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AB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敛财人生 > 1068.悠悠岁月(85)三合一 - - - - 加入书签 - - - - 我的书架
1068.悠悠岁月(85)三合一 [ 返回目录 ] 手机阅读

请记住本章网址:http://www.abxsw.la/read/308833/55496291.html

下面是AB小说网为您提供(1068.悠悠岁月(85)三合一)的详细阅读内容

    悠悠岁月(85)

    帮着选购房子, 这真不是什么大事。

    林雨桐顺手就能帮忙的事。

    最怕的就是这种老人回来了住在身边,你说你帮着照看不照看?再说不麻烦吧, 可这到底都是事。

    清宁端着水上楼的时候嘴角撇了撇, 这都叫啥事?

    给他爸送了一杯温水,然后就说:“我长大了要是娘家也这么麻烦, 我就躲的远远的。”

    四爷忙着写关于通货膨胀的文章呢, 如今这已经有了膨胀的趋势。嘴里应了,摆手就叫她出去了,“你们将来咋样,那是你们的事。”

    每一代人的生活背景不一样,所接受的教育和受到周围人事的影响也不一样, 所以, 每代人的思维方式就又不一样。

    这一代, 比他们这一辈, 孩子相对来说, 少了一些, 生活也富足了一些。

    有时候, 根本就理解不了这种复杂的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

    但不可避免的就是,孩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只是这影响导致的结果是什么,现在不好说。

    像是清宁,她很直接, 太麻烦了, 我就躲了。

    逃避是她的选择。

    清远从外面探头进来, “逃?逃哪去?平时不麻烦你,但真到了麻烦你的时候,你以后能一点不受影响。根,这种东西啊,扯不断理还乱。到了你孩子那一辈,估计牵扯就真少了。到你这里……还不行……”

    小屁孩,知道的还挺多。

    其实清远想说的是,只要长辈们都还活着,这牵扯其实是断不了的。不管你是跑到天涯还是海角。

    林雨桐心里正嘀咕着麻烦要上门了,结果林大嫂的话叫她一下子给解脱了。

    为啥?

    因为林大嫂在电话里跟林雨桐说:“我们不同意爹娘回去,毕竟爹的情况你也知道。可你二嫂说保姆照顾的肯定没有自家人照顾的妥当,要不然还是回去吧。不叫爹娘帮着照顾孩子了,她到县城帮着照看老人,捎带了孩子,做饭洗衣服都有她……说是只当是你大哥雇保姆了,肯定比保姆要伺候的精心。”

    林二嫂跟来?

    那太好了。

    对林雨桐来说,顶多就是家里做了啥好饭了,叫张嫂顺道给俩老人送一口。一个月有上呢么一两回,就行了。

    自己去不去的,三两月露一面都行。

    以前在镇上住着,还不是半年不见一面。如今近了,也就是过节送个节礼,老人过生日的时候去吃顿饭。还能要自己咋?

    侄女嘛,还是半路上认回来的。

    就这些也是看了林玉健的面子的。

    她觉得挺好,但也听出来林大嫂的气愤了。林二嫂那话,就是说呢,我权当是大哥给爹娘雇来的保姆。这意思还不明显吗?伺候老人行,但你得我工资。

    这事是挺窝火的,但死道友不死贫道啊。

    林二嫂来了自己当然就少了麻烦了。要不然老的老小的小,还有一瞎眼的,你说就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自己是管还是不管?

