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第1051章 悠悠岁月(68)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第1051章 悠悠岁月(68)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6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第1051章 悠悠岁月(68)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68)

    新娘子快来的时候, 大家都出来看了。

    这个不是掐着时间来的,当初说好的时间如今已经推迟了快俩钟头了。

    中间说好的好些事,女方那些亲戚又给加了价钱, 媒人来来回回的磨嘴皮子, 反正是将新媳妇哄上车了。

    等上了车,这事就成了。

    哪怕是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都没事了。

    不结仇的都不算是亲家。

    到了村跟前, 鞭炮一鞭接着一鞭, 声音震天的想。

    李仙儿就酸溜溜的跟林雨桐搭话:“桐啊,咱们那时候结婚,拢共也就响了一鞭炮。还是那种屁响的炮。等老五结婚的时候,你还记得不,那炮响的, 断断续续的, 我那时候就觉得,老五跟马小婷的日子大概过不到头。”

    事后诸葛亮!

    林雨桐点点头, 不想再人群里继续这个话题,指了指快到跟前的婚队:“来了!等会看看如今都是啥嫁妆。”

    李仙儿马上转移了注意力, “哎呦喂!都成小汽车接新娘子了。咱们那时候有一辆自行车接就算是荣耀的。”

    谁说不是呢?

    不过接亲的车是林玉健弄来的。除了接新媳妇的小轿车, 还有从单位借来的旅游客车, 客车大嘛, 两辆车把新亲戚就都拉上了。后面跟着两台拖拉机才是拉嫁妆的。

    当然也不是谁都有这排场的, 大多数人家还是弄个拖拉机,或者干脆租一辆卡车。如今平安镇有卡车的人家多起来了。租一辆卡车, 把陪嫁和亲戚都拉来了。

    像是林家这样的小车客车上的,还不多。

    车到了跟前,炮是一鞭接着一鞭的响。黑色的小轿车,车前车后,绑着大红花。新娘子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怀里抱着一个男孩,是林玉康家的大小子。男方家会去一个接亲娃娃,都是男孩充当,这个不难理解。女方得给红封的。

    车到了,新娘子先不下来,接亲的娃娃先下来了。

    这孩子跟清宁清平一样大,算是大孩子了,坐在新婶婶的怀里早就不好意思了。拿了红封下车,就想野去。

    林二嫂给一把揪住了,拉到人后面:“红封给妈。”

    孩子当然不乐意了。

    林二嫂人家日子不错,不会看上孩子的红封,只不过是看女方给了多少,咱们这边也好有个准备。

    结果一打开,呵呵的!林二嫂气的面色都变了,给了孩子五毛钱的红封。

    这事办的。掏了五块给孩子:“拿着带清远清安他们玩去。”然后拿着五毛钱的红封找她婆婆去了。

    这边新娘子不下车,这叫不下轿。

    闹婚礼的时候是有这么一缓解的。象征性的矜持一下。叫新郎在车前面鞠躬三个,再给新娘子一个红封,这就顺势下来了。

    结果林玉奇鞠了三个躬,再鞠了三个躬,然后又鞠了三个躬,人家新娘子低着头,就是不说下来的话。

    林玉奇鞠躬完,去敲车窗,低声哄了半天,人家不搭理。

    众人起哄说媳妇害羞,又叫女方的媒人去劝。

    结果坐在后面的几个伴娘,一个比一个喊的厉害,“拿红封来。少了不下轿。鞠了几个躬,就给几个红封。”

    这有点过分了。

    二嫂子就叫上几个村里的媳妇,嘻嘻哈哈的拿着车钥匙把门打开了,愣是粗暴的把人从车里给拖出来,“进了家门,啥都是你的。非得用红包包一道能咋?”

    十分泼辣。

    小姑娘哪里是老媳妇的对手,两人把新媳妇架着,就进了家门。

    那些伴娘拉着脸要跟这边的人吵,被媒人给镇压了,“你们是来吃喜酒的,不是来闹事的。咋这么不懂事?”

    其中就有姑娘说了:“哥哥姐姐弟弟都是干公的,还在乎这点钱?”

