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39.悠悠岁月(56)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39.悠悠岁月(56)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48.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39.悠悠岁月(56)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56)

    林家成靠坐在病床上都不敢动的。

    他脊背后面的枕头下面, 屁股下面的被褥下面,都是信封啊。

    这个说:“……您老要保证身体……”拉着他的手一番慰问, 然后另一只手顺势就塞到隐晦的角落, 他能看见牛皮纸那种黄的黄色信封的一角。

    那个说:“……您要放宽心,病养一养就好了……”然后又跟他握手,顺手又塞了一个信封过来,这回是个白色的, 信封的口没封。

    一个接着一个的, 就没家空手的。

    不用问的,那信封里装着的都是钱。

    可更要命的是, 这些人都是谁自己都不认得。他也是没当过领导的嘛,还真就担心, 说这钱塞到自己这里,就不怕他们林局压根就不知道他们过来表示了一点小意思过?

    林玉珑自己都是懵的, 想抽身出去赶紧给二姐打个电话,可这连个抽身的时间都没有。

    还是等到医院来说要再检查了,林玉珑看见了跟自家二姐十分要好的, 那个叫做凤兰的人,“姐啊……”他凑过去低声叫了一声。

    凤兰就笑:“是桐的弟弟?”

    林玉珑点头, 赶紧道:“麻烦姐给我姐打个电话, 把这边的事大致说一声。”

    吓的人一头的冷汗啊。

    凤兰应了,“别怕, 都这样。不会有事的。”在医院早就见惯了。

    话是这么说的, 但还是专门跑下去一趟, 给林雨桐打了一个电话。自己刚升了ct室的主任,这跟桐到医院检查,跟自己单独说了几分钟的话有大关系。当时她还不解,说有啥要紧的话不能回家去说,见面的机会多的是呢。咋在正式场合,倒这么异乎寻常的亲热起来了。等升了主任了,她悟了。她就是故意的,故意露出来的意思,这下面一揣摩,她不用开口,就啥事都办了。

    她打了电话过去,林雨桐就苦笑:“还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我平时是前小心万小心,从来不敢沾别人半点的便宜的。这会子呢?”要都回绝了,这就是半点人情都不讲了。

    这社会就是个人情社会,要是连一点人情都没有了,谁敢跟你打交道?

    凤兰低声道:“我刚才下楼的时候可是看见秘书处的两位大秘,提着果篮点心水果上楼去了。”

    两位大秘,是说县|ji和县z的秘书,俩秘书出马,这代表的是谁,还不明显吗?

    林雨桐有点挠头,这个惊动的范围有点大了,“行吧,随后我过去一趟。”

    今儿是别想上班了,再坐在办公室人家就该说装清高,眼里没人了。

    到了医院,好些过来看望的尤其是一些属于下属的这一类人,差不多都没走呢。都在王院长的办公室耗着呢。

    等林雨桐一进医院的大门,王院长那边就得了消息了,说一群在那里侃大山的,指了指外面,“真神显身了。”

    呼啦啦的都起来,出去迎了。

    林雨桐一一跟人家握手寒暄,把人都得记在心里。

    又专门打发林玉珑在外面订了酒席,只要来的,都请去入席。把大家的脸都得给撑起来。林玉健回来以后,跟林雨桐打了招呼,“咱们晚上连夜走,我先去替你支应去。”

    这是再好没有的了。

    等病房里只剩下林雨桐林玉珑和林家成三个,林家成才松了一口气,这么靠着坐了大半天,对于腰不好的人来说,也是一种折磨。

    林玉珑一摸他这后背,都湿了,“疼吧?”

    林家成点头又摇头,“吓的不敢疼了。出院!赶紧出院!哪里也不去了,就在家呆着吧。”别说麻烦人家破费,就是对自己而言,这滋味也不好受。真不是很希望这些人来看望的。

    把人扶的躺平了,又给吃了一次止疼的药。

    林家成才指了指身下,“赶紧的,趁着没人,把东西掏出来……”

    于是放了一沙发的各种信封。

    林雨桐哪里顾得上看,摆摆手,也不能说都收回去,“给了就留着吧。”

    当然了,这也是一句客气话。

    林家成赶紧摆手,“不要!真不要!叫我回家去就行。”一般人真受不住这个阵仗。

    林雨桐从身上另外取了五百块,硬塞给了林玉珑,“到了省城也不能一味的花大哥的钱,你拿着备用。”

