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54.悠悠岁月(7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54.悠悠岁月(7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7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54.悠悠岁月(7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71)

    “四嫂。”这女人特别自然又亲热的喊了一句, “你看最近也忙,得亏奶在家,孩子们仍在这边也放心。这刚回来,一屋子孩子吵的慌的。”

    比自己大了七八岁,这四嫂叫的这么溜, 自己能不应着吗?

    她笑了一下:“都是自家的孩子,怎么吵都不嫌弃。”

    几个孩子乌泱泱翻包里的衣裳, 也不嫌羞,脱了光屁股就往身上套。

    清平给清雪找了两身她能穿的,塞给她:“快过去吧,接你了。”

    清雪还挺高兴的,跑过来就叫妈,“我大姐给我的。”

    “是你四伯四伯母给你买的。”这女人拉过清雪,“快给你四伯母说谢谢。”

    清雪跟林雨桐不熟, 低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谢谢。”

    对这女人却很亲昵似的。

    这边林雨桐伸手摸了摸清雪的脑袋, 那边清雨跌跌撞撞的过来了,冲过来就保住这女人的腿,一声一声的叫妈。她直接就把清雨抱起来,掏帕子给孩子擦鼻涕。

    林雨桐一肚子的不想跟这人相处, 但是看到她跟孩子这么亲昵, 一句叫人尴尬的话都不好说出来。

    清宁又把小了的衣服都拎出来,“妈, 这都是你给清雪和清雨买的吗?是不是大了?”

    “有一半是清涓的。”那不是买大了, 就是一个样式每个尺码都拿了。大了孩子以后长大还一样穿。

    这女人就说:“这怎么话说的, 买了这么些。以后有啥重活,叫人捎话回来,老五啥也做不了,就是有一把子力气。”

    已经能当老五的家了。

    说了几句话,这人也没留下,把清雨放在自行车前头,车杠上绑着一个竹编的小椅子,孩子坐上去刚刚好,然后再把清雪放在车后座上,推着俩孩子回家了。

    等人出了巷子,林雨桐才进去,问小老太:“这是怎么的了?”

    “这就是赵爱华,半个月前,跟老五领证了。”小老太这么说。

    领证?

    对!当年结婚有证没证不要紧。当时办理结婚证,还得花钱去医院做婚前检查,都得要掏钱的。能省就省的年月,没结婚证很平常。

    四爷和林雨桐是有的,那还是结婚之后给孩子落户口才补办的。老二和英子就没有,老三和何小婉也没有。要是没记错,老大和李仙儿也没有。

    反正农村结婚的,八成是没有结婚证的。后来也都可能是补办的。估计是因为什么地方必须要有结婚证,才补办下来的。

    马小婷跟老五没有结婚证,又属于跟人跑了,不见踪影这一类。

    按照如今这种松散的管理制度,再结婚不管是从乡俗上还是哪一方面,都没有什么问题。

    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人会真的跑去领了结婚证。

    “那俩儿子呢?也跟过来了。”林雨桐擦了一把脸,又问。

    “嗯!”小老太叹了一声,“虽说你们都看不上这女人吧,但我就觉得,老五说不得还真能过两年好日子。如今,老五是只管跑出去收破烂,这赵爱华带着他的大儿子下地。人家不光是把他自己的户口迁过来了,还把俩儿子的户口也迁过来了。看着你们的面子,地都分下来了。把他们村原来住的房子卖了,拿拿钱把老宅隔壁,大梅子家的那半拉子院子买下来了。那俩孩子白天过老宅吃饭,晚上就回隔壁就睡。那意思还不明白,就怕金家多想,想着她的儿子占了金家的产业。她进门当天,就过来找你二哥和英子了,当时我也在场。人家说了,那边她带着孩子是独门独院,没个亲戚不说了,先头那男人还结了几家仇家。说是常不常的有人往院子扔脏东西,欺负的没法呆了。要不然儿子这么大了,也不会选择这一条路。选了老五呢,就是觉得老五憨。说啥都肯定,而且金家兄弟多,几个孩子在这边即便不是亲的,那也比外姓旁人强些。就是给孩子找个依靠。以后给儿子娶媳妇置办房子院子这些,不需要老五给多少,一个儿子给一百块钱就行了。算是她这几年给老五看孩子的辛苦钱。不算那么清楚,就是想找个搭伙过日子的。”

    这么算,其实是这女人吃亏了。

    人家过来相当于家里添了三个劳力。而老五这边一个劳力还带着俩拖油瓶。

    “那俩孩子咋样?”林雨桐又问了一声。

    小老太低声道:“老大老实巴交的,老二倒是活泛,可还是个孩子的样儿……”

    这也是!