    人家有钱也不是这么作的。

    想在人家婚礼上捞一把还是咋的。这新媳妇耳朵根子也是够软的,你到底算是哪头的?

    新娘子一身大红的衣裳,红西装外套,红色的裤子,红皮鞋露出红袜子。头上是大红的花,脸上涂的红红的。

    清宁和清平姐俩手拉手挤到里面看新娘呢,哎呀,太辣眼睛了。

    到底哪里好看了。

    新娘子林雨桐也确实是看了,要是论起长相,那真是没话说的。不光是身条还是长相,都没啥可挑拣的。就是那话,要不是闺女倒霉,出了意外,真轮不到林玉奇身上。

    人娶进门了,亲戚就该入席了。

    席面不错,是林玉健帮着出面办的。林雨桐肯定跟自家妯娌坐一桌,又挨着新亲戚那一桌。好家伙,那新媳妇的叔叔婶婶堂姐堂弟的,这个去找媒人了,说给的红封不够,那个又去找,说没给他们家孩子。别看他们孩子个子高,像个大人,其实才十七岁。

    又有两桌的舅舅,嫌弃只有一块钱的红包。

    媒人安抚了这边安抚那边,要不说这媒人不好当呢。真得磨破两双鞋把腿都遛细了。

    吃了一半,邓春花又闹腾,说是新媳妇都没给她看茶,也没给她敬酒,被林大娘进去收拾了几句,老实了。

    结婚就是这个样子的,但清宁这些孩子却当热闹看了。没见识过嘛。

    一般关系远的亲戚结婚,一般也不带他们去。就是李仙儿跟何小婉似的,人来了,但一家只来一个人,孩子都不带。

    不是不重视,这才是比较受人待见的参加婚礼的方式。

    不能说那种只给十块钱的礼金,然后一家三代来十几个人一桌都坐不下的那种客人,主人家嘴上不说,心里得嫌弃死。

    吃完饭,林雨桐给林家成说了:“明儿我就不来了,这段时间工作确实忙。”

    这个林家成知道。苏友德说了嘛,这孩子如今在县上算的上是一号人物了。

    他赶紧说:“行!你忙吧,跟你姐也说,明儿就不用跑了。她那边肯定也忙。耽搁一天的生意这耽搁的都是钱。”

    回门以前的规矩都是女方设席面招待女婿,家里的亲戚都去女方家。

    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都改了。两口子早起回娘家,然后带着娘家的亲戚再来男方家,再吃席面。

    要是懂事一点的,去上三五桌的人就行了。可也有那不懂事的,十几桌都不够。

    林玉玲说了:“之前就说好的,第二天回门要来十五席,说今儿好些亲戚都没来。明儿说什么都得补上。”

    吃大户似的。

    反正娶一媳妇欠的债,可能等将来孩子都小学毕业了,债还还不清。

    管你们事咋办去,金家这边说走就走了。

    把金老二两口子送到家,就回了县城。

    李仙儿一路上也不说林家的事,就只说老五:“明儿我就叫你大哥回去,跟老五说说,再不行我就回去,把那不要脸的女人撵回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雨桐能说啥啊?

    这男女这点事啊,不好说。

    她没精力管那么些狗屁倒灶的事,随口应着。

    李仙儿又说何小婉:“这几天手气怎么样?赢了输了?”

    何小婉一拍大腿:“手气转过来了,这两天都赢了一百多了。”

    那打的可不小。

    林雨桐就说:“你可小心点,最近查的可严。”

    “你三哥整天都跟我说查的严,也没见查。”她哈哈就笑,“都在自家打呢,又不是赌,就是消遣娱乐。”

    林雨桐就没啥说的了。老三都说不听,自己说人家能听?

    就说起她那边的生意:“……如今怎么样?”