    林雨桐就劝林大嫂:“这样也好。一个月顶天一百块钱的事,不比一张嘴就成千上万的要好啊。再说了,爹娘在省城,你自己……”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了。长期的在省城生活,自己这个儿媳妇不怎么露面。时间长了,夫妻矛盾就多了。

    如今走了,贴上点钱,叫老二家伺候去。远香近臭,自己这个不受人待见的儿媳妇,才算是解脱了。

    说白了,花钱买自在呢。

    林大嫂舒了一口气:“还是跟你说说话心里敞亮。得空回省城,一定到家里来坐坐。我爸还说想见你们呢。当年你养猪上报纸的时候,我爸就说,看看人家这姑娘,多能干。教训我们呢,说看人家这姑娘多能干。”

    很热情的样子。

    他爸的位子都到省部级别的,她能不跟那边沟通在电话里这么说,那肯定是说过这样的话。自己只要露出点意思,她肯定会从中牵线搭桥的。

    林雨桐不能直愣愣的拒绝,就笑道:“好!等我这边有了更好的起色了,一定登门拜见。”

    是说她的级别太低,没资格见大领导的。

    林大嫂觉得这样隐晦的恭维十分受用,

    两人挂了电话,林雨桐觉得特别侥幸,见闺女坐在一边的沙发上翘着脚听呢,她长出一口气:“幸亏你二舅妈了……”

    清宁就笑:“我还以为妈你不嫌麻烦呢?”

    谁不嫌弃麻烦呢?

    “可人活在世上,不能活成独个了。”林雨桐说清宁,“任何事都是有利有弊,咱家最开始去省城,没有你大舅帮忙,那真是特别难。想买房子都不容易。这种手续那种手续,这个证明那个担保的,麻烦的很呢。你大舅确实是帮了忙了。虽然有点互惠互利的意思,但谁在这世上不是先惠了别人,才有可能得到别人的惠的。无私的除了爹妈,没别人。”

    清宁若有所思,点点头,起身准备上楼去了。

    走到楼梯上了,还扭头看她妈:“您说的有道理。”但我还是觉得宁肯不要别人的好处,也不愿意被麻烦。

    当然了,这话只在心里念叨了念叨,到底没说出来。

    林雨桐这边办的很顺利,第二天就给找了一三居室的房子,简装修过的,家具一买就能入住。

    林玉健亲自回来,买了之后赶紧把东西给准备齐全了。

    第三天就接了俩老人回来,林雨桐又把米面油蔬菜肉水果准备齐整了。

    林大娘点头,说林雨桐:“你二嫂也是,这事不该折腾你。你说你多忙啊。还准备这么些东西……”

    很精明的老人家。

    未必对林雨桐就没有不满,毕竟要借住的是她的亲孙子。但心里不满,嘴上不会说。反而会极尽可能的拉近距离。

    很理智的一个人。

    人有亲疏远近,这么想也是人之长情。

    林雨桐也不怕跟他们越处越远。说实在话,一个是瞎子爹,老人家是真心实诚。再一个就是跟林玉健,中间不可避免的来往中有很多人情往来。不看僧面看佛面,就这么不远不近,守礼的处着就挺好。

    林雨桐笑着客套两句,对林家的家务事半句也不问,也不说林二嫂是好是不好,跟咱不相干。瞧着安顿好了,林雨桐就跟林玉健告辞:“那边大学要开学了,我主要负责的就是这边的事。老师和师兄都在,我得过去看看。等忙完了过来看爹娘。”又跟瞎子爹说了一声,跟着嘱咐林大娘:“有啥事给我打电话,两步路的事。身体不舒服,或是有别的,别忍着,及时通知我……”

    很是殷殷嘱咐了一遍。

    面子情的话,说了就是叫人舒服的。

    但至于说人家当真不当真,林雨桐估计,不会当真。林大娘这人,她了解。轻易不张口,且攒着人情呢。

    要是那没分寸的人,林雨桐就不会说着面子情的话。

    不过说忙也不是假话,是真忙。

    老师来了不想走了,“我住着觉得这里挺好的。”

    最开始在酒店住着,就觉得舒服。可到了学校给准备的住处,他临时该主意了,不走了。

    咋回事呢?

    学校不是建在一个个人工岛上吗?后来建的差不多了,才发现岛上堆了不少建筑用土,挖地基挖出来的。怎么办呢?