    这就不用推脱了。

    这回的事没谁错谁对,但是不管是林玉珑还是林玉健的处置都是得当的,这给自己省了不少麻烦。投桃报李,多给点钱,也是应该的。

    最后上省城还是医院用救护车给送的,好吧,送就送吧,总比在县城再继续待下去强些。

    晚上到家了,林雨桐一个人关在书房里拆这些信封。

    一百的,两百的,三百的,只有极个别的是五百的。

    别以为送来就不知道这谁是谁的,只要有心就都能知道。

    因为每个信封里,除了钱之外,还有一个张纸。这纸呢,又是单位上的办公用纸,哪个单位哪个单位,纸上就印着呢。要是一个单位来几个人,这又该怎么判断呢?也简单,看字迹。

    纸条上会写上一些祝福语,祝谁谁谁早日康复,身体健康之类的话。虽然都矜持的没有署名,但这字迹,总是掩盖不了的。

    在这一个圈子里混的,尤其是一个系统的,经常公文来往的这些,咋会认不出来嘛。

    把这一张张字条都收好,然后给角码上写上信封里的钱数,这才敢把钱往一块拢。

    把纸条装订成册之后,一清点钱数,好家伙,好几千呢。

    如今是五千就能买一辆私家车的年月,这好几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

    该咋办呢?

    这钱绝对不能收的。

    借着去省城开会的机会,抽空去了一趟红十字会,然后将这钱都捐出去。

    又把凭条复印了几份,把原件收好。

    回了县城的第一件事,先去j委,说明了情况。按规定,这得做谈话记录的,之后会入档。林雨桐把事情都说了,又把最后的钱的去向说明白,将复印件递交上去,这事就算是处理完了。

    这样的事情是要保密的。是必须遵守保密原则的。

    没传出去,也就没什么不好的影响。

    而县里的领导,这知道林雨桐和四爷不缺那点钱。

    她是带着小礼物,汇报工作,顺带的把小丝巾巧克力这些礼物送过去,并表示了也一翻感谢。

    折腾的林雨桐精疲力尽,这事大面上才算是交代过去了。

    可私底下,这事并没完。

    人家送了人情,自己就得还人情,这都是债。

    这不,才缓了两口气,这收债的就上门了。

    先来的是王院长,这位年过五十,可也是雄心不改啊。

    这位是想从医院跳出来,比如调到局里之类的地方,哪怕是平调也行。

    也是!这个年纪,在县医院做院长,这就算是做到最高处了,往上走的路已经没有了。除非是另辟蹊径。

    可这谈何容易?

    不管心里怎么想,面对年长偏职位又低一些的人,林雨桐的先肯定:“能这么想,就好。你的业务能力,那是有目共睹的。不过可惜医院少了一位这么优秀的院长啊。”

    本就不是熟悉的关系,工作上的关系嘛,说不了什么亲近的话,只能打着官腔应付。

    反正是两个人坐着相互吹捧了半晚上,林雨桐把人打发了,对方也很满意,觉得这个年轻的林局,说话办事都很讲究。

    可送走人了,林雨桐愁了。这事可不好办?

    这人员调动,那是组织部门的事。当然了,自己要是张口要谁,人家会多几分考量就是了。

    把这记在一边。过了两天,又来人了。

    这会是邮电局的一位副局,为的是安排他家的闺女。

    她闺女如今是村里那种类似于李芬芳那样的卫生员,也就是赤脚医生,想在医院给她家闺女找一份铁饭碗。这不是就找到自己这边了吗?

    这为没提林家成,想来也是知道林家的事的。

    医术不过关,我傻了才把你放医院去。

    但却没回绝,“这样……卫生局下属的企业,你也听说了吧。这样,要不先叫孩子过去上班,先在厂里做一些后勤工作,等将来,在局内部,我好给调整工作。”

    听起来,就是调到卫生局做后勤工作。收发个报纸啥的,事业编制,这还不是一样的铁饭碗。比起医院来说,还不用担风险。这医院不管是医生和护士,哪怕是出一点错,这后果都是不堪设想的。

    这位这么一想,好像这个安排更合理一样。而且放在人家卫生局内部,这将来调整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很高兴的走了。

    小老太在里面听着,都能听出来自家孙女那话就是个活扣。两口子在家常说,这企业迟早得从卫生局剥离出去。那这进了企业,将来肯定是到不了事业单位的。只说是调整,啥时候调整,这都没一个准。再说了,自家孙女将来还能一直在卫生局耗着。一调走,还怎么调整?