    “你三哥在管,我没咋问过。瞧着还行。”何小婉叹了一声,“我也管不来,不是做生意的料。人家一杀价,我这边就先退了。再絮叨两句,我这脾气就上来了。真不成。”

    一个人一个性子,有些人适合有些人不适合。这也是强求不来的。

    何小婉的话带着几分怅然:“算了,管好孩子,不给人家添乱就算了。钱他去存,然后折子还是我拿着。这就行了。”

    李仙儿心说,这傻不傻啊?你咋知道老三给你的存折是全部呢?男人那花花肠子多了去了。

    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擦黑了。小老太已经准备睡了。

    张嫂熬了粥这个点吃正好。

    “新媳妇好不好?”小老太和张嫂关心的都只有这个。

    “别的看不出来,长相倒是真好。”一家子洗了手坐到桌前吃饭,清远还说,“席上的一道‘猴戴帽’特别好吃。”

    猴戴帽就是各种炒菜盖在粉皮上,凉拌菜,孩子吃新鲜,觉得味道好。

    张婶就在一边笑:“这不值当什么。明儿再给你做。”又跟林雨桐说,“其实我家那口子还想在开发区那边开一家店的。您说要是承包婚宴,也不知道成不成?”

    咋不成呢?

    英子的饭馆如今都不是小饭馆了,都准备做承诺酒席这一块了。

    累是累点,但这挣的真心不算少的。

    “你们倒是看好开发区?”林雨桐问张婶,闲聊的语气。

    “不都知道那边有学校,大学中学这些以后都会有,还有工厂,这人流量得多大。可惜之前步行街的商铺不准在里面开饭馆,林主任,要是有美食街,别人我不知道,我们家肯定要在里面多买几个铺子的。借债都得买。”

    哦!

    张婶的话,叫林雨桐对开发区的规划重视了起来。

    并不是一个学校选址盖好就是好了,真正要发展起来,整个区域都得有明确的规划。

    于是周一上班,林雨桐开始对着开发区的地图琢磨了。

    周文进来倒茶,看了一眼林雨桐:“林主任,需要查什么资料吗?”

    林雨桐摇摇头,指了指紧挨着开发区,但又不属于开发区的一个村子,“这是三里庄吧?”

    周文瞧了一眼:“是!是三里庄。属于新城镇。”

    “我要是没记错,这三里庄之所以叫三里庄,是这里距离清河最近,只有三里的距离。”林雨桐扭脸问了一句。

    “是!”周文走过来用手在地图上点了点,“那是以前,这几年三里庄已经扩的挨着清河岸了。”说完又问林雨桐:“您以前去过三里庄吗?”

    这些年没去过了,但是遥远的记忆力是有这村子的。

    养母的娘家就在这三里庄,七八岁的孩子的记忆里有跟着别的孩子在清河岸边玩的记忆。

    林雨桐没回答这个问题,只道:“叫秦芳准备,咱们马上去一趟。”

    出去之后,不光是叫了秦芳,拿了开发区的地图之外,还拿着新城镇的地图。

    老孙还纳闷呢,问秘书说:“要新城镇的地图干什么?规划还规划到人家的地盘去了?”

    林雨桐还真是这么想的。

    主要是她眼馋这条河。

    印染厂离水太远了不行,这也就是这个厂子一直没选址的原因。开发区的地理位置上,还是有一些弊端存在的。

    但如果将清河水引过来,这就不一样了。

    人工造河造湖,河可以绕着开发区转上几圈之后再引出去,有了水,这地界就有了灵性。

    这个开发区在林雨桐的观念里,就是当做园林在建的。建成之后,百年之后大部分的公共设施还是能用的,这就算是成功了。

    驱车一个小时,就是沿河的边上了。

    河岸上柳树舒展,河水有些泛黄,但水量还算是充沛。

    周文估摸出这位的意思了,“这个工程量好像有点大。而且这跟新城镇……新城镇的这位书|记跟咱们孙书|记算是亲家。孙书|记的外甥女嫁给了对方的侄儿。”

    意思是想在人家地盘上动土,没有对方的许可,这事只怕是不成的。

    林雨桐笑了一下,“那你可有点小看咱们孙书|记的格局和眼光了。在其位谋其政,这道理他吃的很透。”

    因此从三里庄回来已经是差五分钟就六点了,下班时间了。可林雨桐还是敲响了老孙的办公室门。

    对林雨桐的到来老孙很诧异,“林主任坐,怎么?考察了一圈有想法?”

