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55.悠悠岁月(72)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55.悠悠岁月(72)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73.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55.悠悠岁月(72)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72)

    老三抱着已经脱的光|溜|溜, 睡着的清辉回去了。

    大夏天的,有些孩子是一根线都不挂的到处跑呢, 也不牵扯会不会冷, 会不会着凉的事。清平睡眠浅, 隔着房间倒是把她给惊醒了。迷迷糊糊的出来问林雨桐:“姨, 听见我三叔过来又走了?”

    “接清辉回去。没事,你去睡吧。”林雨桐扒拉这孩子的脑袋,脑袋后面的辫子梳理的整整齐齐的, 不是为了好看, 是怕第二天扎头发的时候不好梳理,这么着明天拆开, 头发整齐节省时间。可这睡觉得多难受啊。

    她这么问孩子,人家摸了摸辫子:“开始难受, 忍了一星期十天的,就习惯了, 我现在不觉得别扭。”又低声问林雨桐:“我三婶还打牌吗?”

    “怎么了?”林雨桐发现这孩子对人对事上特别敏锐。

    “在我家的时候,我妈给清辉洗澡, 清辉长的黑平时也看不出来,可谁知道一大铁盆晒热的水, 叫他一个人洗的脏脏的,背上都是灰, 泡了半个小时, 搓了又搓, 也没搓干净。平时都是她自己洗澡, 洗前面洗腿,能够的着的地方都洗的很干净。脊背够不着,大概就是用水冲了冲。”清平打了个哈欠,“怕我三叔回去跟我三婶吵架。”

    是说何小婉连给孩子洗个澡的时间都没有。忙着打牌呢。清涓给她妈扔下了,清辉给老二家放了一个月,又给自己扔来了。

    她不是不知道好赖,就是打牌这事吧,它上瘾。

    管不住她自己。

    清平觉得这两口子会吵起来,要是没有周莲来了这事,肯定会吵起来的。如今嘛,倒是不会。

    “睡去吧。”林雨桐催孩子,“别担心,你三婶知道你三叔一会子就到家,不会打牌的。”

    大夏天的,一家子圈在那么大的铺子里,热的很。

    何小婉就说老三:“家里热带回来干什么。桐那边凉快,怕啥啊。赶明弄点吃的,割点肉给送去,还怕孩子吃白饭啊。”

    老三说何小婉:“啥样条件,养啥样孩子。他跟清远和清安都不一样,咱跟人家立下啥功劳了,处处都是麻烦别人,你叫他养的只看着人家好,过不到人家日子那份上,那是害了他。热咋了?热受着。受过苦,就知道不自己好好干,这个苦还得受下去。”说着,就掀开被子找闺女:“清涓呢?”问完反应过来了,“你咋又把清涓给放妈那了。妈都多大年纪了,你是真成。还有你弟家的孩子,你妹家的孩子,你都嫌弃孩子吵吵的烦,她不嫌啊。你真是能气死了。再说了,你娘家不光是妈,不光是小山,一个是孩子亲外婆,一个是孩子亲舅舅,是这两人没一个嫌弃孩子。可如今家里不是还有你弟妹呢吗?人家不止一次的说过,她又洁癖有洁癖。知道啥事洁癖不?就是爱干净,不爱叫人动她的东西。你说孩子来回的跑,脏猴子似的,能干净了?在那边是受她舅妈的白眼。我闺女我能养活,干嘛受人家白眼。外面不是有那种托管孩子的地方吗?不行花上几十块钱,送孩子过去。这总行了吧。怕看不见的地方对孩子不好,你多塞点钱,啥事都解决了。能用钱解决的事,干啥非得叫人觉得咱是扒拉着人家过日子的?回娘家叫人也看不起。真要是遇到难事了,你还再好意思开口不?”

    “我娘家怎么看不起了?”何小婉怼老三,“咋就扒拉着我娘家过日子了?现在是不扒拉着我娘家,以前你在里面那几年,我们娘三个不是扒拉着我娘家过的?现在才刚过了几天好日子,就想跟我娘家撇开关系了?老三我跟你说,你就是没良心!”

    老三闭嘴了:“行行行!我胡说八道行不行?我欠着你娘家的,欠着你妈的,欠着你弟弟的,这总行了吧?你说,咋就能把欠你娘家的给还上?”

    何小婉扭身去了另一架床上睡觉,刚才那话也就是顺嘴秃噜出来的,没啥意思。其实一家人,谁也没分那么清楚。

    这么想着,又扭身问老三:“家里还有多少钱?”

