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40章 悠悠岁月(5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40章 悠悠岁月(5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49.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40章 悠悠岁月(5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57)

    林雨桐上手摸了一下, 眉头微微一皱。这是甲状腺结节,不注意看不出什么。要是孩子扬起头再看脖子,是有个不太引人注意的小包。搭手一摸, 有个疙瘩。

    “疼吗?”林雨桐问了一声。

    清平摇摇头, “不疼,我妈非说那长了东西。”

    “没事!不影响啥!”林雨桐装作拉孩子的胳膊, 伸手搭了一下脉搏, 这是原发性甲减。不过如今的医疗水平, 根本就无法判断这属于哪一类。就算是去看了,最多也就告诉你回去多吃海带之类的东西。别的再就没有了。

    但这也确实不会对孩子造成多大的影响。

    如今清平看着没清宁看了,清宁是瘦高,清平有点胖了。这跟甲状腺的功能减退,当然是有一部分影响的。

    英子就说:“孩子的病不敢耽搁, 我过来就是问问你, 你知道省城的哪家医院好,我们直接就过去, 给孩子看看,要是没啥大毛病, 马上就回来。”

    林雨桐给写了地址, “你们明儿去吧。我明儿一早给人家打个电话。去看看也行。要不, 我把家里的钥匙给你们, 你们去了也有了落脚的地方。”

    英子当然不要了, “做最早的车去,赶在晚上就回来了。就不过去了。清安还在家呢, 我在那边也呆不住。”

    这倒也是。

    又问说:“你说我这去省城了,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那谁……”

    那谁指的就是林家成。

    私底下的时候,是能不叫爸绝对不叫爸的。

    “不在一个医院,两家医院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不去也成。”大老远的,“去了你至少都得几十块钱给。等回来了你再去一趟,二十块钱就打发了。”

    主要是林玉健在那边照看呢,人家是侄儿,这边是亲闺女,去了给上二十块钱怪难为情的。但要给的多了吧,也不说就拿不出来,可给了他人心里不自在。叫英子说,拿去给家里那个看孩子的老太太,人家还能把自家的孩子看的精心一些对不对?给他?落到什么好了。

    反正明儿才走,没啥事。

    清平跟清远去二楼看电视自己玩去了。

    留下几个大人再客厅里说话。

    林雨桐就说林玉玲来过的事,英子哼笑:“跟你说啥?这事你能说吗?”说着又哼笑,“那断了指头的姑娘是她那姑姑给说的?”

    最看不上这姑姑了。

    “啥事她都想插一手。”对当年把弟弟妹妹送人的事耿耿于怀。“还有你不知道的呢。前段时间,打发二哥去我那,意思是咱们两个这些年不跟她这亲姑姑来往,有些不合适。说是从今年起,不要是正事的走动走动。我就说二哥了,我说你就不该来。想了想怼二哥干嘛,他也是替人家跑腿,后来我又说,干啥走那些虚礼?每年都能见上,知道都好好的,就行了。什么来往不来往的,咱是至亲,不讲究那一套。”

    这里说的来往,是非常正式的意思。

    如今不跟那个姑姑来往,是说逢年过节不去拜访,家里有红白喜事相互不通知。就是你不来我家,我也不去你家。但是碰到一起,又都认识。年年去林家,都能再林家碰见这位姑姑跟她的儿女。

    叫林玉康去说,意思就是咱们这么处着,挺尴尬的。你看年年过年都见,家离的又不远,问题是还跟送人的郭生来往呢。偏生的不跟两个嫡亲的侄女来往。这事叫人说道起来都当是新鲜事。好些人都问呢,说你们到底有啥不愉快的事过,不然不至于一点都不来往是不是?

    “早不说晚不说,偏偏你是跟老四都当官了,就来说了。”英子心里拎得清的很,“也是!咱们家这几年,事多。老人一个接一个没了,孩子一个接着一个生。弟兄五个,这才几年工夫添了九个孩子。各自的娘家都得过来看孩子的。哪次过来不得搭上礼钱。这么一算,跟咱们来往这是吃亏的买卖。人家家里就一儿一女,闺女出嫁儿子也娶媳妇。就算添孩子能赶上咱们这边?怎么算计都是吃亏的。哦!现在咱们的事差不多办完了,老人葬了,孩子一个个的都大了。你们在县上也都说得上话了,咱们的日子也都好过了。觉得能借上力了,跑来说要来往了?打量谁是傻子呢?不认!谁说都不认!”