    填湖,堆出了一个特别小的岛来。岛上最后只建了五栋别墅。都是给校领导预留出来了。

    其中就有秦国一套。

    而且是最好的一套。

    这个时节过来,繁花似锦,碧波荡漾,真就跟远离尘嚣的世外桃源似的。

    周扬都能愁死:“您跑过来算怎么回事?人家校长跟我急呢。”

    急就急呗。

    秦国给俩学生的理由是:我住过来作息就能规律了。白天在这里做研究,没人打搅。我白天可以干活了,晚上完全能睡觉的。

    林雨桐张了张嘴,她该说啥呢?

    她常不常的跟秦国念叨:您得调整时间啊,白天阳气重,夜里阴气重,人就该白天干活晚上睡觉,如此才能阳气充沛,阴阳和谐。

    这不是瞎说的,这是中医上早就有的理论。

    跟西医的那一串研究并不矛盾。

    如今秦国这话一出,林雨桐张了张,竟然无言以对。

    周扬也闭嘴了,啥事也没老师的健康事大吧。他摸摸鼻子,“那这话得您去说……”我的面子不够啊。

    秦国瞥了一眼学生,那眼神就一个意思:怂样!

    行吧!住就住吧。

    要是常住,这么住着就不行了。得好好的拾掇,还有老师的那些宝贝书,这些得往这边拉的。

    周扬忙着准备迎接新生去了。然后这些事都是林雨桐的事了。

    对老师那真不能嫌弃麻烦。老师对自己那真是掏心掏肺的。这开发区要是没有老师当初出力,愣是弄了个分校来,哪里有这一片的繁华?

    她是真心实意的。把处处都归置的叫秦国舒心。

    好些学校打发过来请人的老伙计就说秦国:“你这俩学生收的,跟多了一儿子一闺女似的。”再没见过这么贴心的。

    就连上下的楼梯,从扶手到各种的防滑措施,那真是做到了极致。

    听说他那位当官当的不错的女学生,还曾试图想着给房子加挂一部电梯,就是为了叫她老师上下不用走楼梯的。

    秦国就比较得意:“好些分来的老师怨声载道,不愿意来。有什么不愿意的?住的宽敞待遇好。周五上完课,校车接送回省城。就是每天想回去,也有车接车送。”如今有了高速路,去省城四十分钟就到了。你嫌弃麻烦的话天天跑都行。反正有些德高望重的教授,偶尔来上一次课,这都是安排了车的。周五晚上回去,周日晚上来或是星期一早上再来都行。平白在这地界多了一套房子,有啥不知足的。

    “如今过来报道的,都乐死了。”一位副校长站在湖边,“我都有把主校区搬过来的想法了。这才是念书做学问的好地方。”他朝秦国竖起大拇指,“你这俩学生,下了功夫了。”

    没付出什么代价,得到这么一个世外桃源的地方。好处比弊端多多了。

    当初不少没来的,帮着搬东西跟着过来一次之后,后悔的不要不要的。好些都找学校了,愿意过去。还有教师家属楼没住满呢。多少人盯着房子呢。

    可如今这边,卡的才真是严。

    副校长就说了:“闹的现在是,外聘来的老师,不能享受这住房分配了。咱们不得不给人家住房补助。”

    秦国白眼一翻。哪里是下面闹的。明显是你们这些人耍滑了。

    知道这一片住宅的价值了,不会轻易许出去了。

    清宁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高洁,很惊讶:“你们没住岛上?”

    他们父母都是大学老师,该分一套住房的。

    高洁摇头:“都是外聘的,给了住房补助。我们就在隔壁小区,房子跟你们家的差不多大。说不定你还认识呢。我们家那房东说是他家妹妹是开发区的书|记还是主任,又是姓林的,我估摸大概真是林阿姨的什么人。”

    清宁‘哦’了一声,就知道是谁了。肯定是林家二舅,原来人家真买了房子,还是大房子。

    她跳过这个话题,笑了笑:“从京城过来,肯定不习惯吧。”

    其实这边住的要比京城宽敞。京城好些高校,也是今年才开始分房子的。她父母在那边任教的时间晚,暂且轮不上。下一批还不定是什么时候。一直住的是筒子楼。倒是这里,租房子的费用学校负责,两个大学老师租大些房子一点问题都没有。反倒觉得如今的房子住着跟城堡似的,她这才成了城堡里的公主。

    但看看清宁的样子,还是有些嫌弃的道:“小地方嘛,这就不错了。”

    小地方??