    “怎么了?”老三准备去铺子外面的檐台上睡,铺个蛇皮袋子就行,哪里通风还凉快。老婆问了,还是压着脾气好声好气的回问了一句。

    何小婉又坐起来,“就是给咱买院子的事,你看买到桐他们那开发区行不行?”

    我就是这么想的?

    “你还有这眼光啊。”老三就又笑,“行,我给咱想办法买。”

    何小婉欲言又止,“这不是我说的,是小山跟他媳妇商量的时候我听了一句半句的。好像是钱不够,估计是买不成。两口子都是老师,这几年工资不按时发,有家里的几亩地种着,家里的日子稍微比别人家好点,但积蓄也没多少。”

    老三‘哦’了一声:“那我知道了。不就是没钱想买房吗?这事你跟妈说,房子我替他们买了。就当是还了那几年的人情了。”以后不欠着谁了,心里也都舒服自在了。

    何小婉看着老三出去的背影:“我说你这人,有意思没?我就是顺嘴说的,你咋还多心了呢?”

    “知道我会多心。就别啥话都不过心。”老三躺在外面,话变得含混起来,“这也就是两口子在家里说话,好了孬了的,不计较。这要是搁在外人跟前,你这就是要把人往死里得罪。”

    何小婉含混的‘嗯’了一声,嘟囔了一句,“你不早知道我是啥脾气吗?”

    是!是早知道!

    所以好了歹了,都砸自己锅里了。

    老三一早起来,收拾了收拾,跟林雨桐一起去接周莲去开发区。

    路上林雨桐就问他:“没跟我三嫂吵?”

    “吵啥啊?”老三苦笑,“习惯了就吵不起来了。”

    “没想过叫我三嫂干脆出去工作算了。”林雨桐给出主意,“边上那卫生巾厂,有可多都不要啥技术的活,一个月**十块钱挣着,还能顾着家。工资肯定还长的,福利也不错。”别管挣多挣少,是个营生,总比打牌强。叫她看店,她对做生意又不开窍。闲着也是闲着呢。

    这是唯一的解决途径。

    叫她没工夫打牌。真要是晚上了,周末了,想娱乐的搓两圈,其实也不妨碍什么。

    老三还比较动心,“也行啊!其实我这几天都琢磨着,不行就叫她回村去。果园也得有人照看。别老指着我二哥。回去就算是有玩牌的,也都是一分两分五分的,输赢没大关系。而且农忙了,也就没人打牌了。”

    这也行。

    就是给老三提个醒,再叫何小婉这么玩下去,这瘾只怕越来越不好戒了。

    接了周莲,两人就不说何小婉的话题了。直接进了开发区,去看了那模型。

    别说老三了,就是周莲也是目瞪口呆:“在国外国内,看过很多项目,但从来没有一个项目叫我眼前一亮……如果我要做的不光是服装,还有其他……”

    “什么?”林雨桐指着模型,“上面带着标准的,就是已经有投资商看好了了,其他的任意选,或者我帮你们牵线,咱们共同出资,来打造这么一坐城池。”

    周莲连连点头:“你知道吗?在西北看到一座水城,我感觉它就是沙漠里的楼兰。以后一定会吸引数以亿计的人来,这本身就是卖点。”说着,就回身看老三,“服装代加工,这个在哪里都能做。可这座城池,在别处就没有这股子味道和价值了。”

    老三憨笑:“那是!我哪有那眼光呢。别总夸,给个实在价,看上什么了?出多少钱?”

    周莲的选择很意外,她的手点在河道上:“我要是选择这个,林主任不会不答应吧。”

    选择河道。

    林雨桐暗暗点头,却又摇头:“这一部分,是开发区政府要从银行贷款修建的基础设施……”跟高速公路一样,以后用这条河带来的受益,还债。她解释说:“河道路面和底下排水等一系列的工程,都是咱们政|府想办法要做的。这关系着这座城到底能繁荣多少年的大事……”

    “您要这么说,我这心里可就有底多了。”周莲又笑。

    这就是一次试探。看这会是一颗明珠,还是一颗萤石。

    林雨桐一笑,也不戳破,这女人精明的很,其实河道确实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修建好之后,除了日常的维护,也就是坐等着收钱了。说日进斗金,那都是往小了说。

    周莲砸吧嘴,围着这模型一遍又一遍的看,“要是有三亿的资金,林主任有什么好项目推荐……”

    三个亿?!