    谁能非说的叫认?

    也就是林玉康去,要换做是林玉健,他绝对不会去办这事。

    说起来英子就是一肚子气:“你知道咱这姑还说啥?上次咱们街上赶集,她也赶集,还去饭馆歇脚了。我就给了口水,没给吃的。人家说呢,说你爸如今难的很,家里谁都指靠不上,说是玉玲十天半夜才过去给清洗一次,那屋里都腌臜的没法下脚。还说啥,你爸三个闺女,如今伺候的就玉玲一个……我当时没说话。心想,他是生了三闺女,可你问他养了几个闺女,她敢说三个吗?他养谁了,谁伺候去。叫我去伺候?除非我疯了!跟我说这咸不咸淡不淡的话,她犯得上吗?认她?做梦!”

    老二就说英子:“你不认就不认,看给气的。”又跟林雨桐说,“你说你姐,提起这事她就火大。”

    搁谁谁都气。

    “当年我过的那是啥日子,她当姑的看不见?”英子就说,“那时候她咋不多管闲事呢?”

    “你跟她气啥?”林雨桐笑,“有些人的理,它只朝里,不朝外。对自己有利的理她都懂,对自己没利的理,她都不懂。所以,跟这种人你连讲道理都不用,她肚子里衡量对错的标准,永远是有偏差的。”

    说了好半天的话,半下午的时候才走的。

    家里积攒的好些东西,都用筐子装了叫拿回家去,给谁家不给谁家的,他们说了算。

    见放了那么多的点心,小老太全都装了,“这玩意送人都不好送,叫你拿回去自己又不吃,如今真是,走礼也送不完的。”

    英子就笑:“奶,吃的啥时候都能弄出去。上次你给我的点心,我回去就放店里了。有时候人家吃饭,我会送一块点心。人都爱占便宜,生意好多了,尤其是赶集的日子,人都挤不下,还在门口露天摆桌椅呢。”

    一个圆点心切成八块,用小碟子装了当赠品,这当然是占便宜的事。

    一个点心的价格跟一个烧饼差不多。一斤点心差不多是八个。得一块多钱,一个点心一毛多,这便宜太能占了。

    如今乡下好些地方,席面上就有一道是把切好的点心直接装盘的。算是一道甜菜。

    要是席面丰盛,这盘子里就是八块点心切成的小块。要是席面不丰盛,那里面就是四块点心或是六块点心切成小块拼出来的。

    反正一席做八个人,一人能吃半个到一个点心。

    所以,拿这个当赠品真不算寒酸的。

    有用处就行,用用处就全拿走。吃又吃不了,送人又送不出去。粮食做的东西,扔了可惜。赶紧都清走吧。

    好些人家都说,老二如今的日子好过,自己有本事是一方面,关键是老四和桐肯补贴。人家就说了,说当年这个亲做的好。兄弟俩娶了俩姐妹,关系亲近。反正老四怎么补贴老二,桐肯定不会有意见。

    英子承认这一点,别小看这种今天给点这个,明天给点那个的,其实真家用起来,省的不是一星半点。反正她的衣服从来不用买,桐穿旧的,她穿着在乡下都是时髦的样式。再说了,桐的旧衣服哪里就真旧了?□□成新是有的。亲妹妹的,也没啥嫌弃的。给的就穿。而自己男人这两年就没买过烟。老四不抽烟,别人送的烟,就在固定的地方放着呢。每回去,桐就塞几条,“拿着,这个肯定是最费的。”

    农村的情况是这样的,家里叫人帮忙干点活,给工钱谁也不好意思要。但要是给两盒好烟,这就是人情。

    林林总总的算一算,这一年得给自家补贴多少?

    人家说,英子就承认。就说,这就是沾了桐和老四的光了。

    第二天两口子带着清平要去省城,把清安带过来叫小老太帮着看一天。这孩子乖的很,电视开着,自己能坐在沙发上看一天。自己上厕所,累了就在沙发上自己睡。吃饭的时候叫过来吃饭,自己拿勺子筷子都能吃。

    特别好带。

    早上去晚上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都晚上七点半了。

    “咋这么晚?”林雨桐去厨房拿饭,问了一声。

    “路上修路,绕着走的。”老二说着,就叫拿母女俩坐了,“这娘俩,晕车晕的,把这一路给折腾的。”

    林雨桐给水里泡了晕车药拿出来端过去,“赶紧喝了,喝了就好。”又问,“人家大夫没说是咋的了?”