    老大儿子都十七了,要是那有能耐的,也都差不多能顶门立户了。也不能叫人欺负到门上了。

    老五是个自己没主意的人。没结婚以前听爹妈的,听哥嫂的,谁跟他亲近他就听谁的。结婚以后,稀罕媳妇,就听媳妇的,媳妇说啥就是啥。如今换个心里有成算的女人,肯定也是能拿住他的。只要这人没长歪心眼,心里有点小算计也都正常。

    反正是兄弟家过日子,没影响到咱们就成呗。

    晚上英子收摊了,老二和英子洗了澡穿着拖鞋就过来串门了。

    切了西瓜坐在院子里,借着月光明亮说点闲话。

    四爷跟老二说果园子的事,英子就跟林雨桐说赵爱华:“……老大家两口子不愿意,跳着脚的骂娘,可老五死了心的要跟人家过,说家里有个女人,孩子不用跟着他走街串巷的收破烂。不是他离不了女人,是孩子得有个人照看。又找了你二哥说了,说他不是没想过,主要是这女人的孩子大了,不牵扯啥大问题了,即便对孩子不好,但也有个样子。不比那孩子的年龄挨着的,差不多大小,容易生事。老五可是难得的说一回明白话。他都这么说了,你二哥就说,女人大了那么多,年轻的时候还罢了,等过两年,这差距就更明显了。估计这又是一场不能白头的婚姻,叫他谨慎。别半路上又出了岔子,一个人一辈子折腾这么几回,把人就折进去了。”

    这话很现实。

    林雨桐点点头,老二这话提醒的也对。

    “可老五说了,都能只顾眼前,哪里会想到以后。”英子叹了一声,“他说啊,等那时候他的孩子也大了,对方的孩子也都成家有孩子了,就是散了,有啥关系?都觉得这段日子难熬,她想靠着自己换个地方落脚,他自己呢又想找个人照顾孩子,各取所需,搭伙过日子。我听他这么一说,又觉得心酸的不行。谁的艰难谁知道,谁也替代不了谁,既然他乐意,又是经历了一些事的大人了,那就去吧。没摆酒席,就是领了证,铺盖卷一搬,就一块过日子了。不过,这人吧,许是没想象的那么坏。至少跟马小婷比起来,我觉得好了太多了。先是能干!弄了三头猪在后院养着呢。家里地里一把抓。天刚亮就下地,天擦黑才回来。你看两孩子身上,衣裳旧归旧,也是改的,但也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大概觉得孩子在我这边吃饭,不好意思,夏天这边晚上会忙,她就打发他家二小子在这边给我搭把手。来回的跑堂刷洗盘子。我说叫那孩子顺嘴吃点,还挺争气,一口都不吃。要浇地里,你二哥一个人就去了,结果那边闷不吭声的把她家的大儿子打发来了。那孩子不爱说话,干活可实诚了,啥重活累活都干,一点也不耍滑。你知道你二哥那人,最是心软。看了这些天,也都不计较了。人家孩子来了,叫二伯二伯娘的,他也答应,我也答应。将心比心,要是有办法,谁乐意看人冷脸。得这么想着,千不好万不好,只懂道理这一点就太好了。被马小婷这样的人给折腾怕了。”

    这么一听,好像也有道理。

    只要不是屁事不懂的人,在这家里就能容的下。被马小婷给比的,要求低的很呢。

    第二天一早,老大两口子来了。

    两人也放暑假嘛。

    可能是昨晚孩子带回去的衣服叫这两位想多了,来了李仙儿就说:“说你给他们买那么些干什么,又穿不了。我妈给他们做了好几身,都没沾身呢。粗布的透气的很,你看现在外面卖的,样式再好看,穿着都不舒服……”

    早猜到她会这么说了。

    一直就这样。

    你叫她吃肉,她非得说肉腥气,他们家吃的都不爱吃了。可坐在那里,吃的一点也不比谁少。

    反正一定得是他们家的东西好,你们家的东西不好,占了你的便宜还得把你比下去,要不然,她大概就过不去。

    十几年的妯娌呢,谁不了解谁啊。

    她喜欢口是心非,红眼病又爱冒出来,可你不能跟她真较真。

    没意思!也平白拉低自己的格调。

    本来那衣服也是给清远清安和清辉的,大了点的小了点的,他们家孩子都能穿。属于给不给的都行。可这点东西,值不了几个钱,为这个鬼鬼样样的,给这个不给那个,有意思没?