    不过这些人,心里是不知道这事的。只觉得这事业和企业,这会子是一码事。

    这边想进事业单位的,还有卫生局内部的想从事业单位去企业单位的。不知道听谁说企业单位挣的更多,就有点动心。完全没有意识到,有时候这是调出去容易调回来难。

    拉拉杂杂的,天天晚上回来都有人拜访。

    但有些面子还是不能不给的。毕竟林雨桐出门也要人家给个面子的。

    比如村上谁家谁家要生孩子,结果计生办查的严嘛。人家找来了,说想想办法,不然没活路了。赖在家里非不走,林雨桐就得跟医院打个招呼,开个什么病历出来,证明确实不能打胎。然后再跟人家计生办的求情说话。

    人家给咱办了事了,自己是不是得还人家点人情啊。

    对方的人情要的大,说是儿子中专毕业了,安排到乡镇上了。言下之意就是不想在乡镇上呆,想回县城。

    这意思林雨桐懂了,这是想进招商局。

    林雨桐给记下来,回来跟四爷商量看这事该怎么办?

    反正是家里出了点事吧,这人情是越走越密集,跟陷在人情大网里似的。

    林玉玲带着自家种的红薯专门的来了一趟,“爸在省城挺好的,有大哥照看呢。玉龙都回来了。”

    今儿周末,林雨桐在家,见她来了就笑着让进来叫坐,“好着就好,姐还说要去省城看看,我看要不就算了,等爸回来叫姐过去看也是一样的。”林家成病了,林玉珑给英子说了,这不是恰好又赶上下雨了吗?英子说等天晴了再来,结果不是又去了省城嘛。后来也来,林雨桐说不在县城,英子就说那算了,干脆就不看去了。事实上也确实没啥可揪心的。没感情,这事勉强不来。如今林玉玲说了,那林雨桐自然是要替亲姐姐说句话的。等人回来在去瞧瞧就行了。

    林玉玲就点头,“别跟着跑了,去了也是折腾。大哥请了人照看,不用操心。”

    这话题就这么岔过去了,林雨桐就说那框里的红薯:“这么沉的东西你咋带来的?”

    两筐子红薯呢,七八十斤是有的。

    “下了车自己挑来的。”林玉玲不跟以前一样了,如今成了地道的农家媳妇。最初嫁过去下地的时候还哭呢,觉得下地把她的鞋给弄脏了。这几年下来,孩子都添了两个了,也没那些穷讲究了。

    她家的日子过的不错。老公公有退休工资,她家的大伯子小姑子的都是在外面有稳定工作的。差不多是年年补贴。家里过日子的钱压根就轮不到他们两口子出,反倒是地里的收入全都是两口子收着。

    当然了,邓春花就那么在炕上躺着呢。家里又没个女人拆洗。这些活肯定都得林玉玲隔三差五的过去帮着拾掇。可能多多少少的,还得贴补点钱进去。

    知道这次的事情,她爸能舒舒服服的到省城,是自己帮忙了。她这是心里过意不去,过来走动走动。

    人情辛苦弄来了,不管稀罕不稀罕,都得表现的稀罕,“清宁跟她爸去京城了,说好的一星期,如今都半月了也不见回来。她最爱吃这个,看见了可该高兴了。以前都是姐跟二哥在果园的地垄上套种,今年还没见送来,也不知道种了没。你送来了刚好,这东西放好了,能吃到明年开春。”

    家里是修了一个地窖的。

    人家稀罕,这辛苦就算没白费,“自家种的,今年远着水渠的几分地一点水都浇上,旱地里的红薯,味道好,又甜又粉。”

    进来梳洗了,在沙发上坐了,林玉玲才说:“我这是心里有事,也不知道该跟谁商量。来跟二姐说一声,您给听听……”

    “啥事?”林雨桐真不知道。

    拿了香蕉剥了递过去,“你慢慢说,别着急。”

    “爸在省城,爹娘都叫大哥顺便给接走了。”林玉玲说的是大房的瞎子爹和娘,“不跟大哥住,在省城给另外买了房子。老两口自己住呢。”

    这也好,不跟儿媳妇一个屋檐下过日子,就没那么多矛盾。

    林玉玲就说,“娘这一走吧,我就少了个主心骨,啥事都每个人商量。”