    “说就是大脖子病,要吃海带。”英子皱眉,“你说好好的孩子这将来脖子上长个那玩意……”

    老二就咳嗽了一声,“当着孩子说啥呢?”

    英子就闭嘴了,端着水喝。

    “不会!”林雨桐就笑,“真不会长的跟你说的那样……我也咨询过了,对生活没啥大影响。不过肯定是畏冷,有时候脾气还有些暴躁,你们得体谅一些。”

    至于说吃海带的事,这个咋说呢,对原发性的甲减,吃这玩意的作用微乎其微。

    她也不能这么说,毕竟现在的医学手段就是这样的,她说了,“也不能光叫孩子吃海带,其他海产品也行的。你们别管,我来弄。吃完了你们就过来娶。”

    自己做的东西,对这病症的控制应该是最有效的。

    不管怎么安慰,并不能叫两口子真的放下心。第二天一早,去了批发市场,批发了一大捆子几十斤的干海带。回去得自己泡,然后清洗,又得自己切。还给林雨桐留下一半,“叫孩子吃着,别大意。说是缺碘呢。”

    等走了,林雨桐又去了医院,了解了一下,一年大概能见到多少这种因为甲状腺的问题来就医的孩子。

    得到的数字还真是吓了一跳。

    这属于卫生局的本职工作之一。回来就考虑今年的年终报告可以把这个事情提上日程了。

    四爷带着清宁,是在初雪的日子回来的。

    “要不是预报的有雪,我们还打算再玩几天的。”臭丫头出去了一趟,长高了不少。回来缠着林雨桐,缠着小老太,跟进跟出的,跟个跟屁虫似的。

    林雨桐亲自下厨去了,四爷还在上面洗澡没下来,她扭脸看自家闺女,“这毛衣是你爸给买的?”

    鹅黄色的高领毛衣,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图案在上面,素雅的很。外面一件粉白的羽绒服,怎么穿怎么好看。

    清宁嘿嘿的笑:“我爸也给您买了。”说着,又低头拿照片给小老太看。

    小老太当年在上海滩也是见过洋人的,“那时候是日本人、英国人、法国人,那租界的巡捕房里,还有越南人的巡捕。但黑人却少见的很。你瞧这黑的都发亮了……”

    清宁就特别严肃,“我爸说了,不能拿人的肤色说事。”

    “熊孩子,这不是在家吗?”小老太扔下照片,替孙女打下手去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清宁又拿着照片去跟清远显摆,清远看动画片呢,没工夫搭理,“带你又没带我,我不看!”

    小样!还挺有脾气。

    “给你带了玩具你也不看?”马上就诱惑上了。

    这个是可以考虑的。

    “啥玩具啊?”秒变脸!从高冷到谄媚,一秒的工夫!

    清宁勾着手指,“你过来我带你看啊。”

    电视上正传来‘一级准备二级准备三级发射’的声音,清远摆摆手,“不去!”

    等叫我把这一集看完吧。

    《恐龙特级克塞号》,有啥好看的,幼稚!

    事实上是卖了不少的玩具,还有一款游戏机,明显是被当姐姐的一路上玩过的。除了玩具手|枪这玩意叫人动心以外,也就游戏机了,结果有人已经提前玩了,不是那种专门给自己的。还有那什么不倒翁,那是自己玩的吗?

    才不是!

    不被重视有点小不开心。

    直到他爸把一辆三轮小蹬车拿出来放在客厅里,这才高兴了。

    事实上他现在骑这个已经有点晚了。再过上半年,他长高了,那车坐上去就蹬不了了。

    四爷那办事向来周到的很,先没给林雨桐拿给她的东西,却给小老太把礼物递过去了。

    应该往南边去了,各色的丝绸面料,足足十几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小老太喜欢的不得了,“这要是做旗袍,得多漂亮。”

    哪怕不能穿在身上,也喜欢摆着干。甚至怕手粗糙,不敢上手去摸,怕把丝给挂出来。

    林雨桐就一直好奇,按说这小脚老太太,是穿不了旗袍的。

    估计也是当年年轻的时候,没穿过旗袍,所以对旗袍有执念吧。

    像是这样的小脚,当年都是那种长长的中式裙子,遮住脚面的那种。露出腿和脚的话,小老太这种小脚绝对不好看。旗袍还是跟高跟鞋最搭配。

    于是小老太有事做了,她留着料子不是就看的,二十给自家孙女做旗袍。纯手工制作的。做成一件就叫林雨桐试穿。

    这玩意林雨桐当然是穿过的。曾经有一段日子,那是天天穿旗袍。

    一穿到身上,就觉得特别有范。

    清宁喜欢的什么似的,“以后也给我做,比裙子好看。”