    不值当在这事上费心思。咋简单咋来就是了。

    她说她的,林雨桐只管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然后李仙儿又说起赵爱华的事:“……一脸皱纹,看着跟我妈似的,还好意思叫我大嫂,我压根就没搭理她!谁给她那么大的脸。”

    金满城也在一边搭话,说话叨叨叨的,连个喘气的音都不带的,“……我专门去拿寡妇夫家那村里打听了,都说是她把她家男人给克死的,打从结了婚,他男人就病歪歪的,下不了床瘫痪了这么些年,这寡妇是啥人咱不知道,但他男人啊,那村里就没人说好话。说是那瘫子整天在他家,骂这个骂那个,就没个消停的时候。说一到天好,抬出来在院子里床上躺着晒太阳的时候,就把拉出来的腌臜东西往人家隔壁的院子扔……一村里都反感这一家的很……”说着,声音又低下来,“还不知道那俩孩子是不是她男人的……”

    林雨桐对金满城最后这句话没来由的有些反感。人要是心里龌龊,就把人往龌龊的方面想。什么俩孩子是不是人家男人的?管你屁事!

    金满城那嘴啊,那是‘有了传,没了编’。有这事,他能给你传的满世界都是。没有的事,他能编的跟真的一样。

    因此,他这个猜测,林雨桐和四爷压根就忽略了。

    反倒是他之前说的他打听来的那些事,倒是从侧面证明,这寡妇没说假话。

    她带着孩子确实在村里过不下去了。

    一个年轻就瘫痪的人,这心理怕是有问题。可即便这样一个人,这女人一个人带着俩孩子,也没离开他。照顾瘫痪的丈夫,抚养两个儿子,还把这样的丈夫时不时的搬到院子里,叫晒晒太阳,不是想精心的照看,想来是不会这么干的。

    要是真有外心,要是真跟别人生了孩子,谁还伺候这么个瘫子?早带着孩子一走了之了。

    蹉跎到了如今,没道理嘛。

    所以,金满城这又是满嘴放炮呢,根本就没依据。

    李仙儿说了:“反正老五跟那女人过一天,我就不认他们一天,也跟我家那俩孩子说了,以后见了老五不准搭理。”

    大人的事,你叫孩子扯进来干啥?

    都啥毛病。

    林雨桐就凉凉的说:“赶明咱俩也吵一架,你也别叫俩孩子认我跟他四叔。”

    那我才服你。

    欺负老五干什么?

    李仙儿就笑:“桐!咱俩吵不起来。”

    当年相互甩脸子的事你忘了,我可没忘。

    反正两人屁事没有,就是过来念叨了半早上的老五各种不好。

    四爷就问:“不下地了?地里的树苗子咋弄的?”

    金满城哼哧哼哧的:“种果树不成,我都给拔了。种棉花了,不是棉纺厂又要开了吗?棉花不愁卖。”

    卖是不愁卖的,不过你指着那两亩地,也发不了财啊。

    老五是晚上来的,洗的干干净净,带着赵爱华和四个孩子。

    清雪找清平和清宁去了,清雨依偎在赵爱华怀里。赵爱华的大儿子吴达腼腆的低着头,叫了一声就不说话了。老二吴双倒是一脸的笑,叫了一声四伯父四伯母,然后就说,“我给我二伯母帮忙去……”窜了。

    老五从架子车上搬了三筐子甜瓜下来,“自己地里种的,都熟了,卖也卖不上价钱,四哥和四嫂拿去送人吧,是咱自己种的,没上化肥……”

    以前一毛不拔的老五知道拿东西走人情了。

    虽说东西不值钱吧,说实在话,这是除了家里有大事之外的人情往外以外,收到老五的第一份单纯性质的人情东西。

    是自己给俩孩子买衣服得到的回报。

    这要是金大婶在世,得哭出来不可。

    老五这是懂事了?

