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50章 悠悠岁月(67)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50章 悠悠岁月(67)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64.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50章 悠悠岁月(67)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67)

    林雨桐以前给人的印象, 那就是很温和,很无害。

    在畜牧局,同事们都知道。那时候是副局, 那老领导提起来都是小林这姑娘不错。

    在卫生局, 倒是正局了。可这位正局也很温和,不等下面的副局暗搓搓的想捞一把权利, 这位就把权利给下放了。分房是吧, 副局们决定就行。建厂子是吧, 副局们帮着盯着,解决不了的过来找我,我来办。就是这么一种作风。

    老孙那是侧面打听完了,还正面打听。畜牧局的正局还是正局,人家说了, “老孙啊, 差不多得了。小林那姑娘不错,你处的时间长了就知道了, 那真跟自家妹子似的。”卫生局的也说了,“孙书记, 您是领导。您看您这话问的, 咱说实话, 林局那是有能力还不揽权利的。有这样的搭档, 您省心多了。”

    这么个人, 组织部出面一敲打,一上来给个下马威, 这还不缩了?

    然而用力拍过去了,没打到人家,被人家一爪子给抡回来了。

    老孙这人吧,不光是人的体格很高很壮很强硬啊。那性子也是强硬中带着点霸道,跟他搭档过的都知道。动辄就拍桌子骂娘。我有理你们得按着我的来,我没理你们也得按着我的来,当然,他从来就没觉得他没理过。

    问题是干过他的人真不多。

    开发区谁都知道是块肥肉,这地界容易出成绩啊。从无到有的干,又有大项目紧跟着,只要顺利建起来,就是功劳一件。

    这么多人都盯着这块肥肉呢,完了一群人都被老孙干挺了,肥肉落到他嘴里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上来三板斧还没扔出呢,被一直都和善的小林一爪子给挠回去了。

    该!

    不少人心理暗搓搓的这么想。

    但同时,大家都林雨桐的认识就有了变化了。这位可不是好相与的。能把熊瞎子给干趴下的,能是善茬?

    畜牧站的老领导在办公室里砸吧嘴,这小林应该是没把自己往眼睛里磨吧,要不人几个自己都不够人家收拾的。他给林雨桐打电话:“……我就知道妹子不是池中之物,看看……果然是没看错……老哥哥呢,既替你高兴,又怀念咱们共事的日子……”

    “咱们以后一定是要一起共事的。”林雨桐说话很慷慨了。

    这老领导就很舒服了,她是往上走的,自己跟她共事,那就是说自己高升了呗。

    听人家说话,就是叫人舒服。

    有些人拍马屁,那是赤|裸|裸的什么步步高升。能升我不想吗?要你说!

    再听听人家这话,意思是一个嘛,为啥就听着这么高兴,这么有力量。

    放在心里再仔细踅摸两遍,就有点觉得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为自己的高升出把力的。这是啥,这就是情分。

    虽然啥话也没说,但是啥意思都表达到了。

    不服不行。

    要不人家怎么步步高升,一年一个台阶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丁宏敲响了林主任的办公室,三声之后,里面传来清越的声音:“进来。”

    推开门进去,带着笑三两步站在离办公桌三步远的地方,“林主任……”

    林雨桐放下笔,“有事?”

    丁宏右脚朝前迈出一大步,身子前倾重心前移,把一份文件准确的放在了林雨桐的面前。“您看一下。”

    说话的时候,脚已经收回去了,距离还是刚才站定的距离。

    林雨桐真觉得啥时候都有丁宏这样的人,细致到了极致,啥时候都那么细节。那个距离,随时都能伸手帮自己拿到需要的东西,又保持了距离,省的领导的办公桌上是有他不该看的东西。

    这也算本事。

    这人一定是秘书出身的人。

    林雨桐从丁宏身上收回视线,翻开文件夹,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认识的人的简历,往后翻了翻,还有两份简历。

