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64.悠悠岁月(81)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64.悠悠岁月(81)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85.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64.悠悠岁月(81)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81)

    清宁就觉得清平的嘴特别紧。

    她自己的事她不说,而且她不说别人的事。除了没妨碍的小事, 其他的她都不怎么说。

    不光是不跟自己说, 也不跟别人说。

    嘴特别紧。

    越来越不爱说话, 但是听的时候又特别认真。就是人跟她相处吧,不知不觉得都愿意跟她说话。好像知道告诉她没事,她从不乱说。

    等人走了, 清宁就这么跟她妈说。

    她妈说:“那是一种品质,也是一种本事。”

    真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这一点的。

    林雨桐就跟孩子说各种各样的人,“比如你大伯跟你大伯母,家里有啥事敢叫他们知道吗?不敢!这边听了,出了门三分钟的不宣扬的满世界都知道, 那都不是他了。他们这是属于诚心的, 吃谁的饭砸谁的锅。比如雪梨的事。人家帮忙了吗?给他们夫妻帮了大忙了。但凡去求, 没叫他们空着回来过。要么事办了,要么给了钱给了东西了。当然了, 你看不上这样的,觉得那就是去上门讨饭的。咱们先不说这个,只说雪梨给了他们脸了, 结果呢?哪次回来不是跟村里人说雪梨家的事。什么男人常在原配那里吃饭, 婆婆来了,老家来人了, 也都只住原配那边, 你说, 她去了就短短那一点时间。她这些事情是亲眼见得吗?会是雪梨说的吗?亲眼见一次都是侥幸, 雪梨跟一八竿子刚打着的同族说这些糟心事干嘛?还嫌弃在老家的名声不坏?那你说她说的这些有几分是真的,几分是假的。人家帮你,你给人家造谣。了解谁家,跟谁家的关系好,就越爱在外人说人家的是非。本来就是添油加醋不怎么真的事,愣是因为他们跟人家‘好,跟人家是‘自己人’,三分真也成了八分真了。所以你看跟他们打交道的,谁能长久?咱这是没法子,碰上了。要是换做朋友,早就翻脸了。跟凤兰的哥好,又说凤兰的哥在外面有人……然后两人翻脸了,你姨妈说人家凤兰他哥把他挡在大街上要他还之前欠了人家的债。你看!丢人不丢人。他们还是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好的跟一个人似的,结果如今闹翻脸了。所以啊,这交朋友,千万得瞅准她是啥人。她要是跟你说另一个朋友这个那个的,你看着他们两人好的一个人似的,转脸她就跟你说她朋友的秘密和是非,好像觉得跟你更亲近。那你就远着些,以为她转脸肯定跟另一个人说你的是非去。这是明知道他自己干的事不对,还偏偏就干。心里不服气,各种的挑事。”

    清宁和清远坐在边上听的有味,清远还给他妈倒了水过去,叫润润喉。

    林雨桐喝了,放下杯子就又说:“但还有一种人也特别可怕。哪种人呢?嘴快不兜事,心直口快,偏人还真就不错。说个人你们就有印象了。就是巷子里住的韩彩儿,你彩儿姨。知道吧?”

    清宁点头:“以前还在她家拔过凤仙花。”

    对!就是她。

    “这个人,特别好。谁家有事,都特别热心。地里忙不过来,她肯帮忙。谁家需要搭把手的时候,从来不吝惜力气。这是好人吧。一条巷子里的人,没一个不说她是好人的。可就是这么一个人,我跟你们学啊。有次回去,我给你姨妈想说点私事,就是在县城的铺子的事。我们姐俩说话,我又难得回去一趟,肯定有私房话要说嘛。结果人家坐在哪儿,问你们是不是有话要说?我能说啥,就说其实也没啥大事。然后人家接一句,那你们说吧。你们说你们,我就坐这儿。不要紧,我不听,听了也不跟人家说。那我说还是不说。说了我不愿意,自家的收入这事说给别人听,有毛病吧?不说吧,瞧着吧,就把人给得罪了。她还不觉得是她不对,只觉得你不拿她当自己人。那我就没法说正事了,就扯起闲话,为了不叫她觉得我敷衍她,还专门说的是林家的事。姐们俩说一些娘家的事,很正常嘛。把人敷衍过去了。结果她听了一半走了,可等我跟你姨妈把要说的事说了,出门要回的时候,碰上你们忍冬麻麻,人家就问了,桐啊,你爸截肢了。我说你咋知道的?我姐说的。人家说不是,是听彩儿刚才说的,她说你说的。”