    不是他长了这跟弦了,是背后能指挥他的人是个机灵人,会来事。

    东西送来了,林雨桐就接下来了,“正好,拿去办公室最合适……”

    四爷也叫老五坐:“你这么光是来回的跑,也累的很。不行就在镇上开一家废品站,你坐在家里收不就行了。也不要特别的地方,自家的地头建个草房子,搭个棚子都能干的事……”

    赵爱华马上接话:“我也是这个意思,靠着人耗着也不是个事。如今这收废品的多了去了,咱只在家支应着,成十亩果园子呢,料理好了,赚的再后头。”

    是这个话。

    老五名下如今是七个人的地。马小婷的地还在,本来就一家四口的。再加上这新来的三口,七口人,没人一亩二分地,这就是八亩四分。再加上土地丈量没那么标准的。宁肯给多了,也不会少了。怎么着也得有九亩。赵爱华又是个肯干活的。把地头还有挨着路边的一溜,草都除了,灌木都砍了,深挖把根都刨出来,反正种上树苗子了,哪怕是产量不行,好歹也是收成。

    捡到篮子里都算是菜,自己开出来的地也算是自己的地。凑在一起,一归拢,说是十亩,也差不离。

    老五就不言语了,只笑笑没说话。

    赵爱华也就闭嘴了,尴尬的笑了笑。

    等两人走了,四爷才说:“老五有心眼了。”

    是有心眼了。

    说到底,还是半路夫妻,想贴心贴心铁肺,难!

    弄个收购站当然好了,可这进多少出多少,肯定就瞒不了人了。老五能把钱毫不保留的给马小婷,却不会轻易把底漏给赵爱华。

    隔了两天,英子找林雨桐,低声道:“老五把存折放在我这里,说别叫人知道。”

    是怕赵爱华知道他的底细把钱想办法掏出来补贴她的俩儿子。

    要么都说夫妻还是原配的好呢。

    半路夫妻难做。

    不过话说回来了,赵爱华说的大方,但此一时彼一时,真要是觉得老五有能力,会不想着叫老五扒拉俩儿子?

    英子就说:“你二哥也说了,要是人家好好的把老五那俩孩子帮着拉拔大了,等将来她这老二到了结婚的年龄,他想办法从村上给要一院子宅基地来。”

    算是够意思了。

    反正都属于要相互观察的这种试触阶段。

    要回去了,这回林雨桐说什么也要带清平和清安走,“你看你把孩子弄的,清平在家都当半个大人使唤了。给老五看孩子,带着几个小的一起玩,早上起来扫院子,叠被子,洗衣服。晚上我瞅着还给你帮忙去呢。叫孩子跟我去住一个月,开学前我叫人给送回来。剩下的你啥也别管。”

    老二也说叫去吧,跟英子说:“去了你也轻松。”

    要不要老大家的老五家的,老三家的时不时的也回来,一屋子孩子,这个要吃的,那个要喝的,不嫌弃孩子吃喝,就是这个絮烦啊,谁受得了?

    自家的孩子不在,别人再来,就不那么好意思了。

    清平属于比较懂事的孩子,早起清宁还赖床着呢,清平就起来了。要帮着打扫屋子。

    林雨桐就说她:“你这是在自己家,家里有保姆,不用不动手。没事去书房看书,或者看电视。干什么不行!”

    非不叫孩子动。

    结果这孩子陪着小老太去院子外面给种的那些花啊朵的,浇水去了。

    小老太是拿个小喷壶,来回的去水管接水,如今这来回跑的活被清平干了,在她边上还能当个拐棍使唤。回来就说清宁:“懒丫头,跟着你姐学学。”

    清宁打着哈欠,“能干的都是劳碌命,不能干的都是好命的。您该叫我姐跟着我学学。”

    她可有她的理了。

    小老太爷就那么一说,没人的时候,她跟清平说呢,“清平能学你轻快,但你不能学清宁的懒。清宁呢,有她爸她妈,那是这辈子不用愁的。她就是只愿意躺着,不愿意动手指头,她爸她妈也有办法叫她过的舒舒服服的。但是啊……孩子!你不一样。你爸你妈都是土里刨食的,往后是龙是虫,得看你们自己的,你四叔你姨都是你的亲人,能给你们帮助,但不可能啥事都给你们包揽了。这道理你能明白不?”

    “我爸我妈常跟我说的。”清平笑了笑,坦坦荡荡,“我知道的。”

    不如清宁聪明,不如清宁有依仗,但这也没关系。爸妈总说,尽力就行。别跟清宁比,这世上总有那比你强的人,也有不如你的人。人要是跟人比着过日子,那日子就过不成了。不管啥事,你都尽力而为,能自己考上大学出去挣一口饭吃,那是咱的本事。要是实在不行,爸妈也会拉下脸找你叔你姨,帮着你安排。再不济,找个工厂也能挣口饭吃。要是不愿意受人约束,自家有铺面,考不上大学就去学一门手艺,咱一样能自力更生。靠本事吃饭的,又不会低人一等。

    这道理她都懂。

    爸爸也说,那再是你亲叔,再是你亲姨,到底不是你爸你妈,不能啥事都理所当然的。

    有些能明白,有些不能全明白。

    但大致的意思就是,尽量别给人添麻烦,谁也不欠你的?