    严格哼笑:“就跟你再皇城根下住着三进的院子有自己的绣楼似的。”

    这话太讨厌了。

    高洁的脸马上就红了,“我们说话,有你什么事?怎么那么烦人?”

    严格嘴巴一憋:“烦人你还找我,叫我带你找清宁。到底谁烦人?”

    高洁都快哭了,蹭一下站起来跺脚道:“稀罕你似的。我打电话告诉严奶奶你欺负我。”

    说着,直接就冲出门去了。也不等电梯,直接就跑下楼了。

    清宁目瞪口呆:“这脾气……”

    然后看着桌子上放的两盒烤鸭:“怎么办呢?好好的进门,把人家给气跑了。”她起身不紧不慢的走出去,却高声喊着:“高洁,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走慢点我追不上你了……”

    高洁听到这话跑的更快了。

    严格跑到露台上往下看,然后就贼笑:清宁这丫头太坏了。不想追人家就不追呗,干啥还装模作样。

    等人走远了,她就喊清宁:“回来吧,人走了。”

    清宁回来关门,跟严格两人一起贼笑。

    九月季,开学季。

    开发区中学,在七月份的高考中,成绩排在了第一名。不说重点的人输多少,只大中专上线率,达到了百分之五十。

    这是个相当了不起的成绩。

    给家长的概念就是,只要把我娃送进去了,孩子成绩哪怕是中不溜的,也有机会考上大学。

    这一开学,就迎来一场转学热。

    听说户口在开发区的直接可以入学,听说在开发区有房子的,可以入学。剩下的得按照成绩缴纳一定的借读费。

    不限制门槛不行啊。学校容纳不了那么多学生的,师资力量也不够。

    好些太平镇上的熟人,都来找林雨桐,目的只有一个,交借读费都行,只要叫我们孩子入校。

    林雨桐这几天光是忙着写条子了。

    来的这些也都是一样,从镇上来县城上学,然后住宿舍。来的时候带上一星期的馒头咸菜,周末的时候回家。

    刘成也来给他们家燕儿办转学了。老师都说燕儿要是有个好的学校,将来一定是个大学生的苗子。

    其实老师们真是好心,多少都是心疼孩子的。

    去县城上学,好歹不用回家做饭洗衣裳,给孩子腾出不少的时间来。

    燕儿穿的衣裳和鞋都有些大,这衣裳和鞋林雨桐都见过,是清平之前穿过的。清平如今的个子也都接近一米六了,开始发育的小姑娘看上去肉肉的,有些丰腴。但燕儿瘦小的很,一米五?有没?

    目测还差点。

    她就笑说:“学校食堂的伙食不错,好好吃饭,不要挑食,肯定能长高的。”

    燕儿嘴甜,婶儿婶儿的叫的可亲热了。

    所以清平在自家班里见到燕儿的时候还有些惊讶,燕儿瞪了她一眼,没搭理她。清平正跟新转来的同学一个叫高洁的说话,也默默的转了视线。

    高洁知道清平是清宁的姐姐,所以才过来搭话的,“……有时间咱们一起找清宁玩……”

    清平摇摇头:“她们作息跟咱们不一样。高二开始补课了,周末放的时间也短……轻易都碰不上的……”她又不傻,四叔和小姨家不能轻易带人去的。

    高洁就笑:“我知道,我会打电话约时间的……”说着又问清平,“那小姑娘你认识啊?”