    按说该跟林玉康那边亲近的,可这林玉康的媳妇,林雨桐也知道,这女人精明的很。啥事都嘻嘻哈哈的,平时有娘在,还能压的住。娘要不在,这媳妇可不好相与。听英子说了一嘴,说是大房的玉叶去找她哭了,说是二嫂子嫌弃她老回娘家。

    这些家务事,断不清。

    但这二嫂子的为人,林玉玲只怕也是不好上门跟人家贴的那么紧的。

    这些林雨桐心里都有数,就点点头,表示理解。

    林玉玲垂下眼睑,“主要还是玉奇的婚事。”

    “我听玉龙说了一嘴。”林雨桐不会在这事上发表什么意见,对方要说,她却不能说不听。

    “以前说了不少,他死活就是不愿意。”林玉玲愁的什么似的,提起来声音都大了,这个姐姐她当的也不容易,“现在人家给说亲了,又说了两个。一个呢,是结过婚,没孩子呢,男人死了。按说这条件不错,但就是一点,这姑娘长的不好,矮瘦还有点黑。却也能干利索的很。地里的活干的不比男人差。她家就是我家那边紧挨着的村子,两村的地都挨着呢,常见地里干活,我见过,为人说话都利索的很。”

    听的出来,她对这个很满意。

    林雨桐就跟着点头:“过日子嘛,一般人样就行。玉龙的腿不利索,找个能下地干活的,对将来有好处。不能总指着爸的退休金过日子。再说了,虽然离过婚,但是没孩子拖累。家里家外一把抓,是好事啊。家里如今除了玉龙,剩下的三个……”一个瘫子,一个将来只能拄着拐在院子里勉强活动,还有一个瘸子。“这不找个利索点的人也不成。要不然,拖累的玉龙没法子,也把你坑的不轻。”

    这话真是句句都说到点子上了。

    不是林玉玲自私,实在是娘家这个坑有点深。她也有公公婆婆要伺候,还有两个孩子要抚养。你说这顾着娘家,到底是顾不过来的。自家公公婆婆这边还不一样,过日子总是偏着自家的,外面干公的儿女给的钱啥的,都攒着,家里的任何开销,都是老两口支付的,就这还总给他们两口子塞钱。你说这样的公公婆婆,伺候的敢不精心,能不精心吗?

    有时候那真是顾不上娘家的。

    找个能干的弟媳妇,就算是把她给解放出来了。

    她是极喜欢这个姑娘的。

    “还有一个,是姑姑给介绍的。”林玉玲有些不欢喜,“这姑娘家跟姑姑是一条巷子里的,才十九岁不到……”

    那可比林玉奇小了不少。

    “这姑娘人家长的好,鹅蛋脸,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个子也不低,中等的个头……”她说着眉头就皱的更紧了,“别的地方都没毛病……就这姑娘吧,是个倒霉的。以前在造纸厂上班,是她爸给找的临时工……可不巧,上班才没几天,手给搅到机器里去了,把右手的三根手指斜着都切掉了一根关节。”她指了指她自己的手比划,“中指、无名指、小拇指,都少了半根。还都在右手上。”

    那就是说只要不是左撇子,那这右手相当于是废了。

    一只手都废了,这要照顾这么一家子,我的天啊,简直不敢想。

    不到二十岁的姑娘,家里给找了工作,哪怕是临时工,想来家里也是极其宠爱这个闺女的,不想叫她面朝黄土背朝天。那这姑娘在家,只怕会干家务,也不精通。

    林雨桐这么说,林玉玲就点头,“上面两个姐姐两个哥哥,等姐姐出嫁了,嫂子就进门了……”

    上面有长姐的姑娘,一般还真是对家务活干的不熟悉。都被大的那个给干完了。压根就不指靠小的去干。

    本来就一家子不灵便的人,再娶个不灵便的进门。

    只怕吃饭都吃不到嘴里。

    林玉玲就说了,“如果他坚持要娶这个年轻,脸长的漂亮的,那就分出去单过。叫玉龙跟老人一起过。”

    你是一厢情愿!

    除了你,估计其他人都不愿意。

    林家成跟邓春花不跟着大儿子过,离了那点退休金,你叫他咋过活?肯定不会扔下的。

    而林玉奇呢,能不怪你这当姐姐的。出了娘家的门了,就少管娘家的事。

    至于林玉珑,把爹妈带身边?不现实。人家娶的媳妇至少也得是上班的吧。都出去上班了,这老两口都不能动,谁伺候吃喝拉撒啊。

    所以说,这个提议就不现实。

    这话不用林雨桐说明白,林玉玲心里未尝就不懂。也不过是气的不行的气头话。

    “二姐你说,这浑全人难道不好?非得要个漂亮的脸蛋能当饭吃?”她拿那弟弟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雨桐能说啥:“别气了,这日子说到底是人家两口子过。这要是心里不愿意,肯定犯膈应。就是勉强凑一块……你说就玉奇的脾气,他能在外面混的三五个月不着家你信不信?”