    老三脚下几乎一个踉跄,“三个亿了,你还出来没命的赚钱,咋想的?”

    周莲咯咯咯就笑:“这话问的?”

    林雨桐没急着回答周莲的问题:“是外资吗?”

    “是!”周莲笑的有些隐晦:“当年我爷爷去了台弯,后来又去了美国。到了美国安顿下来了,那时候正是建国前夕,还打电话给我奶了,给留了地址电话,说有机会叫我奶找他去,他回不来了。可那时候哪里走的了,我奶奶带着我爸留下了,那个年月你们知道的……我们这种人日子不好过……我爸是那种自尊性特别强的人,还没怎么着呢,就自杀了。我妈也改嫁了,彻底的断了关系。后来我大了,又赶上上山下乡了……实在是受不了那份苦,就跑了。去了香江,给人家刷盘子洗碗过活,然后就给美国那个地址写信,直到半年之后,我才见到我爷爷派来接我的人。我又去了美国。我爷爷在美国安家了。娶了个美国女人,但是却一直没有孩子……”

    所以,她是唯一一个继承人。

    林雨桐就有数了,但这投资哪一块,这不是一天两天能决定的事情,慢慢来吧。“你再开发区转一转看一看,有了决定咱们再谈不迟……”

    这边送走周莲,那边可能又有三个亿的投资就传出去了。

    老孙咋舌,这林雨桐是咋忽悠人家的,叫人家把几亿几亿的往这地方仍。

    一点也不忽悠人,四爷最近正在帮林雨桐联系公路部门,想修建一条从机场直达开发区的高速公路。这条路一旦修成,从机场到开发区,也才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是相当便捷的。

    新的铁路规划图下来了,县城会有一个小站,火车停留时间一般就两分钟。虽然是小站,但意义不一样。如果客流量变大,小站也会变大站。

    而火车物流,已经准备从城外修货运调度站,四爷打算跟明光一起做做工作,这调度站稍微偏离一点点,挨着准备兴建的物流中心就行。

    挨着铁路,要是再有直达机场的高速,这就是一双翅膀。

    等把两条路往图纸上一添,明光就止不住的一拍大腿,“这谁设计的,没想到还藏着这样的玄机呢。”路怎么修是最划算的?要避开要侵占的良田村庄等等的因素,这可不容易。可这位用铅笔画了一条直线,这条直线就刚好擦着边过去,都是荒地又避开了沟壑。

    难难难!

    可这位设计师的脑子就这么灵,规划的就这么巧妙。物流中心和开发区的主干道偏离一点都达不到这个效果。

    这都不是精确!简直是精致。

    有这么完美的设计,没道理通不过。实在不行,路只要审批下来,咱们自己筹钱修都行啊。

    周莲这三个亿特别谨慎,直到快九月份了,孩子都快开学了,她才定下来。

    决定朝房地产下手。

    其实四爷抽出一部分资金,叫律师出面投资,目标就是酒店和房地产。

    有了大批的投资商,几亿几亿的往里砸钱。

    说实话,从银行借贷就变得容易很多了。

    等把孩子们送到学校,开发区的一个个项目就算是正式启动了。

    基础设施建设,县里的建筑公司连最基本的资格都没有。

    林雨桐拍板,招标!啥条件都能谈,就是这个标准不能降低。

    有江汉在京城帮忙,找的都是国内一流的建筑公司。

    林雨桐就说了:“咱们建的就是一个样板,也是贵方的一个招牌……”

    迄今为止,国内还没有这种类型的工程。

    有钱有权好办事啊。

    江汉那一伙子的作用是巨大的。要不然人家大型的建筑集团,对一个小小的乡镇级的开发区,就根本不往眼睛里磨的。

    林雨桐忙着这一摊子,然后老孙发现两人之间不存在争啥不争啥的问题。林雨桐那一套,叫他干,他摆布不开。也真不懂。所以呢,开发区的日常事务,别管是他的还是林雨桐的,都是她管。林雨桐只跑外面,这个工地那个工地,就跟救火队似的,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找她,她就奔着哪去。

    不管白天晚上,不管刮风还是下雨,从来没耽搁过啥。

    一身运动服一双运动鞋,手里拎着矿泉水瓶子,这就是全部的装备。

    往往是回来一口热水都顾不上喝,就又有电话跟催命似的叫呢。

    不是林雨桐不放手里的权,下面几个副主任呢,对不对,咱分工一下行不?