    “啊!”清平随意的点头,“一个村的。”

    高洁笑了笑。

    结果分座位的时候,原来班的没人愿意跟燕儿一起做,好几个家在县城的女生都窃窃私语,说燕儿身上一股子尿骚味。

    她弟弟那么大了,不能生活自理。小孩子身上的味道收拾的干净了并不难闻,但是半个大孩子,吃的胖墩墩的,一般人都弄不动。想换洗一次并不容易。沾染上什么味道这很正常。

    清平低着头,觉得这些同学特别不厚道。就是有味道你也不要说出来,这叫人多难堪啊。

    她知道她不能回头,只能装着很忙,好像不知道同学说的是谁一样。要不然燕儿肯定以为自己是看她的笑话。

    正尴尬了,高洁站起来了,“老师,我跟她坐吧。”

    将高洁和燕儿放在一起,就犹如白天鹅和丑小鸭。

    清平朝隔着过道跟她并排的高洁看去,然后看了看周围的同学,觉得好似大家都在仰视她,她微微的地头,心里那股子别扭怎么也去不了。

    燕儿感激的看了高洁一眼,低下头抱着断了带子的布书包坐了过去。

    真到了跟前,高洁不舒服的皱皱鼻子,站起身来让开位置,叫同桌坐进去。

    第二天清平正早自习呢,就被一股子好闻的桂花香味吸引了注意力。扭头一看,高洁的桌子上放着一瓶香水,这种香水不算最贵,但也不便宜。她跟清宁之前拿这香水玩过,往被子枕头床单衣柜里撒过。霍霍了一瓶子,小姨回来说:一百来块被俩姑奶奶霍霍完了,不过也确实是变成了香闺了。后来还给她们俩买了适合她们用的香水,她的一直不怎么舍得用,一瓶得三四百的。

    高洁把香水摆在桌子上敞着口,不时的放在鼻子下面闻一闻,还给燕儿喷了不少。

    清平听见燕儿小声的说谢谢。

    周末的时候,她问清宁:“咱们是好心,还顾着她的脸面,不敢叫她太难堪,可高洁那么做,其实叫她更难堪了,她怎么反而不恼。什么都帮高洁做。替高洁擦黑板,替高洁值日,替高洁跑腿买水买零食……现在我们班大部分女生看着都跟高洁关系可好了。燕儿跟他们是一拨的……”

    清宁无所谓的耸耸肩膀,扭脸问她妈。

    林雨桐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叹气,小圈子这种东西,哪里都有的:“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这话传到现在,总是有些道理的。你瞧着两人之间悬殊大,但其实这不是障碍。问题是燕儿羡慕高洁的方方面面。她努力的方向就是有一天变成高洁这样的姑娘。长相甜美娇俏,惹人喜爱,家境优渥,出身优良,父母工作体面,她是家里的宝贝,要星星不给月亮。你看,她没有的,高洁都有。高洁的生活似乎全是阳光,而她的生活全是灰暗。高进阳光,阳光似乎也会普照到她身上。因为跟班里收欢迎的同学关系要好,所以她很快的融入了班级这个大圈子,今儿是高洁这个小圈子。因为是小圈子中的一员,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一员,她也觉得荣耀,觉得在班里不会被人瞧不起。有些圈子是固化了的,轻易不是谁想进就能进去的……”她说清宁,“比如你跟严格的关系,你们两人实际上就是一个小圈子,轻易别人涉足不进来。哪怕是徐强,总也欠缺点什么?是什么呢?是你们从小到大的经历吗?不是!是你们相同的生活背景,家庭背景,教育背景等等。你们的做事手法语言习惯,别人轻易融入不进去。你们觉得出去旅游随便去什么地方,这是可以规划的事情。但是徐强跟你们讨论这些吗?”

    不!

    说这些的时候他永远微笑着不说话。

    为什么?

    因为对他来说,这种生活方式太奢侈了。

    他宁愿跟着送货的车,去天南海北,见识不一样的风土人情。

    清宁若有所思,微微的点头。

    清平问林雨桐说:“小跟班……这样好吗?”