    清宁目瞪口呆,“这要是有个秘密事,她顺嘴把啥都漏了。”

    “对哒!”林雨桐就道。“她跟咱们隔壁那丁爱民两口子好,可人家把她的自行车偷着卖了,说是贼偷了,她就信。一条巷子的人都知道实情,但就是不敢跟她说。怕啊!怕她找丁爱民问去,说那谁谁谁跟我说是你把我的自行车卖了。这告诉她秘密的人,反而很可能因为好心反而得罪人。久而久之,村里有个啥事,反倒是她最后一个知道的。没人敢跟她说。”

    “我说的这两个例子呢,都是比较极端。但世上从来不缺乏类似属性的人。有的人只是更隐晦,更难叫人发现而已。所以交朋友一定要慎重。身边不能有那种随时可能在你背后捅刀子的人。不管她是有意还是无意!”

    两人受教。

    清宁还若有所思,“您一说,我还真觉得同学里就有这种人。爱跟我说秘密,说别人的秘密……”大概自己叫她知道了秘密,她也会说给别人听吧。

    林雨桐就说:“什么是秘密?天知地知我知你不知的,才是秘密。”

    四爷抖了抖手里的报纸,心道:看来她知我不知的秘密还不少啊。这心里是够能藏事的。

    以为藏的很严实的人,露了尾巴还不自知。为孩子捧得有点得意忘形了。

    什么是深藏不漏的人?

    就是明知道你还有秘密,还能叫你觉得我一点都没发现。

    得意吧!小样!看你能得意到几时?

    得意的人被孩子追捧的,这个说:妈,过年给我买个游戏机。

    行!完全没有问题。

    那个说:妈,今年我也穿牛仔裤吧,我看我三伯穿着可好看了……

    行!这都是小意思。

    然后真的就抽出时间跟孩子出去购物。有用的没用的买了一堆回来,过年妈!高兴就好!

    九三年的年三十,十二点吃过午饭。一家子开车回镇长,老规矩,请小老太回家过年。

    四爷带着清远要跟着其他几个兄弟去金家的祖坟,请先人的神位回家。

    清宁这样的闺女,是不带的。

    所以有时候在农村,那没有儿子真的挺气短的,表现在任何时候。这规矩那规矩,不停的在提醒着,没儿子不行。

    没儿子死了没顶盆的,没儿子清明没人给烧纸,没儿子逢年过节的没人搭理。没儿子……

    反正没儿子是矮人一大截。

    金家弟兄五个,老大家俩儿子。老五一个,另外有两个继子,所以后面就跟着八个子侄。

    碰见的人就笑:“哎呦!老金家了不得,子孙繁茂啊。”

    但有些人心里暗搓搓的嘀咕,一少半都是‘杂种’。

    啥时候都不缺乏那种背后里嘀咕的人。

    清宁每次回来,遇上这个,就不舒服,“人心咋这样呢?”

    忍冬进来刚听见这一句,就笑:“等你爸你妈老了,是你伺候还是清远跟他媳妇伺候?”

    清宁笑笑没说话,跟这人说不明白。我爸我妈当然我伺候了。别人伺候我还不放心呢。犯不上跟大人顶嘴,就只笑笑,问一句:“麻麻来了,啥都准备好了?”是说年货这些东西。

    这一打岔就打岔过去了。

    忍冬就问林雨桐:“我家燕儿今年炸的麻叶不错,给你们带点?”