    给了!但是真没办法。

    这边说这个地下水位可能对工程有些影响,这位就吓坏了,这是修不成了吗?那咋整啊,这么多钱都扔里面了。干脆就道:“先修吧,修成了再说。”

    这不是修成再说的事。

    然后得叫林雨桐,人家就很生气:“能派一个懂行的吗?”

    林雨桐还得跟人家道歉,然后才又下工地,看看施工方给出的解决方案靠谱不靠谱。

    这类事情她都管。

    但如果遇到拆迁问题等等,她一律推给老孙,老孙处理这个拿手的很。

    叫老孙说:她倒是不拿她自个当外人。

    有啥事她顾不上,就一句:“找孙书|记去!”直接把人打发来了。

    度过了最初的磨合时间,都已经开始飘雪了。

    一进入冬季,工地上就是干干停一停,达不到施工标准的气温,坚决不让施工。

    清宁说她妈:“您就歇歇,地球离了您照样转。没人在那里瞎指挥,人家那活一样干!”

    熊孩子!

    “知道知道!”林雨桐表示歉意,“以后保准按时回家。”

    清远缠着妈妈:“家里没妈妈,都不像个家了。”

    瞧!想表达的意思是一样的,臭丫头说话就呛人,乖小子说话就这么中听。

    小老太就笑:“咱家清远长大了准能哄的丈母娘高兴。”

    “马屁精!”清宁起身给她妈倒水,点了点清远的脑袋。

    清远一缩脖子,对姐姐有点畏惧。

    家里爹妈一忙,清宁就接手了清远。

    据说,还因为清远跟人家打架,去找过人家家长理论。那孩子比清远大五岁,要清远的玩具清远不给,结果推了清远一个屁股蹲。结果她远远看着,那孩子的妈不光没说她家的熊孩子,还指着清远说了一句啥,看表情就知道不是好话。清宁不乐意了,跑过去问清远,那女人说你啥了?清远一直比较愣神,见了他姐就委屈了,咋这么不讲理呢,抢人家东西还说我小气。

    清宁这个气啊!当即拉着清远跟着那女人,一路气势汹汹的跟到人家单位。那孩子的妈还是妇|联的。她去就当着满办公室的人把之前的事说了,又说人家:“阿姨!您还是做妇女工作的。妇女有个最基本也最受人尊敬的身份,那就是母亲。作为母亲,您连自己的孩子都教育不好,这个母亲当的就是失职的。作为母亲,应该‘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可是您呢?狭隘的母爱也配做妇女工作。要是世上的每个妈妈都是您这样的,那这该毁了多少祖国的花朵。求您还是别为妇联工作了,也别去拯救帮助其他的妇女们了。没你的拯救和帮助,对她们,对她们的孩子,乃至对社会,都是一大幸事。”

    那小嘴巴拉巴拉的,站在人前又半点都不怵,连贬带损的,闹着把人排揎了一遍还不算完,直接拉着清远,找这女人的领导去了。

    没给人任何的反应时间。

    然后一进那领导的办公室门,清远就咧嘴哭呢,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这位主任认识这俩孩子,主要是跟他们妈妈处的还行。

    完了亲自把孩子送回去,又给林雨桐打了电话。

    据说那位不怎么讲理又护犊子的妈妈被安排到后勤管收发报纸复印文件这些活去了。

    谁都知道这些活不好干,干好了是本分,连这个都干不好是白痴吗?可要稍微干不好,有意见的就多了。还有时不时的加班也是常事。今儿开会,得复印稿件。明儿下乡,要复印宣传资料,琐碎的很。

    四爷就说:这孩子还是锋芒太过。

    其实有时候这做事的风格,跟以前的桐桐似的。就愿意真刀真枪,当面锣对面鼓的干!

    接过闺女倒的茶,林雨桐拍了拍自家丫头,“以后有啥事给爸爸妈妈打电话就行,就是事情再要紧,也没你们俩要紧,知道不?”

    “知道!”清宁说了一句,就挤到爸爸妈妈中间坐了,清远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笑眯眯的找小老太去了,“我挨着您。”

    小老太就更高兴了。

    林雨桐发现,这小子是有点马屁精的嫌疑。

    这绝对不是自己和四爷教的。

    电视剧一开,小老太就不许人说话了。如今正热播渴望呢,家家户户的都在看。要是谁没看,第二天都不好跟人找话题。

    两集看完了,清宁就问她爸:“咋这部就叫人觉得好看呢。”不管男女老少都能坐在一起看进去。

    这是为啥?