    林雨桐笑了,清平带着点书呆子气,或者说身上有一股子不知道从哪来的清高气。这不是傲气,这也没什么不好。就是吧,以后走入社会,怕是很难融入别人的圈子。

    “每个人都在成长,如今的小跟班等有一天她的人格成熟了,或许会是一个弯得下腰放得下身段的人。”她是这么给孩子解释的。

    清平没有说话,心里却知道,她自己应该是一个不怎么合群的人。

    别人的圈子她没兴趣,有人找她玩,她应承。没人找她玩,她一个人依旧可以过的很好。至于说为了融入别人的圈子,受他们最开始的冷漠和白眼,替他们跑腿不时的跟在她们身后一起活动之类的,她完全没兴趣。真不觉得非也用热脸贴冷屁股。

    在班里,她没有关系特别好的同学,也没有关系特别坏的同学。以前在镇上的时候,倒是有几个关系特别要好的,但那都是相处的时间长了。从幼儿园到小学到初中,大家都很了解对方。可在这个班里,以前还觉得不错,但那天变相的拒绝了高洁之后,好像她再班里的人缘还不如燕儿。

    她不是难受,只是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上厕所的时候还听见有人说自家的叔叔是县长,自己的小姨也是当官的,自己就有些目中无人,比清宁还清高。

    这都是没影儿的事。

    有些烦恼呢。

    晚上的时候老二和英子带着清安都来了,英子还问闺女说:“在学校好不好?同学没有欺负你吧。”

    清平挺莫名其妙的,“没有啊!我挺好的。”

    老二就和英子对视一眼,叫她跟清宁玩去了。

    清宁问清平:“二伯和姨妈说啥了?”

    清平摇头:“觉得我大概被欺负了。我这周就没回去,以前他们也没问过这话。”奇了怪了。

    清宁就拉着清平去门边,偷听里面说话去了。

    英子就说呢,带着点担心和无奈:“……不叫她到县里上吧,搁在咱们镇上也是糟心。可要是搁在县上吧,孩子是好是歹的我们也不知道……等会子我问问清宁,她们姐俩倒是捎话都不瞒着彼此。”

    林雨桐也不能说人家当爹妈的瞎担心,但看样子,不像是有事啊,“我没挺孩子说啥,你们是听谁说什么了?”

    英子就说:“还不是忍冬。燕儿不是现在又跟清平是一个班的。回来说清平不行,跟谁都不说话。别人也不搭理她啥的。说她才去一星期,跟同学的关系都可好了。说清平就是客书呆子。书年的再好有啥用啊。不会来事。”说着,越发愁了,“你说着孩子要不是受欺负了,干啥没人理她,她也不理人?”

    清平都懵逼了。

    她的嘴撅起来:“完了,村上肯定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不招人待见的书呆子,不会来事不会说话。”

    大家管这样的人有一个专属名词——木!

    木讷的‘木’。

    贬义词的属性。

    说谁家的孩子学的好,都会说:看起来木木的,没想到还开那一窍,也好,好歹能混一碗饭吃。要不然都嫁不出去。

    只凭着对村里那些人的认知,稍微一脑补都能脑补出这些东西来。

    清平说:“我得考出去,再在家里呆着,我得疯了。”

    英子在里面说呢:“人家忍冬在我们面前夸她们家燕儿呢,说那同学有多有钱,送她们家燕儿香水,好几百一瓶……”

    清平就在外面对清宁吐槽:就是咱们玩的那种。剩下一个底子了,高洁扔给燕儿了。

    哪里来的好几百?

    英子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说她那同学家住的是别墅,两层楼,楼梯还在里面,可大了,还送了她衣服……”

    清平撇嘴,“那别墅是租二舅家的。衣服是上体育课的时候被钉子给挂破了屁股的位置,高洁没法穿了……”

    清宁:燕儿这张嘴够厉害的啊。事儿到她嘴里怎么全不一样了。

    英子就说:“……本来想顶几句的,想想咱家的孩子是亲生的,人家的孩子是抱养的。越是抱养的孩子,人家越得在外面夸,告诉人家咱这孩子没白养。又想着那孩子才多大,不说的能耐了,以她爸她妈的脾气估计学是上不成了……”

    清平的气就卸了。

    是啊!不就是个初中吗?等到高中了等到大学了,我离的远远的,不跟这些人事都有牵扯了还不行吗?