    林雨桐指了指桌上的袋子:“我姐给我们准备着呢。”

    麻叶就是一种油面果子,酥酥的脆脆的,孩子爱吃。

    英子就笑:“你们留着,孩子炸不了多少,光是和面就是个累人的活。我这都准备着的。甜的咸的分开装了。”

    清远还抱着一盘子,是甜的。油炸出来的面梆梆,和面的时候里面放了白糖,出来的时候用蜂蜜一裹,再上一层糖浆。等稍微晾一晾,装起来,孩子都爱吃的不得了。

    虽然英子说了自家有,但忍冬还是拿来了。

    拿来了就特别热情的叫清宁和清远尝尝。

    英子直接拿了,“都吃不少了,我给装上吧。另外拿个袋子,怕油了衣服。”

    然后等忍冬走了,英子就跟俩孩子说:“吃自家的,那个不给你们带了。她家给里面放的是糖精,吃多了不好。”

    其实主要还是嫌弃脏。

    这东西都是燕儿做的。这孩子是家里啥活都敢,伺候弟弟吃喝拉撒的,然后再做饭。

    想想都觉得吃不下去。

    人家好心不能不要,但要了就是不能给孩子吃。

    清宁喜欢吃她姨妈做的,“给我多装点咸的,姨妈!”

    她姨妈说:“装着呢。吃完了再给你做。不行正月十五我给你再送你一回。放的时间长了就不好吃。”

    “你听她的……”林雨桐跟英子说,“她就是嘴馋肚饱。这啥时节吃啥东西,那才是最香的。这些东西也就是过年吃香甜。平时谁吃这玩意。”

    英子就笑:“不费事。饭馆每天都过油,顺手的事,想吃就打电话,叫你二伯给送去……”

    又说起明儿大年初一去老五家吃饭的事。

    “赵爱华说了几遍,就怕咱不去。”英子就叹,“其实这两年瞧着,人不错。谁家有事都搭把手。小婉那边要不是人家帮忙,她根本就照管不过来。”

    反正比起马小婷的‘独’,大家更喜欢这个合群的。

    不一会子李仙儿来了,问两人说:“去老五家要带东西不?”

    英子就惊讶:“看你这人才真是!老五年纪小,但老五再小也是孩子的长辈。你叫孩子把东西拿着,不拘是啥,算是心思。”

    大怎么了?大的去小的家就不拿东西了?

    那你去年去老四家,咋该拿的都拿了,也没见你来问谁的意见。那时候就明白道理,明白叫孩子给四叔四婶拜年,等到老五身上这道理就又都不懂了。这是看人下菜碟。

    别管贫富,不管亲疏远近,大面上要做的差不多。要不然谁心里能舒服。也别只挑老五的理儿,你就没做的不到的地方?真啥也不拿,老五心里能自在了?

    家事……琐事……其实是稍微有点小事没做到位,都可能有矛盾。

    清宁叹气,要是真一辈子生活在这村里,鸡毛蒜皮的,非得疯了不可。

    真不是谁都能修炼到自家姨妈那种境界的。

    大年初一俩孩子给她五叔带了烟酒点心,林雨桐又给了老五家四个孩子一人五十。主要是听老二说了,果园里忙不过来的时候,晚上得加班熬夜的把果子往出运。好些人都不愿因晚上干,不太好找人。老五呢,是白天忙完了,晚上就去果园帮忙,一干就大半宿。

    吃苦耐劳上,老五可能是哥几个里面最能吃苦的。

    肯定也是赵爱华催的,但老五知道给谁干活呢,一点都不惜力气。

    老大家老二家老三家,晚上浇地,他都去帮忙。反正是干不过来的重活,他都想办法倒腾时间出来给搭把手干了。

    那这么说,咱掏钱咱乐意,这钱花出去人心里是舒服的。

    自打这赵爱华进门,家里的孩子也都收到他五叔给的压岁钱了。不多,五块十块的,但是个意思。

    大年初一,也不光是给了老五家孩子五十,家里的孩子都一样,一人五十。

    吃了饭要走的时候,又当着老五的面塞给赵爱华二百。

    不是听说要给吴达说亲吗?