    她明白了,这是叫自己选秘书呢。

    其实只有到了正县,才又资格配备秘书的。在下面,一二把手们也都配备秘书,不过叫法不是秘书,而是说通讯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就是来回帮着跑腿传话的。

    已经配备了司机了,是个叫秦芳的小姑娘。这个年代会开车的女司机可不多,不过他爸他哥都是开公交车的,人家姑娘说了,十四岁起她偶尔会帮她爸出车。跑上一趟半趟的,算是老司机。

    这有了司机林雨桐已经觉得过分了,其实她自己完全可以自己开车的。

    可一想,自己开车,这车真就成自己的了。有个司机,别的谁想用的时候,坐上也就走了。因此这事就算是默认下了。

    如今再配备一通讯员,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一圈,想到老孙也配备秘书呢,这话就真不能说了。

    真要拒绝了,老孙就以为这是冲着他去的。

    如今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谁不干涉谁的平稳局面,瞬间就会打破。开始又一轮的你争我夺。这事内耗!

    政|治嘛,它就是一门妥协的艺术。

    不光要知道进攻,知道防御,还得适时地的后退。

    退一步是为了前进更多步。

    因此她只把文件合上,“我先看看,看完了通知你。”

    丁宏应了一声好,“我就在办公室,您打内线电话。”

    红线电话上贴着号码,找谁就拨打相应的号码,很方便。

    门关上,林雨桐翻看这些简历。放在最上面的,是一个二十四岁的青年,师专毕业,在中学教了一年书之后,借调到开发区。没什么特别的,唯一亮眼的就是学历。这个学历在如今是相当拿的出手的。翻过去,第二份是个姑娘,年纪不到,二十岁整,高中毕业,前几天刚来上班。优点是干净,跟谁都没有牵扯,而且是女性,对女领导来说,是不错的选择。第三个二十八岁,性别男,复员军人,军转干之后,分配到城关镇政府司机班,随后调入开发区……很奇怪的简历。

    一个司机,干的好不好的,还专门调出来了?调出来就罢了,进入了开发区,却没有分配科室。开发区有几辆车,可这个人却没安排去开车。

    有点意思了。

    林雨桐把这一二三份简历又翻了一次,别看是三份简历,其实丁宏想推荐的只有中间这个人。好的放在第一个位置,给领导的感觉就是他已经帮领导选择好了。于是放在第二个,第一个推荐位置一定是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人,第二个推荐位置上的一定是各方面条件都特别合适的人。

    很好很优秀和合适之间,往往是合适取胜。

    而第三个位置,就是个陪绑凑数的。只要不是棒槌,就看的出来,第三个人的简历上隐晦的表达了一个意思,这个人身上一定有叫人忌讳的问题。

    林雨桐把第三份简历从文件夹里抽出来,看着照片上棱角分明的脸,到底是拨打了电话给丁宏:“丁主任,来一趟。顺便把周文带来。”

    丁宏一边接电话一边起身,哪怕只对着电话也都站起来了,站着听领导说话,这是最基本的尊重。

    这边一声还没应呢,林主任就扔了一个大雷。

    叫周文?!

    丁宏挂了电话,在办公室走了两圈,还是没叫周文,自己去了林主任的办公室。

    “林主任,您说的是周文吧。”他的表情很矜持,“这是个很好的同志,我怕简历上说的不明白,过来看您还有没有要问的。”

    林雨桐笑了一下,“没有了,你只管将人带过来。”

    丁宏愣了三秒,才转身出去了。

    林雨桐知道,周文这个人的问题可能是个大问题。丁宏自己过来一次,又特别指出,这简历上有些地方说的不明白。不是说的不明白,是不能往明白的说。可林雨桐自己不听,固执己见,要真是惹来麻烦,却不能怪丁宏没提醒。

    其实这个人能出现在这份名单上,就不是丁宏能做主的。他能过来提醒,就是没想着要在这事上给自己挖坑,这对他而言没啥好处,还平白惹来麻烦,犯不上。除非是有什么不得已的原因。

    什么原因叫他身不由己呢?