    自己真要是闹腾,可真就把燕儿的翅膀折断了。

    清宁就说她:“你也别太怂了。有些人为恶,伤害了别人还不自知,甚至还有些洋洋得意,像是找到了平衡。对这样的人,压根就不用客气。”

    清平嘴角动了动:可明知道如此,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报复的事的。下不了这个手!

    等回去了,老二就说清平:“好人善人没啥错。但好人善人不意味着的被欺负。别管是谁,你只管打。打出好歹来,有爸给你撑着呢。”

    然后没两天,清平就听到边上燕儿绘声绘色的跟高洁说:什么林书|记?去我们村上打听打听去,谁不知道她就是个喂猪的出身。当了书|记又怎么了?还不是洗不去一身的猪屎味……

    高洁爱打听清宁的情况,燕儿会察言观色,她看出来了,高洁喜欢听的是什么。

    她心里也不舒服。高洁连清宁都瞧不上,能瞧得上自己?

    但上学用的本子笔,都是高洁扔给她的,她得跟高洁的关系好……

    正说着呢?

    只觉得耳边风声刮过,还没反应过来,哐当一声,文具盒砸到她脑袋上了。

    如今都是铁文具盒,里面装着能用的不能用的笔一大堆。沉甸甸的。

    文具盒从燕儿的脑袋上砸过去,反弹起来撞到墙上,一下子砸到没反应过来的高洁的手上,她顿时尖叫一声,手扬起来,那边文具盒落地,各种的文具散落一地。

    教室里一下子就静下来了。

    清平跟小老虎似的,一把扒拉开高洁,仗着身高身形的优势拎着燕儿就提起来了,上手就是巴掌:“我不跟你计较你还没完了!说谁一身洗不干净的猪屎味儿呢?说谁呢?走走走!咱找老师去,找校长去,这事咱没完。”

    清平常干活,但燕儿也不弱,却也知道理亏,这事闹开了她就真不能上学了。

    不敢还手,死拽着不窗户就是不撒手。

    清平就说:“没见过你这种白眼狼。来上学还是我小姨帮你转学的,转头你就为了取悦别人骂我小姨。怎么有你这种叫人恶心的东西呢?”

    有那跟清平是一个村的,就跟同学说:“我以前说的你们还不信。刘燕儿就是抱养的,家里没人要,她爸妈还不待见她。穿的都是金清平以前的旧衣服,我以前见金清平穿过。如今还说人家的坏话。我跟金清平也不熟,她那人不爱说话,但是从来不说别人的坏话。老实人都气急了,就知道刘燕儿说的有多过分。”

    高洁一看桌子啥的都撞倒了两人还拉扯呢,她就做好人:“行了,都是同学……”

    “少当好人。”清平直接给怼过去,“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当谁不知道呢。一边去!”

    高洁被唬了一跳,没见过这么吓人的表情。

    铃声响了,该上课了。

    老师进来了,可清平就是不撒手。

    数学老师就扶了扶眼镜,严肃的说清平:“不许这么对待同学。快撒手!”一个瘦弱的哭的快断气了,一个母夜叉似的梗着脖子。

    别管谁对谁错,总得先撒手吧!

    “不!”清平看着挺好脾气的,但骨子里却是个犟种。那犟脾气上来了,谁都拢不住。心里害怕,眼泪就眼眶里打转,就是不掉下来,“不!”她重复强调她的态度,“我要找校长给评理……”    目标编号019AbXsw小说网随时期待您的回来www.abxsw.la((您现在阅读的(章节是(1068.悠悠岁月(85)三合一)AB小说手机版 m.abxsw.la
    AB小说网转载作品敛财人生,支持手机在线阅读,章节内容由鳌拜小说网网友上传,,小说敛财人生最新章节,发表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