    林雨桐就说家里有事不一定能赶回来,吴达如今已经在开发区上班了,但他回家很方便,小伙子下班骑自行车回去,早上骑着来都赶的上。农忙的时候就是晚上回去干活的。听说半夜脑袋上顶着矿灯在地里除草,就怕他妈累着。

    所以林雨桐愿意多给几分面子。当着老五的面是给了老五的面子,没有老五我也犯不上给你钱。直接递给赵爱华,也是知道赵爱华在处理老五和兄弟们之间的关系上,她是出了力了。

    要么说是亲人呢,就是当时再怎么生气,恨不能当时就把他给煮了吃了,但是事过了,他知道错了,这就忍不住心软了。尤其是看他一可怜,心就更软了。

    前几年特别僵硬的关系,因为这么一个女人的出现,破冰了!

    回去的路上俩孩子在车上数压岁钱,今儿一天,两人每人都收了五百多。

    咋这么多呢?

    两人出门给村里的人拜年,不带孩子的。

    就是村里的人见了给孩子硬塞,那也是一块五毛的,咋就这么多呢?肯定是谁给大钱呢。

    四爷就说:“肯定是那些村干部。”然后问孩子,“给钱的人是谁认识不?”

    清远有些认识,有些不认识,但是清宁认识。每一个都认识。

    她掰着手指头说这个给了多少那个多少,然后当时说了什么话,“给五十的又几个,有的给二十十块的,我一想,这也肯定不是找您要办事的……”要不然不会只给这点,“怕就是为了维持人情关系……想了想我就收了……”

    “我是跟着姐姐收的。”清远在外面,很给他姐面子。

    知道轻重,那就没事。

    林雨桐就说:“等人家家里有事的时候,咱给的礼金重上一些,就还回去了。”

    再说,大事小事的,该麻烦自家的总还会找来的。

    不走亲戚了,但今年林雨桐迎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

    两孩子的同学有上门拜年的。

    尤其是清宁这边,哗啦啦的来了七八个。

    看得出来,这些孩子的家境都很好。来家里不知道是受了家长的指使,还是平时跟清宁的关系就真的那么好。

    反正孩子来了,就得高兴的招待。待客的东西,林雨桐直接给做了一个大蛋糕,分着吃吧。家里如今有烤箱了,并不复杂。孩子们喜欢这个。

    至于麻叶面果子这类东西,也就严格和徐强喜欢。严格是家里不是本地的,他们家过年不炸这个。徐强呢,是家里没妈,他爸不会做。他自己家常饭会做,但这种东西真不会。

    清宁知道徐强会做饭的时候都惊呆了:“你会做饭啊。那太好了!我跟你说这面果子怎么做,你回去试试去。”然后把从她姨妈那听来的食谱,说给徐强听。边上的严格恨不能拿个笔记下。

    对于会做饭的人,一听就知道大概的流程,不过就是多试几次而已。但是对于从来没接触过的人,直接就蒙圈。什么是小苏打,肉汤和面是咋和面的?

    完全没有概念。

    这边说麻叶果子,那边就有女同学找清宁,问这蛋糕咋做?

    我不知道呢?

    真不知道。

    然后清宁就说:“得有烤箱吧。关键是工具得齐全……”

    这一套东西是那个叫周莲的阿姨送的。放厨房里不怎么用。但这东西有钱也不是太好买的。

    这女同学就说:“那以后常到你家做着吃吧。”

    不好的!