    清安一醒来,就找他姐。见了他姐,就安心了。他姐帮着他穿好,带他去卫生间梳洗利索出来,人才彻底醒了。

    吃了饭,四爷给了一人十块钱,叫清宁带着,“出去玩吧,去哪都行。晚上按时回来。”

    打发走了孩子,家里就热闹了。

    来探听风声的络绎不绝,听说这两天陆续的有钱打到专项户头上了,这么大的项目启动,需要的人就多了。先来叹风声,看这准备怎么操作。

    就是有想法我也不能现在就说对不对?

    两人都推呢。一个说上面还没明确的意思,一个说还得集体谈论才能决定。

    忽悠走一拨人,两人躲到楼上去了。跟张嫂交代了,谁来都不见。

    吃饭都是张嫂给端上去的。

    林雨桐在上面把电视的声音放的小小的,看电视里正播放的《唐明皇》呢。

    片尾曲响了,歌词有一句是:风流人物……数你不数你……

    倒是叫人听着心里有些感慨。

    正准备跟四爷说呢,就听见门口的喧闹声,孩子们回来了。

    从阳台上往下看,钱估计都花的差不多了。

    清宁是买了一堆不知道从哪里淘换来的科幻故事书,这在当下也不太好找,都是旧的。清平买的全是故事书,故事会什么的。清远全都买成玩具了,清安买的都是吃的。

    然后回来清安的好吃的被一股脑的给吃完了,这娃才发现,别人的都不是消耗品,就他的是,所以,他的完了啥也不剩。别人的就算是借给他,好像还回去人家也没损失啥。

    怪不得这个说,叫我吃点你的这个,我的书给你看。那个说我只吃一点,我的玩具都给你玩。

    然后,然后自己好像没吃亏,但为啥就是觉得不对呢。

    林雨桐拍清宁和清安:欺负弟弟干什么。

    这孩子怎么有点蠢萌蠢萌的。特别好欺负的类型。

    晚上了,何小婉把清辉也给送过来了,“叫你处玩去呗。他这一放假,我是啥事也干不成。”

    呆着就呆着吧。

    这边正准备送何小婉出门呢,那边老三嘻嘻呵呵的给进来了。看见何小婉还愣了一下,“你怎么在这里?”

    何小婉还纳闷呢:“你这出去一个多月了,回来不回家,还问我怎么在这里?你说我怎么在这里?”

    老三跟何小婉摆摆手:“你先回,我有正事找桐。”

    说着,见林雨桐拿着一件衣服从里面出来了,就笑道:“给你介绍个人……”

    “谁啊?”林雨桐嘴上应着老三的话,却把手里的裙子递给何小婉,“这衣裳估计你能穿。我穿着上班不像话。”

    无袖的连衣裙,英子也穿。也就是何小婉能撑得起来。

    何小婉笑眯眯的在身上比划着,正想跟林雨桐说什么呢。就见老三转身出去结果带进来一个人。

    问题是这个人是女的!

    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的样子,不像是县城里的人。

    林雨桐知道这是谁了?

    主动伸出手:“欢迎!欢迎之至。屋里请。”

    这位女士穿着得体的套装,上身是小西服的短袖,下面是一步裙,脚上是一脚蹬的低跟皮鞋,手里挎着坤包,头发是大卷发,用卡子别住,很有几分风情。

    “林主任您好。”这位双手握住林雨桐的手,显然对官场这一套,很熟稔,“初期见面,冒昧前来,实在是失礼的很。”

    “客气!”林雨桐顺势就亲热的拉了对方的手,“不是外人,听三哥说起过你。帮了三哥大忙,都不知道怎么感谢才好,怎么你倒是先客气上了。”

    林雨桐其实也不知道这位姓甚名谁,但是想到老三之前说过带那个供货商来考察,心里就有数了。她是真没想到,对方是女的。

    把客人安排的坐了,然后接着去厨房切西瓜的时候,才问老三:“你总得跟我说她叫什么吧。”

    “周莲。”老三朝外看了一眼,“知道你现在不缺资金,但她看来是真的感兴趣。她在海外有关系,接的很多都是国外的订单,订单量很大……”

    哦!