    “这不是跟您汇报来了吗?”林雨桐笑着应了一声。

    老孙指了指沙发,从办公桌后走出来,“沙发上坐,你说我听着。”

    秘书机灵的去倒茶,林雨桐跟他说:“别弄茶叶,凉开水就行。”

    跑了一圈真渴了。

    秘书干脆拿了一瓶本县产的矿泉水拧开递过去,这一点上,周文就不及老孙的秘书体贴。出门根本不记得给领导带上备用的水。

    林雨桐夸了一句,抓起瓶子咕咚咚的喝了半瓶子,才又跟他说:“拿一张大纸过来,白纸,还有笔。”

    “什么笔?”秘书不解,问了一声。

    “啥笔都行。”林雨桐将茶几上的报纸铺开垫在下面,等白纸来了直接往上面一铺。

    老孙不知道林雨桐摆什么龙门阵,严肃着一张脸默默的看着。

    林雨桐提起笔,在纸上迅速的勾勒出开发区的大致地图来。

    老孙默默点头,有文化的人他一向是看中的,光是提笔就能写能画,用处就很大。

    林雨桐边画边解说:“咱们区政府的位置,正好在中心的位置,以中心为远点,这一圈是商业区。商业区规划是这样的……打造超大规模的服装批发市场……商业街……步行街……美食街……休闲娱乐街……这一片,学区……大学中学小学技术学校幼儿园医院邮局等等……这一片才是工业区……纺织印染成衣制造鞋袜子以及配套的纽扣花边等等……如果可以,果汁厂果酱厂也将在这一片落户,您看,这跟矿泉水厂只隔着一道街。将这条街打通,这就是一家,便于管理。如果可能,咱们还该在这一片城里肉制品加工企业……”

    老孙听的点头,这个规划自然是好的,他的计划里是在自己的任期里将学区这一片建好就行,可看林雨桐这架势,是要大干一场。这蓝图自然是好的。要真建成这样,开发区以后只怕是整个县城最繁华的地段了。

    “可光是繁华还不成。”林雨桐指了指虚线的地方,“您看见我预留出来的地方吗?您说,那里如果有河道经过,沿河两岸就是公园了……边上的我打算建酒店住房,您看,这可都是上风口……河景房……”

    “等等……”老孙一听就懵了,“这大学边上一圈的虚线是……”

    “分校会建在人工岛上,四周环水……这一圈就是人工湖……”林雨桐对老孙笑:“您说着到了夏天,满湖的荷花盛放,清风习习……”

    美是美啊!

    建成了连省城都没这么个地方。

    他朝后一仰,靠在椅子上有些怅然:“远景规划做的再好,咱们得从实际出发。小林啊,我提两个问题,第一,钱从哪里来?第二,你有河有湖的,这水从哪里来?”说着呵呵一笑,“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何况你这是要打造一座城。这需要的钱数只怕是个天文数字,别说咱们开发区了,就是合全县之力,合全市之力,只怕这也只能作为远景目标。更有这河啊湖的……钱咱可以慢慢想办法,总有攒够的一天,可这河和水我是不能凭空变出来的。”

    “您能啊!”林雨桐贼兮兮的,“钱的事,您不用管。既然我敢这么规划,我就能引来资金,这是我的事。但是这水啊,却得您出马。”

    老孙差点没被嘴里的一口茶给呛死:“小林啊,林主任,这可不兴开玩笑的。我还真没那呼风唤雨开山凿河的本事……”

    “不用您呼风唤雨,也不用您移公寓山,您给咱们争取一凿河的权利就行。”说着,把三里庄和清河在图上划出来,“您看,只要修两里的河道,水就来了……”

    老孙蹭一下的给坐直了,“你这是打算……”

    “把三里庄给咱要到开发区怎么样?”林雨桐蛊惑他,“一个不大的村子,对新城镇来说,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但至于咱们,意义可就不一样了……况且,于这里的群众也是好事,进入了开发区,怎么算也是县城的户口了吧?”