    自家不是那种孩子进进出出的玩儿都没关系的人家。有时候父母会跟别人谈工作,泄露出去一句半句可了不得。比如说那边说一句要征哪里的地,完了荒地上都敢种上乱七八糟的东西等着补贴钱。

    所以,除了严格这种,知道啥话该说啥话不该说的,她都不带同学回来。

    就是徐强,也是在外面玩的多。来了他也不呆,一般情况她也不会留。

    而且家里的书房,一旦有来玩的客人,清宁就自动把门锁了,然后把钥匙拔了。

    因此同学一问,她就笑:“你会做我妈都不敢叫你做。我到现在我妈都不叫我进厨房的,就怕刀割了手。更何况烤箱,烫到了怎么办?你可你是你爸你妈的宝贝,咋给他们交代?你要是想吃跟我说,我回来跟我妈说,叫她给做了,我第二天给你们带去。”

    十分委婉的拒绝了。

    还叫人觉得特别亲昵。

    这姑娘点头,舌头一吐:“我爸我妈可讨厌了,啥都不叫我干。本来以为出来就自由了,没想到你也一样……”

    这话说的。

    清宁觉得得离这姑娘远点,不知道分寸又特别不会说话。

    其实她跟着同学关系没那么好,只是跟她好朋友的同桌关系还可以。然后大家就是那种a和b是好朋友,b和c是好朋友,理所当然的,a和c也应该是好朋友的理念。人家就这么来了,还以好朋友自居,这叫人能说啥。

    林雨桐给做了一桌子菜,主菜是一道可乐鸡翅。

    可了不得了,都开始在桌上抢了。

    等到清远的小伙伴来了,林雨桐给做了炸鸡翅炸鸡腿,现在小县城没有洋快餐,大部分孩子都没吃过这东西。

    结果刚出来第一锅,清宁钻到厨房偷吃了一个。

    一吃之下,眼睛就亮了。然后把盆都端走了,往肚子上一贴,衣服往开一成,遮住客厅那群小屁孩的视线,跑出门找严格去了。

    严厉在家呢,一开门,哎呦!小姑娘跟做贼似的贼溜溜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搞地下工作的,过来找他接头呢。

    他就笑:“小同志,你这不像是做特殊工作的,倒像是偷地雷的。”

    清宁小脸一崩,“老同志,我这偷的地雷的跟别的地雷不一样,我这里有新式手雷。”

    史可在里面笑的肚子疼:“赶紧叫孩子进来,你们爷俩能上台唱戏了。”

    清宁就把盆儿露出来,“刚出锅的,背着清远拿出来的。看像不像手雷……”

    拿起炸鸡腿举着。

    “你这哪里是新式手雷。”严厉拿了一个就说清宁,“看你那姿势,像是举着微型炸药包。”

    “当不了黄继光那也得是董存润。”清宁笑嘻嘻的朝楼上喊,“严格,下来,有好吃的。”

    史可拿了一个尝了,“要么说你妈能干呢,前几年美国那个洋快餐叫什么肯德基的,就是这个味儿。严格喜欢吃,从京城去省城,最怕的就是省城没有这东西。”

    严格可馋死了,“早知道林姨会做,早找去了。我都快馋死了。”年前奶奶还用这个诱惑他回家呢。

    严厉都有点怀疑,自家儿子是看上人家的闺女了,还是看上人家的伙食了。他跟清宁说:“你妈的手艺没话说。”想说不当厨子可惜了。但想想林雨桐的嘴,算了,这孩子要是好跟她妈说了,赶明再被挤兑回来。

    他没有贬低厨子的意思。

    清宁却浑不在意:“我也觉得我妈是被当官耽搁了的厨子。”

    史可笑的不行,自家老严每回跟这孩子说话,人家都能对上,爷俩说话,真跟说相声似的。

    对这东西,大人就是尝尝,可孩子是对它是没有抵抗力的。

    清远就说他妈:“以后常做行不行?”