    林雨桐心里有数了。

    出来的时候见何小婉在玄关的地方对着周莲不停的打量,就推了她一把:“帮我洗几个甜瓜来,本地的瓜,叫周小|姐尝尝鲜儿。周小姐是我请三哥帮我请来的贵客,可马虎不得。”

    何小婉才嗯了一声,去了厨房。挑了模样好看,又熟透了瓜,放在水池里去洗。低头问老三:“咱家的货都是从她那拿的?”

    老三刚要‘嗯’,想起什么似的,只道:“你管这些做什么。记着,那是桐专门请来的人。要是觉得好了,人家几千万几千万的往里面扔。”说完,又回头看何小婉,“你不是想歪了吧。”他呵呵两声,“你是真行。人家要钱有钱,要模样有模样,还年轻,出身好,有文化,人家看上我?我有啥啊?”

    是啊!

    人家不能眼瞎到这份上对不对?

    她利索的洗了瓜,“你说啥呢?谁多想了?我就是想,人家也年轻轻的,咋就这么有钱呢?”

    屁话!

    “桐还年轻呢,不也是不小的干部了?”老三怼了一句,把瓜盘子一端,打发何小婉,“先回去吧,这还不定说到几点呢。”出了厨房看见自家儿子往楼上窜,又退回来说何小婉,“你是不是又把孩子放这了,我说你有谱没谱。先是二哥家,再是老四家。你不照看他你生他干什么?又嫌孩子打搅你打牌了吧?迟早我得给你把那牌桌子砸了,你还别不信。”

    外面有人何小婉倒是没吵吵,拿了林雨桐给的裙子先走了,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老三也没听清楚。心里却想着,一会儿回去记得得把孩子带上。

    周莲在鹏城做生意,人如今算是香江人,可根还在大陆。出去没几年工夫,就是当知青在沿海的地方,恰好又有海外关系,就偷|渡出去了。说当地的方言一点问题都没有,说是她奶奶就是本省的人。因此彼此交流并没有障碍。

    两人说的都是她跟老三刚认识时候的事。

    “那时候我在等司机过来接我,结果就听见路边一个比乞丐穿着还不如的人骂了一句××,我一听这骂人的强调,跟我奶奶那是一模一样。一听乡音,就觉得亲切的不行。我直接给了他一百块钱,谁出门没个难处对不对,可人家有骨气,就是不要我这钱。说爷们出来混饭吃,不是来讨饭的。我说那你就跟我说说话,我就是想听你说话……在外面,其实最想的还是亲人,最念着的还是乡音,这一走这么些年了,我奶奶也不在世了。这次回来,给奶奶上坟,顺道过来看看。他那人把你这个妹子说的那么好,我也就想来见识见识……”

    林雨桐就跟她约时间:“先办私事,之后咱们再谈公事。”又打电话亲自给周莲安排住的地方,政府招待所还是最理想的选择。

    跟老三把人送过去,安顿好,老三才送林雨桐回来。

    林雨桐就半开玩笑的说:“真跟人家周小姐没啥关系吧?”

    老三抬手假意要拍林雨桐:“想哪去了?人家那是天上的嫦娥,我是啥啊?连猪八戒也不是。能有啥事?这话可不敢跟你三嫂说,那就是个炮仗,一点就着了。”

    这点数我还没有?

    “动心总是难免的吧?”林雨桐似笑非笑的看老三,叫他无法回避。

    老三被林雨桐看的不自在,“我说妹子,哥是拿你真当妹子。你这么亮的一双招子,啥都看的明明白白,你说老四过的得有多累。男人嘛,见到长的好看的,都难免多看两眼,这不能说明啥。有些人呢,就是搁在远处这么看着,怎么看怎么好,可这要是靠近了……打个比方,就跟以前想吃猪蹄一样,我是做梦都想吃猪蹄,半夜把老五的脚丫子当猪蹄啃也不是一回了。吃不上的时候想啊,觉得那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东西了。可如今顿顿都能吃上了,嘿!它也就那样。反倒是常吃的那包谷面啊,吃的时候磕牙拉嗓子,可要是这好长时间不吃吧,却又想的慌。就想着啊,那个年月,没有那点棒子面咱活不了,可没有猪蹄,咱的日子不一样过……”

    “这么说,我三嫂是那棒子面,人家周小姐是你梦里那猪蹄?”这比方打的,太寒碜人了。

    老三指着林雨桐就笑:“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啊。”

    笑是笑着,但林雨桐到底是听出了几分怅然……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54.悠悠岁月(7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