    老孙直搓牙花子。

    刚才只是看西洋景,画的再好,那也只是图纸上的东西。变不成现实。

    可那短短的一道河道,就能将这图纸给激活了,一切就都变的生动了起来。真要是在自己的任期里,造出这座城的雏形出来……

    只要想象一下,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像是奔涌着无尽的力量。

    “真行吗?”老孙有些不确定的问林雨桐。

    这是问钱的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雨桐给他吃定心丸:“早在谈判完,我老师就给了我一份名单。告诉我说,只要一个电话给这名单上的人,这些人就不会将他的面子踩在地上。”

    “嘶!”老孙倒吸一口气,这个信任有点大。不过这人脉和背景确实是重要的很呢。看,有这么个老师在,这林雨桐果然说话就有底气,“行!这事我去办。只是这规划……”

    林雨桐将图纸一收,“我信手作的,科学不科学的,还是得请专门的人来瞧瞧。我打算找老师去,求他推荐一位大师去。这不是开玩笑的,别等过上三五十年,叫后辈子孙骂咱们没远见……”

    “那是!那是!”老孙连连点头,“非胸中有丘壑的大师,勾勒不出一座城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城

    林雨桐就笑:“那咱就说定了,分头行动。”

    笑着送林雨桐离开,老孙还在砸吧嘴,“气魄是不一般啊!”

    秘书默默的收拾东西,不知道老板说的气魄是说林主任有气魄,还是那份设计有气魄。

    这份有气魄的设计,林雨桐自然是完成不了的,也没想过请什么大师。

    家里就有现成的呢。

    “请我啊?”四爷看着这份草图,“我的价钱可贵!”

    “我以身相许。”林雨桐对着草图还兀自兴奋,“我这个大致规划怎么样?”

    一直没做过这么具体的事,还真有些急于得到认可的意思。

    四爷先说好,然后才道:“将你们现在的办公楼,放在中心的位置,这个不好。你得留够以后开发区继续向外发展的空间。”他说着,就将图纸收起来,换了地图过来,朝外画了一个大大的半圆,“你看,你们只能朝北和朝南发展。这个半径内,都是可发展的空间……”

    林雨桐咋舌,她发现这个弧度连太平镇都给圈在里面了。

    这要建起来,大致都相当于原来县城面积的四到五倍。

    “你还得给企业留足足够的发展空间。”四爷只说了这两点就停下来,没继续打击下去。

    好吧!

    自己这个规划还不成熟。

    反正以后的这段时间,四爷得空了就去开发区转转,林雨桐也确实是不急,老孙那边落实不了,这边都只能是空中楼阁。

    林雨桐还没顾上催老孙呢,结果突如其来的出了一件事。

    老二带着村里的几个人来了,大晚上的看来是走的很急。

    肯定是出事了。

    “咱村今年是遭了人祸了。”老二还喘着气,带着几分后怕,“那什么……开年给庄稼追肥,结果如今早该发芽开花的树,竟是都没动静。有的树出芽儿了,可没几天,全枯了。”

    “化肥是假的?”林雨桐心里咯噔一下。这要真是这样,可真能坑的人跳井。

    为了种果树,这几年地里都没什么收入,要容易今年第三年了,管理的好的,多少开始挂果了。可这猛地来着一下子。树死了,这几年的牺牲都白费了。如今重新再种果树,又是一个三年。连着五六年庄稼地里没收入,这日子可咋过?

    “从哪里买来的化肥?”四爷问几个人。

    供销社的化肥不可能是假的。这个是可以保证的。

    刘成就说了:“要是供销社的不是就有主了吗?咱也不怕啥!咱这次买的化肥,是外地人来推销的,比供销社里的要便宜两块钱……”

    外地人,啥也没留下,上哪找去。

    这本来就是一锤子买卖的事,人家打死都不会再来第二回的。

    “大概有多少人家买了这个化肥。”四爷又问了一声。

    老二叹气:“怕是得有六七成。”

    这么多!