    只有一个解释——听命行事。

    有人叫他这么做的。

    他确实做了,但是留了心眼了。选了优秀的人才放在第一位,选了合适的人才放在第二位,把这个人放在了陪绑的位置。

    很聪明的做法。

    对老领导有交代,对新领导释放了善意。

    只要不是笨蛋,就已经明白他在这其中释放的善意。

    所以说这个位置不好做呢。要么是两头不落好里外不是人,要么是左右逢源两头兼顾。

    丁宏就有点这个意思了。

    林雨桐觉得丁宏不错,这丁宏却觉得这位林主任十分不好伺候。

    他不信这位看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可还是固执的做了选择。自己虽然是摘出来了,但给人的感觉吧,这迟早要生事的。

    老孙给挖了个坑,这位看懂了还毅然往下跳。

    奈何?

    周文依旧是在门房看看门的大爷下棋呢,白衬衫军绿色的面马甲,下身是军绿的洗的褪色的裤子,黄胶鞋上面补了两道子,十分显眼。理着平头不时的用手挠挠头,像是冥思苦想。见到自己来了,也不说起身,只看了一眼,又盯着棋盘去了。

    看门的大爷在桌子底下踢了周文一脚:“丁主任来了。”

    赶紧起身:“您有事?信件报纸都送办公室去了……”

    丁宏指着周文:“请他的。”

    请他?

    用了一个‘请’字!

    大爷赶紧拽周文:“起来起来!什么时候还下棋?下什么棋?肯定是林主任……这点政|治觉悟都没有……”

    周文讶异的看丁宏:“林主任找?”

    丁宏点点头,没一点多月的表情,“走吧!林主任正等着呢。”

    大爷拉住周文:“怎么也得换身衣裳啊。这是什么打扮?”

    印象不好才好呢!

    丁宏催促:“正等着呢,别换了。”这就刚好。

    周文从大爷手里把胳膊挣脱出来:“没事!不用我正好,接着回来跟您下棋。”

    大爷看着远去的两个背影,叹了一声,多好的小伙子!

    丁宏只帮着周文敲门,然后在外面说了一声:“林主任,人我带来了。”然后示意周文进门。

    哪怕是知道结果,可多少还是有点期待。

    觉得无所谓的心在双脚入门的那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

    林雨桐抬头一看,心里有点皱眉,这个人身上带着一股子桀骜。

    “周文?”她叫了一声。

    “是!”周文在林雨桐的打量下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穿着带补丁的鞋的脚。

    “晚上去做装卸工吗?”她这么问了一句。

    周文愣了愣,神色倒是坦然了:“是!我需要钱。所以晚上去挣点……”然后反问道:“林主任见过我吧?我一直在矿泉水厂的夜间装卸队干。”

    “没见过你。晚上我很少出门。”林雨桐指了指他的肩膀,还有裤腿上被勾破又细密的缝起来的几道口子,“装卸工最费的就是肩膀,马甲肩膀的起毛程度比其他地方都深。不是晚上干活,就不会把裤子勾成那样。夜里看不见,箱子上或是别的地方有点毛刺就把裤子给勾了。”

    周文低头把自己身上看了一遍:“要是不知道您以前是干什么的,会以为您是侦察兵出身。”

    林雨桐就笑:“你呢?以前是什么兵?汽车兵?”

    “不是!”周文低下头,“我是负伤退役的……”他拍了拍他自己的眼睛,“眼睛的视力受过一点损伤,不得不退役。”

    视力受损?

    什么兵视力受损就不能继续干了?

    “那还能开车?”林雨桐点了点桌上的简历,“以前在城关镇的司机班里?”