    这个她还真信。

    林雨桐就说了,“是好是歹,他受着。别说谁不会这个不会那个,那是没逼到那份上,逼到那份上了,不做不成了,那她慢慢自然就学会做了。”

    只不过这个过程有点漫长。跟着她成长的人,得受点罪。伺候的不周到有啥办法,受着吧。

    “当然了,你去劝劝,跟他说道理。”林雨桐又把话往回圆了,“能说通最好。长的好有啥用,谁不老?谁老了还能有多好看?要是实在不听,千万别吵……”

    说了半天的话,留了一顿饭,走的时候把红薯留下了,然后把家里的那些收来的点心啥的给带了不少,“知道家里不缺吃的,就是出门走礼的时候用用……”

    把人给打发了。

    小老太就觉得,自家这孙女,自打当了领导之后,这说话那真是滴水不漏。热情、亲热、说的句句在理,谁听了都热乎,可等回过头再去琢磨的话,她的话真可以说是废话。想不发表意见或是不想表达想法的时候,你就永远也挺不出来她的倾向。

    林玉玲来找她拿主意,她没说不管。瞧那说的话,是不是听着都觉得这就是当姐姐的自家人说的话。可现在去问问林玉玲去,你跟你姐商量了半天,你姐倾向谁啊?倾向这事情怎么办啊?

    她就是把话再琢磨三五遍,一句一句的分解了,保准也说不出来个三四五六来。

    小老太点了点林雨桐:“你现在是变的越来越不实诚了。”

    “我凭啥跟她实诚啊?对不对?”林雨桐还纳闷呢,“她咋就能想到跟我商量呢?这事跟谁商量,都跟我商量不着啊!我能说啥?不管说谁都是落埋怨的。他们是亲的,就是再气,这都改变不了。我是哪里冒出来的姐姐?敢在这么大的事上拿主意?过不好算谁的?”

    是这个道理。

    小老太也就是说说而已,一听也就一笑,“瞧着吧,你爸跟你那后妈,以后可有的受罪了。”

    那是该的!

    紧跟着又是一周,四爷和清宁还没回来。爷俩在外面玩嗨了。彻底的!

    早就从京城坐上火车了。可这爷俩了,是走一站玩一站,觉得有好玩的地方了,两人半路上就下车了。玩好了再走。如今这车次和车票跟后世还不一样,不是说想走就一定有车的。所以这一耽搁,还不定啥时候能到家呢。

    四爷给上面隔两天就打一个电话,内容还都是考察市场。

    在给卫生巾这边的厂子敲定了‘外资’之后,上面对四爷就相对宽容。更何况他还说了,这也是追着来旅游的外商的脚步。

    林雨桐觉得四爷是带着孩子在外面走一站玩一站这个认识,不能说错了,只能是有些偏差。

    带着孩子玩顺带的说不定真是考察和找外资。

    但在外人看来,人家这就是工作顺带带孩子。

    前后这么一颠倒,好像也不是不能原谅。四爷还一再声明了,孩子的车费所有开销不报销,另外带孩子去也不全是玩,主要是据说有几个‘外商’都是带着家人和孩子来的。自己不能带着老婆跑,带一个能说英语的孩子跟对方联络感情,这应该也是没问题的吧。

    林雨桐觉得,自家清宁回来,肯定带了一堆跟各种肤色的小朋友的照片。证明她确实也是她爸招商引资的重要助手,而不是单纯的玩儿去的。

    也不知道也爷俩又窜到哪一站去了,林雨桐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

    ‘外资’已经说定的事已经传回来了,据说是生产线也已经从日本起运了。

    厂房眼看就完工了。

    这边厂子的架子也该搭建起来了。

    这种时期,企业和政府的任职有时候是重叠和交叉的。这次在没有班底的前提下,重合交叉是最有效的办法。

    林雨桐直接就是总经理,下面都是局里的人先兼任着。

    她又专门上了一趟妇联,请了妇联的主任出任顾问。理由是,“咱们是把妇女的生理健康当做事业来做的……”