    四爷说了:“因为真!”把那个年代生活思想方方面面的都做了还原,因为真,就容易引起共鸣。

    清宁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只说:“我记下了。”

    记下了,也许以后就会懂也不一定。

    小雪变成了大雪,纷纷扬扬的。孩子上学去了,四爷上班去了。工地不用干活了,林雨桐猫在家里躲懒了。

    结果家里的电话又响了。

    谁啊这是?

    还能不能叫人好好歇歇了。

    张嫂去接电话,只喂了一声,那边可能问自己在不在,所以张嫂没回答,先问:“您有事吗?”

    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张嫂示意林雨桐接电话,然后对着电话说了一句:“您稍等一下,我去叫林主任……”

    说完了将电话轻轻放下,到林雨桐跟前耳语道:“是太平镇派出所的。”

    派出所没事不会把电话打到自家的。

    林雨桐赶紧接了电话:“张所长啊,可有日子没见了。来县城怎么也不说来家里坐坐,跟我们客气是不?”

    “真不是客气。”那边低声说了,“上面督查办案,要抓人家抢劫犯,结果抢劫犯是抓住了,还顺带的抓了赌了。”

    “啊!”林雨桐惊讶了一声:“是我家有什么人进去了?”

    “要么说这么巧呢。还真有。”那边好像不好意思,“一个是您的弟弟,一个是您的嫂子。”说着,又觉得这话有歧义,赶紧道:“一个是您的亲弟弟,一个是您的妯娌……”

    不用说了,一个是林玉奇,一个是何小婉。

    这俩咋凑一块去了。

    “赌的数目大吗?”林雨桐又问了一声。

    “事情有点复杂。”这位没瞒着,“赌资不小,都是五块十块的来,一晚上下来,输个几百上千的,根本就不是事。”

    “怕是掉到人家的局里去了吧。”林雨桐摇头,随即又道:“林玉奇我不知道啊,但这何小婉不该有那么些钱才对。”

    “借了高利贷了。”张所长叹了一声,“输了想翻本,出了门就有借钱的地方。借了再赌,输了又借,越陷越深……你看,咱不是外人,自家的人进来绝对不会叫吃苦受罪,但是这回估计想出去,不是太容易。”

    林雨桐挂了电话,结果电话刚放下又响了,是林玉珑打来的。

    她以为是叫自己想办法捞人的,结果林玉珑却道:“二姐,别出头。我哥被戴进去,是我跟我姐俩商量好的,叫我姐夫在市里请了人帮忙,顺道的把我哥弄进去受点教训的。您知道这段时间他输了多少?七千!整整七千!要债的都快把门槛踏破了,都闹到我单位了。这回关进去,没半年别想出来。”

    你们想教训你家兄弟,可把何小婉给搭进去了。

    这话跟他也说不着。林雨桐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把电话撂了。

    对何小婉的事,林雨桐得看老三是怎么想的。

    也是怪了,叫在县城上班不上,非得回去,说是照看果园去。秋里忙的顾不上打牌,农闲了得空了,就给跌进去了。

    老三没找林雨桐,找四爷去了,“人总得先弄出来。”钱的事倒是好办。

    四爷就说他:“自己的老婆得自己管住了。这么着过日子,终归不是办法。”

    老三说:“那你说我咋办?桐给安排的,就是去边上的厂子,做质检员,看一箱箱的货又哪个外包装不合格。一个月八十,再加上餐补还有福利,一个月下来没有一百也差不多。这活轻松的很,她不干啊!非回家去,说果园如今得当回事,这明年果汁厂就建好了,果木管不好没产量卖不上钱。那我说行啊,回家嘛。就是想打麻将,跟周围的老太太小媳妇的打着玩呗。就是天天输,一点也输不到两块钱。能咋的?咋就这么胆大,敢借高利贷了?”