    周文‘哦’了一声:“受损程度不影响日程生活,也不影响开车。”

    这种不影响正常生活的兵都不行,那只有一种兵,跟狙|击|枪为伴的兵。

    “没想着留在部队,干干文职?”林雨桐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周文讶异了一瞬,紧跟着就知道对方这是把自己的老底子都掏出来了,想说文职不是谁都能混上的,可看到那双了然的眼睛,他轻叹一声:“您又一双慧眼。不是没想过干文职,只是家里还有老人要照顾,专业之后一样是再机关工作,性质是一样的。就选择回来了。”

    “当时很热血,觉得不该给部队添麻烦。”林雨桐凉凉的说了一句,“可现实更残酷,你好像对如今的环境适应不良。丁宏送过来三个人的简历,你排在最后。”

    周文愣了半分钟,才消化这话,“有人想叫您选我?”

    林雨桐看出来了,这并不是一个对政|治有较高敏感度的人。

    说真的,这个人做秘书,并不合适。

    林雨桐心里那么想着,头却点了点,算是承认,然后问道:“你有什么想说的?”

    周文苦笑了一下,然后对着林雨桐鞠躬,“给您添麻烦了。”转身就要走。

    林雨桐追问了一句:“不方便说吗?”

    周文脚步一顿,脸涨的通红,但还是选择迈了出去。

    林雨桐笑了一声:“明天八点,我要在办公室见到你。记得收拾利索!”

    周文‘啊’了一声回头看,结果林雨桐低头已经翻看文件去了。

    他悄悄的出来,轻轻的带上门,觉得浑身都像是松快了一样,几乎是小跑着下了楼。

    可这边门一关上,林雨桐就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打给柳成,给他打听点是。

    柳成不知道周文是谁,但城关镇这几年的事,倒是知道的,如今林雨桐一提,他估摸出这叫周文的人是谁了,“你啊,要是听我的,就别用他。他当年给一位领导开车,这位领导如今去了市里了。”

    领导高升了,这是好事啊。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司机没道理没升反降啊。

    柳成又道:“当年传的很厉害,说是有人把这位领导的公子给打了,不光是打了,还打瘸了腿。不过领导也发话了,私人恩怨,他儿子也有不对的地方。不予刑事追究。这小伙子进了派出所被关了半个月,就出来了。这人大概就是你说的周文。后来这领导走了,大家都传,说是这领导的儿子娶的媳妇是农村的,好像以前是有对象的。为了女人打起来了。”

    林雨桐就明白了。

    领导说不刑事追究,但其他的追究呢?

    下面都是看着上面的脸色行事的,为了一个不必要的人,真犯不上把上面那位给得罪了。得不偿失嘛。

    没人用他,孤立他。想走走不了,档案不给你。想留人家也不用你。奖金没你的福利没你的,那个死工资这点扣你一点,那个扣你一点。然后剩下的勉强能糊口。然后家里要是有老人,老人的身体要是再不好,这日子过的可就够呛了。

    可要是只是这样,老孙至于这么费劲的把人推到自己眼前吗?

    要是没记错,老孙以前就是城关镇的副镇z,对周文的事,应该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所以,一定有柳成还不知道的事。

    挂了电话,把这事就暂时扔下了。是雷总有炸的一天,只等着就行。

    晚上回去给四爷说这事,四爷皱眉,“只怕周文手里是攥着谁的黑材料的。”

    哦!

    是有这个可能。

    两人在饭桌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清远就说了:“我们老师说这个周五开家长会。你们谁去?”

    “当然是爸爸去,是吧?”清宁看她妈,“妈妈现在是大红人。”

    怎么大红人都出来了?