    喜欢就这么玩吧,老的老小的小,只要高兴就好。

    四爷这回出门,还真不是白出去了一趟。

    这回还带回来不少真外资。

    比如电机厂,是有生产电机的能力的。那么几个电机厂重新整合之后,有两个项目,都不算是复杂的项目,就是生产吹风机和电风扇。

    这都是会走进千家万户,要真的做的好了,是不愁销路的。

    而原本全县就有好几个电机厂,真把人员整合在一起,需要添置的东西不多,差不多就能投入生产了。

    谁能想到这半死不活,眼看就没出路的厂子还能这么做。

    但紧跟着问题就来了,重新整合就意味着裁员,就意味着很多人将被淘汰。

    但这不是四爷该管的问题。

    反正是招商局还没人员呢,就一炮打响了。想去招商局的人多的很。

    而四爷忙的盯着矿泉水那边呢。

    广告打出去了,效果很明显。订单一个接着一个,都是往大城市去的。

    紧跟着问题就来了,县里是不通火车的。这全都靠汽车运输,我的天啊,以后这大批量的走货,运输能力根本就跟不上。

    都说要致富先修路,这话如今再看,真是再正确没有了。

    咱们又东西,人家也认可咱们的东西。东西拉出去,换回来的就是真金白银。我们能生产的出来,但是抱歉啊,运不出去。

    很尴尬了!

    明光晚上过来,跟四爷在书房说话,“……这铁路得修,但这不是咱们这些人坐在一起就能商量成的事情,说办,咱们哪怕肩扛手提呢,把这事总得办好的。但这铁路归人家铁路总局管,铁路线走不走这里,这不是咱们说了算的事。也不说要个火车站吧,哪怕是有个调度站,也成啊。”

    林雨桐过来倒茶,明光就叫她也坐,“小林又不是我家那位,普通的家庭妇女。开会都坐在一起的嘛,过来坐,快坐。”

    可叫我坐下我能说啥呢。

    这是县里的工作做的滞后了,他们从来没想过这大型企业其实也不难,这不是说有就有了。

    可商量来商量去,商量不去个什么结果的。主导权不在自己手里。

    唯一的途径就是跑部。

    向上面反应具体的困难嘛。看这事该怎么处理。

    这一级一级的,先到市里,再跑省里,最后闹不好要去京城的。

    “这铁路要是修不起来,百姓是要骂娘的。”明光这么说。

    是!肯定是要骂的。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要是政府不赶紧把这东风借来,是要挨骂的。

    于是,这边招商局的班子没搭建起来,四爷又被借调走了。在大家的眼里,这位是出去见过世面的人,出去带着他办事方便。

    走了有半个月了,说是又跑京城去了。连明光一起,还有两位副县,打算是赖也要赖一条铁路回来。这天刚进办公室,结果四爷的电话来了,“你帮我查一下,p县这两年的气象资料。”

    林雨桐秒懂。

    p县属于紧挨着的县,为什么查它呢?一定是规划里的铁路线路从p县境内通过。

    能走p县,那从自家县这边过,应该问题也不大。

    可怎么能叫人家临时改道呢,除非证明这个县不适合建铁路。

    “铁路从p县哪一段过?”林雨桐问的更详细了一点。

    四爷在那边就笑:“主要是吴家洼。”

    林雨桐懂了,这条线应该是横穿过一个叫吴家洼的镇子。线路再往西北偏一点,就靠着自家这同立县的边了。

    “我亲自去一趟。”她这么回复。

    这具体到乡镇,报纸或是报道上基本是没有的。

    挂了电话,明光就笑:“咱们这小林真是成精了。一点就通。”

    四爷谦虚了几句,这如今是啥事也干不成。从铁路局弄到规划图纸都是费了大劲了。如今只能等着林雨桐那边的消息了,“咱们县转几天,应该也就是三两天,她那边必有消息。”

    为啥这么肯定呢?