    也是!如今这化肥比较紧缺。老二自己用的是林玉健从省城直接找关系批下来的,果园子都用的是这个。老三家就那点地,也用的这个。贵肯定是稍微贵一点的,但好在东西是真东西,没出差错。

    可金满城那几亩承包来的地,彻底是毁了。树苗子四绝了。

    老二说:“他不常回去看,化肥上了,他反倒是不急着浇水,说是等下个星期吧,天气预报说有雨。春上的雨能有多大,能浇透不?这一旱,反正是彻底的烧死了。人家那还有活个三四成的情况,他那边树梢子都能当柴火烧了……”

    林雨桐明白他们的意思,具体该咋办,他们也不知道。但就是想找个有见识的人,帮着拿拿主意。

    四爷就说:“你们给镇政府说了没?”

    “说了。”刘成佝偻着身子,“可人家就说调查调查,然后没影了。”

    这咋调查?

    林雨桐马上就给老孙打了电话,把这个情况说了:“……对咱们区的情况,我也不了解。是不是也有人买了类似的化肥,这个我觉得需要深入的了解一下。如果真出现了这一类情况,咱们该做应急处理。”

    老孙表示他马上安排,两人才挂了电话。

    可再怎么补救,这损失都已经造成了。

    英子过来批发食材和香料的时候就跟林雨桐说:“有人跟咱借钱,说是一分二,一分五的利息都行,只要能把钱借给他们。好些人都找你二哥呢,说只要能弄来钱,怎么都好说。我吓的不敢叫你二哥应承,你说这事能干不能干……”

    民间自来就有这种借贷形式。好些人都靠着做这个中人养家糊口呢。

    比如我有钱,可以放到英子的手里。放上一千块吧。英子又把这一千块借给别人。跟往出借钱的人说,壹分的利息,年底给你。跟借钱的人说,一分五的利息,年底至少得把利息结算给人家。这人年底光利息得给人家一百五,这里面有出钱这一方的一百,有中人的五十。要是关系好的话,可能会给你按照壹分二或者真就壹分算。

    听起来一百多块钱不多,那是没算人均收入。

    如今城里的工资一百多算是普遍的。农村羡慕城里羡慕的什么似的,可想而知农村的收入水平是怎么样的。一百多块钱,占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这可光是利息,本金还欠着呢。拖上几年还不上,利息就比本金高了。

    这跟当年吃不起粮食,借人家的玉米还人家小麦是一个道理。利息高着呢。

    林雨桐就说了:“您要觉得关系好,那这钱你就直接借了。可千万别干那中人的事,我二哥那性子也干不了那个。看着谁都可怜。”

    老二在村里乡性好,这也不是没道理的。

    去年有个跟他关系好的,结果淋巴癌说没就没了。人没了,家里的媳妇刚过一百天就找招赘男人上门。他朋友的爸妈就说了,好歹守上三年,三年过了,你是嫁还是怎么的,都随你。老两口以前是职中的老师,退休了也有退休工资。养活俩孙子紧巴是紧巴,但肯定能过的下去。结果这媳妇不愿意等,就是要招赘,这边不愿意,叫了他娘家哥哥弟弟过来,叫骂的半条街都能过来。老爷子老太太吓的啊,人家那是拿着棍子上门满屋子的砸啊,冲着他们也敢上。老两口吓的往出跑,别处不去,就朝英子饭馆这边跑。边跑边喊老二。

    都说是人走茶凉,这街坊四邻跟当年他家儿子好的不少,但没一个出来说句话的。

    金老二就管,把英子手里的剔骨刀一抢,拎着刀把那媳妇的娘家兄弟俩撵了半条街去。

    谁心里没一杆秤,是不是?

    对死了的人都够义气,那对谁不实诚?