    两人就看清宁。

    清宁就说了:“我们校长还专门到我们班,问妈妈一般几点在家。我说老师家访的话晚上七点之后妈妈一般都在。”

    林雨桐就知道,“怕是为了建学校的事。”

    开发区准备建学校的,从小学初中高中,都建。

    是自己独立办学呢,还是跟其他学校联合办学,比如学校挂名的第几小学,第几中学这样的。

    林雨桐的设想不是这样的,她是想直接跟农业大学联合,办附属的小学和中学。省城人家有附小附中,咱们可以叫第二附小,第二附中嘛。

    师资力量跟上的话,办成名校,这样的学校光是拉动周边房地产的力度就不可小视。

    所以,林雨桐真不是很想见这些人。

    门被敲响的时候,林雨桐率先跑到楼上去了。

    清宁机灵的将她妈换下来的高跟鞋和脱下来的外套,一股脑的拿了,抱到她房间去了。

    四爷在下面负责忽悠人,等把人忽悠走了,上来看桐桐躺床上已经睡着了。

    累惨了。

    还有累的更惨的,整个开发区所有的自然村,林雨桐得走访一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因此周文一身得体的打扮出现在办公室的那一刻,林雨桐就把手包一拿,杯子顺手递给周文,走人。

    秦芳开车在楼下等着,两人上了车,这就走了。

    一天跑两三个村,也得一周的时间。说走访也行,说是调研也罢,反正得去看看。不能说是坐在办公室就指点江山。

    老孙问秘书:“走了?”

    秘书点头:“已经给下面打过招呼了。有什么难题解决不了的,不要客气。反应给林局长和反应给您是一样的。”

    老孙点点头:“光耍嘴皮子没用,得看看是不是真有几把刷子。”

    到村里嘛,啥事干不成,先上酒桌子。这些人可不信那一套,一对一干不挺,围一桌子还喝不倒?

    喝倒了,跟周文两个人,把一拨接一拨的给撂倒了。

    然后老孙交代的事,还没来得及说呢。

    林雨桐不知道因着喝酒的事从老孙挖的坑里给跳出来了,反正是下去了一圈,转了一周,在酒桌上跟醉汉套话之后,她倒是对老孙有些改观。

    有些人就说了:“孙书|记人真心不错,一个村一个村的赚,登记谁家的日子难过,谁家有多少闲散的劳动力,登记造册呢。说要给大家找个活干,挣点钱。还说养猪的事,要是掏不起投资的钱,他想想办法去,咱开发区能帮着先借一部分……”

    有的又说:“……谁家有常年生病的老人,他都知道……大家也都认识他……”

    就是在村里转悠,碰到普通的村民,说起孙书|记没听见谁说不好的。

    这是个群众基础特别好的人。

    等到了周末,这个周不论林雨桐值班,也叫周文尽管去忙自己的,自己这边没啥事要忙活。

    秦芳开着车送林雨桐回家,林雨桐说:“先去商场,商场还不到下班时间,赶的上。”

    明天林玉奇结婚,东西还没买呢。

    除了礼金,带点东西吧。

    没有什么床上四件套还是几件套的东西。林雨桐给买了两床鸭绒被,两个床单,两个被罩。这就行了。

    这里面有英子一份,两人送就送一样的。

    这边选好了东西,秦芳帮着拿了。碰上陪老婆逛商场的邮电局的一位副局,“哎呦,这事买东西呢。看样子是给你弟弟买的吧。”

    知道林玉奇结婚的事。

    林家成以前的同事那里,林玉奇都通知到了。

    林雨桐就笑:“是啊!差点忘了。明儿结婚,刚才才想起来,这不出来买点东西。”

    这位副局就了然了。

    等看着林雨桐先走了,他老婆就说:“不是说明儿同事儿子结婚,要买东西吗?快点,要买啥就利索点。眼看下班了,还跟人家屁叨啥呢?”

    这副局把老婆一拽,“走了!不买了。回家!”

    “不买了?”他老婆白眼一翻,“你真是闲的慌!这结婚又不结了?”

    你知道个啥?

