才不管。你就想想那两口子,盖上被子就算睡一被窝里,这能有话说吗?我当是不怎么乐意柳家的婚事,也有这方便的考虑。那柳成一心想着上进,这又是上学,又是读书的。在村上的时候,碰见了还能说一说饲养场的猪啊羊啊,这将来你再村上,他又是上学又是工作了,你们在一块你说说啥?你说地该上粪了,他说他今儿读啥书了?这不是牛头不对马嘴吗?偶尔这么一两次,算是新鲜,还挺可乐的。可时间长了呢?说啥啊?两口子在一块,要么是不管啥时候都有说不完的话。要么就是两人在一块,不用说话也知道对方在想啥。”

    这么一说吧,还真觉得自家这孙女很孙女婿,真真是两点都占着了。说上来的时候,两人说的话那个跳啊,一般人真不明白他们说的是啥意思。那要是不说话上来呢,就只那么静静的坐着,这个一抬眼一动眉,那个就知道是啥意思。

    真跟那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似的。

    正说着话,英子过来了,问林雨桐说:“我去彩儿那边,怎么哭的跟个泪人似的……”

    林雨桐见是英子问了,就低声跟她说了,“……泼辣的不是地方……”

    要是对着公婆泼辣一回,叫他们不敢这么欺负,也算是本事。结果当了这么多年的小绵羊,就当了那么一次狼,还给咬错对象了。

    单位上的出纳可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领工资的时候,找茬三拖俩拖的,就够人受的了。

    英子则说:“那邱成也有责任,他爸妈不叫带媳妇,他就不带。要是彩儿早早跟着去了,也在外面见见世面,学学人家的眉高眼低,两口子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这话也有些道理。

    正在这里说闲话呢,就听见外面有人喊:“金家的!老二老四……赶紧的!你家老五跟他大姑闹起来了……”

    是说老五跟金西梅闹起来了。

    人家来喊了,就说明闹的大了。这边不敢耽搁,浩浩荡荡的就往老巷子里冲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刚进巷子,就听见老五的声音:“郑有油,骂的就是你!你个绝户头!这辈子你是绝户头!下辈子你还是绝户头!”

    林雨桐眉头一皱,绝户头可不是好话!别说是亲戚了,就是邻里吵架,也没有这么狠的!

    这哪里是吵架?

    这分明就是结仇!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16章 悠悠岁月(33)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