    一个月吃一次就可以了,还想常吃,容易发胖。

    在家里招待了小客人,两孩子也得带着东西去别人家拜年嘛。孩子小,但这礼尚往来却是刻在骨头里的。道理都懂。

    于是,他们比爹妈都忙。相互约时间,初几到谁家,初几到谁家,在谁家不停,在谁家吃饭,谁谁谁都跟他妈说好了。等等等等。

    家里的那些礼品蹭蹭蹭的见底。

    等开学了,林雨桐终于松一口气,这磨人的小妖精们终于送走了。孩子就是该待在学校,一回家,就是一场灾难。

    累人的很。

    开学了,周扬也忙了。

    大学进入了粉刷阶段,今年九月份就能迎来新生了。

    他对新盖的学校满意的不得了,林雨桐陪着他在里面转,他是兴致高昂,“等过段时间,天暖和了,把老师接来看看。怕是来了,就不想走了。”

    以老师那夜猫子脾气,估计半夜敢一个人游湖。

    还不够人操心的呢。

    周扬家的房子装修好了,孩子也转学过来了。如今跟清宁一个班,是插班生。

    “妮儿还习惯吗?”林雨桐问周扬。

    “有啥不习惯的。”周扬就笑,“以前上的学校,两栋楼,没别的,如今呢,出了教室就跟逛公园似的。今儿还把家里的傻瓜相机带去了,给同学拍照去了。随着她高兴,折腾去吧。”

    可孩子放学回来,清宁就叹气:“我妮儿姐的相机被人给偷了。”

    “嗯?”林雨桐皱眉:“怎么丢的?”

    “她也是心大,东西随手就借人了。”清宁就摇头,“然后我们班的拍完,别的班借,倒了好几趟手,到放学的时候,再想找,找不见了。最后一个借的同学一翻桌兜,没了!吓哭了,还不知道啥时候丢的,咋丢的。”

    “啥样子的相机……”林雨桐问,“贵吗?”

    “不贵吧……”清宁找她自己的下来,“我这个是我爸出差回来给我买的,是索尼的。她那个是富士的还是三星的,用了也有几年了……”

    你是觉得不贵,丢了相机的孩子呢。

    要么说是熊孩子呢。

    “老师说影响特别坏,报警了。”清宁摇头,“估计找不回来。好多男生都在外面打游戏。去游戏厅嘛。”说着就说林雨桐,“在学校门口弄个游戏厅,是想干什么啊?”

    林雨桐不知道这事。

    但知道你能怎么办?

    人家合理合法的办了营业许可证,最多就是说,叫人下去多查两次,一旦发现有未成年人,那就罚。从重处罚,罚的他觉得没利润了,或是利润不丰厚了,就开不下去了。

    可这里面的利润估计是惊人的,那么罚款,人家照样开。

    清宁说她统计了一下那游戏厅的进出量估算了一下日营业额,大致应该是两千左右。

    一天两千左右?

    这利润太可怕了?

    在京城一平米的地价才多钱?

    开发区这边一平米现房均价才一百多,不到两百快钱。当初预售的时候更低。

    而且这些高中生,到了高二高三的,很多都满十八岁了,你想找几口罚都不行。

    最后还是学校出招了,三个老师一组,就站在游戏厅对面,一个年级一个老师,看着,看谁进去。抓住一次叫家长,抓住两次记大过,抓住三次,直接开除。

    这才把这股子妖风才压下去。

    开这些游戏厅的多是外地人,学校又有校警虎视眈眈的,知道开不下去了,准备走了。

    走之前呢,人家这东西没法再弄回去。这些游戏机肯定是要卖出去的。

    卖去哪呢?

    找那些在学校门口开小卖部的。这家一台那家两台,反正是推销出去了。

    不在林雨桐的管辖范围之内的事,她管不了。

    再说了,谁都知道危害,可谁拿他有办法呢?