    老同事儿子结婚是没错,但人走茶凉,谁还都能做的那么周全。要是只看林家成,单位打发个人过去就行了。谁给了多少份子,在单位一统计,就这么简单。可要是看在林主任和金局的面子上,那这怎么着都得去一趟的。不光是要去,还得很体面的去。把事办的漂漂亮亮的。

    可刚才林主任是怎么说的?

    说了,差点忘了。到了跟前了,才想起来。

    谁家弟弟结婚,当姐姐的心这么大的?

    人家这就说了,不用给我面子,我都不怎么给林家面子的。

    自己花再多的钱,人家不领情,白搭!

    也就不费这心了。

    回去得跟要去的同事说一声了,看打发谁去。

    最后还是打发了苏友德去的。苏友德调到县城了,跟林家成的关系最好。不管别人去不去的,他得去。本来说好的单位弄一两客车,都去的。结果到晚上八点了,都变卦了。这个说老苏啊,给捎十块钱的礼金,周一上班给你。那个说老苏啊,跟老林说一声,这周有事,去不了了,捎上二十块钱,算是个心意。钱以后给你。

    苏友德都懵了。

    说变就变!

    是林家的姑娘姑爷又从位子上掉下来了?

    试探了半天,弄明白了,感情是这位林主任并不怎么想给她爸撑面子。

    老林这事弄的!

    第二天一早,林雨桐一辆车,四爷一辆车,俩孩子都坐他爸开的车,觉得他爸是老司机,把稳。何小婉和李仙儿坐林雨桐的车,林家有事,金家每一房那都是要走礼的。去一个人就行了,不算是失理,毕竟是姻亲,大面子上不能差了。

    两人开车没先去林家,而是去接老二两口子带孩子。

    老二坐了四爷的车。几个孩子挤在后座上。英子坐林雨桐的车,刚好。

    车都到老宅的巷子口了,看见老五抱着孩子在招手。车停下来,老五递了十块钱给林雨桐,“四嫂,我就不去了,把礼金捎上。”

    这可是头一次老五知道要顾面子,要跟人来往了。

    林雨桐就接过来了,“那行!你忙你的,我们去就行了。”

    路上李仙儿还酸溜溜的道:“这还像个话,我弟弟结婚那阵,我亲自给说了,然后马小婷当时应的可好了,结果还是没去。礼金更是没有。”

    所以说,老五要是不听媳妇的,大道理上,不是不懂的。

    何小婉就问说:“就没马小婷的消息?”

    没有的!

    英子摇头:“她娘家那边来了两回,看了两回孩子。应该假不了。要是有给马家的信,玉龙在邮局,不可能不知道。”

    如今电话不方便,只有写信这一条联系的途径。一个镇就这一个邮局,叫玉龙给分拣的邮递员打个招呼,就盯住了。

    说了这个,英子犹豫了一下又道:“倒是有人给老五说媒了。也不知道成不成。这事我没叫你二哥管,他是大人了,咋决定是他的事。”

    农村是这样的,老婆走了,不管离婚没离婚吧,周围人就当是没这个人,该给说亲还说亲。两人搬到一块住就算是有那么一回事。

    李仙儿的声音马上打起来了:“谁啊?说的谁啊?”

    英子坐在副驾驶上扭脸过去跟后面两人说话:“最开始说的是韩彩儿……”

    她?

    一条巷子里住着,男人是邱成,在供销社上班。两口子不是离了吗?她带着二儿子,大儿子跟了孩子爸。

    林雨桐就说:“韩彩儿可看不上老五。”男人在外面是干公的,离婚了,按照一般的思维,那就是非得再找个干公的把对方比下去才行。韩彩儿估计心里也憋着劲呢,要不然这都离婚几年了,也不见再找。“他可比老五大吧。”

    韩彩儿看不上老五的话林雨桐心里想想就算了,没说出来。

    但是李仙儿才不管呢,直接就道:“韩彩儿眼界高的很呢。不找个正事工的都不答应。咱村上那些在饲料厂上班的,人家还看不上。嫌弃单位是乡镇办的企业,不是啥正事的国家单位。”

    英子跟韩彩儿关系不错,不想说韩彩儿的私事,转移话题道:“彩儿是比老五大,但也没大多少。不过如今宋大婶给老五说的这个,比老五可大了整整十一岁。”

    啊?