    反正是家里哪怕是找几个去地里帮着干活赶工的人,一放出口风说要帮忙的,那至少也得是几十个壮劳力。英子得在食堂开五六桌那种程度。在地里干活还专门有个管事分配任务的。就知道人手有多旺。

    英子不爱叫老二在食堂呆着帮忙,就是嫌弃他这一点。

    这个朋友来了,肉多切一点。那个朋友来了,酒打上二两送过去。

    还有那素不相识的,老太太带着孙子赶路到镇上赶集,说累了,给我喝点水吧。金老二看人家孩子对着肉流口水,能切上一小块烧饼给人家孩子夹上一片肉递过去,还得搭给祖孙两人一大碗肉汤喝。有过两次之后,人家那祖孙回回都来讨水喝。

    这还咋做生意啊。

    不用你帮忙,地里干活去!就不是那做生意的料。

    林雨桐这么一说,英子一拍大腿,“你二哥真干的出啥也不挣,就给人家白跑着借钱的事。到时候夹在中间,两头不是人……这事是不能干!”

    送走了英子,自家这边是迎来一拨借钱的人。都是以前跟四爷和林雨桐关系好的,过来张开嘴了,那多少都得给。

    何小婉那边被借钱的都挤满了,老三那是爱交朋友,好友到处都是。幸好出去跑代理了人不在,何小婉都不开门了,也没处打麻将去了,躲到林雨桐这边,白天跟小老太和张嫂,三人在家打扑克呢。

    “我手里没那么些钱。”何小婉两手一摊,“我妹子借钱我都只给了一百。上哪给他们去。问你三哥的电话,我说人在外面跑,哪里有固定的地方。把人给打发了。反正都不是好东西,疏远就疏远了,以后不来往才好呢。”

    老三回来又有的吵了。

    小老太就说她:“该跟老三说一声的。许是有个关系特殊的……以后知道了再跟你吵……”

    “有啥特殊的?”何小婉摆摆手,“吵就吵呗,早跟以前的关系断了,我早省心。”

    省心?

    谁都像省心,林雨桐也想省心呢,可还真就没办法省心了。假化肥的事,开发区比太平镇还严重,冬麦基本都死了……如今地里是枯黄一片。好些农民在地里是嚎啕大哭。一家人指着这地吃饭呢。

    报警!调查!开会商量办法。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回家了,孩子还不叫人省心。

    清宁顶着齐耳短发,正将头发扒拉开叫小老太看她的耳朵:“……真一点都不疼……一枪就打耳朵垂上了……”

    不光是剪了学生头,还去打耳洞了。

    见他妈回来了也不怵,笑嘻嘻的过去:“您看,好看不?”

    不知道啥时候流行起这个发型了,其实这头发不好打理,尤其是不顺溜的头发,早上起来跟爆炸了一样。想象是美好的,不用扎辫子,随便梳几下就行。可现实是……

    你明天早上对着镜子就知道了……

    作者有话要说:码字码到晚上八点,接到孩子幼儿园老师的微信,老师批评我了,觉得我作为家长对孩子不是很负责人。好吧,老师说了,我就得认错。为啥老师这么说呢?是因为老师布置的手工作业,我从来都是叫孩子自己做的,我在旁边说一声,告诉他那个形状的应该是搭建房子顶的。这么一种模式。孩子自己做手工嘛,本来应该就是锻炼孩子的动手能力。我觉得不管孩子做的好还是不好,都是孩子参与了。也觉得挺可爱的,就叫拿学校去了。结果呢?老师给了发了很多图片,手工做的跟工艺品似的,人家老师说了,看别人孩子的家长多配合。那不是配合好吗?那就是家长做的。给孩子的作业家长做了,不仅没错反而得到表扬。然后我叫孩子做了,结果孩子被批评了,还专门来批评我了。

    真是没处说理去了。

    但孩子在人家手底下啊,不妥协也得妥协。

    做了十多分钟自我了解,强忍着没跟老师辨解,还发了一些虚心接受的话。然后把笔记本往边上一推,开始埋头替儿子做手工作业。可是天地良心啊,我上学的时候自己的手工作业都不会做的。叫上孩子舅舅,两人做了一个半小时,还没做好。我赶紧把剩下的一点码完,先更新一下。明天我早起把今天的二更给补上。今晚我得给孩子把这个作业做完,目测赶在十二前完成,都算是不错的。

    有孩子的亲们,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苦逼?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第1051章 悠悠岁月(68)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