    光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个镇子的大概地形。

    林雨桐又从建筑公司把那辆抵押出去的车给借出来了,“出一趟门,用两天。”

    就没见过这样的!你把车给我们了,完了用车还从我们要。这跟你的有啥区别。

    “借不借?”林雨桐也笑,“不借咱家属楼的尾款……”

    “借借借!敢不借吗?”这年头,欠债的都是祖宗。

    然后自己开车去p县吴家洼了。没啥目的,走哪问到哪。

    这边的地形属于沟壑纵横,而土地松软。过了晌午,没打听出来有用的消息来。回来的时候绕了一段路,想再看看,结果就远远的看见了一个崭新的村庄。

    这肯定是有问题的。

    村里的房子,新旧程度不可能一致。除非遇到了特殊原因。

    比如整体搬迁或是安置。

    农村出现什么情况才要整体搬迁和安置呢?

    随便找个放羊回来的老汉一问就知道了,“前年……泥石流下来了,村子都给埋了。幸亏当时开全村计划生育动员大会,人都去村部广场上了。娃娃们都在学校。”@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林雨桐看见了,学校和村部比较远,地方比较平坦。应该是没有被波及到。这些房舍看起来就陈旧。

    “村里没啥人……这上游发水太快了,泥石流就下来了,家里都给冲没了,好些牲口都埋在下面了……有几个行动不便的老人家也都埋了……”

    又指的地方,是原来的村址。

    林雨桐跟人家边走边说,到了地方,前前后后的都转了一遍,又用相机把这些都拍下来。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绝对不是假的。

    驱车往回走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了。连夜的林雨桐给四爷去了电话,“确实有一段发生过泥石流。据说十年总能碰上一次。不过是大小上论的。”

    才不管是大是小,只要真发生过泥石流,这就证明,这条线路有隐患。

    铁路要是被泥石流冲了,这可是大事。

    第二天林雨桐加急把照片洗出来。那边明光也不是白给的,叫人连夜查了p县的各种气象水纹资料,然后还真从一份旧报纸上给翻出来十年前的一份报道来,是一则英勇救人的好人好事。报道的正是吴家洼遭遇泥石流,当时的年轻干部是怎么不惧生死救了一个十岁的小姑娘的。

    而这个年轻干部,如今已经是吴家洼镇的一位副镇长了。

    行了!这下板上钉钉了。

    从电话里都能听见那边传来的甚是激动人心的笑声。

    在县上一个个的都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可到了京城,据说是厅级都得站在门口等,人家说不见就不见。为这个铁路,肯定都是作难了。

    忙完了这边,林雨桐又去省城,找老师去了。

    结果老师去京城开会去了,只见到了周扬。

    “咱们林局可是大忙人,怎么有空来看看我这师兄啊。”开启了挤兑的模式。

    “好好说话。”林雨桐把手里的东西赛格周扬的爱人,“嫂子,跟我师兄这酸文假醋的过日子,难为你了。”

    周嫂子也习惯了这两人见了面就互怼,“你们聊着,我去做饭去。今儿就留在这里。”

    带的那些东西,顶的上自家老周小半年的工资。

    “你们家那位前段时间还来过了,已经给送了不少东西了,怎么你又来?”周扬瘪嘴,“跟你说啊,可别腐败。要不然老师能把你踢出门去。”

    四爷路过省城的时候,带着清宁拜访了老关系。把自己这边的老师同学都拜访了一遍。因此周扬才有这么一说。

    “你放心用吧。”林雨桐就笑,“每一分钱都干干净净的。”又问说,“老师什么时候回来?难得来一回,也见不上一面……”

    “这说不好,不过走时交代了。”周扬拿了炒瓜子过去叫林雨桐吃,“你要的那个果树的接穗,已经准备好了。都在地里埋着呢。你现在拉,或者明年开春接穗的时候再拉,都行。”

    那我肯定得现在拉。

    拉回去看够不够,不够还得想办法再弄。

    在周扬家吃了一顿午饭,下午找林玉健借了一辆卡车,直接给运回太平镇了。

    “二哥,我跟你说,这长接穗是秦冠,短穗的是富士。”林雨桐低声道:“这东西是我老师弄来的,没要钱。就是修剪果树的时候给预留下来的枝条。拉回来了,白给了人家也不知道心疼。回头冬天弄不好来年还得找咱要。适当的收点钱,多少我也不问。反正你一冬在家,估计时间都得耗在这上面。就留着自用吧。反正外面的价格是秦冠一块钱五十个接穗。富士一块钱五个。按这个卖吧。”

    那这卖了得多少钱啊。

    老二没推脱,只道:“我拿个零头,其余的卖完给你送去。你看是该给你老师还是谁的。就给人家,不能平白占这便宜。”