    消灭他的是网吧,但网瘾少年更多。

    但叫林雨桐意外的是,何小婉竟然弄了五台,在镇上开起了游戏厅。正儿八经的有营业执照的那种。

    今年过了年,她弟弟给她找了个轻松又来钱的活儿。

    什么呢?在学校门口开了一家小卖部。

    学校门口原本就有一间门房,叫她去看门顺带的做点小生意。卖个本子笔橡皮墨水什么的。再带点小零食。然后还有那种百吉饼,两毛钱一个,进价才一毛五。孩子们早上上的时间长了,就爱买这种的东西,再买个辣片啥的往里夹着。

    这赚不了大钱,但说实话,小钱是天天不断。比起上班种庄稼,可舒服多了。而且挣的也多,一天赚上十块,花上五块钱雇个人去地里干活,她还净赚五块呢。所以,觉得这差事挺好。就是按时的开门关门嘛,真的很轻松。

    然后有人来问她要游戏机吗?

    她一听是怎么玩的,就明白了。这其实还是赌的一种,可它合法。每投币一次,都是扔钱呢。

    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

    把早些年存的钱用上,一口气买了五台。

    学校大门没多远,有个早年建成的观礼台,跟个戏台似的,据说是g时期的产物,那时候经常开会嘛,用的就是学校前面的这一片子广场。

    这地方一直没主儿,就那么空着,小孩常在上面玩,有些叫花子晚上也在这里落脚。毕竟是水泥的地面,墙上也用水泥粉刷过的。上面有房顶,盖的飞檐,还不错。地方也大,得有几十个平米大吧。长十几米,宽七八米的样子。只不过是一面没墙,敞着。

    何小婉花了三百块钱从村上把这地界给买下来了,然后给前面做了墙,留了门窗,这就是现成的营业的地方。

    孩子们上学的时候她在学校上班,课间做孩子的生意,卖卖东西。

    然后放学了,把小卖铺一关,学校大门一开,就去对面开铺子的门。

    这种游戏厅就做孩子放学和放假期间的生意嘛。

    相互不耽搁。

    这事林雨桐是咋知道的呢?

    是因为老三跟何小婉为了这事给彻底闹翻了。

    老三在县城不咋回去,但孩子要见妈的。这不能拦着。清辉大了,自己坐车就回去,然后自己来。以前是一月回去一次,如今是每周都回去,且开始不带妹妹回了。

    这就不对了!再加上期中考试只刚及格,成绩下滑的厉害,老三不知道孩子这是咋了,跟着就回去了。不知道是何小婉又给孩子说啥了。

    回去一看,好家伙,这小子周末整个给她妈帮忙呢,自己玩游戏不说,还当起了老板。谁买游戏币就找他。把自己那旧腰包挂在身上,钱鼓囊囊的装了一包。

    老三气的脸都变了。

    拉了孩子就找她妈:“你啥意思?毁了孩子是不是?”

    清辉急着玩游戏呢:“我挣钱了,咋就毁了我了?我上学还不是为了将来挣钱的,那我现在能挣钱了,上学干啥?上学耽搁我现在挣钱!”

    老三一脚踹过去,“瘪犊子你说的啥话,你这就叫挣钱了……”

    “我就挣钱了。”清辉不服管教,“你坐过牢,你还有啥资格说我?至少我没干坐牢的事……”

    一句话跟一把利剑似的就扎了过来。

    老三扭脸就走,走了两步认真的回头,跟何小婉说:“咱俩真离了。”

    “啥真离了?”何小婉扶着孩子,“你拿孩子撒气干啥?我这挣钱为了谁?再说你说离了就离了,孩子不管了?”

    “小的归我,大的……觉得我不配管他,他就归你管吧……”老三几乎是捂着胸口走的。

    他走的极慢,心里就说,这小子只要叫一声,只要闹出一声动静,他就得回头。

    可这瘪犊子不啊,还故意大声说了一句:“妈!他不要你我要你,以后我管你!我挣钱去了,他爱去哪去哪……”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64.悠悠岁月(81)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