    县妇联也有自己的直属上街,也有自己的宣传阵地。这位主任是个上了五十的大妈,林雨桐把四爷寄过来的从京城托人买的成品当成样品给她看,她要了一包回去,还没绝经的大妈说了,“有幸在绝经以前用上这个……确实是好……”

    其实这个还只是直条的,不带护翼。

    林雨桐就跟她说了,“咱们引进别人的生产线,但这可以改造。稍微一改造,咱们生产出来的东西就能反出口……赚外汇的不是遥远的事情……”

    有妇联的加入,宣传力度马上就不一样了。

    层层上报,四爷还没回来,京城的记者都来采访了。

    林雨桐把这位大妈主任往前推,句句不离妇联的帮助。

    反正是花花轿子众人抬,恭维别人,其实是给自己铺路呢。

    类似于这类的事情,其实都是琐碎的小事。真正的大事,是招工的事。

    一说招工,所有人的意识里,都是招女工。

    棉纺织厂还专门找了县上的领导,想说把他们三个厂的女工叫林雨桐这边随便挑选。选上了都给你们,他们的负担太重,工资都发不下去了。咱们这么人员直接一过度,我们省事,你们也省事。

    可凭啥我要替你背着债务。

    有些厂啊,现在是谁沾上拖累死谁。

    林雨桐说了,“不是一样的生产线,就不能用的。我这边招收的是高中毕业,十八岁往上,二十五岁往下的工人,男女不限。纱厂啥情况啊?”

    三十岁上下的女工最多吧。

    那这就不行了。

    但林雨桐也没完全不给领导面子,也说了,“纱厂的机修工,我全要。”

    就这部分工人最值钱,你就要这部分,还全要?

    全要是不可能的,最后要了一半来。

    这些事稍加培训就能用的。

    消息一传出去,全县都热闹了。

    如今招工多难啊。

    好些快毕业的高三学生,觉得考大学没指望的,都早早的跟家里人一起过来报名了。

    而林雨桐家再次热闹了起来。

    又是一个周末的时候,金老二和英子苦笑着进门,后面跟着一群。

    不用问,这都是走后门要求进厂子的。

    人呢,也都是熟人。一个村里住的嘛,不熟的也都见过的。

    光是来拿的东西,加起来能堆半个院子。

    “来就来嘛,有事就说事,对不对?”林雨桐指着外面的东西,“拿东西来干什么?见外了不是?走的时候都带回去啊,这两年家里的情况都不好,我知道的。自家人都别客气了。”

    小老太带着清平把瓜子糖往桌上放,又忙着倒茶。

    问问今年的收成,说一说村里的新鲜事。

    就有人主动问了:“这招工的事是不是真的?我家这个高中上了一年,没毕业,也不知道行不行?要不我想办法给补办个毕业证去?”

    你想作弊就作呗,办好了拿去报名不就完了。我看见籍贯家庭住址,难道能不知道这是一个村出来的孩子,能不关照?完了你啥事也没干,先来问主考能不能作弊,我咋说啊?

    真是服气的很呢。

    “咱这机器是日本进口的。”林雨桐是先摆困难,“为啥要高中毕业呢,就是因为他们操作机器的时候学的不如人家快。”说着,就拿林玉玲说的那谁家的被机器搅了手指头的姑娘说话,“……你看,要是手脚利索,学的好的,咋会出这种事故呢?好好的姑娘,一辈子这就给搭上了。说这个呢,就是都想想。要是觉得自己行,那我肯定得给机会试试。可话说前头,要是万一真出事了,可别怪我。咱们丑话往前头说嘛。要是觉得还有些欠缺,那就回去再读两年书,等毕业了,咱们再添置生产线的时候,拿着毕业证来,我二话不说,利索的给安排了,你们看行不行。”

    这话也再理。

    没毕业证人家也叫试试的。这没把咱们的事不当事。

    来的时候高兴,走的时候也高兴。

    英子和老二带着孩子,说等下午再走,叫其他人先走了。

    等人都走了,英子才说:“为难就别答应!我们没带他们,是过来有事,他们自己跟来的。你看把你为难的,坏了你的事可咋整?”

    老二心道:这傻老娘们。跟桐还是亲姐妹呢,你咋就听不了你妹子的话处处都是活扣。她没那点水平,能这么年轻还是女人就当了局长了?

    林雨桐一笑,也不解释,只问:“啥事?”

    英子就拉了清平过来,“你看这孩子的脖子,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39.悠悠岁月(56)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