    一个女人在派出所呆着,确实不是事。

    四爷回来跟林雨桐说了老三的意思,林雨桐又说了这里面林家的作用,如此一来,倒是把何小婉弄出来不是大问题。可紧跟着,林玉奇只怕能恨死林雨桐了,真不是亲弟弟就不管了,都能把妯娌捞出去,就把弟弟捞不出去了。

    林雨桐只能打电话给林玉珑,把自己的难处说了:“你说怎么就这么巧?这不能关一个放一个吧。”

    林玉珑就说了:“放这个,是因为金三哥有钱赎自己的老婆。他出不了,是他媳妇没钱赎他。我都不出钱,二姐你跟大姐就更没这个义务了,他要怨,也是怨我。没事!等出来了,我跟他细说……”

    那成吧。

    老三花了两千块罚金,把人给捞出来了。

    这还不算高利贷三千七。

    老三说何小婉:“我这出去辛辛苦苦的一年,啥也没落下,你全给霍霍进去了。我上辈子是欠你的还是该你的。”

    何小婉心疼的直抽抽,低着头没言语。

    老三就说:“咱是这,我哥我弟我妹都在,去二哥家,把你弟你妈也都叫来,咱坐在一块,把这事说一说。看咱这日子还能过不能。你要是能好好过,咱就过。不能过,你看谁家能容你这么作,你跟谁过去!”

    林雨桐知道,他这是吓唬何小婉呢。

    要真诚心不想过,就不会费心收拾着烂摊子。

    何家妈来了,何小弟没来。老三就说了:“妈!叫小山来吧。他好面子,觉得他姐给她丢人了。那这再丢人,也是他姐,谁让他摊上了呢。”

    何家妈那真是一张脸憋的通红,是够丢人现眼的。

    何小弟进门谁也不叫,往房间门口一靠,全程黑着脸。

    老三就说了:“小婉说,我欠了何家的。那几年也确实是,没有妈和小舅子的帮忙,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弄不过来。我哥我弟也肯定帮了,但他们是为了我的,你们是为了小婉的,这我心里都有数。”

    何小弟就说:“也不能这么说,当年要不是你,我也上不了学……”

    “一码归一码……”老三就说:“当年何家没嫌弃我家穷,我家兄弟多,我上面的老人多,把闺女嫁给我。我帮她养家,她给我生儿育女,要真算起来,这就没法算了,算计的太清楚,一点人情味也没了。可后来我出事了,何家没跟小婉说半句孬话,叫小婉带着孩子等我出来,帮着照看她们娘儿三个,这份情那我得记着。小婉说小山要买房子,我说我给买。有能力了,那叫自家人过的舒服自在点,是应当的。也别说借不借,还人情不还人情的话。”他说着就问丈母娘,“妈,您说我说的,是不是这个道理。”

    “不能叫你出钱。”何家妈连连摆手,“小婉那性子你还不知道,从来说话不过脑子,咋爽快她咋说,你不欠何家啥?当年你没把我们当外人,出事了,我能把你当外人吗?不能啊!女婿顶半子,儿子出事了,当妈的能搁在后台拆台吗?不能!老三啊!这事是小婉不对!”说着,就起身,一巴掌拍在何小婉的脊背上:“有好日子不过,你就作!啥好的不学,你就学孬的!以后你就跟家里呆着,再看打牌我打断你的腿。老三辛苦弄两钱回来,都叫你给败了,你自己将来娶的儿媳妇要是这德行,你能容下啊。你这也就是我闺女,要是我家媳妇,我跟你说,断断是容不下的。我是横说也不听,竖说也不听,说的多了,还跟我撂脸子。出事了吧!出事了吧!你个丢人现眼的玩意。不想着男人挣钱辛苦,你也不想着俩孩子。孩子有个这样的妈就好看了?清辉死活就是不念书了,嫌人家同学说他,死活都不去。你就霍霍吧。霍霍的把孩子的前程给毁了,你就乐意了。”

    这事老三和何小婉那还都不知道。

    老三的手都抖了,看何小婉:“你自己说,这日子还能过不?”

    “过!咋不过了?”何小婉低着头,“回头我去养猪场上班去,输了的我得挣回来。清辉不上也不光是怕人说,主要是他也念不动。数学回回靠三十分上下,语文没及格过。他这成绩,能学出啥?要么叫跟着你做生意去,要么早早的学一门手艺算了。”

    孩子才多大?才上一年级吧,孩子没学习的自觉性而已。说这话太早了!

    真学不进去,也得等到十五六岁吧。

    在学校外面学坏了咋办?

    林雨桐对何家的弟弟有些意见:你是一个当老师的。亲外甥在你家住着,娃是啥学习状况你能不知道。是!他爹妈都没文化,就是想管也不知道怎么管?况且一个是的确是忙,一个只顾着打麻将,都没管过。但你一个当舅舅的,回家顺手的事,你怎么不说管管。小孩子嘛,就那点加减法,只要不是智商有问题,怎么会学不明白?

    说到底,还是不经心!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55.悠悠岁月(72)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