    哈?

    林雨桐在算老五多大了。反正是七九年的时候,自己是十八岁了。那时候老五是十五岁了。几年是九零年,去年自己二十八了,今年二十九了。那老五就该是二十六了。

    比二十六大十一岁,这应该是三十七了。

    三十七岁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年纪,要说老,那真算不上。可在农村,三十七岁当婆婆的都有。

    她就问:“人家那边的孩子是不是不小了?”

    英子点头:“大的十七了,小的十四了。”

    这不是一般的大。

    “这女人还挺热心,听人家说,隔三差五的去老宅,帮着老五洗衣服做饭的。”英子摇摇头,“一个人一个想法,谁知道怎么想的?”

    “两个都是儿子?”李仙儿又问了一声。

    “嗯!”所以才说,这亲事不好嘛。

    儿子都快成年了,带过来算怎么一码子事。

    李仙儿就笑:“肯定是想拿老五当驴使唤。儿子要成家,要结婚要说对象,都得要钱。如今跟咱们那时候结婚可不一样了。家里没有砖瓦的正房不行,家具这些没有不行,还得有彩电这些大件,你算算这得多少钱。就这两年的收入,上哪弄去。一个女人俩儿子,不能看俩孩子打光棍吧。真的!这就是来坑老五的。你看着吧,给人家孩子结婚了,人家那女人不走才怪,回去看孙子去总比给老五养孩子强。后妈不好当,养也养不亲。孙子总是亲的。”

    李仙儿说的道理却确实是这个道理。

    她说的可大声了,“可别干那二杆子事,我叫你大哥五说去,这事绝对不行。”

    英子没言语,她是晕车,难受的厉害。车窗开车也不行。

    “坐一回车,跟要我一回命似的。”下了车,英子先不走,扶着林家巷子口的树得先缓缓。

    那边林玉健就迎过来了,说林雨桐:“你也是胆大,开过几回车就敢带着人上路了。”

    林雨桐就笑也不解释:“爹和娘回来了?”

    “回来了?”林玉健低声道:“早一个月都回来了,知道你们都忙,就没跟你们说。这边结婚,连个张罗的人都没有。娘不放心,要回来我给送回来了。”

    往前走,瞎子爹果然坐在一边的太阳下面正晒着呢。

    英子就过去跟爹说话去了。

    林雨桐把李仙儿何小婉都得安顿好了,才能过去打招呼。

    上礼上了两百块钱,就行了。再加上东西,就算是不错的礼了。

    何小婉和李仙儿都上了二十块的礼,礼尚往来,这就可以了。

    娘家礼房炕上,正包红封呢。不仅有给新媳妇的,还有给新媳妇带来的伴娘的,另外有压轿的新娘的舅舅的,还有带来的孩子的。要是每个来的娘家人都抱着嫁妆,需要的红封更多。

    见自家闺女来了,娘就跟林雨桐低声说小话:“怎么就愿意这么一家的姑娘,哪里好了?你看看……接亲去的媒人专门打发人回来了,说准备的红包可能不够。以前说好的两个舅舅压轿,结果这回说是十七个。上哪有这么些个舅舅去。只怕是出了五服的一个族里的舅舅都给算上了。这都叫啥事?”

    林雨桐看她把一张一张的一块放进去,就明白了。

    要是俩舅舅,这一个人得给十块的红封。你们说十七个,那每个人就一块钱。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结婚不是结婚,是俩亲家在这里斗智斗勇叫板呢!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就这些。明天尽量二更。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50章 悠悠岁月(67)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