    行吧!咋都行。

    其实也没多少,这里面有自家果园里需要嫁接的接穗呢。

    这一年过的最忙碌,好像也最快。

    眨眼就到了年关了。

    放假了,四爷也闲下来了。

    两人商量着,今年过年回家不回家。

    以前有金大婶在,肯定是得回去的。今年上面又没老人,回去真不是必须的。

    但到了年三十,一家子还是先回了。因为今儿要去陵地里接祖宗的神位回家过年。在坟前放鞭炮,磕个头就回来了。

    这种事,都只带儿子却不带女儿的。

    林雨桐帮着英子包饺子,今晚一顿,明早一顿。要把饺子包成元宝的形状来。

    英子就说林雨桐给清平做的那个腌渍的海白菜好,“……一天就着这个吃馒头喝粥,我摸着那疙瘩还真下去了一点。”

    这东西得控制。

    “一个月一罐子,吃完了就去拿。有时候我忘了,你别忘了。”林雨桐叮嘱了一遍,又说,“等会从陵里回来,我们就直接回城了。明儿早上回来在村里转转给上了年纪的人拜个年……晌午在这边吃饭。”

    “成!”英子就说,“咱不管他们,就在这边吃。老大家那边说了,说今年大年初一在他家吃晌午饭……”

    去了干啥?

    林雨桐一点也不想去。

    英子就冷笑:“如今当自己是干公的人,回来说话都撇腔……”

    撇腔是说不说方言了,改说普通话了。

    这其实在县城很少见的。

    农村人把这种一出门回来腔调就变了的行为称为撇腔。觉得这种人一出去就忘本。不是啥褒义词。

    “你说以临时工,你高哉高哉的高啥呢?”十分看不上的样子。

    林雨桐常能从清宁的嘴里知道那两口子的事,接送清远,也能看见金满城。两人十次里有一次会说话。所以,对他们的情况还算是熟悉。

    只是这一年里,没怎么听过老五的消息。

    “过年也没见回来?”林雨桐问道。

    “回来了。”英子低声道:“瞧着马小婷那肚子,得有八个月了吧。过了年,估计是去不了了。”

    这两口子也是真行,带着一个孩子,去外面捡破烂,一般真做不到这份上。

    钱呢,肯定是也赚到了,可没根没基的在城里飘着,日子过成啥样,真不好说。

    男人们回来,林雨桐和四爷带着俩孩子回城了。得陪小老太守岁的。

    大年初一,小老太就不回来了。本来想着不叫俩孩子跟着的,叫他们在家陪小老太算了。结果小老太不乐意,“把孩子带上,不能说将来孩子大了连老家的人都不认识。这不合适!”

    在小老太的认识里,不能把根给忘了。所以孩子必须带。

    孩子带回老家,大年初一出门拜年,两人就根本没带孩子去,只叫在他们二伯家玩呢。主要是这带了孩子上门,人家就得给压岁钱。

    你说这有几家是没受过点恩惠的。

    那赖生苗子当初没要钱。这弄回来的接穗听说比外面买回来的便宜了一半。这要是带着孩子上门,一两块钱都拿不出来,至少得给孩子五块钱。

    想着这个,两人没带孩子。本组的人家转一转,就行了。

    可即便没带孩子,人家去给老二家拜年,碰见了,还都是一样照给。

    回去的时候英子就说了,谁谁谁给了孩子几块,谁谁谁给了几块。

    毕竟孩子对大部分人是不认识的。清宁还好点,以前跟着她奶,在巷子里聊一聊,还总能认出七八成的人。但清远却是真谁都不认识。谁给压岁钱他都收,顺便说一声过年好,笑的可甜了。跟着清平叫人,叫叔叔伯伯,叫婶子大娘的。

    英子在一边笑,就说清远和清安:“还是清远机灵,他五叔说,借他们俩的钱用用。结果清安老实,要了就给了。清远可不,说了,要给妈妈交账的,要是他的钱跟他姐的钱不一样,妈妈问起来咋说啊?叫妈妈问五叔再要?把老五一下子给顶回去了。”

    何小婉在一边就说:“老五啥时候都那么没出息。”

    年年都哄几个侄儿的钱,“今年我就没给他们家的清雪压岁钱。”

    “没给就没给。”英子撇嘴,“老三不在,你不给说的过去。”

    爱恼就恼去,跟他们好还有啥利不成?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40章 悠悠岁月(5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